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新一届元老院全体大会之前

北朝旧贴 | 钱水廷 | 8/15/2020 | 共 3305 字 | 编辑本页

钱水廷 于 2015-7-2 23:07:59 发表了:

本来最近挺忙的, 临高倒是一直在跟. 但也只是在跟, 大侠闹临高, 朵朵卷入, 我也只是附议对政保总署的调查, 我的原话是这样的:"我附议, 做为元老院议长, 以及当事人的家长, 我不能预设立场的影响调查结果, 但就事件本身必须进行调查, 以确认我们现有内保, 情报系统中存在的问题. 同时做为我一贯主张的提高元老的知情权, 防止某些部门内部出现独立王国的情况, 我再次提议, 所有部门例会的讨论以及决议都必须有会议记录, 用复写纸一式三份, 一份交上级部门, 一份交元老院档案室, 一份本单位保留, 根据需要, 设定解密时限, 同时对于这类特殊事件, 应允许元老院特别调查组调阅所有相关档案, 问询所有相关人员. " 后来, 等书中的钱水廷在执委会上发飙之后, 才被带入这场争论的, 而且似乎越陷越深, 越费力越适得其反. 不过要想分开书中角色以及我这个人的立场, 似乎很难, 但我又不愿意书里那个角色从此成为一个弱智的反派. 想在此说些我个人的想法, 真诚希望作者考虑采纳.

以下部分可理解为我在集团内部的言论. 我不知道按书的进度, 新一届大会该什么时候开, 好像应该快了.关于元老院议长的职位, 在即将到来的新一届全体大会上, 我将不寻求连任这个职位. 在此之后, 如果可能, 我希望能参与组织集团的远洋商贸船队, 为穿越集团服务. 如果不行的话, 我希望去海南以外的地方工作. 再不行的话, 就请分配到任何相关岗位. 请记住, 在穿越集团以外, 我不是个普世派, 我如果到基层工作, 是不会推动归化民的民主建设的. 同时我会继续行使元老的职责, 包括提交, 或附议各种议案. 关于宅党, 因为我的失误, 从一开始宅党就背上了北美小集团的沉重包袱, 进而带上各种负面属性, 现在已经很难扭转, 我在此宣布从此, 宅党将不复存在.

同时, 我依然认为为了最大多数元老的利益和集团的长治久安, 我们应该"强化元老院的地位, 在集团内部建立分权, 制衡, 流动, 透明的体制". 至于具体的实施方式, 可以讨论. 我希望在宅党之后, 出现一个新的广泛的团体, 继续以强化元老院为宗旨.请支持, 认可这个理念的朋友, 在这个贴下留言, 如果你已经在书中出场, 请说明自己的身份, 如果还没出场, 也可以附上一份报名表(姓名, 身份, 技能, 简历, 和理念). 这样以后在涉及相关讨论的时候, 可以更方便, 准确的知道有哪些人可以商量, 而不是找些莫名其妙的人进行暗室交易. 同时我希望有人出来, 担当起组织者的职责, 继续为元老院的地位进行争取, 我会以个人身份支持这样的努力的.

另外, 飞云号, 我们将捐给集团, 由元老院常委会安排如何使用.

同时, 在新的一届全体大会上, 做为为卸任议长, 我会推动若干提案征集意见, 至于是否成为正式议案, 直至通过, 取决于元老们的民意.

1 限制执委的累积任职年限...这个通过民意调查, 已经有广泛的民意基础, 具体年限由大家讨论决定, 我觉得如果以终生累积不超过三届十二年为限制, 应该能投票通过. 至于文总的特殊地位, 在干满年限后, 可以给个名誉头衔.

2 颁布元老知情法, 成立元老院档案馆, "所有部门例会的讨论以及决议都必须有会议记录, 用复写纸一式三份, 一份交上级部门, 一份交元老院档案室, 一份本单位保留, 根据需要, 设定解密时限, 同时对于这类特殊事件, 应允许元老院特别调查组调阅所有相关档案, 问询所有相关人员."

3 针对元老及要害部门防卫力量薄弱的问题, 成立特勤局, 除负责元老的日常人身保卫外, 其它保卫职责由元老院讨论决定. 此提案为附议, 请元老提出更详细的提案.

4 鉴于元老院的职责做为穿越集团的国家最高权力机关, 其最重要的权力包括, 立法权, 财政权, 和行政监督权. 特提议设立常设的行政监督委员会. 负责审阅行政部门的行文, 档案, 并有充分的知情权, 可随时到各部门了解其运作. 行政监督委员会无权对各部门的运作做出直接干涉, 但可以提出建议, 或向其上级部门建议, 及在元老院成立特别调查组, 进行质询. 在极端情况下, 可要求招集元老院特别会议, 对有关部门或人员进行不信任表决或弹劾.

除在全体大会选举执委会外, 元老院应有拥有集团重要部门人选的任命权, 此类任命, 可由主管部门提出人选, 经元老院公开内部征集意见后, 由行政监督委员会在元老院公开面试, 再决定是否认

可提名.

5 成立元老院安全监督委员会, 对国家安全事务, 安全部门的运作进行监督(安全部门不受行政监督委员会监督). 其权限和运作方式可类比行政监督委员会.

为保证行政监督委员会和安全监督委员会有效的运作, 各部门发布会议通知时应同时发到元老院, 包括时间,地点,参加人员和主要议题等. 各委员会可根据需要和人力安排决定是否派人旁听这些会议.

6 重新明确议长职责, 元老院议长应当是个事务性职责, 负责安排元老院的日常运作, 向元老传达各种动向和筹备全体大会. 此职位应该不是执委会成员. 但可以自动成为行政监督委员会和安全监督委员会的成员, 可旁听包括执委会会议在内的各种会议.

元老院将继续执行立法及总财政年度预算的审批职责. 如果有具体议案, 请另行发文提出. 谢谢.


Clock-Sonata 于 2015-7-3 00:02:38 发表了:

这算是以退为进了呀~~~


Clock-Sonata 于 2015-7-3 00:02:59 发表了:

估计书中吹牛会采取的情节是老钱碰了一鼻子灰,然后做出以上决定


钱水廷 于 2015-7-3 00:08:52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2 11:02

估计书中吹牛会采取的情节是老钱碰了一鼻子灰,然后做出以上决定

从已有的描述看, 大概是这样, 等有了新位子, 再琢磨怎么写同人, 试着扭转一下人物的定位吧......如果有想法, 时间的话.


Clock-Sonata 于 2015-7-3 00:10:28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3 00:08

从已有的描述看, 大概是这样, 等有了新位子, 再琢磨怎么写同人, 试着扭转一下人物的定位吧......如果有想 ...

找单良和程咏昕串联,只要被捅出去,肯定是会引起反弹,接下来就顺水推舟,把林汉隆推出去当各方都能接受的人物吧。。。


钱水廷 于 2015-7-3 00:10:41 发表了:

不过, 以那个民意调查看, 至少限制执委的累积任职年限的提案还是应该通过的, 这总是一个进步.


钱水廷 于 2015-7-3 00:14:27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2 11:10

找单良和程咏昕串联,只要被捅出去,肯定是会引起反弹,接下来就顺水推舟,把林汉隆推出去当各方都能接受 ...

吹牛的这么写, 书中的钱水廷也确实没法混了......场外一直有不少没什么争议龙套支持我们的理念, 非要找这些人...尤其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程咏昕.


天青地白 于 2015-7-3 00:15:20 发表了:

虽然不认同书中钱议长的做法,本论坛有些给钱议长设想的做法也不能接受,但是这份提案比较理智,估计吹牛最后后采用一部分。


钱水廷 于 2015-7-3 00:32:08 发表了:

天青地白 发表于 2015-7-2 11:15

虽然不认同书中钱议长的做法,本论坛有些给钱议长设想的做法也不能接受,但是这份提案比较理智,估计吹牛最 ...

老林啊, (你也是老林), 要说我们还是一起驾船参加穿越的, 对我更了解, 最近一直忙也没多交流, 现在外面传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什么的都有, 连篡党夺权都出来了. 即使我们在观点上可能不完全一致, 但还是有很多共同爱好的, 等我从这费力不讨好的位子上退下来, 再多聚聚.


riczxc 于 2015-7-3 00:36:08 发表了:

附议。

行政工作没有透明化,到时部门内部做什么都没有畏惧了。重大决定不落实到纸面而且备案元老院,归化民就可以不能执行。这些应该在培训的时候明确,且在公务员制度上体现。

而土著的效忠对象不但要在抽象上明确为元老院,而且在具体上也要有体现(例如说每年的绩效考核、晋升考试由元老院主持,工资由元老院签发?)


Scat 于 2015-7-3 00:54:06 发表了:

个人觉得元老院加强也好,不加强也好,都是过家家。

500 人是个熟人社会,就是一个小山村,没谁真的有胆子又有能力侵害一群人的利益。

真正被打击的只是早慢熊副局长的神秘主义恶趣味和督工的效率洁癖

真正的问题在元老们挂了以后,规划民成了现代人,元老院只认精液来源,比如说钟小英就算能作为收养子继承席位,肯定也会遭到原浆党的集体排挤,顺便说句题外话,钟博士,爱她就请干了她。

元老院的权力不管看起来有多少层制度保障,对整个社会都是自说自话,虽然这样不会导致革命

至少二代可以顺利度过去,毕竟有二代中的初代,比如小仓号必然就是未来的执委会核心

但是到三代四代五百家族内部撕逼将不可避免,人民将充分利用这一契机,元老院的至高无上将会像斗牛的红布一样指引我们的后代走向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