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主义的女仆谋杀案结局

北朝旧贴 | bingbing305 | 8/15/2020 | 共 2844 字 | 编辑本页

bingbing305 于 2014-9-9 21:40: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ingbing305 于 2014-9-10 11:06 编辑 多年以后,反元老分子霍小二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当时,霍家集是个二十户人家的村庄,一座座土房都盖在河岸上,河水清澈,沿着遍布石头的河床流去,河里的石头光滑、洁白,活象史前的巨蛋。这块天地还是新开辟的,许多东西都叫不出名字,不得不用手指指点点。每年三月,驮马帮都要在村边搭起帐篷,在笛鼓的喧嚣声中,向霍家集的居民介绍元老院的最新发明。他们首先带来的是磁铁。一个身躯高大的马帮,自称梅德斯,满脸络腮胡子,手指瘦得象鸟的爪子,向观众出色地表演了他所谓的临高炼金术士创造的世界第八奇迹。他手里拿着两大块磁铁,从一座农舍走到另一座农舍,大家都惊异地看见,铁锅、铁盆、铁钳、铁炉都从原地倒下,木板上的钉子嘎吱嘎吱地拼命想挣脱出来,甚至那些早就丢失的东西也从找过多次的地方兀然出现,乱七八糟地跟在梅德斯的魔铁后面。“东西也是有生命的,”马帮人用刺耳的声调说,“只消唤起它们的灵性。”霍亚狂热的想象力经常超过大自然的创造力,甚至越过奇迹和魔力的限度,他认为这种暂时无用的科学发明可以用来开采地下的金子。梅德斯是个诚实的人,他告诫说:“磁铁干这个却不行。”可是霍亚当时还不相信马帮的诚实,因此用自己的一匹骡子和两只山羊换下了两块磁铁。这些家畜是他的妻子打算用来振兴破败的家业的,她试图阻止他,但是枉费工夫。“咱们很快就会有足够的金子,用来铺家里的地都有余啦。”--丈夫回答她。在好儿个月里,霍亚都顽强地努力履行自己的诺言。他带者两块磁铁,大声地不断念着梅德斯教他的咒语,勘察了周围整个地区的一寸寸土地,甚至河床。但他掘出的唯一的东西,是十五世纪的一件铠甲,它的各部分都已锈得连在一起,用手一敲,皑甲里面就发出空洞的回声,仿佛一只塞满石子的大葫芦。三月间,马帮又来了。现在他们带来的是一架望远镜和一只大小似鼓的放大镜,说临高炼金术士的最新发明。他们把望远镜安在帐篷门口,而让一个马帮女人站在村子尽头。花五个铜子,任何人都可从望远镜里看见那个仿佛近在飓尺的马帮女人。“科学缩短了距离。”梅德斯说。“在短时期内,人们足不出户,就可看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发生的事儿。”在一个炎热的晌午,马帮用放大镜作了一次惊人的表演:他们在街道中间放了一堆干草,借太阳光的焦点让干草燃了起来。磁铁的试验失败之后,霍亚还不甘心,马上又产生了利用这个发明作为作战武器的念头。梅德斯又想劝阻他,但他终于同意用两块磁铁和三个元宝交换放大镜。乌苏娜伤心得流了泪。这些钱是从一盒金鱼卫拿出来的,那盒银元宝由她父亲一生节衣缩食积攒下来,她一直把它埋藏在自个儿床下,想在适当的时刻使用。霍亚无心抚慰妻子,他以元老院的忘我精神,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一头扎进了作战试验。他想证明用放大镜对付敌军的效力,就力阳光的焦点射到自己身上,因此受到灼伤,伤处溃烂,很久都没痊愈。这种危险的发明把他的妻子吓坏了,但他不顾妻子的反对,有一次甚至准备点燃自己的房子。霍亚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总是一连几个小时,计算新式武器的战略威力,甚至编写了一份使用这种武器的《指南》,阐述异常清楚,论据确凿有力。他把这份《指南》连同许多试验说明和几幅图解,请一个信使送给县衙;这个信使翻过山岭,涉过茫茫苍苍的沼地,游过汹涌澎湃的河流,冒着死于野兽和疫病的危阶,终于到了一条驿道。当时前往首都尽管是不大可能的,霍亚还是答应,只要官府一声令下,他就去向军事长官们实际表演他的发明,甚至亲自训练他们掌握太阳战的复杂技术。他等待答复等了几年。最后等得厌烦了,他就为这新的失败埋怨梅德斯,于是马帮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自己的诚实:他归还了元宝,换回了放大镜,并且给了霍亚几幅临高航海图和各种航海仪器。梅德斯亲手记下了修道士黑尔著作的简要说明,把记录留给亚,让他知道如何使用观象仪、罗盘和六分仪。在雨季的漫长月份里,霍亚把自己关在宅子深处的小房间里,不让别人打扰他的试验。他完全抛弃了家务,整夜整夜呆在院子里观察星星的运行;为了找到子午线的确定方法,他差点儿中了暑。他完全掌握了自己的仪器以后,就设想出了空间的概念,今后,他不走出自己的房间,就能在陌生的海洋上航行,考察荒无人烟的土地,并且跟珍禽异兽打上交道了。正是从这个时候起,他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对谁也不答理,而乌苏娜和孩子们却在菜园里忙得喘不过气来,照料香蕉和海芋、木薯和山药、南瓜和茄子。可是不久,霍亚紧张的工作突然停辍,他陷入一种种魄颠倒的状态。好几天,他仿佛中了魔,总是低声地嘟嚷什么,并为自己反复斟酌的各种假设感到吃惊,自己都不相信。最后,在十二月里的一个星期、吃午饭的时候,他忽然一下子摆脱了恼人的疑虑。孩子们至死部记得,由于长期熬夜和冥思苦想而变得精疲力竭的父亲,如何洋洋得意地向他们宣布自己的发现:“地球是圆的,象橙子。”乌苏娜失去了耐心,“如果你想发癫,你就自个几发吧!”她嚷叫起来,“别给孩子们的脑瓜里灌输临高人的胡思乱想。”霍亚一动不动,妻子气得把观象仪摔到地上,也没有吓倒他。他另做了一个观象仪,并且把村里的一些男人召到自己的小房间里,根据在场的人椎也不明白的理论,向他们证明说,如果一直往东航行,就能回到出发的地点。霍家集的人以为霍亚疯了,可是梅德斯回来之后,马上消除了大家的疑虑。他大声地赞扬霍亚的智慧:光靠现象仪的探测就证实了一种理论,这种理论虽是霍家集的居民宜今还不知道的,但实际上早就证实了;梅德斯为了表示钦佩,赠给霍亚一套东西--炼金试验室设备,这对全村的未来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继续搜索替换 2000 字后。。。

白裙女子站在东门市的五层门楼上,手中挥舞着貌似三角形的铁块。身边有一男子闪闪烁烁不知道在说什么。来自海边的清风,吹起女子的秀发,衣裙,白嫩的肌肤,苗条的身材,背衬着下午碧蓝的天空。“这是元老的天使吗?”还没来的及让霍小二浮想多少,晴天一声霹雳,粉色的气雾一现而散,女子从楼边滑落,雪白的衣裙抖着,挣扎着,一落凡尘。街边大喇叭,响出清场的命令,仿佛从地下被召唤出来的黑衣人把围观群众驱出街口,拦在所有人的视线。傍晚时分,东门市就恢复了晚市的热闹。 霍小二想找到女子最后的地方,却被霍亚一巴掌打了回去。 “小孩子,不要乱管元老的事,回家也别乱说话”


yitiantulong 于 2014-9-10 10:34:59 发表了:

没看懂啊,开头带点百年孤独的感觉,替换以后就不懂了。


bingbing305 于 2014-9-10 11:00:5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ingbing305 于 2014-9-10 11:10 编辑

yitiantulong 发表于 2014-9-10 10:34

没看懂啊,开头带点百年孤独的感觉,替换以后就不懂了。

百年孤独前三章,放到临高背景,光换了人名。霍小二去东门市见市面的那天,目击了女仆案罪犯自杀的场面。心中元老形象崩溃,走向了反元老,反人民的道路。一个故事的结束是另一个故事开始的节奏。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9-10 11:35:04 发表了:

林晓雅自杀不是在东门市吧。。。。。。。。。


笑看风云淡 于 2014-9-10 12:14:14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9-10 11:35

林晓雅自杀不是在东门市吧。。。。。。。。。

目击了女仆案罪犯自杀的场面

是杀林小雅的罪犯畏罪自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