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议长的提议是把500狒往沟里带啊!

北朝旧贴 | xp123567 | 8/15/2020 | 共 2270 字 | 编辑本页

xp123567 于 2015-7-2 10:57:34 发表了:

911 之后临高已经是暗潮汹涌,一小撮急于上位的野心家,利用广大酱油元老对权力天然的不信任感来煽风点火,暗自串联。这场潜在的政治危机如果处理不当,会对穿越事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人是社会性动物,人与人之间是天生带有阶级属性区别的,只要有人的地方,人总是分三六九等的,古今中外,莫不如。所谓人生而自由平等云云,是西式民主发明出来忽悠人的,谁信谁 SB(民逗、圣母小清们可以来辩)。

500 狒们最虚伪的地方在于:身为元老,其自身在享受着与土著之间的阶级差异带来的种种特权的同时,却又追求元老之间的绝对平等。这种自相矛盾的追求使得 500 狒们在设计国家政体的时候陷入精神分裂的境地:在元老与土著之间是绝对的独裁集权,元老之间却对所谓的民主共和心向往之。在一个独裁集权的政治基础上建设一个民主共和的上层建筑这本身就是非常荒谬可笑的!

在元老院内部的争权夺势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人的天性。虽然每个人的出发点可能不一样,有的人是有人争上位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有的人可能只是想确保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但这种争夺必须要有一个限度,不要让这种权力的争夺侵蚀元老院统治的根基。现阶段元老们还是自己下场厮杀,但随着时间的发展,保不齐有人会不遵守游戏规则把土著拉入自己的阵营以增加自己的政治筹码。只要这个口子一开,500 狒们就会跌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对元老院的事业是报着深深的悲观态度的,什么天下布武,一统蓝星终将会是一场镜中花水中月的梦幻。元老院最终铁定会分裂,这是历史的选择,将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变的。

但是,这将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进程,要是 500 狒们处理的好的话,使这个进程延后还是能做到的。无论是集权制度还是民主制度,保持政权稳定的前提都是统制阶级要尊重游戏规则。现在的首要目标就是以立宪的形式确立一个元老院这个小利益集团都能认可的共同纲领。至于政体就见仁见智了,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建立一个具有严格监察机制下的民主集中制。目前的执委会制度虽然有种种弊端,但还是要比议会内阁制要科学得多。传统意义上的西式民主只会带来民粹主义和族群分裂。党争的下场边上的大萌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元老院要保证自己是全体元老利益代言人,任何搞小利益集团的企图都要坚决抵制。要严格执行政务官和事务官分离的制度,政务官只能由元老充任。为了保证各位酱油元老的利益,象军队、警察、情报、司法、监察等强力部门一定要直接向元老院负责,各部门的长官由元老院直接任命。类似于上次明秋的提督任命要坚决杜绝,这种事急从权的口子坚决不能开。


xp123567 于 2015-7-2 11:12:59 发表了:

某些狒狒总幻想着自己的权益不能受到一点侵害,实际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个人的利益与集体的利益不一定总是完全一致的。民主制度的精髓在于遵守游戏规则,只要制定了游戏规则,就算这个游戏规则对你个人不利,你也不要试图绕过正常的程序来改变他。通过改变游戏规则来追求自身利益这一点,在大的范围内操作起来可能有点空泛,但对于 500 狒这个小团体内却有其可实施性。


xp123567 于 2015-7-2 11:14:51 发表了:

对于某些不遵守游戏规则的野心家和街头政治家,要从制度上对这些人的行为进行限制,并严厉惩罚。


angel8th 于 2015-7-2 13:57:32 发表了:

否认元老的平等性。那我还是赶紧向督公劝进,争取当个二等元老吧。


雁北飞 于 2015-7-2 14:02:54 发表了:

angel8th 发表于 2015-7-2 13:57

否认元老的平等性。那我还是赶紧向督公劝进,争取当个二等元老吧。

即使元老政治权力平等,张废柴与马督公,就能够完全互换角色吗?


angel8th 于 2015-7-2 14:09:48 发表了:

督公当皇帝,我劝进当总督,没劝进的当区长。这也完全符合共享富贵的承诺啊


xuelindiao 于 2015-7-2 14:14:2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xuelindiao 于 2015-7-2 16:36 编辑

第四卷  第一百九十四节 宅党的发端

他几步上了船,门开了,露出了郑尚洁的半个面孔:“来吧!就等你了!”

钱水廷点点头,迅速的闪入了门内。

上层没有开灯,黑乎乎的。郑尚洁锁上了门,打开了手里的应急灯。

“大家都在餐厅里。你脚下小心。”她提醒了一声。

“为什么不开灯,黑乎乎的弄得鬼鬼祟祟的。”钱水廷觉得有点象地下党集会一样。

“不是你说得么?大家的生活水平都不高,宿舍还限电,我们堂而皇之的灯火通明影响不好。”

“哦。”钱水廷跟着郑尚洁小心翼翼的下到了二层。餐厅里,北美分舵的核心人员正等着他。

“大哥!”“老钱!”餐厅里的人打着招呼,里面就座的,正是钱水廷的老婆,百仞总医院的病理科兼妇产科主任艾贝贝;钱水协――钱水廷的兄弟,目前属于“基本劳动力”――主要干开车修车的活计,这也是他拿手的;郑尚洁,他的老婆,生着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妇女合作社国有化之后就在李梅的合作社里任职。

最后一个是周韦森,他是生物学博士,现在在生物试验室里工作,主攻方向是疫苗。


laoniu1900 于 2015-7-2 16:18:22 发表了:

angel8th 发表于 2015-7-2 13:57

否认元老的平等性。那我还是赶紧向督公劝进,争取当个二等元老吧。

你和你领导在人格上法律上是平等的,但分配任务发工资时候跟他吆喝平等本来就是笑话。


feancis 于 2015-7-2 16:23:58 发表了:

那就看钱议长是为一家富贵还是甘为 500 人当公仆喽,后一点我是没看出来


laoniu1900 于 2015-7-2 16:28:04 发表了:

feancis 发表于 2015-7-2 16:23

那就看钱议长是为一家富贵还是甘为 500 人当公仆喽,后一点我是没看出来

其实我对钱这个半桶水理想主义者印象倒还好,比较恶心的是他所谓的师傅周韦森,等于是利用种种情势诱奸大洋马。


hbb226 于 2015-7-2 17:41:28 发表了:

laoniu1900 发表于 2015-7-2 16:28

其实我对钱这个半桶水理想主义者印象倒还好,比较恶心的是他所谓的师傅周韦森,等于是利用种种情势诱奸大 ...

那个英国奴隶贩子已经开通了“巴士拉——临高”特别航线,包你精尽人亡。


xp123567 于 2015-7-2 19:54:16 发表了:

但在临高这种二元化的政治体治下,搞西式民主就是政治自杀。对于土著要宣传元老院的伟光正,但元老院内部撕逼时却要互相抹黑泼脏水,这种精分的做法很容易玩脱,还不如从上至下的集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