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军星终于立下flag了……

北朝旧贴 | goblinkun | 8/15/2020 | 共 2924 字 | 编辑本页

goblinkun 于 2016-1-13 20:24:48 发表了:

田亮郭芙的未来会如何?临高版魂断蓝桥?


田单 于 2016-1-13 20:26:32 发表了:

河马药丸啊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6-1-13 20:50:32 发表了:

其实这章有问题 “饿梦”这个词郭芙的信上出现过了一次,破军星抄也能抄对吧······


dynku 于 2016-1-13 21:40:57 发表了:

如果郭芙回信拒绝他,田凉会不会反出临高?


xuelindiao 于 2016-1-13 22:04:43 发表了:

元老院有蒸包局,有十人团,还有未来的政委制,想成建制造反,几乎不可能


瓦而基里 于 2016-1-13 22:28:01 发表了:

dynku 发表于 2016-1-13 21:40 如果郭芙回信拒绝他,田凉会不会反出临高?

又没人跟他走,伏波军好歹是现代军队,小兵知道自己替谁打工,谁给他们发工资,该听谁的话。加上田凉这庸碌无为的样子一看就没出息。那就跟没人跟他跳反了。


liutom2 于 2016-1-13 22:42:18 发表了:

都别瞎琢磨了,田凉不过是想找个好看的老婆,结果却发现自己有了一个元老妹夫,田凉为了这个会造反?他智商就这么低?

田凉立遗嘱把所有的遗产都给郭芙,郭芙必然会认他当哥哥,郭芙的哥哥河马必须要见,后面大家脑补去吧。


goblinkun 于 2016-1-13 22:53:07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6-1-13 20:50

其实这章有问题 “饿梦”这个词郭芙的信上出现过了一次,破军星抄也能抄对吧······ ...

也许田凉的噩梦里就一个主题:饿...这样,倒也说的通。


杰肯斯凯 于 2016-1-13 23:15:48 发表了:

田少佐怒惩奸夫淫妇


杰肯斯凯 于 2016-1-13 23:16:03 发表了:

田少佐怒惩奸夫淫妇


huihen 于 2016-1-13 23:44:38 发表了:

破军星八成在广东就成香饽饽了,哪还记得芙妹


南海 于 2016-1-14 00:39:34 发表了:

以下文字请配合友谊地久天长此音乐一同阅读

田少尉写的遗书还没送到郭芙手上,河马元老已经知道内容。

北伐前夕,陆军第一营的营长收到了一封私人信件

北伐过程中,第一营第一连作为尖刀连,始终出现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战场

半年后,第一营第一连连队在执行一次在广西境内的丛林作战中遇袭,田凉副营长失踪。

三个月后,田凉少尉的衣冠冢入驻翠岗公墓,遗书和抚恤按遗嘱发到郭芙手里。

一年后,广州荣军院成立,收治战役期间伏波军重伤军人

20 年后,担任帝国卫生部长的郭芙部长视察广州荣军院,发现一位自荣军院成立之日起就一直住在这里的一位伏波军老荣军,因失忆无法查明具体部队和姓名,只知被救时身穿伏波军军服

老荣军一直无法恢复记忆,每天唯一的爱好就是呆在荣军院后花园的一颗芙蓉花旁边,一坐就是一整天。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14 01:59: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14 02:14 编辑

南海 发表于 2016-1-14 00:39

以下文字请配合友谊地久天长此音乐一同阅读

元老不会浪费如此重要的财产,或者说,资产

田少尉同志没多久就得以晋升中尉,负责治安军长期绥靖作战和山区巡逻

三年后

田少校对前来巡回视察的何元老进行面对面的单独报告,这个满脸刀疤和弹痕的独臂汉子用半撕裂的喉咙低声说道:“元老大人,这场地区性叛乱让我们很震惊。或者说……恐惧。”

“我在之前无法想象出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能有多可怕,所以我毫不畏惧,我曾经狂妄的认为,人至多不过一死。”

“但现在……”

这位被部下视为武勇、不死和坚韧象征的伏波军勋章获得者突然停滞了下来。

河马元老依然半眯着眼,不急不缓的扫视桌上的报告表单,也没有抬头去看,他已经忘记了田独的脸,并不清楚面前那个人的年龄、样貌,更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

所以河元老也不知道他为何停顿,却也没有出声发问。

“我……突然感觉很累。伏波军的军籍档案里面……您知道吗,我现在被那些归化民称为屠夫,但现在,我决定申请不名誉的退役,我再也不能做一个光荣的伏波军军官了。”

“我在慰安所认识了一个朝鲜女人,我打算用最后的积蓄在桂林郊外买一片地,种些蔬菜,开家旅馆,我已经再也不能……杀人了。”

“我曾有过一个孩子,在不久之前被那些叛乱者杀死了。大人,我感觉自己已经很老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有一个孩子……但无所谓,我现在只是想平平安安的过完剩下十几年日子。因为……我突然感到,杀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杀死……成千上百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中年男人用一种低沉而极快的语速,那种感觉就像在河马耳边轻声念着。模糊又飘渺到几乎无法辨认,但河马却不知为何听了个一清二楚,想忘都忘不掉。

最后,中年军官自己拆下军衔和军徽,深深的望了一眼地图桌后低头无语的元老院巡视组代表,敬礼告别,转身离去:“一些残废老兵打算跟着我,一起退伍,希望重新安家立业……还有,希望大人能对芙蓉说,希望她能调整好情绪。”

河马透过玻璃窗,怔怔的望着外面正在升起的朝阳,干净整齐的街道,正在铺设的铁路,望着眼前这片刚从黑夜转为纯净无垢的新世界,两行浊泪不自觉的滑下。

“田少校,或者说,田公民。”

河马第一次开口,声音是出乎他自己意料的平静。

“长官……不,应该是,尊敬的元老,我在。”

前伏波军少校田独在离开之前,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最后一次恭敬的垂下了头。

“你说,眼前的一切,多美啊。”

河马的声音近乎梦呓。

虽然广州攻略被宣传为伟大的成功,但作为元老院高层,河马自己知道,这是一次失败的大陆行动,内陆地区的骚乱和暴动此起彼伏,从未停息,企划院的预算以及严重赤字,甚至本部的工业建设都已经为了大陆攻略的开支而陷入停顿。

无数的生命毁灭,消耗了超时代的人力财力,三年过去,依然没有实现元老院的改造梦想。

元老院的成员难道已经习惯于践踏千万白骨,将一个时代的无数家庭与生命一同埋葬……

终于忍不住心中奔涌的情感,河马悄然哭泣,任由泪水滑过面颊,他挥挥手,让屋内唯一的旁观者离开

河马不希望任何人发现,无所不能的元老也会捂住脸颊泣不成声,失去元老永远威严永远明智的仪态,河马流着泪水自嘲道:  “真是小资产阶级的温情发作,一个会因为情敌自己崩溃,还是大量平民死亡,不管什么理由……躲在屋子里抱头哭泣的领导者,伟大的无所不能的无所不知的穿越者元老,身负四个世纪的超越文明,还是无法摆脱那些东西,如果有这样的主角,任何伟大的历史小说和史诗电影都会被嘲笑编剧导演是圣母白左吧,可我就是忍不住,他妈的忍不住啊!”


yitiantulong 于 2016-1-17 15:30:02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1-14 01:59

元老不会浪费如此重要的财产,或者说,资产

田少尉同志没多久就得以晋升中尉,负责治安军长期绥靖作战和山 ...

这段不错,写长点争取转正吧。


枪战南京孔二姐 于 2016-1-17 16:08:23 发表了:

楼上各位到底在说些什么?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6-1-17 19:09:37 发表了:

枪战南京孔二姐 发表于 2016-1-17 16:08

楼上各位到底在说些什么?

其实俺就是因为最近太冷太冷零下十三度到零下十六度,冻感冒了

吃了各种苦药和各种西药之后灌下大量热水,在被窝里晕晕乎乎的……还要不断防止俺家的蝴蝶犬来骚扰


军部走狗斯诺登 于 2016-1-18 21:10:41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1-17 19:09

其实俺就是因为最近太冷太冷零下十三度到零下十六度,冻感冒了

吃了各种苦药和各种西药之后灌下大量热水 ...

不至于这么惨吧,对方又没有民族意识啥的,就当是换个皇上了,抵抗哪这么激烈……难道是一上来就想皇权下县?


逃亡的北海子 于 2016-1-21 18:25:11 发表了:

有望成为第一件元老和归化民抢老婆的事件


薯片 于 2016-1-22 12:45:44 发表了:

哪有这么夸张,又不是敲骨吸髓式的殖民地搞法。


璇瑢子 于 2016-1-25 09:20:54 发表了:

破军星是猫狗的梗?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6-2-2 08:23:47 发表了:

田凉破罐子摔破,在广东烧杀抢掠开大大的后宫去了。


哈罗哈 于 2016-2-14 12:19:25 发表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发表于 2016-1-14 01:59

元老不会浪费如此重要的财产,或者说,资产

田少尉同志没多久就得以晋升中尉,负责治安军长期绥靖作战和山 ...

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连熊大人都不准备对抗髠人了,怎么还能有此起彼伏的反抗?真当明末满地穿越者组织民众闹革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