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人)工厂元老们的提案(8.6更新)

北朝旧贴 | 老宅 | 8/15/2020 | 共 9155 字 | 编辑本页

老宅 于 2015-7-22 02:21:1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老宅 于 2015-8-7 01:55 编辑     临高的早晨,忙碌又慌乱。每天的作息时间,都是在汽笛声进行的。      这是一座纪律城市,有秩序,按节奏生活的地方。上工,要知道时间,晚到一分钟也不行,走路,要右侧通行;吐痰?呵呵,要不你就把自己吐出去的痰吃回肚子里,要不就去劳改营,保证你这辈子,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敢再吐痰。      熟悉它、顺从它,会享受到现在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人都都无法享受舒适的生活。而违反它、忤逆它,那分分钟就可以见识它的严厉。       总之,纪律与秩序是生活的基本要求。      但,这只是对大多数而言,一小部分不在其中。      海林,临高木业集团总裁。临高的所有纪律与秩序,都不可能约束他。      在没有塑料的世界里,木材就是王。      公路、轨道车、军工、建材、航海等等,全部都离不开木材,这是一个木材与钢铁的世界。    真是幸福!    海林看着外面刺眼阳光,默默地想着,反正没有领导,反正无人监督,现在这个世界,是我的。    现在林业部门,一是采伐,二是加工。吴旷明这个所谓林业部长,真以自己是部级干部,得了长期饭票,在各部门求着木材时,工作干劲热火朝天。因为加工部门有海林,老吴就卯足劲的加大木材采伐力量。      木材加工的所有权力都在海林手里。是的,木材产量在吴旷明那里,但木材审批权在海林手里。结果,各部门与临高木业集团联系紧密,都求着海林要木材,至于吴部长,谁知道他哪。    临高清晨的阳光就很强烈,带着热度的风吹进室内,没让海林觉得清爽,反而因为湿度太大,让海林这个北方人觉得沉闷。    拿起床头的烟,默默的吸起来,思索起现在的临高变局。    反贼杀进临高时,海林正在枕木车间视察,听到消息第一时间,就命令停止生产,进入一级消防状态。只所以这样,是因为木材厂起火,是极为可怕的事件。大量的木材起火,不只是静静的燃烧,几吨重的原木可以在木垛爆燃时,飞出去几十米。按临高现在的情况,一旦木材厂起火,再有大风的条件,可能会烧掉大半个临高。因此,防火一直是木材厂的重点工作。    工厂就是工厂,工人就是组织度极高。一旦确定木材厂的安全,海林马上组织护厂队,对木器厂周边进行治安布控。    没有任何可疑人进入木器厂,不,木业集团周边,任何有威胁的行为,都在海林的掌握之内。掌控权力的感觉真好!    想着几天前的神勇,镇定自若、组织有力,指挥得当,这是执委会的评价。海林想到这几句,嘲讽地笑笑,按灭手中的香烟,拍拍身边女人的屁股,说道:去把小三叫醒,让我干一炮。    女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看海林,默默起身出去。一会儿,又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女人进来,但在看到海林的一瞬间,女人马上清醒过来。这个长腿、胸大、腰细的女人,顺从的跪在床边,将海林的小弟弟服侍的舒舒服服。    趴下,跪在床上,这是海林对这女人说的唯一一句话。      早餐结束,海林在五个女人的注视下,匆匆忙忙离开家。路上,海林冷笑着,这帮垃圾,在那里个时代都一样,来这个世界,不就为了操 B 吗,女仆竟然还会滞销?当女仆学校可以敞开供应时,海林一口气就买了四个,全部都是 S 级的。    要不是居住面积小,海林还想买更多的女个。现在都是一个房间海林睡,另一个房都是上下铺的。想到这里,海林更不满了。别墅,不,宫殿!现在的临高发展太慢了,元老生活很不便啊!      马车上,海林又点燃一支烟,静静的思考着。林业部太小,根本不合适自己生存。真把我成工业或者农业部门酱油元老了?执委会那帮傻 B 小看天下人了,谁都不是傻子!       这次临高的反贼事件,应该是一次大洗牌机会,比女仆革命还要有力。那时临高兵马不强,现在不一样,以现在临高的实力,拿下湖广,也不过半年时间。       执委会不扩大地盘,要不就是酝酿内部大清洗,要不就是政治投降派!现在明庭的反击来了,投降派的执委会,怯懦执委会,还是我们的领导团队核心吗?      不!       我们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团队,我们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我们在这个世界无所不能。这样软弱的领导,不是应该换掉吗?       马前卒,一直是投降派,对大明朝妥协。不然,广东妹子、广西妹子、湖南妹子、湖北妹子,早就应该在我的床上了。       搅屎棍,政治流~氓,这是海林对这次反贼事件后,对自己的定位。       临高的政治,说白了,是一种合作和协商的政治团体。虽然军事力量强大,对外严厉。但对内部,基本上还是各派妥协,没有一个强力的核心。       文派、马派、北美的政治流~氓。三大核心,谁都不占上风。更别提工业派、军事团队等等。       从现在来看,当一个搅屎棍,政治流~氓,暴光度足够。并且在各派都会想要出头的,都想当幕后高手,没人出头的情况下。政治流~氓,政治打手的空间就非常大。      临高的政治,会慢慢变成两三派。但现在,每一派都不强,在合并的过程中,政治打手的价值非常高。      文总也好,马总也好。他们自己不能赤膊上阵,总要有人说出他们的心理话。呵呵,我就是这个人。海林对着临高的大烟囱说道。      什么体制改革,什么青年团。现在让你们看看酱油元老的威力,在展总的领导下,工业部门林业部门的元老,现在只要求人身安全,必须扩大我们的防卫圈!      先把蛋糕做大,我们再来分胜利的果实!      但前提是,水要混,才好摸鱼!2、消防演习       海林到了木器厂,首先招开生产调度会。生产调度会每周例行一次,会议内容涉及生产的方方面面,一般安排在周一早上招开此会,由于上周日反贼的进击,周一的工作主要围绕安全保卫进行,生产会议延期到今天进行。      各分厂厂工已全部列席待,随着一声:“总裁到!”分厂厂长起立静候海林落座后,才开始坐下开会。    “原木本周加工一千两百五十方,其中六零板四百方,三零板二百五十方,其它各类小板七十方,出材率 60%,本周生产安全平稳,带锯断裂四次,无工伤事故……”一分厂面无表现的汇报着工作。       海林听着汇报,记录一些关键的数字,也不说话。      “干燥分厂本周出窑六零板四百四十方,三零板三百方,开裂变型损失率为 4.3%,高出平均率 1.1%,主要原因为三号窑湿度计出现偏差……”       “四分厂细木厂本周共同产家具五百四十套,其中桌椅三百二十套,衣柜五十套……”      “六分厂本周共生产炮弹箱三千四百个,手榴弹箱二千四百个……”       “机修分厂本周修磨带锯一百二十条,圆锯三十四片,检修三分厂单面刨一台,干燥车间鼓风机两台……”       每次的会议都是机修分厂最后汇报工作。在各分厂的汇报后,海林作了总结。并例行向各分厂询问还有什么问题,需要会议进行调度分配的。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只有四分厂厂长开口说道:“硝酸厂需要一批家具,做为职工福利,这是计划外的工作任务,要求时间又比较急,为此事,季总昨天发来条子,要求我们本周能完成”       硫酸厂工作危险,工作条件又差,虽然季退思开的工资高,但跑掉的工人还是不少。为此,季退思一方面再次提高工资,另一方面加大职工福利。糖茶汽水水果等劳保不提,还做工作,让硫酸厂的职工优先买房,现在又准备发一批家具给职工。      临高近一年大量的给建新房,市场对于家具的需求极大,而木器厂的新式家具生产量明显不足,除了保障临高外,还有一部分出口到广州。现在只有归化民中的高层,凭借着首长的批条能优先拿到家具。      最近几个月,海林接临高各部门元老的条子接到手软,季退思上来就要一百套家具,远超出一般元老的要求,并且还直接写条子命令海林手下,明显是越界了。     “六分厂本周拿出两分之一的人员,支援四分厂,务必保证完成硫酸厂的需求。”海林不动声色的安排生产工作。回头命令秘书:“给军需处发工作函,本周六分厂设备检修,生产任务减半。”      减少军需生厂,只为了完成季总的职工福利,但无人敢质疑海林的安排。      会议结束,其他人都走了,海林留下了集团保卫处处长海大富,并把秘书也赶了出去。     “大富啊,你也是木器厂的老人了,这个厂子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离不开你们首批的创业者。”海林似乎颇为感慨,但话风一转:“可是,很多势力不想看到我们的心血得到壮大,这里面有明庭的反贼,也有我们身边的一些人。对这些人,你要怎么办?”     “总裁,我只忠于您一个人。您要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做。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海大富急急忙忙的表态,但脸上还是免不了带出了惊恐。海大富是临高第一批战俘,原是苟家庄的护卫,元老院大破苟家庄后,被分配到木器厂做工人。海林看他干活不行,不是不肯下力气干,毕竟符有地的鞭子还是非常有威慑力的。而是干活缺乏技巧,出死力,但不出工作量。后来木器厂越来越大,很多工人海林也监视不到,海大富就被海林提升为保卫,一是保卫木器厂的安全,毕竟这里都是易燃物,需要人昼夜值守,二是监督工人工作,虽然有工作量的设置,工人为了收入会卖力气干活,但也有一些工人,偷懒耍滑,破坏生产工具,只为了拿木器厂的最低收入。      海大富干活不行,监督工人,打人可是在行。无论是在工厂内偷着吸烟的,还是破坏木器厂生产工具的,都难逃海大富的火眼金睛。    看海大富如此“能干”,海林破格将海大富从战俘身份转成归化民,并赐名“海大富”。      元老总是将明朝人当成 NPC,但明朝人的智商并不比元老低,只是受教育和眼界所限,没有元老的见识罢了。      今天海林说出这样一些话,海大富知道自己卖命的时候到了。      “不用紧张。”海林微笑着安慰海大富慢慢说道:“今天我们进行消防演习,但动作要逼真,找个人把三号窑点了,火要大点再开始救。事后把纵火的一起处理到三号窑里。至于你嘛……”海林脸色严厉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疏于保卫工作,造成工厂重大损失。这次给予警告处分,下次就给我进劳改营去!”       听了海林的话,海大富心里平静下来。低下头说道:“是,一定完成首长安排的工作。”       当天夜里九点,海林正在床上,卖力的在小五身上抽动,小五接受女仆培训较长,知道怎么让男人舒服,还会各种浪~叫。海林很是兴奋,这时一阵大风刮入室内,海林不知想到什么,越发的高兴。       突然家里的电话响起。海林虽然正在兴头上,也不敢不接电话,毕竟这时的电话都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接起电话,就听到海大富的报告:“首长,不好了,厂子里失火,我们正在组织人救火,但火势非常很大,您快来到现场指挥吧。”      海林声音地严厉问题:“现场都控制好了吗?”得到海大富肯定的回答后,海林放下电话,轻轻一笑。      接着回到床上,和小五继续,一直到一阵抽搐后,才心满意足的起身穿衣,并下楼叫来马车赶往木器厂。

第三节     咖啡馆的聚餐海林才出家门,就看到木器厂方向,通红一片。虽然不停的催促马车,但出来看热闹的人群还是挡得车速不快。、       到了工厂门口,厂里的保卫部门已经远远的设置了隔离区不让人进出。看到海林的马车,保卫人员让出一条通道,让海林进入工厂。才进到厂子里面,就见到一群分厂厂长正指挥各部门工人在救火,虽然木器厂已经下班,但看到厂子里失火,住在厂子附近的工人还是第一时间赶到救火。 怎么救火,并不用海林指挥,按着多次演练的预案,每部门已分头开始救火。看到海林的一瞬间,各分厂厂长就纷纷赶过来汇报,海林并没有问起火原因,而是首先询问火情,在听说火势很大,很大控制后。命令道:“立即给电力部打电话,要求启动紧急消防预案。”木器厂有四台 15KW 的消防泵,如果同时启动,瞬间对临高的电网冲击非常大。毕竟现在的临高水电站的发电量不到 2000KW。因此,这四台消防泵的启动时,就必须通知电力部门,在对其他地方进行限电后,保证电网的电压,才能分别一台台启动。在临高的夜间,电网除了必须保证医院、钢厂、化工厂用电外,再就是保障元老们的用电,现在这个时间,大部分元老还休息,正是夜间用电高险。在接到木器厂的通知后,电力部第一时间切断元老民用电。尽管四台大型消防泵是这个时代的神器,可以达到每秒 5 立方米的流量,但三号窑已经烧透,并蔓延到四号窑火号窑,三个窑木材总装量达到近 200 立方米。熊熊大火让人在几十米外就无法靠近,根本无法将水送到起火点。只能远远的将水散布到周边,防止火势扩大蔓延。经过一夜的抢救,才将火势控制,其实就是木材烧完了,火小了,人才能靠近,将水送到起火点。看到火势小了,海林松了一口气,这时才转头过头询问:“起火原因是什么?”海大富跑过来,低着头说道:“有人故意纵火,起火是第一时间被发现,几个保卫人员跑过去时,看到有人从三号窑跑出来,在看到我们的保人员后,那个纵火者又跑回了三号窑里,掏出刀自杀了。”“尸体抢出来没有?”海林不满地问题。“火势太大,根本无法靠近”。海大富低着头说。“让政保局介入,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海林吩咐道政保局起火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由于正在救火当中,政保局也无法展开大范围调查。大火熄灭后,才开始收集证据。海林在工厂忙了整天,除了从新安排生产计划外,由于三个干燥窑烧毁,又要着手恢复干燥窑生产。被烧毁的三个干燥窑,是木器厂第一代的老窑,是传统的烟火窑,生产效率和生产方式都较为落后,并且离木器厂的办公楼较近,海林早就有心淘汰掉,并且已经着手正在建新的干燥,现在三号窑烧掉了,就必须加快新窑的建设。结束一天的工作后,海林回到家里,并马上洗澡吃饭,而是上网发了贴子。《今天差掉被死》,在贴子中简单的说了一下,有人故意纵火,并说木器厂一旦消防不过关,火烧连营的话,整个临高都可能非常危险。发完贴,海林才去洗澡。然后让小五把饭摆到电脑前,一边上网,一边吃饭。在网上,军事口、行政单位等元老表示吃惊慰问。而工业口的则在吐糟,什么差点掉钢炉里,差点被电子,差点掉进酸池里,差点被炸死等等。总之,工业口的人很不满,工作危险。等了两个多小时后,海林又发一帖,说工业口的弟兄们,大家辛苦了。明天农场咖啡馆一起聚一下。马上就有二三十个工业口的元老报名参加。毕竟工业口的元老虽然多,但绝大多数工厂现在都是一个元老或几个元老带几百上千归化民工作,平常很少能看到其他元老。第二天,早会,海林严厉批评了干燥车间主任,工作流程不规范,马虎大意,工作态度不认真,当场就命令海大富,以工作态度不认真,玩忽职守的名义,把干燥车间主任监管起来,送劳改队劳动改造两个月。海大富第一时间就执行了海林的命令,一脚将干燥车间主任踹到地上,然后小麻绳一绑,直接送到楼下马车上,亲自送到劳改队去。当夕阳西下时,海林站在窗前,看着楼下来来往往似蚂蚁一样的工人在忙碌着。今天没有人敢偷懒,也没有人敢偷偷的进到厕所里吸烟。政保总局的人,还在进行着内部的调查,而干燥车间,则是风声鹤唳,每个人都知道,干燥车间的主任倒霉了,二把手副主任接了主任的职务,会有一次内部调整的,干燥车间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虽然,干燥车间每个人都知道,主任可能是冤枉的,每天主任早来晚走,从来不懈怠工作,对干燥车间的每个职工也够关心,勤勤恳恳,又是老归化民。这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守纪的职工,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海林元老要处治这样的一个好人。海大富轻轻敲门,得到回答后,进到海林办公室,海林并没有回头,因为海大富敲门很有规律,这也是海林喜欢海大富的原因,知道元老要的是什么,亲信!“路上他说了什么?”海林问道“他什么也没说,看起来也不在惊慌的样子”。海大富轻声的回答道“呵呵,政保局的十人团嘛,总会有人保他出来的。”海林不在意的说道。“桌上有我的手令,把名字填上,按排出去干活。”海大富走到桌前,拿起桌上早已写好,并盖好林业部工章的介绍信,上面写着:“兹派遣我部\\\____人员前往雷州执行特种木材采购,往各部分给予通行便利。”下面写着,林业部副部长及海林的签名海大富拿起介绍信,对着海林鞠躬,然后轻轻的退出海林的办公室。当夜幕降临,南海咖啡馆热闹了起来,来自工业口的元老们,纷纷走进来。海林热情的接待着每一个人,哈哈大笑着和元老们开着玩笑:“季元老,你女仆胸的又大了,你这天天吃奶也太勤了。”“肖白朗元老,又黑了,又瘦了一些。白天工作挺辛苦的,晚上要注意啊”海林热情和每一个元老说笑着,基本上是荤话不断。其他元老也回敬道:“海元老,听说你最近又天天去办公厅,是不是要找小六了。”大家说说笑笑,南海咖啡馆按海林的要求,今天上来的都是炒菜,并且以中餐为主。昨天贴子中签到的十几个工作口的元老基本到齐了,海林喊了一声上菜,几分钟时间,冷热大菜就先上桌了。海林举起酒杯,才要说话。就听到有人说道:“哈哈,我有口福啊。本来想来南海这里混个晚餐,没想到这么多元老聚餐,也算我一个吧。”说着话,文德嗣文总走了进来。“哎呀,文总大驾光临,快快上座”。元老们大都站了起来,一起招呼文总。文总倒是不客气,直接走到桌前,但并没有坐海林让出来的主位,而是坐在了海林身边季退思让出来的座位,说道:“我是不速之客,今天海林是请客的,我就在边上陪着混口饭吃。大家快坐快坐。”海林也不客气了,先请大家一起喝三杯,然后又以主人身份,分别敬在座的元老每人一杯。很快这酒就喝起来气氛,元老们分别敬酒,吹牛,发牢骚,菜没吃多少,酒却喝得不少。差不多一个小时,大家都喝得不少,渐渐分成三三两两的小圈子对着吹牛,聊天,喝酒,大家都有些酒意了。文总被每个元老都敬了一杯,喝得也不少,只是还没有到醉酒程度。这时,他拿起了酒杯,对着海林说:“兄弟,我敬你一杯。”海林也举起了酒杯,文总附在海林耳边轻轻的说:“兄弟,你胆子大,是个干大事的,有魄力,这一杯,我敬你。”海林轻轻一笑,说道:“我呀,混人一个,干什么大事,文总以后多照顾我就行了。”


yanyu126 于 2015-7-22 04:11:09 发表了:

5 个 S 级女仆,海元老也不怕被磨成针


Sinno 于 2015-7-22 06:50:49 发表了:

五个!!!尼玛我才一个半!!!


tgwtgw 于 2015-7-22 08:23:52 发表了:

手里管着一狗票人还自认酱油我也是醉了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2 08:43:35 发表了:

其实海元老对女仆的事情的反应才比较正常,实在想不通女仆滞销是怎么搞出来的,临高控制的人口也不过百来万吧,能评为 A 级 S 级的女子才多少啊。。。居然能滞销。。。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2 08:45:26 发表了:

tgwtgw 发表于 2015-7-22 08:23

手里管着一狗票人还自认酱油我也是醉了

他这应该是政治上的酱油党,没进去核心圈,也没在政治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光打酱油了。。。


珠江夜游 于 2015-7-22 09:57:44 发表了:

期待更新,让更多政治上的酱油掺合进来搅浑临高这潭水,倒逼执委会那帮生口迅速开展大陆攻略,做大蛋糕


Clock-Sonata 于 2015-7-22 10:15:16 发表了:

海林元老终于出面了!!我一直认为你是元老院头号反体制派啊!!!


Clock-Sonata 于 2015-7-22 10:18:18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2 08:43

其实海元老对女仆的事情的反应才比较正常,实在想不通女仆滞销是怎么搞出来的,临高控制的人口也不过百来万 ...

按我从前文线索推断,主要是因为夸克同志运来了很多西亚采买的女奴,导致本土女仆滞销,这是非常典型的进口冲击案例


yanyu126 于 2015-7-22 10:41:54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22 10:18 按我从前文线索推断,主要是因为夸克同志运来了很多西亚采买的女奴,导致本土女仆滞销,这是非常典型的进 ...

大洋马美女比例其实并不特别高,很多大洋马长的就跟个狮子狗一样,倒足了胃口。

再说符合夸克穷审美未必符合狒狒们审美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2 11:26:28 发表了:

去黄埔岛选地造别墅吧

一个人有一万平方米的地,但是这得是包括道路和绿化,建筑占地面积给 1000 平方米


六必治 于 2015-7-22 15:41:53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2 11:26

去黄埔岛选地造别墅吧

一个人有一万平方米的地,但是这得是包括道路和绿化,建筑占地面积给 1000 平方米

我始终吹牛者在文里写给元老们建家属楼,每个元老只有不到 100 平方米的设定就是一个 bug,就是最小的地主的住宅也比这宽敞的多,临高的地价不贵,人工也不贵,为毛不满足下元老们的住宅要求呢?


老宅 于 2015-7-22 16:08:21 发表了:

六必治 发表于 2015-7-22 15:41

我始终吹牛者在文里写给元老们建家属楼,每个元老只有不到 100 平方米的设定就是一个 bug,就是最小的地主的 ...

他以现代的 DIAO 丝去想古代。对于古代的临高来讲,古代的城市土地值钱,是因为在城墙之内,所以贵,但对于元老下的临高来讲,根本不要城墙,城市可以随意扩建,土地根本就无成本。

并且从建筑角度来讲,建平房最经济,那怕别墅也比多层的公寓楼经济,建设速度也快。建国初期,大量的平房家属区,就很能说明问题。


北镇抚司 于 2015-7-22 16:13:43 发表了:

坐着板凳看,工业口元老是个什么提案?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22 16:17:09 发表了:

自家儿子果然打起来不心疼啊。。。。。。


liutom2 于 2015-7-22 20:50:33 发表了:

这 5 个 S 级女仆确实很爽,可这肾受得了吗?

我看海元老弄不好是第一个过劳死的典型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2 22:27:10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5-7-22 20:50

这 5 个 S 级女仆确实很爽,可这肾受得了吗?

我看海元老弄不好是第一个过劳死的典型

当然受得了,因为主动权在海元老手里,那 5 个就是伺候他的,说得狠点,海元老想要爽,她们就算身体不适也得伺候着,海元老不同意,她们 5 个连自我满足都是罪过。。。万恶的统治阶级。。。


Scat 于 2015-7-23 00:05:35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5-7-22 10:41

大洋马美女比例其实并不特别高,很多大洋马长的就跟个狮子狗一样,倒足了胃口。

再说符合夸克穷审美未必 ...

给本画册照着挑会吗


Scat 于 2015-7-23 00:11:58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2 11:26

去黄埔岛选地造别墅吧

一个人有一万平方米的地,但是这得是包括道路和绿化,建筑占地面积给 1000 平方米

高山岭边上就可以修


liutom2 于 2015-7-23 01:32:45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2 22:27

当然受得了,因为主动权在海元老手里,那 5 个就是伺候他的,说得狠点,海元老想要爽,她们就算身体不适也 ...

海元老看起来就好这口呀


xp123567 于 2015-7-23 10:06:49 发表了:

海大富要是告密怎么办?


Scat 于 2015-7-23 12:19:54 发表了:

Sinno 发表于 2015-7-22 06:50

五个!!!尼玛我才一个半!!!

2.5 个那 0.5 怎么算


Sinno 于 2015-7-23 12:35:03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5-7-23 12:19

2.5 个那 0.5 怎么算

S 级算 1 个,A 级算 0.5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23 13:36:52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5-7-23 00:11

高山岭边上就可以修

以后首都搬家,,很多人还是得住广州去吧


Scat 于 2015-7-23 13:45:24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5-7-23 13:36 以后首都搬家,,很多人还是得住广州去吧

以后再说以后的,广州没收逆产不知道有多少


老宅 于 2015-8-7 01:55:14 发表了:

更新第三节

我会在这两天加快速度,争取把提案写出来


Clock-Sonata 于 2015-8-10 16:45:16 发表了:

牛逼。。这下督工要吃瘪。。


真红骑士 于 2015-8-11 12:54:02 发表了:

老宅 发表于 2015-8-6 17:55 更新第三节

我会在这两天加快速度,争取把提案写出来

公,坑

另外,车辆已经可以供应山寨版液压车和手动叉车了


将邪 于 2015-8-12 12:55:54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22 08:43

其实海元老对女仆的事情的反应才比较正常,实在想不通女仆滞销是怎么搞出来的,临高控制的人口也不过百来万 ...

像这样把女仆不当人看的才不正常好吧!


将邪 于 2015-8-12 12:59:17 发表了:

老宅 发表于 2015-7-22 16:08

他以现代的 DIAO 丝去想古代。对于古代的临高来讲,古代的城市土地值钱,是因为在城墙之内,所以贵,但对于 ...

盖宿舍的时候,还分红绿区的吧,绿区面积有限,连带着宿舍面积也不大。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也就住几年。绝大多数元老家里的人口也有限,不需要太大地方。


深潜者 于 2015-8-12 13:02:54 发表了:

老宅 发表于 2015-7-22 16:08

他以现代的 DIAO 丝去想古代。对于古代的临高来讲,古代的城市土地值钱,是因为在城墙之内,所以贵,但对于 ...

城市怎么可能随意扩建?除非住郊外的全都有马车(不光主人有马车,仆人也需要用来采买等),或者住在公共马车站 1.609km 范围内。

米国城市的巨大化也是汽车普及后才开始的。


工兵 于 2015-8-13 16:20:41 发表了:

海林一直想整马前卒,理由好像是马前卒不重视林业木材行业,到底哪一章写了这个


工兵 于 2015-8-13 16:27:17 发表了:

另外,这个自己纵火吸引注意力,然后再把政保局的十人团诬陷劳役,再赶去荒郊野外砍木头。本来没事,政保局也要怀疑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