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政体讨论

北朝旧贴 | 北镇抚司 | 8/15/2020 | 共 4995 字 | 编辑本页

北镇抚司 于 2015-7-28 19:23:48 发表了:

看了最新一节的题目,有些感触,不知道对不对,贴出来请各位指教。

我认为目前适合临高的应该是政体上的双轨制。

对粤宋而言,应该体现其帝国的内涵,实行标准的中央集权制,强调效率和控制。

对元老院而言应该是民主制,至于那种合适我不敢乱说。前提是守住元老基本权利不可侵犯的底线,保证制衡,确保领导层的合理流动。

因此,我认为对元老以外的国民管理,议会国家的机构设置并不是最好的参考。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8 20:06:24 发表了:

你前后两条加起来不是民主集中制吗


Scat 于 2015-7-28 20:19:35 发表了:

虚伪民主和装逼集权制


北镇抚司 于 2015-7-28 20:20:43 发表了:

清道斩斫田令孜 发表于 2015-7-28 20:06 你前后两条加起来不是民主集中制吗

那不一样吧,不过才疏学浅,没见过实际样板。不知道罗马算什么


北镇抚司 于 2015-7-28 20:21:26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5-7-28 20:19 虚伪民主和装逼集权制

怎么个说法


Scat 于 2015-7-28 20:27:44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8 20:21

怎么个说法

比你高的必须给你民主,比你低的必须当你的顺民,为什么世界上可以有这种好事?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28 20:31:00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5-7-28 20:27 比你高的必须给你民主,比你低的必须当你的顺民,为什么世界上可以有这种好事?

其实可行 种姓制度全面推进


angel8th 于 2015-7-28 21:51:46 发表了:

看看我的帖子,就是临高元老就业方向那个。

澳宋,维持自我发展的工农业,管理帝国需要的各种强力机关,保证元老对军队的严密控制以及为元老服务的医疗教育。

这些根本不可能脱离元老。

所以有生之年,必然是中央帝国。


北镇抚司 于 2015-7-28 22:23:21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28 20:31 其实可行 种姓制度全面推进

其实很想看看作为宅党的你,在同人里如何评价青年团事件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8 22:26:34 发表了:

刘主任怎么是/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5-7-28 23:08:18 发表了:

工业社会必然是中央集权制,区别无非是米帝式中央集权还是 TG 式中央集权制而已;政体的话,只要 500 废大部分是正常人,代议制和责任内阁制取代全民直接民主的元老院和执委会制就是历史的必然


北镇抚司 于 2015-7-28 23:23:37 发表了:

十全武功陈弘历 发表于 2015-7-28 23:08 工业社会必然是中央集权制,区别无非是米帝式中央集权还是 TG 式中央集权制而已;政体的话,只要 500 废大部分 ...

刚刚赵皇上忽然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派到地方担任行局负责人的归化民干部和地方抓总的元老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


liutom2 于 2015-7-28 23:42:58 发表了:

最可笑的莫过于认为元老院执委会是中央,元老院是地方,元老院执委会是元老院的一部分,整个元老院才是中央。

橡皮图章看习惯了想把元老院也变成橡皮图章那就是作死了。


liutom2 于 2015-7-28 23:45:01 发表了:

还有没完没了的要讨论政体,无论是中央集权还是西方民主,现在是战争状态,即便是西方民主也会转入战时体制,战时体制就是中央集权,两者没有任何区别,想要实现西方民主先把战争打完再说。


knifers 于 2015-7-29 00:43:13 发表了:

不管是上议院还是中央委员会还是元老院还是婆罗门+刹帝利。。总之就是一如历史上大部分群体统治阶级那样,内部民主外部集权呗。。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0:10:16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8 23:23 刚刚赵皇上忽然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派到地方担任行局负责人的归化民干部和地方抓总的元老之间的关系如 ...

你这个问题真奇怪,就像在问,省属厅长和市长与省委书记的关系如何处理?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9 11:10:34 发表了:

我觉得取消人大和政协的中央政治局议会行政合一制度比较好

政治局就是元老院,既是议员又是行政官员,执委会就是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常委担任 某某小组组长就是执委管理的某某委员会


laoniu1900 于 2015-7-29 13:22:05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9 11:10

我觉得取消人大和政协的中央政治局议会行政合一制度比较好

政治局就是元老院,既是议员又是行政官员,执委 ...

这就接近议会内阁制了

现行的体制更接近瑞士的制度。委员独立行使职权,主席本身职权有限,执委会无权解散元老院。

但议长和司法首脑入阁又是英国做派。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9 13:41:53 发表了:

laoniu1900 发表于 2015-7-29 13:22

这就接近议会内阁制了

现行的体制更接近瑞士的制度。委员独立行使职权,主席本身职权有限,执委会无权 ...

那是当然,执委会本身就是元老院选出来的常务委员会机构,对元老院负责的

要解散也是元老院解散执委会,哪能反过来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5:09:55 发表了:

清道斩斫田令孜 发表于 2015-7-29 10:10

你这个问题真奇怪,就像在问,省属厅长和市长与省委书记的关系如何处理?

我的意思是书记是元老,税务局局长是临高派下来的归化民,例如杭州。怎么处理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5:25:48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9 15:09 我的意思是书记是元老,税务局局长是临高派下来的归化民,例如杭州。怎么处理

税务局长不是上一级党委任命的吗?省级以下的部门主官一般是本地培养干部吧。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5:29:12 发表了:

手机,没法修改,只能再发。楼主看看本朝地市级书记,多半是由省委任命的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5:39: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5:41 编辑

清道斩斫田令孜 发表于 2015-7-29 15:25

税务局长不是上一级党委任命的吗?省级以下的部门主官一般是本地培养干部吧。

假设临高位面的税务局也是中管部门,赵引弓主政杭州和临高派来的税务局局长之间的关系怎么处理。

因为我觉得元老和归化民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上下级就能概括的,这和本时空书记和厅长之间的关系是不相同的。

有些部门中央要直管才能保证国家动员力,这些地方直管部门的头头不一定都是元老,但地方的最高长官可能是元老。面对一个自己不能直接管理的归化民下级,而且这个下级的工作肯定会和元老主持的工作有冲突,那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很值得讨论了。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5:49:43 发表了:

楼主你要认真看书,杭州的经济事业基本都是赵引弓在操持,而且摊子铺大的原因之一是临高能给的资源不足,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谈垂直的中央动员力?在本朝建国初期,那样举国动员的情况下,地方上的条块基本都是各地党委自己决定的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5:53:38 发表了:

再举例,北京市各局长都是由北京市委任命的,那还直接是中央脚下呢。地方实务部门由中央直接任命?楼主你想啥呢?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5:55:14 发表了:

举个垂直管理的例子,海关。和地方的关系是别找事,别伸手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7:25:36 发表了:

清道斩斫田令孜 发表于 2015-7-29 15:55

举个垂直管理的例子,海关。和地方的关系是别找事,别伸手

地方和中央的财政分成,必须由机构来执行,中央直管税务局不是不可能。

按照你的说话,一旦大陆开打,都是外派元老负有全权,那么临高除了做出钱出力的冤大头还能做什么?

你刚刚说的,别找事,别伸手,倒是关系的一种。

问题是有的机构在履职过程中不可能不和地方产生矛盾,

例如监督部门,安全部门。这个关系怎么把握,也是别找事,别伸手?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7:28:35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9 13:41

那是当然,执委会本身就是元老院选出来的常务委员会机构,对元老院负责的

要解散也是元老院解散执委会, ...

如何在程序上保证普通元老都能行驶这种权力才是最关键的,

否则宪法写得再好看,也不能落到实处。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9 17:42:38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9 17:28

如何在程序上保证普通元老都能行驶这种权力才是最关键的,

否则宪法写得再好看,也不能落到实处。

现在并没出现普通元老无法行使权力的现象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7:50:5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7:52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9 17:42

现在并没出现普通元老无法行使权力的现象

现在是因为 500 人基本都抱团在临高工作,熟人社会,小圈子味道还比较浓,一旦元老院扩大底盘,归化民干部增加,各个元老之间的权力配比差异就会出现,举个例子卢炫这个图书办公室主任和海军的一个舰队的司令或者干部局局长在一起,还能有相同的话语权嘛,或者,在某个元老领导下工作的元老,还能像在论坛和贴吧一样真实的表达自己对这名领导元老的看法嘛?

还有现在很多元老都有一种观点,就是看不起哪些争权夺利的普通元老,因他们认为你能力不足就应该在角落里好好呆着,别出来指手画脚。

这种思想实际就是上理想主义的表现,最后就可能演变成元老院里的极权主义。

因此只有通过严格甚至牺牲效率的程序才能确保元老的这种权力不会被侵犯。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8:14:08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9 17:25 地方和中央的财政分成,必须由机构来执行,中央直管税务局不是不可能。

按照你的说话,一旦大陆开打,都 ...

原来本朝的转移支付,地方基础建设都是冤大头。

楼主你口口声声以本朝为范本,怎么就不参照下现实的情况再说话呢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18:18:51 发表了:

财政分成的方式可以讨论。我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地方归化民高官与元老之间的关系,不能都是不伸手,别多事。如果有矛盾怎么处理?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9 18:19: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9 18:23 编辑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9 17:50

现在是因为 500 人基本都抱团在临高工作,熟人社会,小圈子味道还比较浓,一旦元老院扩大底盘,归化民干部 ...

你的担心没来由

行政权力和元老的政治权利是分开的

难道非得行政权力每个元老都一样才能保证政治权力不被侵犯??

而且行政权力也没法搞成所有人都一样

就好比卢员外和海军元老的行政权力本身就不可能一样

卢员外不能对海军军官乱下命令,海军元老也不能对大图书馆的归化民干部乱下命令,同样的,没能力的元老如果争权夺利上了位

那技术元老会怎么想?

老子技术骨干还不如你们酱油?不行,老子也要争权夺利,

同样的,孙立是工业口的能在大会上反对执委会,也没人打压他

哪儿来的不敢反抗啊


laoniu1900 于 2015-7-29 18:23:2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laoniu1900 于 2015-7-29 18:28 编辑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9 17:50

现在是因为 500 人基本都抱团在临高工作,熟人社会,小圈子味道还比较浓,一旦元老院扩大底盘,归化民干部 ...

元老在各领域影响力有高低,权力有大小,对具体事务的发言权也不同,这才是正常的啊,就算苏共政治局,或者美国国会,也不是个个成员权力相当,美国早年出过沙皇议长,总统都怕。现在的议员还不是争当委员会副主席,主席,党鞭,党团领袖,议长,一级级争取?同场开会的都分高低,如果大家一个样,何必这么拼?

如果图书馆主任说,大家平等,舰队司令对图书馆的发言权和自己相近,同样的,对舰队的调动,自己也说了算,这可以吗?

再引申一点,元老营长对总参谋长说,大家都是平等的,权力相当,你无权命令我去送死,我对军事的发言权跟你差不多,这样合适吗?


清道斩斫田令孜 于 2015-7-29 18:27:42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9 18:18 财政分成的方式可以讨论。我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地方归化民高官与元老之间的关系,不能都是不伸手,别多事。如 ...

元老有临场最终决定权,归化民干部不服,司局级可以向元老院申述,司局级以下不服也得服。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21:39:44 发表了:

清道斩斫田令孜 发表于 2015-7-29 18:27 元老有临场最终决定权,归化民干部不服,司局级可以向元老院申述,司局级以下不服也得服。

这也是种答案。


北镇抚司 于 2015-7-29 21:42:4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北镇抚司 于 2015-7-30 12:42 编辑

laoniu1900 发表于 2015-7-29 18:23 元老在各领域影响力有高低,权力有大小,对具体事务的发言权也不同,这才是正常的啊,就算苏共政治局,或 ...

你说的和我说的是两码事,正如楼上说的,政治权利和行政权力,二者根本不同。我的意思要有程序保证元老政治权利的实现。

最开始写这个同人,是看到了辛无最事件,同人转正后第二天,青年团事件出现,我当时没有猜出青年团超过报复和整改提案的原因是为了离间宅党系。后来吹年自己在贴吧里用发言做了含蓄的确认。于是我开始重视这个问题。

先不说卢炫同人在贴吧论坛里的一片喊打声,就说小说中文马萧等人对钱水廷、程咏昕等人的看法,就是一种值得警惕的倾向。

我试图用周比利成立工会后和文、马关系出现隔阂来说明这个问题,指出钱水廷、程咏昕、以及卢炫等人在元老院不被待见的实质。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理想主义的一面,都希望身处规范、有序、人尽其才、适得其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完美世界。对这种完美乌托邦的追求最终只会滑落到专制极权的深渊,这种例子屡见不鲜。要不怎么说通往地狱的路恰恰是鲜花铺就的。

如果是小人物,是个没有权力的底层这种情绪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伤害,他的影响可能局限于他的身边人,例如一个家庭,占主导地位、比较强势的那一个总会以各种正确的理由来安排家庭其他成员的生活方式。但是如果这种理想主义的情绪上升到政治层面,并且不加以警惕,那么就可能转化为危险的极权主义。

一个身居高位手握重权而又政绩突出的人,自信往往会迅速膨胀,这种膨胀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容不下异己,最终就会不自觉的用自己手中的资源防备、压制、甚至消灭异己。

从辛无最同人的出现,到青年团事件的发生,其实说明在作者心中也隐隐有了这种倾向,这是所有人不可避免的的一种情绪,但是在一个政体中则必须予以压制,否则 500 废手中的那张选票,充其量就是一张身份证明书与长期饭票。


北镇抚司 于 2015-7-30 11:32:47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9 18:19

你的担心没来由

行政权力和元老的政治权利是分开的

难道非得行政权力每个元老都一样才能保证政治权力不 ...

回复在 37 楼,谢谢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