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雅案梗概,向福尔摩斯致敬

北朝旧贴 | 小穷 | 8/15/2020 | 共 2227 字 | 编辑本页

小穷 于 2014-9-26 06:47:5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4-9-26 06:54 编辑

既然本案多次向福尔摩斯致敬,那么一不做二不休,一发连结尾也致敬了得了。

书接上文,程元老色诱杨元老,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杨元老想起和女元老同宿的种种麻烦,及对平板身材的无感,越发怀念那个前凸后翘老实听话的小女仆---没有电还是触觉占了上风---于是杨元老暗暗下定决心一定把案子揽到自己身上,把小女仆捞出来。程元老认为杨元老对自己死心塌地,哼着小调开开心心的回家去了。

程元老没有想到的是,江元老一直在监视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江元老通报了政法口及执委,但是大家一致认为在没有可能串供的情况下杨元老根本无法圆谎,并不在意。

杨元老主动去找穆元老翻供,穆元老按照预案召集了吹元老,苏元老等人,默默的听完了杨元老破绽百出的故事,但是并没有追问。穆元老指挥警士将一头死猪吊起来请杨元老用最大的力气击打。在爱情的力量下杨元老小宇宙爆发战斗力上升到 120%,对着死猪的腹部用力抽打了十数下直到自己气喘吁吁。但是孱弱的他久坐办公室,无法造成林小雅身上如此可怕的伤痕。杨元老沮丧的把手中茶一喝而尽就回家了。

七月份的第一周,我的朋友常常不在我们的住处,并且出去的时间较长,所以我知道他有个案件要办理。在此期间有几个粗俗的人来访,并且询问巴斯尔上尉,这使我了解到他正用假名在某处工作。他有许多假名,以便隐瞒他的使人生畏的身分。他在伦敦各处至少有五个临时住所,在每个住所各使用不同的姓名和职业。至于他正在调查什么事情,他没有对我说,我也不习惯于追问他。可是看起来,他这回调查的案子是非常特殊的。吃早饭以前他就出去了,我坐下来吃饭的时候,他迈着大步回到屋内,戴着帽子,腋下丧着一根有倒刺的象伞似的短矛。    我喊道:“天啊!福尔摩斯,你没有带着这个东西在伦敦到处走吧?”    “我跑到一家肉店又回来了。”    “肉店?”    “现在我胃口好极了。亲爱的华生,早饭前锻炼身体的意义是不容置疑的。可是你猜不出我进行了什么运动,我敢打赌你猜不出来。”    “我并不想猜。”    他一面倒咖啡一面低声地笑着。    “要是你刚才到阿拉尔代斯肉店的后面,你会看到一头死猪挂在天花板下摆来摆去,还有一位绅士穿着衬衣用这件武器奋力地戳它。这个很有力气的人就是我,我很高兴我没有用多大力气一下子就把猪刺穿了。也许你想试试?”    “绝对不想试。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因为这可能和屋得曼李庄园的神秘案件多少有关。啊,霍普金,我昨天晚上收到你的电报,我一直盼望见到你。请来一起吃早饭吧。”

“毫无疑问。我查明这个乃尔根就在出事的那一天到了勃兰布莱特旅店,他装作来玩高尔夫球。他的房间在第一层,所以他什么时候愿意出去就可以出去。那天晚上他去屋得曼李和彼得·加里在小屋中见面,他们争吵起来,他就用鱼叉戳死了他。他对于自己的行动感到惊恐,往屋外跑的时候掉了笔记本,他带笔记本是为了追问彼得·加里关于各种证券的事。您或许注意到了有些证券是用记号标出来的,而大部分是没有记号的。标出来的是在伦敦市场上发现而追查出来的。其它的可能还在加里手中。按照本人的叙述,年轻的乃尔根急于要使这些证券仍归他父亲所有,以便归还债主。他跑掉以后,有个时候他不敢走进小屋,但是为了获得他所需要的情况,他最后不得不再去小屋。事情不是十分明显和清楚的吗?”    福尔摩斯笑了,并且摇了摇头。    “我看只有一个漏洞,那就是他根本不可能去杀人。你用鱼叉叉过动物的身体吗?没有?哼,亲爱的先生,你要对这些细小的事十分注意。我的朋友华生可以告诉你,我用了整整一早上做这个练习。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手臂很有力,投掷很准。钢叉戳出去得很猛,所以钢叉头陷进了墙壁。你想想这个贫血的青年能够掷出这样凶猛的一击吗?是他和黑彼得在半夜共饮罗姆酒吗?两天以前在窗帘上看到的是他的侧影吗?不,不,霍普金,一定是一个强壮有力的人,我们必须要找这个人。”


yanyu126 于 2014-9-26 08:46:12 发表了:

用得着那么麻烦吗?案件已经真相大白,当初连确定曾有意谋害文元老的秋啥都没有怎么样,怎么现在还搞得那么麻烦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26 08:59:40 发表了:

没必要搞这么复杂吧。。。程元老身材应该没那么差吧,不然江山。。。。的品味。。。


传福音者 于 2014-9-26 09:45:12 发表了:

我看,500 废的传媒界也在作死了啊……

屁大点事也要故意制造焦点,就只因为自己预先安排的剧本没有机会用上


icc120 于 2014-9-26 11:19:56 发表了:

打猪?这科学吗?猪肯定比娇滴滴的妹子抗揍啊.怎么着也要找个死囚让杨元老抡才行.


小穷 于 2014-9-26 19:27:16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4-9-26 08:46 用得着那么麻烦吗?案件已经真相大白,当初连确定曾有意谋害文元老的秋啥都没有怎么样,怎么现在还搞得那么 ...

秋涵意图谋害文元老是通过读心术读出来的,这里程元老搞小动作撺掇杨元老顶包是既成行为,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小穷 于 2014-9-26 19:45:45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4-9-26 08:59

没必要搞这么复杂吧。。。程元老身材应该没那么差吧,不然江山。。。。的品味。。。

首先,江元老是颜控且追求情调,而杨元老只是想找一个高效快捷省力的泄火方式。所以杨元老更喜欢小女仆,麻烦少。

更重要的是,杨元老没有无限供电权但是江元老有。。。

江元老没法接受这位,但是杨元老看不见啊看不见

14059244097367.jpg(28.05 KB, 下载次数: 0)

2014-9-26 19:45 上传


小穷 于 2014-9-26 20:10:20 发表了:

icc120 发表于 2014-9-26 11:19 打猪?这科学吗?猪肯定比娇滴滴的妹子抗揍啊.怎么着也要找个死囚让杨元老抡才行.

点到为止。杨元老心里蹭蹭乱跳,还会抗议这不科学,我打的是人不是猪么。。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29 13:32:36 发表了:

这情节……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29 13:33:16 发表了:

这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