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王抄同人抄得很H啊,崇祯四年的二十七个瞬间(十一)

北朝旧贴 | 东莞义士 | 8/15/2020 | 共 2407 字 | 编辑本页

东莞义士 于 2015-7-25 15:15: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东莞义士 于 2015-7-25 15:24 编辑 空空道人便将贾雨村言了,方把这《石头记》示看。那雪芹先生笑道:“果然是‘贾雨村言’了!”空空道人便问:“先生何以认得此人,便肯替他传述?”那雪芹先生笑道:“说你‘空空’,原来肚里果然空空。既是‘假语村言’,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乐得与二三同志,酒馀饭饱,雨夕灯窗,同消寂寞,又不必大人先生品题传世。似你这样寻根究底,便是刻舟求剑、胶柱鼓瑟了。”那空空道人听了,仰天大笑,掷下抄本,飘然而去。一面走着,口中说道:“原来是敷衍荒唐!不但作者不知,抄者不知,并阅者也不知。不过游戏笔墨,陶情适性而已!”

话音未落,就看到前面一个卖烟的摊子被一群人掀翻在地,金黄的烟丝和一包包的纸烟散落一地,领头一个梳着姑娘髻的女子,叉腰指着摊子叫道:“……给我砸统统砸个于净敢冒文登香的名,不想活了”

那个摊主也是个惫懒人物,即使被打倒在地,血流满面,还冷笑着看着那女子:“……王掌柜好大的威风啊,这杭州可不是你们登州卫,有威风何必冲我等小虾米使?小的卖几包假烟也碍着您老了?你家文登香的生意是我等小民抢得动的?昨儿个刚有一船圣船烟卸在码头上,有能耐把你们在临清的事,在杭州再干一遍啊”说到一半,他的嗓子突然大了起来“……各位老少爷们儿啊,我于豹子走南闯北混了几十年了,第一次见到那澳洲景啊十二个人跟灯笼似的挂在衙门门口啊壮观啊王掌柜,您说是不是啊?”

听得烟贩于豹子的这番话,四周围观的行人商贩,一时间都哄笑起来。而那女子也被这几句话给噎得说不出话,先是涨红了脸踯躅片刻,随即恨恨地一跺脚,竟带着那群打手转身走了个一干二净。

方以智见状奇道:“……那女子是谁?怎么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砸人生意?这事是个什么缘由?”

“……回老爷的话,这女子是登州镇陈新陈总兵的女掌柜,叫王二丫,是给陈总兵打理文登香生意的,她向来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主,沿着整条大运河从南到北,带人砸店砸场子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大家都私下叫她母夜叉呢。可地方上的衙门都知道登州陈总兵屡战屡胜、正得圣眷,没一家敢管的。”车夫答道。

文登香这玩意儿,方以智自然是知道的——登州镇出产的纸烟卷,据说有强精滋补之效,方以智以前也吸过,感觉吸起来很呛,一股子酒味和香料味,虽然比又苦又辣还冒烟油的旱烟袋要强一些,但还是对这烟的印象不太好,不过还是有很多市井小民喜欢抽文登香,似乎就是喜欢这种口味,也算是各有所好了。

车夫接着说道:“……这于豹子是个青皮无赖,经常于些坑蒙拐骗的勾当,这次不知道是从哪弄来一批仿冒的假文登香,便抢了个摊位堂而皇之地发卖。这王掌柜原本就是极度泼辣的性子,又一向在山东地面上横行惯了,眼下她又正好在杭州谈生意,撞上了于豹子当着她的面卖假文登香,不来砸了这摊子才怪呢”

“……哦,原来如此,但这于豹子说的什么十二个人挂在衙门口是怎么回事?”方以智继续问道。

“……这位少爷问得好,这事说来可是咱杭州今年入秋以来最大的奇闻了。听说山东临清在去年冬天曾经出过一桩无头公案,东岳烟厂的东家和临清州的同知被歹人一夜灭门,烟厂和仓库被一把火烧成白地,之后凶手一直没抓到,文登烟厂却直接在东岳的旧厂上建起来了,依旧叫东岳厂,据说都是这王二丫王掌柜一手操持的。嘿嘿,杀人全家不说,还要抢人的字号产业,这女人狠着呢”

见这位少爷感兴趣,那车夫也就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更稀奇的是,到了今年秋天,有一日杭州知府衙门一开门,就看见十二个人被吊死在门口,那景象,小的当时去看了一眼,腿都吓软了。地上还写了一行血字,临清灭门,沉冤得雪。衙门里的官儿也都吓得半死,赶紧下令追查,这一查不得了,挂在那的全是山东数得上号的江洋大盗和盗匪首领,而且其中有几个人的脑袋,在崇祯三年之前就已经被陈总兵拿去向朝廷报功了后来这事儿就没了下文,估计又是给糊弄过去了。

不过整个杭州城的老少爷们儿在私下里都说,这案子说到底,估计是因为杭州市面上原本只有文登香这一种烟,把生意全占了,可是到了今年春天,南洋澳洲人的紫记商号开始来杭州开铺贩烟,那澳洲烟叫什么‘圣船,的,卷得更加精细,抽起来后劲绵长,更合咱们南方人的口味,一下子就抢了文登香大半的生意。这下触怒了给陈总兵打理文登香生意的王二丫,于是就想像去年在临清灭门一般,灭了紫记那伙澳洲人的满门。谁知她派出的这群江洋大盗学艺不精,反倒是全栽在了对方手上,狠狠出了一回洋相。

咱们杭州跟登州卫相距千里,纵然陈总兵再如何跋扈,也不敢调文登营的大兵来剿,只能生生吃了这哑巴亏。为此,杭州城的很多老少爷们在私下里都要赞一声干得好,自那日以后再没人敢得罪澳洲的商行。这澳洲生意越做越大,吃澳洲生意这碗饭的人也越来越多,才一年光景,在清河坊就有了这条南洋街……”

“……原来如此。”听到如此惨烈的奇案,方以智不由得连声唏嘘:“……为升斗之利便杀人破家,这等跋扈武夫还被视作国家栋梁真是道德沦丧、人心不古啊。”同时在心中倒是对澳洲人越发敬佩起来。


Scat 于 2015-7-25 15:24:45 发表了:

文登


东莞义士 于 2015-7-25 15:27:40 发表了:

如果临高穿越是真实发生的,这个团队到明朝后为了更好的生存,团队中的每一个人必然会尽可能发挥自己的能力,显示自己的存在,实现各种成就。这种行为投射到现实,就是大家为了推动小说发展所付出的一切,临高是集体创作,很多人为这部小说付出时间精力,才有了各种衍生,这些汇集在一起,使它有了今天成就。

现实世界有一群人为了这部小说聚在一起,也许某个平行世界真的有一群人在为了一新社会努力。

穿越的一个爽点是时代差异导致的戏剧冲突,但临高同时关注着冲突中的最低层。冲突并不是摧毁一切,临高在打破一个旧世界的同时,还在创造一个新世界。这个新世界不是靠枪炮,是靠解放出来的劳动者及迸发的生产力。所以伙计们努力写同人,我想看生产力大发展和明髡思想冲突啊!


xiaoweisan 于 2015-7-25 22:26:35 发表了:

老老王真是抄习惯了,自己的干货还有多少?他还好意思开群嘲。


angel8th 于 2015-7-25 22:46:40 发表了:

著名小说剪贴艺术家姥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