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历史:政保总局对兰度的“钓鱼”行动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2431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5-6-17 22:29:20 发表了:

第一百三十八节 纹身

......

临高的夏天酷热难当,特别是***保卫总局机要会议室里门窗紧闭,密不透风。为了保证无法被人偷听,这个鬼地方连窗户都没有。

房间里放置了好几桶冰块,从圣船上拆下了的一台电风扇吹得呼呼作响,围在桌子旁边的每一个人依然大汗淋漓。

由政保总局、仲裁庭调查执行局、陆军、海军、对外情报局、国家警察、海关、契卡联合举行的每周内务安全会议正在举行中。

代表们都盯着海关检疫营长官阳河手里的一叠照片,他正在絮絮叨叨地述说自己如何获得“重大发现”的。他为自己的发现感到无比骄傲,以至于某些话颠来倒去的说了好几遍。

“这一定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人,就是甲船上不知所踪的家伙。”阳河在下结论时,主持会议的赵慢熊接过照片。会议室里已经布置了幻灯机,一张张从各个角度拍摄的照片被放大后投映出来,屏幕上的是个拉丁裔白种男人,看起来不到 40 岁,身高在一米八以上,体格精悍而匀称。深褐色的头发披散下来直到脖颈旁边。

在海关拍摄的那张正面照上,他正把两手安详递放在椅子扶手上,被太阳晒黑的脸看来很平常,没有显著的特征。只有那双颇能吸引女人的柔和、水汪汪的棕色眼睛睁得很大,正以一种坦率的神情凝视着屏幕前的穿越众。照片放到第五张时,引发了会场里一阵小小的骚动。这是张在检疫营里拍摄的背影,这个白人宽阔的脊背上纹了一幅极其醒目的图案:一架 f-14 战斗机,正在飞越一面交叉着骷髅和腿骨的海盗旗。

“看上去很骚――”东门吹雨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你要和他搅基?”

“我只是担心他会引起一部分女元老的骚动。”东门吹雨说,“很可能成为不安定因素。正如萨琳娜、潘潘和门多萨小姐这三位同样是不安定因素。”

办公室里笑了起来。不过大家承认这个拉丁裔的面孔虽然没什么特色,但是粗犷的面容和强悍的身材颇有男性魅力。很可能会得到现代女性的青睐。

“应该把他秘密干掉最有利于安定团结。”有人说道。

“除此以外,体检时还发现他的肩部、腹部和四肢上有十多处明显伤疤,”阳河说:”我们一一拍了照片,经鉴定有的是枪伤留下的,有些是陈旧性外科手术疤痕。这些手术是不可能在 17 世纪做的。”

“这个人是什么来头?他用什么身份入境的?”

“他是耶稣会派来的神父的随员,”何影翻动着手里的笔记本:”三个月前陆若华去了一次澳门,说耶稣会准备向临高教区派出新的传教士。这次来了四个人,一名神父、二名修士,还有就是这个人。中文名字叫做魏岚铎。”

“关于这个魏岚铎,我们有更多的资料吗?”

“没有,对神父和修士都进行过单独询问,他们同样不了解这个人,从澳门出发前很少见到他,只知道他的随员是由澳门耶稣会长杰兰扎尼亲自指派的――这几位修士似乎对他的印象不佳。”

“魏岚铎现在在哪里?还在检疫营吗?”提问的是对外情报局的江山。

“他和传教士们现在检疫营的一间单独的房间里。”阳河说,“已经在房间门口加派了岗哨。”

“那还等什么!”代表总参出席的东门吹雨疾言厉色地说。“他是个间谍、破坏分子!潜在的危险分子。应该马上逮捕,关进监狱单独审讯!我就不信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第一百三十九节 暴露

会场里响起一片低声的议论。不少人附和着东门吹雨的意见――让现代世界来的间谍尝尝现代化的电刑的滋味。

“同志们,”午木开口发言了:“让我们理一下线索。现在我们想知道的是:第一、这个魏岚铎到底是什么人,他既然不是来自本时空,那么是怎么穿越过来的?第二、魏岚铎到临高来,企图达到什么目的?”

“把他和那两个神棍抓起来一审,什么都知道了。”有人在旁边回应,“给他们接上线摇摇电话怎么样?”

“没这样简单。既然他是以耶稣会派遣人员的身份来的,他和耶稣会、和杰兰扎尼究竟有着什么关系?这个穿越者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势力,我们一无所知。审讯其他传道士毫无用处,他们也对他一无所知。最重要的是,难道仅有一个魏岚铎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冉耀问。

“这个魏岚铎为什么要到海南到来?我们可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在 d 日,时空风暴曾经导致明朗一家人乘坐的船只意外卷入。那么甲船的出现是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魏岚铎和他那几个失踪的同伙有可能是与我们同时穿越的。他到海南岛上来,可能正是为了寻找另外几个同伙。甚至,他的同伙可能就隐藏在临高或者附近,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这个论断太震撼了,以至于会场内鸦雀无声。午木继续说下去:“所以,找出其它未知穿越者的线索,就在这个自称魏岚铎的家伙身上。我们必须给他行动自由,将他置于我们的全面监控之下。提早抓捕他,完全得不偿失。切断了藤,我们就摸不到瓜了。”

“政保部门能确保对他的全面监控吗?不能让这条大鱼从我们手里滑走。”

这次开口说话的是赵曼熊,他面带微笑地向大家保证,进入临高的每一个外来者都在政保总局的有效监视之下。冉耀代表警察部门支持午木的意见,目前整个临高都处于紧急状态之中,任何侦缉、监视和抓捕行动都变得相当便利。并且这个白种人在临高,就像一只孔雀被丢进一群鸡里一样显眼。他无处可逃,无地藏身。

......


兰度 于 2015-6-17 22:30:37 发表了:

乃啥意思?


波尔布特 于 2015-6-17 22:33:21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5-6-17 22:30

乃啥意思?

贴吧里有人指出政保总局“钓鱼”不是头一回了,并贴出了主贴的内容,我也顺手在这里贴一份,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删了此贴。


freeaxyz 于 2015-6-17 22:35:20 发表了:

这是在整政保局的黑材料呢 还是在为政保局拖更多人下水以便开脱呢。。


波尔布特 于 2015-6-17 22:42:55 发表了:

freeaxyz 发表于 2015-6-17 22:35

这是在整政保局的黑材料呢 还是在为政保局拖更多人下水以便开脱呢。。

贴吧的主流意见是:赵慢熊腹黑,午木背黑锅。


兰度 于 2015-6-17 22:50:15 发表了:

波尔布特 发表于 2015-6-17 22:42

贴吧的主流意见是:赵慢熊腹黑,午木背黑锅。

除了赵慢熊那几句是吹牛者加的,你主帖的内容都是我写的。


liutom2 于 2015-6-17 23:35:14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5-6-17 22:50

除了赵慢熊那几句是吹牛者加的,你主帖的内容都是我写的。

简单的说,兰爵爷自己钓自己


yanyu126 于 2015-6-18 03:38:20 发表了:

兰度和大侠当然是不同的,兰度有明显的现代社会痕迹,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语,自然要特殊对待。


暮光 于 2015-6-18 10:58:31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5-6-17 22:50 除了赵慢熊那几句是吹牛者加的,你主帖的内容都是我写的。

爵爷最近没码字啊,催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