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专利拍卖【续】补完

北朝旧贴 | 南海 | 8/15/2020 | 共 4001 字 | 编辑本页

南海 于 2015-6-10 00:08: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南海 于 2015-6-10 00:28 编辑

之前部分点击连接

http://tieba.baidu.com/p/2985239852?pn=1

吴南海今天很高兴,虽然不喝酒,但还是拿着掺了饮料的朗姆酒酒杯,在包房内和各个部门的代表继续商定着后续工作。今天的拍卖会是借着农业部自主筹资扩大产能的名义拿到执委会批文的。但吴南海的目的并不止于此,后续的一些动作才是他的主要目的,而今天晚上的元老招待会才是事件的开始。

通过之前几个月和金融,大图书馆等部门的串联,吴南海已经让元老院常务委员会分别通过过了《元老专属知识产权的使用原则与办法》议案。基本确认了所有穿越众从旧时空携带来的所有知识的产权归属归全体穿越众共同所有,任何企业或个人以及组织【包括政府】,在使用这些产权的时候,都必须备案,并支付专利使用费用,国企在使用时理论上也必须支付专利使用费。

通过和大图书馆内元老的合作,已经提交通过了《元老专属知识产权民用化使用原则与办法》,简单说就是遵照代差原则,在国有企业已经使用的技术为前提,上延一代的产品,经过大图书馆的评估后,可以向民间有条件开放技术,即民间机构可以用支付专利费或专利入股方式获得元老专属技术。

1.          农业,金融,轻工业的首长聚集在一起,统计这次拍卖的战果。总共收拢了 400 万流通券,而代价只是几本小册子,几名技术工人和几张盖了章的营业执照。。。。

有了这 2 个规章制度,就可以逐步有序的开始技术扩散行为。。澳宋政权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就是澳宋穿越众元老和他们带来的超越时代的各种科技技术。这些技术不仅包括各种工业技术,也包括各种管理技术和人文知识。简单的说,就是各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无形的知识产权。

既然是知识,那么向普通归化民普及和深入知识产权的必要性就显得非常有必要。要让整个社会都养成尊重和敬畏知识的习惯。敬畏知识的风气已经存在,现在只需要加强就可以了。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元老们最重要的优势。但工业化的核心是建设产业链。要建设产业链就不可避免的需要技术扩散。就目前元老院搞的几大工程来说,已经让本时空的土著们深刻认识到了元老知识的力量。但与这些力量体现出巨大价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土著们在获得这些技术知识的时所付出的代价是相当不匹配的。

吴南海认为如果土著们在技术获得的方法上来的过于廉价,长远来说只会损害元老们的利益。当工厂还在建设初期的时候,工人们还没完全掌握工厂生产技术的时候,元老们掌握的技术对人们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对人们来说没有元老们的技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但当工厂完成建设,工人熟练掌握生产的时候,到时候他们只会认为工厂的一切是他们创造的,与元老们没有任何关系。技术知识的不可见性会让人们淡化知识产权的重要性。如果知识不再重要,那么元老们荣光也就距离失去的时间不远了。

所以为了保证让工人时刻认识并清楚的知道元老院内元老们技术的重要性,保证知识产权就显得非常有必要。

而保证知识产权的重要,就必须从一开始向人们灌输知识产权也是需要真金白银购买的,不仅要购买,而且还要如农田一样可以不断的生钱。只有如此才会保证元老们荣光的长远。

和有些元老们认为的澳宋政府就是元老院,元老院就是元老的看法不同,吴南海认为。政府,元老院,元老其实是三个完全不同的个体。元老院是元老达成集体意志的体现,而政府是执行元老集体意志的机构。但元老不能只有通过政府执行元老集体意志这一个办法。从长远看,元老只有五百人,而且各位元老从能力到个人追求上的差异,权利过度集中对酱油元老来说是不利的,今天元老院可以借口你家女仆不上道干预你的家事,明天就可以以你没有元老能力废除你的元老权利。所以从一开始就应该区分清楚元老院,政府,元老之间的权利边界是十分有必要的。

当人们说起大宋的国企,就很自然的认为那是属于澳宋政权的。但吴南海认为,以目前大宋临高行在的情况来说,所有国企以及在私有企业中的股份都应该属于全体元老的,而非政府。元老院作为全体元老意志体现的机构,将国企的管理权利下放给了政府,又委托大宋临高行在政府对国企进行管理。但长远看,这种管理是有缺陷的,假以时日,这些企业只怕都会变成具体管理企业的元老的私人领地,非元老许可只怕其他元老根本无法插手,甚至可能会有变成某些元老私人产业的风险。这在传统运行模式的经验下是有先列的。所以在新世界,吴南海觉得,必须从一开始就先做一些预防措施,虽然不能保证效果,但在趁具体的利益集团没有壮大之前,先行布置要比在利益集团巩固后来的容易的多。

吴南海的打算就是先向元老院提交一份提案,再次确认所有企业的股权归属应该归元老所有,而不是政府。依据一次穿越大会的决议,初代元老在去世之后要将手下一半股份归穿越政府所有的规定。我觉得这一半股份可以在将来归公后作为政府持股的基础。也就是说在早期阶段政府不拥有企业股权,而在元老手中,只有当元老去世之后,那么政府可获得元老持股的一半。

相应的,吴南海认为有必要一开始就建立一个直属在元老院管理的机构负责管理元老的股权,对各类国有企业和私企所有股权代表股东权利进行管理。而政府则成立另一家负责日常管理的机构负责全资国企企业的日常管理。从而做到股东和管理层的分离管理。

而要达成这个目的,这次的股权拍卖就显得很有必要。也这次拍卖后,将会出现一批元老院拥有股权但不拥有管理权的企业。对这些企业的管理就会区别与国企,这样就给元老院设立专门的机构带来的合适的借口,在早期这个机构的主要任务就是管理元老股权,而在长期来看他们将负责所有元老股权的管理。一家专门负责资本运作的企业,不负责企业的运作。这样当某一行业变成夕阳产业的时候,元老们可以毫无任何负担的将企业股权变现保障元老利益保值增值,从而最大限度减少因为工人失业或企业负责人管理失误而承担任何法律和道义上的责任。

相应的政府方面机构成立的理由也已经存在,穿越至今已经有两位元老去世,他们没有留下后代,那么理论上他们的股权将会充公,我觉得有必要将这部分股权独立出来,作为政府持股的基础,三个人每人二十万基本股,那么现在政府就可以至少持有四十万股份。但这知识方案一。

方案二则是将这四十万股作为将来建国后的封赏,为建国立功的归化民们也应该分到一部分国家股份作为奖赏,在将来的帝国,这或许会成为是否是贵族的标志之一。

这些股份,应该有必要进行限制,禁止任何形式的出售和抵押。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元老后代的利益,同时也禁止增发股权。

以上这些吴南海都已经写成了一份详细的提案计划书,今天晚上的聚会,借着上午拍卖技术大会成功的余热,吴南海将这份文件向所有的与会人员分发了副本。农业部内部人员都已经提前或多或少了解过部分内容,所以他们的反应相对平淡。而其他非农业部的元老在看了提案后大多选择了沉默,各种理由都有,有认为提案内容过于敏感,有认为现在事业才刚刚开始就谈分家,如果提交上大会讨论,很容易被扣上药丸党的帽子。整个聚会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

但吴南海没有气馁,这种情况吴南海之前是有充分准备的,但他觉得这些事情是必须面对的,等到事情严重的时候将根本无法解决甚至会引起团体的分裂,必须趁现在盘子小,把怎么分蛋糕的事情定下来,这样等蛋糕做大的时候才不会因为分不到蛋糕而鸡飞蛋打。。。

【完】


xq77109 于 2015-6-10 00:11:34 发表了:

南海还有坑??


钱水廷 于 2015-6-10 00:13:20 发表了:

"三位元老去世", 第三个是谁?


南海 于 2015-6-10 00:22:26 发表了:

新同人预告

1,农业部将举行第一次农业公务员资格认定考试。所有分配进农业部的各类学校毕业生都要进行一次考试,按成绩分配具体工作岗位。考试分笔试,面试,体能测试,技能测试。

2,天地会技术员招募考试同时进行,与地方私塾联合,农业部提供技术员标准手册,私塾按手册内容教人,通过考试者招募为天地会技术员。同时获得预备农业公务员资格,服务年限达到后可以参加公务员资格认定考试,专当农业部公务员。

3,农业部大米期货交易行试运行。在莲藕庭茶社内,农业部会定期贴出大米收购价格和需求量和运输期限。任何民间人士来此销售大米,不管这米从澳宋控制区之外的哪里运来的。

4,吴南海的小教堂门口设立了一个孤儿岛,开始收留各类弃婴。短短一年之内收留了将近一百人,除去有先天疾病死去的,养活了 20 个,大多数是女婴。吴南海为如何处置这些孩子头痛,其他元老对吴南海收养女婴的目的也开始有不好传闻。而澳宋民政部门也以没有计划,而迟迟没有成立孤儿院。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6-10 00:27:03 发表了:

3 是属于自找麻烦啊 而且农场内的小教堂真的可以阿猫阿狗随便夜袭么?


南海 于 2015-6-10 00:27:53 发表了:

钱水廷 发表于 2015-6-10 00:13

"三位元老去世", 第三个是谁?

2 个?

一个打苟家挂了,一个打抗生素挂了,


南海 于 2015-6-10 00:30:4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6-10 00:27

3 是属于自找麻烦啊 而且农场内的小教堂真的可以阿猫阿狗随便夜袭么?

备选方案是那个李华梅弄来的德国牧师和元老关于交易方面的冲突?比如周末要停止一切工作和临高逢初一放假的冲突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6-10 00:47:01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5-6-10 00:30 备选方案是那个李华梅弄来的德国牧师和元老关于交易方面的冲突?比如周末要停止一切工作和临高逢初一放假 ...

500 人大会一致认为,任何试图把宗教法宗教习惯凌驾于元老院法律之上的信仰团体,都属于邪教,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破坏生产关系和谐的事物。不这么认为的元老同志其实都是投票当天受热晕了头,现在都在三亚度假区修养


南海 于 2015-6-10 00:52:54 发表了:

六天工作制也算一种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制度呀


knifers 于 2015-6-10 01:13:51 发表了:

临高怎么会没有孤儿院。孤儿是多好的骨干心腹人选啊。。

将来元老院禁卫军搞不好就是由这些元老院之子组建的呢。。


xq77109 于 2015-6-10 03:04:49 发表了:

knifers 发表于 2015-6-10 01:13 临高怎么会没有孤儿院。孤儿是多好的骨干心腹人选啊。。

将来元老院禁卫军搞不好就是由这些元老院之子组 ...

孤儿都直接去检疫营~然后芳草地了


lzy0702 于 2015-6-10 05:07:20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5-6-9 11:52

六天工作制也算一种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制度呀

六天或者五天工作制并不妨碍在周日有人轮班。要是按宗教习惯那样,周日禁止一切劳作,那化工厂钢铁厂发电厂这些过程行业就没法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