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们的对头,武林败类们怎么还没出场?

北朝旧贴 | 念力 | 8/15/2020 | 共 7932 字 | 编辑本页

念力 于 2015-5-28 23:22:4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念力 于 2015-5-28 23:32 编辑

最早的武林投机份子应该是镖局的那伙人,但只是作为顾问出场了一小下,以 500 废的实力,至少也得有点归顺澳宋的好汉侠客等等吧!咋都没个露脸的?难道都去矿场挖石头去了?警察系统,城管系统,总得有些相关人员做顾问吧。

还有对外情报这块至少得吸收一批武林人士吧。


繁花 于 2015-5-28 23:33:30 发表了:

前面不是说有一批吗……侦缉队,386 节说的……


跟但丁混的 于 2015-5-29 00:34:52 发表了:

繁花 发表于 2015-5-28 23:33 前面不是说有一批吗……侦缉队,386 节说的……

侦缉队。。。。我怎么想起了贾队长。。。。。


赤色 MA 于 2015-5-29 02:24:58 发表了:

可惜闵大侠不在


xuelindiao 于 2015-5-29 07:49:45 发表了:

跟但丁混的 发表于 2015-5-29 00:34 侦缉队。。。。我怎么想起了贾队长。。。。。

心向元老院向往光明的武林精英,怎能与蝇营狗苟的甘为太监走狗的败类相比


a2808028 于 2015-5-29 09:13:42 发表了:

是不是临高方面的大侠们都跟腐道长去山东分基地了?


mariner 于 2015-5-29 10:05:07 发表了:

用碧血剑里袁崇焕刺杀皇太极那段替换一下名字就能攒出来

卓一凡决意晚间到执委会行刺。他想此举不论成败,次日临高必定大索捉拿,于是要各人先行出城,约定明日午间在临高以南二十里处一座破庙中相会。各人自知武功与他相差太远,多一人非但帮不了忙,反而成为累赘,单是他一人,脱身便容易得多,俱各遵命,叮咛他务须小心。

周仲君出门时向卓一凡凝望片刻,低声道:“一凡哥哥,匪首文德斯刺得到果然好,刺不到也就罢了,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你知道,在我心中,一百个髠贼元老也及不上你一根头发,我若是从此再也见不到你……”说到这里,眼圈儿登时红了。

卓一凡要让她宽怀,伸手拔下头上一根头发,笑道:“我送一百个髠贼元老给你。”说时将头发递将过去。周仲君噗哧一笑,眼泪却掉了下来。

卓一凡等到初更时分,携了宝剑与毒镖,来到执委会围墙之外。眼见四角守卫严密,悄步绕到一株大树后躲起,待护卫队巡过,轻轻跃入墙壁。眼见房屋处处,却不知文德斯居于何处,一时大费踌躇,心想只有抓到一名卫士或是秘书来逼问。他放轻脚步,走了小半个时辰,不见丝毫端倪,心道:“这件事艰难万分,须沉住了气,今晚不成,明晚再来,纵然须花一两个月时光,那也不妨。”这么一想,走得更加慢了,绕过一条回廊,忽见花丛中灯光闪动,忙缩身在墙后,过不多时,只见四名卫士打着手电,引着三名真髠过来。他眼见人多,若是抢出擒人,势必惊动,只要一声张,匪首文贼有备,便行刺不成了,当下蹑足在后跟随,只见那七人走向一幢大楼,进楼去了。

卓一凡见楼外招牌写着“执行委员会”五字,旁边有行弯弯曲曲的鬼画符(拼音“zhixingweiyuanhui”)。卓一凡只见门口四名卫士执火铳守御,心中一喜:“此处守卫森严,莫非匪首文贼便在楼中?”于是在阴影中慢慢爬近,拾起一块石子,投入花丛。四名卫士闻声过去查看。卓一凡展开轻功,已抢到墙边,使出“壁虎游墙功”沿墙而上,顷刻间到了楼顶,伏在屋脊之上,倾听四下无声,自己踪迹未被发见,于是轻轻推开楼顶的几块瓦片,从缝隙中凝目往下瞧去。只见屋内灯烛辉煌,那三名官员正立正行礼,卓一凡大喜:“果然是在参见匪首。”从缝隙中向三人对面坐者瞧去,只见靠背椅上一人方面大耳,双目炯炯有神,约莫三十来岁年纪,那便是横行南海的髠贼匪首文德斯。

卓一凡寻思:“从此发射毒镖,当可取他性命,只是隔得有些间距了,并无十足把握,倘若髠贼之中有高手在内,别要给挡格开去,还是跳下去一剑割了他首级的为是。”只听文德斯道:“文化祭这几天准备的怎样?今日接到企划院的急报,说还要调拨一些丝袜?”卓一凡心想:“原来髠贼在说些声色犬马之事,姑且听听他们说些甚么?”

萧子山道:“文总,学生排练动作幅度大,丝袜容易破,而且出汗多,一些原味的居然被某些元老偷走私藏了,所以急需要补充啊。”

文德斯“哦”了一声,道:“你们去仔细查明,是谁偷拿的,有女仆了还搞这些花头,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这是专门特批给文化祭的,咱们决不能轻易放过了。”

三名官员齐声道:“文总圣明英断,查到是谁偷的一定要他好看。”

文德斯叹了口气,说道:“好容易打开局面,想大家乐呵乐呵,还有一批什么江湖侠客来捣乱……”卓一凡听他提到自己事,耳中登时嗡的一声,全身发热,心道:“髠贼耳目果然厉害,居然让他们晓得了。”只听文德斯续道:“倘若这批人能收服为我们所用,大陆攻略就更有趣了。”卓一凡暗暗呸的一声,心中骂道:“狗髠贼打的好如意算盘!我江湖儿女忠肝义胆,岂能为你所驱使?”文德斯又道:“那个高舜钦怎么样了,来我们这里有几年了吧。”

卓一凡知道高舜钦本是明朝的广州反髠派官员,后来失踪,坊间盛传他为髠贼所掳,不想在这里得到了他的下落。

江山道:“报告文总,高舜钦将自己所知道所有情资都说了。他说崇祯刚愎自用,举措失当,信用奸佞,杀害忠良,四方流寇大起。我伏波军正可乘机北伐,解民倒悬。”

文德斯摇头道:“崇祯的性子,大图书馆已经有定论。但我们大陆攻略却还不是时候。总须让明军再跟流寇鞑子打下去,三方精疲力尽,我们便可收那渔翁之利,一举而得天下。这就叫做卞庄刺虎之计,是不是?”

三人齐道:“是,是,文总圣明。”卓一凡暗暗心惊:“这髠贼首脑当真厉害,我非杀他不可,此人不除,我大明江山不稳。要是让髠贼做大,只怕……只怕……”隐隐觉得皇上的才具与此人相较,似乎也颇有不及,只不知心中何以会生出这样的念头来。又想:“这髠贼虽从海外归来。倒还读过中国书,居然知道卞庄刺虎的典故。”

只听文德斯道:“那高舜钦还说些甚么?”

江山道:“高舜钦露了几次口风,盼望执委会恩典,放他回家,他一定老老实实为元老院效犬马之劳,仰报天恩。”

文德斯哈哈大笑,道:“回家吗?慢慢再说。”

赵慢熊道:“文总,这家伙已经被榨干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文德斯微微一笑,说道:“他可以到符有地那里修理地球。”

卓一凡在临高呆的久了,也知道符有地劳动营乃人间地狱,不经暗骂:“凶残,凶残。”

只听文德斯道:“高舜钦放回去万一口风不严说是我们抓的他,那元老院树立起来的伟光正形象不是全被破坏了,绑架勒索毕竟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啊。”

三人齐声道:“文总圣明。”

卓一凡听到髠贼如此无耻心下愤怒,心想:“再不动手,更待何时?”轻轻又揭开了两张琉璃瓦,看准了房中落脚之处,左掌提起,猛力击落,喀喇喇一声响,房顶已断了两根椽子,他随着瓦片泥尘,跃下屋来,右足踏上办公桌,宝剑疾向文德斯胸口刺去。文德斯一侧抢上一名卫士,不及拔枪,已同时挡在文德斯身前。嗤一响,这名卫士已中剑而死。文德斯身手甚是敏捷,从靠背椅中急跃而起,退开两步。这时门外有三名卫士冲了进来,萧子山与江山先扑向卓一凡身后,各伸双手去抱。卓一凡左脚反踢,砰砰两声,将萧江两人踢得直掼出去。便这么缓得一缓,文德斯又退开了两步。卓一凡大急,心想今日莫要给这匪首逃了出去,再要行刺,可就更加不易了,连发两枚毒镖,却都给卫士冲上挡去,作了替死鬼。

卓一凡宝剑连刺,更不理会众卫士来攻,疾向文德斯冲去。忽听得身后有人喝道:“好大胆,竟敢行刺文主席?”说的是官话。卓一凡全不理会,只跨一步,头顶风声飒然,一件兵刃袭到,劲风掠颈,有如利刃。卓一凡吃了一惊,知道敌人武功高强之极,危急中滚倒在地,一个筋斗翻出,舞剑护顶,这才站起。灯光照映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剑眉虎目的高大青年,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手里也是一柄宝剑,只见他冷笑道:“大胆刺客,还不抛下兵器受缚?”

卓一凡眼光只向他一瞥,又转去瞧文德斯,只见已有多名卫士挡在他身前。卓一凡斗然跃起,急向文德斯扑去,身在半空,蓦见那青年也跃起身子,宝剑迎面刺来。卓一凡挥剑连刺两下,快速无伦。那青年侧头避了一剑,挡开一剑,两人在空中交手三招,落下地来时各受轻伤并已交叉易位,心下均是惊疑不定:“这人是谁?武功恁地了得,实是我生平所仅见。”

卓一凡回身又待去刺文德斯时,那青年的宝剑已向他脑后刺来,卓一凡无奈,只得回剑挡开。两人这一搭上手,登时以快打快,瞬息间拆了二十余招。卓一凡竭尽平生之力,竟是丝毫占不到上风,越斗越是心惊,突然间风声过去,右颊又被利剑扫了一下,料想脸颊上已是多了条血痕,蓦地里周仲君的话在脑海中一闪:“一凡哥哥,匪首文贼刺得到果然好,刺不到也就罢了,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眼见敌人如此厉害,只得先谋脱身,他一边斗,一边移动脚步,渐渐移向窗口。

那青年冷笑道:“在我搜魂剑闵展炼手下也想逃命?痴心妄想!”说着挥剑连进三招,尽是从意料不到的方位袭来。卓一凡一时不知如何招架才是,脚下使出“神行百变”步法,东窜西斜,避了开去。不料这闵展炼如影随形,竟于他的“神行百变”步法了然于胸,卓一凡闪到东,他跟到东,窜到西,他追到西。卓一凡虽让开了那三招,却摆脱不了他源源而来的攻击。这一来,两人都是大奇。

闵展炼叫道:“你叫甚么名字?也是本盟的弟子吗?”

卓一凡道:“你是什么门派。”

闵展炼道:“你怎地会我刺客联盟的步法?”

卓一凡反问道:“你是江湖中人,怎地反帮髠贼?”

闵展炼怒道:“倔强小子,死到临头,还在胡说。”刷刷两招。卓一凡眼见对方了得,稍有疏神,不免性命难保,当即凝神致志,使开本门剑法接招。

闵展炼看了数招,叫道:“啊,你是华山派穆老猴儿门下的小猴儿,是不是?”

卓一凡不肯隐瞒师门,喝道:“是便怎样?”一招“苍松迎客”,长剑斜出,内力从剑身上嗤嗤发出,姿式端凝,招迅劲足。闵展炼赞道:“好剑法,小猴儿不坏!”

卓一凡骂道:“你年纪轻轻也倚老卖老么?”

闵展炼笑道:“老猴儿我打不过,收拾你小猴儿还是可以的。”卓一凡不再说话,全神贯注的出剑拆招。闵展炼微一疏神,左臂竟被卓一凡划了浅浅一道口子。这一来,他再也不敢托大,舞动宝剑疾攻。两人翻翻滚滚的斗了二百余招,兀自难分高下,都是暗暗骇异。

蓦听得赵慢熊拉响了警报,一群护卫分从三面扑上。卓一凡料想今日已刺不到匪首,急挥长剑疾攻两招,转身向窗外窜出。闵展炼宝剑挥出,两人双剑绞在一起,片刻间相持不下。便在这时,两名护卫已同时抓住了卓一凡双臂。卓一凡大喝一声,松手撤剑,双掌在两名护卫背上一拍,运起内功,两名护卫身不由主的向两侧飞开,闵展炼趁他面门打开看准时机噗噗噗连点三下,点了他胸口三处大穴,笑道:“放心吧,他动不了啦。”警备营的侍卫队长不放心拿过政保局特制的手铐和牛筋,在卓一凡身上和手足上绕了数转。

文德斯道:“闵展炼同志和警备营护卫队的战士们当元老遇险时候挺身而出奋力搏杀,值得嘉奖。老萧你们受伤了吗?”萧子山和江山已由众侍卫扶起,哼哼唧唧的都说不出话来。


小白之友 于 2015-5-29 10:08:07 发表了:

mariner 发表于 2015-5-29 10:05

用碧血剑里袁崇焕刺杀皇太极那段替换一下名字就能攒出来

卓一凡决意晚间到执委会行刺。他想此举不论 ...

这文转正也不维和……


netmousexhxh 于 2015-5-29 10:28:15 发表了:

mariner 发表于 2015-5-29 10:05

用碧血剑里袁崇焕刺杀皇太极那段替换一下名字就能攒出来

卓一凡决意晚间到执委会行刺。他想此举不论 ...

噗……


解放军席卷亚洲 于 2015-5-29 10:43:0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解放军席卷亚洲 于 2015-5-29 10:45 编辑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5-5-29 10:08

这文转正也不维和……

……那么多枪都是假的吗?

这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刺客纵身跃下,文总从桌面下掏出一物,名唤五四大黑星,连扣扳机,打出 7 发子弹……

萧子山等人也急忙拔出配枪一起开火,冲进来的卫士端着冲锋枪继续补枪……

一屋子人打完手中武器的弹匣后,都被硝烟熏得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


mariner 于 2015-5-29 11:00:49 发表了:

解放军席卷亚洲 发表于 2015-5-29 10:43

……那么多枪都是假的吗?

这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刺客纵身跃下,文总从桌面下掏出一物,名唤五四大黑星,连 ...

三天后临高广播站通报文总近况,张雨兴高采烈对着麦克风向归化民报道:他已经不咳嗽啦!


mariner 于 2015-5-29 11:06:33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5-5-29 10:08

这文转正也不维和……

贴吧还有其他版本http://tieba.baidu.com/p/3781321835

按照念力大神的漫画最后调教卓大侠的应该是腐道长,两人在风雨颠簸的船中同奏一曲 笑傲江湖


rtooer 于 2015-5-29 11:24:32 发表了:

解放军席卷亚洲 发表于 2015-5-29 10:43

……那么多枪都是假的吗?

这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刺客纵身跃下,文总从桌面下掏出一物,名唤五四大黑星,连 ...

小屋子里用大黑星,也不怕打死自己人啊。。。


兰度 于 2015-5-29 11:28:43 发表了:

rtooer 发表于 2015-5-29 11:24

小屋子里用大黑星,也不怕打死自己人啊。。。

文总应该一把甩开身上披的大衣,双手中各多出一支 1911——

至于为虾米文总会在海南这地方披大衣,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xuelindiao 于 2015-5-29 12:01:16 发表了:

卓一凡仅凭武功,高来高去,早就让警戒的特侦队发现了。在高层建筑物上肯定有瞭望士兵,配上另一个时空的微光夜视仪和红外线夜视仪,除非放水,卓大侠早就接受周洞天爱的关怀了


xuelindiao 于 2015-5-29 12:04:57 发表了:

解放军席卷亚洲 发表于 2015-5-29 10:43……那么多枪都是假的吗?

这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刺客纵身跃下,文总从桌面下掏出一物,名唤五四大黑星,连 ...

一看卓大侠自幼对硝化物过敏,也没接受过另一个时空帝都雾霾的洗练,在浓重的烟雾中晕倒在地。


de9000 于 2015-5-29 13:02:48 发表了:

解放军席卷亚洲 发表于 2015-5-29 10:43

……那么多枪都是假的吗?

这事情难道不应该是刺客纵身跃下,文总从桌面下掏出一物,名唤五四大黑星,连 ...

房间里都是元老的情况下,你敢随便开枪?

庆安车站那么大的空间,警察也只敢在方向确定无其他人时开枪呢。


TATOO 于 2015-5-29 14:15:51 发表了:

mariner 发表于 2015-5-29 11:00

三天后临高广播站通报文总近况,张雨兴高采烈对着麦克风向归化民报道:他已经不咳嗽啦!

离死不远啦~


TSHT2011 于 2015-5-29 15:08:20 发表了:

就是我堂堂大澳宋帝国的枢府所在,居然是瓦顶!!!!!!!!!!!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5-29 15:21:04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5-5-29 10:08

这文转正也不维和……

瓦顶啊!真不违和么!!!真不违和么!!!真不违和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的说!


小白之友 于 2015-5-29 15:25:32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5-29 15:21

瓦顶啊!真不违和么!!!真不违和么!!!真不违和么!!!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的说!

临高的房子不大可能是水泥顶的……


小白之友 于 2015-5-29 15:26:01 发表了:

TSHT2011 发表于 2015-5-29 15:08

就是我堂堂大澳宋帝国的枢府所在,居然是瓦顶!!!!!!!!!!!

不是轻型板材就很好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于 2015-5-29 15:33:42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5-5-29 15:25

临高的房子不大可能是水泥顶的……

前面不是说好的竹筋预制板么。。。。。。九长老的办公室都不用预制板真的好么。。。。。。


万年看客 于 2015-5-29 15:49:11 发表了:

mariner 发表于 2015-5-29 10:05

用碧血剑里袁崇焕刺杀皇太极那段替换一下名字就能攒出来

卓一凡决意晚间到执委会行刺。他想此举不论 ...

保卫人员没有土制防刺背心吗?


约瑟夫一世 于 2015-5-29 15:57:01 发表了:

早期投奔髡贼的江湖客们,只要忠心耿耿,混个事业编制问题不大吧?


真红骑士 于 2015-5-29 16:00:21 发表了:

约瑟夫一世 发表于 2015-5-29 07:57

早期投奔髡贼的江湖客们,只要忠心耿耿,混个事业编制问题不大吧?

按正文,有些倒霉蛋没宰掉了(多半是估计是跑来做无本生意的)


深海巡游者 于 2015-5-29 16:09:41 发表了:

mariner 发表于 2015-5-29 10:05

用碧血剑里袁崇焕刺杀皇太极那段替换一下名字就能攒出来

卓一凡决意晚间到执委会行刺。他想此举不论 ...

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念力 于 2015-5-29 16:21:52 发表了:

兰度 发表于 2015-5-29 11:28

文总应该一把甩开身上披的大衣,双手中各多出一支 1911——

至于为虾米文总会在海南这地方披大衣,不要在 ...

还差一条围巾还是围脖呢


Clock-Sonata 于 2015-5-29 16:28:56 发表了:

小白之友 发表于 2015-5-29 10:08

这文转正也不维和……

太违和了好吧,萧子山和江山二人为啥要和明朝武术家动手动脚。。。掏出格洛克崩了就是了~


小白之友 于 2015-5-29 16:44:15 发表了:

琼府县办刘主任 发表于 2015-5-29 15:33

前面不是说好的竹筋预制板么。。。。。。九长老的办公室都不用预制板真的好么。。。。。。

执委会显然更信任木结构瓦房顶也不会信任强度可疑的竹筋预制板……


mariner 于 2015-5-29 16:58:27 发表了:

万年看客 发表于 2015-5-29 15:49

保卫人员没有土制防刺背心吗?

太热吧,记得元老连旧时空带来的背心都不愿穿,临高土制的估计更没人愿意


mariner 于 2015-5-29 17:02:28 发表了:

Clock-Sonata 发表于 2015-5-29 16:28

太违和了好吧,萧子山和江山二人为啥要和明朝武术家动手动脚。。。掏出格洛克崩了就是了~

结果文总身上没刀剑伤,不过多了俩洞眼,

而且在临高的元老身上不太会携带武器吧


pop360 于 2015-5-29 17:49:18 发表了:

mariner 发表于 2015-5-29 11:06 贴吧还有其他版本

http://tieba.baidu.com/p/3781321835

老大能把你的同人后面内容贴过来不?


mariner 于 2015-6-1 11:55:05 发表了:

pop360 发表于 2015-5-29 17:49

老大能把你的同人后面内容贴过来不?

文德斯坐回靠背椅,笑吟吟的道:“喂,你这年轻人武功很不错嘛,你叫甚么名字? ”

卓一凡昂然道:“我行刺不成,快把我杀了,多问些甚么?”

文德斯道:“是谁指使你来刺我?”

卓一凡心想:“我便照实而言,也好让髡贼知道大明的武林儿女还有血性。”大声道:“我乃华山派大弟子,名叫卓一凡。你髡贼犯我大明江山,我万千大明义士,恨不得食尔等之肉,饮尔等之血。我今日来行刺,为我成千成万死在你手下的大明军民报仇。”

文德斯一怔,道:“你是华山派?”

众侍卫连声呼喝:“跪下!”卓一凡全不理睬。文德斯挥手命众侍卫不必再喝,温言道:“原来你就是那帮江湖侠客啊,那好得很啊。你还有同伴没有?”

卓一凡一凛,心想:“他问这个干么?”说道:“没有!”

文德斯问道:“你受了伤没有?”

卓一凡叫道:“ 快将我杀了,不用你假惺惺。”

文德斯叹道:“我等也是华夏苗裔,当年崖山之后出走澳洲,今伪明多行苛政,天怒人怨,民心不附,我澳宋吊民伐罪,救民于水火,为百姓建立王道乐土。我们是百姓的大救星。你怎地不分好歹,不去杀鞑子,却来向我行刺?”

卓一凡道:“你们占琼岛,行商贾,兴伪学,屠士人,怎会是我们的救星!鞑子要杀,你也要杀。”

文德斯摇摇头,道:“年轻人你图样图森破,甚么也不明白。”

赵曼熊幽幽地道:“文总,叫道长来开导开导他,如何?。”

卓一凡凛然大声道:“临高匪巢火光烧,忠良紧握手中刀,大明义士千千万,所向披靡斩短毛~”

这时执委会大楼外已聚集了不少真髡假髡官员,都是听说有刺客连夜赶来护驾。

文德斯道:“张道长在吗?”

屋外一名道人道:“无量寿佛,贫道在此!”走到办公室内。张道长看着被绳捆索绑的卓一凡,见他长眉入鬃,目如朗星,下颌稍凸,显得性格坚强。五官略带秀气却不失男子坚毅。不禁咽了口唾沫,舔了舔嘴唇,两眼放出光来,卓一凡被这道人看的心中一凛......


约瑟夫一世 于 2015-6-1 13:03:44 发表了:

亲髡镖局和武林人士,其首领和骨干享受事业编制,作为归化民的优先考虑对象。


约瑟夫一世 于 2015-6-1 13:10:55 发表了:

真髡(厅局级/巡视员以上)-假髡/归化民骨干(科级到处级/调研员)——公务员编制人员。

假髡/普通归化民(科员和副科级)-归化民候补/亲髡人士(办事员和股长)——事业编制人员。

良民/顺民/中立(临时工)——劳务派遣人员。

公务员控制县政府和乡公所,事业编控制乡公所和较大的自然村。

每个季度由一名公务员带领二三名事业编去巡视偏远山村。


念力 于 2015-6-1 13:51:40 发表了:

约瑟夫一世 发表于 2015-6-1 13:10

真髡(厅局级/巡视员以上)-假髡/归化民骨干(科级到处级/调研员)——公务员编制人员。

假髡/普通归化民 ...

良民顺民的称呼不好 应该叫 公民    归化民


约瑟夫一世 于 2015-6-1 14:04:45 发表了:

念力 发表于 2015-6-1 13:51

良民顺民的称呼不好 应该叫 公民    归化民

我觉得未来宣传口要准备大宋职官(军衔)表和大明/朝鲜/日本/西班牙/荷兰等国的职官(军衔)表的对应宣传资料,便于人家一目了然。

比如,日本治安军士兵知道自己相当于足轻,知道升为军曹相当于组头什么的,知道执委会相当于“五大老”,元老相当于“五奉行”等等。

各国都需要对应表进行早期宣传。

等大家熟悉了就不用了。


潜水七年才注册 于 2015-6-1 23:45:14 发表了:

约瑟夫一世 发表于 2015-6-1 14:04

我觉得未来宣传口要准备大宋职官(军衔)表和大明/朝鲜/日本/西班牙/荷兰等国的职官(军衔)表的对应宣传 ...

日本已经是德川幕府了,那有什么五大老五奉行。


约瑟夫一世 于 2015-6-1 23:47:08 发表了:

潜水七年才注册 发表于 2015-6-1 23:45

日本已经是德川幕府了,那有什么五大老五奉行。

拿幕府职官表对照一下也行啊。


xuelindiao 于 2015-6-2 07:42:53 发表了:

念大,给来几幅文化祭,各路人马齐聚体育馆,大显神通的漫画吧


小穷 于 2015-6-2 08:07:00 发表了:

难道不是文总往屁股上一模,然后扬手三道蓝光, 卓大侠一头栽倒浑身抽搐屎尿齐流?

文总狞笑一声,老子给李华梅准备的玩意让你小子吃了头汤,算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