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纳闷,板子是怎么打到政保局屁股上去的?

北朝旧贴 | 雁北飞 | 8/15/2020 | 共 6941 字 | 编辑本页

雁北飞 于 2015-7-2 15:29:19 发表了:

午木在接到东方元老的举报和杨草等人的汇报以后,已经及时向治安系统反映了情况吧?

“关于警卫工作,大家不用太担心。”慕敏说道,“我们总务处十课的侦缉队已经全部出动,对已经暴露的嫌疑分子采取人盯人的策略。他们都是有相当经验的专业人士。另外总务九课的人员也会加入行动。此外还会动员治安处的便衣警力。冉耀也向总参发出了协助通报,到时候还会调来更多的治安军来担任警卫工作。这样可以让更多的警备营的兵力脱出来执行更重要的随身警卫任务。”最后侠客们怎么摆脱的十课的侦缉队?这板子要打也该打慕敏吧?


762pkm 于 2015-7-2 15:40:39 发表了:

有人认为午木为钓鱼牺牲元老安全


762pkm 于 2015-7-2 15:42:08 发表了:

762pkm 发表于 2015-7-2 15:40 有人认为午木为钓鱼牺牲元老安全

钓恐怖分子的鱼


雁北飞 于 2015-7-2 15:43:57 发表了:

政治保卫局的内部侦察网是各个部门里表现最好的,即使暴恐分子得到了资料做了相对充分的准备的情况下依旧被发现,林铭和司马求道虽然一开始没有被发现。但是对没有特别活动,只是收集公开情报的人员亦是很难监控的。

从逻辑和结果上来看雨伞案不急于抓捕的做法大致是正确的,但是在收网时机上选择失误。此外没有考虑到的一点是事实上没有足够的人员来为需要保护的元老足够的保护,从而使得部分元老陷入不必要的危险。

警备营的保卫工作存在严重问题:元老的行程无秘密可言,王七索作为无关人员轻而易举的就获得了第二天与他无关的元老行程。护卫连人手不足。只能调用警备连的士兵担任元老护卫工作。而且元老的警卫配备力量也很薄弱,在政治保卫局和某些元老已经发出预警的情况下,三位小元老只派了一个警卫。

国家警察人员严重缺编,警力不足,对警员的使用过度,训练不足。文化祭现场警力分散了,和政保局的沟通不畅。另外,个别警员的自由散漫,纪律性不强。

报告总结说:在强力机构中敌情观念不强,说明上级重业务轻思想政治工作。各部门间协调性差。在警力不足的情况下承担重大活动安保。竟然完全没有想过动员民兵和水兵,说明麻痹思想是从上到下,且缺少群众路线意识。

指挥环节有明显的漏洞。牵扯部门过多。责权不清,多头指挥,效率低下。

政保和警察交流效率低,政保过于神秘化,警察事务性工作太多,部门繁多,训练不足,信息处理能力低下。


雁北飞 于 2015-7-2 15:45:42 发表了:

不急于抓捕的做法大致是正确的,这说明调查报告认可政保局钓鱼。但是警备营工作问题严重,尤其是事实上把王七索一个人指派给了小仓号做警卫,只是钱朵朵不肯要他在船上,否则后果才是真的不堪设想。


尤冈蒙多 于 2015-7-2 15:53:30 发表了:

因为黑材料的传闻,一帮人穿越前被各种关于秘密警察国家宣传洗脑了,比老钱这种灯塔国来的,再加上坑熊这人对音速出来的人识别度太高

事实上没准黑材料传闻本身就是政保局自己放出来的……


一知半解小白猪 于 2015-7-2 20:09:52 发表了:

政保局真的收集元老的黑材料?这是找死吧。


barbarrossa2 于 2015-7-2 20:30:23 发表了:

一知半解小白猪 发表于 2015-7-2 20:09

政保局真的收集元老的黑材料?这是找死吧。

不是黑材料,是啥材料都收集,而且有权在原来不之情的情况下调阅任何元老资料,不用通过任何手续。


钱水廷 于 2015-7-2 20:38:37 发表了:

一知半解小白猪 发表于 2015-7-2 07:09

政保局真的收集元老的黑材料?这是找死吧。

关于搜集元老黑材料的事, 我有印象的一是针对吴南海的, 好像他也没干什么, 就被人暗地里记了一笔, 具体情节一时也找不到了. 如果有人能找到, 或者提示一下就好了.

另一个最直接的是在打捞东沙甲船(是这么个代号吧)时, 怀疑这事和我们几个北美的人有关, 马千瞩指示冉耀, 要政保署进行内部调查, 冉耀又找到柳正, 让他从勘探队安排人, 在林传清, 周韦森他们冒着危险潜水勘查, 打捞的时候进行监视. 这事要说能做的保密也很难, 监视两个人, 一个人肯定不够, 加上前面下命令的至少涉及了五个人.


xuelindiao 于 2015-7-2 20:56:0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5-7-2 21:00 编辑

呵呵,代入感太强,连现实中的老钱都开始捕风捉影了。   是钱议长本人被蒸包局指派,监督兰度,以防兰度耍心眼,如不是一心,危害临高穿越众,即可由老钱正法。

第四卷 143 节 东沙岛的的船票

兰度踏上了栈桥,这时候他才发现东沙岛上已经建起了一条简易的轨道,有许多空得矿车停在轨道上,还有简易的吊机。这里的码头地面上到处是灰白色带有玻璃光泽的粉末和碎石。

“你们在这荒芜的岛屿上开采什么?珊瑚吗。”

“鸟粪石。”钱水廷简单地说道――他是作为武器顾问随打捞队来到这里的,政治保卫总局交给他一个附带的任务:担任这个雇佣兵的翻译兼陪同。

“您不必刻意去问他什么,就当是官方陪同兼任翻译好了。”午木说,“您对他完全可以畅所欲言。”

“畅所欲言,合适吗?”

“没错。畅所欲言。”午木很轻松地说道,“如果他是自己人,本来就应该知道一切。如果他不是,知道了也没关系。”


钱水廷 于 2015-7-2 21:12:37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5-7-2 07:56

呵呵,代入感太强,连现实中的老钱都开始捕风捉影了。   是钱议长本人被蒸包局指派,监督兰度,以防兰度耍心 ...

兰度那时候是元老吗? 现在是元老吗?


钱水廷 于 2015-7-2 21:16:43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5-7-2 07:56

呵呵,代入感太强,连现实中的老钱都开始捕风捉影了。   是钱议长本人被蒸包局指派,监督兰度,以防兰度耍心 ...

我们的讨论不得以书中内容为依据吗? 我现在其实很分裂, 我个人的意见经常与书中的钱水廷不一致, 反而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被加了上去, 我想辩护都无从谈起.


一知半解小白猪 于 2015-7-2 21:24:36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21:16

我们的讨论不得以书中内容为依据吗? 我现在其实很分裂, 我个人的意见经常与书中的钱水廷不一致, 反而一些 ...

你这是幸福的烦恼,我想在书中露脸都没机会呢。


xuelindiao 于 2015-7-2 22:38:55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21:12 兰度那时候是元老吗? 现在是元老吗?

那时还不是。后来元老院大会决议,兰度与郭 逸    萨琳娜    薛子良    明老一家 一起获得元老资格。


钱水廷 于 2015-7-2 22:52:25 发表了:

xuelindiao 发表于 2015-7-2 09:38

那时还不是。后来元老院大会决议,兰度与郭 逸    萨琳娜    薛子良    明老一家 一起获得元老资格。

特地查了以下, 第二次大会八个新元老没有兰度, 那时候他还没来临高. 在我印象里至今也没给他元老身份.


钱水廷 于 2015-7-2 22:59:32 发表了:

关于政保局的事, 我记得和南海有些什么瓜葛, 还真找到了, 不过记得不太对.

在第二次反围剿的时候, 赖大来探听情报, 被抓后想见初晴, 然后有这么一段, 有没有问题, 大家说说.

“报告主任,”武鸣说,“赖大要求能不能见见初晴。”

“初晴?”午木已经从口供中知道了赖大之所以会失手被擒,和他一直思慕初晴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见一见能够供出更多实质性,有价值的情报的话,他的确会去设法,但是现在,赖大的情报早就被榨干,让他见初晴没有任何价值而且只会惹起风波――万一这小妞旧情未了,岂不是给吴南海找不愉快?吴南海不痛快了肯定会迁怒到政保总局的身上。非常的不妥当。

“不行。”午木了下审讯报告,他心里已经了主意:赖大这个人已经没用了,还是让他尽快消失为好。否则他与初晴曾有婚约这事情,将会演变成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正色对武鸣说:“关于赖大的审问记录,全部交到我这里来汇总。另外,这次审问的内容要完全保密,明白吗?”

“是”武鸣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长的神情很是严厉,知道里面必然有什么惊天秘密,顿时非常的紧张:“我一定做好保密工作,主任”

“是啊,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午木说,“我现在恭喜你获得周处长签署的嘉奖令。”

“为元老和人民服务”武鸣“啪”的来了一个立正。

武鸣走了之后,午木把材料梳理了一遍。他考虑再三,抽掉了赖大供述的关于和初晴曾有婚约的供词,重新了一份供词。随后打了个电话给赵曼熊。

“……是的,是的,我已经抽掉了。原始件销毁吗?”午木在电话里问道。

“原始审讯记录要保存归档。不然万一要翻老账就说不清你到底抽掉了什么内容。”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了指示。

“是的,我明白了。”

赖大在第二天被转送到仲裁庭特别法院,作为“战犯”起诉。


punishment 于 2015-7-2 23:05:25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09:52

特地查了以下, 第二次大会八个新元老没有兰度, 那时候他还没来临高. 在我印象里至今也没给他元老身份.

六部五十八节(同人转正),江山用“兰度元老”称呼,后面假设兰度叛变的时候文总的回应是“如果兰度叛变,我们应当按照法律,将其带往元老院的特别法庭以接受审判。”

大概是个“组织上已经内定,但是还没过明路”的状态


钱水廷 于 2015-7-2 23:10:35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2 10:05

六部五十八节(同人转正),江山用“兰度元老”称呼,后面假设兰度叛变的时候文总的回应是“如果兰度叛变 ...

那就对了...反正前面说起我被派去监视兰度, 肯定是没问题的, 那是他在拿出上船的本钱, 肯定还没上船, 成为元老呢.


punishment 于 2015-7-2 23:21:33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07:38

关于搜集元老黑材料的事, 我有印象的一是针对吴南海的, 好像他也没干什么, 就被人暗地里记了一笔, 具体情 ...

黑材料具体内容我的印象主要是书开头介绍新元老的时候来了一段 kuso 十四个瞬间的档案,比如什么“纯华夏人”、“对敌人毫不留情”之类。

这个东西肯定是有的,因为早慢熊上台的时候冉耀转交了一套元老政治鉴定。

最后冉耀带他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单独的屋子里,里面只有一个不算大的件柜。上面上着锁头和封条,封条是每日更换的。

“这里面的材料是元老的政治鉴定。”冉耀小声说说,“现在就交给你了。”

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柜子,从里面取出登记台账。

这是电话本一样的厚厚的 16 开册子,按照人名的拼音字母的英顺序排列。不仅有序列号,还有编制日期和调阅记录――每次放入新得材料和调阅都有记载。

“一共有 521 份。一个人也没漏下。你可以清点一下。”

“连孩子都有?”

“有,不过里面的鉴定内容是空白的而已。”冉耀苦笑了一下,“这套内部政治鉴定你可得小心。执委会这帮人不认账的。”

执委会不认账,肯定算黑材料。但是里面的内容有多少威力不好说。因为元老由荣誉法庭审判,像辛无最这样罪证确凿的肯定是很有威力的材料,但是如果是南海咖啡馆黑了多少钱之类的(此处纯属虚构)估计放出去波澜也不大。

再说做多错多,没干什么大事的底层元老不见得多怕这个,文马倒是说不定可以用些经济问题警告各自集团的高层成员不要起异心。


钱水廷 于 2015-7-2 23:27:06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2 10:21

黑材料具体内容我的印象主要是书开头介绍新元老的时候来了一段 kuso 十四个瞬间的档案,比如什么“纯华夏人 ...

说"黑材料"有点危言耸听, 但在背后搜集元老材料总是有的, 加上类似赖大审讯记录上类似的不规范行为, 如果能就此提高元老知情权, 以元老院的名义加强监督, 就算达到目的了.


punishment 于 2015-7-2 23:38:09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10:27

说"黑材料"有点危言耸听, 但在背后搜集元老材料总是有的, 加上类似赖大审讯记录上类似的不规范行为, 如果 ...

这里我觉得重磅材料是元老个人政治鉴定归政保局管这个事实

如果政保局是为元老服务的,元老鉴定给他们就荒唐了,难道狗需要知道主人做过什么坏事么?狗只要知道咬谁和怎么咬就够了。

很显然,政保局是为“穿越大业”服务的,元老有可能成为这个穿越大业的敌人。

这一点有前面赵慢熊和午木的对话印证。

“我很愿意。”午木下了决心,“不过我有问题。”

“请说吧。”

“政治保卫总局保卫的是什么?”

“当然是穿越集团和整个事业。”

“对所有有碍于集团和大业的人,是不是要分出元老和土著的区别?”

来人笑了起来,“太直接的说话不是个好习惯。”

“好吧,我愿意去。”午木点点头。


钱水廷 于 2015-7-2 23:56:48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5-7-2 10:38

这里我觉得重磅材料是元老个人政治鉴定归政保局管这个事实

如果政保局是为元老服务的,元老鉴定给他们 ...

午木可能容易些, 对外情报总还放心些. 不知道是否有可能把早慢熊调离内保领域, 这种洞察一切的幕后人物实在让人不舒服, 原型本人发言过吗, 不知道个人理念是什么? 如果反过来让他替元老院监督行政部门又似乎太危险了, 可这种人还能去哪儿啊.


雁北飞 于 2015-7-3 10:28:26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23:56

午木可能容易些, 对外情报总还放心些. 不知道是否有可能把早慢熊调离内保领域, 这种洞察一切的幕后人物实 ...

可笑,钱议长入戏过深啊,看到 KGB 范的人就恨不得赶紧清洗掉,那张柏林之类成天穿着党卫军制服的黄纳怎么不见你歇斯底里呢?说到底在明灯国洗脑过度,听到共产,专制,专政,铁拳之类的词菊花就紧吧?


赤色 MA 于 2015-7-3 10:53:24 发表了:

我看咱们还是说一说钱议长严重失职这个问题吧。手里握着元老院这个立法监督机构兼元老沟通的渠道,却把元老院搞得毫无存在感和约束力,还要另起炉灶,这怎么说都是不合理的。


xuelindiao 于 2015-7-3 11:45:1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5-7-3 11:48 编辑

雁北飞 发表于 2015-7-3 10:28 可笑,钱议长入戏过深啊,看到 KGB 范的人就恨不得赶紧清洗掉,那张柏林之类成天穿着党卫军制服的黄纳怎么 ...

入戏过深,这是好事儿呀。给催牛指名写作方向,和人物反应,贴近现实。不然 一个主角带着一群无脑 NPC,一团和气背景下几次有预案的争斗


xq77109 于 2015-7-3 11:48:02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21:16

我们的讨论不得以书中内容为依据吗? 我现在其实很分裂, 我个人的意见经常与书中的钱水廷不一致, 反而一些 ...

老钱所以你要写同人啊


cicsy 于 2015-7-3 13:00:19 发表了:

其实这件事情早慢熊早就把自个给摘出来了。

真要挖下去,倒霉的要么是午木——最惨不过独孤求婚第二,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是冉耀——问题在于这个人是不能动的。

冉耀交接了元老的秘密档案后,早慢熊指示不再专门收集元老的信息,改为从十人团报告中总结。就凭这一点就能把他摘干净,怎么说他都下令停止收集元老信息了。十人团报告的总结?总不能专门指示十人团不再收集元老信息吧。


尤冈蒙多 于 2015-7-3 13:47:19 发表了:

坑熊穿越前看的书不能白看啊,秘密警察头子能有什么好事,就算临高出了个安德罗波夫那也是马甲

真到了出普京的时候,元老院早就完了,就五百废这点人,根本连抬一手变独联体的机会都没有,直接 GG

所以肯定能一开始就摘干净了


wanweqian 于 2015-7-3 15:34:44 发表了:

762pkm 发表于 2015-7-2 15:40

有人认为午木为钓鱼牺牲元老安全

表象,根本上讲还是政保局的权力过大,赵慢熊管的太宽。

各派都放不下心,要敲打一下,想顺便捞点好处。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3 17:35:39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20:38

关于搜集元老黑材料的事, 我有印象的一是针对吴南海的, 好像他也没干什么, 就被人暗地里记了一笔, 具体情 ...

你还忘记了穿越之前每个宿舍都有一个人写初始的鉴定报告呢

所以这事情至少涉及 1/4 的元老

真要闹出来,妥妥的分裂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5-7-3 17:36:55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7-2 21:12

兰度那时候是元老吗? 现在是元老吗?

当初不算

后来好像算是了,然而是长期控制使用的

因为他怀疑咪咪就是派来监视他的


laoniu1900 于 2015-7-3 18:28:32 发表了:

wanweqian 发表于 2015-7-3 15:34

表象,根本上讲还是政保局的权力过大,赵慢熊管的太宽。

各派都放不下心,要敲打一下,想顺便捞点好处。 ...

政保局算是古往今来最弱的国安机构之一了,不管是文中的描述还是其成员的吐槽

红军时代的政保机构很强,苏俄的政保也厉害,但不能看到文中用到这个名词就代入自我高潮啊。行动靠警察,对外情报没份,要人警卫也没份,就是对占领区侦察敌特而已。。。。


wanweqian 于 2015-7-6 20:22:08 发表了:

laoniu1900 发表于 2015-7-3 18:28

政保局算是古往今来最弱的国安机构之一了,不管是文中的描述还是其成员的吐槽

红军时代的政保机构很强 ...

看以前作者对于赵慢熊的描写,大概可以猜出来赵胖子志向非小,以至于他每次出场就让人感到不舒服。

政保局是不是弱势部门不好说,但赵胖子绝对是危险人物。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6 20:37:15 发表了:

wanweqian 发表于 2015-7-6 20:22

看以前作者对于赵慢熊的描写,大概可以猜出来赵胖子志向非小,以至于他每次出场就让人感到不舒服。

绝壁是隐藏 BOSS


天青地白 于 2015-7-6 20:39:37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6 20:37

绝壁是隐藏 BOSS

我一直没搞清楚那个在湖边给独狐雯出主意的就是是成默还是慢熊。


wanweqian 于 2015-7-6 20:39:59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7-6 20:37

绝壁是隐藏 BOSS

还有林陌光,有严重的独走倾向。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6 20:46:39 发表了:

天青地白 发表于 2015-7-6 20:39

我一直没搞清楚那个在湖边给独狐雯出主意的就是是成默还是慢熊。

慢熊的辨识率应该比较高吧。。。成默的可能性较高,但幕后肯定有某只熊的影子。。。{:soso__4607844064215092132_3:}


杰肯斯凯 于 2015-7-11 23:31:55 发表了:

政保局可以根据密级向调查委员会提供大量涂黑的文件,

运气好点他们会得到这些文件的抄写件,

“机密内容……已删除……略……”这类的,

同时因为保密条例调查组将不能向外界透露文件的具体内容,

所以我不知道政保局有什么好担心的


绿影蓝刀 于 2015-7-13 11:51:02 发表了:

蒸包局的几位 cosplayer 没事的时候把自己包装成胡佛重生贝利亚再世

有事的时候就推说人手不够经费不足权力弱势

光是这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做派就令人厌恶吧


laoniu1900 于 2015-7-13 23:28:06 发表了:

绿影蓝刀 发表于 2015-7-13 11:51

蒸包局的几位 cosplayer 没事的时候把自己包装成胡佛重生贝利亚再世

有事的时候就推说人手不够经费不足权 ...

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吗?没听说过有哪个 id 扮演参与临高跑团中的政保角色,也没哪个在里面 cosplay 胡佛贝利亚,一点痕迹都没有。跟历史上的那几位完全不像,政保角色的描绘基本像作者演绎。说权力小,是之前这里一个 id 总结,估计作者在这里看到,几乎原话不改地就用在了正文,戏称干政保只剩情怀了。

之前某人说政保必须要搞一搞,我说书中描绘的政保权力小得可怜,他回我说政保权力或许很小,但书中的赵副局非常讨厌,要小心危险人物,这不是纯发泄吗?


绿影蓝刀 于 2015-7-14 09:28:47 发表了:

laoniu1900 发表于 2015-7-13 23:28

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吗?没听说过有哪个 id 扮演参与临高跑团中的政保角色,也没哪个在里面 cosplay 胡佛贝利 ...

我没看过跑团,也不认识哪个角色的真实 ID

但我看到的小说正文里

每当蒸包局出场的时候都是逼格满满

突然一下子出事了

就只剩情怀了

就算是黑锅

那也是作者自己扣到蒸包局头上的黑锅


angel8th 于 2015-7-14 10:04:07 发表了:

只要政保局能发表一份官方声明,表明在三位少年元老遇袭事件中,政保局毫无责任。我觉得就可以不追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