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酱油众的愤懑

北朝旧贴 | 北镇抚司 | 8/15/2020 | 共 17214 字 | 编辑本页

北镇抚司 于 2015-7-1 18:32:25 发表了:

“这帮孙子”看到 BBS 上放出的成立安全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的帖子卢炫不禁骂了一句,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坐对门的陈咏昕听到了。“谁惹你了?”陈咏昕脸上隐隐的还能看到一股倦容。前一阵子陈咏昕借着女仆案上蹿下跳,羊肉没吃到反倒惹了一身骚,着实委顿了一阵,最近恐怖袭击案发,这女人又活络了起来,此刻正拿着一把指甲钳摆弄自己的指甲。“BBS 上刚的发帖子,闹什么要审查政保局,成立安全委员会、财政委员会。有劲都往外面使啊,大陆上妹子们还嗷嗷待哺呢,吃饱了撑着自己掐什么呀”陈咏昕一下来了精神,连话都没回直接找帖子去了。卢炫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走到陈咏昕身后,在周围使劲的嗅了两下,一脸媚笑的说:“妹子,香水又换品种了,送哥一瓶行不,这期归化民行政培训班上有个妹子至少有你六分姿色,如果配上你身上这香味就更像你了”。“瞧你这出息,小心精尽人亡!”陈咏昕早就习惯了卢炫这种做派,换在平常也会敷衍两句,但现在她完全被帖子的内容吸引了。 “你也太小瞧你大哥了,前两天小叶回来哥还和他们特侦队玩过枪呢,哥那身手、那枪法,好得很咧,要不找个时间你给检验检验”卢炫脸上那种流氓式微笑越来灿烂。陈咏昕见他一副没完没了的样子连忙摇手喊停:“行、行、行,我怕你了,明天上班我就给你带过来。”“这才是哥的好妹子吗,庄里今天杀猪,晚上我叫人把猪排给你送过去,正宗临高本地土猪,可不是食品厂出来的冷冻货……”陈咏昕埋着头一声不吭,卢炫看着她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冷笑。卢炫上楼来到于鄂水的办公室门口,收敛了下心神,敲了敲半掩的门,听到一声“进来”后才推门进去。于鄂水没抬头,手上也没停,随口应了一声“坐”。卢炫没有坐,他看到于鄂水桌上的茶杯已经见底了,从茶水柜上拿起开水瓶给茶杯续水。“馆长,都快 11 点了,早上进来我看您就没起过身,还是要活动下的,身体要紧。”卢炫一边续水一边小心的说着话。于鄂水这才抬起头,其实于鄂水不用看也知道是卢炫。在元老内部上下级之间的等级观念相对于原时空是很模糊的,尤其是在大图书馆这样一个政策研究机构,元老之间的相处则更加随意,能对于鄂水言必称“您”始终礼敬有加的元老就只有这个在他手下足足打了四年酱油的卢炫。这几年元老院在海南风起云涌一发不可收拾,大图书馆的元老换了一茬又一茬,到现在还坚持在大图书馆里打酱油的四十岁以下男性元老就只剩下了卢炫一个。卢炫的人事档案里显示,穿越前他一个市级机关的公务员,法学专业的在职研究生,属于那种没有学位证的党校培养系列,技能选项里就填了一个电脑操作,在博士成排、硕士成连的元老院里,卢炫属于废材中的废材。D 日之后卢炫做了一年多基本劳动力,机构确立后人事关系放在了大图书馆。因为技能值实在太低,卢炫本人又坐不住,这几年卢炫一直在大图书馆里打杂。一五的头几年,万事草创,元老们往往身兼数职,计委那帮人当然也不会白养卢炫。什么支农、支教、支军、支边、支建之类需要元老顶缸的事情卢炫几乎次次不拉,反正那种什么人(元老)都能干,什么人都不愿干的活一般都是卢炫在干。到现在卢炫身上的职务有一长串,什么芳草地(文科)教师、学徒总队文化教员、伏波军政治部文化教员、高山岭地区基干民兵总指挥、数据中心技术部副主任、民政委员会培训处副处长、社会工作部巡视员、天地会业务指导员等等,这些都是上了各单位文件的正式兼职,其他由执委会安排的临时差遣更是多得连卢炫自己都记不清,但他本职是大图书馆的办公室主任,这也是他所有职务中唯一的正职。在于鄂水最初的印象里卢炫是个典型的百无一用的官场老混子,后来他发现卢炫不但耐得烦,而且还霸得蛮,不管是上山下乡,还是挖土扛枪,卢炫不但不打回票,而且还属于那种埋头做事,从不说事、更不争事的优秀酱油众,一来二去卢炫在扛过活的地方都有了不错的口碑,就连杜女王也把这个百仞城里买女仆,东门市里养小三的落后分子当成了可改造对象,几次跟于鄂水打电话要重点关注他。而于鄂水是历史系研究生,穿越前的社会工作经验为零,加上他入伙早、资历老,在执委会里一直担任首席历史顾问,隐隐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穿越后在大图书馆里工作的人不是老的就是女的,在于鄂水看来 99%都是废物,他不屑于在这些人身上投入太多的精力,主要的业务工作他索性一个人包了圆,其他庶务自然就落到了卢炫身上。好在卢炫很会做事,公事上的请示汇报从不含糊,充分满足了于鄂水的领导欲,而其他杂事他都处理得妥妥帖帖,图书管里的老老少少也被他哄得团团转。几年下来于鄂水不但改变了对卢炫的印象而且还越来越倚重于他。于鄂水回过神来发现卢炫还站着,连忙招呼卢炫落座。卢炫坐定拿出笔记本和几份材料说道:“馆长,有两件事要跟您请示下。”“说”于鄂水对卢炫这套恭敬早已习惯,也没了客气,身体往后一躺,摆出了领导样子。“第一件事,图书馆巡防队的黄石,前几天参加反恐演习摔断了腿,去医院看了,能治好,可巡防队的工作他想做了,他家在东门市有个铺子,生意上了轨道,他想回去帮忙,所以提出了辞职,按照规定,他可以拿工伤补助。这是补助金申领单,下面附了补助金发放的文件,是最新的,请您审批。”于鄂水一看票据数额不大,后面还把发放文件做了附件,文件有好几页,但是卢炫细心的在黄石适用的条款下打了横线,一目了然。这种细节让于鄂水很受用。其实这种数额的开支,作为分管机关的元老卢炫完全可以一言而决,但于鄂水知道大图书馆里卢炫经手开支的每笔公款都事先进行了请示。“天天跟你跑的哪个?”于鄂水对这个叫黄石人根本没什么印象,一边签着同意一边问。“不是,哪个叫刘子明……”卢炫这么一说于鄂水有了点印象,那个闷声不响一天到晚跟着卢炫的是卢炫“小三”的亲戚,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因为考不上文凭,走了卢炫的关系前年被招到了巡防队里,其实就是大图书馆为卢炫养的一个跟班,刘子明的名字据说也是卢炫给改的,这事卢炫跟他汇报过。“黄石是那个脸上有道口子的……”“还有有什么事?”于鄂水打断了他,他压根就不关心这些人,不过是当领导什么事都要管一管的惯性使然。“按照规定,黄石属于敏感岗位的工作人员任职去职都需要向政保局备案,这是一份备案材料……”“行了,这种事你按程序处理就好了,还有嘛?”“馆长,您听我说完,这个材料是要盖大图书馆公章的,您是一把手,对外用印必须您审批同意的”卢炫这么一说于鄂水拧上的眉头又放开了,在卢炫递上的材料上龙飞凤舞的签了字。“第二件事,特侦队的江队昨天下午打电话找您,您正好开会,说是要借我到马枭堡给新遴选的特侦队员上几天政治历史课,您看……”“看?看什么看!不行!”于鄂水突然就发作了,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们都把大图书馆当什么?临时工寄养处?今天哪个要,明天哪个借,他们也不看看大图书馆除了我和你还有几个正经劳力,我们大图书馆的工作还做不做了?现在安全形势这么恶劣,恐怖分子都跑到东门市放炮来了,大图书馆这里的都是什么?都是宝贝!不可复制的宝贝!都是财富,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于鄂水越说越激动,站起身来不停的在房里转圈。卢炫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静静的注视着正在抽风的于鄂水。他知道元老院的实力日益膨胀,对周边势力已经拥有了一波流的平推优势,执委会对于鄂水历史知识的借重就会越来越少,大图书馆的地位也会越逐渐边缘化,直至沦落为一个纯粹的资料仓库。而于鄂水的失落感也会越来越重,这种抽风式的发作也会越来越频繁。于鄂水忽然又从桌子上抓起黄石的工伤补助审批材料,使劲的在空中扬晃“增加特侦队员?!我们的图书馆这么重要的单位保卫力量却在减少!我看他们完全是本末倒置,这里才是元老院的根本,知识才是元老院的根本……” “我听叶孟言说,特侦队准备要转业一批人到什么特勤局,加强元老的保卫工作……”卢炫忽然开口了“特勤局?!”于鄂水的脚像被定住了,转过头一脸惊愕的望着卢炫。“您不知道?叶孟言说周韦森跟他讲的,说什么局长是那个大洋马萨琳娜,问他愿不愿意去特勤局干活,还说以后要成立什么安全委员会,特侦队出身的前途大大的……”卢炫绘声绘色的说着,于鄂水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怎么?您真不知道这事,您可是执委会的首席专家顾问,这么大的政策出台,不可能不问您的意见啊……您不信啊?BBS 上设立安全委员会、财政委员会的帖子都出来了……”于鄂水看完帖子脸上的表情剧烈变化着,口中狠狠的念着“周韦森、钱水廷、萨琳娜,这群香蕉倒是真会玩啊”卢炫也识趣恍然大悟道“原来这不是执委会的想法,是这群香蕉私底下闹出的幺蛾子,他们不会搞出一个什么女仆革命第二季吧,还闹出什么安全委员会、财务委员会,野心不小啊!我看他们纯粹是吃饱了撑的,就是成立委员会这个主任也轮不到他们啊,论资历论能力怎么也您挑剩的啊”说到最后卢炫一脸谄媚的望着于鄂水。说到委员会主任的时候,于鄂水的表情一变,但很快又面沉如水,神情也渐渐回复了正常。看于鄂水不再说话,卢炫连忙收拾东西,说道:“我等下就回了江队,说我去不了了,您放心,我这人其他不敢说,讲政治还是懂的。”“去,为什么不去”“我不去,摆明了他们在搞非组织活动,我可不想无辜受累,被害到台湾挖土”卢炫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于鄂水走到近前拍了拍卢炫的肩,说道“去当教员也是你的工作,怕什么,而且你人又这么聪明知道怎么做的”说完于鄂水意味深长的看着卢炫,看到卢炫还是一脸迷惑,只好又补了一句“观其行,听其言”卢炫很配合的又来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最后憋出一句“回来告诉您”。于鄂水顿时乐了,在卢炫身上锤了一下“你装什么装”卢炫回到楼下的时候陈咏昕已经不在了。中午 1 点的时候卢炫已经站在了百仞城元老宿舍区 2 栋 301 室的门口,门是开着的,卢炫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房间里明朗、明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粉嫩的婴儿躺在明秋的怀里,咿咿呀呀的叫唤着,明朗一脸傻笑,明秋一脸慈爱,李梅还在厨房里收拾,慕敏正在坐在餐桌旁吃东西,如果不是身在本时空卢炫看到的只是一副普通人家其乐融融的平常景象,可卢炫清楚这是现在元老院最有权势的一家人。“小卢来了,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从厨房出来的李梅最先看到卢炫,马上就招呼上了。“不值钱的东西,上午庄子里刚杀了头猪,正宗临高猪,绿色饲养,我把猪蹄、猪肚、猪肝带来了,慕所长刚生了孩子,明叔肠胃不好,这几样都是带给他们的。东西我已经让人收拾干净了,还热乎着呢,正好厨房还没收拾,李姨您要不现在就把它们弄熟了,我拿这些东西就图个新鲜。对了,还有些配料,都是温补的,多年的验方,我问过刘三的,绝对没问题”。卢炫一边说一边把东西从藤制菜篮里往外拿。明朗其实早就看到了卢炫,可他没起身,看到卢炫献宝一样的往外拿东西,不阴不阳的来了句“慕所长?你怎么不叫我明处长啊?”“我听了也瘆的慌”慕敏也附和了一句。听他们这么调侃卢炫,明秋不高兴了,对着明朗把连脸一拉“怎么说话的,小卢来了身都不起,你才当了几天官,自己挖土吹风的日子就不记得了?”明秋别过脸去不说话,慕敏见老爷子生气,连忙放下碗准备进厨房倒茶,这时李梅已经端着水从厨房出来了,卢炫也赶忙跟着打圆场“老爷子您别当真,我和明郎从登陆开始就在一起吹风挖土,互相打屁斗嘴的早就惯了。我来抱抱天天,这小家伙两个月不见,长大好多了”说完卢炫从明秋手里接过孩子很娴熟的抱在了怀里,用手指在小孩的 JJ 上轻轻一弹,说“这小家伙长大了不知道要祸害多少良家妇女”,这句话惹得满屋一笑,突然的尴尬顿时化解了大半。 “他们年轻人说话,我们别掺和什么,来来到厨房里帮我收拾东西去”李梅知道明秋的脾气,趁热打铁的把明秋拖走了。明朗见明秋走了,这才把脸转过来,从身上倒出烟散给卢炫一根。卢炫用胳膊一推“没看见孩子啊,不抽”“你自己都记得快两个月了,这么久了也没有见你联系过我,最近你没外派啊,都干嘛去了,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躲这么久,慕所长都叫出来了?”卢炫白了明朗一眼没有理他。明朗手一指卢炫“你是我哥”然后再一指慕敏“她是我老婆,以前是你弟妹,现在也是你弟妹,以后还是你弟妹。一两个月躲着不见,见了面就虚头巴脑,阴阳怪气,你抽的什么风”明朗进公务员队伍前就是一混子,斗狠打架的事没少做,虽然变换了两个时空,但他骨子里那点社会习气还在,发起愣来小白脸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明朗的不依不饶终于触怒卢炫“你大…………”话刚出口,卢炫忽然想到明秋此刻就在厨房里,只好生生的把“爷”字吞了回去。“你怕是当官久了,找岔训人成习惯了,我是没有找过你,也没有你见找过我啊”“你?!我……”明朗被卢炫的话戳中了痛处,张口结舌的把脸咽得通红。“干嘛呀你们俩,这么久没见,见面就吵,把孩子给我,我喂过孩子还要去上班”被慕敏一搅和两人顿时冷了场。卢炫想到自己近日所见,不禁一声长叹。明朗对自己这个本时空最好的朋友是非常熟悉的,平日里嬉笑怒骂是常有的事却极少有这种悲观失望的做派,心顿时软了,温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我看我们这元老院是药丸”说完这句话卢炫的脸上写满了无奈与落寞。“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了”明朗知道卢炫不是玩笑。卢炫转头看了一眼看见慕敏已经带孩子进了房间,伸手抓了一根烟点上,使劲抽了一口,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知道肥明为什么没有来嘛?”在明朗当组织处处长之前,卢炫、明朗、谭明三个人经常在一起到处打酱油,同病相怜是关系最好的酱油铁三角。“我怎么知道?”“被梅晚派到琼山修政府大楼去了。”“他不是刚从台湾回来怎么又被派出去了?”“派他去台湾的是卓天敏。”明朗有点听不懂了。“梅晚和卓天敏为了争哪个 JB 建筑口第一把交椅,明争暗斗相互掐架好多年了,去年肥明调回建筑总公司后,两个人都想拉拢肥明。你知道肥明那人胆小两边都不敢得罪的,但肚子里又少了他们的弯弯绕绕,结果两边都没讨得好,公司的苦活、累活、没技术含量的活他就包了圆,成天在各种工地刨食,我都难得见他几回”。肥明调回建筑公司是他自己的意愿,这个明朗是知道的,没想到的是这个兄弟在本位面做房地产国企老总的梦想,却被人生生整成了包工头。听了这些明朗白脸上的青筋又跳了起来“怎么你就不来跟我说?!”“肥明说回建筑口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且他说现在又用不着自己挖土搬砖,比以前还是好多了,不想麻烦你。”“肥明老实被人欺负,你做大哥的就干看着?”“我找了石开,准备把自己的兼的数据中心技术部副主任的位置腾给他,可肥明说成天在机房里呆着,除了看 A 片窝火就是坐椅子长肉,不肯回来”。“操!你就不知道来找我!”明朗的愣劲又上来了。“我还靠呢!我们不来找你还不是不想连累你!你不识好人心就算了,并老在我面前摆出一副疯狗样子。”“连累我什么?你们都是元老,老子按章办事,谁能动我?”“你真傻还是假傻啊,我们几个人的关系,元老院里几个人不知道。现在人家打着灯笼火把在找你的岔子,想找个理由把你撸下来,我们还找你跑官要官,不是送上门去给别人整!”“撸我?为什么啊,我一没贪污二没受贿,在组织处我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处处小心,事事注意,谁要撸我?凭什么撸我?!”明朗已经跳了起来,他说得是大实话,在组织处工作期间是他工作以来最用心的一段时间,一直以来他都生活在父母乃至妻子的光芒下,好不容逮着了一个翻身证明自己的机会,所以倍加珍惜,他有意无意的和卢炫、谭明拉开了距离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地位。“BBS 上设立安全委员会和财务委员会的帖子你看到了嘛?”“看到了?怎么了?那上面没说我什么事啊”“我今天早上在石开哪里看到另外一篇帖子,这篇帖子是昨晚凌晨发的,没过多久就删了,换上了你看到的帖子,被删的帖子在数据中心能看到镜像,里面的内容和现在的大同小异,只是删除了一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委员会成立之后具体如何运作的内容,其中一条就是委员会负责监督的部门领导由执委会任命,部门任命的管理人员则由部门领导提名后报委员会批准”。对明朗来说第一条还没什么,部门负责人的任命在组织处也只是走程序,要命的是第二条,真按照帖子上方法操作,他所在的组织处就彻底被剥脱了权力只能关门大吉了。“娘卖 P”明朗终于大吼着爆出了粗口,组织处处长的外皮彻底被掀掉了“他们撸我,老子先把他们撸了”吼完袖子一撸完全成了操家伙砍人的架势。“你干什么啊?用刀还是枪啊?”卢炫正想说话,却传来了慕敏的声音。妻子的声音让明朗颤抖的身体一紧,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现在不是一个在街头打架斗狠充愣的小混混了,他的这种做派根本于事无补,顿时便感到一阵无力,傻傻的杵了半天,最后还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抱着头嘟囔着“老子没得罪他们啊……”刚刚对卢炫大吼大叫的王八气一点都找不到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他们针对的根本不是你,他们这样做是想干翻现任执委会,你充其量就是个牺牲品。”卢炫看到明朗一脸迷惑的望着慕敏,在心里不禁为自己这个兄弟狠狠的叹了一口气。明朗的政治水平和明秋比叫一代不如一代,和李梅、慕敏比起来就完全成了负数。卢炫在心里腹诽明朗的时候慕敏的眼光已经移到了他的脸上,似乎是在等他说话。卢炫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装傻称愣“政保局和组织处是执委会手中的两根鞭子,拆了这两根鞭子,执委会就光了屁股,想给人怎么弄就怎么弄了”。“那我该怎么办?”明朗这个配角,傻得让慕敏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不过慕敏还是忍住了,继续看着卢炫,等着他把话说下去,但慕敏的目光已经变得凌厉起来。卢炫对慕敏的目光没有避让,坦然道:“弟妹,我知道你在想我今天是不是在撺掇你们出头。”慕敏没有回答,但她的沉默已经表示了自己的想法。卢炫看到李梅和明秋也已经从厨房走了出来注视着自己。他稍微顿了顿,用一种很低沉的声音说道:“我说不是你信嘛?我们背井离乡来到这里,人地两生,没有拿得出手的本事,不被人待见,吃苦受累,被人呼来喝去,为了站稳脚,在元老院里混出个人样,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拽着、装着、忍着,一起苦苦的熬着,那种滋味……弟妹、老爷子、李姨你们工作安排得早,岗位又重要,不一定都懂……”“哥,我知道你……”卢炫的话明显刺痛了明朗卢炫拍拍了明朗,止住了他的话头,接着说道:“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明朗熬出了头,我和谭明也好歹有了几个归化民跟班,日子刚刚好过了一点,可他们就是不想安生,没有妹子争妹子,有了妹子争位子,动不动就代表我们,合用的时候把我们当枪使,不合用的时候又把我们当靶子,如果撇开他们算计明朗不说,这次或许我也能忍了,忍那么五年、十年,等元老院的盘子大了总会给我漏出一个省长、市长什么的。可他们这种玩法不对啊,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屁大的事也要扯到体制上去,封官许愿、党同伐异,这样搞下去人心会乱,队伍也会散,我怕我等不到做市长、省长的那天,元老院就会完。”卢炫说完长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明家众人——明朗一脸愤懑、明秋脸上阴晴不定、李梅和慕敏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愿是我杞人忧天。可现在海南的规划民就有了几十万,他们不是游戏里的 NPC,他们会观察、会思考、会学习、和我们一样也会有野心。我们拢共 500 多号人,还要斗来斗去,时间久了他们总会知道我们所谓元老院,其实就是他妈的 500 废。轮膀子跟我们干的时候,我们那点黑科技不一定抵得住他们一人一口吐沫”。看众人都不说话,卢炫也显得意兴阑珊“我要说的都了,我知道你们忙,难得聚在一起就不打扰了,我走了”。“说了半天你倒是说说我们到底怎么办啊?”明朗见卢炫要走,在后面只叫唤。卢炫没有理他,走到慕敏面前,摸了摸孩子的脸蛋:“小家伙长大了随你妈,并跟你爸一样尽知道咋咋呼呼的,我也得赶紧去生个孩子,要不爹都没当,梦就醒了”。卢炫刚到梯间,就被慕敏喊住了“你前阵子跟我说是谁想调回临高来着?”听慕敏这么一说,卢炫又折了回去。“叫石越。我归化民培训班教过的一个学生,他老婆带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租住在我庄子旁边,平日没事做,就在我庄子里接洗衣服的活,她老公调三亚派出所快两年了,十八九岁的一个女孩子我看着怪可怜的。”“石越……”


xuelindiao 于 2015-7-1 18:45:29 发表了:

写得很有生活特色,继续呀


laoniu1900 于 2015-7-1 19:10:52 发表了:

剧烈的内斗的确是对元老院形象的伤害, 归化民中有人产生异心毫不出奇。


北镇抚司 于 2015-7-1 19:15:46 发表了:

谢谢各位,这段文字耗费了我两个晚上,白天要上班庶务缠身,如果各位觉得能看,我一定努力更新


苍野 于 2015-7-1 20:49:43 发表了:

写得不错啊


永远忠诚阿尔东 于 2015-7-1 21:05:24 发表了:

程 不是 陈    不过赞美同人


以一敌七 于 2015-7-1 21:05:43 发表了:

归化民不是 NPC+1,一样会有野心,不会因为元老院把自己从水火之中救出来就没有自己的想法的。


Clock-Sonata 于 2015-7-2 04:45:32 发表了:

把程咏昕改了姓。。还有慕敏并没提到怀孕吧。。


Clock-Sonata 于 2015-7-2 04:46:30 发表了:

谭明不是印刷厂厂长么。。怎么会和来历复杂的明朗是哥们呢。。。


金山险马 于 2015-7-2 07:48:42 发表了:

很好,另外那边那一套做法确实看起来诡异的很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7-2 09:24:06 发表了:

程 4V 的姓。。。


TSHT2011 于 2015-7-2 10:44:08 发表了:

果然就是斗来斗去的,这版块前段时间先是对蒸包局喊打喊杀的,现在风头又转了变成对钱议长不客气了。


hbb226 于 2015-7-2 13:28:15 发表了:

归化民不是 NPC!

可在某些人眼中归化民就是无脑 NPC,只要文 马 手中的鼠标一点,他们就能冲进博铺,冲进白仞,冲进元老院把不听话的酱油们统统吊路灯,而不会对发布命令者有任何想法。

而酱油元老们是短视的,无能的,软弱的,他们只会坐以待毙,苦苦哀求。直到伟大的 立法王 来将他们带离苦海,打倒文 马 暴君,赐予他们真正的自由与民主。


feancis 于 2015-7-2 15:50:59 发表了:

写得很不错,而且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元老院死于内斗是板上钉钉,顶天了和东印度公司一样嚣张个几十年,然后这由 500 人衍生出的利益集团必将被历史大潮吞没。

原因就在于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的人口比例的必然加大和生产力差距的必然缩小,这必将导致社会资源分配的矛盾。

当这个利益集团到了再也无法制造新蛋糕的时候,积累的矛盾必将爆发,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


北镇抚司 于 2015-7-2 16:53:13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2 04:45

把程咏昕改了姓。。还有慕敏并没提到怀孕吧。。

您这是要让明家绝后,来临高都五年多,按慕敏的履历,至少三十好几,还不生就生不了。这个吹牛忘了,我提他补上应该没大问题吧。


北镇抚司 于 2015-7-2 16:54:03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2 04:46

谭明不是印刷厂厂长么。。怎么会和来历复杂的明朗是哥们呢。。。

卖过卫生巾哪个,外号肥明


无头骑士 于 2015-7-2 17:57:25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 16:54

卖过卫生巾哪个,外号肥明

写的非常好

矛盾合理,人物细致,有血有肉


Clock-Sonata 于 2015-7-2 22:05:42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 16:53

您这是要让明家绝后,来临高都五年多,按慕敏的履历,至少三十好几,还不生就生不了。这个吹牛忘了,我提 ...

慕敏事业前途比明朗好很多,斗争水平也高,不愿意生孩子很正常,本时空一夫一妻,女强人不生育多得是,到那个时空可以庶出,更加如此了。。。


Clock-Sonata 于 2015-7-2 22:06:32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2 16:54

卖过卫生巾哪个,外号肥明

是啊,后来不是当印刷厂厂长了么

这么个性格内向的死宅,怎么会和公子哥儿明朗打成一片

倒是这个卢炫一看就是老油条


璇瑢子 于 2015-7-3 00:34:14 发表了:

写的不错,不过感觉正文好久没提军队了


北镇抚司 于 2015-7-3 13:09:16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2 22:05

慕敏事业前途比明朗好很多,斗争水平也高,不愿意生孩子很正常,本时空一夫一妻,女强人不生育多得是,到 ...

作为一个酱油,我实在跟不上你阳春白雪的思维。

她和明朗不想就算了,李梅明秋能答应。


北镇抚司 于 2015-7-3 13:13:45 发表了:

感谢各位元老的关注,综合论坛和帖吧的意见,我把同人进行了修改。修改主要集中在第二节的,后半部分,基本推到从来,根据原著重塑了明朗的性格。

同人的故事我命名为《元老院里》

楼下是修改后 正文


北镇抚司 于 2015-7-3 13:14:12 发表了:

元老院里

第一节 酱油卢炫

“这帮孙子!”看到 BBS 上又放出了成立安全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的帖子卢炫不禁骂了一句,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坐对门的程咏昕听到了。

“谁惹你了?”程咏昕脸上隐隐的还能看到一股倦容。前一阵子程咏昕借着女仆案上蹿下跳,羊肉没吃到反倒惹了一身骚,老实了一阵,最近恐怖袭击案发,这女人又活络了起来,此刻正拿着一把指甲钳摆弄自己的指甲。

“刚有人在 BBS 上发帖子,闹什么要审查政保局,成立安全委员会、财政委员会。有劲都往外面使啊,大陆上妹子们还嗷嗷待哺呢,吃饱了撑着自己掐什么呀”

程咏昕一下来了精神,连话都没回直接找帖子去了。

卢炫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走到程咏昕身后,在周围使劲的嗅了两下,一脸媚笑的说:“妹子,香水又换品种了,送哥一瓶行不,这期归化民行政培训班上有个妹子至少有你六分姿色,如果配上你身上这香味就更像你了”。

“瞧你这出息,小心精尽人亡!”程咏昕早就习惯了卢炫这种做派,换在平常也会敷衍两句,但现在她完全被帖子的内容吸引了。

“你也太小瞧你大哥了,前两天小叶回来哥还和他们特侦队玩过枪呢,哥那身手、那枪法,好得很咧,要不找个时间你给检验检验”卢炫脸上那种流氓式微笑越来灿烂。程咏昕见他一副没完没了的样子连忙摇手喊停:“行、行、行,我怕你了,明天上班我就给你带过来。”

“这才是哥的好妹子吗,庄里今天杀猪,晚上我叫人把猪排给你送过去,正宗临高本地土猪,可不是食品厂出来的冷冻货……”程咏昕埋着头一声不吭,卢炫看着她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冷笑。

卢炫上楼来到于鄂水的办公室门口,收敛了下心神,敲了敲半掩的门,听到一声“进来”后才推门进去。于鄂水没抬头,手上也没停,随口应了一声“坐”。卢炫没有坐,他看到于鄂水桌上的茶杯已经见底了,从茶水柜上拿起开水瓶给茶杯续水。

“馆长,早上进来我看您就没起过身,还是要活动下的,身体要紧。”卢炫一边续水一边小心的说着话。于鄂水这才抬起头,其实于鄂水不用看也知道是卢炫。在元老内部上下级之间的等级观念相对于原时空是很模糊的,尤其是在大图书馆这样一个政策研究机构,元老之间的相处则更加随意,能对于鄂水言必称“您”始终礼敬有加的元老就只有这个在他手下足足打了四年酱油的卢炫。这几年元老院在海南风起云涌一发不可收拾,大图书馆的元老换了一茬又一茬,到现在还坚持在大图书馆里打酱油的四十岁以下男性元老就只剩下了卢炫一个。

卢炫的人事档案里显示,穿越前他一个市级机关的公务员,法学专业的在职研究生,属于那种没有学位证的党校培养系列,技能选项里就填了一个电脑操作,在博士成排、硕士成连的元老院里,卢炫属于废材中的废材。D 日之后卢炫做了一年多基本劳动力,机构确立后人事关系放在了大图书馆。因为技能值实在太低,卢炫本人又坐不住,这几年卢炫一直在大图书馆里打杂。一五的头几年,万事草创,元老们往往身兼数职,计委那帮人当然也不会白养卢炫。什么支农、支教、支军、支边、支建之类需要元老顶缸的事情卢炫几乎次次不拉,反正那种什么人(元老)都能干,什么人都不愿干的活一般都是卢炫在干。到现在卢炫身上的职务有一长串,什么芳草地(文科)教师、学徒总队文化教员、伏波军政治部文化教员、高山岭地区基干民兵总指挥、数据中心技术部副主任、民政委员会培训处副处长、社会工作部巡视员、天地会业务推广员等等,这些都是上了各单位文件的正式兼职,其他由执委会安排的临时差遣更是多得连卢炫自己都记不清,但他本职是大图书馆的办公室主任,这也是他所有职务中唯一的正职。在于鄂水最初的印象里卢炫是个典型的百无一用的官场老混子,后来他发现卢炫不但耐得烦,而且还霸得蛮,不管是上山下乡,还是挖土扛枪,卢炫不但不打回票,而且还属于那种埋头做事,从不说事、更不争事的优秀酱油众,一来二去卢炫在扛过活的地方都有了不错的口碑,就连杜女王也把这个百仞城里买女仆,东门市里养小三的落后分子当成了可改造对象,几次跟于鄂水打电话要重点关注他。

而于鄂水是历史系研究生,穿越前的社会工作经验为零,加上他入伙早、资历老,在执委会里一直担任首席历史顾问,隐隐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穿越后在大图书馆里工作的人不是老的就是女的,在于鄂水看来 99%都是废物,他不屑于在这些人身上投入太多的精力,主要的业务工作他索性一个人包了圆,其他庶务自然就落到了卢炫身上。好在卢炫很会做事,公事上的请示汇报从不含糊,充分满足了于鄂水的领导欲,而其他杂事他都处理得妥妥帖帖,图书管里的老老少少也被他哄得团团转。几年下来于鄂水不但改变了对卢炫的印象而且还越来越倚重于他。

于鄂水回过神来发现卢炫还站着,连忙招呼卢炫落座。

卢炫坐定拿出笔记本和几份材料说道:“馆长,有两件事要跟您请示下。”

“说”于鄂水对卢炫这套恭敬早已习惯,也没了客气,身体往后一躺,摆出了领导样子。

“第一件事,图书馆巡防队的黄石,前几天参加反恐演习摔断了腿,去医院看了,能治好,可巡防队的工作他不想做了,他家在东门市有个铺子,生意上了轨道,他想回去帮忙,就辞职了,按照规定,他可以拿工伤补助。这是补助金申领单,下面附了补助金发放的文件,是最新的,请您审批。”

于鄂水一看票据数额不大,后面还把发放文件做了附件,文件有好几页,但是卢炫细心的在黄石适用的条款下打了横线,一目了然。这种细节让于鄂水很受用。其实这种数额的开支,作为分管机关的元老卢炫完全可以一言而决,但于鄂水知道大图书馆里卢炫经手开支的每笔公款都事先进行了请示。

“天天跟你跑的哪个?”于鄂水对这个叫黄石人根本没什么印象,一边签着同意一边问。

“不是,哪个叫刘子明……”

卢炫这么一说于鄂水有了点印象,那个闷声不响一天到晚跟着卢炫的是卢炫“小三”的亲戚,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因为考不上文凭,走了卢炫的关系前年被招到了巡防队里,其实就是大图书馆为卢炫养的一个跟班,刘子明的名字据说也是卢炫给改的,这事卢炫跟他汇报过。

“黄石是那个脸上有道口子的……”

“还有有什么事?”于鄂水打断了他,他压根就不关心这些人,不过是当领导什么事都要管一管的惯性使然。

“按照规定,黄石属于敏感岗位的工作人员任职去职都需要向政保局备案,这是一份备案材料……”

“行了,这种事你按程序处理就好了,还有嘛?”

“馆长,您听我说完,这个材料是要盖大图书馆公章的,您是一把手,对外用印必须您审批同意的”

卢炫这么一说于鄂水拧上的眉头又放开了,在卢炫递上的材料上龙飞凤舞的签了字。

“第二件事,特侦队的江队昨天下午打电话找您,您正好开会,说是要借我到马枭堡给新遴选的特侦队员上几天政治历史课,您看……”

“看?看什么看!不行!”于鄂水突然就发作了,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们都把大图书馆当什么?临时工寄养处?今天哪个要,明天哪个借,他们也不看看大图书馆除了我和你还有几个正经劳力,我们大图书馆的工作还做不做了?现在安全形势这么恶劣,恐怖分子都跑到东门市放炮来了,大图书馆这里的都是什么?都是宝贝!不可复制的宝贝!都是财富,留给子孙后代的财富!”于鄂水越说越激动,站起身来不停的在房里转圈。卢炫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静静的注视着正在抽风的于鄂水。他知道元老院的实力日益膨胀,对周边势力已经拥有了一波流的平推优势,执委会对于鄂水历史知识的借重就会越来越少,大图书馆的地位也会越逐渐边缘化,直至沦落为一个纯粹的资料仓库。而于鄂水的失落感也会越来越重,这种抽风式的发作会更加频繁。

于鄂水忽然又从桌子上抓起黄石的工伤补助审批材料,使劲的在空中扬晃“增加特侦队员?!我们的图书馆这么重要的单位保卫力量却在减少!我看他们完全是本末倒置,这里才是元老院的根本,知识才是元老院的根本……”

“我听叶孟言说,特侦队准备要转业一批人到什么特勤局,加强元老的保卫工作……”卢炫忽然开口了

“特勤局?!”于鄂水的脚像被定住了,转过头一脸惊愕的望着卢炫。

“您不知道?叶孟言说周韦森跟他讲的,说什么局长是那个大洋马萨琳娜,问他愿不愿意去特勤局干活,还说以后要成立什么安全委员会,特侦队出身的前途大大的……”

卢炫绘声绘色的说着,于鄂水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狰狞。

“怎么?您真不知道这事,您可是执委会的首席专家顾问,这么大的政策出台,不可能不问您的意见啊……您不信啊?BBS 上设立安全委员会、财政委员会的帖子都出来了……”

于鄂水看完帖子脸上的表情剧烈变化着,口中狠狠的念着“周韦森、钱水廷、萨琳娜,这群香蕉倒是真会玩啊”

卢炫也识趣恍然大悟道“原来这不是执委会的想法,是这群香蕉私底下闹出的幺蛾子,他们不会搞出一个什么女仆革命第二季吧,还闹出什么安全委员会、财务委员会,野心不小啊!我看他们纯粹是吃饱了撑的,就是成立委员会这个主任也轮不到他们啊,论资历论能力怎么也您挑剩的啊”说到最后卢炫一脸谄媚的望着于鄂水。

说到委员会主任的时候,于鄂水的表情一变,但很快又面沉如水,神情也渐渐回复了正常。

看于鄂水不再说话,卢炫连忙收拾东西,说道:“我等下就回了江队,说我去不了了,您放心,我这人其他不敢说,讲政治还是懂的。”

“去,为什么不去”

“我不去,摆明了他们在搞非组织活动,我可不想无辜受累,被害到台湾挖土”卢炫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于鄂水走到近前拍了拍卢炫的肩,说道“去当教员也是你的工作,怕什么,而且你人又这么聪明知道怎么做的”说完于鄂水意味深长的看着卢炫,看到卢炫还是一脸迷惑,只好又补了一句“观其行,听其言”卢炫很配合的又来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最后憋出一句“回来告诉您”。于鄂水顿时乐了,在卢炫身上锤了一下“你装什么装”。

卢炫回到楼下的时候程咏昕已经不在了。

中午 1 点的时候卢炫已经站在了百仞城元老宿舍区 2 栋 301 室的门口,门是开着的,卢炫也没有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

第二节 兄弟明朗

房间里明朗、明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粉嫩的婴儿躺在明秋的怀里,咿咿呀呀的叫唤着,明朗一脸傻笑,明秋一脸慈爱,李梅还在厨房里收拾,慕敏正在坐在餐桌旁吃东西,如果不是身在本时空卢炫看到的只是一副普通人家其乐融融的平常景象,可卢炫清楚这是现在元老院最有权势的一家人。

“小卢来了,来就来还拿什么东西”从厨房出来的李梅最先看到卢炫,马上就招呼上了。

“不值钱的东西,上午庄子里刚杀了头猪,正宗临高猪,绿色饲养,我把猪蹄、猪肚、猪肝带来了,慕所长刚生了孩子,明叔肠胃不好,这几样都是带给他们的。东西我已经让人收拾干净了,还热乎着呢,正好厨房还没收拾,李姨您要不现在就把它们弄熟了,我拿这些东西就图个新鲜。对了,还有些配料,都是温补的,多年的验方,我问过刘三的,绝对没问题”。卢炫一边说一边把东西从藤制菜篮里往外拿。

明朗其实早就看到了卢炫,可他没起身,看到卢炫献宝一样的往外拿东西,不阴不阳的来了句“慕所长?你怎么不叫我明处长啊?”

“我听了也瘆的慌”慕敏也附和了一句。

听他们这么调侃卢炫,明秋不高兴了,对着明朗把连脸一拉“怎么说话的,小卢来了身都不起,你才当了几天官,自己挖土吹风的日子就不记得了?”

明秋别过脸去不说话,慕敏见老爷子生气,连忙放下碗准备进厨房倒茶,这时李梅已经端着水从厨房出来了,卢炫也赶忙跟着打圆场“老爷子您别当真,我和明郎从登陆开始就在一起吹风挖土,互相打屁斗嘴的早就惯了。我来抱抱天天,这小家伙两个月不见,长大好多了”说完卢炫从明秋手里接过孩子很娴熟的抱在了怀里,用手指在小孩的 JJ 上轻轻一弹,说“这小家伙长大了不知道要祸害多少良家妇女”,这句话惹得满屋一笑,突然的尴尬顿时化解了大半。

“他们年轻人说话,我们掺和什么,来来到厨房里帮我收拾东西去”李梅知道明秋的脾气,趁热打铁的把明秋拖走了。

明朗见明秋走了,这才把脸转过来,从身上倒出烟散给卢炫一根。卢炫用胳膊一推“没看见孩子啊,不抽。”

“有话直说,到底是找我还是找慕所长?”

卢炫白了他一眼,心里暗骂了一声“操”说道:“我来看看天天不行嘛,我找你一定要有事?你不当我朋友就算了,我好歹我也是元老,上面没人管,下面也不需要人顶。”

“肥明呢?好久不见他了。”明朗自觉有点理亏,主动岔开了话题。

在明朗当组织处处长之前,卢炫、明朗、谭明三个人经常在一起到处打酱油,同病相怜是关系最好的酱油铁三角。

“在琼山修政府大楼。”

“他不是刚从台湾回来怎么又被派出去了?”

“派他去台湾的是卓天敏。”

“什么?”明朗一下没转过来。

“派他去琼山的是梅晚,肥明两边想讨好,结果两边都不待见”。

明朗这下明白了,他负责组织处的工作,对元老之间的关系大致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梅晚和卓天敏为了争建筑口第一人的位置,从登陆开始就互相不对付。

“一个包工头有什么好争的,我就想不明白这些人,眼界怎么这么小”明朗一脸的不屑。

“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别绕弯子了,到底什么事?”

明朗的态度让卢炫很不舒服,甚至有了种拂袖而去的冲动,但转念一想这样做只会显得自己小家子气,更让明朗他们看不起。

“我昨晚在数据中心值班的时候,石开给我看了一篇帖子,上面一些内容可能和你有关,所以想来告诉你”。

“什么帖子?”

“提议设立安全委员会和财务委员会的帖子”

“我早看了,这事今天上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我怎么会不看”

“我在石开哪里看到的是另外一篇帖子,这篇帖子是昨晚凌晨发的,没过多久就删了,换上了你看到的帖子,被删的帖子在数据中心能看到镜像,里面的内容和现在的大同小异,只是删除了一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委员会成立之后具体如何运作的内容,其中一条就是委员会负责监督的部门领导由执委会任命,部门任命的管理人员则由部门领导提名后报委员会批准”。

卢炫说的话总算引起了明朗的兴趣,他沉默了片刻,认真消化了一下卢炫提供的信息,他知道如果按照帖子上的提议做,他负责组织处就等于名存实亡了。

明朗的脸色开始变得有点难看,但嘴里却说“你什么时候关心这些事了,再说这关我什么事?”

“看来是我自作聪明了,没事了我走了。”卢炫再也忍不住了,起身要走。

慕敏一把拽住了卢炫,对明朗嗔道“你干嘛呀,人家巴巴的跑来告诉你还不是为了你好”说完这句,慕敏望着卢炫又补了一句:             “是吧?炫哥。”

慕敏的这句话极大了刺伤了卢炫。他这次来明家,确实是有求而来,他把到被删的内容告诉明朗,不能说没有一点讨好的意思,可在他心里明朗始终是他在这个时空最要好的朋友,对明朗的关心他自问是没有目的的,但从进门开始明朗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已经让他完全找不到以前的感觉。加上慕敏这种挑衅似的明知故问,卢炫知道自己在他们的眼里早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烂泥扶不上墙的酱油众,来找他们,无非就是想巴结他们、利用他们。

“你们太小看我卢炫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都看到我卢炫到底是个什么人”卢炫默默的发着狠,但他知道此刻他手中拥有的资源和明家比根本不在一个段位,他必须忍,他只能忍,转瞬间卢炫心理变换了无数个心思,最后写在他脸上的却是伤感和无奈,卢炫迎上慕敏的目光,说道:“弟妹,你是不是觉得我告诉明朗这些是别有用心啊?”

慕敏被卢炫戳破了心思,脸上微微一红,说:“看你说的,我哪有……”

“是,也不是!” 卢炫打断了她的话,语气无比恳切。

“我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这里,人地两生,没有拿得出手的本事,不被人待见,吃苦受累,被人呼来喝去,为了站稳脚,在元老院里混出个人样,一个大老爷们成天跟孙子似的拽着、装着、忍着,苦苦的熬着,那种滋味……慕所长你工作安排得早,岗位又重要,不一定体会得到”说话间卢炫的眼圈已经隐隐泛红。

这些话让明朗想到和卢炫一起打酱油时的苦楚,顿时觉得自己刚刚做的太过,连忙拉住卢炫想让他落座,卢炫挣开了明朗的手,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明朗熬出了头,我和谭明也好歹有了几个归化民跟班,日子刚刚好过了一点,可他们就是不想安生,没有妹子争妹子,有了妹子争位子,动不动就代表我们,合用的时候把我们当枪使,不合用的时候又把我们当靶子,如果撇开他们算计明朗不说,这次或许我也能忍了,忍那么五年、十年,等元老院的盘子大了总会给我漏出一个省长、市长什么的。可他们这种玩法不对啊,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屁大的事也要扯到体制上去,封官许愿、党同伐异,这样搞下去人心会乱,队伍也会散,我怕我等不到做市长、省长的那天,元老院就会完。”

“但愿是我杞人忧天。可现在海南的归化民就有了几十万,他们不是游戏里的 NPC,他们会观察、会思考、会学习、和我们一样也会有野心。我们拢共 500 多号人,还要斗来斗去,时间久了他们总会知道我们所谓的元老院,其实就是他妈的 500 废。轮膀子跟我们干的时候,我们那点黑科技还不一定抵得住他们一人一口吐沫”。

慕敏见卢炫不依不饶说个没完,想着自己还要上班便接话道:“你太看得起明朗了,他们根本不是针对明朗来的。组织处和政保局是执委会手里的两根鞭子,他们审查政保局、架空组织处摆明了是针对执委会,放心吧炫哥,执委会那些人精着呢,翻不了天。少不了你那个省长的。我还有事,你和明朗先聊着”

“你们都觉得没事,我更无所谓。”卢炫走到慕敏面前,摸了摸孩子的脸蛋:“我看赶紧去生个孩子才是正经,你们忙,我走了”。说完跟明秋、李梅道了别,明朗也没留他,便径直出了门。

卢炫刚到梯间,就被慕敏喊住了“你前阵子跟我说是谁想调回临高来着?”

卢炫丢下一句:“我是盐吃萝卜淡操心,没事,你别管了。”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听慕敏这么一问,明朗哼了一声,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他找你到底什么事?”

“前几天他在东门市碰到我,说什么他教过的一个学生在三亚派出所呆了快两年了,他见学生家属可怜,想托我把他学生调回来,他学生叫什么来着…………叫、叫石越,对了就叫石越,我想起来了,从东门市派出所出去的,在我手底下干过,人倒还不错……”

“石越……”


Clock-Sonata 于 2015-7-3 14:08:52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3 13:09

作为一个酱油,我实在跟不上你阳春白雪的思维。

她和明朗不想就算了,李梅明秋能答应。

明朗貌似是想的,但是他家就他最没地位~~~

李梅明秋还没到要撒手人寰的时候吧。。。


北镇抚司 于 2015-7-3 14:42:10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3 14:08

明朗貌似是想的,但是他家就他最没地位~~~

李梅明秋还没到要撒手人寰的时候吧。。。

..........您在那里生活啊,在我看来这么平常的一个人情世故,我怎么就跟你闹不明白呢


Clock-Sonata 于 2015-7-3 14:52:53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3 14:42

..........您在那里生活啊,在我看来这么平常的一个人情世故,我怎么就跟你闹不明白呢

和我在哪里生活不重要,我又不是认为她不该生小孩。。。我只是从书中的情节描写推断可能的情况:1 慕敏没有怀孕 2 明朗是个妻管严

吹牛就是这么写的,你质疑我没有意义啊。。。又不是我不让明朗慕敏造人。。。


angel8th 于 2015-7-3 14:55:5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ngel8th 于 2015-7-3 14:57 编辑

5.jpg(69.57 KB, 下载次数: 0)

2015-7-3 14:54 上传

一定要加油啊,不然会被当作垃圾的。


北镇抚司 于 2015-7-3 17:10:32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7-3 14:52

和我在哪里生活不重要,我又不是认为她不该生小孩。。。我只是从书中的情节描写推断可能的情况:1 慕敏没 ...

如果吹牛是故意的,那么所有女元老都被吹牛写绝育了。所以我觉得他是忽略,帮他补上,


尤冈蒙多 于 2015-7-3 20:33:15 发表了:

已经转正,老钱药丸


酸奶鱼块 于 2015-7-3 20:33:34 发表了:

恭喜 lz 同人转正


xuelindiao 于 2015-7-3 20:38:38 发表了:

恭喜转正。加油继续。


Clock-Sonata 于 2015-7-3 21:38:46 发表了:

北镇抚司 发表于 2015-7-3 17:10

如果吹牛是故意的,那么所有女元老都被吹牛写绝育了。所以我觉得他是忽略,帮他补上,

应该不是故意的,不过有在艾贝贝的独白中提到过“没信心在本时空的医疗条件下生育”

可能女元老们都是这种心态“再等等吧,等局面稳定了,医疗资源足够了再生,实在不行,还可以让归化民小妾去执行这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