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归化民的住房待遇,房子可以小点,但配套必须跟上,房贷不能太久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12992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5-4-24 13:53: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波尔布特 于 2015-4-24 14:04 编辑

一、房子可以小点

根据本人早年的生活经验,黄安德 30 平方米的住房在城市里也不算很小。在我的印象里,80-90 年代上海远郊小城镇居民的人均住房面积也差不多这么大。需要指出的是,我们这里是自明代传下来的“古镇”,80-90 年代依然保留了很多有几十年历史、砖木结构的“古宅”,虽然没有百年以上的古建筑,但宅基地的大小与房屋建造模式几百年来变化不大,对明末城市居民的实际居住情况有很好的参考价值。古典江南小镇的“私房”模式通常是占地 30 平方米左右/家的“宅基地”,如果“宅基地”比较大,例如有 50 平方米,那就会再弄个 20 平方米左右的小院子。当然,更多的情况下是一个大家族三代同堂住在一起,2-4 栋房子加上围墙围城一个小院子,这种三代同堂的“大户人家”理论上宅基地可以达到 100-200 平方米,但如果以“一对夫妇+亲身子女”的“小家庭”(传统上称呼为“长房”、“二房”、“X 房”等等)为单位划分小家庭户口,平均每“房”的“建房面积”也就 30 平方米左右,单个房间的大小也很少有超过 30 平方米的。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建材的问题,在没有钢筋水泥的情况下,传统住房主要依靠原木作为承重结构,但 6 米以上长度的原木“供应不足”,因此也就间接限制了单个房间的大小。毕竟在当年无论是房梁还是楼板承重,都需要原木,没有 6 米以上长度的原木,也就没有 6 米以上宽度的房间。

同时,因为是砖木结构,房子也建不高,通常为 1-2 层,少数三层,但三层小楼的高度通常比 2 层小楼高不了多少,甚至一样高。如果说两层小楼是“3 米+3 米”的高度结构,那三层小楼多半是“2 米+2 米+2 米”的高度结构,毕竟 6 米以上的“顶梁柱”不容易买到。

简而言之,传统的城市小家庭的住房模式应该是,一对夫妇在 30 平方米左右的宅基地上建个两层小楼,两人一共有 60 平方米的住房面积,人均 30 平方米。如果有了孩子,可以利用院子里的空地扩建新房子,直至形成“宅基地”100 平方米以上、三代同堂的“大户”,但人均住房面积很少会超过 30 平方米/人。

黄安德现在一个人住,30 平方米也不算小了。实际上农村居民的卧室也不比城市居民大多少,农村居民“房子大”,主要是为了生产需求,例如用于存放粮草的仓库,为了养殖需求的牲口棚等等。当然,现在城郊农民疯狂扩建房屋是因为有了更来钱的渠道——房屋出租。如果不是有利益驱动,谁会没事建一大片用不上的房子,要知道农村的房子每隔一代人(20-30 年)就会重建一次。

二、配套必须跟上

记得 90 年代,我们这里的农民兴起了一股“买公房”的热潮。一些家庭放弃农村的大房子,跑进城镇里住起了 60-80 平方米的公房。至于”舍大求小“的原因嘛,不是喜欢住小房子,而是“公房"里面自来水、煤气、抽水马桶、新颖的装修等等配套设施让他们感觉住的更“舒服”。因此,如果筒子楼不能提供比平房更好的配套设置与“附加值”,是缺乏吸引力的。黄安德应该还没产生“黄金地段”的概念,又贵又不舒服的房子,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愿意背上巨额债务购买。

从《临高启明》正文看,筒子楼了煤气已经有了,但还没自来水,这个得尽快解决。一想到黄安德每天提着水桶上下 N 层,就感觉脚抽筋。以临高目前的技术,解决筒子楼的自来水基本没难度。可以在居民区建一个水塔,用蒸汽抽水机提水上楼(实际上早期的蒸汽机主要是抽水用的);水龙头的密封问题论坛里也早就讨论过了,可以用麻布做垫圈,实在不行可以在楼道里建个水池,每天定时供水注满水池。水源可以直接抽取公用水井里井水,记得 80 年代的时候,我家”家务“的内容之一是将家里的水缸灌满井水。

另外抽水马桶也最好每家有一个,这玩意在某些时期是“娶老婆大杀器“,记得 80-90 年代的时候,女人找对象的其中一个考虑因素是婆家是否有抽水马桶......

就算没办法做到每户拥有独立卫浴系统,也应该做到每层拥有两间公共厕所、两间公共浴室(男女各一间)。

三、房贷不能太久

估计是受到 21 世纪现实的影响,吹牛居然让黄安德背了 20 年的“房贷”,这个绝对是严重打击归化民士气的玩意。因为中国历史上地主阶级经常利用高利贷掠夺自耕农的土地,因此传统中国人是非常不喜欢借钱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借钱,就算借了钱也不愿意长期欠债。

记得 90 年代兴起“公房热”的时候,大部分农民是全款购房。95 年天朝刚刚开始搞住房贷款,最长年限是五年,也有一年,两年的。00 年后才逐步普及三十年的,即使在 21 世纪初,房贷超过 15 年也不多,临高穿越才 6 年就推行 20 年房贷实在太过分了。要知道直至民国中国的人均寿命也才 35 岁,明末大部分中国人的工作期限恐怕还不到 20 年,黄安德天晓得在退休或死亡之前能不能还完贷款。这还是 30 平方米的住房,黄安德要是结婚生子,住房恐怕的扩大到 60-80 平方米,这得还多少年的房贷?黄安德的儿子退休或死亡之前能还完吗?

关于商品房销售的问题,我建议吹牛参考一下《1627 崛起南海》第三百五十九章 房产开发,一样是向高级归化民与功臣集团卖房子,人家合理多了——卖的是两层的筒子楼,毛坯房,表面上跟穿越者的住房一模一样(实际上比穿越者的住房少了内部装修、电力与热水供应以及独立卫浴空间,但这些内部的区别归化民不知道,也暂时没需求),面积 20 多平方米,售价是 200 元/户,而那些高级归化民干部平均月收入为 10-15 元/月,就算不能一次性付清房款,房贷期限一般不超过两年。(详情参阅:http://tieba.baidu.com/p/3704848075

总结:1、关于黄安德的住房配套,建议增加自来水,拥有独立卫浴最好,不能的话每层需建设公共厕所、公共浴室。

2、房贷期限改为 2 年或 20 个月。

3、现在的筒子楼也不能太高,以 2-3 层为宜。

4、现在黄安德住 30 平米够用了,但将来结婚生子需要 60-80 平方米的住房。


南海 于 2015-4-24 14:01:01 发表了:

95 年天朝刚刚开始搞住房贷款,最长年限是五年,也有一年,两年的。00 年后才逐步普及三十年的


波尔布特 于 2015-4-24 14:02:45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5-4-24 14:01

95 年天朝刚刚开始搞住房贷款,最长年限是五年,也有一年,两年的。00 年后才逐步普及三十年的

这个资料很好,我会写进主贴。


南海 于 2015-4-24 14:03:22 发表了:

我到觉得等建国后大不了可以分点股份。穿越前所有元老都分了,20 万起。建国后可以再分一次,,有功劳归化民也分点,十万股为最高限额


波尔布特 于 2015-4-24 14:08:14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5-4-24 14:03

我到觉得等建国后大不了可以分点股份。穿越前所有元老都分了,20 万起。建国后可以再分一次,,有功劳归化民 ...

元老院的股份涉及到大图书馆的所有权与阅览权,甚至涉及到元老是穿越者的隐私,不适合分给除穿越者及其继承人以外的人。

真想分股份,可以把一部分企业从元老院的资产里剥离后分后归化民,或者组建元老院与归化民的合股企业。


波尔布特 于 2015-4-24 14:12:53 发表了:

《1627 崛起南海》第三百五十九章 房产开发

以人均水平而论,胜利港地区归化民享有的医疗和教育资源都要远远高于大明及同时代的其他帝国,而且归化民享受这些待遇的经济成本非常低,甚至近乎免费,这也就变相地降低了本地归化民的生活成本,让他们可以将工资收入用于其他提升生活水平的方面。一些职位较高,收入稳定,有了一定积蓄的归化民,已经开始认购专门为归化民修建的安居房。 由建设部组织设计、施工的安居房自年初开始修建以来,已经完成了数百套。这其中包括向穿越众内部发售的筒子楼公寓,留守在胜利港的数百名穿越众经过数次摇号选房的活动之后,大多都已经从活动板房分批搬进了新公寓。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成员的福利房都是制式统一的精装修,室内的家具、洁具全部是大批量订制的。楼内实现了热水和电力供应,室内照明都是安装的穿越前购买的 LED 灯具,这种长寿命灯具足可以用到今后穿越集团有能力自行生产白炽灯的时候。

尽管这些公寓的内部空间有限,每户不过二十多平的使用面积,热水和电力都是每天限时供应,但却能让成员们重新感受到穿越之前生活在水泥盒子里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一户一间的私密性也远远好于之前多人混住的集体宿舍。虽然距离大家所期望的深宅大院的土豪环境还尚有差距,但相比之前住了一年的活动板房,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再说即便是位高权重的执委们也同样都住在这种筒子宿舍楼里,成员们也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地方。

房产项目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建设部的规划之中了,陶东来作为前房地产开发商,现执委会领导者、建设部一把手,深知满足民众对住房的刚性需求有助于保持社会和经济的稳定,因此他对于房产项目的重视程度也丝毫不亚于军队建设。除了为成员们改善生活环境而修建的福利房之外,陶东来自然也不会放过向普通民众兜售房地产项目的机会。

执委会在治下地区推行了严格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因此本地归化民基本上不太可能完成自行购地建房,而他们现有的住房也都是属于执委会及下属的各个单位,民众本身并不拥有其产权。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归化民想在这一地区获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产,唯一的途径便只有购买官方推出的商业房产。

建设部在七月的时候就试验性地向本地归化民推出了两栋共计八十户的安居房,立刻便引来了一股抢购风潮。这种针对归化民发售的安居房在外形上看起来跟穿越众的福利房几乎别无二致,同样也是两层小楼,每栋四十户,砖石水泥结构。不过其内部只是福利房的简化版,没有热水、电力之类的供应,没有独立的卫浴空间,没有铺设平整地砖,也没有经过粉刷的墙面,基本就是后世毛坯房的模样。

但这些对于归化民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没有热水,但大家早就已经习惯了集体澡堂,而且还免费,也没什么不好。没有厕所,屋里放个马桶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至于抽水马桶那种高级货,普通的归化民肯定是用不起的。电力对归化民来说根本就没用,照明也不需电灯,目前归化民的照明设备还是以煤油灯为主,条件好点的能用上玻璃罩的马灯,个别归化民干部甚至有工业部刚刚开始出产,尚处于内部试用状态的电石灯。

电石灯并不是什么高科技玩意儿,简单说就是碳化钙与水反应生成可燃的乙炔气体,依靠乙炔燃烧来发光。这种灯在二十世纪电力资源尚不发达的时候曾经广为使用,旧时人力黄包车上挂着的灯具就是电石灯。即便是到了二***纪,因为其燃烧原理,其火焰颜色变化会提供缺氧警示,也仍在被当作矿灯和探洞者的必备品在继续使用。其发光原理十分简单,制作生铁电石灯的工艺也不算复杂,而目前碳化钙在炼焦过程中已经可以制备出来,原材料也有充足的保障。这玩意儿除了燃烧时会有点异味之外基本没有缺点,但只要室内的通风条件好,这也并非大问题,其照明的亮度完全超过了油灯和蜡烛,工业部下步就打算将此作为民用方向的新产品大量生产,并且作为拳头产品向外出口。

抛开这些客观条件的差异不论,单单就是能住上与海汉首长们相同的房子,这就足以让归化民们激动了。能够有经济条件申购安居房的基本都是归化民中的干部阶层,而这个阶层作为海汉发展壮大的既得利益者,又经过了长时间的意识灌输和洗脑,几乎都成了海汉文化的死忠分子,将海汉首长们视作了无所不能的存在,并且有意无意地模仿着上司们的生活习惯。

剪发易服,学一些宣传口号,这些都是很表面化的东西,甚至没有干部的身份也同样也可以模仿,根本不足以体现出差异性和优越感。而这种与上司们一模一样的居所,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条件买到,这才是体制内身份和阶层的象征。如果用海汉首长们的话来说,这才是逼格!住在这种地方,跟住在竹木结构的船型屋完全就是层次不同的两个世界了,以三亚地区目前尚不明显的社会分化状况来看,可以说这安居房就是最直观有效的社会地位象征。

当然这种房子也并非没有缺点,以中国传统的眼光来看,好歹也得有个院落才像个家的样子,这安居房一户的居住空间也实在太小了一些,如果是两代人,居住就显得有些拥挤,必须要考虑分户了。但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房子的大小,而是在海汉治下地区根本就没有自行建房的选项。

外来的商户虽然可以圈地建房,可那地皮还是属于执委会,只是以租借的方式使用而已,说得难听点这房子到底是谁的都不太好说。而建设部出售的安居房却是有外来者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产权,可以出让、继承,是实打实的家产,有执委会签名盖章的房产证,这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算是一个极为有威信的背书了。

建设部在发售这批安居房的时候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门槛,那就是对申购房产者的身份有着明确的限制,必须要取得归化民籍贯一年以上,劳工等级不得低于三级的人员,才能有资格申购此次的安居房。这基本就是从官方的角度,对安居房的地位作出了解释能有申购资格的人,基本都算是本地归化民社会中的上层人士了,这就足以让普通民众感到艳羡了。

当然想要获得这份固定资产,需要付出的经济费用也并非人人都能够承担得起。或者准确一点说,以归化民的收入水平来看,绝大多数人都无法一次性付清官方定价的房款。

建设部给安居房的定价为两百元一户,这个价格如果用来作类比,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崖城的房产价格水平,驻崖办当初买下的院子才花了二百六十两银子,那可是五百多平,七间正房的院子,然而这笔钱在胜利港连两户安居房都买不到,差距甚大。当然即便是有这个财力的归化民,也绝不会把手头的流通券换成银子去崖城买房就算在那边能买套大点的房子,但几乎不可能找到胜利港这边收入水平的工作,更不可能有“干部”这种非大明体制的官位可做。

两百元一户,看似不高但也绝对不是一般归化民能随手拿得出来的数目,即便是像于大山、张天贵之类的高级归化民干部,平均月收入也不过在十到十五元之间,再刨去生活开支和日常消费,他们一年的积蓄也很难一次付清房款。

不过张天贵最终在这次的竞争中战胜了老对手于大山,成为了本地归化民中第一个申购成功的人,而且一次性就买下了两套房。这也得益于他家中丁口够多,五个儿子加上他自己一共六个劳动力,月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

而于大山则是和其他申购者一样,选择了“海汉银行”所提供的低息购房贷款。由于他们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可供抵押的实际资产,因此最终的抵押品性质就有些特殊了他们个人的劳工等级积分。如果发生了不能按时按量偿还贷款的情况,他们的个人劳工积分就按相应的比例进行扣除,并且可能会因积分不足而导致劳工等级下降,极端的情况下甚至会由“海汉银行”出面收回安居房。

当然于大山等人敢于大胆地选择贷款购房,主要还是得益于“海汉银行”的信用和其公布的低利率。在于大山这种阶层的归化民眼中看来,10%的贷款年利率已经堪称厚道,要知道他们过去向一些富户借钱时的月利就已经远远超过了“海汉银行”的年利水平。以四级劳工和归化民干部的收入来算,只要平时稍微省吃俭用一点,要在一两年内还清并不算多的贷款不是什么难事,因此购房者们在贷款合同上签字画押时都显得毫无压力。

根据民政部门的统计,当时归化民当中有四级劳工三十余人,三级劳工二百七十余人,拥有申购资格的人超过三百。而这中间的绝大部分人都办理了申购手续,因此建设部首批退出的八十套房毫无悬念地被订购一空,在四级劳工完成选房之后,为了公平起见,甚至不得不为众多的三级劳工举办了摇号仪式,以此来决出有资格入驻安居房的幸运儿。

这一波购房潮风头之盛,甚至引起了外界的瞩目。魏平和罗升东这两个消息灵通人士就专门找了陶东来好几次,试图让执委会放开售房对象的门槛,让他们也能够有机会参与购买房产。

这两个家伙自从死心塌地的当了海汉代言人之后,收入可谓节节攀升,手头也有了些余钱。两人是早就指望着能在胜利港这边置产购房,但这里的土地政策又让他们觉得租地建房实在有些不靠谱,人家修建商业设施还可以靠着收入来赚钱,但如果是建住家院落,而且这地还不是自己的,就太不划算了。如今安居房政策一出,两人立刻闻到了其中的商业味道,便自行找上门了。两百元一户在归化民看来或许不是小数目,甚至需要借款才能完成,但在罗升东和魏平这两个靠着投机倒把当上土大款的人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如果执委会肯卖,他们甚至想过两人集资一口气买个十套八套的,回头再慢慢加价倒卖当然这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即便是归化民也有根据家庭人数制定的严格限购令,对于房产转卖的行为也要征收高额的附加税。

对于商业房产的开发,陶东来早就有了全盘的考虑,针对归化民所推出的安居房并不会对外界人员进行发售,因此哪怕这两人磨破嘴皮,陶东来也没有松口的意思。

不过陶东来倒是给他们另外指了一条明路在三亚新港为中心的三亚新城城区,将由建设部和“琼联发”联合推出专门向非归化籍人士出售的高档房产楼盘。如果他们想要在三亚地区购置房产,那么最好就是去购买当地的这个楼盘。

“琼联发”在成立之初的时候,施耐德便已经向股东们透露过房地产项目的运作方式。不过因为建设部下属的建筑队规模有限,一直都忙于内部福利房和安居房的修建工程,因此“琼联发”这边的项目就被搁置起来。直到入夏之后,在“琼联发”股东们的催促之下,建设部才终于拿出了开发方案,报请执委会审批。

股东们倒也不是急着赚这个项目的钱,目前“琼联发”已经在进行或是准备进行的项目有十多个,最快的在年底前就能见到收益,相对而言收益并不算快的房地产其实没有多少人看好,甚至有不少股东仍然在怀疑这个项目的盈利前景。但随着三亚地区的整体开发,股东们也意识到这一地区的发展前途一片光明,逐步开始有了在本地置产的意愿,租地建房那是肯定不行的,要建那就得在自己的地皮上建,但这又与海汉的土地集体所有制相冲突。

执委会为此所提出的解决办法,就是由建设部和“琼联发”联合开发房产项目,这样一来,股东们和富商们就可以用购置房产的形式来获得土地所有权你不能单买土地,但你可以买下土地上的商业地产以获得土地的所有权,这也算是一种政策上的变通。当然了,执委会和建设部会在购房合同中明确土地的使用性质,并且土地所有权不可随意转让,购房者也不用指望能用这种变通的方法买下几十亩地然后自行搞开发。

八月初,就在民团跨海攻打南越会安的那段时期,建设部在三亚新城临春河畔推出了第一个针对外籍人士发售的商业地产“三亚花园”。这个房产项目的主体分为别墅区和花园洋房两个部分,购房者都可以获得海汉执委会认可的产权,包括相应地皮的所有权在内。

花园洋房为三层建筑,每层四户,每栋共十二户。除了没有电力供应,其他的热水、卫浴、内部装修都一应俱全,并配备了本地出产的玻璃窗户,其居住条件几乎与穿越众的福利房一致,而且户型还要大上好几倍。当然相应的价格也不便宜,每一户的价格从一千五百两起步,根据楼层和朝向的不同还有所差异。这种房子主要的销售对象便是罗升东、魏平以及一些常驻三亚地区的外来客商,满足他们想要花费不太多的金钱在这里购置一处房产的意愿。

这个价格要是放在两年前,足以把罗升东魏平之流给直接吓跑,因为连崖城都没有到达这个价位的房产,何况还只是没有独立院落的楼房而已。即便是放在广州,这笔钱也足够买下一处品相不错的小院落了。如果当时有人以这样的价格叫卖这种不伦不类的房产,肯定大家都会认为他是疯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能在海汉人的地盘上以这样的价格买下一处房产,虽然价格稍显昂贵,却仍然有相当多的人表现出了购买的意图。海商在胜利港买一船海汉商品,拉回大陆卖掉,所得的盈利就已经够在这里买下一套房产了。罗升东目前已经是琼州岛生意做得最大的盐贩子,一千五百两银子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大数目了。如果不是崖城的老丈人拼命反对,他甚至有花大价钱直接在这里买下一栋别墅的念头。


波尔布特 于 2015-4-24 14:15:29 发表了:

第三百六十章 房地产的经济账

小心小心!你们慢点,慢点!”

詹贵一脸紧张地喝斥着正在抬着建材进入施工现场的几个工人,唯恐他们手滑将系在扁担中间的东西掉下来那是一面由六十四块平板玻璃镶嵌而成的落地式玻璃窗,将会被安装在他所购买的别墅中。这种玩意儿并非大量生产的外销货,而是货真价实的手工定制品,就算詹贵财大气粗,对此也不免有些紧张。 虽然目前碍于生产技术所限,还没法做出面积较大的平板玻璃,但就算是这种由小块平板玻璃镶嵌而成的玻璃门窗,那也是有价无市的贵重器物。詹贵在驻广办的银行办事处见到这东西之后就决定要在自己的房子里装上几扇,如今也总算是得偿所愿了。尽管建设部在别墅项目上提供了堪称完备的服务,号称购房者完全可以“拎包入住”,不过花了巨款买房的詹贵始终放心不下,这段时间也不亲自跟船出海跑生意了,几乎天天都亲自来工地盯着修建的进程,唯恐过程中出了什么纰漏。

“詹老板,你这玻璃窗真是好生气派,令人羡慕啊!”

詹贵闻声回过头来,一见是熟人,连忙拱手招呼道:“罗大人,魏大人,在下这点家产,怎敢在两位大人面前炫耀!”

“詹老板,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堂堂‘琼联发’的大股东,何必太过谦虚?”罗升东不等詹贵再辩解,便又说道:“我看别家的房子似乎并无这玻璃窗,难道是詹老板自行购入的?这房子价格卖得如此之贵,不会连扇窗户都不装吧?”

詹贵应道:“两位大人有所不知,这别墅里有不少地方都是可以自选式样来订制的,门窗只是其中之一,这屋内的洁具、地板、家具,屋外的花木、外墙、庭院,皆可在建设部提供的资料中自行选择,只是需要另行收费而已。若是不愿自选,那就默认使用最基本的款式,但在下认为远不及这订制的好看,故加钱选了这等高级货色。”

詹贵介绍的时候,也不免有些自傲。海汉人在三亚新城搞的这个地产项目价格极贵,占地不到一亩的独栋别墅,售价竟然高达 8000 两银子。这种价位的房产就算是在广州、杭州这样的大城市也不多见,能有这个财力的人一般也不太可能跑到这孤悬海外的琼州岛一角来购置房产,单以价格而论,建设部这个定价可谓是相当的不厚道。

不过海汉人修的这个房子也的确是独一无二,詹贵虽然走南闯北多年,也没有在其他地方见到过像海汉人这么善于营造房屋的专业人员。虽然这房子外表看起来方方正正的,缺乏中式建筑的灵动之气,但功能设置却相当完备,客厅卧室厨房厕所一应俱全。采用了全砖石结构,屋内没有传统的梁柱,有了更大的使用空间,采光透气方面的考量也十分细致,远非传统建筑可比。

詹贵买的这栋别墅上下两层,虽然面积远不及他在别的地方购买的居所,但由于内部结构规划得当,他和两房妻妾连同孩子住进去却丝毫不会显得拥挤。不过花钱在这里购房,居住只是一个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也不乏以此来得到执委会另眼相看的目的。

随着三亚开发进程的展开,每一个“琼联发”的股东都在逐步意识到他们所参与的这个经济实体究竟有多大的力量。目前在三亚地区,直接或者间接为“琼联发”工作的人口,加起来已经过万,数千人每天奋战在胜利港以西的新开发区,以惊人的效率将码头、城区和农场不断地扩大,这样的规模化地区开发是这些富商们以前从未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到过的场景。

股东们从最初抱着投钱试水,维系与海汉业务关系的想法,逐步开始向着主动参与的态度转变。这些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老油条们不会看不出,海汉人的这些开发计划所具备的巨大经济前景,早一点参与,就能多一份收益。至于最初对“琼联发”是否能够实现纸面上那些天方夜谭的疑虑,现在也已经被海汉人在三亚开发中的作为抹得一干二净在琼州南部这片地方,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没人能妨碍到海汉人要做的事,也没有任何一支力量能够威胁到海汉人的利益,投资商们实在已经找不到任何担心的理由了。

而投资商们也慢慢意识到,海汉执委会和商务部对于外来商人的待遇其实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像“福瑞丰”李家这种已经全身心贴上去的商人,无疑是最能得到执委会的信任,而李家因此而获得的利益也是各路商家中最为丰厚的,他们不但能在第一时间就代理了几乎所有的海汉新品,独家获得某些市面上根本难得一见的稀缺货,甚至还能让海汉人以军事援助的形势,协助李家庄搞了一支堪称两广地区战斗力最强的武装民团,甚至出兵跨海解救李家庄的危局,这足以让众多投资商艳羡不已了。

当然发生李家庄的战事也让投资商们意识到,只要被海汉当作了自己人,那么他们所能提供的安全保障力度甚至已经超过了大明官方数千流寇围攻李家庄的时候,出兵前去解决战斗的并不是仅仅四十里之遥的广州守军,而是花了数天时间乘船跨海而来的海汉民团。至于说李家为了请民团出兵私底下花了多少银子,这事倒是没什么外人知道,但即便知道也不会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毕竟当时的状况连家产都要没了,还心疼银子干嘛?

哪怕不为别的目的,就为自家落难时能够有一个靠得住的后援,交好海汉也是相当实用的一件事。而要获得海汉执委会的充分信任,除了经济贸易上的往来合作之外,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莫过于在本地置产安家,以表明自己乐于长期合作的意愿。这样做的可并非詹贵一人,各家各户都有选派家族中的青少年到胜利港入学,一方面是指望今后能学到海汉人所掌握的那些神奇的生产技术,另一方也是有质押子侄的意味在里面。

罗升东看着正处于工程收尾阶段的别墅,不无羡慕道:“詹老板,你即是购房者,又是那个……那个……”

罗升东一时想不起来,倒是魏平在旁边提示道:“开发商。”

“对对对,开发商……那你买这房子,应该会有很大的折扣吧?”罗升东接着问道。

詹贵应道:“房价方面没什么折扣,不过像玻璃落地窗之类的选装配件,只要是‘琼联发’的股东就可以享受折扣,倒是要比自行定做的价格低了不少。”

魏平不以为然道:“选装的部分也加不了几个钱吧?”

“那也不尽然。”詹贵摇摇头,扳着手指解释道:“在下把五扇落地窗从木雕换成玻璃,就作价八百元;原配的白瓷马桶全换了新出的青花瓷型号,加了五百元;地板从水磨石换成大理石,加了四百元;屋里的家具从普通的松木、杉木,换了从安南运回来的紫檀和黄花梨……”

詹贵一番细数下来,罗升东和魏平都是听得脸上变色。他们自认这一年下来也积攒了一些家产,但跟人家一比,这差距仍然太大。光是买了别墅之后再加钱选购的配套设施,价值就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所购买的花园洋房了。亏得罗升东还想过咬牙买别墅,现在看来要承担后续的费用,真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詹贵讲完自己的改造方案之后,意犹未尽地说道:“这些东西当然也不是一定要换,但这八千的房子都买了,自然想着要尽善尽美,这东一笔,西一笔的,不知不觉就花出去了。”

归根结底这还是面子问题,这个“三亚花园”里住的全是富商权贵,可以说都是不差钱的主,免不了会有互相攀比的行为。别家有的,自家也一定要有,而自家想要有独一份的,那当然就只能花钱订制更好的配套设施。

待詹贵心满意足地进房督促工人安装玻璃落地窗去了,罗升东才叹道:“当初施总说修房子出售能赚大钱的时候,在下还不怎么相信,如今亲眼看到,才知施总所言不虚。”

罗升东跟着海汉人做生意已经有一年多了,经济头脑比起以前有了极大的进步,听了詹贵这番讲解之后,自然而然地就算起了经济账。

他与魏平所购买的花园洋房,一期工程就有十栋之多,以每栋十二户计算,每户起价一千五,这十栋楼如果卖完,那差不多就是二十万左右的收入。而别墅目前只推出了二十户,据说已经被各路富商抢购一空,这也差不多有二十万上下的销售额,加起来至少就是四十来万。而修建“三亚花园”的这块地的面积不过百亩,以前全是无主荒地,就算有人要买,价值也绝对不会超过千两,如果有人说这块地能卖出几十万的天价,罗升东一定会认为他的脑子坏掉了。

然而海汉人在这百亩荒地上花几个月时间盖了房子,做了几场房产推介会,就把这块原本不值钱的地皮卖出了四十万元的高价,简直堪称暴利。即便是除去建设的成本,利润也必定相当丰厚,毕竟所有的建材、人工,都是出自执委会下属的建设部,费用远低于市场行情。罗升东自认就算帮着海汉人卖一辈子的盐,恐怕也攒不下四十万的财富,这赚钱本领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一点。

罗升东说出自己的计算之后,魏平却摇头道:“罗兄此言差矣,不说这穷奢极侈的别墅,就说你我买下这花园洋房,放眼整个崖州,又有多少富户买得起且舍得花这个钱?在此购房者,十之七八都是外地来的客商,看似卖得极好,但终究求购者有限,若是建得多了,必定便会有销售不出去的空置房屋。本地的民众收入虽然不错,但海汉人出售给高级劳工的安居房不过两百元一户,大概也不会有归化民来买这高价房子。依小弟之见,这三亚花园固然来钱够快,却并非长久生意。”

罗升东想了想,也不禁点头承认了魏平的话有些道理:“除非有大量的外来富商源源不断地来自定居,不然这高价房的确会难以为继。不过就算只给归化民盖安居房,那也是一笔不小的生意,听说归化民已经超过四千户了,这些人不同外来客商,迟早都会在这里买房的,虽说安居房便宜,但也架不住量大,何况执委会还在一直不停从外面引入移民。”

“这才月初,到港的移民就已经有将近两千人了……最近几个月从广东来了不少移民,听说是执委会找了李家出面在各个州县招募流民,广州官府也很支持。”魏平分享了自己所掌握的情报。

罗升东应道:“李家现在在广东的名声好得很啊,放粮赈灾,救济难民,把官府最担心的流民组织起来往琼州岛送,简直就是在帮广州府的大人们排忧解难,也就难怪能得到官府的认可了。”

罗升东最近也接触了一些新移民,几乎无一例外都是被李家派驻广东各处的赈灾机构招募而来。这些人在近几年的自然灾害中破产成为流民,如果不是有人组织救济,他们的出路要嘛是倒毙路边,要嘛就是成为祸害一方的流寇。在这种陷入生存危机的窘迫状况下,有人告诉他们只要来琼州岛做工,便能提供包括衣食住行在内的所有生活保障,小孩还能免费入学,而这些承诺甚至还有官府出的公文为证,几乎没有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诱惑,乖乖地进了难民营,然后乘船从大陆来到三亚,成为执委会治下的新归化民。

随着海汉实力的不断发展和膨胀,罗升东也不再像去年那般担心海汉人会犯上作乱,因为这地方已经成了实质性的国中之国,只差没有亮出国号而已了。罗升东倒是很淡定,因为他很清楚海汉的实力,崖城官府基本已被架空,属于名存实亡的存在,而大明在琼州岛的驻军也实力不济,已经没有办法撼动海汉人对三亚地区的统治。海汉人现在之所以没有直接把手伸到琼州岛北边的州县去,只不过是忙于埋头发展,暂时腾不出手而已。

但海汉人通过各种手段增加人口的脚步却从未停止过,如果今后海汉治下的人口达到十多二十万,罗升东相信那个时候的执委会一定会撕下讲求和平的面具,把海汉民团派出去占领更多的地方,亦或是采用他们对崖城所用的办法,收买地方高官,以利益来将这些人捆绑到海汉这艘船上。

这种方法的效果如何,执委会已经在崖城做出了成功的示范,罗升东自己就可以算是其中的范本之一。放在两年前如果有人试图在崖城分疆裂土,罗升东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为了大明王朝而尽忠奋战,但时过境迁,如今的罗升东却很难再有当初的勇气,这是因为他很清楚海汉人的手段有多高明,同时也放不下自己乃至家族亲人已经得到的诸多好处。

“走吧,今天应该有移民船要到港,你我若是不出现,民政部那帮老爷们又会说我们偷懒了。”罗升东收回思绪,叫上魏平离开了工地。

相比詹贵这样一掷千金的富商,罗升东和魏平还是得活得更实际一点,他们没有从事大宗海运贸易的能力,只能从海汉人安排的各种事务中零敲碎打地拣些好处。当然这相比他们以前的状况已经好过百倍,因此他们也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

罗升东前月已经打了报告,以修缮水寨的名义,将崖城水寨的驻地由宁远河河口“暂时”搬迁到三亚港这边来。这个报告是直接递到他老丈人章青手里,获得通过基本没有问题,而罗升东今后的常驻地也将由崖城迁到三亚新城区这边,以便他能够更专心地将精力投入到私盐买卖中来。

其实罗升东打不打这个报告,崖城水寨都已经名存实亡了。参将何文辉已经在六月的时候离职退休,而整个水寨的战兵编制也全部都被打散,绝大部分人为了高薪,借着各种名义加入了海汉的海运部和海军,由海汉民团派人顶替了原本的编制。新的参将倒是还没有委任下来,但罗升东早就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应付新上司崖城现在所有的军政头目都已经换成了亲海汉的人在位,几乎是铁桶一个,外人进来之后根本就使不上力,如果不愿意一起发财,那就只能等着被活生生地架空。

现在罗升东和魏平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码头上充当门面,专门负责辅助接收移民工作,让那些远道而来的大明移民能够感受到官府的存在,从而安心地融入本地的社会体系。


dengjianyyy 于 2015-4-24 14:42:5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engjianyyy 于 2015-4-24 14:46 编辑

房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事,建一层楼的平房不要太容易了,实在不行拉一排帐篷总是可以的,什么房荒几个人挤一张床就是扯蛋。一边是没房子住,一边是慢慢腾腾的花大本钱去搞“高级”筒子楼,这样做事搁在现在也是被枪毙的命。对于发动机刚迁过来的人来说,住帐篷也比几个人轮铺好。对归化民中有消费能力的人来说,建一排房子给他们买断产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