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同人--星拳旗下的12个瞬间

北朝旧贴 | 铁血龙骑 | 8/15/2020 | 共 6218 字 | 编辑本页

铁血龙骑 于 2016-5-5 17:00:27 发表了:

一、山腰上的怒吼

辽东,金州,某无名高山山腰。

天色阴郁,厚重的云层像铅块一样遮挡着本就光芒暗淡的太阳,只偶尔在大风吹动时才从云缝间漏出无精打彩的几缕阳光。

一支几十人的运输小队正缓慢的穿行在狭窄的山道中,在队伍最前面,一杆红底大旗迎风招展,上面那竖立在启明星上的金色拳头像活物一样随着飘扬的旗帜左右摇晃,骄傲地向四周宣告这支队伍的身分。

王大奎裹着一领脏污皮袍,有些狼狈的在山路中穿行,他的目的地是眼前这座山的顶峰处。

作为一个本地土著从军,编入后勤运输队的人,他本来应该是在前头领路,可是因为某种原因,现在只能慢腾腾的跟在后面 。

王大奎个子足有接近两米,骨架粗大,手长脚长,伸出两个巴掌有如两只蒲扇一般。爬了大半截的山,前面的人已经累得拉风箱也似的喘粗气,他虽然拖在后面,却半点疲倦也没有,这点路途山径,对他这个长年上山下坡,时常打猎的山民而言,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但他偏偏却是缀在队尾的那个。

原因很简单--------他根本无心出力。

王大奎一家本来是这里附近一山村村民,他出生以来从来都是饥一顿饱一顿,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长了这么大的个子出来。他气力很大——甚而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可是农活儿干起来七零八落。不过仗着力大,倒能补充灵巧上的不足,甚至还能拉着犁抵两头牛用,加上他跟自己当过猎户的老爹学了几手,时不时还能翻山穿林打些野味回来,获得丰厚时还会分些给周围乡亲,这日子还算过得去。

这样的人在山村中人缘当然不错,没多久就找了同村一个长得还不算难看的女人当媳妇,一年后生了个儿子,长得虎头虎脑,像他一样壮实憨厚,王大奎宝贝得不得了,先取个贱名叫“狗儿",准备以后长大点再下山找读书人起个像样的名字。

看着自己儿子媳妇,看着这日子辛苦,可总勉强像样的一个家,对于一向沉默寡言,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王大奎而言,已经算是难得的温暖了。能就这样把

王家香火代代传下去,在这偏僻山村做牛做马拉一辈子的耕犁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可惜时值乱世。老百姓这点微不足道的小小追求也成了不可及的奢望。

王大奎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天他正在山林中寻猎,想给自己一家,尤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打点牙祭。猛回头却看到村中浓烟直上云宵,他发疯一般赶回去,看到的却是浑身赤裸,满身是血已经咽气的媳妇尸体,被摔死在院中的狗儿和屋后被乱刀砍死的老爹老娘。。。。。。。。

王大奎拿起打猎的钢叉就追了出去,却只看到满鞑子疾驰而去卷起的烟尘,只隐隐约约听到满语的狂呼乱叫,看到几根丑陋的金钱鼠尾在烟尘中晃动。

全村人大部都被屠尽,王大奎在屋旁堆了几个坟头,却发现自己哭都哭不出来。心里面空了好大一块,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才能填满这空荡荡的一大块。

他浑浑噩噩的跟着余下的村民们下山逃难,却遇到了一支留着短发,穿着奇怪号服的部队,有着被唤作”手掌“的奇怪首领,还有他们的奇怪旗帜-----红底上纹着一个金黄大拳头,下面是带五角,像花又不像花的奇怪图案。。。。。。。

这支队伍收留了大部分村民,也看中王大奎熊也似的体量,本想着留他下来无论干农务还是做重活都是个好劳力,说不定以后还能入伍当个强悍战兵。却没想到,这王大奎吃饭抵得上三四条寻常大汉,几百斤的石磨都轻松摆弄得动。做活却是慢呑呑懒洋洋,同样的事别人做了两遍他一遍也没做完,气得那位”手掌“几次大骂“娘希匹”。

不过当“手掌”从其他村民那知道了他的惨事后,沉默良久,最后只是重重叹息一声。

照理来说,乱世里面粮食本来就紧张,寻常本地庄子绝不会留这样饭量奇大却做不来活的废人,不过这支自称“澳宋”,据说是从南方很远地方来的部队却收留了他,就当多耗点粮食,看他力气奇大,打发他来作运输队一个拉车民夫。王大奎也没说什么,让他做什么便做。对于王大奎而言,无非就是换了个主人,跟着谁不管做什么都没感觉。或者说,他已经丧失了对这个世界的感知-----他的心在把自己一家人下葬后就已经死了。。。。

队伍前列,运输队小队长看了看拖在最后的王大奎,轻轻摇了摇头-----他 30 出头,是辽东最早加入伏波军的本地人之一。当初看到王大奎这样都不用别人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辽东,类似他这样的苦难百姓实在太多。他也曾经亲自或找人对王大奎温言劝慰了几次,可每次王大奎都只是闷闷看着他们,眼神呆滞,毫无生气,只有有时眼珠那一轮才让人觉得这是个活物。。。。长久如此,以至队里其他人都给他起了个“傻大个”的诨名。

看来真如首长所说,他的心里有那个叫什么。。。“心结”,对,就是叫“心结”,只有他自己能解开,如果他一直走不出来,这大半辈子恐怕都要像个废人一样。

小队长深吸了口气,把这些思绪赶出头脑,看着前方徐徐迈步,这片区域基本已在伏波军控制之下,而且从未发现过有鞑子活动,可以算是安全区,整队人所要做的就是快点翻过这山峰,赶到预定地点。

只是不知怎么,他一直觉得最近这段路有什么不对劲,但要具体说是什么又说不出来。

募地,小队长停住了脚步,心猛地下沉,一层白毛汗瞬间打湿了后背!

这段路太安静了,安静得没听到一声鸟叫!

山中突然响起了数道破空之声!几名押运士兵和民夫惨叫倒地,而队首扛旗战士更是

后脑正中羽箭,一声不吭就前伏倒地,同时扑倒了星拳大旗!

“哈啦!”(蒙语“杀!”)

一声大吼平地炸响,几乎同时,山路左边坡上的灌木丛猛地被人掀开,一群披着皮

袍的健壮身影跳出,像恶狼一样狠狠扑向已经乱了的运输小队,后脑那丑陋的金钱鼠尾在空中疯狂地飞舞!

“敌袭!”“上刺刀!”

小队长反应很快,立即掏出手枪,上膛,射击一气呵成,同时也没忘了下达指令,抬手两枪就打死了当先的一个鞑子,百战老兵的高超战术素养在这一刻表露无遗!

但当他看清场中敌我势态时,一股寒意却从心底真往上涌。。。。

原因无他------自己这方人马现在已完全处于下风,被鞑子压制得死死的!

两种语言的怒喝,叫骂,惨呼混合着回响在山中,其中还夹杂着民夫的哭叫求饶声,把前一刻还宁静有序的押运气氛搅了个粉碎。

这伙偷袭的鞑子兵个个结实矫健,厮杀动作娴熟,让人一看就知道都是军中精锐,而且打得也很聪明--- 他们知道自己的敌人火器犀利,互相战术配合熟练,所以一来就冲入敌方队列,尽一切可能与敌人士兵缠斗在一起,不与他们拉开距离,使对方武器优势无法发挥,并利用自己一方数量上的微弱优势,尽量分割运输队士兵,形成单对单近身搏斗之势,还主动分出一部冲入民夫队伍中乱砍乱杀,驱赶民夫冲撞押运兵队,民夫们的惊呼哭喊,乱冲乱撞使得局势愈发混乱险恶!

小队长双眼通红地看着眼前局面,两颊肌肉崩紧,嘴唇都快咬出血来----由于鞑子是从队伍中段开始偷袭,而他走在前列,一时居然还没受到波及,但他却已经手脚冰凉,浑身冷汗直冒,原因无他,已方已陷入劣势,凶险万分。

不得不说,鞑子战术运用得很成功,本来伏波军士兵与鞑兵单对单近身搏斗就不占优势,被分割后又无法聚在一起相互掩护配合,这山路宽度又仅仅够三个人并排站立,哪怕是士兵最简单的三角阵形也很难施展,进一步限制了伏波军的发挥,而混战在一处又使得士兵们不敢开枪射击,以免误伤,更不要说到处乱跑哭喊的民夫,这一切使得伏波军士气愈加低落,几近崩盘!

小队长眼睁睁看着一个个战友被鞑子挥刀砍翻,用蛮力撞下山崖,甚至还有几个硬是被民夫挤落下山沟,一颗心不断下沉。。。

难道自己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

在元老院马上要对辽东进行大规模行动,自己眼看就要有光明前程的现在?

还不是战死在正面战场,而是可笑地死在安全区的物资运送任务之中?

不!绝不!

小队长咬咬牙,环视周围士兵一圈,厉声大吼道:“弟兄们,现在是考验我们的时候了!大部队离我们有半炷香路程,,只要能顶住这一会就行,现在大家跟我一起冲,我若有不测副队长顶我位置!畏缩不前者直接执行战场纪律!杀!"

说完他怒吼着端上一挺上了刺刀的霍尔步枪冲向战团,周围的士兵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也大吼着跟了上去。

只是没人知道小队长现在的心声:

“如来,观音,玉帝,天主。。。。澳宋的诸天神佛啊,求求你们,保佑大部队援军能速度快点,再快点,如能过了此劫,俺一定烧香还愿,日日贡奉,拜托拜托!!!”


铁血龙骑 于 2016-5-5 17:01:39 发表了:

王大奎一动不动,呆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说是看着,其实如果这时有人看见他的眼睛,就会发现他那一双瞳孔根本没有聚焦在眼前的战团之中,而更像是在凝视远方,呆愣,茫然,没有一点神采,就跟他平时做其他事一样。

但今天,情况势必会有所不同

突然,他那如同死物的双眼转动了一下,接着开始睁大,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

远处,几根在空中疯狂飞舞的金钱鼠尾刺入了他的瞳孔深处,一如那日在烟尘中隐约远远看见的几根一样。

他的大脑开始缓慢地运转起来:

满鞑子。。。?

战团中的声音传入耳来,有惨呼,有叫骂,更有满语的狂呼乱喊。。。

满鞑子。。。在杀人。。。。

一个浑身是血的民夫跑到离他十米远距离就摔倒了,不住地朝他胡乱哭叫着,流血的躯体和那天自己到家时看到的一样。

他们杀了爹娘。。。杀了狗儿。。。杀了孩他娘。。。。

狗儿!孩他娘!

一团烈火突然在胸中炸裂开来

“鞑子是野兽,在他们眼里杀死像你家人那样的汉民百姓就像狼吃羊一样天经地义,但野兽再凶残当遇到比它们强大的存在时也会感到恐惧,我们就是这样的存在,跟我们一起,你有大把机会替你家人报仇,今后的路怎么走,你自己选。”耳边又响起了那个“手掌”最后一次对他说的话

最亲的亲人已经没了,自己没能守护住他们,现在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替他们报仇!以前浑浑噩噩不知该如何做,但现在,在这些短毛旗下,机会来了。。。。。

杀光这些鞑子,让他们下去给狗儿和孩他娘陪葬!

肾上腺素开始大量分泌,心跳加快,大脑以这辈子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快运转,进行袭击的所有过程,最佳攻击路线,以及对方可能作出的反应,可能发生的各种状况都在脑海中演算了一遍,身上所有关健部位的肌肉和神经都调整到最佳状态,以便最大程度爆发身体潜能。。。。。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留意王大奎的眼神,就会发现他原来的淡漠迟钝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嗜杀凶厉之色,整个人由一具行尸走肉突然变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当然,此时此地没人会在意一个民夫,不论鞑子还是自己人。。。。。。。


铁血龙骑 于 2016-5-5 17:02:45 发表了:

同一时刻,格里海正骑在一个被他撞翻的伏波军士兵身上,双手握着云梯刀狠命地向下压去。

作为一名正黄旗的精锐之士,格里海算是身经百战,从头到尾亲身经历过各种不同对像的战斗,与满州其他部族打,与非盟友的蒙古各部打,与明军打直到与关内农民军打,其中大部都是以八旗儿郎的最后胜利结束,当然也有恶仗和败仗,但他从未对大金的将来丧失信心,直到遇上这群被明人称为“髡人”的奇怪短毛。

自大汗和这些短毛彻底翻脸之后,大金和短毛之间爆发了大大小小十数场战斗,没有取得过一场胜利,甚至连平局都没有,这些短毛的打法与其他对手完全不同----他们的大炮威力巨大,射速又快,射程又远,灵活机动,完全不是那些明国射速慢又易出故障的笨重火炮能比,火枪也是又快又狠,明军那些五花八门的火器相比下完全是小孩子的弹弓,满州勇士还没冲进就死伤大半,士兵更是训练有素,组织严密反应迅速,跟明军完全两样,他们还有不用牛马拉动,自己能够奔跑吼叫,怪模怪样的钢铁战车。大金各旗与他们的战斗无论强攻还是用计都占不到半点便宜,以至八旗军上下现在一遇到他们士气就直线下降,格里海甚至能感到上层的主子们也弥漫着悲观绝望的情绪。

但就在十几天前,情况有了变化----格里海突然被抽调出来,和另外十多个各旗精锐单独组成一队,其中大部都是擅长翻山越岭的满州勇士。这一队平时又分成小组,由几个有威望,身手好的牛录额真带队,在周围高山密集性地进行一系列有些奇怪但又很有针对性的集训,隔几天还要各小组分别进行激烈的对抗演练,上面对这些训练似乎很重视,大汗曾经几次来观看他们演练,奇的是旁边还时常有个汉人打扮,留着和髡人一样短发,皮肤黝黑西的人陪同,后来听说,这人是从南方很远的海洋深处而来,跟那些短毛有深仇大恨,知道他们的战斗特点和弱点,现在的训练就是他提出的,且很得大汗信任。

三天前,他们接到命令,立即出发去某山山腰伏击短毛一支运输队,临行前大汗亲自到场为他们饯行,并颁下赏格:如果能完成任务并平安回来,各勇士直接赏两个前程,在行动中牺牲的人,妻子家人由各旗拔专款供养,年龄合适的家中男丁补入各亲王贝子亲卫队中。

听了这个,所有参加行动的勇士们热血沸腾--他们都是八旗老卒,知道这样的赏赐意味着什么,纷纷高喊着一定不负大汗重望,完成任务---杀光运输队所有人,把短毛打痛!

于是他们日夜兼程,一連翻越几重山脉,躲过伏波军侦骑,渗透敌后,终于在昨夜赶到了预定地点,经过一晚养精蓄锐,等来了从山下千里赶到的短毛运输小队。

他们立即按照多次训练的行动方案行事,结果出奇地顺利,发难的时机,缠斗的战略和攻击方式使已方优势最大化,而短毛的火力优势和军事素养则完全没有发挥出来。

现在格里海骑在一个短毛士兵身上,双手握刀狠命往身下敌人胸前刺去,那个士兵双手紧抓住他的胳膊,想要阻止他,但格里海的位置优势和利用自身重量往下的加成都预告他支撑不了多久了。

格里海看着士兵因为拼力和恐惧而越来越扭曲的面孔,噬血的快感充满了胸中,似乎眼前不是打得满洲勇士没脾气的伏波军,而是那些猪羊一样的明军的大明百姓。


铁血龙骑 于 2016-5-5 17:03:22 发表了:

"呼!----“

格里海突然感到耳边风声大动,一股劲风直袭后背,近百场厮杀形成的战斗本能使他迅速作出反应---立刻抽刀回劈,但手中战刀却被他身下那个短毛士兵死死抓住,无奈之下他把全身快速缩向左边,准备先避过敌人第一击再说。

但预料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格里海心中一沉,暗道不好,却已经迟了--他的辫子被人抓住猛地一拉,整个头颅都被扯得高高仰起,接着就感到自己的后颈和背心一痛一紧,然后两脚离地,整个人都被举到半空之中。

格里海大惊,拼命晃动身体想要摆脱控制,然而这个壮硕强健的女真汉子此刻却像被成人抱着的婴儿一样,脆弱得毫无反抗之力。

当格里海被举到半空高处时,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双眼只能看到铅灰色的天空,耳边一片寂静,什么也听不到。。。。。

这个令人窒息的寂静状态维持了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当然,在别人看来只是数息之间),突然,这静止状态被瞬间打破,格里海只感到自己全身猛地翻转,头脸朝下地迅速撞向大地。

最后听到的,是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


大好佬 于 2016-5-5 17:35:02 发表了:

好,催更


rainst 于 2016-5-5 18:26:33 发表了:

宋时归?


铁血龙骑 于 2016-5-5 20:27:30 发表了:

rainst 发表于 2016-5-5 18:26

宋时归?

的确有借鉴奥公公的部分,但跟他又不同。


永远忠诚阿尔东 于 2016-5-5 21:25:49 发表了:

不是发过么,难道我穿越了?


铁血龙骑 于 2016-5-5 22:46:59 发表了:

永远忠诚阿尔东 发表于 2016-5-5 21:25

不是发过么,难道我穿越了?

在这里没发过吧


彩虹羽蛇 于 2016-5-5 23:01:55 发表了:

催更求后续


1u2v3w4x 于 2016-5-5 23:29:49 发表了:

wiki 上的不是已经更到第二部分了么


暮光 于 2016-5-6 00:28:00 发表了:

怎么又发了一遍


永远忠诚阿尔东 于 2016-5-6 09:21:43 发表了:

铁血龙骑 发表于 2016-5-5 22:46

在这里没发过吧

反正看过,忘了在哪看的了


铁血龙骑 于 2016-5-6 12:11:33 发表了:

永远忠诚阿尔东 发表于 2016-5-6 09:21

反正看过,忘了在哪看的了

是我搞错了,太久没来,忘了我以前发过这篇,现在发重了,把这帖删了吧


xuelindiao 于 2016-5-6 19:49:35 发表了:

求更新

原来北朝的帖子 https://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39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