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也有必要对元老进行培训和教育?

北朝旧贴 | 雁北飞 | 8/15/2020 | 共 1726 字 | 编辑本页

雁北飞 于 2015-7-3 12:13:48 发表了:

某些酱油元老总不能顶着一顶元老的帽子,有元老院的一票在手,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吧?工作能做的不做,知识该学的不学,整天跟着某些政客的指挥棒转,指哪打哪,这样的人,就算以后给他个总督干,他干坏了谁的损失?归化民尚且要培训,要思想教育,元老就不需要统一一下思想认识?

下面是杭州郝元事件之后赵引弓的一些反思,可见酱油元老的不少思想和行动已经在起负面影响。

““做人难,做做实事的人更难。”赵引弓夹着雪茄。颇有些自怨自艾。说到底。自己就是担任了方面大员,起居八座的遭人嫉恨……不,应该是给酱油元老的利益输送不够,自己真是傻瓜一个,尽想着怎么刷功勋,没想到这些功勋对酱油元老来说不痛不痒。要有切身利益的事情他们才会见你的情!他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    山东和济州那边,在艰苦的环境下还在不断的从难民中挑选女仆候补生优先运回临高,相形之下。自己傻里傻气的埋头对难民子女和孤儿搞教育――自己真是蠢到家了!不但半点表扬捞不到,还被人怀疑有“自立派系”的野心……”


雁北飞 于 2015-7-3 12:18:41 发表了:

“ 钱水协含着笑容吐出一口烟来:“老赵啊,老赵。好歹我还是在米国混过不少年头,你这长期在国内混得人怎么连基本的认识都没有了?功劳和成绩从来是在领导指导下才能取得的,不是你个人的!咱们这领导是谁?元老院啊!你这么忽视元老群体,就把几个和你有直接关系的元老当成元老,这怎么行,不整你整谁?三七开?就你这认识水平,杭州站就是一大毒草!”

他的语气很缓和,言辞却相当犀利:“你以为杭州这一摊子全是你一人的功劳?你这里长袖善舞,的确经营的不错。但是你要知道,你的根子在元老院。没有元老院,这里一分钟你也混不下去!咱们得时时刻刻的想着自个的‘本’!你的错就是自以为很牛逼,赶着去做一些很牛逼的事情――可是你又没牛逼到什么都能自己搞定!当年小郭他们就是犯了和你一样的错误,差点过不了关,殷鉴未远啊。”

——————————————————————————————————

从这段看,钱家的思想实在是。。。。


knifers 于 2015-7-3 12:46:32 发表了:

别的不说,对元老政治手段和谋略的培训是肯定要的。

任何年头能靠自己的能力脱颖而出成为官僚的都是人中精英。而元老在旧时空大都是人生失败不得志的死宅,基本上都不会与人打交道处理人际关系。那么将来那些能力差的元老即便是能靠自己的身份混上高位,恐怕也会被下面那些归化民土著精英玩死。搞不好便宜被下面的土著精英占尽了,上面的弱鸡宅元老还要背黑锅。。


雁北飞 于 2015-7-3 12:49:50 发表了:

说来说去,钱议长也好,林汉隆也好,潘潘也好,他们骨子里担心的就是这个”

“唉,那是……”程咏昕故意做出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萨琳娜当时是来调查元老院的特工,被元老们敌视吃了这个亏也只好算她倒霉。只是我在想,以前是因为‘非同伴’的利益可以在‘维持稳定’的大义下牺牲,以后呢?”

潘潘默默的点了点头:一瞬间,她领会到了程咏昕没说出口的下半段。

下一次。当少数人的利益再次与多数人的利益,或者是当权者的利益冲突时,谁是被牺牲的下一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为有这个担心,所以哪怕元老院一人一票也不能给他们安全保障,他们的安全保障来自于必须把一切强力部门都置于监督之下——这一点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是很明显钱议长和林元老觉得任何不处于“自己人”监督之下的监督也都是不可靠的——因为现在元老院事实上存在着一定的监督机制,政保局和对外情报局做事向来小心翼翼不留把柄就是这种机制在发挥一定的作用。

因为存在这种担心,所以钱议长在有意无意地鼓励酱油元老们更多地基于自身的利益活动,哪怕这些利益要求看起来很低级——比如要求更多的女仆或者房子——当然,理由很好听,元老的利益高于一切嘛,酱油元老们最喜欢这个。


688ii 于 2015-7-3 12:58:30 发表了:

雁北飞 发表于 2015-7-3 12:49

说来说去,钱议长也好,林汉隆也好,潘潘也好,他们骨子里担心的就是这个”

“唉,那是……”程咏昕故意 ...

危害性非常大,酱油元老在海南闹一下就有轻轻松松大房子,女仆。

那么在济州,台湾,山东等前线冒着生命危险在恶劣环境下奋战的元老,在工业战线极度危险和艰苦环境下的高强度工作元老。在农业。。。。。。。在各种艰苦环境下的元老们,他们还没时间在执委会门前闹腾。请问怎么看这事?他们可都是实力派。

还有归化民,人家可不傻。看到这些,他们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