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在贴吧看到的同人,好大的丧尸。

北朝旧贴 | 海天酱油 | 8/15/2020 | 共 6531 字 | 编辑本页

海天酱油 于 2015-1-17 22:47:46 发表了:

下午五点四十,差不多忙完手里的事,萧子山坐在办公桌前舒畅的伸了一个懒腰,吩咐秘书给他的杯子里再添一次水,一边喝一边考虑晚上要不要去李萧侣过夜,这时候秘书进来向他报告了一件事情。

“程咏昕失踪了?”

“还不确定,程首长的女仆来报告说她找遍了所有程首长可能去的地方,始终找不到。”看到萧子山瞪大了眼睛,秘书连忙解释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程首长的女仆现在在哪里?”元老失踪可是大事,初一听到这个消息,萧子山惊得立马站起来。

“大概是昨天下午,程首长的女仆现在在会客厅。”

萧子山等不急秘书把人召来,立即随值班员赶到会客厅。

“发生了什么事?”事关重大,萧子山也不废话,直接向焦急等待的孙尚香问话。孙尚香不敢隐瞒,立马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昨天首长让我给她准备一份材料,晚上我从报社回来,没有看到首长,我以为首长在宿舍过夜,就没有在意,今天中午,我回去仍然没见到首长。因为首长要的很急,我就把材料送去图书馆,到图书馆一打听,才知道首长今天一天都没去图书馆。然后我又问住宅区的警卫,警卫说程首长自从昨天下午离开以后就没回去过。平时首长如果晚上不会来,白天也肯定会回家里一趟,所以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就试着到首长可能去的地方问了一下,他们都说昨天下午以后没见过首长。我感觉首长可能出什么事了。”

“确实有些不对劲”。百仞城又不大,按照程咏昕工作性质和生活习惯,她可能去的地方还真不多,一天一夜没有踪迹确实可疑,但是元老在临高是自由的,他们的行踪没必要告诉别人,再加上程咏昕最近比较活跃,或许她真的有事也说不定。想到这里,萧子山又有些犹豫。

萧子山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考虑了一下又把电话方下。然后对孙尚香说:“你跟我走。”

因为程咏昕失踪的时间太短,还不确定她是不是出了事,所以萧子山还不想把消息传出去。但是程咏昕毕竟是元老,如果自己不关心一下的话又说不过去,所以他打算亲自走一趟调查一下。

百仞城就这么大,如果程咏昕没出去肯定能找到她,既然孙尚香一直没找到人,那么可以肯定她不在城里。既然去了外边,那就一定会用到马车。

“你是说送程首长出去的马车已经回来了?”萧子山到住宅区的警卫处查看元老出行的用车记录。

“是的,记录显示送程首长出去的马车昨天晚上就回来了,但是程首长没有随车回来。”警卫处的值班守卫认真回答萧子山的调查。

“把派车的车夫找来。”

很快一个腿脚不灵活的警卫被带到萧子山跟前,萧子山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个因伤退役的军人。

“高山岭?”

“是的,程首长让我等她到下午六点,如果没见到她就自己回来。”

联想到之前和辛无醉的谈话,萧子山可以肯定程咏昕去干什么了,但是高山岭不是百仞城,程咏昕为什么会在那里待过夜呢?为了保险起见,萧子山决定给那边的保卫处打个电话。

“什么?齐云泽的监视员失踪了?”

不等萧子山询问程咏昕的情况,对面就告诉他另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对于齐云泽这个名字,萧子山当然听说过,而且记忆深刻,因为他也是当初推到萨琳娜的四勇士之一,后来他和其他三个难兄难弟一样被发配到高山岭,监视使用。不过听说齐云泽在高山岭嫌管资料比较闲,跟企划院要了些别的差事做。

萧子山隐隐感觉两个失踪案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当下叫过马车往高山岭赶去。临走还不忘给赵慢熊打个电话。

萧子山赶到高山岭的时候,赵慢熊还没到,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了解情况。

“齐云泽呢?”萧子山一见到这里的保卫处干部就问。那名归化民干部知道事情严重,已经急得额头上都渗出汗来。

“可能在他的别墅里。”

“可能?”萧子山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狠狠的盯着这个归化民问道。

“今天一天都没人见过齐首长,保卫处可以肯定齐首长没有离开过这里。我们去敲齐首长的门始终叫不开。我怀疑齐首长就在他的别墅里。”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破门进去?”吼过归化民之后,萧子山就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虽然齐云泽身上有污点,但毕竟是元老的身份,不容归化民亵渎,就算再给归化民两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干。

“监视员找到没有?”

“没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停顿了一下,归化民干部小心的说道:“我怀疑监视员在齐元老的别墅里。”

“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五点钟,监视员换班的时候。”

“向政治保卫处报告了没有?”

“已经报告了,赵局长正在带人赶来。”

萧子山沉默了一下,对归化民命令道:“带上你的人,跟我走。”

高山岭虽然在山里,但毕竟有元老长期在这里工作,再加上是四位勇士的流放地,这里的生活设施比较完整,四个流氓犯还住进了独门独院的小别墅。

萧子山带着几个人来到齐云泽的别墅小院前,让其他人在外边等着,他自己带着一名守卫进去敲齐云泽的别墅门,没敲几下,门便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人正是齐云泽。

“萧主任,何以姗姗来迟?”齐云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微笑着跟萧子山打招呼。

萧子山阴着脸,不跟他废话,推开他直接就里走,齐云泽珊珊得跟在后边,就跟没事人一样。刚走进客厅,忽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女人,从楼上冲了下来。萧子山定睛一看,正是失踪一天一夜的程咏昕。

萧子山正要开口说话,却见程咏昕向自己扑来,趁着发愣的瞬间来不及躲避,已经全身扑倒自己怀里。萧子山猛受冲击,脚下站立不稳,直接倒向身后追随着的警卫身上。警卫连忙伸手拖住萧子山的身体避免摔倒在地,却不想程咏昕将手直接伸到警卫腰带上的手枪套里。

此时警卫双手还托着萧子山的身体,完全没想到程咏昕来夺自己的枪,等他反应过来,程咏昕已经抓枪在手,抬起胳膊越过萧子山和警卫的身体,将枪口对准了站在后面的齐云泽,而齐云泽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突如其来发生的变故,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自己……

“砰……”

枪响了。

最后关头,还没有稳住身子的萧子山抬起胳膊打在了程咏昕持枪的上臂上让枪口失去准头,子弹贴着齐云泽的肩膀打到旁边的墙上。这时齐云泽才反应过来,伸手拨开程咏昕持枪的手,直接扑进程咏昕的怀里将她扑倒在地,手枪在程咏昕倒地的瞬间也脱手甩了出去。齐云泽骑到程咏昕的身上,甩手两个巴掌打在程咏昕的脸上,登时程咏昕潮红的脸上左右留下了两个清晰的巴掌印。

“臭 biao 子……”齐云泽嘴里还不忘骂一句。

萧子山这时已经站直了身子,连忙过去一脚把骑在程咏昕身上的齐云泽踢翻在地,抓住一只手把他死死的扣在地上,转头对呆若木鸡的警卫大吼:“把他们两个捆起来。”

“我要杀了他……”躺在地上的程咏昕歇斯底里的哭叫着……

“疯了,这两个王八蛋都疯了。穿越大业药丸了……”这是萧子山脑子里第一次闪过的这样的念头……

政@#治保卫局的审讯室里,齐云泽被粽子一样绑在一张椅子上,他的对面坐着赵慢熊和午木,二人正在对他进行审问,而另一个房间里,慕敏正带着萨琳娜安慰着失魂落魄的程咏昕……

几个小时后,赵慢熊终于知道了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海天酱油 于 2015-1-17 22:48:34 发表了:

自从和辛无嘴毫无保留的谈过之后,程咏昕的心里一直不踏实,程咏昕自信自己开出的条件对他很有诱@3 惑——她一直都对自己的智商很自信,当然还有自己的身体——但是在面对辛无嘴的时候仍然感觉不到玩弄棋子的优越感,毕竟对方还有选择的余地。一念及此,她决定从其他地方找到突破口,很快齐云泽就进入他的视野。 齐云泽也参与了推到萨琳娜的事迹,过后虽然被处理,但经过她的接触,她确信齐云泽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尤其是再跟他聊过之后,她感受到齐云泽的野心。程咏昕喜欢这样有野心的人,这样的人当棋子最合适。更何况齐云泽告诉她了一个秘密,让她感觉到自己终于找到了期盼已久的东西。 这天,程咏昕来到高山岭,装模作样见了一个人之后,在齐云泽的掩护之下,避开四下的守卫,悄悄来到齐云泽的别墅里。这是她和齐云泽商量出的见面地点,在外边的时候,齐云泽的监视员会寸步不离,他们无法进行长时间的交谈。 很快,齐云泽也回到了别墅,别墅是元老的私人领地,监视员不能随便进来,只能在外边监视,所以这里很安全。不怕有人打扰。 “喝些什么?”齐云泽很殷勤的招呼程咏昕。看得出来,他似乎对程咏昕的到来很兴奋。 “咖啡,不加糖,谢谢。”程咏昕不是不知道执委会对齐云泽中有一条不许接近其他女元老的处罚,但是对于这个问题,齐云泽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解释: “我是个同志。” 初闻齐云泽爆出这样的心声,程咏昕简直惊呆了,不过很快,程咏昕意识到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确实如齐云泽说执委会冤枉了他,那么这将是元老院最大的丑闻,有了这样的炮弹,程咏昕坚信她可以把现任执委会轰成渣渣,那时她的声望将瞬间改过所有人。 不过齐云泽怎么证明他所说的话是个问题。 “来我们聊聊你是怎么被冤枉的。相信我,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一定会在元老院为你讨回公道。”喝了一口齐云泽端来的咖啡,程咏昕迫不及待的想开始两人之间的谈话。 齐云泽端着茶杯,却望着窗外,像是在组织自己的思路。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说来话长,这要从推到萨琳娜之前说起……”


海天酱油 于 2015-1-17 22:49:13 发表了:

按照齐云泽的说法,他和辛无醉是很铁的哥们。在第二次反围剿之后,临高迎来了一段和平稳定的发展期,元老院在临高终于站稳了脚,但是聪明的辛无嘴敏锐的发现了一个很不好的趋势,那就是:今天每个元老所做的事情,决定了未来他们所能达到的高度。 “每个人都渴望成为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人物,不管他们能力如何。至少在 D 日之后每个人的起点是一样的,不能说他们的理想不切实际,毕竟,没做过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能为领袖的能力……” 但是在当时,大部分人没日没夜的埋头苦干,少部分人拿着酱油瓶到处乱串,他们似乎都没意识到一个什么样的机会正在从他们身边溜走。而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因为精力都放在各自的专业领域,所图最多不过在执委会的资源分配倾斜。所以…… “所以他就带着你们去推到萨琳娜?”程咏昕喝着咖啡,用嘲笑的口气打断了齐云泽的回忆:“真没看出来,你们还是引路人。辛无嘴是想着他自己上位吧,还好意思吧自己说的这么高尚。” 齐云泽看了一眼开始打哈欠的程咏昕,“辛无嘴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不然他不会这么干。” “回到正题吧,还是说说冤枉你的事情吧。天都快黑了。”程咏昕催促道。 辛无嘴当时在工地当苦力——这也不是谁故意给他穿小鞋,因为当时部门不齐全,好多人都是被当做万金油安排的——他不想受这份罪,但是他的要求一直被忽略,所以便想了一个鼓动大家造执委会反的主意。这才有了后来推到萨琳娜的事情,可以说,推到萨琳娜是女仆 GM 的诱因,而女仆 GM 正是辛无嘴想看到的结果。那件事,辛无嘴是策划,找了两个精虫上脑的蠢蛋去动手,至于齐云泽,非常不巧当时就在现场。 “我本来是去阻止辛无嘴的,但是薛子良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我跟他们在一起拉扯,然后就把我当做共犯也一起放倒了……” “你就是这样被冤枉的?你觉得我会信么?”


海天酱油 于 2015-1-17 22:49:52 发表了:

你当然不信,我还没说完。那天去阻止辛无嘴他们之前,我刚好从督公那里出来,我是去向督公表白,但是督公拒绝了我……” “天哪,你喜欢督公?”程咏昕震惊的嘴里能塞进一个鸡蛋。良久,她才从刚刚听到的内幕中缓过神来。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齐云泽,脸上漏出了诡异的笑容。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执委会对四大流氓的处理是本着秘密从快的原则做出的,知道内情和参与处理的人寥寥无几,而当时督公正是三巨头之一,以大家对督公的了解,督公无论怎么有良心,也不会把齐云泽喜欢他的事情说出来替他开脱,否则他的名声就完了…… 这样的故事齐云泽编不出来,所以,他肯定是被冤枉的…… “哈哈……”程咏昕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听说了齐云泽的秘密,还是因为达成了自己的心愿,这一笑起来,完全停不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齐云泽已经坐到了程咏昕的身边,搂着程咏昕的肩膀,像是怕笑的花枝乱颤的程咏昕摔倒一样,而另一只手慢慢的向程咏昕大腿摸去。 “你要干什么?”程咏昕终于发现了齐云泽的异样,伸手想把脸已经靠上来的齐云泽推开,但是两只胳膊怎么也用不上力,而两个眼睛也赶紧有些睁不开。程咏昕立即意识到不对。 “你给我下药?” 齐云泽也不理会,只是继续把脸凑到程咏昕的脸上,细细的观察眼前美人精致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然后忍不住向那一对红唇吻去,一只手仍然搂着程咏昕的肩膀,另一只手已经从美人的大腿向上身探去。程咏昕有心躲避,却无能为力,只能任由那只是滑向胸前一对坚挺的肉包。 “真大……” 程咏昕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流走,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任由齐云泽掀衣褪裤…… 齐云泽离开程咏昕湿湿的嘴唇,深情的望着她:“趁着良辰美景,让我们来十发,可好?” 说完,便不管不顾的俯身探入那一片温柔之中(此处省略一万字。)


海天酱油 于 2015-1-17 22:50:25 发表了:

政SW@治保卫局的会议室里,江山、赵慢熊、午木、慕敏、萨琳娜围桌而坐,萧子山也赫然在列。刚刚赵慢熊向在座的通报了事情的经过,事情虽然都查清楚了,但是如何处理一下子难倒了所有人。 如果说齐云泽推到了程咏昕是死性不改需要从重处理的话,那么程咏昕举枪射击齐云泽就已经算是触碰到元老院的底线了,到时候肯定要比齐云泽的罪责重的多。 虽然在座的还没想出接下来怎么办,但是有一定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这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如果被传出去一点消息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趁着大家都在思索,赵慢熊又补充了一个细节。 “失踪的监视员已经找到,是被齐云泽绑在别墅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齐云泽拿到了监视员的手枪,发现枪是处于待击发状态。齐云泽现在要求元老院给他一个说法:一个被限制自由的元老如果违规是不是就要被一个归化民击杀……” 这个说法太诛心了,如果这句话被流传到外边,不用想都知道元老院那帮牲口会闹成什么样子。所以,萧子山听到这句话,气得已经开始嘴角抽搐了。如果不是因为他作不了主,他真想让人把这个王八蛋立即拖出去毙了……。 其他人没有萧子山那么大的反应,只是报以沉默。而稳坐上首保卫局大 BOOS 江山,则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眼见夜已经深了,心知今晚肯定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众人只好散去准备明天再议。出门后,赵慢熊给萧子山使了个眼色,萧子山紧随其后进了赵慢熊的房间。 “齐云泽交代的可信么?”萧子山今晚听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东西,由不得他不怀疑。 赵慢熊给萧子山倒了一杯茶,慢慢说道:“齐云泽是个玻璃,男女通吃。这根我们平时掌握的情况相符,所以这件事他没有说谎。只是……” 说到这里,赵慢熊有些迟疑,见状萧子山不满的催促道:“只是什么?” “只是我问齐云泽迷 J 程咏昕的动机的时候,他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报复。” “报复谁?” “齐云泽说他在元老院只喜欢两个人,一个是督公,另一个是……” “是谁?”萧子山隐隐已经知道了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江山江局长。” 一声清脆的碎响闯入了赵慢熊的耳朵,是萧子山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赵慢熊面无表情的拍了拍已经进入石化状态的萧子山,然后走出门去,把生死不知的萧子山留在身后。 “你是作者,他们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 (完)


netmousexhxh 于 2015-1-17 23:06:03 发表了:

我了个去....


轻舟 于 2015-1-18 02:24:03 发表了:

万字肉文就这么没了?江局长是大 boss 那么熊公呢?


knifers 于 2015-1-18 12:09:47 发表了:

作死值+MAX

恭喜您,作为一个元老,您已经作死的不能再死了。


扶正祛邪氧化砷 于 2015-1-18 12:52:55 发表了:

笑抽


冬天打雷 于 2015-1-18 13:08:58 发表了:

噶噶噶..............................................


Sinno 于 2015-1-18 23:06:47 发表了:

咯咯咯


Nevermore 于 2015-1-19 00:47:32 发表了:

江山:“子山其实我喜欢你啊!”


hawkklins 于 2015-1-19 01:07:01 发表了:

你是作者。。。


老瓦 于 2015-1-19 08:28:26 发表了:

我擦........谁艾特一下程元老的本体呗...


liutom2 于 2015-1-19 11:05:54 发表了:

实在太有才了!!!


lurkersc 于 2015-1-19 11:12:16 发表了:

我勒个去,就给看这个,那一万字呢


鹰从天降 于 2015-1-19 11:32:35 发表了:

你是作者,他们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


海天酱油 于 2015-1-19 12:32:26 发表了:

等考试周结束,我试一下把那一万字补上。


脱壳穿甲弹 于 2015-1-20 16:53:47 发表了:

你是作者,他们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


老驴 于 2015-1-20 21:47:07 发表了:

靠,屏幕明天得拿酒精擦一下了,喷上巧克力了


任我曰 于 2015-1-22 22:55:17 发表了:

等一万字的!加点节目,比如齐云泽在这几年间还训养了两只大狗……


拔剑四顾心 于 2015-1-23 13:59:07 发表了:

原来“肉包”典出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