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临高启明》(转)

北朝旧贴 | 益达 | 8/15/2020 | 共 9097 字 | 编辑本页

益达 于 2016-4-11 13:18:47 发表了:

作者:纱夜鸟

我其实不知道该怎样评价《临高启明》,这本书在知乎、豆瓣、龙空都有海量的粉与黑,有人夸它真实、细腻、磅礴,有人损它拖沓、低俗、杂芜。但不管是黑还是粉至少有一点应该是能达成共识的——《临高》确实不愧为最强的穿越说明书,正所谓穿越书有千千万,说明书唯有此一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志穿越的同学都应该看看,有条件的话,穿越时尽量带上一套,爬工业树时也能有个指导方向。(靠不靠谱就不知道了,毕竟逆推导工业树的事没人干过。)

《临高》从诞生伊始就与众不同,作者虽然署名是吹牛者,但它其实是整个论坛的智慧结晶。临高世界要构建的整个现代工业体系是非常庞大的,采矿、冶炼、锻造、重工、轻工、化工,此外还有商业、农业、交通运输、法律、政治、经济、教育、宗教等等,方方面面的材料详实到令人讨厌,专业到令人发指。每次看这些说明书式章节,我都会感叹:网络真的无所不能,通过点滴汇聚完成了一项几乎是不可能的工程。虽然有很多技术控质疑书中描写的一些工业进程与创新的可行性,但是在我看来“能够进行可行性报告分析的文学作品”已经难能可贵,甚至可以说非常伟大了。

《临高》是一部没有主角的小说,500 个穿越众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心相,有风荣华衮,有无奈唏嘘。据说其中的主要角色都有自己的真实扮演者,论坛中的许多人都投入其中去塑造自己的角色,他们不仅仅为这部小说提供背景、收集资料、做各种可行性分析。更重要的是,他们深刻地参与其中,为自己的角色写同人、编故事、抠细节。这样奇特的创作模式,让《临高启明》异常的庞大,仅仅第一个五年计划就写了 300 多万字。它血肉丰满,也杂芜丛生;它恢弘浩大,也拖沓凌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临高启明》是不可复制的。

《临高》是一部没有英雄的史诗,在各大论坛上,500 穿越众被戏称为 500 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500 个小宅男因为种种原因放弃现世回到过去,企图利用现代科技征服世界,改写历史。听上去似乎是很伟大的宏图霸业,但其实许多人的初心仅仅是为了收妹子、建后宫、打造人种博物馆……他们掌握着堪比天顶星人的科技与力量,却没有培养出上位者的气度与自觉(至少是没有“立即”或者“迅速”地培养出),他们为了权利勾心斗角,为了一点私利斤斤计较。甚至有人痛斥:坐视同袍易子而食,还费尽心思地在难民堆里为妹子分等级。而 500 废的第一次互撕导火线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女仆革命”。

以至于在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大会上,文德嗣说:“元老院里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风气:我们的某些同志,只知道鹦鹉学舌的谈“元老的权力”。叫他正常履行元老权力的时候嫌麻烦,开个会也要推三阻四,发给他的通报、内参从来不看。也不爱学习政治――论坛上关于政治体制的科普贴点击率都低得出奇,回帖更是少得可怜――却把旧时空对政府的畏惧仇视的屌丝情绪带来了,忘了自己是统治阶级,像个小媳妇似的成天生活在被害妄想中,不相信自己投过票的《共同纲领》,不相信元老院,总觉得自己没有七八个“骑士”、一二百个“私兵”,就做不成元老了;还有想干脆瓜分军队,要一部分军队效忠他个人,好像不这样办他明天就要被清洗被枪毙了。妄图用开历史倒车的方法来维持自己的所谓元老权力――我倒是想问问这些元老:你们是多没自信才会想到这样的所谓的“办法”?难道你以为有几十个土著对你发誓“效忠”就高枕无忧,能够确保自己的“民主权力”了?――希特勒有几百万国防军、有党卫军对他个人效忠呢,你看他的第三帝国活了几年?还不是在历史的车轮前作鸟兽散。世界上又有哪个先进国家是靠蓄养私人武装来维持统治阶级内部的“民主”的?莫非大家认为波兰共和国才是民主的楷模,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元老到底是怀着统治天下,改造世界,志同道合的同志呢,还是一群只知道喊“我反对”最后被俄国女王送到西伯利亚去喝西北风身死国灭儿孙们只能一天到晚哭丧着脸唱《波兰不会亡》等着大国来解救的大**贵族呢?”

《临高》是让人难受的,在阅读的过程中,它不停地挑衅我的知识上限与道德底线。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具有圣母情怀的普世主义者,但看到鹿岛主在山东翻云覆雨搅弄风云,支援叛军贩卖人口,让本就伤痕累累的土地溃烂到底。我知道有些代价是必须付的,我也知道这才是临高的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选择,我更明白就算他们没有干预这个脓疮也必定会挑破溃烂,千千万万的饿殍路倒是历史的必然,而元老院的参与至少挽救了二十万人。但是明白归明白,清楚归清楚,难受归难受,我的良知和底线依然不能接受这样冷酷的处理方式。

同样,赵引弓在杭州的丝绸革命也渗透着血水与尸臭。西华之所以会被一个赤军分子几句话就诓了过去,不是这个伪马克思有多能言善辩,而是元老的做法本身就包藏祸心。好吧,我明白资本的原始积累是肮脏与残酷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那些破产自杀、鬻儿卖女的小手工业者都是工业化进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这个过程由元老来做,至少还会盖上一层粉饰太平的遮羞布,用胡萝卜+大棒将工人诱骗进血汗工厂没日没夜地劳作。元老们还不算良知泯灭,为工人提供了相对的高薪与较好的工作条件。当然,也仅仅是“相对”,那是一个比烂的时空,这一点点“相对”的恩典,已经足以让未开化的古人们感激涕零、粉身相报了。

诚实地说,保罗出场的时候,我对这个人物是怀有期待的。他的亲传弟子郝元放弃优越的生活长住贫民窟,用殉道者的生命与激情去开启民智。如果到此为止,郝元会是一个令人尊敬的理想主义者,是一个英雄,这也是他能打动西华的原因。此时此刻透过郝元,保罗的背影无限高大,衬托得 500 废那么猥琐、那么卑微。但是郝元很快黑化了,理想主义者最可贵的就是理想的高洁,当他不得不对权势妥协,与暴力为伍,和阴谋媾和,理想瞬间破灭枯萎,理想死了,西华的爱也死了。血海里究竟能不能开出莲花,我不知道,但是郝元的莲花明显是种错了地方。他奉若神明的师尊保罗所信仰的,并不是马克思,而是本拉登。

杜女王与程咏昕是一对特点非常鲜明的女性,同样关于是关于“女权”的主张,杜雯是一颗炮仗,毫无章法的四面乱放地图炮。这个角色开始是让人厌烦的,我们都讨厌心机女或者绿茶婊,但不代表我们会喜欢缺心眼,不分青红皂白,不看时机场合,不顾人情脸面,但凡违意立时开喷。是的,傲娇莽撞武断的杜雯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头疼的缺心眼。

相比之下,程咏昕是美丽而细腻的,她出演的每一幕作者都极力渲染了她的美貌与优雅。(但是作者是个直男,还是审美很让人着急的直男,举个栗子:“今天她精心修饰了一番,穿着件款式简单的灰色短袖上衣,v 领,一条深绿色格子过膝半身裙。”妹子们,你们觉得灰上衣配绿裙子会光彩照人吗?)好吧,不管怎么说,相比杜女王,程妹妹从外貌到态度都可人了很多。程妹妹也不是徒有其表的花瓶,她对潘潘的说:“女权绝对不是生来就该有的东西,觉得自己是女生所以应该得到优待,那叫做公主病,跟女权一点关系都没有。元老院是一个很畸形的组织,但在我们根本不可能脱离这个群体的前提下,只有当足够多的元老觉得,捍卫女性的权利就是捍卫他们自己的权利,或者是损害女性的利益就是夺取他们的利益的时候,女权的概念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共识。”

程妹妹的这番话我是认同的,女权并不是一把锋利的刀,女人和男人的关系也不应该是对立的战争,相互厮杀对彼此没有任何益处。但是可惜的是,程妹妹真正在意的既不是人权也不是女权,仅仅是权利,她自己的权利。她为了拉拢辛无罪所写的文字彻底葬送了我对她的期待与好感 “……自然中的每个生命都有它应得的地位。女人的地位,便在男人的脚下。’不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尊地卑,夫为妻纲’的意思么?……从历史上看,现代的女权主义本来就是 20 世纪才诞生的玩意,其正确性并未经过时间的考验。相反,东亚地区的一夫一妻多妾制,西亚地区的多妻制,欧洲的一夫一妻多情妇制都经过了起码千年的时间考验……”

文人无行。左右一张嘴,只要有利益,黑为白,马为鹿,一点也不会觉得可耻。


益达 于 2016-4-11 13:21:38 发表了:

补一段:

至少在这一点上,杜雯是真诚而踏实的,她泡在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认认真真地做着开启民智的基础工作。这样的认真赢得了我的敬意。

还有一对很有趣的组合是未来的教皇吴石芒与未来的教宗张应宸,同样一对神棍,同样没有信仰,同样野心勃勃。这两个人放在一起就不仅仅是喜感的问题了,他们给我们提出了很多疑问,这些疑问足够写一系列的长篇论文,比如《论宗教存在的必要性》、《明末宗教的自我净化系统是如何被破坏的》、《宗教外交的成本分析》、《宗教传播与降低统治成本的报告分析》、《宗教的生命与发展及如何消灭宗教》等等。

如果说吴教皇还仅仅是一个刚刚转正的半业余神职人员,他对宗教的理解还停留的掌控人心的方便手段,和与西方世界对话的外交工具上,那么有备而来的张应宸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书中是这样评价他的:“一个伪信者,还是很有能力和宗教素质的伪信者。本质上他和吴石芒一样,是个敬岗爱业的神棍,区别是他给自己的野心涂抹了一层丰富的教义教理。而吴院长干脆就是赤膊上阵。”

我想我完全有必要对这位未来的教宗阁下敬称一声:先生,不是了讽刺或搞笑,而是我对先生的敏锐与智慧充满了敬意,先生对中国本土的传统道教做了深刻的研究,他说:“……异质文明之间的碰撞,其结果往往是先进的消灭落后的,文明的消灭野蛮的。所以这个时代,耶稣会轻易地消灭了南美的玛雅祭司,往上推溯三百年,伊斯兰教与藏传佛教轻而易举地让两支蒙古人接受皈依。但是,碰撞必然带来交融,对于宗教而言,被新信徒的旧传统所浸染也是难以避免的。”

“吴茫石同志似乎想要在临高进行移风易俗的社会实验,就像澳门的那些修建了送观音庙般的圣母堂的耶稣会修士正在尝试的那样。这种事情,亚洲与东南亚地区的伊斯兰教长,南美的耶稣会、多明我会、方济各会的修士都尝试过。但是,毫无例外地可耻地失败了。”

“亚洲的牧民依然信任萨满巫师,菲律宾的穆斯林依旧崇拜圣树,玛雅与印加的女神继续以瓜达卢佩圣母的模样占据了南美教堂的心脏,可以预想,在宗教办的日后工作,抵御旧化的侵蚀将成为长期的,艰苦的任务。”

“所以,改宗、改信、移风易俗,只能是初步的工作,如同利玛窦所言‘这只是在荆棘丛生的荒地里砍去了一些枝蔓’。”

“只有重塑了旧社会以及旧化所生存的土壤,才能够真正达到我们的目的。”

“改造信仰的最终目的是改造文明,亦即将世纪的农耕文明转入现代的工业文明,我希望我及我的继任者能够始终记得这一点,而不是愚蠢地陷入某种教条主义的拜物教式的自我封闭和倒退中去。”

“世纪的愚民式宗教鸦片短期之内对我们是有利的,但是长远来看,我们必须摆脱天主教式的作风,把拉羊头式的短线投入转变成长期的持续的投入。”

“教会应当负担起教学义务,借由宗教形式灌输的意识形态教育之外,基础教育才是我们工作的重之重。明末僧侣教士和儒士之间无聊的‘天主译名之争’、‘地狱天堂之争’、‘太一混沌太极与理与天主的异同之争’,无非是一套欧洲的世纪哲学与一套亚洲的世纪哲学在争夺正统性和话语权罢了。”

“我们的工作不是引入一套新的鸦片以便于统治,而是作为旧社会转化为新社会的催化剂,我们也不是要创立一套新瓶旧酒的货色,用新神去取代旧神,而是以新神的手去逐步蚕食神权存在的根基。宗教世俗化简易化是 17 世纪社会进步的表现,我们要引导这个新潮流,而不是在推翻了旧礼仪的基础上再增加一套新的繁文缛节,更不是将自然拜物教变成机械拜物教这样无聊而不知所谓的东西。”

“在我有生之年,恐怕不得不和旧世界的信仰有所调和,临高修道院之也许会诞生 17 世纪的各种**,道教理事会里恐怕会出现激进复古的真君降临派或者道教版金色曙光会。但是务必要将教育工作抓好,只有一个彻底世俗化的文明世界,才能从根上斩断世纪的幽灵。”

此言一出,张应宸先生作为新道教的教宗,当之无愧。(请原谅我大段地引述原文,实在是太精彩了,删掉那一句都不合适。)

遗憾的是对于文、马、萧三巨头,我没有太多话好说,他们留给我的印象更像是故事的背景,或者是他们的职责太过高大上,他们之间的斗争太过深奥,总之他们对我来说是没有细节的人物。仅仅是一家之言,对喜欢他们的朋友,先说个抱歉。欢迎补充,欢迎指正。

临高中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人物,很多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故事,无法一一列举,只能膜拜,再拜。

最后,我其实想说,我很希望在临高集团中,能有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或她是天真地怀着“为中华崛起,为普渡众生”的善良心愿而穿越的,没有那么多鬼域心肠,没有那么多私欲杂念。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带给我们光芒与希望。这样的人只能有一个,一旦多了,元老院就变成火葬场了。这样的人一个就够了,我们可以嘲笑他傻,讥讽他不通事务,天真幼稚什么的,但若一个都没有,我会觉得心里很堵……

谢谢吹牛者,谢谢 500 穿越众的精彩奉献。


独孤寒江 于 2016-4-11 13:38:31 发表了:

临高在爬科技树和制度建设方面都是说明书级别的,这点最史无前例


Scat 于 2016-4-11 15:10:50 发表了:

杜女王不就是理想主义吗,还是说左派不算数


瓦而基里 于 2016-4-11 17:35: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瓦而基里 于 2016-4-11 17:37 编辑

Scat 发表于 2016-4-11 15:10 杜女王不就是理想主义吗,还是说左派不算数

女王连孟什维克都说不上,书里女王快堕落到工党的档次了。不过 17 世纪搞左翼就是扯淡,连工人阶级都没有。

理想主义还是看姬信,这才是个奇怪的理想主义者。


刘梦龙 于 2016-4-11 17:41:32 发表了:

我越发觉得有必要去加入临高,不然佛法还有立足之地吗


mmchen 于 2016-4-11 17:57:06 发表了:

刘梦龙 发表于 2016-4-11 17:41

我越发觉得有必要去加入临高,不然佛法还有立足之地吗

好像你在里面出场很早很久了,是元老院第一个煤矿矿长吧


刘梦龙 于 2016-4-11 17:58:06 发表了:

就临高的这个社会基础,现在他们是享乐主义,等到这帮人七老八十了,再告诉他们没法长生不老,以他们的知识结构,社会经验,信佛乃至佞佛是迟早的事情,基本上可以肯定佛法会取到最后的胜利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4-11 18:06:16 发表了:

mmchen 发表于 2016-4-11 17:57

好像你在里面出场很早很久了,是元老院第一个煤矿矿长吧

那是汤梦龙吧


真红骑士 于 2016-4-11 19:34:35 发表了:

刘梦龙 发表于 2016-4-11 17:58

就临高的这个社会基础,现在他们是享乐主义,等到这帮人七老八十了,再告诉他们没法长生不老,以他们的知识 ...

几个主要宗教就属佛教正好缺人,肯定能上位啊

写同人吧


真红骑士 于 2016-4-11 19:36:53 发表了:

出处是哪里?

说真的,黑尔本来就是一个恐怖分子,他能教出什么东西?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4-11 20:02:30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6-4-11 19:34 几个主要宗教就属佛教正好缺人,肯定能上位啊

写同人吧

没绿教啊。。。。。


真红骑士 于 2016-4-11 20:07:29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4-11 20:02

没绿教啊。。。。。

十字教一系有人了啊


瓦而基里 于 2016-4-11 20:21:06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4-11 20:02

没绿教啊。。。。。

驴叫写出来是想害的吹牛蹲 tg 的大牢?


瓦而基里 于 2016-4-11 20:27:18 发表了:

刘梦龙 发表于 2016-4-11 17:58

就临高的这个社会基础,现在他们是享乐主义,等到这帮人七老八十了,再告诉他们没法长生不老,以他们的知识 ...

刘大师你还是好好研发如何定向转生破解胎中之谜。500 废可是经历过一次真实的肉穿。既然肉身不行了,第一时间想到的估计就是魂穿。

不过按照现在的仙侠小说来看,魂穿夺舍转世重修这方面道教的东西比佛教多不少。

500 废说不定找道长去了


波尔布特 于 2016-4-11 20:41:41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4-11 20:02 没绿教啊。。。。。

苏法医是绿教徒。


刘梦龙 于 2016-4-11 20:43:57 发表了:

瓦而基里 发表于 2016-4-11 20:27

刘大师你还是好好研发如何定向转生破解胎中之谜。500 废可是经历过一次真实的肉穿。既然肉身不行了,第一 ...

佛门也会夺舍的,明清以降自从密教二次进入我国以后,按照生而成佛的理想,夺舍的研究可不少


瓦而基里 于 2016-4-11 20:47:58 发表了:

刘梦龙 发表于 2016-4-11 20:43

佛门也会夺舍的,明清以降自从密教二次进入我国以后,按照生而成佛的理想,夺舍的研究可不少

...

现代仙侠小说的夺舍理论和实践施法设定已经很完善了。大师那要把佛门的那套理论和法术搞成 dnd 那样简明易懂的才能吸引 500 废


Scat 于 2016-4-11 23:20:04 发表了:

瓦而基里 发表于 2016-4-11 17:35

女王连孟什维克都说不上,书里女王快堕落到工党的档次了。不过 17 世纪搞左翼就是扯淡,连工人阶级都没有。 ...

倒是把寄信同学给忘了


1u2v3w4x 于 2016-4-12 03:54:01 发表了:

看口吻应该是妹子写的吧


鹰从天降 于 2016-4-12 10:10:06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6-4-11 15:10

杜女王不就是理想主义吗,还是说左派不算数

说句老实话,杜女王意外的写得成功。之前以为女王在书里,和 SC 里一样,就是个自说自话的笑话存在。

但是吹牛者即写出了她那套不是理论的理论的可笑,却又能够深入乡村从而取得的成绩。说明当时社会是多么缺乏指导啊。


鹰从天降 于 2016-4-12 10:11:06 发表了:

刘梦龙 发表于 2016-4-11 17:41

我越发觉得有必要去加入临高,不然佛法还有立足之地吗

吹牛者如果采用我的阴门阵同人,大师就可以做为明奸亮相啦


真红骑士 于 2016-4-12 14:31:32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4-12 14:25

书中的女王最大的不同就是肯下基层肯做事,结果形象一下子就改变了。她对县以下到乡村基层建设的贡献不说 ...

行政系统的穿越者里最光辉的反而是女王


mmchen 于 2016-4-12 21:18:07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4-11 18:06

那是汤梦龙吧

哦记错啦,我记得好像是*梦龙


鹰从天降 于 2016-4-13 08:37:41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4-12 14:17

大师,腐泉长宣布离开后(我觉得吹牛完全是中枪)新道教就没有新内容了……正缺您这样的宗教人才啊 ...

新道教断更多可惜啊,而且还只是受池鱼之灾。

有熟悉盗泉子的能不能劝回来啊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4-13 09:24:46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6-4-13 08:37

新道教断更多可惜啊,而且还只是受池鱼之灾。

有熟悉盗泉子的能不能劝回来啊

道长与督工不共戴天。。。。。。怎么劝


鹰从天降 于 2016-4-13 09:32:0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4-13 09:24

道长与督工不共戴天。。。。。。怎么劝

现实不共戴天,关小说所事呀,更何况是第三人写的。

我看道长是太投入了些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4-13 10:12:12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6-4-13 09:32

现实不共戴天,关小说所事呀,更何况是第三人写的。

我看道长是太投入了些

那你准备怎么劝呢。。。。。。根本没有切入角度吧


鹰从天降 于 2016-4-13 13:47:34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4-13 10:12

那你准备怎么劝呢。。。。。。根本没有切入角度吧

我...我...我打算舍身饲腐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4-13 13:54:12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6-4-13 13:47

我...我...我打算舍身饲腐

插入角度和切入角度是两码事······


投奔北朝 于 2016-4-13 17:05:1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4-11 20:41

苏法医是绿教徒。

怎么看出来的?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4-13 17:13:58 发表了:

投奔北朝 发表于 2016-4-13 17:05

怎么看出来的?

论坛里本尊亲口说的,不过好像是那种“因为是爹妈是所以我是”


投奔北朝 于 2016-4-14 13:14:08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4-13 17:13

论坛里本尊亲口说的,不过好像是那种“因为是爹妈是所以我是”

但我记得书里苏法医可不忌口


eumenes 于 2016-4-14 15:36:27 发表了:

投奔北朝 发表于 2016-4-14 13:14

但我记得书里苏法医可不忌口

书里面苏法医好像是素食者。


xuelindiao 于 2016-4-14 16:37:2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6-4-14 15:36 书里面苏法医好像是素食者。

你看看苏莞同人,胃口极好


eumenes 于 2016-4-14 16:40:09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4-14 16:37

你看看苏莞同人,胃口极好

记得她是吞吃了一大盆沙拉。


兰度 于 2016-4-14 17:20:4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6-4-14 16:40

记得她是吞吃了一大盆沙拉。

人家一边鄙视程绿茶一边大啃烤羊头。


eumenes 于 2016-4-14 17:22:12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6-4-14 17:20

人家一边鄙视程绿茶一边大啃烤羊头。

那段宫斗我跳过没看。

不过还是说不清苏法医是不是忌嘴。


de9000 于 2016-4-14 21:30:12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6-4-14 17:22

那段宫斗我跳过没看。

不过还是说不清苏法医是不是忌嘴。

那个苏法医也差不多两年没来了吧


波尔布特 于 2016-4-15 15:29:11 发表了:

投奔北朝 发表于 2016-4-14 13:14 但我记得书里苏法医可不忌口

谁说不忌口?她自称素食主义,即使为了身体健康与营养协调偶尔吃肉,吃的也是羊肉,你见过她吃猪肉与其他绿教禁忌食品吗?


波尔布特 于 2016-4-15 15:31:0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6-4-14 17:22 那段宫斗我跳过没看。

不过还是说不清苏法医是不是忌嘴。

苏法医自称素食主义者,即使为了身体健康与营养协调偶尔吃肉,吃的也是羊肉,没见过她吃猪肉与其他绿教禁忌食品。


eumenes 于 2016-4-15 15:32:36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4-15 15:31

苏法医自称素食主义者,即使为了身体健康与营养协调偶尔吃肉,吃的也是羊肉,没见过她吃猪肉与其他绿教禁 ...

好吧,她可以成为元老院宗教宽容信仰自由的有一个样板。


波尔布特 于 2016-4-15 15:33:00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4-14 16:37 你看看苏莞同人,胃口极好

同人里苏法医吃的是羊头,你见过她吃猪肉与其他绿教禁忌食品吗?


投奔北朝 于 2016-4-15 20:53:32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4-15 15:29

谁说不忌口?她自称素食主义,即使为了身体健康与营养协调偶尔吃肉,吃的也是羊肉,你见过她吃猪肉与其他 ...

她脱得光光的到处溜达也是绿教的行为?


波尔布特 于 2016-4-15 21:09: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4-15 21:15 编辑

投奔北朝 发表于 2016-4-15 20:53 她脱得光光的到处溜达也是绿教的行为?

你忘了露肚脐的绿教舞女了吗?这方面波斯最出名。

另外传说现代沙特女人不管出门包得有多严实,在闺房内可是很豪放的。苏法医脱光光一般也是在自己的房间内,你何时见过她外出裸奔?


eumenes 于 2016-4-15 21:40:11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4-15 21:09 你忘了露肚脐的绿教舞女了吗?这方面波斯最出名。

另外传说现代沙特女人不管出门包得有多严实,在闺房内 ...

你这说过了,我碰到过很多世俗化的土耳其人生活方面和别人无异,就是不吃猪肉(但也不计较别人吃)而已。


黄风怪 02 于 2016-5-11 13:20:57 发表了:

最后,我其实想说,我很希望在临高集团中,能有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或她是天真地怀着“为中华崛起,为普渡众生”的善良心愿而穿越的,没有那么多鬼域心肠,没有那么多私欲杂念。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带给我们光芒与希望。这样的人只能有一个,一旦多了,元老院就变成火葬场了。这样的人一个就够了,我们可以嘲笑他傻,讥讽他不通事务,天真幼稚什么的,但若一个都没有,我会觉得心里很堵…


黄风怪 02 于 2016-5-11 13:22:12 发表了:

姬信算一个吧?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6-5-11 19:43:10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6-4-11 20:02

没绿教啊。。。。。

你知道建筑公司里那个整天想着秦淮八艳的梅林就是德阿訇么?


Scat 于 2016-5-12 08:22:01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6-5-11 19:43 你知道建筑公司里那个整天想着秦淮八艳的梅林就是德阿訇么?

他可以独吞一半


自由的 lu 于 2016-5-12 08:38:11 发表了:

姬信也是绿绿啊(笑


黄风怪 02 于 2016-5-12 09:43:45 发表了:

没有私欲杂念,五百里面有一个姬信,难得的是,他不是那种不通事物的傻,而是看破一切后的悲天悯人,可惜的是这样一个充满光辉的人物被忽略了。也许是为了突出他的悲剧色彩,吹牛对这个人物形象是刻意压低的,至少我不认为以他的能力和人格魅力,土著权利保护协会会一直没有人加入。


在家睡觉多舒服 于 2016-5-20 13:04:27 发表了:

黄风怪 02 发表于 2016-5-12 09:43 没有私欲杂念,五百里面有一个姬信,难得的是,他不是那种不通事物的傻,而是看破一切后的悲天悯人,可惜的 ...

土著权利保护协会日后是个极其危险的不定时炸弹。元老院的神话早晚要破灭的。

另外我隐约感到,穿越后时间的流动上作者似乎已经开始伏笔了,最近不止一次透漏一个现象:穿越后的元老一点不见老。


barbarrossa1 于 2016-5-20 13:11:39 发表了:

在家睡觉多舒服 发表于 2016-5-20 13:04

土著权利保护协会日后是个极其危险的不定时炸弹。元老院的神话早晚要破灭的。

另外我隐约感到,穿越后时 ...

元老院的神话早完蛋早好,这种全知全能是以承担所有责任为代价的,早点躲到幕后,拉个傀儡拉仇恨还是最先进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