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元老院对明宣传材料(仮)

北朝旧贴 | 村雨零 | 8/15/2020 | 共 9242 字 | 编辑本页

村雨零 于 2016-5-15 15:37: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5 20:21 编辑

云南人民必须对残暴腐败的明帝国予以彻底否定,因为明帝国统治云南的历史,就是一部云南人民的苦难史。

明帝国在云南将近三百年的统治所带来的除去战争、屠杀、饥饿和苦役之外,再无其他。如果云南人民仅仅是因为明帝国派来了几个稍微像点人的流官就去歌颂明帝国,那还不如去歌颂蒙古人和色目人——第一,忽必烈没有在云南焚书坑儒;第二,赛典赤对云南的贡献,超过明帝国派遣到云南的任何一位流官对云南的贡献。尽管如此,云南人民也不应该忘记蒙古人在征服云南时所犯下的罪行,更遑论一个远比不上蒙古人的统治者。

说起云南的历史,就不得不提到南诏和大理。在南诏和大理的时代,云南历史上几乎没有发生过饥荒,也没有发生过大型流民起义。无论中原出现过多少次掠夺与杀戮,出现过多少次人口大灭绝,云南在崇山峻岭的保护下都能安然无恙,如同西南的世外桃源。南诏国的首都位于阳苴咩城,该城历史最为悠久,也最为辉煌,是云南当时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由于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加上国王与本地百姓存在着有机的联系,南诏迅速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南取安南,东平广西,北扫四川,西破吐蕃,成为了一个在东南亚举足轻重的国家。唐人有诗哀叹面对南诏时的无能为力:“守隘一夫何处在?长桥万里只堪伤。纷纷塞外乌蛮贼,驱尽江头濯锦娘。”

“大渡河边蛮亦愁,汉人将渡尽回头。此中剩寄思乡泪,南去应无水北流。”

“越巂城南无汉地,伤心从此变为蛮。冤声一恸悲风起,云暗青天日下山。”

南诏是唐帝国在南方的最大敌人,唐军对南诏的反击始终不能出其边境。在南诏的打击下,唐帝国几乎亡国。公元 832 年,南诏派大军攻入骠国都城,骠国大败,国王被俘,骠国重要的沿海重镇大多都被南诏占领;公元 858 年,狮子国攻打骠国,南诏又援助骠国打败了狮子国军队,夺得原骠国国宝——释迦牟尼真身佛牙舍利,并将其供入千寻塔中。毫无疑问,南诏时期,云南的历史是辉煌夺目的。大理代南诏后,国王段氏和中国公高氏向大宋称臣纳贡,又为云南百姓维持了将近三百年的和平。蒙古入侵大理后,高氏选择保卫主君和云南百姓,与蒙古大军殊死作战。末代中国公高泰祥兵败被俘后宁死不屈,在临刑前高呼:“段运不回,天使其然;为臣陨首,吾事毕矣!”

忽必烈赞赏高泰祥的忠诚,对其后代“许以世其官”。高氏子孙被封为姚安、鹤庆等地方的土司,世代承袭三十余代。在蒙古征服大理的过程中,虽然也发生了几场屠杀,但是蒙古人却未对云南进行大规模的破坏。忽必烈仍然委任段氏做大理总管,云南也仍是一块人间乐土。 世界著名的旅行家马可•波罗是这样记录他在云南所见到的景象的:“到达省会,名昆明,系一壮丽的大城。城中有商人和工匠,为杂居之地,有偶像崇拜者、基督徒和萨拉森人或回教徒,但偶像崇拜者人数最多。本地米麦生产甚丰……”

王升在《滇池赋》里这样热情歌颂了繁华的云南:  “千艘蚁聚于云津,万舶蜂屯于城垠。致川陆之百物,富昆明之众民。迨我元之统治兮,极覆载而咸宾。矧云南之辽远兮,久沾被于皇恩。惟朝贡之是勤兮,犀象接迹而駪駪。如此池之趁海兮,亘昼夜之靡停。因而歌曰:万派朝宗兮,海宇穹窿。圣神膺运兮,车书大同。”

然而,这个繁华而又美丽的云南,为什么消失在了历史书上呢?

(《为什么说明帝国统治云南时期是云南人民的苦难时期?(上)》)


可乐加冰块 ② 于 2016-5-15 17:27:12 发表了:

此檄文将成为未来南诏与大理分裂势力的原始依据。


村雨零 于 2016-5-15 18:03: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5 20:00 编辑

随着明帝国的建立与入侵,云南最后的繁荣时代也迅速地走向了尽头。共和 2210 年,在扫荡了深得百姓爱戴的张士诚和陈友定所保卫的江浙和福建地区,并且灭绝了这两个地区的大部分人口之后,朱重八在金陵僭号称尊,建立了明帝国,开始把魔爪伸向云南。蒙古藩王把匝剌瓦尔密逃离昆明时,大理总管段功击败了想要入侵云南的红巾流寇,保卫了云南的和平;然而把匝剌瓦尔密猜忌段功想要吞并自己的地盘,悍然刺杀了段功,便宜了明帝国。共和 2223 年,明帝国出动 30 万大军,正式入侵云南。第二年,把匝剌瓦尔密兵败自杀,末代大理总管段世就擒,云南落入了朱元璋的手中。云南人民的三百年苦难史开始了。

明帝国的建立者是一群信奉邪教的流氓无产者,指望明帝国在云南的统治不残暴、明帝国派遣到云南的流官不腐败,如同指望太阳早晨不要升起。自占领云南的那一刻起,明帝国就开始把能让蒙古人也感到汗颜的暴政强加在无辜的云南人民头上:明帝国在云南焚书坑儒。明帝国占领云南后做的第一件事是焚书。大理沦陷后,伪黔国公沐英收缴了当地的全部书籍,“在官之典籍,在野之简编,全付之一炬”;记载南诏和大理历史的碑记和木刻等也大部分都被此獠下令捣毁。历代大理总管收藏的南诏和大理的国史,以及《张氏国史》、《巍山起因》、《铁柱记》、《西洱河记》等宝贵的典籍,在明帝国征服云南后或被销毁,或被系统地篡改;举例来说,在云南广为流传的心史《白古通记》就被伪翰林院修撰杨慎篡改为《滇载纪》。今天,我们只能根据这些被篡改过的史料来想象几乎被明帝国从历史上抹消掉的云南。明帝国征服云南后做的第二件事是坑儒。邪教徒朱重八发明了“不为君用”这一罪名,认为凡是想做隐士,或者不愿意加入明帝国官僚系统的读书人,统统都应该杀掉;这等于是用刀架在人的脖子上来逼人出仕,不少人为此身死族灭。

明帝国禁止云南人民自由迁徙和改变职业。被朱重八强制移民到云南的“军户”是这一政策最大的受害者:这些可怜人被迫抛弃自己的家乡,来到一个被明帝国“重点关照”的地区世世代代相承为军,不得改变职业,也不得离开云南。明帝国的卫所长官们很快便明白,役使这些“丘八”是一种极好的敛财手段。由于不堪忍受卫所中的沉重负担和残酷压榨,大量军户冒着杀头的危险逃离卫所。在朱重八时代,明帝国驻扎在云南的占领军多达两万人;到了朱祁镇时代,这支军队已经减员到只剩三千人了。明帝国疯狂掠夺云南的白银。云南出产的白银闻名于世,明帝国自然不会放弃掠夺这一资源。为了垄断云南银矿的开采权,明帝国分别在昆明、楚雄和大理设立了“银厂提举司”征收矿税。在伪银场提举司设立初期,洞浅矿多,得银容易,伪银场提举司征收的银课还勉强可以完成;越到后来,洞越深、矿越少,得银越困难,银课越难以完成。矿夫要么在银矿的洞穴内“瘴毒死”,要么卖儿卖女来补偿银课;可是明帝国始终不愿意放松勒在矿夫脖子上的线绳,银课征收有增无减。为保证银课的征收,大僭主朱翊钧甚至派太监来监督银矿。共和 2448 年,云南爆发民变,矿税太监杨荣及其党羽两百人被烧死,但明帝国依然不肯放弃对云南杀鸡取卵式的掠夺,正所谓“敕使手握利权,动逾数万……金取于滇,不罄不止”。伪吏科给事中王元翰曾在《滇民不堪苛政疏》中承认,明帝国从云南掠夺来的银课,全为大僭主朱翊钧一人所挥霍。世人但知“每一根澳洲人的电杆下,都埋着一具小孩子的尸体”,却不知朱家内库里的每一枚银锭上,都附着一条云南矿夫的冤魂!

(《为什么说明帝国统治云南时期是云南人民的苦难时期?(中)》)


xuelindiao 于 2016-5-15 18:11:3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5-15 20:44 编辑

楼主你这是黑材料呀,就是感觉怪怪的,可能选取的着眼点有问题!


footjob 于 2016-5-15 18:24:16 发表了:

你这是分裂国家的野心家阴谋家


wwz45 于 2016-5-15 19:47:26 发表了:

这是赤裸裸的鼓吹云南分裂。写这种宣传材料的可以去终身劳教了,批准的去挂路灯,印刷的去修路。看到的全部进学习班再教育一遍。


xuelindiao 于 2016-5-15 20:48:02 发表了:

楼主,你发的帖子用了哪个代码或工具,做到这样效果的?


潜水七年才注册 于 2016-5-15 20:56:53 发表了:

元老院要傻到什么程度会用这种鼓吹云南分裂的宣传材料?

正确的宣传应该是南诏大理都很烂,虽然大明统一后汉族人民无私帮助本地土著华夏化,但汉族官僚为了多征税阻碍土著华夏化进程,所以也很烂,只有元老院是救星。


以一敌七 于 2016-5-15 21:48:08 发表了:

除非 500 打算让云南独立,重建南诏大理,否则不可能这么宣传。

P.S. 想不到对缅甸还有这么好的战绩。


xuelindiao 于 2016-5-15 21:50:1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5-15 22:31 编辑

楼主,这材料别有用心的人稍微一改,到现实中就很敏感了。

——————————————————————————————————————————————

中国是王宝集团进行政治活动和宗教文化渗透的对象。中国也曾一度援助过王宝集团培训军政干部,以对抗老挝反华政府。为实现其宗旨和执行美国的“创建新形势计划”,王宝首先利用在华的老挝苗族难民张子光、杨牙和杨志国等人,组成秘密情报组。从 1985 年开始,这一情报组不断向王宝和美国有关机构报送情报。此后的 3 年间,美国有关部门根据上述情报组报送的信息情报,3 次指使杨比来华活动,并交待了与中方人员交谈应掌握的原则。

1987 年 7 月,王宝军事集团的主要成员杨比,到云南省昆明和勐腊等地区进行秘密活动,并会见了杨牙和杨志国等人,任命杨志国为老挝天神党北部书记,杨牙、韩阳雄和李桂等人为委员。还布置他们收集中国对越南、老挝和王宝的政策及有关情报,并策动中国云南等省的苗族青年,出境参加老挝反政府武装。

1986 年,在美国的扶持下,他联合流亡在外的老挝老族、苗族等一些领导人成立了“老挝王国中央委员会”,自任主席。

1987 年 6 月,王宝派其子王忠到泰国,除与泰国有关部门和他们设在泰国的各种机构进行联络外,还提出了“三江计划”。王忠在泰国与缅甸民主统一战线负责人索·莫勒就这一计划进行会商,王忠提出了以政治支持和经费、武器援助邀其结盟,达成了共同建立“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和湄公河统一战线”的协议。以后,王宝又派波乔等人与缅甸部分地方民族武装领导人进行协商,力图建立颠覆缅甸政府和老挝政府的联盟。

1988 年 3 月,王宝在昆明的情报人员张子光,向王宝报告了中、越、老关系的情况,建议王宝来中国并在昆明设立秘密据点。王宝来华前,美国有关人员还向其转达了美国阻止共产党势力扩大的法案。王宝来中国以后,到北京和昆明等地进行活动,还到外交部请求援助。回到美国后,王宝又向美国有关部门作了报告。同年 5 月,王宝通过泰国前线指挥部负责人杨忠,派遣杨老大等人到云南组建“苗族同心党志愿军”,在云南边境对老挝进行骚扰活动。同年 8 月,“老挝王国中央委员会”改名老挝民族解放阵线(Lao National Liberation Movement andNeo Hom),又称“老挝民族联合阵线”,总部设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并在泰国成立了两个前敌指挥部,王宝继续担任主要领导职务。该阵线是一个以颠覆老挝和建立“苗族独立国”为宗旨的极端民族主义组织。1999 年以来,该组织抓紧在美国和泰国活动,力图颠覆老挝政府;另一方面积极在中国活动,图谋建立包括老挝北部和中国西南边境苗族聚居区在内的“寮蒙王国”。

1989 年 10 月,王宝派遣在泰国乌隆的前线指挥部顾问波乔,到昆明会见老挝前独立组织负责人,策动他们在老挝难民中建立组织,配合老挝国内的反政府武装活动。

1990 年,波乔两次到昆明,策动原老挝独立组织成员加入王宝设在泰国乌隆府的前线指挥部,并向他们传达了美国政府对老挝和中国实施“和平演变计划”的策略。

1990—1993 年,美国苗族文化遗产协会先后 4 次邀请云南苗族组团访美,均受到王宝的接见和宴请,并安排他们参观游览,还发给每人至少 3000 美元的补贴,同时要求他们回国以后,宣传美国的人权和福利等制度。1990 年代中期,王宝通过美国外交联盟等的支持,帮助大批仍然滞留在泰国的苗族难民不被强行遣返老挝,而是重新安置到美国。而且以各种外交方式污蔑老挝政府“侵犯老挝苗族的人权”。王宝集团还建立了“国际苗族协会”,总会主席杨梭,副主席杨道,并在美国各苗族定居的 4 个州建立了分会。“国际苗族协会”由王宝的中央委员会即“老挝民族联合阵线”直接控制。

1991 年以来,“美国苗族共和党协会”、“美国苗族协会”、“美国苗族战略协调委员会”、“美国苗族遗产协会”和“美国基督教协会”等由王宝军事集团操纵的组织,领导人和主要成员均多次到云南进行政治、文化和宗教等活动。引诱、拉拢和策动云南苗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加入其行列,为建立“寮蒙王国”贡献力量。云南省的一位处级苗族干部,曾 4 次应“国际苗族协会”之邀到美国“观光”,在会见王宝以后,他提出苗族应按照藏族信仰达赖喇嘛的做法,将王宝树立为全世界苗族共同崇拜的“精神领袖”,为建立“苗族王国”确立精神支柱。1994 年 10 月,美国苗族协会支持中国湖南省的苗族知名人士,在湘西举办第一届国际苗族问题研讨会,会议拟以王宝为总顾问,后因中国有关部门未批准,会议未举行。1991 年 6 月,云南省民委杨 ×× 应王宝之邀赴美探亲,认王宝为舅舅。1992 年 2 月,由王宝资助杨 ×× 在昆明成立“云南苗族研究会”,“美国苗族协会”派两人来华参加成立大会。

——————————————————————————————————————————————————————————————————

前几年的糯康就和此势力,千丝万缕。


村雨零 于 2016-5-15 22:20:3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5 20:14 编辑

明帝国的统治内残外忍。明帝国派遣到云南的流官无人不贪,他们大肆侵占民田和屯田,同时还放贷取利。云南占领军的军官为了夺取民田,更是“诬私为公”,硬说云南百姓的私田是“屯田”,强行霸占。与明帝国窃据的其他地区相比,云南的田赋负担尤为沉重。以共和 2423 年为例,人均只有耕地四亩的大理农民当年居然要纳谷九石——要知道,大理地区的谷物年产量最高也不会超过每亩二石五斗!以此计算,云南的田赋税率竟然高达 90%以上!!除去沉重的田赋负担,云南人民还要承担名目繁多的徭役:“每遇征调,则征兵于农……鬻儿破产,并数家之力,尚不成行。”  云南诗人高桂枝有诗哀叹云南人民在明帝国的统治下生不如死的悲惨遭遇:“屯苦守,练苦行,卫兵不足调土兵,输刍挽粟及乡民。军耶民耶都应役,千家只有十家存。”“挑河复挑河,沙碛泪痕多。秋登未可望,筋骨已消磨。”

时至今日,云南人民“顾徭役之外,而有土军;赋外之征,则有银课。劳已极,而役不休;人已贫,而敛愈急”。云南人民遭受了明帝国将近三百年的奴役与折磨,期间多次起来抗争:

共和 2342 年,寻甸人民“杀官夺印”,遭到明军镇压;

共和 2349 年,师宗彝人发动起义,被武定土司镇压;

共和 2356 年,弥勒彝人发动起义。起义被镇压后,明帝国在当地“置之城堡,分军守备”;

共和 2357 年,施甸蒲人发动反明斗争;

共和 2357 年,十八寨彝人发动起义,明帝国竟然采取全部杀光的残酷手段进行镇压!

共和 2371 年,昆阳、新兴的“庄户”联合彝人发动起义,参加者高达万人,坚持了三年才被明帝国镇压下去;

共和 2399 年,不堪明帝国征粮过急的莽甸发生起义;

共和 2416 年,莽甸再次发生起义。起义被镇压后,明帝国在当地实施了“立营戍守”的残暴军管政策;

…………

为了巩固自己在云南的统治,明帝国常常拉拢土司“以夷制夷”,颇似蒙古人在江南利用新附军“以汉制汉”。明帝国在面对自己治下的人民时是狮子,在面对外族侵略者时却是绵羊。共和 2425 年,缅甸“分道入寇,伤残数郡,蹂躏一方”,留下一片“白骨青磷”。数年以后,人犹切齿。伪明巡抚朱孟震在《西南夷风土记》中承认,  “三宣、六慰皆奉天朝正朔……(缅甸)江头城外有大明街,闽、广、江、蜀居货游艺者数万,而三宣六慰被携者亦数万。(缅王莽应理)顷岁闻天兵将南伐,恐其人为内应,举囚于江边,纵火焚死,弃尸蔽野塞江。诸夷所以叛彼来归……当时肯从各酋长之请,王师进至孟密,应理之头,悬于麾下矣。主将昧于大计,有识徒为扼腕也。……莽遂兼并八百,蚕食车里,渐召老挝,于六慰皆属莽焉。”

在明缅战争中,还出现了这样一件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伪云南按察使、“大儒”李材杀良冒功。此獠自称在明缅战争中斩首缅军千余,但后来被人揭发全部都是捏造的;李獠所“斩获”的人头,都是商人和妇孺的!李獠甚至污蔑顺从明帝国的阿坡寨是反贼,把阿坡寨两千人全杀光去“领功”!!

综上所述,明帝国是一个邪恶的、吃人的政权。明帝国的统治给云南人民带来的只有战争和屠杀、只有饥饿和苦役。明帝国统治云南的三百年是云南人民受苦受难的三百年,云南人民必须对残暴腐败的明帝国予以彻底否定。

(《为什么说明帝国统治云南时期是云南人民的苦难时期?(下)》)


村雨零 于 2016-5-15 22:57:39 发表了:


村雨零 于 2016-5-15 23:10: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5 19:29 编辑

大理国,即唐南诏也。熙宁九年,遣使贡金装碧玕山、毡罽、刀剑、犀皮甲鞍辔。自后不常来,亦不领于鸿胪。

政和五年,广州观察使黄璘奏,南诏大理国慕义怀徕,愿为臣妾,欲听其入贡。诏璘置局于宾州,凡有奏请,皆俟进止。六年,遣进奉使天驷爽彦贲李紫琮、副使坦绰李伯祥来,诏璘与广东转运副使徐惕偕诣阙,其所经行,令监司一人主之。道出荆湖南,当由邵州新化县至鼎州,而璘家潭之湘乡,转运判官乔方欲媚璘,乃排比由邵至潭,由潭至鼎一路。御史劾其当农事之际,而观望劳民,诏罢方。**紫琮等过鼎,闻学校文物之盛,请于押伴,求诣学瞻拜宣圣像,邵守张察许之,遂往,遍谒见诸生。又乞观御书阁,举笏扣首。

七年二月,至京师,贡马三百八十匹及麝香、牛黄、细毡、碧玕山诸物。制以其王段和誉为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云南节度使、上柱国、大理国王。**朝廷以为璘有功,并其子晖、昨皆迁官,少子为阁门宣赞舍人。已而知桂州周穜劾璘诈冒,璘得罪。自是大理复不通于中国,间一至黎州互市。

绍兴三年十月,广西奏,大理国求入贡及售马,诏却之,不欲以虚名劳民也。朱胜非奏曰:“昔年大理入贡,言者深指其妄,黄璘由是获罪。”帝曰:“遐方异域,何由得实,但仇当其马价,则马方至,用益骑兵,不为无补也。”六年七月,广西经略安抚司奏,大理复遣使奉表贡象、马,诏经略司护送行在,优礼答之。九月,翰林学士朱震上言,乞谕广西帅臣,凡市马当择谨厚者任之,毋遣好功喜事之人,以启边衅。异时南北路通,则渐减广西市马之数,庶几消患于未然。诏从之。

淳熙二年十一月,知静江府张 ┉ 申严保伍之禁,又以邕管戍兵不能千人,左、右江峒丁十余万,每恃以为藩蔽,其邕州提举、巡检官宜精其选,以抚峒丁。欲制大理,当自邕管始云。

(《宋史卷四百八十八·列传第两百四十七 外国四 交趾 大理》)


村雨零 于 2016-5-15 23:10:38 发表了:

以一敌七 发表于 2016-5-15 14:48

除非 500 打算让云南独立,重建南诏大理,否则不可能这么宣传。P.S. 想不到对缅甸还有这么好的战绩。


以一敌七 于 2016-5-15 23:13:11 发表了:

村雨零 发表于 2016-5-15 23:10

呃,我是说前面写着对骠人的战绩,也可以算是对缅甸的吧。


圣天使高达 于 2016-5-15 23:14:52 发表了:

楼主你这共和 2000 多年是啥意思?


corsola 于 2016-5-15 23:45:51 发表了:

圣天使高达 发表于 2016-5-15 23:14

楼主你这共和 2000 多年是啥意思?

公元前 842 年,召公、周公逐厉王,共和执政。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5-16 09:29:57 发表了:

正常不是应该宣称云南等地自汉朝时就属于永昌郡么······后面都是乱臣贼子······


生于佳翌 于 2016-5-16 09:53:23 发表了:

我元老院以汉平帝元始元年为公元元年,搞共和纪念纯粹是找麻烦啊。


村雨零 于 2016-5-16 12:19:13 发表了:

可乐加冰块 ② 发表于 2016-5-15 10:27

此檄文将成为未来南诏与大理分裂势力的原始依据。

南诏王室早就被郑买嗣杀光了。


cccpprc 于 2016-5-16 12:25:30 发表了:

可乐加冰块 ② 发表于 2016-5-15 17:27

此檄文将成为未来南诏与大理分裂势力的原始依据。

不用未来,现在拿出去就能搞出大新闻


村雨零 于 2016-5-16 12:53: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6 05:55 编辑

footjob 发表于 2016-5-15 11:24

你这是分裂国家的野心家阴谋家

共和 24**年夏,定国、文秀、能奇从伪秦王孙可望围昆明。或言于元老院曰:“可望豺狼,不可厌也。滇人亲暱,不可弃也。宴安鸩毒,不可怀也。《诗》云:‘岂不怀归,畏此简书。’简书,同恶相恤之谓也。请伐可望,以从简书。”宋遂伐明。


村雨零 于 2016-5-16 17:03:3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6 10:05 编辑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5-16 02:29

正常不是应该宣称云南等地自汉朝时就属于永昌郡么······后面都是乱臣贼子······

“天下第一长联”能不能用于对明宣传?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蘋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5-16 20:02:45 发表了:

打土豪分田地(当然最后都是土地国有)。

人人有食吃,人人有衣穿。


停车坐爱九九改 于 2016-5-17 01:05:1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停车坐爱九九改 于 2016-5-17 01:08 编辑

为楼主的巧思和功力赞一个,不过我觉得这玩意八成用不上了。

如果有一天髡贼决定要入手云南了,以这样悬殊的实力对比,还有两广的例子在前,根本用不着煽动当地分裂势力,这种冷战时代代理人战争的套路。搞起来的独立武装说不定比明军的战斗力还强些,到时候还得费事剿灭,而留下的独立思潮和族群裂痕更会贻害万年。

要搞颠覆活动是可以的,但必须打着澳宋正统旗号,选择回归澳宋正统,还是与伪明玉石俱焚。


村雨零 于 2016-5-17 16:32:2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7 12:10 编辑

髡者,剃发之谓也,此非鄙辱之语,愚夫不识,方成蔑称;澳者,地理之名也,亦非訾毁之词,昧者不明,遂含贬义。今遇“髡”“澳”二字,即生番夷之思。此罪在伪官,他人无罪,明民无罪也。

三代以降,夷夏分明。今中国之格局,始由戎狄僭置;伪明因循成制,冰炭由是同器矣!宋人刚健质朴,虽委身澳洲,不易淳俗。岛夷流寇,难敌伏波天兵;索虏胡俗,不入儋耳宝地。自由校、由检以来,阉人在外兴风,东林朝中作恶;官兵只知聚敛,东虏但晓劫掠。所幸天佑中国,宋德不衰。及孔贼作乱于山东,有宋官保民于屺坶;于是士农工商,无不以脱明为志。

或云:“明宋如虢虞,唇齿相依。彼其多难,闻之不忍。我当以德报怨,岂可袖手旁观?”此论大谬。伪明号宋人为“髡贼”,以外中国,何来唇齿之情耶?若一族之人皆无法,虽偶有一二品行端正者,岂可免受其累乎?自行仁义而代人受过,此大不智也。且待伪明以宋为楷模,洗心革面,而后宋明提携,或可再议。

不脱明无以复兴,不归宋旦夕沦亡。愿桑梓父老三思而行之。

(《脱明论》)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5-17 16:41:50 发表了:

村雨零 发表于 2016-5-17 16:32

(《脱明论》)

不归宋旦夕沦亡说服力太低下了。。。


村雨零 于 2016-5-17 16:50:4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村雨零 于 2016-5-17 09:55 编辑

两线作战的明朝能再撑九年(1635 年-1644 年),三线作战的明朝能再撑几年?

对明宣传的说服力现在(1635 年)“低下”不要紧——等到李自成打进北京城/多尔衮打进山海关的时候自然就不“低下”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5-17 17:11:25 发表了:

村雨零 发表于 2016-5-17 16:50

两线作战的明朝能再撑九年(1635 年-1644 年),三线作战的明朝能再撑几年?

对明宣传的说服力现在(1635 年 ...

我是说 宋 本身就是个鼻涕虫王朝······攀祖宗到这位身上真没啥底气······


村雨零 于 2016-5-17 17:41:50 发表了:

黄禀坤随手丢下,冷笑道:“真乃粗坯!文辞粗陋,强词夺理――自古得国之正,除了汉高祖,便是本朝太祖了。大宋算什么东西?宋太祖欺负孤儿寡母得位,太宗烛影斧声,徽宗嬉闹亡国;高宗妄杀忠良!就这也敢来说本朝的不是!这等陋文虽三家村先生亦远胜之!”

黄二爷可以宣传“自汉以下,得国之正,莫如大明”,元老院自然可以宣传“崖山之后无中国,宋亡之后无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