【同人】明廷的反应(京城反应修改更新重发)

北朝旧贴 | 圣天使高达 | 8/15/2020 | 共 5199 字 | 编辑本页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8-29 13:52:01 发表了:

之前京城反应关于熊文灿的处置方式改了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8-29 13:55:31 发表了:

崇祯九年(1636 年)初,农民军已发展壮大到几十万人,在河南会合时,常连营百里。崇祯闻知后,很为震动。

“流贼这样深入腹地流窜,如入无人之境,怎生是好啊!”

他在乾清宫走来走去,不时顿脚叹息。心里对总督剿贼的洪承畴和卢象升有了怨气,可纵观满朝文武却想不出一个适当的人支替代他们。

无法,崇祯只得提起朱笔下了一道谕旨,切责洪承畴和卢象升剿贼进展过慢,以致国库如洗,数省靡烂。崇祯没具本惩罚他们,是希望洪承畴和卢象升知道皇上原谅他们的小过,使他们更知道感恩图报。崇祯把这个简单的手诏写好以后,自己看了一遍,放下朱笔,向王承恩瞟了一眼,随即又省阅别的文书,王承恩把皇上的手诏和御案上另外一叠批阅过的奏疏拿起来,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御案上每天堆的各种奏疏和各地塘报像小山一样,几乎没有一封文书会使他高兴。这些文书,有的是报告灾荒的严重情形,充满了“赤地千里”、“人烟断绝”和“易子而食”等触目惊心的字句,有的是报告“流贼”和“土寇”的骚乱,兵烫的惨象,有的是报告流贼深入中原后,继续前进,又破了什么州县,焚掠得如何惨重,掳去了多少丁壮和耕牛,以及某些地方官望风逃遁,某些地方官城破殉难。诸如此类的文书使崇祯每天必须看,而又实在不愿看,不敢看。有时,他恨不得一脚把御案踢翻。

正在这时,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拿着一个文件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御案上。崇祯害怕又有了不好的军情或灾荒,狐疑地问:

“什么文书?”

“启奏皇爷,这是两广总督熊文灿的急奏。”

“熊文灿的急奏……有什么紧急军情?”

王承恩走到他的身旁,躬着身子,把奏褶双手呈上。崇祯略微一看,登时双目发晕,脸色灰白,差点从椅上滑落下来。

站在旁边的宫女看见皇上的神色改变,赶快捧一杯香茶放在他的面前。可这香茶刚放下,就听见哗啦一声,皇上把手中的茶杯摔碎。王承恩和宫女们赶紧环跪在崇祯面前,颤声说道:

“请皇爷爷息怒!”

崇祯并没理会这些跪在他面前的太监和宫女们,只是仰天大哭:“朕十余年来宵旰忧勤,盼望天下早日太平,万民安业。可这苍天竟如此与朕开玩笑,之前北有东虏,西有流贼,东有闻香教,这还不止,一向安稳的南疆竟也现海贼来犯,还占了州府,难道这大明的三百年江山要毁于朕手!”

转身,崇祯把跪在地上的太监和宫女扫了一脚,喝道:

“叫杨嗣昌来!快!快!”

杨嗣昌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人,中等身材,两鬓和胡须依然乌黑,双眼炯炯有光,给人一种精明强于的印象。当他在文华门内西值房听到传旨叫他进去的时候,他习惯地把衣帽整了一下,走出值房,随着那个传旨的青年太监往文华殿的方向走去。

当一个宫女揭起黄缎门帘以后,杨嗣昌弯了腰,脚步更轻,恭恭敬敬地走迸了文华后殿。另一个宫女揭起来暖阁的黄缎门帘。他的腰弯得更低,快步进内,说了声:“臣杨嗣昌见驾!”随即跪下去给皇上叩头。虽然崇祯对他很信任,处处眷顾他,北京和南京有许多朝臣弹劾他,都受到皇帝的申斥和治罪,但是他每次被召见,心里总不免惴惴不安。他深知道皇上是一个十分多疑、刚愎自用和脾气暴躁的人,很难侍候,真是像俗话说的“伴君如伴虎”。今天被皇上宠信,说不定哪一大会忽然变卦,被他治罪。

行过常朝礼,他没敢抬起头来,望着皇上脚前的方砖地,等候皇上说话。

“先生起来。”崇祯说,声音很低。

杨嗣昌又叩了一个头,站了起来,垂着双手,等候皇上继续说话。崇祯轻轻地咳了一声,问:

“想必先生也看过熊文灿的急奏,这澳宋、髡贼到底是有何来路?朕都一头雾水。不知先生可指点一二?”

虽然问得平淡,杨嗣昌却感觉到皇上心中有怒气,便跪下回答:

“臣阅览熊文灿奏疏后也开始有点迷茫,然而与他人打听交流后也是略知这伙髡贼来路,在坊间也有相传,自云其祖乃宋室之后,崖山后携部曲举族浮海避元,至南海万里外,人迹不至处,有一大洲,其地有大澳,故以澳名之,称澳洲。遂登岸国焉,仍称宋,为与南北宋别故,称澳宋。天启间,就有髡人自南洋浮海至粤,寻求与我天朝贸易。有人说观其肤色与我大明人士相同,文书相近,然其所行之事却与我们大相径庭,臣估计这些海外夷种因长居夷地,除了同文同种,其它都与蛮夷无异……”

澳洲人,崇祯也是有所耳闻,特别是他们所贩那些玻璃镜,煤油灯,小火柴等诸多方便的物品在宫中也是经常使用,让他感觉这伙人应该与佛郎机、红夷人无异,鹰钓鼻,绿眼睛。听杨嗣昌这么一说,他才知道这些澳洲人也是华夏人种,本来开始还佩服他们逃到荒蛮之地也能继续开拓的精神,可听到三年前(可能有误)他们还兴兵来犯时,便对其感观直下,当听到两广军民积极抵御,虽虎门被破,五羊驿被烧,然两广将领身先士卒,军民英勇奋战,终将其击退出海外等这些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时,崇祯就来了精神,毕竟朝廷的战事在这十年来都是一塌糊涂,少有捷报,现在难得有一场胜仗,虽然是几年前的,但也让人振奋,听到这里崇祯心中怒气有所消散,叫人给杨嗣昌赐座,不过脑中还是有疑惑。问道:

“为何如此军机大事却没有一份相关塘报送上来呢?还有上一次都能打胜仗,而这一次为何却丢陷了广州与琼州两府呢?”

杨嗣昌是一个饱有经验的官僚,当年所谓广州捷报错漏百出,任谁都看出其实是打了个败仗,所报斩首也是杀良冒功居多,还有传言是广州士绅商贾出了一大笔行款才让贼军退去,最后还是让其割据琼州养精蓄锐。不过他不打算直接拆穿,毕竟现在大明烽烟四起,光为流寇朝廷里的大小官员都焦头烂额,而两广与琼州那边也没报有失州陷府,官员依旧在任,赋税也依旧上缴,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杨嗣昌还是按奏疏与塘报的内容来敷衍崇祯:

“臣听说当时两广大小管员不知实情,塘报上也写的是剿杀海贼倭寇,当时朝廷也是按一般剿贼来论赏。说是海外遗种,其真伪也无人考证,就算坊间传说为真,但其不上表内附,还设立伪朝,窃视中原,趁虚来犯,也与贼无异,所以民间不称其髡夷,而称髡贼。而这一次之所以兵败,奏疏上也有说,一则是当年虽有胜仗,然广州历来非军事重镇,驻兵不多,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到现在也还未恢复,熊文灿以往的文书也是以如何重振广东军务为主。二则琼广两城相陷是因为有不良商贾与奸民作内应,出于突然,并非将士不用命。”

崇祯见杨嗣昌态度诚恳,对答如流,估计实情却实如此。不过他还是对熊文灿有意见,认为他之前肯定疏于防范,敷衍时日,以致这伙髡贼能够一气呵成,赚走两府城,定要将其削职,逮罪入京。杨嗣昌认为当今要务是剿灭流寇,安内再谈攘外,便奏道:

“熊文灿没有作为,御敌无方,致有琼广城陷,贻误封疆,辜负圣上倚畀之深,但臣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当今要务是剿灭流寇,朝中一时无人接替广东军事,且熊文灿也在奏疏中写有他御敌之计,塘报也报两广大军正在调集,至于广东军事,臣心中有两策,一策对内一策对外。

对内:皇上下旨对广东大小官员严旨切责一番,对熊文灿等广东主要首脑官员降职留用,责成其定日内光复琼广两州,功成可依情赏罚,功败则入京问罪,这样两广官员感受到皇上恩威,必将用命,不敢敷衍了事。

对外:髡人起诸海上,以贸易为国本,即日起,禁止京中大小官员购买髡人商品,若先前已购买可暂不追究,贩卖髡人商品店铺要进行查封,而我天朝所产的大黄、茶叶、丝绸等一概物品禁业贩运给髡人,若查获,当通贼处治,以此断绝贸易,动摇其国本,让髡人难以势大。

崇祯听后非常满意,赞赏杨嗣昌所谋深远,然后吩咐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按杨嗣昌所述来拟旨,同时心里也希望广东军事能尽快结束。


真红骑士 于 2016-8-29 14:38:53 发表了:

比上次的好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8-29 14:43:22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6-8-29 14:38 比上次的好

多谢,不过最后一段结得仓促,收尾粗糙。


xuelindiao 于 2016-8-29 17:48: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8-29 17:53 编辑

可听到三年前(可能有误)他们还兴兵来犯时,便对其感观直下

应是 5 年前(1630 年)第二次反围剿。

  • 伏波军野战军于 1630 年 6 月 9 日全军进驻澄迈城下的大营,标志着第二次反围剿的正式打响。

  • 12 月上旬,经过十几天的讨价还价和双方各自向广州和临高书信电报往来,澳宋和明廷广州巡抚衙门最终在澳门达成了一个原则性的协议,后来史称《澳门条约》\$&size=11.818181991577148px\$&\$&14\$&。同时也标志着 第二次反围剿结束!

元老院取得海南全岛的控制权,同时通过胜利赢得的《澳门条约》取得在广东特殊权力!《澳门条约》正本 | **> 由于广东官府是私下缔结这一条约,当然不会将其公然存入架档房。它只是以一分绝密的私人文件的形势存放在李洛由的宅邸之中留作备考。而这份文本早已失落。根据大图书馆留存的文本,整个《澳门条约》共有十一款:

  • 澳洲人得自由前往广东巡抚衙门管控下的广州及周边若干府县居住、经商、耕作、并可携带家眷、奴仆、伙计。然必冒籍广东土著,不得公然自称澳洲人。

  • 澳洲人在广州的一应事务,均由紫字号大掌柜负责。凡有商务和民事纠纷者,全权由其出面与官府料理。

  • 澳洲人在广州的全部产业,按官府规定照常纳税,惟杂派和各种规费均免交。

  • 澳洲人在广州可以购买土地、房产。

  • 澳洲人的船只进入广州贸易,免缴一切水饷、抽份、规费。然必须冒籍大明船只,不得自称澳洲船。否则,一应税费概不免除。

  • 澳洲人得在广州自由进行任何贸易,并且将货物、金银自由运出运入,官府不得干涉。

  • 澳洲人得在广州雇佣、购买人口。并自由将他们带往澳洲人希望带往的任何地点。

  • 澳洲人在香山澳修船居停,广东官府不予干涉。

  • 凡原澳洲人在广州之产业、土地、字号,财货全部予以归还。因有部分货物已经变卖,部分生财设备被破坏,现双方达成一致,由广东方面一次性支付库平银三万两予以赔偿。

  • 因前搜捕澳洲人所牵连的所有大明百姓,官府不得再加侵害缉拿,凡已被拿获者,一律予以释放。其所侵害之财产,由官府一次性支付库平银五千两予以赔偿。

  • 所有赔偿、释放及归还工作完成之后,澳洲人在虎门的驻军将全部撤离。

十一款之外,另外补充条约和若干协议。很多细节都是由仲裁庭的马甲亲自拟定的,行文格式搞得非常隆重。澳门条约并未涉及被困在琼山的何如宾残部的处置问题。但李逢节认为此事本来就与自己无干,再者迄今为止,琼州府也没有哪个州县报过失陷,他乐得装聋作哑。**后续**> \$&size=16.363636016845703px\$&《澳门条约》签订的电报传到临高之后,元老院依然下令,在博铺鸣炮 24 响,汽笛长鸣 1 分钟,作为庆贺。就是在庆祝澳门条约签订的次日,从广东传来消息:两广总督王尊德病逝于肇庆任上,总督大印暂时由李逢节护理。**


xuelindiao 于 2016-8-29 18:04: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8-29 18:06 编辑

对外:髡人起诸海上,以贸易为国本,即日起,禁止京中大小官员购买髡人商品,若先前已购买可暂不追究,贩卖髡人商品店铺要进行查封,而我天朝所产的大黄、茶叶、丝绸等一概物品禁业贩运给髡人,若查获,当通贼处治,以此断绝贸易,动摇其国本,让髡人难以势大。

这样干难道是要逼着髡贼早 200 年实现 《南京条约》的节奏?

这场鸦片战争如何命名,元老院对明哪一项 大额贸易厉害,是生铁,还是棉布,抑或 是 国士无双?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8-29 19:54:17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8-29 18:04 这样干难道是要逼着髡贼早 200 年实现 《南京条约》的节奏?

这场鸦片战争如何命名,元老院对明哪一项 大 ...

不用等明廷出兵,髡贼自会跑去江南胡闹一番,命名想好了,用一个没气势的,叫《贸易战争》。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8-30 00:29:22 发表了:

logosland 发表于 2016-8-29 22:26 还有惠州,潮州已经被拿下了,雷州也是。。。

老熊没法活了,写投髡同人吧。


岛群红叶 于 2016-11-20 12:17:31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6-8-29 13:55

崇祯九年(1636 年)初,农民军已发展壮大到几十万人,在河南会合时,常连营百里。崇祯闻知后,很为震动。

...

澄迈这样的大败仗崇祯难道会不知道么,而且还是明朝地方大员主动去挑起战端的,这个漏掉了感觉太说不过去,崇祯虽然是比较耳目昏暗但是这么大的事情应该还瞒不住。


wwz45 于 2016-11-21 20:25:20 发表了:

大黄这个梗觉得没有必要吧?


不爽之王 于 2016-11-21 23:23:55 发表了:

岛群红叶 发表于 2016-11-20 12:17

澄迈这样的大败仗崇祯难道会不知道么,而且还是明朝地方大员主动去挑起战端的,这个漏掉了感觉太说不过去 ...

广东官府大致是这么报的:澄迈官军罚贼连胜,后因粮路被袭暂退,官军损失重大,经制武将阵亡多员,算做惨胜。然后髡贼狗急跳墙乘船进犯广州,以李逢节为首的广东官府奋力抵抗,髡贼败走外洋无迹可寻,广东琼州均无州县失陷。至于渡海远征损兵折将的责任,都让总督大人担了,这个死人正适合背锅。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11-21 23:45:59 发表了:

岛群红叶 发表于 2016-11-20 12:17

澄迈这样的大败仗崇祯难道会不知道么,而且还是明朝地方大员主动去挑起战端的,这个漏掉了感觉太说不过去 ...

他当然知道,有一节“党争的好处”就提到崇祯看过澄迈战败,也感觉到底下官员违过饰功,不过没有丢州失府他也就不深究了,毕竟大明的烂事太多了。


xuelindiao 于 2016-11-22 16:00:51 发表了:

不爽之王 发表于 2016-11-21 23:23

广东官府大致是这么报的:澄迈官军罚贼连胜,后因粮路被袭暂退,官军损失重大,经制武将阵亡多员,算做惨 ...

你这数句刀笔    甩锅真实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