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同人-赛德克·巴莱-星拳旗 第二章

北朝旧贴 | zkdjmax | 8/15/2020 | 共 7341 字 | 编辑本页

zkdjmax 于 2014-12-26 22:50:41 发表了:

ecfbe286c9177f3e7fd6e8af72cf3bc79e3d5660.jpg(93.86 KB, 下载次数: 0)

舰娘

2014-12-26 22:50 上传

第二章

西历   1634 年夏    高雄

晌午刚过,完成了上午的监视奴工任务的几队治安军们终于熬到了午饭时间,换班完成后纷纷回到驻地开始让他们期待已久的午餐。

餐桌前的治安军下士本多小次郎是名来自九州肥后的野武士,身材不高但身体精悍,说是武士其实在投髠时浑身衣不遮体和乞丐差不多,只有一把从不离身的太刀,能证明他武人的身份。

午餐是很简单是米饭配上腌萝卜,加上一锅土豆炖粉条做主菜,治安军伙食比不上国民军,但是每隔两天还是会见一次荤腥的,今天就分配了每人一条炸鱼。对于绝大部分日籍雇佣兵来说,天天都能吃上米饭已经是过去无法想象的事情。日本虽然是稻米生产国,但对于日本的普通农民来说,很多人一辈子也吃不上自己种的水稻,穷人是一日两餐小米配水煮萝卜,富人是一日两餐大米配萝卜。更别提像现在一样大米管够,还能一日三餐了。受困于人多地少的日本环境,虽然战乱已经结束,对于贫穷的日本百姓想吃饱肚子还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而来投髠的日本人基本都是比普通百姓混得更惨的。

二十年前那场决定日本归属的大坂夏之阵,九州的大名门大部分都站错了队,而本山小次郎的父亲也在战后因家主小西行长被斩首身死成为浪人,本来家里还有一小块田地,虽然天天挨饿,但不至于饿死,但随着幕府对天主教徒迫害和加派越来越重,以及禁教令的下达,不愿改宗的一家人在小次郎的父亲被火刑后被迫逃亡。正好在逃亡路上遇到了来到日本执行元老院任务的紫川秀,本来也无路可走的小次郎在他的劝说下选择了投髠。

当了快一年的兵升为排长的小次郎此时干得正爽,不过他今天的好心情随着传令兵紧急集合命令而跌到谷底。在小次郎的队伍完成换班没多久,执行垦荒任务的奴工发生了大规模暴动事件,虽然正在监视的一个排很快镇压了奴隶们的暴动,但是还是有几十名奴隶趁乱逃逸。负责监工的治安军的一个排,因为

还要看押暴动的奴隶,即使负责看守的排长再怎么青筋暴起,爆跳如雷的怒吼“岂可修,八格牙路”也无法抽身立即追击,不得不请求增援。接到集合命令后小次郎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还没有动一嘴的米饭,不得不拿起祖传下来从不离身的太刀宣布集合队伍。

高雄夏天正午炽热的阳光透过大幅玻璃窗,照射在魏八尺元老的总督办公室里,虽然正值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但对于在有地温空调调控温度的总督府里却丝毫感受不到半点燥热,魏八尺端起茶杯靠在真皮沙发的椅背上阅读者秘书刚刚呈上来的报告。与土著发生冲突是早已预料到的不用任何惊讶,甚至是期盼的,反而到现在为止才有大规模伤亡的冲突才是让人惊讶的。元老院对土地,人口的不断扩张早晚要侵犯到原住民的领土,不其实不是早晚的问题,魏八尺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开发的耕地,有一部分就是原住民在他们登陆后放弃山栏和猎场。虽然高雄发展方向在“萨拉热窝”事件后,就由魏元老心目中未来东南亚的工业中心被迫全面转向农业发展。但不代表他工业党的野望就此永远沉寂。去年兰度的报告和黑尔的存在公布后,随着板鸭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马尼拉上演登陆之日只是时间问题。虽然魏元老对执委会公布这也报告的时间感觉有些微妙,有点执委们转移内部矛盾的嫌疑,但他不在意,当初挑动议案最终发起霸王行动也是为了俺饰在“萨拉热窝”事件上的失职而转移矛盾。从结果上来看元老院现在都已经快忘记开战的导火索,更没人去追究他的责任。而且霸王行动和后续持续一年的贸易封锁,高雄成了海军重要的补给整备维修培训基地,不仅港口,军营和得到扩建,船厂也随之扩建而且从单一的维修职能外,也开始扩展建造一些纯木制小型船只。八尺知道现在的高雄造船厂对比临高和香港的造船厂没有任何优势。临高的博傅船厂有整个临高的工业体系支持,香港的船厂背靠广州有充足的人力和供应商支援,对比台湾岛优势太大。

如果不趁着这一轮西澳两方掀起的泛东亚地区军备竞赛,海军发起舰队远洋化军事整备案,引发新一轮造船狂潮扩展造船厂,下次就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台湾虽是块宝岛,但煤和硫磺主要分布在北部和西部,矿产集中在中央山脉,石油无力开采。而现在存量大能快速开采而且很快就有效益的资源就是木材,几乎没有任何人为开发的原始森林,提供 17 世纪造船业最重要的资源木材,旧时空里动折上万的珍贵木材这里随处可见。不过被魏八尺看上的不仅是木材,还有居住在密林中的原住民,想要采伐山中的林木用归化民效率太低了,毒蛇,蚊子,疾病,险峻的山路都是会使死亡率攀升到无法接受的地步。奴隶放到山里必定逃跑也无法胜任。而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只要他们愿意或是被愿意就是最理想的人选。

阿德诺和同伴们正在顺着由浅浅的溪水汇聚的河道亡命逃亡,没人知道迎接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但在不逃亡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直到目前为止阿德诺他们的逃亡还算顺利,他们成功的挑起了一场奴隶间的斗殴,制造混乱在看守忙于镇压四处乱窜的奴隶们时,早有准备的他们顺着暴雨时冲刷出来的暗沟躲过了看守们的视线开始逃亡,并且一路顺着溪水逃走,浅浅的溪流正好遮住气味,延缓军犬追踪的速度。逃亡了一阵后他们开始进入高雄树木茂密的原始丛林在丛林中艰难穿行,逃亡了数个小时逃奴们都有些脱力,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阿德诺吃了口干粮,正要和同伴商量下一步如何做,突然耳边划过一阵风啸声,一支标枪擦过耳畔,直接插入一个同伴的胸口。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又一片标枪丛密林中飞出,逃奴们又倒下四五人,丛林中响起了一片啸叫声,生番们呼喊着向奴隶们杀来,本就疲惫不堪的奴隶们一下子慌乱起来,四散奔逃。

莫纳甩了甩猎刀上的血迹,把一个倒霉奴隶的头颅拴在腰间。刚捕猎完山猪,就有族人禀告他有一队异族人向这里接近。没想到异族人竟开始深入到部落这么近的位置,莫纳立马带着刚才一起打猎的一队社民,先靠近观察异族人的情况。不过在发现这一队异族人只是登岸异族人手下的奴隶而已,莫纳不再让社民去叫增援,直接带着狩猎而来的 30 几名社员,一起袭击了这伙逃奴。奴隶在袭击中被杀死一半,余下的四散逃开,社民们也分散开四处追击,狩猎逃奴们的头颅,那些没出过草的年青社民尤为积极,以获得纹面资格成为真正的赛德克。莫纳清楚的知道异族人用大量的奴隶垦荒,不仅他自己探查异族人的情况时望见到过,也偶尔会有零星的奴隶逃亡,成为野兽的盘中餐,或是生番们的收藏品,但这次竟出现 30 多个奴隶一起逃亡的情况,莫纳感觉到异族人不会这么简单善罢甘休。于是吩咐一个社员把年青人都叫来,准备出草。还没等这个社员跑出多远,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火铳的枪声。

本多小次郎带着手下的一排人,跟着军犬的脚步在树林中艰难的追击逃奴们,本来刚能美美的享受一顿热腾腾的大米饭,变成只能在行军吃军用草地口粮,还得在一人高的荒草和茂密的树林间不停行军另他愤怒不已,一定要臭揍一顿这帮可恶的奴隶,小次郎恶狠狠的想着。奴隶们沿着溪水逃走,拖慢了军犬的追踪速度,但现在他已经发现了他们十分明显的踪迹,他预感已经离这帮逃奴不远了。军犬突然停下,发出低沉的警示音,小次郎停下队伍,一会儿就发现不远处的树林树梢在不断晃动,过高的荒草阻挡了他的视线,尽管只有 50 米不到,但眼前一片绿色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一会草丛中突然冒出五个惊慌失措的面孔,正是逃跑的奴隶们,奴隶们发现治安军惊愕的停下来,但没有转身逃跑。小次郎咒咒咧咧的骂道,正要上前对奴隶们报以老拳。突然草丛中飞速的窜出一道人影,飞踹到一个逃奴,并一刀个掉了他的头颅,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多余。他正要提起滚倒在地的头颅,但一抬头竟然看到眼前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异族人,动作一下子僵住。这几乎刹那间发生的事情,小次郎和部下们也对这个突变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当场,紧跟这个人追出来的 6,7 个生番,冲出草丛后看到这个意外场面也同时愣住了。打破这诡异沉默的是奴隶一声惊恐的吼叫,奴隶的恐惧的惨叫惊醒了双方,刹那间生番们拔刀,治安军举枪,两方没有任何犹豫交火起来。生番虽然遭遇到治安军距离很近几步就能冲到身前,但人数只有六七人,而南洋步枪又不是火绳枪,火帽不仅赋予了他极高的射速,相较火绳枪记忆保持代发状态。几个生番转眼就被步枪和太刀放翻在地。小次郎砍翻最后一个生番后,知道这会有些麻烦了,他们追捕的奴隶恐怕逃到生番们部落附近,他不知道附近还有多少生番,这时也顾不上在管这几个活着的奴隶。立马命令手下布好队形,装填子弹,保持掩护队形缓缓后撤,向后面的捕奴队伍靠拢。果不其然一会儿,林间四处响起生番们,“呜。。哇。”的啸叫。不远处的密林中似乎到处都有人影,混杂在重重绿影中

高低起浮的地形,密集的树木让部队无发展开战列线和快速机动

树林中影影戳戳,看不起清到底有多少番人,但生番们越来越近的怪叫呼喊声让他感觉有点不妙。小次郎下令停止后扯撤,列队瞄准不断晃动草丛,先齐射一轮。步枪齐射的声响一下盖住了生番们的吼叫,30 只步枪的齐射让森林中一时木枝飞溅,树林中隐约传来的痛呼声可以让他确让的确有命中目标,生番们的气焰一时被压制住,但四周围到外晃动的草丛,和一时闪现人影都步诉治安军们仍处于保围中。见敌人被暂时压制,小次郎立即下令对伍分成二组,交替掩互射击退向附近一处不高但十分陡峭的山壁。番人的喊叫声更大了,不知道又来了多少生番,不过小次郎预计只要在坚持半个多小时就能得到其它队伍的增援了。

治安军们背靠山岩,火力可集中投射到正面一个方向,用南洋步枪不断开火压制,虽然视野几乎全被树木和草莽遮盖,生番们人数众多,但他们对步枪十分忌担。迟迟不敢靠前,在坚持一刻钟増援就该来了,正当小次郎稍微有些安心时,一只标枪擦过他的面额,在他脸上滑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直戳在地,同一时刻好几支标枪也从治安军身后袭来。有三个士兵不想他这么幸运,不幸被标枪贯穿。小次郎无比惊诧被后的小山虽然不高但十分陡峭,要是他的带人需要半个小时才能翻越。但次他的人退守这里也就刚十分钟的时间,而且生番们不仅翻了上去,现在还从陡峭的山上如同飞檐走壁一般,连跑代蹦的冲了下来。就在治安军们忙于应付身后的袭击时,又有几个借住地形和荒草掩护身形一直潜伏在治安军周围的生番从草丛中一起杀出。情况万分危急,

小次郎掏出左轮手枪,对准草丛中蹦出的生番,连扣扳机,立刻打光了转轮里的子弹在撩倒两个生番后,没有重新装弹,直接翻手握住枪管把空仓的左轮掷向另一生番脸上。

趁着敌人被干扰的瞬间,一个健步飞冲上前,同时抽出挂在腰间的太刀,劈向最近的一个生番。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锋利的刀锋滑过土著的脖颈,飞喷的献血溅满军装。脸额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传来阵阵刺痛,肾上腺素刺激下小次郎两眼血红,配上溅满鲜血的面容,表情显得十分狰狞。虽然在随后支援的几名士兵帮助下,迅速潦账了六个潜伏的生番,但森林里生番们嘈杂的吼叫声更大了,环顾四周不到百米远处草木全都在晃动,生番们冲来的身影已经若隐若现,身后偷袭的敌人也还没有解决。心中有不详预感的小次郎口中默念了一句:我也算是武士的后人。随后带着治安军一个班,抽出太刀狂呼一声“板裁”向生番对冲过去。树林中太刀和制式砍刀冰冷的刀锋闪烁着寒芒,和土著的石斧猎刀长矛交锋在一起。虽然治安军在武器,训练和组织性上占优但人数十分不利树木和地形限制无法让他们互相配合,硬碰硬的冲锋中虽然一时占优杀伤了好几个生番,但受地形和树木影响,逐渐的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况,渐渐的不断有士兵倒下。小次郎不知道已经砍倒了几个生番,手中太刀虽然锋利无比但刀身过长,在密林中挥舞受密集树木影响阻碍。

莫纳指挥着社员们围攻异族人,他和红毛人交过战见识过火器,麻豆溪事件时还杀死过几个红毛人,但异族人的雷铳比红毛人的火器利害的多,让他很忌耽在平常小冲突中只要异族人一开火部落都选择撤退。但现在异族人已经深入到这里,已经算到了部落家门口,从没有外人敢深入到这里,无论如何必需要杀死这帮异族人已祭祀祖灵。这里离部落很近增援很快就到,他先让一部分社民拖住异族人,并派十多个人绕到后方偷袭,等部落来增援的人聚集快有二百多人后时,莫纳忘见山上已经有社民发起偷袭。他没有犹豫,立马命令所有社员一起冲锋。

异族人人数很少但没想到这样也敢向他们发动冲锋,虽然敌对冲中被一下杀伤了好几个社员,但不久在人数众多的社民围攻下异族人也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莫纳注意到有一个异族人格外骁勇,虽然受了好几处刀伤但已经格杀了七八个社员,一时大家都不敢上前。莫纳吼叫一声提起标枪握紧猎刀冲了上去。

小次郎浑身已被汗水和血水浸透,眼皮上不断低落的汗珠让他双眼有些模糊,几道新添的伤口在汗水的刺激下发出阵阵的沙痛。虽然被围但生番一时不干杀上来。突然传来一声吼叫让他精神一阵。紧跟这就是一枚投掷过来的标枪劲道十足,侧身闪过后仍插在身后的树干上,小次郎看到有一个比一般生番身材都要高大些的土著在林间扔能动若脱兔搬的冲过来。眨眼间就冲到跟前,小次郎提到迎上,几个回合下来虽然小次郎刀法更好但对方在起伏不平植被丛生的地面如履平地,而自己又受了伤体力渐渐不支,处于下风。就在这时又一个土人端着竹矛想要偷袭。小次郎闪过刺击反手握住竹竿,顺势一刀砍断了偷袭生番的脖颈。但这一耽误使刚才让他颇为棘手的生番从他视野中消失,预感到不妙的小次郎没有回头直接顺着刀势回身向身后砍去。敌人果然闪到他身后,但手上太刀却没有入肉的触感,过长的刀身先劈中了身后的树干,而这个难缠的对手则是从树干旁边一窜而出,猎刀在空中精妙的划出一道弧线。小次郎看到鲜血从自己的胸前飞喷而出,视野逐渐模糊,脚步踉跄的躺靠在一棵大树下。四周的喊杀声已经听不到了,体温和血液不断流逝我要蒙主召唤了,的小次郎感到四周的生番正围过来要割下他的人头。真应该吃完内碗米饭在来,这是小次郎最后的意识,完后他拉开了腰间手榴弹的导火索。

手雷剧烈的爆炸虽然只炸翻了四个土著,但巨大的声响和火光让所有土著都是一愣。生番们愣住但治安军没有,瞬间和治安军绞杀一起的生番就被杀死一片,余下的也惊慌失措的败退下去。因为治安军并非野战部队也没有攻坚任务,更重要的是元老院的代差理论所以平时执行 weiwen 任务的治安军每个班只带 2,3 枚手榴弹。看到手榴弹的效果后,另外几名带着手榴弹的士兵也纷纷掷出仅有的几枚手榴弹。连续的爆炸加剧生番的混乱,土著和治安军拉开距离后,治安军也开始举起南洋步枪不断射击。远处依稀传来了狗叫声,异族人的增援到了,见事不可为莫纳一声口哨示意族人撤退。

阿德诺躲在土人的尸体下,两方交火时他一直处在两方中间,头上子弹不时飞过他动也不敢动,没人顾得上管他,战后被清理现场的治安军发现,差点被当场枪毙,但被归化民出身的治安军连长拦了下来,连长知道元老院的想法。最终阿德诺作为唯一幸存的逃奴被吊死在奴隶营前,成为对奴隶的警示用品。

魏八尺元老的办公桌上放着此次交火的最终报告,治安军的一个排阵亡三分之一,余下的也各个带伤。总共击毙生番四十余人,抓获 4 名俘虏,通过审讯得知袭击者麻豆社的社民。放下报告魏元老悠闲地点了支雪茄,对于他来说这份报告最大的作用就是足以给元老院批准对台南的生番们进行扫荡作战的理由了,韩日籍治安军的损失他没有在意,济州岛就在手中,而现在幕府禁教令下达,幕府对九州地区天主教徒的迫害越演越烈,逃亡的农民和野武士到处都是,这种廉价炮灰非常容易补充。阵亡军人的抚恤自有军部的人负责,甚至用不到抚恤,治安军大部分都是孜然一身的光棍,不过面子上还要过得去,英勇牺牲的会追认一级以伏波军身份而不是治安军身份安葬。原时空位面河南人为了报复麻豆溪事件,趁麻豆社正好爆发大规模瘟疫成年壮丁大量病逝的时机于 1935 冬天发动战役,动用荷兰和土著联军数千人,征服了大员附近的所有生番部落,杀死 260 名麻豆社战士,并焚毁数千座房屋。本时空荷兰人根本没有胆在高雄附近做出任何军事动作,这件活注定需要他们来干了。

现在另一份报告吸引了魏元老的注意力,河南人的大员总督汉斯·普特曼斯对澳洲人不敢惹,正好又眼红基隆地区板鸭们的硫磺矿。于是派军舰向基隆发动进攻,不出所料的失败了。“恰好”在那儿进行演习对战役进行了全程围观,战斗中板鸭们使用了燃烧弹和雷杆艇非常令人在意。


ss5 于 2014-12-27 02:36:15 发表了:

终于有续集了


ss5 于 2014-12-27 02:57:55 发表了:

午餐是很简单是米饭配上腌萝卜,加上一锅土豆炖粉条做主菜,治安军伙食比不上国民军,但是每隔两天还是会见一次荤腥的,今天就分配了每人一条炸鱼。对于绝大部分日籍雇佣兵来说,天天都能吃上米饭已经是过去无法想象的事情。日本虽然是稻米生产国,但对于日本的普通农民来说,很多人一辈子也吃不上自己种的水稻,穷人是一日两餐小米配水煮萝卜,富人是一日两餐大米配萝卜。更别提像现在一样大米管够,还能一日三餐了。

+++++++++++++++++++++++++++++

土豆炖粉条欠妥,又不是济州岛,改成炖菜挺好。

日本人据说不吃小米,改成杂粮饭?

炸鱼要用大量的油的,不可能给治安军吃炸鱼,炖鱼或煮鱼就不错。


永远忠诚阿尔东 于 2014-12-28 13:08:33 发表了:

河南人 2333


镀金的钻石 于 2014-12-28 17:04:29 发表了:

ss5 发表于 2014-12-27 02:57

午餐是很简单是米饭配上腌萝卜,加上一锅土豆炖粉条做主菜,治安军伙食比不上国民军,但是每隔两天还是会见 ...

那不如每个人发条咸鱼发块咸萝卜,然后准备一大碗海带酱汤。。这个比土豆炖粉条在台湾容易搞多了了吧


ss5 于 2014-12-28 19:02:41 发表了:

镀金的钻石 发表于 2014-12-28 17:04

那不如每个人发条咸鱼发块咸萝卜,然后准备一大碗海带酱汤。。这个比土豆炖粉条在台湾容易搞多了了吧

对,土豆炖粉条是典型的东北菜嘛,再说总不能从济州岛运输土豆和粉条到台湾吧,没有必要,就地取材最好


镀金的钻石 于 2014-12-29 14:46:51 发表了:

ss5 发表于 2014-12-28 19:02

对,土豆炖粉条是典型的东北菜嘛,再说总不能从济州岛运输土豆和粉条到台湾吧,没有必要,就地取材最好

绝对是五百废中的日杂在帮助日本人适应东北的生活然后为日本人踏足朝鲜东北做准备啊!!


yanhansong002 于 2015-1-1 20:04:5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hansong002 于 2015-1-4 21:52 编辑

我们需要更多的治安军和奴隶劳工.


陆李仙 于 2015-1-3 12:48:01 发表了:

日本作为中国的小弟很合适。


水银骑士 于 2015-1-4 15:05:06 发表了:

板鸭多的然烧弹和杆雷艇放在鸡笼吗?


xuelindiao 于 2016-3-16 18:43:43 发表了:

楼主,请允许我将该同人(赛德克·巴莱-星拳旗)全文收录进临高启明 WIKI( lgqm.huiji.wiki )。如有不妥,请予赐复意见,临高启明 WIKI 将按您的要求修改或删除相关词条。


陆李仙 于 2016-6-24 18:46:54 发表了:

楼主继续呀!


xuelindiao 于 2016-6-24 18:51:04 发表了:

陆李仙 发表于 2016-6-24 18:46 楼主继续呀!

第三章地址

https://bbs.northd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83419


mauser 于 2016-6-25 22:45:34 发表了:

第一章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