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追究责任,就说上纲上线事情没法干了,真没法干了还是只是某些人没法干了

北朝旧贴 | yanyu126 | 8/15/2020 | 共 4618 字 | 编辑本页

yanyu126 于 2015-6-25 21:56:28 发表了:

做事出了大问题,一追究责任,就说上纲上线这事情没法干了,真没法干了还是某些人没法干了。

很明显,这次的事变很大一部分是主观因素导致的,如果有正确的指导思想,会出这么大的事情吗?元老院的文化祭活动算是毁了,甚至导致了规划民和土著对元老院的信任出现波动。

这不是业务水平的问题,而是指导思想上的问题。

导致原本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情没有避免。

现在追究其责任来,反倒说是上纲上线,苛责。

如果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让人去做,没做成而被追究责任的话,可以说是苛责。

但是现在,保证文化祭顺利举行,避免元老身陷险境,是真的是能力不足做不到吗?

很明显,能力是有的,明明有能力做到而没做到,追究责任能叫苛责吗?

这次出问题,明显是午木心太大而导致的。

想着既顺利完成文化祭的保卫工作,又抓住坏人,各方面环环相扣,完美无缺,立功露脸,人前争光。

这是工作心态问题。

整天说上纲上线,我看元老院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元老对共同纲领和指导路线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这才导致错漏百出。


tgwtgw 于 2015-6-25 21:59:49 发表了:

不提前抓人不打草惊蛇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做法

但是具体行动中没有充分的动员人力物力

没有充分的考虑到元老的人身安全这个真不可接受了

马甲说的话道理上没错

但这除了激起部分元老的怒火

让大家“定体问我先死”之外顶个蛋用


netmousexhxh 于 2015-6-25 22:28:58 发表了:

新章节里,元老院的文化祭活动推迟了几天还是完成了


yanyu126 于 2015-6-26 00:49:21 发表了:

netmousexhxh 发表于 2015-6-25 22:28 新章节里,元老院的文化祭活动推迟了几天还是完成了

刚发生过恐怖袭击的文化祭,好吧,字面上确实完成了


守夜人 于 2015-6-26 00:59:13 发表了:

追究责任不是问题,无限追究责任就是问题,尤其是诛心之论,最要不得。老是这样就没人干活,只顾撕逼了。所谓赏罚分明,罚也是按规定罚,不是出点事就往死里整


守夜人 于 2015-6-26 01:03:08 发表了:

tgwtgw 发表于 2015-6-25 21:59

不提前抓人不打草惊蛇并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做法

但是具体行动中没有充分的动员人力物力

没有充分的考虑到元 ...

马甲的话到问题不大,从各方的反应看,午木这次挨定板子了,搞不好慕敏和李亚阳也跑不了,马甲争的主要是按规矩打,不能你想打死就打死。而且这次钱议长彻底昏头了,他那个提议被有心人一挑拨,直接就能让他变成独裁分子代言人。内卫政保合一,这提议别人说也就罢了,最不该就是从宅党嘴里出来。看来钱家兄弟果然受美利坚风气影响,长于选举,短于政务


钱水廷 于 2015-6-26 01:12:52 发表了:

守夜人 发表于 2015-6-25 12:03

马甲的话到问题不大,从各方的反应看,午木这次挨定板子了,搞不好慕敏和李亚阳也跑不了,马甲争的主要是 ...

冤啊! 那话是作者塞我嘴里的, 我的根据地在元老院, 赤膊上阵, 跑执委会一个挑 N 个, 反倒让文总用元老院来治我, 我有病啊! 我只会在元老院, 让元老们提议案, 对付政保局和行政部门. 关于我选择的政治策略, 请看我的签名档, 都放那里 N 年了.

......你觉得书里写的我的表现很正常, 和我的一贯主张很一致?


守夜人 于 2015-6-26 01:18:17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6-26 01:12

冤啊! 那话是作者塞我嘴里的, 我的根据地在元老院, 赤膊上阵, 跑执委会一个挑 N 个, 反倒让文总用元老院来 ...

我是说你帖子的提议,发生袭击事件说明安保力量不足,监控力度不够。这时候该提的是爱国者法案之类的玩意,风头上你还提分权裁撤,被人随便一扣帽子就是别有用心,议长还想不想干了?

书里的钱议长走的是另外一个极端,整个要把这事搞成大清洗前奏……


钱水廷 于 2015-6-26 01:24:48 发表了:

守夜人 发表于 2015-6-25 12:18

我是说你帖子的提议,发生袭击事件说明安保力量不足,监控力度不够。这时候该提的是爱国者法案之类的玩意 ...

我只说分权, 没说撤裁吧? 而且分权之后, 还有一个决策交给国家安全委员会呢? 那时提高整体情报安保级别, 不就是爱国法案吗?


eumenes 于 2015-6-26 09:02:49 发表了:

为什么会认为这次是思想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呢?

放长线抓大鱼绝对是正确的指导思想,你们看看王七索的所作所为——他一个人比几十个大侠加在一起还危险。如果发现嫌疑犯就抓捕,除了让这种潜伏在要害机关的敌特隐藏更深策划更周密破坏更大以外还有什么作用?这才是思想有问题,分明是为了眼前的政绩留下定时炸弹。

要说政保局没加强安保,我想文中话里话外说得够多的了,频繁发生保卫力量不足要从警卫连抽调兵力的情况下,到底是政保局主观上不重视还是政保局根本没那么多人员和预算?

这次政保局唯一因为托大犯得错就是发现苗头不对没有当机立断取消文化祭——有恐怖袭击重大危险时还要举办大型公众活动纯然是作死——然而这恐怕不是政保局能拍板的。


eumenes 于 2015-6-26 09:22:00 发表了:

就是从安保工作上讲,无论文化祭主会场还是文工团的安保都没问题,基本上无论大侠怎么蹦达都没用。真正的问题出在钱朵朵这一路,莫名其妙只派了个警卫连士兵客串保镖,钱议长发飙是有道理的。

午木要说犯错,就是这点,说其他的都是胡扯淡。


雷神 于 2015-6-26 11:07:3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5-6-26 09:22

就是从安保工作上讲,无论文化祭主会场还是文工团的安保都没问题,基本上无论大侠怎么蹦达都没用。真正的问 ...

你这才叫事后诸葛亮!

500 多元老分布四处,即使没有三少女游船也会有其他的漏洞。而且元老是在绿区活动,是日常活动区域,并且你职能部门连个警报或者安全警告都没有发布!

能力不足以保卫元老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情况下,还在坚持钓大鱼,搞大案要案......这真的不是能力问题。


eumenes 于 2015-6-26 11:12:3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5-6-26 11:24 编辑

雷神 发表于 2015-6-26 11:07

你这才叫事后诸葛亮!

500 多元老分布四处,即使没有三少女游船也会有其他的漏洞。而且元老是在绿区活 ...

没有王七索大侠屁用没有,跑了王七索那还会有一次又一次的暗杀破坏活动。

所以光抓大侠没有,无非是把定时炸弹击鼓传花。

政保局看住体育馆和文工团都要向警卫连借兵,你丫让他保卫 500 人给他预算和编制没有。

几十个移民行踪可疑就发安全警报的话,临高这种外来人口成千上万的地方天天都有起码几十个可疑分子,那每天都是安全警报什么事都别干了。

正是因为没有实力确保面面俱到的保卫每个元老才要深挖幕后主谋把内鬼抓出来,否则千日防贼防不胜防。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6-26 12:00:28 发表了:

话说刚刚发生暴恐事件后,没人关心一下归化民们受到的巨大思想冲击吗?不管是受到惊吓,惶惶不可终日,认为王师要登陆了;还是对腐朽大明居然要破坏这好不容易的世外桃源的无比愤怒;又或者又不良份子趁机打砸抢;又又或者不少迁来的大明大户被袭击吓到、被之后警察的大批抓人吓到等等原因,纷纷居家逃离临高。。。

别说发生这种事件后还能风平浪静啊,鬼都不信。。。


cicsy 于 2015-6-26 12:12:35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5-6-25 22:22

元老院的文化祭活动算是毁了,甚至导致了规划民和土著对元老院的信任出现波动。

这是哪里脑补出来的,不 ...

要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开到一半武警在鸟巢和恐怖分子枪战,那康师傅提前下台都恐怕背不起这口锅。


eumenes 于 2015-6-26 12:29:01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6-26 12:00

话说刚刚发生暴恐事件后,没人关心一下归化民们受到的巨大思想冲击吗?不管是受到惊吓,惶惶不可终日,认为 ...

这些归化民见过的兵荒马乱多了,几十个大侠惹事恐怕比起他们见识的土匪官军搞出的惨样根本毛都不算。

而且髡人干脆利落的抓得抓杀得杀,他们只会感叹临高法纪森严。


雷神 于 2015-6-26 12:29:3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5-6-26 11:12

没有王七索大侠屁用没有,跑了王七索那还会有一次又一次的暗杀破坏活动。

所以光抓大侠没有,无非是把 ...

几十个江湖人士,伪装潜入,从家主少爷到下面的仆从全都是江湖人士伪冒的!

这 TM 仅仅只是“行踪可疑”?

这种智商也别在安全部门混了,赶紧的滚去其没啥危害的部门吧。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6-26 12:34:22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5-6-26 12:29

这些归化民见过的兵荒马乱多了,几十个大侠惹事恐怕比起他们见识的土匪官军搞出的惨样根本毛都不算。

...

哟,居然还真有以为发生了暴恐袭击事件后能风平浪静的,呵呵


eumenes 于 2015-6-26 12:38:03 发表了:

雷神 发表于 2015-6-26 12:29

几十个江湖人士,伪装潜入,从家主少爷到下面的仆从全都是江湖人士伪冒的!

这 TM 仅仅只是“行踪可疑” ...

难到不是么?

你好像忘了,在之前的交待中提到已经有多股江湖人士到临高想搞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被抓了。小姨子和姐夫见面前刚刚进行过一次针对大股江湖人士的抓捕活动。

几十个江湖人士到临高这早就不是第一次,这次来得人虽然形迹可疑,可在文化祭事件前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eumenes 于 2015-6-26 12:41:37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6-26 12:34

哟,居然还真有以为发生了暴恐袭击事件后能风平浪静的,呵呵

二***纪的宅男会大惊小怪,十七世纪的流民奴婢什么苦没吃过什么惨状什么暴力没见识过。

你要搞清楚,十七世纪社会就是太平年月各色暴力事件都是层出不穷的——哪里没土匪?更别说明末了。

几十个土匪在短暂交火后被拿下,黎民百姓伤亡微乎其微,相比明国这已经是治安好得没话讲了。


狐狸大仙 于 2015-6-26 13:14:13 发表了:

楼上说的好。

伤亡不过几十人,简直还不如乡村械斗精彩。


南海 于 2015-6-26 13:18:48 发表了:

安保不是特侦队负责的么?负责绿区,女仆之乱的时候你们忘了么。

只是随着元老活动范围扩大,特侦队保护元老的职责并没一起扩大

现在有必要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负责了。


波尔布特 于 2015-6-26 13:39:1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5-6-26 12:41

二***纪的宅男会大惊小怪,十七世纪的流民奴婢什么苦没吃过什么惨状什么暴力没见识过。

你要搞清楚 ...

说得好,想想大明的官老爷公开外出的时候,每次都是几十人持刀棍前呼后拥,前面亮出“回避”的招牌,就可以想象大明的治安是啥状况了,几十号土匪真的是小 CASE。


波尔布特 于 2015-6-26 13:41:45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6-26 12:34

哟,居然还真有以为发生了暴恐袭击事件后能风平浪静的,呵呵

大明的官老爷公开外出的时候,每次都是几十人持刀棍前呼后拥,前面亮出“回避”的招牌,就可以想象大明的治安是啥状况了。几十号土匪真的是小 CASE,来临高的大户哪家不是带两位数的保镖?


路过成都 于 2015-6-26 23:18:1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5-6-26 09:02

为什么会认为这次是思想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呢?

放长线抓大鱼绝对是正确的指导思想,你们看看王七索的所作 ...

王七索是被钓鱼上的吗??完全是靠金手指才被发现的说明蒸包总局连钓鱼的能力都没有,还意淫直接是 KGB,稳坐钓鱼台,玩钓鱼游戏


Clock-Sonata 于 2015-6-27 14:34:0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5-6-26 09:02

为什么会认为这次是思想问题不是能力问题呢?

放长线抓大鱼绝对是正确的指导思想,你们看看王七索的所作 ...

取消是不可能的,因为尚未发生的阴谋就取消元老院意识形态工作重大活动,这是有损伟光正形象的。。


Clock-Sonata 于 2015-6-27 14:36:58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6-26 12:00

话说刚刚发生暴恐事件后,没人关心一下归化民们受到的巨大思想冲击吗?不管是受到惊吓,惶惶不可终日,认为 ...

我提过一句,艺术团被袭击的时候,元老比归化民更不淡定

你要考虑十七世纪的人对安全环境的定义和我们不一样。。。


swatsolo 于 2015-6-27 21:29:23 发表了:

七爷被挖出来完全是运气,这件事情没搞大也完全是运气。午木这帮人怎么到底怎么处理随便吧。


杰肯斯凯 于 2015-6-29 09:41:17 发表了:

枪决 木利亚·午尔任斯基 的时候别忘了叫上我,

报名排枪行刑队队员+1


杰肯斯凯 于 2015-6-29 09:50:50 发表了:

乌木这个人,能力是有的,

可是为什么没能制止匪蝶对临高的渗透破坏呢?

说明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态度问题,

所谓思想不纯洁,知识越多越反动,

可以说,他的业务水平越高,立功越多,做的事越多,他的危害就越大。

支持大清……洁,处决人民公敌乌木尔任斯基

我们处决他,不是追究他的领导责任,

而是在处罚他在革命路线问题上的态度。

这与他的业务水平无关,

与立功与否也无关,

与他做没做成事更无关联,

难道因为他在组织关怀下同志们支持下立下些许微末功劳就能挟功自傲,

发动舆论让组织陷入被动,使得组织上高抬贵手对他网开一面了?

同志们啊,这种含情脉脉请客吃饭的右倾思想千万要不得,

像乌木尔任斯基这样的右派根子还要好好深挖一挖,

才能纯洁革命道路,让我们的事业越走越远。

对了,

如果你们要组织排枪行刑队,

千万算上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