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普及一下争取“民心”/话语权的部分手段。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5732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6-2-11 21:23: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2-12 00:32 编辑

我感觉有的人对如何获取“话语权”没啥概念,就在这里普及一下一部分争取话语权的手段。首先说一下,“话语权”是用软性手段争取人心后用嘴炮指导别人的言行,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非强制性,任何单纯用武力强制别人言行的活动不是话语权,只是军事强权;二是广泛传播性,跟军事技术的保密性要求是背道而驰的。另外部分手段跟经济领域有很大的重叠,所以在农业社会,经济、文化会统一由文官负责打理。

1、书本、报刊、广播、影视、口头传言、公共教育......

点评:这些我大家比较容易理解,也是比较明显的争取话语权手段,我就不多说了。

2、公共医疗服务

点评:这个估计大家会有些意外,但这的确是古今中外争取民心的大杀器,并有极大的隐蔽性。东汉末年的张角就是靠“符水治病”征集到了几十万信徒,发动了黄巾起义;治病救人也是当年欧洲传教士的重要传教突破口;TG 与苏军也是靠治疗梅毒争取到了蒙古族的民心;最近的范例是 XX 功,其崛起跟当年 TG 的“医疗”改革有很大关系;上次美国大选,医改也是重要话题。

3、证婚、殡葬服务

点评:这个不仅是儒家的老本行,也是几乎所有宗教的必修科目,甚至是现代国家民政工作的重点之一。婚礼和葬礼可是事关“生死”的关键性礼仪,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但对于办婚礼和葬礼的家庭来说,你会将这么重要的仪式委托给自己不信任、讨厌的人吗?如果你愿意让人家替你办婚礼、葬礼,那潜意识里你就会对人家有一定程度的信任与好感,然后对方说的话你起码会信了一大半。

4、调节、处理家庭矛盾等社区工作。

点评:这个也是儒家与几乎所有宗教的必修科目,也是现代国家基层工作的重点之一,甚至曾经是 TG 党委书记与团委书记的工作内容,理由同上。人家信任你,或者觉得你是“权威”,才会让你参与调节家庭矛盾;或者反过来,你能调节好家庭矛盾,人家会觉得你比他们有智慧,也就在人家心目中留下了“权威”的印象。儒家为此制定了包括三纲五常、嫡庶排序、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在内的一系列标准、规范与要求,用于中国人调节、处理家庭矛盾,至今还有一部分沿用于现代中国。

古语云,“清官难断家务事”。事实是,这类事情很多都不是小家庭有能力自己处理的。一般会上“祠堂”,由族长/地方士绅处理,有一些还会闹到打官司,无论是历史记载还是古典小说,地方官处理“家事”的记录始终延绵不绝。我怀疑,“清官难断家务事”有可能是族长、士绅之流阻止皇权下乡的借口;也有可能是这类事实在太多,县官忙不过来或处理不利索,所以留下了“难断”的评语。

现代中国没有祠堂或教堂、清真寺的地方,一般由村委会或居委会干部负责处理家庭问题,处理不了上面还有民事法庭。

TG 的信仰还没彻底崩溃的时候,党委书记与团委书记也会参与处理。所以改开初,曾有人去国外后得知欧美没有“XX 书记”,就惊呼,夫妻吵架了怎么办?与此同时,当欧美白皮得知中国人不去教堂后,也惊呼,夫妻吵架了怎么办?普通人对家庭矛盾处理者的心里依赖,由此可见一斑。

既然有了心里依赖,那人家叫你造反或不要造反,相信总能听进去一部分。

5、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救济、捐钱捐物等各类慈善活动

点评:这类活动能不能起到争取民心、扩大名望的作用我想大家心里有数,尤其是还没有现代广泛密集的广告轰炸的古代“淳朴社会”,效果更明显,古代很多士绅就是靠这类活动得到“大善人”的名声,从而确立了在地方的话语权,现代资产阶级与企业也积极参与这类活动。而且有了“名望”了,有时还会获得直接的经济利益,实际上是一种隐蔽的广告推广活动,是一种跨越经济、文化两个领域的活动。

话说 500 废好像也是采用这类手段在海南和广东争取民心的。《窃明》里面,有个人物就是因为没跟地方士绅打招呼就搞救灾,结果差点被当做“反贼”砍了,大家能想明白救灾与造反之间的关系吗?

暂时就先说到这,欢迎大家讨论。


xuelindiao 于 2016-2-12 06:50:2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6-2-12 07:00 编辑

3     4 项目,是杜女王工作队的新技能点。等待作者新同人。

我可以提供婚礼用    仪式唱词原生态    撒帐歌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2-15 01:42:4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2-15 15:05 编辑 髡贼的指挥官是一个比建虏更为毒辣、更为老练、更为凶悍的对手。他们有很多本事,能实事求是,细致周密。每次进攻都是秘密从较远处调集兵力辎重,尽力掩盖侵攻的方向意图,髡贼的每次大举行动之前都要派出特务便衣坐探,调查半年之久,严格做到各种准备工作。没有内线发动配合‘维持’,髡贼也轻易不出动。髡贼指挥官不出风头,不多讲话,对部下不粗暴,你从他们的讲话里看不出他的动向来。髡贼反而经常广泛收集我们的东西,研究我们的东西,是历来大明边患中最厉害的一个。——大明广州征蛮将军 提督军务总兵官 何如滨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2-15 02:11:16 发表了: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在用飞机大炮屠杀中国人民的同时,还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大肆宣扬“大东亚共荣圈”、“建设东亚新秩序”、“中日两国同文同种”、“中日友好”,“中日亲善”、“共存共荣”等等,用来欺骗、麻痹中国人民和掩盖其侵略罪行。在日寇的宣传机构中,有一个名为“宣抚班”的机构,它在侵华当中起着机枪大炮炸弹毒气都不能起的毒辣作用。一九四 0 年七月二十四日,朱德总司令在“三年来华北宣传战中的艺术工作”一文的注释说:“宣抚班是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军队中向沦陷区人民进行反动宣传和奴化教育的一个机构。”这就是日寇宣抚班的本质说明。解放后,我国广大文艺工作者用各种形式揭露和控诉了日寇的侵华暴行,从而教育了广大人民,可是对杀人不见血而且善于掩饰自己侵略本质的的“宣抚班”却揭露得很少,在小说或电影中大部分是描写日本警备队和日本宪兵队如何的残无人道暴虐凶狠,但很少提到宣抚班,这些人其实欠下中国人民的血债同样不少,但是他们更加隐蔽。下面就说说日寇宣抚班的概况:

(一)、宣抚班直属日寇的华北派遣军领导,在山东的济南、青岛、烟台等地设有“宣抚指挥班”,指挥班下设“宣抚班”。根据需要,宣抚班以下设“宣抚分班”,如普集车站是第五十九宣抚班,龙山车站的宣抚班是五十九宣抚班的分班,分班只有两个人,我曾在龙山宣抚班住过。即墨县城里是第四十二宣抚班,兰村车站宣抚班是四十二宣抚班的分班,多时四人,少时两人,我曾在兰村宣抚班住过。城阳车站是第四宣抚班,后迁海阳县城里。铁路沿线各大站和沿线各县城都有宣抚班。宣抚班人员有多有少,最多不超过十个人。宣抚班的成员有:班长一人,由日本宣抚官充任,其余都是宣抚官。宣抚官的级别有“部员”、有“雇员”,部员高,雇员低,身份是都“军嘱托”。日本人都是部员,中国人大部分是雇员,个别的也有部员。宣抚官有日本人、有中国人(从东北招考来的,都会日语);服装穿伪满的协和服或穿日本军装;宣抚班长和宣抚官都带“大日本军宣抚官”袖章,袖章白地红字;给养由各地日本警备队供应。各地宣抚班受各地日本警备队领导,如日本警备队出发“讨伐”或“扫荡”,即通知宣抚班随军作宣抚工作。宣抚班也可根据需要,请求警备队派兵保护到各村作宣抚工柞。

(二)、宣抚班所到之处,首先组织“伪治安维持会”,根据情报找到当地有威望有财力的亲日派、反共思想浓厚或者重庆方面有矛盾的知名人士,委任他们成为伪会长,给予一定支持,实施当地行政事宜。

(三)、在铁路沿线的宣抚班,则首先组织爱护村,保护铁路,防止破坏。每天早晨,爱护村长必须要送来一份情报,如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则在条子上写“平安无事”,签名字。送来的情报有专人登记,有至少五个当地大户人家作保。宣抚班在火车上来回巡逻靠站,就会定期按时召开各爱护村长会议,凡是铁路两侧十里以内的村庄,都被划为爱护村,每天都有铁甲列车来回巡逻观察,后期还设立了铁路沿线村庄的岗楼瞭望哨。

(四)、组织青年、小学生、小学教员受训,进行奴化教育,贯输亲日思想。例如一九三八年龙山车站宣抚班(日人宣抚官百桥淳印),就曾组织龙山镇的二十余名青年受训,发放一些财物和衣服,带他们看日本各种圣战胜利的电影。一九四 0 年海阳县第四宣抚班(代理班长土井日出雄)曾组织海阳县城里的三十余名青年受训,名为青年团,组织城里小学的学生为少年团,并给少年团发了统一的服装鞋袜,专门拨发了物资组织他们学习日语,还组织各村小学教员开办暑期强化教育的日语教员讲习班。

在一九三九年,兰村车站第四十二宣抚分班(日人宣抚官大桥规矩雄)曾组织兰村镇、普通镇、七级镇,挪城镇、沙岭镇的二十余名青年受训达两个多月,由日本警备队上田少尉任教官,我担任翻译。通过奴化教育,有个别意志薄弱而又缺乏爱国心的青年竞走上了背叛祖国的道路。例如兰村镇受训青年陈孟恩,又名陈惠臣,后来当了即墨县第七区的伪区长。一九三八年,龙山车站警备队(船井队)和龙山车站宣抚班共同召开纪念‘七•七’事变一周年大会”,大会议程有各村镇青年团长的上台发言,宣抚班通知青年团长周鼎臣(龙山街人,小学教员)作发言准备。在开会头一两天,周鼎臣问我:“张老师,我想在大会上说几句反对日本侵略中国的场面话,说日本人也有同情中国反对乱杀人的,看行不行?”我说:“船井队有个宪兵队的日籍翻译官比较麻烦(姓名已忘记),开会他不能不来。可他中国话不太好。我建议你在讲话时不要说白话,要么说文言,要么说土话。这样他不容易听懂,其他的日本人都知道我们就是要在场面上糊弄中国人,只要宪兵不找麻烦就行了。”在开会那天,会场是外松内紧,外面布置了很多花草和标语,但是院子里就是戒备森严,院墙四角的砖房顶上都架上了机枪,不过都用油布蒙上。船井大尉、百桥宣抚官、日本翻译官都是全副军装正式在场,还有几个日本宣抚班的成员换上百姓衣服在人群里负责组织带队,轮到青年团长发言时也是慷慨陈词。由于过分紧张和激动,话还没说完,也没走梯子便跳下讲演台来。宪兵队出身的翻译官看出台上中国人的行动和表情有点不对,便到台下来问我:“他说了些什么?”实情是当时我在台下正和百桥宣抚官闲谈,根本就没听清说了些什么。我便随便说了几句应付,总算没发生问题。

(五)、宣抚班通过各种形式搜集情报。① 在宣抚班的办公费中有一笔“情报费”,可临时雇用一些地痞、吸毒品的当宣抚班的密探,到各处刺探情报。没有固定工资,是按送来的情报价值付款,重要情报多给钱,一般化的情报就少给钱。② 各爱护村长有事无事每天要到宣抚班送条子一次。③ 查店,当时我在兰村车站宣抚班时,车站前的各客栈每晚要往宣抚班送店簿,日本宣抚官大桥规矩雄每天都要看店簿,如果有疑问,便叫宣抚班雇用的听差的去各客栈叫老板来问话,根据簿上客人的原籍和经过的地方,从问话中探听消息。④ 检查信件。我在兰村宣抚班和即墨县金口宣抚班时,对邮局的信件有时进行检查,检查后盖上“检阅济”的章方可发出。在检查中,如发现内容有问题即予扣押,当时特别注意来自重庆、西安、天津、上海、武汉、北平等大城市的信件。通过以上各种形式搜集来的情报,汇总后送交日本警备队和宣抚指挥班。

(六)、宣抚班的宣抚工作:① 除宣传以上的内容外,还宣传要拥护以汉奸头子王克敏为首的北平政府和以梁鸿志为首的南京政府。在事变后的前几年,是以宣传国民党蒋介石如何不好为主,后来才有了反对共产党的宣传画,画面上画一青面红发的魔鬼其实是日本的鬼怪形象,我们中国宣抚员私下开玩笑说有点像寺庙里面的小鬼,总之就是不像西游记里的妖怪样,然后在画面下部印有“赤魔不死,大乱不止”的红色字样。在对群众讲演时也宣传共产党共产共妻。蛊惑人心,欺骗群众。② 在警备队讨伐或大扫荡时,宣抚班要随军做宣抚卫作,有专人背着传单和大铁盒的日本牛奶糖,到村庄就就武力逼迫群众集中,宣抚班才出来主持开会,用中国话来讲话,散发传单,还发牛奶糖。③ 在宣抚班的办公费中还存一笔“医药费”,各地宣抚班都有简单的医疗设施,为群众免费医疗,收买人心。④ 奴化教育:宣抚班还开办口语学校和对小学生进行日语的奴化教育。例如一九三九年兰村车站宣抚班曾在车站办日语班。在即墨县城里小学,即墨县金口小学、海阳县城里小学都有日语课,我曾任日语教员。⑤ 发放春耕贷款。在一九四一年,海阳县宣抚班曾向各村发放春耕贷款,以笼络人心。

(七)、宣抚班与新民会。约在一九四一年,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成立了“新民会”组织,新民会的总会长是华北头号汉奸王揖唐。各县设新民会总会,各县县知事(即县长)是县新民会的名誉会长。从此,宣抚班由新民会取而代之。可是,新民会的人员还是原班人马,换汤不换药。原来的日本人宣抚官,因侵华有功,后来有不少人被提升为各县县公署顾问。例如龙山宣抚班的百桥当了平度县的顾问,海阳宣抚班的土井当了日照县的顾问,即墨县金口宣抚班的堀一勇当了胶县的顾问,这三个人我都和他们在一起过。


Scat 于 2016-2-15 09:08:07 发表了:

国民教育啊


liutom2 于 2016-2-15 14:29:09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2-15 02:11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在用飞机大炮屠杀中国人民的同时,还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大肆 ...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前提是你控制了宣传渠道,通常情况下,该渠道是通过暴力控制的。

美国民主,没事你去美国宣传宣传共产主义看看什么结果。


xuelindiao 于 2016-2-15 14:46:45 发表了:

现在的 WW 皇民一代就是这样,哈日那是 high 到不行!


liutom2 于 2016-2-15 15:43:04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6-2-15 14:46

现在的 WW 皇民一代就是这样,哈日那是 high 到不行!

那帮人要不是日裔,要么就是汉奸后代,真正土著在日占时期也是受压迫的。


波尔布特 于 2016-2-15 21:39:0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6-2-15 23:04 编辑

liutom2 发表于 2016-2-15 14:29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前提是你控制了宣传渠道,通常情况下,该渠道是通过暴力控制的。

美国民主,没事 ...

谎言要“重复千遍”才能变“真理”,还要“通过暴力控制”,只能说这种谎言实在太假、太差劲了。

中国人干同类事只需要重复三遍,还不用暴力支援,具体操作模式请参阅成语故事《三人成虎》。纳粹的说谎效果还不到中国人的 1/300,宣传效率这么差,难怪开战 6 年就战败。

另外,我还真见过美国人宣传“共产主义”,只要不是碰上麦卡锡时代,还真没暴力机构找麻烦。然后美国拍的“反华电影”,不用 pla 出手,现在光“银弹”就能让电影公司屈服。


liutom2 于 2016-2-15 21:47:17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6-2-15 21:39

谎谎言要“重复千遍”才能变“真理”,还要“通过暴力控制”,只能说这种谎言实在太假、太差劲了。

中国 ...

您真高,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