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不审势则宽严皆误

北朝旧贴 | 无头骑士 | 8/15/2020 | 共 11792 字 | 编辑本页

无头骑士 于 2015-7-6 01:03:24 发表了:

作为一个技术向参与临高启明共同创作的我来说,看到诸君最近为了这些闹腾,颇有些感叹

虽然我参与到这个有趣的创作里不长,但是还是非常喜欢甚至很入戏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写除了 H 小说之外的长篇……本人实在是不太喜欢表达政见,但好像现在越闹越大了,于是想对诸君表个态。

政治,于我看来不过就是抛开了原则依托于利益的苟合。

基于此,才有了这次的摩擦。

首先说结论,关于现有体制的运作方式,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从元老院中 500 元老里选出处理各个事宜的机构——执委会。而此次从政保局文化祭保护不力出现的闹临高事件拓展开来,形成了愈演愈烈的切身利益之争,大有把执委会拖下马的兆头,我认为这是不妥的。

诸君的切身利益在书中,是个怎么争取的过程呢?从各种前文里可以看出来,是由各个部门话事人通过报告进入元老院讨论,然后交由执委权衡,最后由企划院划拨。于是有了各个部门元老到处拉资源,如赵引弓独走开分基地,也是到处卖人情求资源,然后才得到了足够的支撑,而开分基地过于激进导致分基地差点被端也引发了各个部门以及企划院的不满并给其了足够的限制,并且展开了内部调查。

那么问题来了,真的有文马只手遮天的可能嘛?真的有石志奇带着军队独走,展无涯无限扩张资源对他全面倾斜的可能嘛?

有,但很难。首先你得写足够优秀的同人文,其次你要接受诸方元老的质疑,最后你还得经过吹牛者的全面审核和宏观调控(吹牛者行使了企划院的权责),制衡是全方面的。

搞不好就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分分钟进翠岗的节奏。死了还好,万一转正没了小 jj 才叫悲剧,人家用下半身疼爱妹子,你得用手指

所以我就奇了怪了,如果要争取利益,又何必去弄垮执委以及文德嗣马前卒呢?目测他们在做的,不正是均衡各方势力,有效划拨资源让基本盘最大化嘛?

写同人百花齐放才是王道啊……这样才会让你代表的元老以及背后的势力最大化,才获得更多的利益与话语权不是吗

这也是我为什么很看不得论坛上提到多次的“酱油元老”的原因

想要不酱油,就理应多多用自己设定的身份与性格来参与到故事中去嘛,对么

哦,你又不写文,又不说事,就嚷嚷着酱油元老的利益会被践踏,那还真的就践踏你了……反正是我写,你管我怎么写

至于采纳不采纳,是吹牛者的事情。

我对政治一无所知,也不喜欢,更没兴趣。我不懂什么英美政体,也不懂什么 TG 党争,我只认为一个人努力就会获得结果,虽然不一定是他想要的

最后,我并非抨击钱议长以及这次争端里的任何人,表达述求其本身就是一种努力,所以政客们就玩政客的,讼棍们就搞讼棍的,但是我是坚决的反对将执委会废除,将主事者搞下台的,时至今天,我是没有看到任何一种比目前这种制衡各个方面更好的组织形式。

一起团结起来,好好把蛋糕做大才是硬道理,这就是我想说的。


Clock-Sonata 于 2015-7-6 01:30:00 发表了:

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

好像不是,强势的执委代表的部门不止一个,弱势的比方说马甲,只能代表一个部门,司凯德部长这种执委,有时候在系统内还压制不住不同意见呢


mkj1911 于 2015-7-6 01:36:17 发表了:

政治是协调利益冲突的,而利益冲突是客观存在的。要团结,就要让大家都看到自己的利益,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实现的。举个例子,楼主好像是电力系统的吧,电价怎么定就牵扯到很多利益。一般会是执委会制在各系统参与下制定的。电价定低了,电力系统肯定亏损。按照某些人说的“各凭本事,自己废柴不能怪别人”,电力系统亏损了,难免被扣上无能的帽子。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一个人努力就会获得结果”,少不得定电价的时候要撕逼。


punishment 于 2015-7-6 01:56:39 发表了:

其实吧,两方的理想都不是特别坏的事。

文马为首的体制将来收益极大,而且摆明了会分到最大一块蛋糕。那么体制派理智的选择就是先给底下人多分一点,保证事业成功,事业成功是体制派的最大目标。如果全按体制派的理想来,所有元老到退休的时候保证司局级以上,大部分有专长的元老部级以上是基本可以保证的。体制稍微努努力,个个享受部级专家待遇也不是难事。真统一了东亚,五百号豪富级享受都是小钱。

从社会屌丝,到司局级;或者从一般水平的专业人才,到部级干部,对参加穿越的现代人来说也算可以了。个个王公巨富,睡觉身边躺一个排超模,幻想一下可以,作为人生追求毕竟不大现实。如果不穿越,屌丝们混个地方科员退休的可能性不是太小,司局级起码可以住高干病房了。

底下人主要担心的是体制成功以后发生清洗。历史上的清洗主要不是卸磨杀驴型的,而是领导层发生分裂,出个斯大林或者罗伯斯庇尔;或者文马大战,彗星撞地球,这是最坏的可能。真正说体制坏心肠,没事找事把大家都做成博克瑟,我觉得现实生活中还不是特别常见。底下的担忧主要是因为体制如果真想这么干,还是可以这么干。所以欧美式的寡头凌驾于政府之上,搞出大崩溃屁事没有政府还得救你,这看上去就非常有诱惑力。

平心而论,体制可能是要比杰斐逊热爱的小农民主更适应工业社会。工业社会特点是大生产,大生产天然造成权力集中,集中的权力必须受到公权力监管。现在的不满,主要还是决策层某些措施触动了“安全”这根神经。大凡争夺权力,要么是为了做事,要么是为了保命。最坏的可能,就是大家都是为了保命,不惜置别人于死地。现在的问题是,虽然权力争夺还没发生,但是制度上缺少令人信服的避免大逃杀的机制,从而让弱势元老感觉不安全。


Valkyrie 于 2015-7-6 03:03:07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6 01:56 其实吧,两方的理想都不是特别坏的事。

文马为首的体制将来收益极大,而且摆明了会分到最大一块蛋糕。那 ...

p 学霸说的很全面了


Valkyrie 于 2015-7-6 03:32:28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6 01:56 其实吧,两方的理想都不是特别坏的事。

文马为首的体制将来收益极大,而且摆明了会分到最大一块蛋糕。那 ...

现体制适合工业化大生产,但是对于一个目标是建立 19 世纪工业水平的社会来说,并不需要如现今联邦政府的集权水平。

况且即使是如今,国会依然可以通过财政权对政府做到有效的制约。

现在临高的问题是,元老院的财政权出了年度大会盖章以外并没有得到体现。资源的调拨和分配是以企划院为中心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元老院对行政部门毫无制约能力。

我的建议是将企划院一分为二,一部分继续归属执委会,负责协调汇总各部门的预算要求,制定经济政策,但只有建议权。另一部分划入元老院,负责预算的审批。契卡我看书不太仔细,没发现是向谁负责的,最好是划为元老院,负责审计。

元老院设议长并且还塞到执委会里面是个败笔。取消议长,萧子山是负责元老生活和薪资发放的,同样划入元老院。

每年选一个秘书长,负责召集会议。


punishment 于 2015-7-6 03:36: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punishment 于 2015-7-5 15:18 编辑

Valkyrie 发表于 2015-7-5 14:32

现体制适合工业化大生产,但是对于一个目标是建立 19 世纪工业水平的社会来说,并不需要如现今联邦政府的集 ...

V 大讲得很有道理。

不管什么问题,机构调整能解决的最好。革命是对外的,改革是对内的。

现在的矛盾我看也就是一个责权利没有理顺的问题。


Scat 于 2015-7-6 08:10:57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1:30

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

好像不是,强势的执委代表的部门不止一个,弱势的 ...

像司凯德这种存在感对广大酱油和 Boss 都比较合适,上不能威胁谁,下不能压制谁,不过前提是驻外站的任免考核都在文老板和企划院手里,马甲兄存在感本来不弱,只是刑不上元老,法学会只能管百姓


璇瑢子 于 2015-7-6 08:57:32 发表了:

我只是觉得很多人忽悠归化民把自己都忽悠进去了

真觉得元老天然就多么高大上多么伟正光。。。。

把归化民都当做 NPC。。。。。

还有感觉最好要加快台湾的建设,万一临高出现严重内乱至少得要有一套人员,技术备份什么的。。。。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03:31 发表了:

你们都小看马甲了

你们没发现法学会已经包揽全部法律的立法了么?


Valkyrie 于 2015-7-6 09:12:12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03 你们都小看马甲了

你们没发现法学会已经包揽全部法律的立法了么?

马甲这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17:52 发表了:

Valkyrie 发表于 2015-7-6 09:12

马甲这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所以我对上面所有小看马甲的人表示担心啊~~~


Clock-Sonata 于 2015-7-6 09:20: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17

所以我对上面所有小看马甲的人表示担心啊~~~

但他对物质资源的调配和最重要的人事组织还插不上手

要归化民和普通非法学元老掌握讼棍的斗争方式,很困难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24:15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9:20

但他对物质资源的调配和最重要的人事组织还插不上手

要归化民和普通非法学元老掌握讼棍的斗争方式,很 ...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景,如土共这般工程师治国、学霸治国是不可能长期适用于 500 权贵家族的。这样看的话,马甲为首的法学会系统具备天然优势啊~


ashord 于 2015-7-6 09:30: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24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 ...

500 废未来不是大资本家+大贵族治国么,未来他们自身就是背景,就是关系,讼棍只能当白手套吧。


Clock-Sonata 于 2015-7-6 09:31: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24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 ...

那倒是~~~所以马甲将来是帝国法学院的幕后黑手是吧


无头骑士 于 2015-7-6 09:45:28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1:30

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

好像不是,强势的执委代表的部门不止一个,弱势的 ...

执委会主席——文德嗣(winter_z),造船及海军元老院议长——这个好像是钱水廷,有没有实际负责的体系我不大清楚(存疑)中央政务院总理——马千瞩(马前卒),(工程工业及政策)企划院总裁——邬德(adell),(工业)制造总监——展无涯(暂时的乌鸦),机械殖民及贸易长官(暂缺,次官代替职务)——司凯德(scatfish),外贸财政总监——程栋(ID 不详),财政军务总管(不常设,战时临时委任)——何鸣(ID 不详),军事仲裁庭代表——马甲(和谐的马甲),法学执委会办公厅主任——萧子山(pioneertime),常务


netmousexhxh 于 2015-7-6 09:46:55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9:20

但他对物质资源的调配和最重要的人事组织还插不上手

要归化民和普通非法学元老掌握讼棍的斗争方式,很 ...

归化民有一种最熟悉的斗争方式,那就是一群人拿着武器冲过去

而法学会的路数明显不适应这种斗争方式

讼棍们不管是在旧时空还是穿越后都没有很好的应对这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斗争方式

讼棍们能玩的开的前提是所有人接受这一个总的法律框架,但是遇上“你们 XX 的法是坏的,我们要废掉”的杰哈德路数也就抓瞎

闹临高事件就算是典型的这两种逻辑的冲突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元老们的首要敌人都不是打算独裁/清洗的元老,而是打算当皇帝的归化民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47:20 发表了:

ashord 发表于 2015-7-6 09:30

500 废未来不是大资本家+大贵族治国么,未来他们自身就是背景,就是关系,讼棍只能当白手套吧。

家主不见得是家族里行政职务最高的人~~执掌一个大型资本集团要的是精英,而治国的讼棍即便是小布什这种差生痞子也可以胜任


无头骑士 于 2015-7-6 09:53:19 发表了:

mkj1911 发表于 2015-7-6 01:36

政治是协调利益冲突的,而利益冲突是客观存在的。要团结,就要让大家都看到自己的利益,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 ...

正如此,如果我要争取电力行业的利益,则递交申请,说明问题,展望未来,最终在执委会和元老院撕逼之后得到利益分配

这不就是现阶段的制衡吗??

电价怎么定,也不可能让电力亏损,自掏腰包,您这谈判逻辑太诡异了,电价由多方权衡制定,不代表可以代表电力部门制定而是互相摆出数据对掐之后制定吧

因为没有利益,那电力可以甩手不干,“肯定亏损”是怎么来的呢?

现在假设您全权代表执委,电力部门从成本核算来看,要电价每度 2 流通币,敢问您现在怎么制定电价?拍拍脑袋说,1 流通币每度,就这么定了?


Clock-Sonata 于 2015-7-6 10:09:25 发表了:

无头骑士 发表于 2015-7-6 09:45

执委会主席——文德嗣(winter_z),造船及海军

元老院议长——这个好像是钱水廷,有没有实际负责的体系 ...

何鸣几乎没啥发言权,还有司凯德在经贸政策上完全沦为执行者呀~~~当然他说这是他刻意为之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10:13:52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10:09

何鸣几乎没啥发言权,还有司凯德在经贸政策上完全沦为执行者呀~~~当然他说这是他刻意为之

根本原因是人力缺乏的一五期间南下派的战略只能是空想~这才造成了殖民贸易部的空心化


Valkyrie 于 2015-7-6 10:16:47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24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 ...

长远的看,在临高这种社会矛盾注定不会太激烈的体制内采用讼棍治国是最好的。

培养屁民和元老承认游戏规则愿赌服输的习惯才是长治久安之策。

窝一直说临高适合的是英美。

奈何群众们不认同啊。

工程师治国会让泥腿子翻天的。


Clock-Sonata 于 2015-7-6 10:21:10 发表了:

netmousexhxh 发表于 2015-7-6 09:46

归化民有一种最熟悉的斗争方式,那就是一群人拿着武器冲过去

而法学会的路数明显不适应这种斗争方式

讼 ...

所以有文总的代差理论

让他们拿着刀棍冲向散弹枪吧


Valkyrie 于 2015-7-6 10:23:40 发表了:

netmousexhxh 发表于 2015-7-6 09:46 归化民有一种最熟悉的斗争方式,那就是一群人拿着武器冲过去

而法学会的路数明显不适应这种斗争方式

讼 ...

临高有技术提高的生产力 有殖民地提供的矛盾输出空间。对归化民中的刁民放手镇压毫无压力


钱水廷 于 2015-7-6 10:29:39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5 20:03

你们都小看马甲了

你们没发现法学会已经包揽全部法律的立法了么?

我觉得执委会和元老院之争确实改变了一些进展方式,从作者本人角度,他原本没有意识到元老院应有的作用。我记得书里马甲和法学会的一干人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法,大量的立法。。。问题是程序不应该这样走的,法学会至少要得到元老院的授权,来草拟法律,或者向元老院提出提案,经过讨论,投票,才能成为集图立法。如果按书里那么写,这个过程里根本就没有元老院什么事了。我曾经数了几个词,元老院这个词是在女仆革命后才在书里多了起来,之前真是只见执委会,不见元老院。


雁北飞 于 2015-7-6 10:32:27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6 10:29

我觉得执委会和元老院之争确实改变了一些进展方式,从作者本人角度,他原本没有意识到元老院应有的作用。 ...

之前只有穿越大会,连元老这个词也是后来才发明的好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钱水廷 于 2015-7-6 10:38:15 发表了:

雁北飞 发表于 2015-7-5 21:32

之前只有穿越大会,连元老这个词也是后来才发明的好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是真烦了你了,以后别跟着我好吗?


雁北飞 于 2015-7-6 10:42:40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6 10:38

我是真烦了你了,以后别跟着我好吗?

你能发言我就能回帖,神经过敏的话去看医生。


雁北飞 于 2015-7-6 10:52:00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6 10:38

我是真烦了你了,以后别跟着我好吗?

幸亏我们这还没真穿越,你也不是本版版主,否则塞抹布关小黑屋分分钟啊,和你的皿煮柿油思想两回事嘛,怎么,玩议会民主的,连人格都准备被人拿来攻击的主,遇到论坛上连人身攻击都算不上的争论都接受不了?钱议长你骨子里要说不是帕尔帕丁我还真不信啊


无头骑士 于 2015-7-6 01:03:24 发表了:

作为一个技术向参与临高启明共同创作的我来说,看到诸君最近为了这些闹腾,颇有些感叹

虽然我参与到这个有趣的创作里不长,但是还是非常喜欢甚至很入戏的,这也是我第一次写除了 H 小说之外的长篇……本人实在是不太喜欢表达政见,但好像现在越闹越大了,于是想对诸君表个态。

政治,于我看来不过就是抛开了原则依托于利益的苟合。

基于此,才有了这次的摩擦。

首先说结论,关于现有体制的运作方式,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从元老院中 500 元老里选出处理各个事宜的机构——执委会。而此次从政保局文化祭保护不力出现的闹临高事件拓展开来,形成了愈演愈烈的切身利益之争,大有把执委会拖下马的兆头,我认为这是不妥的。

诸君的切身利益在书中,是个怎么争取的过程呢?从各种前文里可以看出来,是由各个部门话事人通过报告进入元老院讨论,然后交由执委权衡,最后由企划院划拨。于是有了各个部门元老到处拉资源,如赵引弓独走开分基地,也是到处卖人情求资源,然后才得到了足够的支撑,而开分基地过于激进导致分基地差点被端也引发了各个部门以及企划院的不满并给其了足够的限制,并且展开了内部调查。

那么问题来了,真的有文马只手遮天的可能嘛?真的有石志奇带着军队独走,展无涯无限扩张资源对他全面倾斜的可能嘛?

有,但很难。首先你得写足够优秀的同人文,其次你要接受诸方元老的质疑,最后你还得经过吹牛者的全面审核和宏观调控(吹牛者行使了企划院的权责),制衡是全方面的。

搞不好就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分分钟进翠岗的节奏。死了还好,万一转正没了小 jj 才叫悲剧,人家用下半身疼爱妹子,你得用手指

所以我就奇了怪了,如果要争取利益,又何必去弄垮执委以及文德嗣马前卒呢?目测他们在做的,不正是均衡各方势力,有效划拨资源让基本盘最大化嘛?

写同人百花齐放才是王道啊……这样才会让你代表的元老以及背后的势力最大化,才获得更多的利益与话语权不是吗

这也是我为什么很看不得论坛上提到多次的“酱油元老”的原因

想要不酱油,就理应多多用自己设定的身份与性格来参与到故事中去嘛,对么

哦,你又不写文,又不说事,就嚷嚷着酱油元老的利益会被践踏,那还真的就践踏你了……反正是我写,你管我怎么写

至于采纳不采纳,是吹牛者的事情。

我对政治一无所知,也不喜欢,更没兴趣。我不懂什么英美政体,也不懂什么 TG 党争,我只认为一个人努力就会获得结果,虽然不一定是他想要的

最后,我并非抨击钱议长以及这次争端里的任何人,表达述求其本身就是一种努力,所以政客们就玩政客的,讼棍们就搞讼棍的,但是我是坚决的反对将执委会废除,将主事者搞下台的,时至今天,我是没有看到任何一种比目前这种制衡各个方面更好的组织形式。

一起团结起来,好好把蛋糕做大才是硬道理,这就是我想说的。


Clock-Sonata 于 2015-7-6 01:30:00 发表了:

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

好像不是,强势的执委代表的部门不止一个,弱势的比方说马甲,只能代表一个部门,司凯德部长这种执委,有时候在系统内还压制不住不同意见呢


mkj1911 于 2015-7-6 01:36:17 发表了:

政治是协调利益冲突的,而利益冲突是客观存在的。要团结,就要让大家都看到自己的利益,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实现的。举个例子,楼主好像是电力系统的吧,电价怎么定就牵扯到很多利益。一般会是执委会制在各系统参与下制定的。电价定低了,电力系统肯定亏损。按照某些人说的“各凭本事,自己废柴不能怪别人”,电力系统亏损了,难免被扣上无能的帽子。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一个人努力就会获得结果”,少不得定电价的时候要撕逼。


punishment 于 2015-7-6 01:56:39 发表了:

其实吧,两方的理想都不是特别坏的事。

文马为首的体制将来收益极大,而且摆明了会分到最大一块蛋糕。那么体制派理智的选择就是先给底下人多分一点,保证事业成功,事业成功是体制派的最大目标。如果全按体制派的理想来,所有元老到退休的时候保证司局级以上,大部分有专长的元老部级以上是基本可以保证的。体制稍微努努力,个个享受部级专家待遇也不是难事。真统一了东亚,五百号豪富级享受都是小钱。

从社会屌丝,到司局级;或者从一般水平的专业人才,到部级干部,对参加穿越的现代人来说也算可以了。个个王公巨富,睡觉身边躺一个排超模,幻想一下可以,作为人生追求毕竟不大现实。如果不穿越,屌丝们混个地方科员退休的可能性不是太小,司局级起码可以住高干病房了。

底下人主要担心的是体制成功以后发生清洗。历史上的清洗主要不是卸磨杀驴型的,而是领导层发生分裂,出个斯大林或者罗伯斯庇尔;或者文马大战,彗星撞地球,这是最坏的可能。真正说体制坏心肠,没事找事把大家都做成博克瑟,我觉得现实生活中还不是特别常见。底下的担忧主要是因为体制如果真想这么干,还是可以这么干。所以欧美式的寡头凌驾于政府之上,搞出大崩溃屁事没有政府还得救你,这看上去就非常有诱惑力。

平心而论,体制可能是要比杰斐逊热爱的小农民主更适应工业社会。工业社会特点是大生产,大生产天然造成权力集中,集中的权力必须受到公权力监管。现在的不满,主要还是决策层某些措施触动了“安全”这根神经。大凡争夺权力,要么是为了做事,要么是为了保命。最坏的可能,就是大家都是为了保命,不惜置别人于死地。现在的问题是,虽然权力争夺还没发生,但是制度上缺少令人信服的避免大逃杀的机制,从而让弱势元老感觉不安全。


Valkyrie 于 2015-7-6 03:03:07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6 01:56 其实吧,两方的理想都不是特别坏的事。

文马为首的体制将来收益极大,而且摆明了会分到最大一块蛋糕。那 ...

p 学霸说的很全面了


Valkyrie 于 2015-7-6 03:32:28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6 01:56 其实吧,两方的理想都不是特别坏的事。

文马为首的体制将来收益极大,而且摆明了会分到最大一块蛋糕。那 ...

现体制适合工业化大生产,但是对于一个目标是建立 19 世纪工业水平的社会来说,并不需要如现今联邦政府的集权水平。

况且即使是如今,国会依然可以通过财政权对政府做到有效的制约。

现在临高的问题是,元老院的财政权出了年度大会盖章以外并没有得到体现。资源的调拨和分配是以企划院为中心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元老院对行政部门毫无制约能力。

我的建议是将企划院一分为二,一部分继续归属执委会,负责协调汇总各部门的预算要求,制定经济政策,但只有建议权。另一部分划入元老院,负责预算的审批。契卡我看书不太仔细,没发现是向谁负责的,最好是划为元老院,负责审计。

元老院设议长并且还塞到执委会里面是个败笔。取消议长,萧子山是负责元老生活和薪资发放的,同样划入元老院。

每年选一个秘书长,负责召集会议。


punishment 于 2015-7-6 03:36: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punishment 于 2015-7-5 15:18 编辑

Valkyrie 发表于 2015-7-5 14:32

现体制适合工业化大生产,但是对于一个目标是建立 19 世纪工业水平的社会来说,并不需要如现今联邦政府的集 ...

V 大讲得很有道理。

不管什么问题,机构调整能解决的最好。革命是对外的,改革是对内的。

现在的矛盾我看也就是一个责权利没有理顺的问题。


Scat 于 2015-7-6 08:10:57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1:30

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

好像不是,强势的执委代表的部门不止一个,弱势的 ...

像司凯德这种存在感对广大酱油和 Boss 都比较合适,上不能威胁谁,下不能压制谁,不过前提是驻外站的任免考核都在文老板和企划院手里,马甲兄存在感本来不弱,只是刑不上元老,法学会只能管百姓


璇瑢子 于 2015-7-6 08:57:32 发表了:

我只是觉得很多人忽悠归化民把自己都忽悠进去了

真觉得元老天然就多么高大上多么伟正光。。。。

把归化民都当做 NPC。。。。。

还有感觉最好要加快台湾的建设,万一临高出现严重内乱至少得要有一套人员,技术备份什么的。。。。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03:31 发表了:

你们都小看马甲了

你们没发现法学会已经包揽全部法律的立法了么?


Valkyrie 于 2015-7-6 09:12:12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03 你们都小看马甲了

你们没发现法学会已经包揽全部法律的立法了么?

马甲这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17:52 发表了:

Valkyrie 发表于 2015-7-6 09:12

马甲这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所以我对上面所有小看马甲的人表示担心啊~~~


Clock-Sonata 于 2015-7-6 09:20: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17

所以我对上面所有小看马甲的人表示担心啊~~~

但他对物质资源的调配和最重要的人事组织还插不上手

要归化民和普通非法学元老掌握讼棍的斗争方式,很困难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24:15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9:20

但他对物质资源的调配和最重要的人事组织还插不上手

要归化民和普通非法学元老掌握讼棍的斗争方式,很 ...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景,如土共这般工程师治国、学霸治国是不可能长期适用于 500 权贵家族的。这样看的话,马甲为首的法学会系统具备天然优势啊~


ashord 于 2015-7-6 09:30: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24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 ...

500 废未来不是大资本家+大贵族治国么,未来他们自身就是背景,就是关系,讼棍只能当白手套吧。


Clock-Sonata 于 2015-7-6 09:31:2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24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 ...

那倒是~~~所以马甲将来是帝国法学院的幕后黑手是吧


无头骑士 于 2015-7-6 09:45:28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1:30

据我看书的了解,是 9 执委分别代表各个部门的切身利益

好像不是,强势的执委代表的部门不止一个,弱势的 ...

执委会主席——文德嗣(winter_z),造船及海军元老院议长——这个好像是钱水廷,有没有实际负责的体系我不大清楚(存疑)中央政务院总理——马千瞩(马前卒),(工程工业及政策)企划院总裁——邬德(adell),(工业)制造总监——展无涯(暂时的乌鸦),机械殖民及贸易长官(暂缺,次官代替职务)——司凯德(scatfish),外贸财政总监——程栋(ID 不详),财政军务总管(不常设,战时临时委任)——何鸣(ID 不详),军事仲裁庭代表——马甲(和谐的马甲),法学执委会办公厅主任——萧子山(pioneertime),常务


netmousexhxh 于 2015-7-6 09:46:55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09:20

但他对物质资源的调配和最重要的人事组织还插不上手

要归化民和普通非法学元老掌握讼棍的斗争方式,很 ...

归化民有一种最熟悉的斗争方式,那就是一群人拿着武器冲过去

而法学会的路数明显不适应这种斗争方式

讼棍们不管是在旧时空还是穿越后都没有很好的应对这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斗争方式

讼棍们能玩的开的前提是所有人接受这一个总的法律框架,但是遇上“你们 XX 的法是坏的,我们要废掉”的杰哈德路数也就抓瞎

闹临高事件就算是典型的这两种逻辑的冲突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元老们的首要敌人都不是打算独裁/清洗的元老,而是打算当皇帝的归化民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09:47:20 发表了:

ashord 发表于 2015-7-6 09:30

500 废未来不是大资本家+大贵族治国么,未来他们自身就是背景,就是关系,讼棍只能当白手套吧。

家主不见得是家族里行政职务最高的人~~执掌一个大型资本集团要的是精英,而治国的讼棍即便是小布什这种差生痞子也可以胜任


无头骑士 于 2015-7-6 09:53:19 发表了:

mkj1911 发表于 2015-7-6 01:36

政治是协调利益冲突的,而利益冲突是客观存在的。要团结,就要让大家都看到自己的利益,不是喊几句口号就能 ...

正如此,如果我要争取电力行业的利益,则递交申请,说明问题,展望未来,最终在执委会和元老院撕逼之后得到利益分配

这不就是现阶段的制衡吗??

电价怎么定,也不可能让电力亏损,自掏腰包,您这谈判逻辑太诡异了,电价由多方权衡制定,不代表可以代表电力部门制定而是互相摆出数据对掐之后制定吧

因为没有利益,那电力可以甩手不干,“肯定亏损”是怎么来的呢?

现在假设您全权代表执委,电力部门从成本核算来看,要电价每度 2 流通币,敢问您现在怎么制定电价?拍拍脑袋说,1 流通币每度,就这么定了?


Clock-Sonata 于 2015-7-6 10:09:25 发表了:

无头骑士 发表于 2015-7-6 09:45

执委会主席——文德嗣(winter_z),造船及海军

元老院议长——这个好像是钱水廷,有没有实际负责的体系 ...

何鸣几乎没啥发言权,还有司凯德在经贸政策上完全沦为执行者呀~~~当然他说这是他刻意为之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7-6 10:13:52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6 10:09

何鸣几乎没啥发言权,还有司凯德在经贸政策上完全沦为执行者呀~~~当然他说这是他刻意为之

根本原因是人力缺乏的一五期间南下派的战略只能是空想~这才造成了殖民贸易部的空心化


Valkyrie 于 2015-7-6 10:16:47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6 09:24 从长远看,只有讼棍职业可以保证元 X 代都可以胜任,因为讼棍治国的本质就是会舌辩、会煽动、有关系、有背 ...

长远的看,在临高这种社会矛盾注定不会太激烈的体制内采用讼棍治国是最好的。

培养屁民和元老承认游戏规则愿赌服输的习惯才是长治久安之策。

窝一直说临高适合的是英美。

奈何群众们不认同啊。

工程师治国会让泥腿子翻天的。


Clock-Sonata 于 2015-7-6 10:21:10 发表了:

netmousexhxh 发表于 2015-7-6 09:46

归化民有一种最熟悉的斗争方式,那就是一群人拿着武器冲过去

而法学会的路数明显不适应这种斗争方式

讼 ...

所以有文总的代差理论

让他们拿着刀棍冲向散弹枪吧


Valkyrie 于 2015-7-6 10:23:40 发表了:

netmousexhxh 发表于 2015-7-6 09:46 归化民有一种最熟悉的斗争方式,那就是一群人拿着武器冲过去

而法学会的路数明显不适应这种斗争方式

讼 ...

临高有技术提高的生产力 有殖民地提供的矛盾输出空间。对归化民中的刁民放手镇压毫无压力


钱水廷 于 2015-7-6 10:29:39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7-5 20:03

你们都小看马甲了

你们没发现法学会已经包揽全部法律的立法了么?

我觉得执委会和元老院之争确实改变了一些进展方式,从作者本人角度,他原本没有意识到元老院应有的作用。我记得书里马甲和法学会的一干人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法,大量的立法。。。问题是程序不应该这样走的,法学会至少要得到元老院的授权,来草拟法律,或者向元老院提出提案,经过讨论,投票,才能成为集图立法。如果按书里那么写,这个过程里根本就没有元老院什么事了。我曾经数了几个词,元老院这个词是在女仆革命后才在书里多了起来,之前真是只见执委会,不见元老院。


雁北飞 于 2015-7-6 10:32:27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6 10:29

我觉得执委会和元老院之争确实改变了一些进展方式,从作者本人角度,他原本没有意识到元老院应有的作用。 ...

之前只有穿越大会,连元老这个词也是后来才发明的好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钱水廷 于 2015-7-6 10:38:15 发表了:

雁北飞 发表于 2015-7-5 21:32

之前只有穿越大会,连元老这个词也是后来才发明的好吧?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是真烦了你了,以后别跟着我好吗?


雁北飞 于 2015-7-6 10:42:40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6 10:38

我是真烦了你了,以后别跟着我好吗?

你能发言我就能回帖,神经过敏的话去看医生。


雁北飞 于 2015-7-6 10:52:00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6 10:38

我是真烦了你了,以后别跟着我好吗?

幸亏我们这还没真穿越,你也不是本版版主,否则塞抹布关小黑屋分分钟啊,和你的皿煮柿油思想两回事嘛,怎么,玩议会民主的,连人格都准备被人拿来攻击的主,遇到论坛上连人身攻击都算不上的争论都接受不了?钱议长你骨子里要说不是帕尔帕丁我还真不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