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只讲尸检,没从进出记录调查案件的一些推演

北朝旧贴 | adol | 8/15/2020 | 共 3619 字 | 编辑本页

adol 于 2014-9-12 21:21: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dol 于 2014-9-12 22:02 编辑

大家都觉得奇怪,元老宿舍区那么关防严密的地方,先不论把林小雅带到区里的是元老还是女仆,元老权力是大是小。那宿舍区就一条路和百仞城连着,一个大门口,连元老和正牌女仆进出都要刷狗牌的地方,来了没牌的,门口警备卫兵总有个登记簿吧,我们隔壁小区外人进去一趟保安还得盘问两句呢。记录个访客姓名、主人姓名和地址是最起码的。这样的话,林小雅进入宿舍区的保证人是谁一定是写得一清二楚的。

警方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传讯这些重大嫌疑人,或者至少是重要的证人?死者尸体确实会说话,但总不比活人说得清楚吧。还有当时负责登记的警备营卫兵,为什么没有传讯和笔录?

原因可能有几个,

1,传讯了也有笔录,但是书中还没交代。但是好多元老之前已经提到了,时间上对不上,从案发到第二份报告已经拖了好几天了。

2,没有登记制度。似乎不太可能,而且没有登记制度也应该传讯当天女仆学校和元老宿舍区的保卫负责人以及所有当班卫兵。

3,女仆学校的保卫和元老宿舍区的保卫同时出了问题。这或许只是归化民之间的“人情”,或许是某元老女仆狐假虎威。总之,女仆学校和元老宿舍区竟然没有关于林小雅出入的记录。以前类似的事情可能也有过,女仆学校的学员通过同学等人际关系跑到宿舍区玩,说不定还挺普遍,只是没出事。

这样的话可就是大案了,虽然起因只是一些“人情”,或者负责宿舍区的保卫不太敢得罪目前的或者以后可能的元老“身边人”(甚至可以脑补一个尽职尽责的卫兵因为某次不放行被女仆记恨,女仆入选后借元老之力挟私报复卫兵,搞得以后卫兵都眼睁眼闭的故事,该女仆就是凶手?)。这样的话这个案子大概会牵连较广,但主要对象应该是土著,不怎么涉及元老。只是对元老们的纪律性和敏感性提出了一定的警示。

但这个推演的问题在于,如果保卫有如此的漏洞,元老们该闹起来了,小道消息也该漫天传了,而目前似乎还没动静,连有心人程元老都还不得要领。难道纵容女仆的朋友无证出入宿舍区竟然已经是常态,元老们见怪不管了?

4,警方觉得涉及到元老问题很棘手,元老院没开过先例(连穿越之初萨琳娜的案子都不了了之了),不敢碰高压线所以没调查。这里有很多元老院可以发挥的余地。

其一,警方反应不及时,导致敏感资料有被销毁的可能。

其二,当初制定的一些基本法律法条都是针对土著的,针对元老的各类法律实际上是缺失的。包括婚姻、财产、渎职、贪腐等等,可以说杀人以外的几乎所有刑事和民事责任等等都是空白。刘三离婚案还是当年特事特办的。现在要补充。

其三,针对或涉及元老们的案件的调查机构及其调查权限、调查程序等议题的提出。现在有了荣誉法庭,但只是审理,谈不上调查。那么情报局是对外的;政保局虽然私下里并不分辨元老和土著,但表面上是不针对元老的;国家警察里也大都是土著,碰到涉及元老的案子很不好侦办。而且这种案子也没人愿意办,调查元老的“权限”确实风光,但是却遭人忌惮,估计很少有元老愿意趟这种浑水。

不过,要说调查机构,大概只能暂时一并放到荣誉法庭里,反正事务也很少。但是要说调查执行力,荣誉法庭就是个零。全得靠国家警察。其实政保局在执行力上足够,又有足够的软硬件条件,只是元老院应该知道此例不能开,甚至政保局自己为了避嫌也会主动躲避这种案子。

话说,说句题外话,程元老折腾的这么起劲,赵曼熊同志和午木同志也该被惊动了,他们在农庄茶社,合作社,还有外情局那个据点这些地方可都有眼线,搞不好江山的车夫就是一“工作网”,所以程元劳这事政保局不该一点风声也听不到。这正是午木同志践行“危害穿越大业,不分土著元老”的理念之时啊。

5,警备营和警察局不是一个系统的,警备营属于军方,拒不提供登记簿等信息,也不交出卫兵接受调查。这个不太可能,首先,涉及元老安全这个大帽子扣下来,警备营和陆军都吃不消;其次,没听说警备营和警察局有啥矛盾;其三,要是警备营里元老有幕后黑手,这也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智商不会那么低。

6,进出记录确实容易查,案子也好破。但这个案子破案才仅仅是开始,破案后就该涉及到牵扯高层或者牵扯制度或者牵扯很多人的敏感议题了,因此警方拖着没公布。因为案子的关键并不是找出凶手是谁,是元老,还是女仆;甚至不是案子的动机,情杀、意外还是什么;而是案子的事实。在这个方面,进出记录是代替不了尸检的。就像大家一致认为的,就算真的是某元老的不可思议的丑闻,说到底也没多大 p 事,大不了赔办公厅一笔培养费罢了。

但是案子的事实认定,无论对元老院还是对小说的剧情发展都很重要。有了尸检报告,元老院衮衮诸公才能做到心里有数,才能明察秋毫,才能永远正确。比如这一章里面明确说没有性侵的痕迹而有殴打痕迹,那么之后的一些议题,关于元老也好,关于女仆也好,关于制度也好,才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不过我还没想到这个惊天议题究竟是啥。如果是女仆杀了女仆的话,可以猜测这次元老院的议题将是对于女仆这一介于元老和土著之间的灰色身份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将如何调查和处罚的问题。对这个案子而言,按元老院的制度和程序,警方大概不能直接讯问嫌疑女仆或元老。那么如果没有尸检报告,就很难把调查推动下去了,即使明确知道嫌疑人是谁,罪名和判罚也都没有先例。


adol 于 2014-9-12 22:13:28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4-9-12 22:05

现在的问题是,因为连吹牛者自己都没想好真相究竟是啥,我们可以开足马力脑洞,这幕后黑手那真是太 TM 多了

是啊,我还帮他新想了一个以后如何解释的借口,写到 6 里了。


东门吹雨 于 2014-9-12 22:18:02 发表了:

程中二没好结果的。她那个小保险箱里的东西就能让她的政治前途彻底完蛋。

不是本子里写的东西有多危险,而是“记录元老的糗事”本身。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12 23:22:44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4-9-12 22:18

程中二没好结果的。她那个小保险箱里的东西就能让她的政治前途彻底完蛋。

不是本子里写的东西有多危险,而 ...

是滴,这种自以为掌握别人黑材料,就可以拿捏别人的做法,根本就是自绝于集体。。。


cicsy 于 2014-9-13 08:02:37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4-9-12 22:18

程中二没好结果的。她那个小保险箱里的东西就能让她的政治前途彻底完蛋。

不是本子里写的东西有多危险,而 ...

你这算是一棍子打翻所有有记日记习惯的元老了。

并且除非程元老把这个公之于众,或者受到相当严肃的调查,否则除了她本人以外的人能够看到这份材料才是最让元老们惊恐的。这等于明明白白地说存在一个强力机构对元老进行秘密的搜查,并且是翻箱倒柜甚至不惜打开保险柜的彻底。

不要说程元老会拿这个作为武器攻击、要挟别人所以被发现,她只要还有那么一丁点智商,这么做的时候也是先翻记录后私下说不留片纸。鬼才知道她是偶尔记得一件事情念念不忘或者老早盯上这个人又或者是一直记黑材料。

说白了,这东西在她因为有相当确凿的证据而以涉嫌颠覆、叛逃、暴力犯罪、巨额贪腐等重罪被调查的时候,是相当有力的砝码。但是在没有元老院搜查令这种程度的错误的情况下,啥都不是。


adol 于 2014-9-14 14:05:5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adol 于 2014-9-14 14:15 编辑

增加一些确认嫌疑人后,关于元老女仆责任认定的推测:

怎么才能分清元老和女仆的责任呢。在元老的圈子中,女仆其实不能算一个独立的能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且不说女仆年龄大都不满 16 岁,放在外面世界也就罢了,但在元老的圈子里,女仆每天连轴转地为元老服务,没有独立收入,花的是元老的薪金副卡,进出门用的是元老的身份副卡,其实根本就是元老的附属存在。

包括很多元老讲女仆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就是一通房丫环,根本没资格妒忌别的女人和元老的关系怎么样。其实也有类似的意思。那么现在案子出来了,警方如何能从事实上确定此事是女仆谋杀林小雅呢。焉知不是杨元老指使的?这就难以确定此案主犯了。就算是问口供,女仆当然可以随便讲了,这么多天也早可以和元老串好供了。这里又有几种可能:

其一,元老为了保女仆,让女仆一口咬定是元老主使、甚至逼迫。考虑到元老和女仆的关系,不容法庭不理解或接受这样的说法,这样元老变成谋杀主犯,女仆虽然直接动手,但罪行就减轻了一等。

其二,元老为了撇清自己,让女仆一口咬定是自己一人所为,和元老无关。考虑到元老和女仆的关系,法庭也会怀疑此事会不会有更深的内幕,但又无从下手。

其三,即使女仆自愿一口咬定是自己一个人的问题、或者确确实实就是女仆自己一人的问题,法庭也不敢肯定完全与元老无关。况且,女仆是元老的人身依附者,本来元老就有监督女仆的责任,现在出了杀人案,元老再怎么样也是脱不出干系的。

因此,从结果上来说,法庭审案也好,警察预审也好,是很难把元老和女仆从责任上区分开来的,无论女仆说的是什么。特别是在对元老的质询程序极其复杂,对女仆也有很多预审手段无法使用的情况下,想搞清楚真正的责任所在就更困难了。只能糊里糊涂女仆说什么就认定什么。这不仅和临高政权一力推行的重旁证、轻口供的原则(四卷 218 节)是矛盾的。而且元老无论怎样都洗不清楚。那么说是女仆杀女仆,但在萨琳娜这样本来心里就有疙瘩的人眼里,只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甚至其他的元老,也会私下里存着疑惑的看法,更坏的情况,存着效仿或者钻空子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