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调查行动小组

北朝旧贴 | 伊韦恩藤 | 8/15/2020 | 共 6947 字 | 编辑本页

伊韦恩藤 于 2015-6-5 11:03:41 发表了:

本帖的首发在百度临高启明贴吧。

慕敏翻来覆去的看着一张有着九大执委签名的临时委任状:“执委会什么时候有这个玩意了?”

“就在刚才。”她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男人说道。

“这是什么。”东方恪好奇的凑过来。只见一张纸上手写着一条文件:兹,任命元老韦恩为六〇一专案调查行动组临时组长,在调查行动中有权调用一切人员物资,望各部门负责人紧密配合,务必将此次恐怖袭击事件的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圣历六年六月一日,元老院执委会。

“我了个去!”东方恪一脸惊讶,“执委会什么时候有这玩意了?”

“钱议长和文总、督公共同决定的。”韦恩一脸少见多怪的样子,“午木同志正在和执委会召开紧急会议,我就来负责行动了。”

“那我让王七索赶紧去拿武器……”东方恪说道,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腋下的枪和刀。

“是那个警备营的王七索吗?”

“嗯,怎么……”

“不用了,海兵队和骑兵连马上要接管这里,让他去警备营报告。把所有经过甄别学生集中进体育馆,所有归化民按排原地坐下,轮流搜身,如有反抗,马上枪毙。”

“好,我去广播。”东方恪转身就走。

“哎,”韦恩叫住他,“把枪上膛了。”

东方恪点点头,关键时刻还是元老关心元老。

“带我去看被俘人员。”韦恩又恢复了冷脸对慕敏说道。

“都是女的?”韦恩问道。

“目前都是。”

韦恩默默的看着眼前这几个被捆成粽子的“女学生”,突然觉得这绑人的手法有些眼熟,再定睛一看,恍然大雾,心想大概又是某个元老的杰作吧。

“先把她们分开关押吧,等骑兵连过来再把她们送到 11 号去。”

南婉儿虽被捆着,但是眼睛却没蒙上、耳朵也没塞上,再看眼前这个高大的“澳洲人”虽然冷着脸,却不似什么坏人,听起来要把自己送到什么十一号去,看来自己大概也没有什么性命之忧了,索性就不再理会。可是一旁的周仲君大概还陷在搜身之辱中,此时全身上下被捆得死死的,胸臀之处不知为何被紧紧勒住,却毫无动弹之力,就连嘴上也被麻绳套住,只能发出呜咽之声,端是好生羞愧。

一小时前。

“我看你们是要搞克格勃吧!”钱水挺的嘴巴都快要贴到午木的鼻子上了,午木同志却愣是忍住了。向来一副斯文人模样的钱议长这时都不顾什么体面了,看来是真对钱朵朵遇袭动了火。要不是这次钱朵朵靠着子弹喂出来的手感和自带的穿越光环,恐怕三位少元老,一位未来的可能元老和可怜的少女博物学家就要交代在这群刺客手上了。而钱水廷到现在才知道在临高——在元老院的圣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居然潜伏着一群刺客!一群恐怖分子,一群在重重监视之下居然还能对元老们进行袭击的并且没有人救援元老的恐怖分子!

午木掏出手巾来搽掉自己脸上的唾沫,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在诽谤着钱议长:看来钱议长光学了美国议员们的演讲,却没有学来不动如山的涵养功夫啊。待钱水廷稍稍平静下来,也知自己对着另一个元老的脸大喷唾沫的行为甚为不妥,但自己爱女心切,却也顾不得这么多。他稍微喝了点水,润了润嘴,便坐在一旁看起午木要如何给个解释了。

午木说道:“因为钱......元老遇袭事件,暂定的突袭行动已经提前了,侦缉队和警察已经在政保人员的带领下前往捉捕疑犯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按计划会在一个小时之内收网。”

“如果不按计划呢?” 文德嗣突然发问,“袭击少元老也在计划之中吗?”

午木突然冒出冷汗来,文总突然问这一句是要干什么,莫非政保总局已经是某些高层的眼中钉了?他突然有些羡慕赵慢熊了,冉耀向来是治安组的头头,慕敏不过是个警察,周伯韬一直是服从命令,早慢熊斯基、斯娄莫宁拜尔、这个死胖子,午木终于明白他当初为什么死也不要当政保局的最高政委,只肯去另立什么政治保密总局第一副局长的原因了。现在政保局出问题了,他们只要把自己这个决策人踢出去顶缸就好。然后愤怒的群众们就会把他这个“拿元老生命当玩笑”的秘密警察头子批斗致死,执委会再把他一撸到底以泄民愤,这样一来,脏活他干了,黑锅还得他来背。执委会则是永远英明,既保卫了元老,又保卫了元老院的大业。

“……文总......”午木连说话都结巴起来了,“你要知道我一向是拥护穿越大业的,我……替穿越国是流过血、卖过命的.......”

“停停停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马千瞩都看不下去了,看来文德嗣这厮这几年的最高偶像果真没白当,才问一句话午木这个秘密警察就有紧迫感了,看起来都紧张的冒汗了,一想到外面在传说的“万寿无疆和永远健康”,马督公就有找个酱油元老试试的念头。

好不容易把这个念头搁在一旁,马督公清了清嗓子,说道:“午木同志啊,你的工作能力我们是肯定的......”工作能力是肯定的?午木的嘴里是愈发苦涩起来,执委会看来是铁了心要办自己了,难道下句是要说但是你的工作态度是有问题的?“……但是你的工作态度是有问题的......”午木咽了咽口水,自我安慰道不怕不怕我还有元老权利,“……你虽然身为元老,但是其他人也是......”午木的指甲扣住了椅子的缝隙,难道传说中督公看元老和看土著没区别是真的?我就要被犬决了?还是给点元老的尊严吞枪自尽?或者像辛无罪一样终身监禁?午木同志这几年来签署的判决令没有上千也有上百了,可是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完全是另一件事了。汗水慢慢在腋下渗出,他感觉到了头皮的潮湿,和后颈处冒起的鸡皮疙瘩。“......所以执委会通过临时投票决定发布紧急 A 级方案,即成立直属执委会的临时工作小组,由执委会决定人选……” 呼,午木突然觉得同志们还是美好的,他略微移动了一下发麻的下肢,僵硬的视线从督公的嘴部移回他的眼睛。“……韦恩同志长期以来负责特殊部门的工作,能力是足够的,不过你还是要看着他——这里毕竟是国统区,让他注意一下纪律和影响......” 一种从 AB 团手下逃生的快感突然在午木的身体里迸发开来,他的肌肉慢慢放松下来,屏着的呼吸也缓过来了,他把手从桌子底下拿上来,两只手慢慢交叉在一起,他看了看督公,有看了看钱水廷,目光和文总交汇的时候他赶紧移了过去。午木最终还是决定看向督公手上的纸,咽了一口唾液后,略有些沙哑地说道:“是,我保证完成任务。”

他们似乎对他的这种态度感到很满意。

“哦,对了,” 许久没有开口的钱水廷突然说道,“我提议, 做为元老院议长, 以及当事人的家长, 我不能预设立场的影响调查结果, 但就事件本身必须进行调查, 以确认我们现有内保, 情报系统中存在的问题。 同时做为我一贯主张的提高元老的知情权, 防止某些部门内部出现独立王国的情况, 我再次提议, 所有部门例会的讨论以及决议都必须有会议记录, 用复写纸一式三份, 一份交上级部门, 一份交元老院档案室, 一份本单位保留, 根据需要, 设定解密时限, 同时对于这类特殊事件, 应允许元老院特别调查组调阅所有相关档案, 问询所有相关人员。”

“当然,不过我们现在不需要直接开始调查,我提议在本次行动结束后,在此临时小组的基础上组建本次特殊事件的专案特别调查组,并应当加入仲裁庭的特别代表。”马甲附议道。

“以及执委会办公厅的特别代表。”坐在角落的萧子山顿了顿,说道,“必须得保障元老权益。”


伊韦恩藤 于 2015-6-5 11:06:01 发表了:

本章是为了打破<闹临高>给大众留下的深刻印象而写


龍城飛將 MK 于 2015-6-5 11:11:00 发表了:

我要看好孩子!


伊韦恩藤 于 2015-6-5 11:26:58 发表了:

龍城飛將 MK 发表于 2015-6-5 11:11

我要看好孩子!

好孩子片,你给番号我来放——鬼畜的


Clock-Sonata 于 2015-6-5 23:05:42 发表了:

额,你原来也在~


文武双全小恶魔 于 2015-6-5 23:15:55 发表了:

好了,大侠们死的死,俘的俘,该收场了,下面开始抓幕后黑手和继续内部撕逼。


Avo17000 于 2015-6-5 23:25:18 发表了:

吐槽一下,临高拿什么犬决啊?莫非是要临时凑一群乡下大黄狗饿上三天。这也太不严肃了!


lzy0702 于 2015-6-6 08:31:50 发表了:

Avo17000 发表于 2015-6-5 10:25

吐槽一下,临高拿什么犬决啊?莫非是要临时凑一群乡下大黄狗饿上三天。这也太不严肃了!

早就有养犬场了,打郑芝龙的时候就已经大狼狗抓俘虏了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6-6 13:02:58 发表了:

有内容就是大好,不知道吹牛大什么时候用上。。。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13:43:51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6-5 23:05

额,你原来也在~

哈哈我还在知乎上给你留了个言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13:45:35 发表了:

“你说什么?”慕敏几乎是对着电话筒吼出了这句话。她放下电话后对韦恩说道:“有人在广场外的街道上袭击了警察,东门那边的木棍们挡不住了,据说伤亡惨重,要不要让警卫连马上布防?”

“你是现场总指挥,你来下命令。”

“执委会办公楼吗?替我接会议室。”

“这里是执委会办公厅主任萧子山,通报你的姓名和职务。”

“临时调查行动组组长的韦恩,我要求执委会批准的海兵队和骑兵连为什么还没有到。”

萧子山转头看向何鸣,何鸣此时也挂在电话上,他说道:“海兵队还有 15 分钟到,治安军应该已经到了,骑兵连从高山岭的基地过来起码还要 1 个小时。” 萧子山对着电话复述了一遍,那边却沉默了一会,才回答:“明白了。”

“侦缉队怎么会挡不住这些刺客?”慕敏一脸焦急,“上次那些不是被一网打尽了吗?”

“你指望那些拿黑火药左轮的规划民们打败那些会用暗器的刺客?”韦恩一脸冷笑,“没准那子弹还没有暗器飞得远呢。”

“首长,白马军第八连向您报告!请您指示!” “稍息,连长听令,全连以体育馆为基准,建立保护防线,不准一人靠近!” “是!”

“警卫连,以广场为基准,建立防线……”

广场离主干道不过几百米,灭绝师太护女心切,刚才几个不开眼的“警察”向她搜查,师太手起到落,同时数枚暗器射出,混乱之中,也不知有没有射中,不过同门们同时发难,料那几个衙役也吃不了兜走。她也不回头看,几个身起身落,便已在几丈之外。

侦缉队的众人本以为靠着警察自己一干人就能制服这些“江湖客”。谁能料到不但看起来最好制服的一位老太太下手异常狠辣,其他的众人也是各显威能。措不及防之下,数人受伤甚至丧命。大侠们却越战越勇,不退返进。众人本想对这些侠客来个包饺子,谁能料到如此突变,谅是空有左轮枪,也敌不过近在咫尺的刺客们。小队长眼看手下多有挂彩,支援却迟迟未来,既是害怕不能完成任务,却也心疼倒下的战友,他思量一会,不如且放这些刺客前往广场,倒也好过在此做无谓的缠斗。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13:46:44 发表了:

眼看众髡贼退去,侠客们心想所谓髡贼火器举世无双也不过如此,只要近得了身,我大明侠客还是一等一的好男儿。他们见灭绝师太已经赶往广场,以她的盖世轻功,不过几个呼吸之间而已。众人纷纷提起气来,赶上师太。

“娘西匹!”远处的东门吹雨和周伯韬在望远镜中目睹了一切,二人本以为以这些刺客们刺杀少元老时的惨重死伤,此前派出的侦缉队和警察们绰绰有余,哪知此队刺客中居然暗藏高手,己方居然如此受挫。东门咬牙切齿道:“老子要亲自带队,把这些混蛋堵在屋里用机枪扫一遍!” 周伯韬却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本夸下海口,称凭借侦缉队便能将众“破坏分子”拿下,东门本着以防万一的想法,便要他将警察也带上,哪知结果如此出人意料。他先打了电话警告了会场,又向慕敏要求派出镇暴警察。“让他们带上霰弹枪和催泪弹,我就不信弄不死这些人!”

慕敏虽是着急,但是在支援到来之前却也不敢将唯一的预备队派出去。她本要求治安军前往外围支援,但是被韦恩所拒绝,虽然她是现场的总指挥,却对军队没有指挥权。此刻也只能质问韦恩为何拒绝看起来非常合理的命令。

“警备连目前不能用来执行保卫元老和芳草地学生的任务,此任务必须由治安军来执行——喂!你!让那个士兵出去!任何人不能靠近体育馆!包括警备连的士兵!”

王七索此时正端着步枪在外围警戒,他本来和乐队在一起,但是自从那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首长”来后,他们就让他到警卫连的连部报告了。因此连那个首长的脸都没看到。当他拿到步枪后还暗自开心了一会。

哪知据说那个新来的什么调查组的首长要求他们去外围警戒“保证归化民的安全”。他的班长还一副首长就是关心群众的样子。他却暗自奇怪,警卫警卫,不保护首长,现在居然还被支开了,这是什么道理。但是当他看到一队队治安军的士兵开进体育馆,王七索一下子恍然大悟了:这些倭人平时都和国民军分开驻扎,压根就接触不到其他人,但是据说个个都对首长们忠心耿耿,说一不二。王七索是个聪明人,他的战友们没什么感觉,他却嗅到了不平常的味道:感情首长们怀疑起警卫人员了?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13:47:50 发表了:

“全体都有!”排长的声音在王七索耳旁炸起:“目标——前方武装人员!”王七索一个激灵,只见前方隐约奔来几个人影——看起来有男有女,为首一人看起来是个尼姑——莫非…“预备——”王七索迟疑了。

“放!”

条件反射之下,他扣下了扳机。

硝烟散去,眼前却没有什么剩下的了。

只有几具模糊的肉团留在地上。以及一个狼狈的背影。

“师太!” “师太!”焦急的声音响起。灭尽努力抖了抖头,一阵虚弱感从脚底传来。

方才她本冲锋在前,可是没由来的感到一股杀气,便刻意放慢脚步。在广场上的髡贼进入视线后,长年江湖上的拼杀养成的警惕将她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灭尽的眼神不知什么原因,近年来看近处有些模糊,看远处却愈来清晰——那分明就是一群举着火铳的髡贼!灭尽心中一惊,却是不动声色,悄悄将自己藏在一名弟子身后。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她见到一团火花在前方炸开,早已准备好的灭尽一把抓住弟子的后心,挡在自己面前,顿时一整重击传来,震得灭尽双手发麻,她暗自咋舌:这髡贼的火器果真厉害!

待枪声平息,灭尽一个鹘子翻身,展开衡山绝学“梯风纵”, 霎那之间,便已纵出髡贼的视线之内 。

此时她运起气来,闭目养神,却对众人的呼唤不理不问。众侠客此时却也没了主意,几位功夫好的跟着师太撺向广场,却尽丧髡贼之手。此时在场的不过是些弟子辈的人物,都不是拿主意的主,竟是面面相窥,不知如何是好。

过了半晌,师太才缓缓睁开眼睛,道:“有歌云:单身敌众势危急,三十六策走第一;如果失机遭众困,切莫后悔再失机;尽击弱者气用尽,遇见强者怎能敌。非是吾等未尽力,奈何髡贼太狡诈。依贫尼看,吾等不如速速退回客栈,与卓少侠等武林豪杰先行汇合,再从长计议。”众人轰然应是,争说师太英明。灭尽也是不屑,微微笑过而已。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13:48:37 发表了:

上面这些是恶搞......下面放出个有马的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13:49:04 发表了:

六〇一事件战斗日志:

口诉人:刘大伟 职务:伏波军骑兵部队第一(胸甲)骑兵连下士骑兵

记录员:何小芳 职务:陆军部档案处文员

嗯,我是隶属第一胸甲骑兵连的下士骑兵刘大伟,我的直属上司是第一胸甲骑兵连的连长杨宁元老。在圣历六年六月一日的反恐行动中(“茉莉花行动”,记录员注),我跟随杨首长前往东门市进行战斗,并全程目睹了连长的英勇表现。

我部于 6 月 1 日下午 2 点到达东门市,本计划穿过东门市前往百仞城进行战斗支援,结果在东门市突然遭遇敌袭,战斗随之打响。

杨宁元老一直教导我们每一个骑兵在跨上战马后就要有作战的觉悟,所以在离开基地后杨连长就要求我们以火力侦查队形散开,保持在战斗状态。一开始大家还是紧张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伙都开始抱怨了,有些同志的觉悟不高,他们说:我们在元老院的统治区内行军,何必这么认真严肃呢?但是杨首长严厉的批评了他们,他说:恐怖分子是不会理会你们在哪里的,他们会对每一个看见的人进行袭击,到时候你们怎么办?虽然我不是很了解这个“恐怖分子”的意思,不过我想滥杀无辜的人大概就是土匪或者鞑子之类的吧?魏首长说关外的鞑子会杀死每一个他们看见的男人,再抢走他的女人和财产,我想那些鞑子就是恐怖分子吧?

是的,是的,正是因为杨首长的英明指示——我们才没有被那些卑鄙的恐怖分子们的突然袭击给打个措手不及。虽然担任尖兵的杜威中士被飞刀击中后负伤了,但是他坚持轻伤不下火线,很坚决的向敌人们发起进攻,为首长组织进攻赢取了宝贵的时间。

连长在发现敌情后,立刻下达命令,让我们进入反步兵战斗队型。全连迅速集结,以连长为基准,呈两翼散开。为防止误伤群众,连长下令全体拔刀,向敌人冲锋。

我在训练场上对着稻草人练习了无数次骑兵冲阵,但是当全连真正面对敌人发起冲锋时——我才感受到元老院骑兵的威武雄壮。就像首长一直说得那样:我们骑兵是战场上的决定力量,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冲锋!冲锋!再冲锋!

“元老院万岁!”这是杨首长的声音。

“元老院万岁!”这是副连长罗文凯少尉的声音。

“元老院万岁!”这是士官长陶然阿布内的声音。

“元老院万岁!”“元老院万岁!”“元老院万岁!”这是我的声音,这是每一个战士的声音,这是全体骑兵连的声音。

马蹄声配合着骑兵们的怒吼,马刀与胸甲互相照映。我们对面的敌人呆若木鸡,纹丝不动。就如《骑兵之歌》所唱:我们的马刀痛饮敌人的鲜血,我们的马蹄踏平敌人的家园……

然后我就看见连长的约瑟芬一下子蹿了出去,马蹄狠狠地踏在几名敌人的胸膛上,巨大的冲击力将另外几名大概是因为害怕而抱团蜷缩在一起的敌人撞出几米之外,然后连长高举的马刀重重的劈下——将唯一一名还站立着的敌人斩于马下。(笑)我们其他人什么也没干。


伊韦恩藤 于 2015-6-7 20:39:21 发表了:

Avo17000 发表于 2015-6-5 23:25 吐槽一下,临高拿什么犬决啊?莫非是要临时凑一群乡下大黄狗饿上三天。这也太不严肃了!

我本来是准备写炮决的……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6-8 13:53:55 发表了:

有更新啊,大好,后面呢。。。


伊韦恩藤 于 2015-6-8 21:15:46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5-6-8 13:53

有更新啊,大好,后面呢。。。

我现在在想是跟上吹牛的进度写还是干脆自己开条时间线。毕竟吹牛对于战斗场面的描写太虚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