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堡英雄何汝宾编的兵书,还是抄了不少先进经验,但很弱

北朝旧贴 | yuanbai | 8/15/2020 | 共 7001 字 | 编辑本页

yuanbai 于 2015-12-29 22:51:35 发表了:

可是在真实位面中,这位广东总兵很不能打啊。

何汝宾的兵书里,抄了不少书的,并且也有不少有见地的论述。

如:

何汝宾在其著作《兵录》中列举有东西方战铳、攻铳和守铳的射程数据。

在何汝宾的《兵录》中,有〈西洋火攻神器说〉一章,介绍各种西洋火炮的形制尺寸、弹药用量、铸造技术和弹道射程等事,其中亦绘有数幅铳规的使用图


yuanbai 于 2015-12-29 22:56:25 发表了:

在何汝宾的《兵录》中,有〈西洋火攻神器说〉一章,介绍各种西洋火炮的形制尺寸、弹药用量、铸造技术和弹道射程等事,其中亦绘有数幅铳规的使用图。虽然何汝宾为此书所撰的自序乃成于万历三十四年,但因〈西洋火攻神器说〉卷首的绪论中,有「迩者宁远之捷,用西洋炮以挫强氛」句,知此章应撰于天启六年宁远大捷之后不久,最迟则不晚于初刊之崇祯三年。

何汝宾,字寅之,号仲升,苏州卫世袭指挥,历官至广东都督佥事,尝负责围剿东南沿海的海寇,并督造「楼舡、甲胄、干戈之属」,此一职务应令其对住居于澳门的葡萄牙人及他们所使用的火器有所认识,并有所接触。崇祯二年,当海寇李芝奇侵扰广东时,澳门当局曾同意出借大铳给明朝守军,而其时何汝宾正担任总兵官,身负策应之责。

何汝宾获得西洋火器知识的管道不详,目前尚未见其有与奉天主教人士论交的资料。反而,替其订正《舟山志》并撰序跋的邵辅忠,与万历四十四年掀起「南京教案」的沉 □ 为「要盟死友」,此一教案令许多中国教徒被捕,多名传教士也因此被解送出境,对天主教明末在华的传教活动造成严重的打击。

虽然〈西洋火攻神器说〉中的文字与《西法神机》颇多雷同之处,甚至整段完全一致,惟因何汝宾该章中亦有一些图文未见于孙氏之书,故何氏的〈西洋火攻神器说〉应非《西法神机》的删节本。由于当时传华的西洋火器知识,几乎完全掌握在耶稣会士或天主教徒手中,故与反教要角相交的何汝宾,欲获得教会中人帮助以编译此章的可能性应不大。经查在泰昌元年(1620)至崇祯二年间数度至澳门采购红夷大炮的天主教徒张焘和孙学诗,尝撰有《西洋火攻图说》一卷,书名与何氏十分相近,不知此有无可能即何汝宾摘抄或孙元化参考的蓝本,待考。


yuanbai 于 2015-12-29 22:58:22 发表了:

何汝宾在〈西洋火攻神器说〉中,曾叙及炮管于不同仰角(以铳规量度)下的射程,其文曰:

制一量器,用四分规之一,规分十二分……每高一分,则铳弹到处较平放更远,推而至于六分远步乃止,高七分,弹反短步矣!假若平放,必须铳身上水银点滴不走,方是,则弹远到二百六十八步。仰放高一分,则弹较平放远到三百二十六步,共五百九十四步。高三【二】分,较高一分又远到二百步,共七百九十四步。高三分,较高二分又远到一百六十步,共九百五十四步。高四分,较高三分又远到五十六步,共一千零一十步。高五分,较高四分又远到三十步,共一千零四十步。高六分,较高五分又远到十三步,共一千零五十三步。

在孙元化的《西法神机》一书中,也可见到几乎完全相同的叙述。惟何、孙两人,均不曾提及此一数据的来源及其所对应之炮的形制和弹药的分量。

事实上,此一组射程值应源自西班牙工程师柯拉多(Luys Collado or Luigi Colliado)的实测结果,柯拉多于 1586 年初刊的《实用炮学手册(Prattica manuale dell'Artiglieria)》,可说是第一本真正叙述详尽且绘图精密的炮学专着,书中兼顾理论与实际,影响深远。柯拉多当时乃用一名为 Falconet(中译或作鹰嘴铳)的小口径炮进行测试,弹重三磅,其所用射程的单位为 pace(约合 58cm),何、孙两人均将之意译作「步」,并注记换算的公式为「每步计二尺」或「每步几二尺」,明代一尺约合 31cm。


yuanbai 于 2015-12-29 22:59:12 发表了:

传入日本的西洋火器于十六至十七世纪因战争的频繁而普及,但随着战国时代的结束和锁国政策的施行,火器和炮术的发展很快就出现衰退,甚至连明末何汝宾在《兵录》一书中所收的〈西洋火攻神器说〉一章,也还于宽政十一年(1799)被译成日文,为该国的炮术家所取法。


yuanbai 于 2015-12-29 23:02:55 发表了:

《兵录》:焚寇之舩(船)莫如火,

碎寇之舩莫如炮,大抵舩宜极新坚为佳,大固好,亦不必太大,随海上双桅皆可用也。

将此舩下层左右约开铳孔,或三十处,或二十处,安置红夷大大炮,每门重二千三四百

觔(斤)者,用一车轮架乘之,便于进退装药。此等大大炮,每舩一只或六门,或八门,左右

排列;余孔亦列千觔与五百觔之铳,必要五百觔为率者,方沉重不跳且送弹端直。至上

层战坪如用百子狼机等炮。大约一舩要兵百余名,大小铳共五六十门,多多益善。


杰肯斯凯 于 2015-12-30 11:14:59 发表了:

明末兵家何百里


小白之友 于 2015-12-30 12:40:48 发表了:

何如宾对传教士的态度是敌视的,他这些炮术资料大约是从哪里辗转抄来得。


yuanbai 于 2015-12-30 16:12:09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5-12-30 11:32

得,有学识又是兵法大家又多年带兵经验,明末戚继光啊!就这样被 500 鞑子打压,亡我大明!以后的明粉有得说 ...

何跟刘香作战的战绩也很难看的。


真红骑士 于 2015-12-30 19:21:55 发表了:

yuanbai 发表于 2015-12-30 16:12 何跟刘香作战的战绩也很难看的。

求具体


老驴 于 2015-12-30 20:30:53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5-12-30 20:10

棱堡一战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何镇台的部队是 17 世纪东亚第一强兵谁反对就是不客观!

...

是啊,也就仅次于皇帝陛下了,那好歹是把博罗季诺的阵地攻下来了


liutom2 于 2015-12-31 00:11:31 发表了:

老驴 发表于 2015-12-30 20:30

是啊,也就仅次于皇帝陛下了,那好歹是把博罗季诺的阵地攻下来了

只怕皇帝也攻不下土堤,狒狒们在外围还藏着 3 个步兵营,一支装备了 M240 的农用车部队。

真要是土堤吃紧,狒狒们电台里一喊,立即就杀出一支装备了连珠铳的铁甲车军来,进攻土堤的部队立马抱头鼠窜。


汉家天子使 于 2015-12-31 09:48:58 发表了:

何公子之前与紫明楼打得火热,是 P 姬的入幕之宾,所以我们不排除情报部门利用何公子这条线所产生的作用。


yuanbai 于 2015-12-31 09:56:03 发表了:

汉家天子使 发表于 2015-12-31 09:48

何公子之前与紫明楼打得火热,是 P 姬的入幕之宾,所以我们不排除情报部门利用何公子这条线所产生的作用。 ...

真是历史位面,又没有紫明楼。


liutom2 于 2016-1-1 00:19:28 发表了:

明末关于火器著作有好几本,有篇论文是专门讨论这个的,这几本书基本上都是翻译欧洲武器手册的结果,而且中国作者还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了一番删改,按惯例还在若干关键处打了埋伏,所谓留一手。


如水般飞舞 于 2016-1-2 17:41:56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1 00:19

明末关于火器著作有好几本,有篇论文是专门讨论这个的,这几本书基本上都是翻译欧洲武器手册的结果,而且中 ...

请问是什么地方埋伏了?


liutom2 于 2016-1-2 17:50:57 发表了:

如水般飞舞 发表于 2016-1-2 17:41

请问是什么地方埋伏了?

若干地方明显故意抄错的。

中国古代很多技术类书籍都有这个把戏,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所以师傅得留一手。


修语轩 于 2016-1-7 20:04:08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5-12-31 00:11

只怕皇帝也攻不下土堤,狒狒们在外围还藏着 3 个步兵营,一支装备了 M240 的农用车部队。

真要是土堤吃紧,狒 ...


jkkkjkski1 于 2016-4-11 17:08:17 发表了:

我想问下有关何汝斌的记录在哪里可以看到

斑竹不要怪我挖坟哦。

这次我真是从相关帖子进来的

相关帖子

• 国漫归漫区,超神学院居然没人讨论?你们要的 PLA 战外星人.• 求问美漫达人,这个正义联盟的女英雄是谁?• 血染赤瓜礁的战斗英雄杨志亮 28 年后再回南沙 挎枪站岗• 家长组织补课遭熊孩子举报 举报人被视为英雄• 电视剧《抗倭英雄戚继光》虽然雷点很多,但算是良心作品• 《抗倭英雄戚继光》致敬民族英雄引人追思• 悍女持凿威胁华男,同行乘客出手相助,大牢里学的自卫• 棱堡英雄何汝宾编的兵书,还是抄了不少先进经验,但很弱• 丧尸漫画《请叫我英雄》真人电影 PV 公布 12 月 12 日开播• D 总,看到了吗?P.C 校长是南方公园的英雄!


yuanbai 于 2016-4-12 06:19:59 发表了:

jkkkjkski1 发表于 2016-4-11 17:08 我想问下有关何汝斌的记录在哪里可以看到

斑竹不要怪我挖坟哦。

参将陈拱统兵船,守备白如璋统民船,张两翼以为前矛。又檄潮漳副总兵陈廷对带领守备郑芝龙以为后劲,协攻而夹击,庶几少遏其凶锋,计未尝不百虑也。谕之先行招抚,以解散其党;徐行相机,以扑折其胜。谆谆告语,务以戒为宝。乃拱以轻事喜功之念,不遵纪律,不待兵铳之齐而遂决心于一逞。如璋又以骄悍恇怯,一见拱势不利,遂扬帆海外。拱之蹙而自沉,祸固自取,罪尤莫赎;如璋以副将张左右之翼,连首尾之势,望风而靡,徒幸一生以自全,虽保有兵船无虞,而主将既殒,偏裨之用何赖?所当提问以正法者也。至于总兵何汝宾,坐握中权之重,遥制水陆之师,而兵不受制,将不用命,帷幄之筹安在?罪责自无所逃。

崇祯二年的时候,老何和刘香打海战,战死一名参将


yuanbai 于 2016-4-12 06:21:55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5-12-30 19:21 求具体

《郑氏史料初编》卷一,广东巡按吴尚默揭帖。


yuanbai 于 2016-4-12 09:40:03 发表了:

广东巡按吴尚默揭帖崇祯二年六月三十日到

巡按广东监察御史为闽寇流突、堵截屡有斩获、攻击忽遭殒将、谨据实查参、以肃法纪、以图扫荡事:照得闽寇李芝奇等自去冬叛抚而来,聚党万馀,联䑸犯我粤东。初入潮阳,职等严檄道将督率防御,相机堵杀,无论不敢窥我畔岸,抑且时多斩获。即如巨寇杨策,闽、浙数年所悬购不几得之寇,已絷而毙之圜土。继渐飘突平海,势益披猖。我兵以捍御兼击刺,时邀其掳掠,水陆擒斩者前后共一千有奇,业经督臣具疏题报讫。因李芝奇等先遁外洋,复联䑸突入广州之南头。时督臣闻警,即单舸移镇省城,整搠兵船,亟图剿灭。贼遂逡巡遁去。三、四月间,又流突阳江之海朗、双鱼等处。该带管岭西兵巡道右参议闵谨与肇庆海防同知王之贤布置防御,往来调度,力保诸城。随据该道呈报:三月十五、四月初四等日,海朗等寨官兵擒获贼徒四十五名、船八只。四月二十二日,又据该道呈准阳电参将王应文及把总陈方镇双鱼所单报:贼船二百馀只使至双鱼,团住寨门,贼势猖獗,兵力单弱,烧去兵船八只、民船一只,掳去兵船一只及营房尽被烧毁。该所城池幸保无虞等因,转报前来。时各贼又流突于高州之电白、莲头等处。四月二十五日,又据分守岭西道右参议张茂颐呈称:四月十五日,准阳电参将王应文单报:本月十三日,据莲头寨分总宣时奎报:十二日,贼船二百馀只突犯南门、博贺二港内攻打。兵见贼势重大,兵船稀少,不能拒敌,各即浮水登岸投生,战船一十五只多被烧毁等因到道。为照参将王应文往来海上,未尝不思自效。不幸贼众我寡,前援双鱼,势既莫支,奔归莲头,贼已入港。虽于水战无功,而两处城守尚保无虞。今贼虽退电白,即幸瓦全限门,势又剥肤,并系该参所辖,合令该寨并海防同知寥彀加谨提防等因详报到职。俱经批行,相机防御。


yuanbai 于 2016-4-12 09:48:42 发表了:

维时职巡历惠、潮,相隔遥远。督臣闻报各贼猖撅,兵船被毁,参将王应文庸懦误事,力不能支,即委总兵坐营官何嗣仁驰往代理防守。又委南头参将陈拱、原任守备白如璋统领兵民船只出海攻剿。四月二十八日,职巡潮事竣,回至产溪驿,据海道按察使张秉文差人赍文驰报内称:海寇披猖,蒙军门移镇,绸缪兵将船饷,委参将陈拱统兵船百馀只,委守备白如璋统民船百馀只,合力征剿,兵民踊跃。又蒙鼓舞澳夷,借用夷铳以作统锋。仍蒙委职于阳江陆路堵截,委总兵何汝宾相机策应。职与总镇奉军誓师之后,随往新安力谕二将,务在慎重,谆谆告戒。闰四月初六日,陈拱面云,电白贼势紧急,时日甚吉,即欲出师。本道因夷铳未备,力止缓行。本官称路径香山便道取行。本道随委中军官陈应杰驰往香山催铳,又手札拱,必俟夷铳始行。本道随起行繇陆行至蚬江驿,接拱手札云:十一晚已到广海。夷铳尚未见到。风色甚利,意欲速进。本道又差官持书力阻,并差催夷铳速发起程。于十四日至恩平,突接坐营何嗣仁塘报:本日丑时,大兵已到莲头港,水陆相隔,无从控问。即兼程驰至莲塘驿。十五日三更,又接何嗣仁塘报云:十四日早,大兵围绕贼船,颇有击伤。贼举大铳冲突,遂占上风。我船阁浅,被贼烧毁数十只。复于次日黎明,接分守岭西道张参议手札云:本道与电白吕知县登城,望见大兵在港外分左右二翼,俟贼出港,一齐包击。方心服调度得当,不意贼用大炮冲击,其声如雷,二翼势遂披靡。贼据上风,我兵喷筒火器反被逆风烟罩,致左翼船趋入莲头港阁浅,右翼船赶入赤水港阁浅,致被放火烧毁。传闻陈拱所坐二号船在内。本道闻报,即驰往阳江,差官渴止通判祝守禧运粮转回外。夫师行贵出万全,军门与职等叮咛至再。何本官自恃骁勇,视贼太轻。况贼所恃长技在大铳火攻。倘拱必待夷铳同行,事必有济,何致决裂至此。且不从港外活泊,以便进止,反以阁浅致败。谨具实报等因。


yuanbai 于 2016-4-12 09:48:59 发表了:

除批行该道确查损失官兵船只数目未报,该职于五月初八日回省后,才据驿铺递到潮漳副总兵陈廷对报单内称:本职会率抚备郑芝龙,统领兵船于闰四月二十日至广省河下,二十一日见军门,二十二日蒙颁赏,二十三日奉令,二十四日开驾进剿等因。五月十六日,又据陈廷对、郑芝龙报称:奉令讨贼。闰四月二十九日至大墟港口,遇贼船百馀只,昏夜未便进攻。五月初一日,进至放鸡,出与贼交战数十合,贼众死伤莫计。初三日,催发合䑸再击,贼走过浪白口,去大金约四十馀里。初四日,贼移东上,职等跟追贼䑸。是晚风雨大作,贼船星散。初六日,兵船收入南澳,即回中左料理济攻战具,相度缓急,速鼓徵剿,以靖每氛等情。又准总兵何汝宾手本内称:本月十五日亥时,据塘报何成禀称:探得海贼于十三日俱向东使去,已过老万山等因,移报到职。又经催行海道严查陈拱等损失官兵船只数目,未据确报。


yuanbai 于 2016-4-12 10:20:24 发表了:

该职会同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广东地方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看得:闽寇航海。而耽耽我粤也,数月于兹矣。沿海一带,谨侦探、修斥堠、严备御、绝接济,自冬入春,贼无敢泊片帆于渚,窥左足于涯,而生俘死馘,且时以捷闻。至三、四月间,突犯双鱼寨,而烧毁官民船十只矣。又突犯莲头等处,而烧毁战船一十五只矣。谁司制辖,披靡至此?则阳电参将应王应文之汛地也。平时疏愒,绸缪无术,临时缩朒,捍御莫支。虽两寨城守无虞,而失事伊始,召寇所繇,应文安所置喙?所应革任回卫者也。自两处失利,而荒乡孤落,一时奔窜之状,有令小民莫必其生者。督臣用是疚心疾首,整饬练集,期于驱除而殄扫之,以救此一方民,然而谋未尝不万全也。参将陈拱统兵船,守备白如璋统民船,张两翼以为前矛。又檄潮漳副总兵陈廷对带领守备郑芝龙以为后劲,协攻而夹击,庶几少遏其凶锋,计未尝不百虑也。谕之先行招抚,以解散其党;徐行相机,以扑折其胜。谆谆告语,务以戒为宝。乃拱以轻事喜功之念,不遵纪律,不待兵铳之齐而遂决心于一逞。如璋又以骄悍恇怯,一见拱势不利,遂扬帆海外。拱之蹙而自沉,祸固自取,罪尤莫赎;如璋以副将张左右之翼,连首尾之势,望风而靡,徒幸一生以自全,虽保有兵船无虞,而主将既殒,偏裨之用何赖?所当提问以正法者也。至于总兵何汝宾,坐握中权之重,遥制水陆之师,而兵不受制,将不用命,帷幄之筹安在?罪责自无所逃。第攻杀在瀚海汪洋之外,丧失在船只兵将之间,沿海城池,一所一寨,高深晏如,虽乏制胜之奇,无亏守御之职;所当容其戴罪杀贼,以策后效者也。海道按察使张秉文职掌巡海,辖专广府,虽奉委核督,似难辞责,但陈拱刚愎自用,即督臣之号令节制,且故违不遵,何有于该道?况今贼犹飘突海面,倏忽去来,相机宜而酌防剿,或当容其策励,以自效收功者也。最可异者:副总兵陈廷对督郑芝龙以来,若将惟贼是求,缨击之以谢督臣,乃彼此犄角之形两不相下,首尾追逐之势转且相扼。岂其威名自雄,能制命于闽者,不能得志于粤?乃其摩厉以须,偶垂翅于先者,犹欲奋翼于后。容职再观其协剿,查确另行参劾。其损失兵船,有逃散未回者,有见存犹在海协剿者,亦容职与督臣另行核确。缘殒一参将,不敢不先据实题报,伏乞敕下兵部复议上请,合与将白如璋提问,王应文革任回卫,并责令何汝宾戴罪讨贼,张秉文策励自效,各协力防剿,以靖海氛。其陈拱、王应文各遗下参将员缺,速推惯海廉勇将官勒限到任,庶防御得人,边海有赖矣。如此,除具题外,理合揭报,须至揭帖者。崇祯二年五月十七日,监察御史吴尚默。


yuanbai 于 2016-4-12 10:21:36 发表了:

吴尚默的揭帖,打了败仗,文官都没错,错的都是武官。


yuanbai 于 2016-4-12 17:47:00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4-12 11:24 书中的何镇台现在在干嘛……

早就革职回卫了。


yuanbai 于 2016-4-13 06:16:53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6-4-12 17:56 哪个卫啊?不在两广了?

何是苏州卫人,当然是回苏州了。


yuanbai 于 2016-4-21 20:14:01 发表了:

崇祯二年闰四月十四日的电白港海战,刘香使用的啥大炮,揍得明军船队中路逃到岸边搁浅,船队主将参将陈拱战死,左右两翼见势不妙跑路。闰四月十四日的战败,巡按御史五月十七日才写战报,朝廷在六月三十日才收到巡按的报告,明代的公文旅行正常速度就是这样子。

十五日三更,又接何嗣仁塘报云:十四日早,大兵围绕贼船,颇有击伤。贼举大铳冲突,遂占上风。我船阁浅,被贼烧毁数十只。复于次日黎明,接分守岭西道张参议手札云:本道与电白吕知县登城,望见大兵在港外分左右二翼,俟贼出港,一齐包击。方心服调度得当,不意贼用大炮冲击,其声如雷,二翼势遂披靡。贼据上风,我兵喷筒火器反被逆风烟罩,致左翼船趋入莲头港阁浅,右翼船赶入赤水港阁浅,致被放火烧毁。传闻陈拱所坐二号船在内。本道闻报,即驰往阳江,差官渴止通判祝守禧运粮转回外。夫师行贵出万全,军门与职等叮咛至再。何本官自恃骁勇,视贼太轻。况贼所恃长技在大铳火攻。倘拱必待夷铳同行,事必有济,何致决裂至此。且不从港外活泊,以便进止,反以阁浅致败。


安定团结鸟克兰 于 2016-4-27 08:00:36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6-1-2 17:50

若干地方明显故意抄错的。

中国古代很多技术类书籍都有这个把戏,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所以师傅得留一 ...

这么干的话岂不是越抄越错,过几轮之后就彻底没法看了


liutom2 于 2016-4-27 09:58:46 发表了: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6-4-27 08:00

这么干的话岂不是越抄越错,过几轮之后就彻底没法看了

确实是这样的,如果你干技术工作,就会发现很多中文翻译的资料翻译/引用一次就错一次,所以大家被逼的都要学英语去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