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关于1637年明英虎门之战的最详细论述文章

北朝旧贴 | yuanbai | 8/15/2020 | 共 6357 字 | 编辑本页

yuanbai 于 2016-3-12 22:03:01 发表了:

1635 年,威廉·考亭爵士(William Courteen)、托马斯·基纳斯顿(Thomas Kynaston)、塞缪尔·邦内尔(Samuel Bonnell)及其他伦敦商人等,通过波特(Endymion Porter)的帮助,获得英王查理一世的特许状,组建考亭联合会(Courteen Association)。

1635 年 12 月 6 日,英王查理一世也同意投资一万英镑“加入 Joynte 股金”。12 月,查理一世颁发皇家委任令,以前皇家海军军官船长约翰·威德尔(John Weddell)任指挥官,以纳撒尼尔·蒙特尼(Nathaniel Mountney)为私商首席代表。同日,颁发给威德尔和蒙特尼训令一件,颁发给威德尔执行军法令;12 月 19 日,又颁发给威德尔收获战利品令。

1636 年 2 月 20 日,发交英王查理一世致尼德兰东方联合东印度公司代理人的推荐函一件,发交分致果阿葡萄牙总督和澳门总督函各一件。

考亭联合会(Courteen Association)立即组建由“龙号”(Dragon)、“太阳”号(Sunne)、“凯瑟琳”号(Catherine)、“殖民者”号(Planter)等四艘,“安妮”号(Anne)、“发现”号(Discovery)等两艘轻帆船在内的威德尔船队。船队由约翰·威德尔(John Weddell)和纳撒尼尔·蒙特尼(Nathaniel Mountney)率领。蒙特尼的弟弟约翰·蒙特尼(John Mountney)、历史学家皮特·芒迪作为船队航海日记的记录者、精通葡萄牙语的托马斯·鲁滨逊(Thomas Robinson)也伪装成商人随威德尔船队一同前往中国。

1636 年 4 月 14 日,离开英国唐斯;10 月 7 日,船队抵达果阿。在果阿滞留三个月零十天后,被允许离去。

1637 年 1 月 17 日,威德尔船队离开果阿,先后在巴特卡耳(Bhatkal)、柯枝、亚齐等地建立商馆,并进入马六甲。

1637 年 6 月 27 日,威德尔船队的三艘船,“龙”号、“凯瑟琳”号、“太阳”号和轻帆船“安妮”号抵达澳门外海的横琴岛。英人称为“Monton de Trigo”,葡萄牙人称为蒙坦尼亚(Montanha)。

由于澳门方面担心英国人开展澳门-果阿贸易会夺走自己的贸易收入,另外,担心中国官员对四艘夷船来华,会引发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应,进而影响到葡萄牙人在澳门的前途;因而反对英船在澳门贸易。

当时,准备驶往日本的葡萄牙船队正在澳门等候装货,葡萄牙人采取拖延战术,阻止英国人的干预,并派出守护艇在威德尔船队四周巡逻。

威德尔接到这个消息后,将船队移往氹仔驻泊,并派出轻帆船“安妮”号去寻找和测量进入广州的水道。

在氹仔驻泊的第二天,一位广东官员的代表到“龙”号,问询英人船队的意图和要求。两个星期后的 7 月 15 日,又有四位官员到船队,其中一位来自广州,他们主要了解船上的人数、军火、货物、以及购货款的数额。

7 月 22 日,“安妮”号完成珠江口水道的探测后,返回氹仔驻泊地。它找到了虎门的入口,并深入到距广州城 15 英里的头道滩,在沿途测量水深和做标记。

7 月 23 日,葡萄牙人的日本船队(六艘船)启程前往日本。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忍耐后,威德尔船队开始向虎门方向前进。

8 月 1 日,威德尔船队到九州岛(今珠海九州岛,位于珠江口内西侧的九州洋面,距珠海市区九州港两公里。九州岛是九个岛屿的总称,包括大九洲、九洲头、鸡笼洲、横山、横档、海獭洲、茶罐洲、大西排、龙眼洲九个岛屿。)时,有中国官员来访,要求他们在此处驻泊;但威德尔船队连夜出发。

8 月 4 日,由四十多艘船组成的中国兵船队拦截威德尔船队,要求他们就地下锚。英人惧怕而就地驻泊。

8 月 6 日,威德尔船队行驶到穿鼻(chuenpi);中国兵船队派人来通知英方,不准向广州前进;威德尔假称,船队目前在穿鼻洋面,要前进一点,找个避风的地方。但遭到拒绝,让威德尔船队等候广东方面的指示。

威德尔船队继续前进,8 月 8 日晚,到达亚娘鞋(Anunghoi)下碇。威德尔看到中国兵船队和炮台不停地忙碌准备着,威德尔开始备战。中方派人通知他再等六天。

8 月 12 日,“龙”号派驳艇测量水道。在驶往亚娘鞋炮台的附近时,遭到炮台的三次警告射击。威德尔船队的四艘船立即包围亚娘鞋炮台。炮台开炮还击英人的挑衅,但没有击中任何英人船只。威德尔船队的炮火密集射击半个小时后,炮台守军逃离。威德尔派出 100 多水手登上炮台,扯下炮台的中国旗帜,升起查理一世王旗。弃守炮台有重四五百磅的小炮四十四门,威德尔派人将其中的三十五门作为战利品搬到船上。

威德尔船队并于当天和次日在亚娘鞋附近海域俘获两艘帆船和一艘渔船,并强迫渔民将一封信送往广州。

8 月 15 日,广东方面派保罗·诺雷蒂(Paulo Noretti)的黑人通译前来交涉。他是广州总兵陈谦的亲信,汉名李叶荣。他接受广东总兵陈谦的指示,要求英方交还被抢夺的火炮和物资,像葡萄牙人缴纳同样的税额后,可以进行通商。

8 月 16 日,保罗·诺雷蒂(Paulo Noretti)和船队的约翰·蒙特尼、托马斯·鲁滨逊一同前往广州。

8 月 19 日深夜,约翰·蒙特尼、托马斯·鲁滨逊两人从广州返回,他们说,得到广州总兵的接见,并受到上宾礼遇。

其时,两广总督熊文灿已调任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新总督位到。代管两广军务的广西巡抚郑茂华、海道副使郑觐光等两广大员均力主将英国船队迅速赶走,广州总兵陈谦迫于压力,不得不表示赞同。海道副使郑觐光和广州总兵陈谦联名发布文告。文告中,严厉谴责红夷攻击亚娘鞋炮台的强盗行径;并就英方提出的贸易问题,指出须禀明上司,如无上司许可,英船“不得贸易”;命令英船立即起航,驶往外洋,并警告英人,“如敢损毁一草一木,我军誓将尔等消灭,使尔等片帆不留存,则尔等后悔莫及,罪无可逭。”

陈谦命保罗·诺雷蒂向威德尔当面宣读文告。

8 月 21 日,得到广州总兵陈谦私下授意的保罗·诺雷蒂携带文告前往英船停泊地会晤威德尔。诺雷蒂用葡萄牙语宣读文告时,谎称鉴于葡萄牙人拒绝英船在澳门贸易,英人在缴纳给朝廷的税款后,可以给其买卖任何商品的自由,并指定三处英船可以停泊的泊地;并要求英人归还火炮和被抢夺的船只。诺雷蒂还称自己被委任为经纪,要求威德尔派遣两三个商人到广州购办货物。威德尔认为很满意,立即将火炮和被抢夺的船只归还。

8 月 24 日,保罗·诺雷蒂返回广州。威德尔船队的私商首席代表纳撒尼尔·蒙特尼、约翰·蒙特尼和托马斯·鲁滨逊等三人一同前往。他们携带西班牙银元 22,000 八单位里亚尔和两小箱日本银,其中“10,000 行贿给官员,其余用来购办货物。”。纳撒尼尔·蒙特尼、约翰·蒙特尼和托马斯·鲁滨逊等到达广州后,居住在广州郊区叶姓住宅。

诺雷蒂从中牵线,蒙特尼等人重金贿赂广州官员。10000 八单位里亚尔中的六成被广州总兵陈谦私吞,陈谦私下与蒙特尼订约并签署条款,“为了自由和广阔的 贸易与居住,英国人每年上缴 20000 两白银(合 30000 八单位里亚尔),4 门大铁炮和 50 枝毛瑟枪。”

“奸民视之若金穴,”诺雷蒂及其商人朋友揭邦俊、叶贵等代为英人购买酒、米、糖、姜等产品。蒙特尼等人为购买更多的货物 向船队要求更多的款项,威德尔又送去 40000 八单位里亚尔。

威德尔派人前往指定的三处驻泊地进行调查,发现都不能驻泊。

8 月 29 日,威德尔发现有台风来临的迹象,要求被准许驶入内河,但遭到拒绝。

8 月 30 日,威德尔仍向前行驶两海里,在虎门外老虎岛停泊直到 9 月 10 日。

广东方面见威德尔船队不听劝阻,深入内河,决定采取“以汉御澳,以澳御红”的策略,海道副使郑觐光致函澳门当局,要他们尽快采取措施促使英国船队离开中国海域,否则他们将承担最坏的 后果。

9 月 6 日,威德尔接到澳门总督和参议会的书面抗议,反对他进入广州贸易,损害葡萄牙的利益;并要求英国船队立即离开中国。但威德尔依赖经由诺雷蒂建立的与广州总兵陈谦的良好关系,傲慢地拒绝了澳门方面。——“为什么我们要等候卡斯提王或那些地方总督的准许状呢?”

9 月 7 日,威德尔再次经由诺雷蒂送给在广州的英国商人西班牙银元 12000 八单位里亚尔。

9 月 8 日,托马斯鲁滨逊用 28000 八单位里亚尔购买了 1000 担糖。

威德尔采用武力手段强迫中国通商,引起广东官方的强烈不满。他们以诺雷蒂“擅带夷财入省”,将其逮捕,严刑审问。诺雷蒂供称,曾为“红夷”购买糖、米、酒等物,并“带同夷目二人,夷仔一人在揭邦俊家。”广州府逮捕擅自与英人贸易的揭邦俊和叶贵。蒙特尼和鲁滨逊等人也被拘禁在住所内,英货也被没收。他们曾试图逃跑。

当时,广东方面采纳参将黎延庆等人的建议,采用火攻战术,命把总陈邦基、吴一凤“招募善火闽兵张奇等四十名,备办火具柴草,选验年久兵船五只,充作火船”,各船用铁链连结。9 月 10 日凌晨,以黑夜为掩护,向英船驶去。接近英船时,潜伏船中的水手立即纵火,然后跃入江中。刹时火光冲天,时“下潮甚急”,三只纵火船被威德尔船队及时发觉,得以逃脱。

由于两个多星期没有得到在广州商人的讯息,威德尔和船队人员决定“尽我们可能去对中国进行破坏”,以便促使中国人对英国商人和船只有较良好的待遇。

9 月 18 日,威德尔开始积极行动。9 月 19 日,天亮前,威德尔船队攻击行驶于珠江的中国水师兵船,焚毁了三艘装备作为火器船的帆船和其他两艘帆船,放火焚烧了一处村庄,并带走三十头猪。明水师其余的“16 艘兵船”溃逃。

9 月 21 日,威德尔接到蒙特尼的来信,得知商人们“已被监禁,看管日益严厉和可怕”,他们没有收到送来的款项。因此,威德尔命令登陆,占据亚娘鞋炮台,守军早已逃遁。

9 月 22 日,威德尔船队焚毁一条大帆船,威德尔“上岸用三大桶火药炸炮台,把围墙大部分炸碎,炮台内部都炸裂及损毁。

9 月 24 日,中方送来一封信件,“内称,他们希望我们再等候十天,便会得到我们的要求。”但,威德尔得到报告,有一支福建船队已经开到,准备发起进攻。威德尔担心船队遭到攻击,故决定离开。

9 月 26 日,威德尔船队离开虎门,碇泊伶仃洋。

9 月 27 日,威德尔船队在距澳门附近四里格(里格,一个古老的长度单位,在英语世界通常定义为 3 英里,约 4.828 公里,适用于陆地上,即大约等同一个人步行一小时的距离;或定义为 3 海里,约 5.556 公里,适用于海上。)的海面下碇。

威德尔船队委员会向澳门总船长和参议会递交了一份抗议书。申述对果阿及澳门愤慨的理由和根据,指控葡萄牙人供应并装备火器船;对于商人被扣押,要其负责;并要他们“把由于你们之故而被扣押在广州的上述商人释放送回,并赔偿全部货物及此次航行所遭受的全部损失,因为此事是由你们的长官引起的。”澳门总督获信后,向威德尔复函,并派出搭乘威德尔船队从马六甲到澳门的耶稣会的瑞波尔多(Reboredo)神父前去会晤威德尔并转交信函,并表示可以出面调解的意向。

起初威德尔还不太相信澳门的葡萄牙人,耽搁了一些时间。其间的 9 月 30 日,一艘驶往墨西哥阿卡普尔科的西班牙大帆船从马尼拉来此,停泊在威德尔船队的旁边。威德尔和他的下属还讨论扣押或任其驶走的问题。时,英国和西班牙处于和平状态。最后,西班牙大帆船驶离,威德尔船队的人员还发出了许多怨言。

威德尔愿意接受澳门方面的调解,广东方面也不愿扩大事态,倾向于和平解决问题,使“红夷”尽快离境。代管两广军务的广西巡抚郑茂华答应了英方的请求。

10 月 9 日,送还英国商人、款项和货物等,要英国人“和平地离开中国的海域,不得伤害一人”,还要“永不再到此。”两天后的 10 月 11 日,准许威德尔在澳门做一些生意。

10 月 16 日,一些葡萄牙人到广州来调解此事。18 日,举行了一个会议,要求英国人答应立即离开广州,并且要为他们已做的交易特权付 28000 八单位里亚尔。20 日,通知商人们说,明朝官员估计定付款的数额为 2800 两白银(4250 八单位里亚尔);英国人拒绝了这一要求。最后,英国人的回了自己的财产,完成了 他们的贸易。

11 月 22 日,威德尔船队开列了一张清单给广州总兵陈谦,列明他们带来的款项和货物,并不包括他们离开后才送到的 1000 八单位里亚尔。

11 月 26 日,英国人离开广州,返回在澳门外海停泊的船队。

威德尔、蒙特尼和船长斯旺利(Capt. Swanley)签具的 11 月 30 日送交中国官员的正式文件中写道:“我们进入中国内地的种种行为,是由于我们对中国律例的无知,我们相信中国国王对于远方来人是慈善为怀并予以宽大的”;而中国人得到了他们的保证。将他们送到澳门,“从该地我们可以返回我们的国家”;他们今后的 行动“遵守中国律例,永不违反”,“如今后违反,甘受官员及澳门城的任何处罚”。

1637 年冬,两广总督张镜心到任,获悉威德尔船队仍逗留澳门,立即整顿军队,部署兵力“示以必剿”,并谕令海道副使催促英国人从速离华回国。

12 月 20 日,“凯瑟琳”号启程驶回英国,沿途停靠亚齐和巴特卡尔。船上装运着从广州和澳门购买的适宜于长途航运的货物。其他各船留下对亚齐和印度的贸易。

从中国购得货物清单如下

—— 糖,12086 担

—— 冰糖,500 担

—— 青干姜,800 担

—— 散装黄金,30 又 1/2 磅,价值 4333 八单位里亚尔

—— 织物(丝和缎),24 盒

—— 生干姜,100 担

—— 苏木(墨西哥产),9600 块

—— 瓷器,53 桶

—— 金链,14 条

—— 丁香,88 箱

上述货物共值 60000 八单位里亚尔。

12 月 29 日,威德尔率领余下的两艘船“龙”号和“太阳”号驶离澳门。“龙”号在未通知澳门总船长和未获得准许的条件下,带走了 140 个葡萄牙人连同他们的财产。

1638 年 1 月 16 日,威德尔到达马六甲;2 月 3 日,抵达亚齐。

威德尔率“龙”号从亚齐驶到印度。

而“太阳”号在亚齐完成装货后,于 1638 年 3 月 3 日离开亚齐,12 月 15 日抵达英国多佛尔(Dover)。它外出航路的距离是 17281 海里,回程是 18923 海里,总共 36204 海里。


knifers 于 2016-3-13 01:09:24 发表了:

当时的英国真心是强盗啊。。连给自己补给的葡萄牙人都抢。。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3-13 06:24:45 发表了:

俺觉得这一次英国人按照历史惯性再来广东玩通商的游戏,会有大不一样的经历啊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3-13 06:25:49 发表了:

谁赶快去通知一下吹牛

这个历史事件同人写出来正好给广东攻略拖个戏

顺便刚好进行了武装动员,正好给万里而来的英国人炫耀下武力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3-13 11:45:40 发表了:

威德尔舰队如果是正在广州攻略时期赶来,那真是捅了一帮海陆元老皇汉的菊花啊

俺都觉得应该考虑如何找借口,比如说借口要和亨利八世搭上关系,派一支远征小舰队跟着英国人去欧洲看看,一路上又有好多可以水的地方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3-13 11:47:03 发表了:

弄开心点

三十年战争说不定会多加个角色

然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也会多个参与者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3-13 11:49:45 发表了:

大致就是地中海或者大西洋上弄个岛或者开个外交使馆,当然这块就有点太遥远了,未免不符合元老院斤斤计较的风格

不过俺觉得这种远洋贸易未必不是一种闲棋冷子,有助于未来,但是前五年到十年估计都是烧钱……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3-13 13:17:08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3-13 11:49

大致就是地中海或者大西洋上弄个岛或者开个外交使馆,当然这块就有点太遥远了,未免不符合元老院斤斤计较的 ...

其实我一直觉得拿澳门跟葡萄牙玩个领土互换,换法罗角或者马德拉群岛,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战略基点~


拿皇再世我霞飞 于 2016-3-13 13:55: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拿皇再世我霞飞 于 2016-3-13 14:21 编辑

编辑,记错了


龍城飛將 MK 于 2016-3-14 08:12:14 发表了:

如敢损毁一草一木,我军誓将尔等消灭,使尔等片帆不留存,则尔等后悔莫及,罪无可逭。

这是三将军作风吧。。。


最多四两 于 2016-3-28 17:51:15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3-13 06:24

俺觉得这一次英国人按照历史惯性再来广东玩通商的游戏,会有大不一样的经历啊 ...

英国人又不是脑残,路过香港看到髡贼阵势后必然比孙子还乖。

白皮一大优秀传统就是不装逼,见到比他强的立马跪舔毫无心理压力。


lmx1982 于 2016-3-30 12:45:34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3-13 06:24

俺觉得这一次英国人按照历史惯性再来广东玩通商的游戏,会有大不一样的经历啊 ...

英国人的目的是来通商又不是来抢劫。跟澳宋没有冲突的。再说澳宋和英国早就建立贸易往来了。夸克穷都运了大批奴隶和洋马过来了。


liutom2 于 2016-3-30 19:53:45 发表了:

都忘了元老院的老朋友夸克爵士了吧?英国人要做点买卖必然十分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