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钱议长发动质询的粗略思路。

北朝旧贴 | 赤色MA | 8/15/2020 | 共 1450 字 | 编辑本页

赤色 MA 于 2015-7-5 10:35:13 发表了:

现在吵吵闹闹该如何先不说,发现很多人都是直接向执委会讨说法的思路。一直都说忽略一线元老的意见和利益,问题是元老院会议本来就应该承担协调元老意见和利益的职能。但事实是元老院会议功能基本停摆,几次重要会议都是执委会或职能部门召集的。本应是核心权力机构的元老大会毫无存在感和约束力这本身就是个严重的问题。如果说初期权力分配有问题,但为什么几年内都,甚至经过女仆暴动这种严重事件后仍然毫无起色。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直接责任人就是钱议长。如果他做了努力但没效果倒是可以理解,但如果什么都没做就不对劲了。

就是出于上面这个想法,我觉得有必要对钱议长发动质询,内容是钱是否有怠工行为,需要钱提供几年内的工作总结,提供他主动召集会议、提出的关于协调元老利益及在组织和制度上加强元老大会权力维护元老大会正常运行等方面提案的书面证明。至于怠工(如果存在的话)原因,维护元老大会运行的提案(如果有)没有通过的原因,不在此次质询的范围之内。


钱水廷 于 2015-7-5 10:58:18 发表了:

为啥别人都不写同人就没人说没在干事,我就得写?我又不是作者,这种东西作者帮着写吧。再问一句你是谁啊?


钱水廷 于 2015-7-5 11:04:49 发表了:

要说同人和相关讨论,在前一次和版务闹翻,吹牛出走之前,我写的还真不算少了。至少还有个飞云酒话,将近六百层呢。


赤色 MA 于 2015-7-5 11:05:54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5 10:58 为啥别人都不写同人就没人说没在干事,我就得写?我又不是作者,这种东西作者帮着写吧。再问一句你是谁啊?

所以我先把思路说出来看你们有什么意见。另外没名没姓就没人权是吗?


钱水廷 于 2015-7-5 11:09:38 发表了:

回你算我闲的,你要是能让吹牛的在书里质询钱议长,我再看看要不要替他说点什么。


不食美麦闻一多 于 2015-7-6 09:49:50 发表了:

钱议长:酱油元老,你觉得政保局好不好呀?

酱油元老:吼啊!

钱议长:午木也支持吗?

酱油元老:当然啦!

钱议长:那么早就说要乱搞,会不会给人感觉是把元老们给出卖了?

酱油元老:任何事,也要按照共同纲领,按照元老共同决议来进行。刚才你问我,我可以回答一句「无可奉告」,但是你们又不高兴,我怎么办?我讲的意思不是要出卖政保局。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说支持。我就明确告诉你这一点。我感觉你们政治界还需要学习,你们毕竟还是 too young ,你明白这意思吧?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世界上哪一个特务组织我没有约过?你们要知道,中情局的胡佛主席,比你们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所以说反对派还是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识得唔识得啊?我为你们感到拙计呀……你们有一个好,全世界跑到什么地方,你们比伪明的东林党跑得还快,但是问来问去的问题呀,都 too simple , sometimes naive !懂了没有?

钱议长:可是能不能说一下为什么支持政保局?

酱油元老: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元老院的酱油元老跟你们讲,我不是政治工作者,但是我见得太多了。我有必要告诉你们一些人生的经验……中国有一句话叫「闷声发大财」,我就什么话也不说,这是最好的。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这样热情,一句话不说也不好。在宣传上将来如果你们道路上有偏差,你们要负责任。我没有说要把午木们给出卖了,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但你们一定要问我对赵曼雄支持不支持,他现在是政保局的 CEO,我们怎么能不支持政保局的 CEO?

钱议长:但是如果说乱搞呢?

酱油元老:乱搞也得按照元老院的相关决议,对不对?当然我们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到那时候我们会表态的。明白这意思吗?你们不要想喜欢弄个大新闻,说现在已经出卖政保局了,把我批判一番,你们啊,naive! I'm angry!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我今天算是得罪了你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