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卢员外的若干结局之一

北朝旧贴 | 珠江夜游 | 8/15/2020 | 共 12835 字 | 编辑本页

珠江夜游 于 2015-7-27 04:29: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珠江夜游 于 2015-7-27 04:37 编辑

首先,必须承认,这纯属恶搞,其实我就是要演绎下成功的【嘉靖遇刺案】而已。当然对于其中涉及的人物,我也必须先表示歉意,诚如其在所著同人中承认的一样,当元老是 NPC...我也犯了这个毛病。

其次,引子部分,是直接“借用”了吹牛者正文段落的,必须向起致歉,并致敬!我这么做,缘因这段描写卢员外的愤懑满足了之后的剧情需要,正是这段描写充分的阐述了是什么导致他失去理智虐待刘蕙、张兰,因此而被家中妻妾仆役合作杀死的

我认为张兰杀卢元老很有理由——土著不是傻子——张兰没有证据,但是会产生执念,这个想法一天不消除,除非卢员外和她离婚并通过特权将其远远的打发走,否则总会在某个时间段爆发,手段或者不同,但是结果也会是这样,当然,结局要看卢员外的幸运指数了

刘蕙么。事实上我是给她安排了某个临界点的,所以恬不知耻的借用了吹牛大大正文的段落,这就是我认为的爆发点至于陈金花参与动手,我承认有些牵强,但勉强设计了些合理性,即她对张兰的人身依附以及活在卢员外的恐怖之下,产生的同仇敌忾的心里共鸣。

欢迎指正


珠江夜游 于 2015-7-27 04:31:06 发表了:

“怎么会这样!事情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暗暗的咆哮着,张家庄里连着几天板子打得噼啪山响,光打裂的竹板就七八根。虽说张家庄里的家法三五天就会用一回,但是像这几天说错了话要挨板子,不说话也挨板子的时候还真没有过;庄子里从他老婆到最下等的烧火丫头见了他都和避猫鼠似的。

但这还不是卢炫最郁闷的事。今天早上卢炫在 BBS 上看到了契卡发布一个提案,提案的目的无非是为本部门争权,提案中不点名批评了个别元老利用自己手中权力为依附于自己的归化民谋取利益,以此证明元老的职务违纪行为有所抬头,不强化契卡的职能,就无法及时加以遏制,将对元老院的事业造成巨大损害云云。虽然没有点名,但卢炫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影射自己,他一想到自己身后那个人心浮动的张家庄,不禁一阵头晕。虽然这个提案跟帖寥寥,但那几句话却如同梦魇一样在卢炫心里挥之不去。

“妈.的,老子还没上位就被盯上了?”卢炫掐灭一个烟头,恨恨的骂道。他怀疑自己庄子上有了内奸,有人在外面胡说什么让元老听去了。

一定是刘蕙!他狠狠的想,今晚回去一定要狠狠的整肃一下奴才们,不把奸细挖出来不算完。关键当口,自家可不能先后院失火了。

\\\*************

“咱们下手吧!强如死在他手里!”刘蕙的声音细不可闻,却将专心切着姜丝的张兰惊的心惊肉跳,“咝”她放下菜刀,将手指含在嘴里,生姜的辛辣混合着血液的腥咸,待将胸中的翳闷和着血唾沫啐到地上时,刘蕙已然走远了。“她是认真的么?要不要出首?”张兰喃喃着,竟是痴痴地愣出神

“奶奶,你这是怎么了?”陈金花推着风箱的手停了下来,在灶前抬起头,小脸被熏得的通红,“水怕是要烧开了。”

“哦,哦,我这就好,这就好。”张兰忙不迭地将姜丝快速地撒在鱼身上,又用筷子装点齐整,弄着弄着,突然筷子一丢,直接用手拨弄来了...金花突然见着主母歇斯底里地甩了几下头,竟自顾自掩面跑了开去。“哎”陈金花端过盘子放入了蒸屉。“时间多久啊?味道不对可是要吃上一顿好打。”初时还是自言自语,想到这些天来拾来引火的竹板,金花惊慌失措的大声呼道:“奶奶...等等~~”

......

张兰捧着脚盆跨进书房中,这是卢炫的军机室白虎堂,即便平日也不许那粗俗不堪的下人随意进入,看着早在里面侍立一旁的刘蕙,手中那盆子竟然抖动起来,按下心神,强自镇定的小步走上前,生怕这洗脚水给泼洒了,张兰分明觉得刘蕙一直在盯着她,死死的盯着她。

“老爷,今日辛苦了,奴奴服侍老爷洗脚。”将脚盆、拖鞋放在一边,张兰跪了下来,卢炫端坐其上由着张兰挽起裤腿褪去鞋袜,他其实并不在意洗不洗脚,即便这边厢洗了,他临睡前也有沐浴的习惯,事实上,即便是文理学校毕业的刘蕙,在他卢炫看来对于此道也远不如原时空沐足城的技师。然而这是他除了在刘蕙、张兰身上泄欲之外,唯一可以发散每日工作积蓄的郁闷的正常途径了

卢炫双目微闭,“嗬”的一声长长舒了口气。当双脚被轻轻浸入温水中时,张兰的手微微颤抖了下,他能感觉出来。卢炫嘴角抽了下,都以为老子是虐待狂么?脚盆很深,里面泡着一些润世堂浴药,散发着淡淡的药香,张兰吃力地弯着腰,轻轻揉搓着丈夫的脚。背后的眼神似乎仍在盯着自己

“怎么都不说话?今天怎么是你来洗?你杵在干嘛?”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张、刘儿女心知各有所指

“蕙姐姐月信到了,恐有不便,老爷体谅则个。”张兰讷讷道,头是愈发低了下去

“哦。”卢炫闭上了眼,双脚已被张兰捧着怀里,用毛巾轻缓的洇去水渍,小心揉捏着,“呃”的一声,卢炫感觉脚底一阵酸痛,眉头都皱了起来,右脚缩了一下,张兰揉捏的手登时顿住,又轻缓的拉了回来,“老爷这是气郁化火,肝失疏泄,最近奴奴见老爷时常...时常...明日可唤蕙姐姐去润世堂抓上几幅胎菊饮子,下下肝火好解那胸中烦躁......”正说着,张兰被一脚揣倒,卢炫赤着足站了起来,冷笑着斥道:“呵呵,巴结本事倒是见长啊,混充起老中医了,呵呵,可是要说我平日里待门下严苛狂躁不宽容么?哼!还由不得你借题发挥,你以为自己是郦食其?可老子不是刘邦。不宽容,呵呵。让他们怨恨去,我一个也都不宽恕!”说罢,冷冷地瞪着刘蕙

刘蕙吓的也跪伏在地,挪了过来,拾起草拖鞋带着哭腔道:“老爷息怒,老爷息怒...”却是再编排不出什么说词劝解这个首长

“你也不是个东西!”卢炫也一脚蹬了过去,这才踩着拖鞋摔门而去

二女面面相觑,浑身发抖,直到听闻浴室响起水声,这才抱头抽泣起来。良久,张兰抬起头,咬着嘴唇,坚定的点了点头,刘蕙一把将她的头又搂进怀里......

“怎么?你们还在呢?”卢炫抹着湿漉漉的头步入房中,冷笑的看着犹自跪伏在地的张兰、刘蕙,“姐妹情深啊,这样好了,你打她二十下,你不是来亲戚了么?她打你十五下好了。”说罢,从书桌上抓起一把蹭光油亮的黑檀戒尺丢在二女面前。

“往死里打!”卢炫指着刘蕙对张兰吼道,“这贱人!”张兰双目红肿,颤颤地握着戒尺,愧疚的看着刘蕙,心里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稳重有礼的男人会是今天这样,也不明白他何以如此敌视刘蕙姐姐。难道?难道那些传闻......‘下手吧!强如死在他手里!’——刘蕙惨笑,眼中似乎在示意。张兰闭上眼睛,紧紧的捏着戒尺,狠狠地挥了下去!一下、两下、三下......下手吧!强如死在他手里!

刘蕙痛苦地咬紧牙关,闷哼着,她很清楚,若是作出声来,今晚结局不了。卢炫似乎也从她的眼里读出了怨忿,卢炫自持是 21 世纪的文明人,家法这种“封建陋习”从来都不亲自沾手。但是他讨厌这样的眼神,特别是今天。这都是你们逼的。本来观刑的他腾地站了起来,又是一脚踹去,刘蕙捂着肚子蜷缩一团,双眼紧闭眼角流出痛苦的泪,卢炫满意了几分,又是一脚往她肥厚的臀部踹过去,“呃”,因为疼痛,刘蕙挪动了下身体,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踩在了腰上,她感觉下体有热流涌出,嘴里终于哼出声来

张兰惊得戒尺跌落在地,扑了过去,摇着刘蕙哭道:“蕙姐姐,蕙姐姐,啊啊啊”,片刻之后,她感觉膝盖有点潮,低头一望,竟是鲜血,卢炫望去竟是激起了体内神秘的欲望,一把揪住张兰头发,便将她从刘蕙身边脱离开来,径直要往卧室方向去。

“看什么看?!关门!”卢炫吼道。陈金花此刻也是跪伏下书房门外,吓的大气都不敢喘,泪流满面,伸手吃力的抓住门轴处,吱吱呀呀的合上了大门,门缝即将闭紧时,她看见主母那双求助的眼睛。刘蕙匍匐在地,对着张兰坚定的点了点头。

......

“转过来!”、“翘起来!”“呃呃~~啊啊~~”“亲我!”卧房内传来各种魔性的声音......“clean~”就这样折腾了几十分钟,卢炫无力的命令道。书房内的刘蕙羞红了脸,那是卢首长特有的完事词汇,尽管她并不清楚其中的意思,如果换做平日,那便是要人使用口器舔舐一番,才由得侍寝者将仆妇准备好的水盆湿巾清理干净,揉着麻痹的双腿,刘蕙踉踉跄跄的走到门边拉开大门,低声对陈金花吩咐了一番...

当她端着水准备踏入卧室时,突然听见张兰焦急的低声喊道:“快来呀!蕙姐姐!快些,我要撑不住了!刘蕙!”刘蕙侧身顶开房门时惊得手中的水盆都掉在地上,陈金花听得动静,低声呼道:“怎么了?怎么了?”刘蕙快步冲上床去,也不管不顾了,喝道:“金花!来帮忙!”

只见那卢炫脸色已被张兰用衣服勒的发紫,身体不断的挣扎着,手拼命往枕下伸去,刘蕙一把跳坐在卢炫膝盖处,死命的压着,还伸着手抓着卢炫的双脚试图往后拉,金花此时五味杂陈,手足失措,张兰还是低声喝道:“金花,想想你娘家,也要像我爹爹和哥哥一般么?!”

“杀...人啊!”金花崩溃了。

刘蕙埋怨的瞪了她一眼,骂道:“快!你以为卢炫这狗东西活转过来,会放过你么?!下手吧!强如死在他手里!”

“横竖是死,被澳洲人枪毙,也好过被这狼心狗肺活活虐杀了强,金花!”张兰语气坚定的说道,双手又是收紧几分

看着卢炫仍在那里踢腿蹬踹,欲图翻身摸枪,陈金花咬了咬牙,抢上前去掀开枕头,摸出那只格洛克,卢炫见状,绝望都闭上了眼睛,连挣扎都微弱了许多,那里知道,陈金花却是抓着手枪狠狠地朝着卢炫头上砸去,张兰勒的咬牙切齿的,显然力气已经到了透支的极点,她鼻翼大力的呼着气,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怕一张嘴就泄了那口气,刘蕙还轻松些,急切的说:“放枪啊,放枪啊!”

“我不会!我不敢!”陈金花哭的稀里哗啦的

“那你砸吧!狠狠地砸!”刘蕙背对着金花,只顾着压腿。他感觉这个人面兽心的首长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卢炫似乎是回光返照一般,挣扎的更激烈了,尤其在知道这些傻逼娘们居然不会开枪那一刻,他怒眼圆瞪,凶光射向陈金花,看着首长鲜血满面怨咒般的眼神,陈金花顿时被吓得手枪从手中抖落下来,卢炫想笑,他已经张大嘴准备呼吸这世间最后一口空气了,他奋力摸起格洛克,“嘭”的一声,枪响了!

陈金花捂着左肩歪倒在地,中枪了。张兰不知道金花是死是活,整个人压了上去,大喝一声:“还我阿爹!”手里的衣服勒进了颈项的肉中,“嘭”卢炫手里又是一枪,刘蕙惊了一惊,发现他已经不动了。“金花?金花?你还好么?”

陈金花面无血色的幽幽笑道:“还活着哩,只是这气力却是没有了...”突然对着张兰叫道:“主母莫动,慎防这杀才醒转。”原来张兰也是精疲力尽,就要软下身子从卢炫身下来。

张兰张着嘴在笑,却发不出声,身子还赤裸着呢,也罢,就这样就把套在卢炫脖子上的衣服像拧干毛巾一样绞了两下,实在是没了气力,片刻之后,感觉背上挂住一件小衣,刘蕙沉声道:“都别动,让我了结了这个畜生,呸!”狠狠地啐了一口,从卢炫身上翻了下来

卢炫此时却悠悠醒转,身上少了个人压着,便又挣扎起来,可惜他也是全身脱力,这番景象被陈金花看在眼中,陈金花整个人扑了上去,压着他的头手,叫道:“主母,勒啊。”张兰被卢炫这番举动又是激起血气,奋力一绞,卢炫双腿乱蹬,手里握着的枪又响了,三女听到一阵慌乱的脚步声,那是庄上的家丁开始集结了。刘蕙奋力扳开卢炫逐渐无力的手指,抢过了格洛克,学着家丁的演习的样子,对着卢炫的脑门扣动了扳机——“嘭!”

\\\*************

“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知道!他杀了我爹爹和我哥哥!”张兰撇撇嘴,对着政保局蓝领子说道,朝着被反扣着的刘蕙笑了笑。

(完)


酸奶鱼块 于 2015-7-27 06:47: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酸奶鱼块 于 2015-7-27 06:48 编辑

前排


Scat 于 2015-7-27 08:04:36 发表了:

史上扶正最快


月影松寒 于 2015-7-27 08:53:11 发表了:

终于要死狒狒了吗?吹牛不要改啊


barbarrossa1 于 2015-7-27 08:56:11 发表了:

前排支持,有大戏看了


de9000 于 2015-7-27 09:05:13 发表了:

卢元老在吹牛者笔下的确显的弱智了些,明明是要靠收买明人来扩大势力,却动辄在家里搞家暴,这种搞法能得到忠心才是怪事。

按说现代人个个猴精猴精的,怎么会这种错误呢


xuelindiao 于 2015-7-27 09:07:54 发表了:

楼主,同人这样写死别位坛友的人物,不大好吧!!!

不过开了一个非常热闹的头,期待长刀之夜!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7 09:40:45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5-7-27 09:05

卢元老在吹牛者笔下的确显的弱智了些,明明是要靠收买明人来扩大势力,却动辄在家里搞家暴,这种搞法能得到 ...

这点请看卢某人自己的同人,里面说的,卢某人极难伺候,身边的人稍有错误,下场都极惨。吹牛大只是把卢某人这一笔带过的话给实实在在的表现出来了。


xp123567 于 2015-7-27 09:45:1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5-7-27 09:05

卢元老在吹牛者笔下的确显的弱智了些,明明是要靠收买明人来扩大势力,却动辄在家里搞家暴,这种搞法能得到 ...

卢炫的人设还是很到位的,这种人在旧时空因为种种限制压抑了自己的欲望。在本时空又因为不得志而郁闷,使得这种欲望爆发出来,变成了虐待狂。其实他是以这种方式来掩盖自身的懦弱,只有在欺凌弱小才能让他得到生杀予夺的快感。卢炫是一个可悲的人,性格决定命运,我感觉他的下场不会太好,说不定这篇同人真的能转正了。


de9000 于 2015-7-27 09:47:11 发表了:

xp123567 发表于 2015-7-27 09:45

卢炫的人设还是很到位的,这种人在旧时空因为种种限制压抑了自己的欲望。在本时空又因为不得志而郁闷,使 ...

不得志是他一开始想差了,一开始五百人是平等的,那个时候不出头还想控制大权的想法就不对头。等到实际阶级差异形成,才跳出来就更 SB 了


xp123567 于 2015-7-27 10:05:52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5-7-27 09:47

不得志是他一开始想差了,一开始五百人是平等的,那个时候不出头还想控制大权的想法就不对头。等到实际阶 ...

所以说性格决定命运,他这种人是眼高手低的典型:穿越之初觉得自己没有专业技能无法上位,想凭着自已在旧时空混官场的那一套来摘桃子,结果机关算尽,却因为自己的操作太拙劣而失败。野心家不是那么好当的。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08:54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7 09:40 这点请看卢某人自己的同人,里面说的,卢某人极难伺候,身边的人稍有错误,下场都极惨。吹牛大只是把卢某 ...

“队长,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卢炫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688ii 于 2015-7-27 10:17:28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0:08

“队长,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卢炫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应该是“卢元老,XX 首长托我给您带来问候”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28:3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33 编辑

建议楼主把张兰她们杀人动机里卢炫杀她家人的一部分拿掉,就写因为卢炫平日如何虐待她们就可以了。这样一来和正文没有毛线关系,省得楼上的巡游队长在同人里为你挖空心思找子弹,就可以变成纯粹是卢炫自己作死,自绝于元老院。

否则,卢炫看楼主的大作像极了青年团之于钱水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构陷而已,很容易的,不一定要用这么傻逼的理由。否则看似响应号召,实际反倒连累了大佬,只会像辛无最同人一样在正文里给大佬开一个脑洞。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33:28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5-7-27 09:47

不得志是他一开始想差了,一开始五百人是平等的,那个时候不出头还想控制大权的想法就不对头。等到实际阶 ...

这个 SB 卢炫老老实实的打收条。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7 10:33:50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0:08

“队长,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卢炫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此刻“卢家庄”的气氛却分外压抑。庄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平常看上去很和气的卢首长其实是个很难侍候的人,一旦动怒,犯事人的下场都极其恐怖。这是你同人的原文,没人闲得无聊来诬陷你。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7 10:36:2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5-7-27 09:47

不得志是他一开始想差了,一开始五百人是平等的,那个时候不出头还想控制大权的想法就不对头。等到实际阶 ...

N 多人给卢元老出主意。不过人卢元老对于不合他想法的建议一概无视的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36:32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7 10:33

此刻“卢家庄”的气氛却分外压抑。庄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平常看上去很和气的卢首长其实是个很难侍候的人,一 ...

卢炫已经把你的意思打包告诉楼主了,建议他做出修改了,连累不了你的主子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37: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39 编辑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7 10:36

N 多人给卢元老出主意。不过人卢元老对于不合他想法的建议一概无视的

同人里卢炫借着别人摘桃子了嘛,卢炫同人里的发展没有采纳除你之外的其他元老的建议?不要这么狗急跳墙。卢炫药丸的。

还有不要把你和 N 多人联系在一起。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7 10:41:12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0:36

卢炫已经把你的意思打包告诉楼主了,建议他做出修改了,连累不了你的主子

首先,我压根没理睬你,是你主动跳出来的。其次整天主子奴才的。。。你到底有多封建啊?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7 10:42:17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0:37

同人里卢炫借着别人摘桃子了嘛,卢炫同人里的发展没有采纳除你之外的其他元老的建议?不要这么狗急跳墙。 ...

人身攻击玩得很好啊,下三滥的做派真叫人恶心!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44:21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7 10:42

人身攻击玩得很好啊,下三滥的做派真叫人恶心!

还是贴吧那句话回给你,那可不是卢炫发明的,卢炫可是到今天才明白了意思

“队长,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

正文里说了,国人中从来不乏聪明人。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7 10:48:34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0:44

还是贴吧那句话回给你,那可不是卢炫发明的,卢炫可是到今天才明白了意思

“队长,皇军让我给你带句话… ...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的帖子我早就不去了,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个帖子可不是你的,你伸手伸得也太长了。。。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50:1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0:52 编辑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7 10:48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的帖子我早就不去了,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这个帖子可不是你的,你伸手伸得也太 ...

幸好你不是这里的楼主。


金山险马 于 2015-7-27 11:19:45 发表了:

珠江夜游 发表于 2015-7-27 04:31

“怎么会这样!事情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暗暗的咆哮着,张家庄里连着几天板子打得噼啪山响,光打裂的竹 ...

我看挺好,皇帝还有差点被宫女勒死的,500 废这种没有真龙光环的,又这么玩作死,那就真死一次好了。


金山险马 于 2015-7-27 11:23:50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5-7-27 09:05

卢元老在吹牛者笔下的确显的弱智了些,明明是要靠收买明人来扩大势力,却动辄在家里搞家暴,这种搞法能得到 ...

想拉拢自己的势力,可以。可是这依靠给别人发好处的思路实在是太低级了,特别是临高的体系不是封建权力分封,自己又不能从各个公家项目大捞好处,也不能有私人产业。这财政破产眼看就快来临了,一旦没有好处,这种做派谁会忠心与他?

临高政权的强大之处,不仅仅在于科学技术,更是在于这个政权的运行方式是更讲道理的。在这么个大环境中,土著们特别是经过教育、有工作的土著们,不难做出自己的选择


TSHT2011 于 2015-7-27 11:27:46 发表了:

这也能吵起来。

不过能出楼主这样的同人,可以想见卢元老这角色在这个版块多不受待见。其实应了我之前提出的,500 废可能是废材,但来到新时空就是为了自己制定游戏规则,所以对于那些企图跳出既有游戏规则玩别的特别痛恨,很容易同仇敌忾除之而后快。

之前进了翠岗的元老是怎么来的?我记得一个死在攻打苟家庄太热血上头摔死的,一个是被蒙古大夫害的。好像没有了。


东门吹雨 于 2015-7-27 11:39:57 发表了:

众矢之的。卢元老一直以旧时空的“食肉者”自傲,自以为是“懂政治”的,会玩“权利的游戏”的。从作者其他帖子的某些回复,可以感觉出他颇看不起他人对 政治和权力 的看法。用一种俯视众人的高傲嘴脸对待大家。       其实,我也不咋懂政治。不过,还是牢记太祖的教导的:“政治就是把自己人搞的多多的,把敌人搞的少少的。”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2:01:40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5-7-27 11:39

众矢之的。卢元老一直以旧时空的“食肉者”自傲,自以为是“懂政治”的,会玩“权利的游戏”的。从作者其他 ...

说到点子上了,卢炫收条一张奉上。

这次同人经历给卢炫好好的补了一堂网络课。一定会让卢炫受益终身。


barbarrossa1 于 2015-7-27 12:10:59 发表了:

金山险马 发表于 2015-7-27 11:19

我看挺好,皇帝还有差点被宫女勒死的,500 废这种没有真龙光环的,又这么玩作死,那就真死一次好了。

挺好,有这么作死的,不死一个还真说不过去


xq77109 于 2015-7-27 12:23:21 发表了:

感觉大家都觉得卢元老非死不可啊。政治斗争真残酷。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5-7-27 12:27:3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5-7-27 14:04 编辑

也好的,算是临高多元化之一了。

后续可以更加丰富的展开了,元老对于规划民杀害元老怎么判,而其中元老又是理亏的过错方怎么判?是激情杀人还是正当防卫过当?临高人人平等,元老更加平等的条义如何贯彻?如果卢元老的事迹传开了会不会对元老院辛苦累积起来的高大形象抹黑?规划民心中元老无所不能,不可侵犯的光环会不会就此褪去?

吹牛者估计又可以水上 200 章,大陆攻略计划又可以无限顺延了。


masterfish 于 2015-7-27 12:28:27 发表了:

如果厂公真的在机关里混得不错的话,也就不难理解现在为什么那么控制言论了,放开辩论这些人完全不行啊


金山险马 于 2015-7-27 12:36: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金山险马 于 2015-7-27 12:39 编辑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发表于 2015-7-27 12:27

也好的,算是临高多元化之一了。

后续可以更加丰富的展开了,元老对于规划民杀害原来怎么判,而其中元老又 ...

最重要的是提醒 500 人集团,土著不是一个个没有想法的 NPC,想怎么玩怎么玩。只有把他们的利益和未来跟元老院尽可能绑定在一起才能长治久安,否则元老也不真的是金刚护体,一样很容易死的。

其实相比同时代其它政权,临高已经做得非常好,也由此给临高治下的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凝聚力。但是有人偏偏逆潮流而动继续玩那一套,结果不可能非常美妙。

再说,那边在组织人编写各种话剧、木偶剧、大明黑暗小册子,这边就有元老收买、虐待、毒打。让付波军的军官士兵怎么看?让杨草她们怎么想?


海狼级潜艇 于 2015-7-27 13:00:31 发表了: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发表于 2015-7-27 12:27

也好的,算是临高多元化之一了。

后续可以更加丰富的展开了,元老对于规划民杀害原来怎么判,而其中元老又 ...

姬信正好可以借此推进土著权益保护吗


barbarrossa1 于 2015-7-27 13:09:23 发表了:

xq77109 发表于 2015-7-27 12:23

感觉大家都觉得卢元老非死不可啊。政治斗争真残酷。

能让所有读者都厌恶,说明这个角色写活了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5-7-27 13:18:5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5-7-27 14:04 编辑

金山险马 发表于 2015-7-27 12:36 最重要的是提醒 500 人集团,土著不是一个个没有想法的 NPC,想怎么玩怎么玩。只有把他们的利益和未来跟元老 ...

是的,所以可以更好得展开,临高的角色更立体,所以死了卢元老,幸福千万家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5-7-27 14:30:5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5-7-27 14:34 编辑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发表于 2015-7-27 12:27

也好的,算是临高多元化之一了。

后续可以更加丰富的展开了,元老对于规划民杀害元老怎么判,而其中元老又 ...

有什么好讨论的,谋杀元老就算嫌疑犯是元老也最高也可判死刑,至少也是圈禁终身,何况是区区规划民,估计是嫌疑犯秘密处决,然后张家庄上下大小不分男女人等全部送矿山去挖一辈子矿去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5-7-27 14:32:0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5-7-27 14:34 编辑

海狼级潜艇 发表于 2015-7-27 13:00

姬信正好可以借此推进土著权益保护吗

土著谋杀元老,他还敢推进土著权益保护?他是不想在元老院混了么,这个可是屁股问题了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5-7-27 14:34:25 发表了:

十全武功陈弘历 发表于 2015-7-27 14:30 有什么好讨论的,谋杀元老就算嫌疑犯是元老也最高也可判死刑,至少也是圈禁终身,何况是区区规划民

判死刑好判,而且几乎肯定是死刑,但是后续展开才精彩啊,土著权益保护,妇女权益保护,反蓄奴,反虐待,各种声音都出来了,因为卢元老也是过错方,各方既想护犊又想撇干净关系,借机上位或者单纯圣母心的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台,精彩


十全武功陈弘历 于 2015-7-27 14:35:50 发表了: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发表于 2015-7-27 14:34

判死刑好判,而且几乎肯定是死刑,但是后续展开才精彩啊,土著权益保护,妇女权益保护,反蓄奴,反虐待, ...

不是几乎,而是必然是处决,而且未必会公开审判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15:35:08 发表了:

楼上欲将卢炫除之而后快的各位,能不能抽点时间移步看看卢炫的同人,看在同人里卢炫到底做了什么让各位咬牙切齿的事。

又是反体制,又是破底线,卢炫真的觉得很晕。


刘皇叔 于 2015-7-27 19:19:23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5:35

楼上欲将卢炫除之而后快的各位,能不能抽点时间移步看看卢炫的同人,看在同人里卢炫到底做了什么让各位咬牙 ...

真是天真纯洁啊。


xuelindiao 于 2015-7-27 19:24:11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5:35 楼上欲将卢炫除之而后快的各位,能不能抽点时间移步看看卢炫的同人,看在同人里卢炫到底做了什么让各位咬牙 ...

前面有位 说了句公道话,大家都恨你,说明你写活了该人物。


彩虹羽蛇 于 2015-7-27 19:50:27 发表了:

路人表示又有死元老可看了么。


barbarrossa1 于 2015-7-27 19:58:03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15:35

楼上欲将卢炫除之而后快的各位,能不能抽点时间移步看看卢炫的同人,看在同人里卢炫到底做了什么让各位咬牙 ...

看张家庄一章,虐待狂、中二、眼高手低、做事不择手段,这些合在一起不就是活脱脱一个昭和参谋的形象?其他元老可没谁想当永田铁山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20:07:43 发表了:

barbarrossa1 发表于 2015-7-27 19:58 看张家庄一章,虐待狂、中二、眼高手低、做事不择手段,这些合在一起不就是活脱脱一个昭和参谋的形象?其 ...

就是放任女孩子下跪嘛?


barbarrossa1 于 2015-7-27 20:08:20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20:07

就是放任女孩子下跪嘛?

打板子连人都打晕了,不是虐待狂是什么?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20:10:12 发表了:

barbarrossa1 发表于 2015-7-27 20:08 打板子连人都打晕了,不是虐待狂是什么?

哎,卢炫同人里从未打过人,倒是说了句下场恐怖,正文里演绎成打人的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20:11:20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5-7-27 19:24 前面有位 说了句公道话,大家都恨你,说明你写活了该人物。

这个功劳我不敢夺吹牛之美。


barbarrossa1 于 2015-7-27 20:11:47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20:10

哎,卢炫同人里从未打过人,倒是说了句下场恐怖,正文里演绎成打人的

从来没看过同人,只看正文,只能说吹牛的写的好,一章就描写出活脱脱一个中二昭和参谋的形象


北镇抚司 于 2015-7-27 20:14:01 发表了:

barbarrossa1 发表于 2015-7-27 20:11 从来没看过同人,只看正文,只能说吹牛的写的好,一章就描写出活脱脱一个中二昭和参谋的形象

知道了。


de9000 于 2015-7-27 20:31:05 发表了:

我觉得要是没把卢元老打死才精彩,这样就给了法学院和妇女联合会撕 B 的理由了!更有冲突和戏剧性


小白之友 于 2015-7-27 20:37:0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白之友 于 2015-7-27 20:38 编辑

这同人写得不错啊,情节张力很强。有正文所欠缺的戏剧冲突感。


masterfish 于 2015-7-27 20:45:10 发表了:

也别写死吧,就要活着才好玩啊


珠江夜游 于 2015-7-27 21:02:03 发表了:

masterfish 发表于 2015-7-27 20:45

也别写死吧,就要活着才好玩啊

这个同人我昨天晚上十点多在临高群突发奇想就开始写,一直写到在本坛发布之前为止...我就不是个写作的料

事实上,是有死与不死两个结局的,我也写了出来,但实在受不了了——因为不死的话,我收不了场,那必须要把文章延伸到土著保护话题,和各种撕逼场面中,而这些描写恰恰是本人不擅长。所以权衡了下,发布时用了死亡的结局。

既然有水友问道,我得说明下,免得会以为我跟老卢有十怨九仇非要他挂点似的

不死的描写其实更精彩(至少我以为是这样,篇幅也比较累赘些,羊大为美嘛)金花一样是决定他生死的关键人物。在那个结局中我安排金花在威逼利诱下最后时刻出卖了刘、张二女


de9000 于 2015-7-27 21:12:19 发表了:

珠江夜游 发表于 2015-7-27 21:02

这个同人我昨天晚上十点多在临高群突发奇想就开始写,一直写到在本坛发布之前为止...我就不是个写作的料

...

没必要要金花出卖啥的。

只要把老卢打成重伤,然后法学会和妇女联合会就撕一大 B,民政、大图书馆、、女仆学校就得混战一团。


absolutezero 于 2015-7-27 21:13: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bsolutezero 于 2015-7-27 21:40 编辑

不如一枪下去打成植物人吧。这样各方面最好做文章。无论是女权组织、土著保护协会有了新题材,政保、特勤、乃至警察等强力机关都有扩张的借口了。元老们想开“人种博物馆”的大有人在,也正好借这个机会给大家提个醒。这方面的安全漏洞可能越来越大。不解决,早晚是个隐患。

也说明对元老的威胁不光可能来自大明、黑尔等。也有可能来自澳宋体制内部。掀起“闹临高”事件以来的各方大讨(si)论(bi)的新高潮。牛鬼蛇神们又有了新弹药。执委会的大佬们也有了加强权力的新借口。


Scat 于 2015-7-27 21:22:26 发表了:

虽然从感情上,个人觉得一个动辄打女人的现代渣男死了活该。

但是站在元老的立场上,元老的神圣性是不容置疑的,如果发生谋害元老的行为,必须采取灭九族的方式进行处理,任何漠视此事发生的土著都是死刑。

当然最好还是不要发生谋杀元老这种事。


Avo17000 于 2015-7-27 21:55:18 发表了:

总之卢元老眼看着就要 GG 了么?前排就座,花生瓜子汽水拿起……


de9000 于 2015-7-27 21:56:07 发表了:

absolutezero 发表于 2015-7-27 21:13

不如一枪下去打成植物人吧。这样各方面最好做文章。无论是女权组织、土著保护协会有了新题材,政保、特勤、 ...

打成植物人没意思,让老卢活着有意识,然后外围吵成一团,老卢现身说法连续撕 B


东门吹雨 于 2015-7-27 22:18:14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7 20:10

哎,卢炫同人里从未打过人,倒是说了句下场恐怖,正文里演绎成打人的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叫“下场恐怖”?

你自己写的同人,自己写的去句字,到头来告诉大家说你不想搞恐怖管理。

知道这叫什么吗?

狡辩。

这是你让大家伙讨厌的其中一点。

非常像日本人的自说自话。


Gressxp 于 2015-7-27 22:31:0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Gressxp 于 2015-7-27 22:35 编辑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5-7-27 22:18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叫“下场恐怖”?

你自己写的同人,自己写的去句字,到头来告诉大家说你不想搞恐怖管 ...

把张家庄的人写的 看到卢炫如同看到活阎罗一样

而且张家庄的人对他的态度是畏惧而不是敬畏这也是他自己写出来的 难的回一次家 家里人不是欢喜而是喘气都怕惹事的态度+   那个跟班和他在一起连大气都不敢出 活脱脱一个大萌恶绅嘴脸也是卢炫自己描述的

和卢炫这点很相似的描写书里其实也有一个 就是 杭州那个被击毙的 破靴党 啥老爷来着? 他到是有卢元老几分风彩~

~好么结果不承认了 -- 锅还要甩到人家吹牛头上去 都是吹牛黑卢炫 卢炫本来不是这样的 --    拜托卢炫不要左右都是你说了算行不~ 卢炫这不是把书里的元老归化民都当 NPC 处理 这是连读者都要 NPC 化~ 卢炫没错错的都是读者~


朗基洛斯的农夫山泉 于 2015-7-28 08:44:34 发表了:

Gressxp 发表于 2015-7-27 22:31 把张家庄的人写的 看到卢炫如同看到活阎罗一样

而且张家庄的人对他的态度是畏惧而不是敬畏这也是他 ...

读者其实最不爽的不是卢元老封建化,而是卢元老将其他元老 NPC 化


北镇抚司 于 2015-7-28 11:45:07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5-7-27 22:18

那你倒是说说,什么叫“下场恐怖”?

你自己写的同人,自己写的去句字,到头来告诉大家说你不想搞恐怖管 ...

尽管打人和杀人的区别明显,造成的影响也显而易见。

但卢炫这个人人物是否讨喜,已经不重要了。

卢炫已经说完了他自己的话。

至于这个人物的个人被元老们如何解读,从来不关乎宏旨。

谢谢你的批评,其实你每次都说得很对,今天我故意去测了下情商,结果很低,你没有冤枉我。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8 11:56:51 发表了:

珠江夜游 发表于 2015-7-27 21:02

这个同人我昨天晚上十点多在临高群突发奇想就开始写,一直写到在本坛发布之前为止...我就不是个写作的料

...

资慈一下老梁

该收的时候就得收,,

后面怎么演绎就大家去讨论好了

写同人不就是该往水里丢石头然后看热闹么


TSHT2011 于 2015-7-28 12:31:42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5-7-27 21:22

虽然从感情上,个人觉得一个动辄打女人的现代渣男死了活该。

但是站在元老的立场上,元老的神圣性是不容置 ...

放心好了,就算卢元老真的挂得那么窝囊,也会有执委会出面给好好料理妥当的。给个暴病不算什么难事。当然咯,那些知情的归化民会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金山险马 于 2015-7-28 13:59:11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5-7-28 12:31

放心好了,就算卢元老真的挂得那么窝囊,也会有执委会出面给好好料理妥当的。给个暴病不算什么难事。当然 ...

怎么处理?卢元老传染病暴病身亡,张家庄全体人员带走隔离治疗之后灭口,庄子本身一把火净化,然后散发消息全庄子的人跟着去外地了。到达现场的归化民警察全部封口令之后调离工作岗位仔细区分,知道内情的暗杀;不知道的打发到冷衙门终身控制使用。张家庄周边的邻居、跟卢元老女仆有私下交往的同学统统照此办理。

如果 500 废是当年 TG 那种性质的政权,自然可以像处理刘青山那样大大方方公开,其实无损统治威信。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明摆着要搞写龌龊事。说白了是对自己走的道路的不自信,对自己所坚持的真正理念的正义性心虚。


lvtom 于 2015-7-29 11:10:18 发表了:

好爽!这个畜牲终于死了(只针对正文里的角色)


xiaoweisan 于 2015-7-29 15:15:25 发表了:

杀得好,当初看宫女谋杀嘉靖失败,我那个郁闷啊,都已经犯了剐罪,干吗不做到底!好几个人谋杀一个睡觉的人,竟然还杀不死,绳子打了死结,捂住口鼻闷死也行啊,或者用剪刀划开颈动脉,就不信丫能不死。

又或者谋杀真的不适合一群人一起干?三个和尚没水吃?有个宫女害怕了,跑去向皇后报告,结果也没逃过一死。要么不下手,要么做绝,手下留情也没人会感激你。


laoniu1900 于 2015-7-29 18:41:08 发表了:

金山险马 发表于 2015-7-28 13:59

怎么处理?卢元老传染病暴病身亡,张家庄全体人员带走隔离治疗之后灭口,庄子本身一把火净化,然后散发消 ...

有的人有红色理想,有的人有自由主义理想,有的纯属为了享受当人上人才过来的。怎么可能有统一意识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