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女仆事件的漩涡----起个头,大家帮忙写下去(9月27日更新)

北朝旧贴 | 沉默的狙击手 | 8/15/2020 | 共 24044 字 | 编辑本页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8 18:24:0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27 04:25 编辑 9 月 27 日续了一个同人,在 45 楼,是根据吹牛新更的一章接着续写的,看吹牛大大和各位觉得我这个思路怎么样?----------------------------------------------我是分割线-------------------------------------------------------------------------------------------------刚才在其他贴里对女仆事件的发展提供了自己的一点建议,吹牛也在贴吧说了,这个事件是个开放式的结局,目前情节发展无定论,那我就来拍砖引玉,我觉得还是女仆之间争宠比较合理,情节可以如下:某元老原来的女仆等级不高,各方面素质很一般,但是陪着元老渡过了最初比较艰难的那段时间,随着新的高等级女仆的涌入,某元老开始准备扩大自己的后宫,物色新的目标,然后看上林小雅了,而林小雅也迫不及待的想马上上位,于是就在还未被元老认领的情况下,就先睡到某元老床上了,至于怎么认识,怎么进的百仞城,这都是很好写的情节。

不巧时间一长,这事被原来的女仆发现了,而原女仆这时正好已经怀孕了(怀孕期的女人都比较敏感,何况这会影响到自己孩子以后的前程),于是情急之下,又觉得有肚子里的小元老护体,仗着原配生活秘书的地位,带着大妇教训小妾的心理,约了几个相熟的元老女仆(其他元老女仆也面临着同样的威胁,感同身受),想先给林小雅上上眼药,不过没想到林小雅也是个倔强的人,当仁不让,于是双方起了争执,最终失手杀了人。(我觉得还是不要搞成蓄意杀人的比较好,这样不太符合实际情况,也不好控制情节)

至于怎么处理嘛,我投了终身监禁,一是杀人未必要判死刑;二是假定是非蓄意杀人;三是牵扯到的元老女仆太多,处理起来牵扯太重;四是元老最早的女仆们都是陪着元老渡过了早期艰苦时期的伴侣,元老会念旧,元老院必须考虑元老个人的感受;五是这本身就是众元老想搞人种博物馆带来的副作用,恐怕以后会继续发生类似的事情,一开始就把事情判死了,就没回旋余地了。    你说要是以后文总的女仆搞出这样的事了,文总又顾念旧情,有了这个判例,你要把法务庭的诸君难为死吗??!这个事件的真实情况可以这样来设计情节, 至于各方面势力想借由这个事件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更外延的情节。   吹牛君可以把这个核心情节定下来,一层一层的外延出去,这样方便情节发展,避免前后矛盾。

对于小说里的 500 废来说,真相确实不重要,不过对于创作者来说,真相还是比较重要的。另,我文笔不好,大家见谅,有兴趣的话,可以帮我把同人的文字润润色。至于这次会处于风暴眼中的元老,我干脆就把角色认领了吧,估计也没人有兴趣跟我争这个不讨好的角色。————————————————我是角色设定的分割线——————————————————————————————————姓名:杨欣武,重庆人,穿越时年龄 27,目前年龄 32,穿越前从事过的工作:教师、银行会计柜员、银行会计管理、公司信贷客户经理。穿越的原因一是享受重建一个新世界的伟大过程;二是因为穿越前,贪图客户给的回扣,经办了一笔金额上亿的钢贸贷款,结果客户挪用了资金,最终造成资金链断裂,贷款逾期,甚至还面临法律责任,事业前途尽毁,干脆穿了吧。

由于比较宅,且认为元老院的未来在于培养大量层干部,以实现对旧的封建社会的改造。所以没有进入军事系统,又拒绝了德隆银行的任命,组织部考虑到我有三流高等职业学校任教的经历,所以被发配到芳草地,从事教师这一很有“前途”的事业,每天除了教学任务,就是跟李主任、袁主任一起打望女学生。也因为任教经历,跟女仆学校的学生,比较方便见面,结果认识了林小雅,顿时被这个比较符合现代人审美标准的女仆学员吸引了,林小雅是个很聪明的女生,梦想当上“元老夫人”,也就顺水推舟,很快滚了床单。

至于原配女仆,是当年直接分配的女仆,广东难民,等级不高,相貌欠佳,不过胸比较大,于是取了个很恶俗的名字:“杨继红”。她满足了杨元老当年无法释放的精力,尽心尽力的照顾了杨元老,目前处于怀孕状态。 杨元老是个很念旧情的人,她原本就很感念这个“糟糠之妻”陪他度过的早先比较艰苦的时期,觉得以后不管找多少女人都不能动摇她的“大妇”地位,再高都只能是“平妻”,而且还积极的相应了杜雯等人提出的妇女权益方面的提案,认为应该立法确定原配生活秘书们的法律地位,把她们的法律地位提高到配偶的高度……(好吧,程元老,看看有没有能让你利用到的地方)————————————————我是同人的分割线————————————————————————————————————杨欣武这两天心里总被焦虑、恐惧、悲伤的情绪不断折腾着,这种情绪从李富贵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告诉他林小雅的死讯时就开始了。作为李富贵和袁子光的亲密“基友”,他们两个是除了女仆学校的土著管理员之外,唯二知道他跟林小雅亲密关系的人,至少他自己认为只有这两个人知道。杨元老毕业于一所二流地方工商大学的金融学专业,毕业后先在一所不入流的高等职业学校教了几天书,然后考研不成,就应聘到了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工作,经历了从柜员到会计主管的工作历程,后来跳槽到了一家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搞起了公司信贷业务,事业逐渐走上正轨,有了门当户对的女朋友,也在讨论未来的婚嫁问题了。可只有杨元老自己知道,他内心里一直对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不甚满意,但又找不到改变人生轨迹的途径,只有在 SC 上的架空区,跟着一帮人 YY,某一天看到关于群穿的帖子后,他开始也当成了生存游戏之类的,不过看着这帮人煞有介事的宣传,他也禁不住产生了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请了年假去广东,准备围观一下脑残,结果当文总把虫洞展示出来后,杨元老当场死机了,反应过来后,先是吓得跟一些意志不坚定者打了退堂鼓,但在回程的飞机上,虫洞打开后的情景,一直挥之不去,他发现潜意识里一直期盼的新世界、新人生逐渐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不过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杨元老摇摆了,一下飞机,他就收到一个噩耗,之前贪图客户给的高额回扣,他操作了一笔金额上亿的钢贸贷款,结果客户挪用了资金去湖北神农架搞一个劳什子旅游地产项目,资金链断裂,贷款逾期了,他甚至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事业前途尽毁,这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杨元老赶紧买了收益人为父母的高额保险,写了一封离别信,准备群穿之前发出去,然后就收拾停当,又一飞机飞到广东去投文总和马公了。杨元老虽然对军事比较感兴趣,但只限于爱好者水平,既不精通也没兴趣在军事系统发展;虽然是个“工业党”,支持马督公,却又是个废材文科生,工业口根本没他插足之地;在民政系统,刚开始时又没他的对口专业,于是当了很长时间的“基本劳动力”、“闲散元老”,临高成立德隆银行时,明朗看到他有银行的会计管理工作经验,原本准备任命他去负责德隆的核算工作,杨元老死活不干,让明朗很没面子。结果当时芳草地因为张智翔的严格管理,逼走了一批贪图安逸,又想泡女学生的元老教师,正好闹“教师荒”,组织处就以他有学校任教的经验,一直调令,把他塞到了芳草地,这次杨元老却欣然上任了。杨元老认为元老院肩负着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秩序的历史使命,而要改变这个世界,500 废一是要做到尽可能的扩大工业化的规模;二是要提供足够的能够管理这个工业社会的基层管理人员,并建立从中选拔出高层管理者的制度。扩大工业规模是理工科元老们的工作,至于他能做的就是尽快的调教……哦,不……培养出能够胜任的大量基层人才。现在第一个工作似乎比较顺利,但第二个工作,一些元老根本没看到其重要性,那些动不动就要大陆攻略,要占城略地的人,就没有想一想,占据了大陆的广阔领土,我们交给谁去管理? 能支撑大炮和米尼步枪说话的,是将来从芳草地走出去的一个个年轻人率领的地方接收工作组!!!    目前的局势,决定了必须要有人投入到默默无闻的培育人才的工作上!到芳草地去,正中杨元老下怀!杨元老很快适应了芳草地的工作节奏,元老教师里,杨欣武跟李富贵、袁子光成为了“基友”,跟袁子光是同病相怜,都是犯了事跑路来临高的,跟李富贵则是理念比较相同。三个人时常组成临时性的“学生精神文明建设恳谈小组”,与学生进行面对面的思想交流,保证广大学生沿着建设元老院统领下的伟大国家的总路线而奋勇前进!只是张智翔校长多次在元老教务工作会上对三人小组提出了批评,认为他们过多的关注了女学生的思想动态……虽然三人不是没起过打猫心肠,不过他们还是有底线和节操的,一般的元老打女学生的主意,无所谓,他们这么干,就有监守自盗之嫌了,为了避免成为风暴眼的中心,三人只有咽下口水,继续矜矜业业的做着女学生的思想工作。

但女仆就不一样了……(未完待继)


没钱别买棉花糖 于 2014-9-8 21:54:54 发表了:

杨继红是什么梗?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8 22:10:32 发表了:

想法很有意思,LZ 应该坚持写下去,没准就被吹牛的收了。。。

不过如果真是女仆杀人,那肯定要严惩,此风不可长,不然以后元老家属的安全可就真的没保障了。。。司法严苛虽然不近人情,但是却是社会安定的重要保证。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8 22:22:03 发表了:

没钱别买棉花糖 发表于 2014-9-8 21:54 杨继红是什么梗?

大史记,杨继红波波娃,兄弟 85 后?


没钱别买棉花糖 于 2014-9-8 23:22:07 发表了: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8 22:22

大史记,杨继红波波娃,兄弟 85 后?

90 后。。。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9 00:01:5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9 00:15 编辑

作为最终会提供给元老的女仆,大家在获得女仆的机会上至少是貌似平等的,就看谁更能走途径了。虽然女仆学校实行严格的管理,外界很少能接触到,但那只限于土著居民。女仆学校的校长董薇薇,兼着社会工作部的工作,平时基本只负责教授女仆学员健身课,确定大政方针,原本日常管理由一名男元老负责,但随着土著管理人员的成熟,为了把珍贵的元老人力用在刀刃上,那位男元老调离了女仆学校,据说那位元老助理离职时,带着依依惜别的深情,与女仆学员们一一道别。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其他元老,有人还要在元老院议会弹劾当年签发这个任命的人,差点让涵养一向很好的萧子山掀了桌子。

这件事情之后,加上原来的女仆已经让众元老有点腻歪了,从江浙、山东到来的大陆新的优质女仆进入女仆学校,心猿意马的元老们就开始借着各种理由,经常视察女仆学校的工作了。元老们卵足了劲,避免在物色女仆方面输在了起跑线上,往往一些条件很好的女仆,还没正式完成学业前,就给元老相中了,久而久之,连女仆学员也心领神会,一有元老视察,立马倾尽全力表现自己,期望能跟某个元老王八对上绿豆。甚至逐渐形成了女仆学校内部的传统,很多女仆还总结出了一套吸引元老的技巧,新的女仆一进来就会在卧谈会上被言传身教。甚至发展到最后,一些未结业的女仆,就提前跟元老滚床单了,以期先把名分定下来。办公厅倒是收到过一些人投诉这个现象,主要是没机会经常跟女仆亲善的外派元老,但是考虑到目前女仆学校学员的绝对数量已经较大,不存在外派元老选不到满意人选的问题,为了两头不得罪,办公厅采用的是向外派元老发女仆资料,以及举办回来述职的外派元老跟女仆学员联谊会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几乎没人去关注还有一个群体会被这些还未上位的女仆深深的得罪——原配生活秘书们。

杨欣武也有自己的生活秘书,那是当年张信从广东弄来的第一批女仆,杨元老随便抽了个号,结果抽中个 C 级。第一眼看到女仆的脸和身高时,让他非常失望,再一眼看到女仆的胸部,肾上腺素立马就开始分泌了,那对在 17 世纪前半叶的中国南方极少见的豪乳,让许久没碰过女人的杨元老当场举枪致敬!尼玛,这么好个豪乳妹子,怎么才评个 C 级,萧厅长你是看走眼了吧,让我捡个便宜! 至于相貌嘛,对饥渴久了的宅男来说,那根本不叫事,反正当时临高的晚上都限电,关了灯不都一样,只剩听觉和触觉了……为了向旧时空的某部著名恶搞短片致敬,他给女仆取了名字叫“杨继红”。

继红跟大多数女仆一样,都是苦出身,在完全处于一种生存本能的驱使下活了十几年,但仍然无法逃脱天灾人祸的侵袭,他跟着自己的父母、哥哥和妹妹一路逃难,在达到广州之前,母亲病逝,妹妹走失,父亲和哥哥为了凑点活命钱,只有把她卖给了人牙,最后又稀里糊涂的被广州站收容了(她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托了她的豪乳的福,孙可成掌柜知道澳洲人喜欢胸大的姑娘)。到了临高,她发现生活居然还有另外一种方式,一种她原来想都无法想象的方式,在女仆学校不但衣食无忧虑,而且还教他们识字,各种生活技能(其实就是家政培训),虽然她不知道那些健美课有什么作用,但培训她的董元老告诉她们只有健美课成绩好,才容易被首长们选中后,她和姐妹们立刻认真的学了起来。最后和很多姐妹一样,她也如愿的正式成为了元老的生活秘书。与杨元老的生活很和谐,原先在女仆印象中的首长们,都跟大明的缙绅老爷们一样,家规极严,也不好相与,自己只有永远低眉顺眼的份,但继红发现杨元老脾气很好,也没那么多规矩,虽然首长很享受她的伺候,但也会对她嘘寒问暖,没事的时候也还给她补充一下文化知识,跟她唠唠嗑。只是杨元老每每在跟她亲热,老喜欢让她穿上一些奇怪的衣服,摆出一些奇怪的姿势,让她很不好意思,以为首长有什么怪癖。但当她听到其他女仆姐妹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况时,立刻就明白了,大概这就是澳洲的床笫风俗吧,既然跟了首长,也就只有好好的随俗了,再说了这样跟首长做多了,还觉得挺刺激的……

安逸的生活、和蔼的首长(老爷),自己以后还会给他生个一儿半女,也会成为元老,继红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前世积了大德,能让她今世在临高享受这种生活!实际上,这不光是继红一个人的感受,她很多同期的首批女仆姐妹都有觉得恍若隔世,在成为女仆后的一段时间里,她们非常满足,认为这种生活肯定会平静的继续下去,即便是首长以后再找其他女人又怎么样?我们是原配,是正妻,进了这个家门,除了首长,还得听我们的!

但这种微妙的心理平衡,不久以后就被打破了。

按照女仆学校的要求,女仆们至少都拿到了丙种文凭,而她们的伴侣是元老,很多人还直接协助元老工作。拿到文凭代表他们已经具备了继续学习的能力,与元老朝夕相处,接触这个时空最先进的执政团体的各种讯息,让女仆们的知识水平、社会见闻、情趣修养、分析能力都逐步得到提高,当她们脱离了原来那种只知道生存的状态,开始以自己的眼光来认识这个世界时,我们的女仆们,特别是那些比较聪慧的人,立刻发现了她们的地位并不稳固!她们发现在元老院的社会体系里,她们在法律意义上只是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而并不是元老的妻子!甚至连妾都不是!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他们,比如契卡的裔凡就直接把原来的女仆踢到办公室去了,当他的女仆哭哭啼啼的向同期的女仆姐妹们控诉那个“狐狸精”的时候,这种恐慌立刻像瘟疫一样传染开来。而当勋素济、吴南海等元老和土著女子举办盛大的婚礼时,这种恐慌更是被提升到了一种新的高度:原来元老也是可以娶妻的!如果首长们取了老婆,那我是什么?一个新的女仆都可以让我滚蛋,那首长有了老婆,我会怎么样?而对于那些已经怀孕或生了孩子的女仆来说,这还触及到一个更让他们无法释怀的话题:我的孩子是什么?我的孩子会怎样?(未完待继)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9 00:03:25 发表了:

没钱别买棉花糖 发表于 2014-9-8 23:22

90 后。。。

果然,这个梗一般 70 后和 80 后比较了解,   你可以去网上搜搜《大史记——分家在十月》


hjjdark 于 2014-9-9 15:12:32 发表了: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8 22:22

大史记,杨继红波波娃,兄弟 85 后?

杨继红,大波波,还有一个娃。


雷牙 于 2014-9-9 16:07:32 发表了:

6 楼写的很好,把女仆心理分析的很好


南海 于 2014-9-9 17:30:21 发表了:

我觉得不让新女仆进门是不可能的,女仆们唯一可作的其实只是排序。在大妇不确定的情况下,谁来做事实上的大妇?即谁来做家里管理女仆的女仆,哪怕只是代管的。袁大头家据说就是曾经是上海青倌人的二姨太管家,为了管教家庭还把曾经是朝鲜公主的四姨太打瘸了


番茄鸡蛋 于 2014-9-9 17:43:03 发表了:

6 楼写的真好。


番茄鸡蛋 于 2014-9-9 17:45:47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9-9 17:30

我觉得不让新女仆进门是不可能的,女仆们唯一可作的其实只是排序。在大妇不确定的情况下,谁来做事实上的大 ...

不是新女仆的问题,问题是对女仆们的地位没有临高的新体制里没有任何规定 --- 连旧体制里的“妾”、“通房丫头”都算不上。


lmx1982 于 2014-9-9 18:04:03 发表了:

番茄鸡蛋 发表于 2014-9-9 17:45

不是新女仆的问题,问题是对女仆们的地位没有临高的新体制里没有任何规定 --- 连旧体制里的“妾”、“通 ...

我也觉得这种情节说不通啊,女仆去教训元老的新欢,教训了有什么用?这又不是自由恋爱,只要元老看上了,新欢们就算不愿意也得过去伺候。教训新欢什么的完全没意义啊。

再者,元老们肯定不会只满足一个女人的,就算教训了这个新欢,元老还是要找别的女人的。

总之,楼主设想的教训新欢什么的只可能在自由恋爱的前提下才会发生,可是元老们显然不会吃这一套的。


lmx1982 于 2014-9-9 18:10:35 发表了: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来了大妇她们还是一样的,用不着担心被抛弃吧?除非娶了个女元老,还得是乌云花那种。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9 19:13:58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9 18:10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 ...

说得对,临高是 17 世纪啊,这个时代明国的大户人家,别说小妾,通房丫头,一些没名没分的女仆都不少,同人里这个元老的第一个女仆纠结于没个名分的问题,说句实在的,真为了能有个名分保证地位讨好元老,估计她主动帮着把那个林什么送元老的床的可能性远大于她去搞谋杀,一个通情达理的大妇角色,远比排除异己的狠毒妇人角色,更能在男人面前加分,再加上孩子作为保障,就算混不上原配,混个大姨太太也不难,而且表现得好,有管理能力的话,加上元老念旧和孩子做底气,没准还是个管家的姨太太,教训新欢到弄死人实在是没必要。。。。。


南海 于 2014-9-9 20:13:56 发表了:

番茄鸡蛋 发表于 2014-9-9 17:45

不是新女仆的问题,问题是对女仆们的地位没有临高的新体制里没有任何规定 --- 连旧体制里的“妾”、“通 ...

在 17 世纪女人木有地位不是正常情况么?

女仆也就是个通房丫鬟,但地位稍微高些,至少现在还没哪个元老把自己的女仆赏给某个忠心可靠的干部嘛。

生了孩子一样可以送的,按当时规则,孩子们只有一个母亲,就是正房夫人


小白之友 于 2014-9-9 20:45:25 发表了:

要从法理上说,临高的生活秘书的确是没有配偶身份的,不管是正妻、小妾还是别得什么。

她们实际上是属于办公厅的奴隶,分配给元老作为“生活服务”用。

这个生活服务含糊其辞,包罗万象,不具备任何确认民事关系的作用。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29: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41 编辑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4-9-9 19:13

说得对,临高是 17 世纪啊,这个时代明国的大户人家,别说小妾,通房丫头,一些没名没分的女仆都不少,同人 ...

是的,如果是在原时空的 17 世纪,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请各位注意,当 500 废带着工业文明来到这个时空后,历史发展脉络就跟旧时空不一样了。500 废要建立工业化社会,会从根本上改变小说里那个时空的历史进程,最终会建立一个与工业社会相匹配的新的世界秩序。随之而来的也就必须建立与工业化社会相匹配的普世精神文明,而首先接受这些工业社会精神文明的人,也就必然是 500 废一手一脚调教出来的归化民,包括女仆们!

在近代工业社会的发展历史上,每一次工业革命,都极大的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在女性权利方面,就是大大的提升了她们的社会地位。虽然目前元老院的统治还局限在海南一隅,暂时不能对世界大势进行根本性的影响,但这是迟早的事情,元老院目前在海南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未来的新世界做准备,其实目前的元老院直接统治区域里,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小而全的工业社会雏形,大量接受了教育和培训的归化民、开明土著、女仆们,是这个工业社会的新生代,他们这个群体应该已经诞生出了一种暂时看来还比较粗糙的工业社会意识。单就女仆来讲,按照之前的规定,至少要拿到丙种文凭,也就是认识 500 以上常用字,实际上在元老的调教下,大多数人都拿到了更高的文凭,这在小说和同人里都有体现,而她们作为元老的生活和工作伴侣,接触的是这个时空里最先进的工业文明,她们的知识水平、见识、思考分析能力都在逐步得到提高,绝对不是那些在封建家庭里的通房大丫鬟所能比!

而元老院为了能改造基层社会,建立与工业化相匹配的社会治理结构,一向很注意未雨绸缪的构建先进的上层建筑,体现在法律上,就明确权利与义务。而生活秘书这种模糊化的社会定位,也就意味着在权利与义务上的模糊不清,这就给了任意侵害她们权利的机会。或许大家会说,女仆不就是元老个人的私有财产吗?需要什么权利?   那我打个比方,如果某个元老把另外一个元老的女仆强暴了呢?(他可以借口说我不知道这是元老的女仆)如果按照元老院的法律,这个元老只是对另一个元老的财产造成了损害,就像他故意打破了对方的玻璃窗一样,那么按照法律只要赔偿一些金钱就够了…………   (别给我说什么元老们有大把女人可选,不会鬼畜到这种程度,法律就是用来维护最低限度的道德的,法律威慑的往往都是那些小概率事件,当大街上天天都在砍人的时候,也就不需要法律了)

女仆们可能搞不懂元老院复杂的法律体系,也不理解权利与义务关系的深刻内涵,但她们作为这个时空里“最先进的女性”(除开女元老),作为了解元老院日常运作的人,她们能够看出自己的身份定位在元老院的体系下是很尴尬和微妙的,而侵害她们权利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裔凡同志抛弃女仆类似的事,在现实当中肯定不止一例了,而元老跟其他土著女子结婚,那更是另一种更大的隐患),而维护自己的权利是人的本能。既然她们是元老院的女人,那么她们就只能采取符合元老院统治下的工业社会价值标准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争取法律地位!

并且在获得这个地位之前,尽量屏蔽那些可能阻止自己获得这个地位的因素。

在我之后的情节设定中,我有这样的规划,请大家共同探讨:

第一,女仆,特别是初代目的女仆,除了女元老外,她们是目前最了解元老院的女人(废话,自己的男人就是元老),同样的遭难经历、同学经历、又同为元老的女人,她们应该会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小群体,而对目前自己身份地位的困惑,已经在平时的相互交流中上升成了集体意志,会尽可能的采取枕边风这种最有效,也最隐蔽,最无公害的方式来争取自己的正式地位,比如请求元老给办公厅提提建议,在元老院议会上发个提案什么的。而大多数元老与女仆朝夕相处+肉体关系+诞下后代,肯定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况且大多数元老们都是在旧时空了接受了人权观念的宅男们,他们想建人种博物馆不假,但肯定做不到像封建士绅老爷那样把枕边人当玩物和商品,他们对从法律角度,对自己伴侣给予有尊严的地位和权利,应该是很支持的。比如同人里这位,就支持女王的相关提案。——请注意,虽然方式很粗陋,也很前现代,但初代女仆们确实是在为自己争取法律地位了,这是他们跟封建社会妇女最不一样的对方!

第二,初代女仆们在未拿到正式法律地位时,对新出现的威胁——新女仆和土著妻子,要采取截然不同的方式应对,土著妻子是法律意义上的配偶,何况数量尚只有个别,这个只有消极应对了,等自己有了身份那一天再说。而对于跟自己同样没有正式地位的新女仆,初代女仆们作为一个相对更强势的群体,形成了一套既定的策略,在元老没有正式选中她之前,让对方对自己屈服,承认自己强势地位,以后有了正式身份,才好名正言顺的坐上“大妇”的位子。在我的情节设定中,这种初代女仆集体威吓新女仆的桥段,应该是一件上演了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这次一边太焦躁,一边太倔强,玩脱了,失手杀了人(请注意是失手,不是蓄意) ——从这一点来说,一方面她们还是女人,性别差异决定了她们会采用这种比较情绪化的手段;另一方面,在元老院空前强势,她们对元老有强烈依附性的前提下,她们作为“新女性”的角色是很初级、很不彻底、很不完全的,再加上旧时代带给她们的封建思想遗存依然强烈,所以他们这种宫斗式的争宠,依然是维护自己利益的重要方式之一,这很符合临高目前这些“新女性”在工业化雏形期的角色,历史已经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新的天空,她们看到了透出光亮,但身体还未走出那个旧舍。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46:56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9-9 17:30

我觉得不让新女仆进门是不可能的,女仆们唯一可作的其实只是排序。在大妇不确定的情况下,谁来做事实上的大 ...

农业人民委员同志这建议好, 我修改了一下, 初代女仆只是去集体恫吓新女仆,希望取得强势地位,而不是要逼退她们。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50:04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9 18:10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 ...

请参看我的长回复, 500 废是去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化社会,而不是回去当封建士绅老爷, 我们可以搞人种博物馆,但元老的女人不能没有法律定位、社会定位。


lmx1982 于 2014-9-10 10:06:05 发表了: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10 00:50

请参看我的长回复, 500 废是去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化社会,而不是回去当封建士绅老爷, 我们可以搞人种博物 ...

女仆的法律定义很清楚啊,就是个小妾而已。元老只要有钱有能力,可以想纳多少妾就纳多少,完全不用考虑女仆的意见。

事实上没有你说的所谓原配生活秘书这种定位吧?

还有你同人里把女仆学校的管理写的也太混乱了吧,女仆学校不是军事化管理么?学校怎么可能允许学员随便出校?

真要有人凭关系可以看上哪个女仆就能弄到手那摇号还有什么意义,假设当年分女仆摇号的时候有人作弊被曝光,元老院里绝对是要闹翻天的。这可是高压线,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传出去女仆学校的领导绝对一撸到底永世不得翻身了。


lmx1982 于 2014-9-10 10:12:4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lmx1982 于 2014-9-10 10:37 编辑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10 00:29

是的,如果是在原时空的 17 世纪,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请各位注意,当 500 废带着工业文明来到这个 ...

正文里看不出女仆们有什么现代女性的意识,女仆们见到元老哪个不是诚惶诚恐但凭主人发落的样子。怎么会突然一个个都有了女权意识。

说白了都是一群古代的村姑,到女仆学校学了点生活技能认了几个字而已,女仆学校可不会教她们人生意义生活理想心灵鸡汤这些,反之倒是天天灌输服从元老,元老多伟大,元老是恩人这些东西。

至于说接触元老和临高社会就能产生现代女性意识,我觉得没有什么关系。

接触元老多了,恐怕更多产生的是崇拜和畏惧心理。

而且无论是元老还是土著社会,都觉得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这样的环境如何能产生现代女性意识?

总不能说女仆看到临高的钢铁厂和大铁船,就产生了女权意识吧?

绝大部分元老也没什么兴趣和意愿来培育一个临时床伴这种意识,培育床上功夫倒挺愿意的。

女权意识是要有独立经济能力为基础的,一帮寄人篱下的女仆,是消费不起这么奢侈的东西的。


de9000 于 2014-9-10 10:44:14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10 10:12

正文里看不出女仆们有什么现代女性的意识,女仆们见到元老哪个不是诚惶诚恐但凭主人发落的样子。怎么会 ...

天天和元老们在一起,几年了还没有一点现代思想那才是怪事吧。何况女人八婆也是天性,大家还是集中居住,女仆们谁学到点新东西不会传播?

甭说现代女性,就是真正的明清时代,小妾、通房为争取大妇权利的事也是不绝于书,想想看饱暖思淫欲,当她们发现自己再也离不开现在生活时,她们会怎么样争取恩宠呢


de9000 于 2014-9-10 10:45:24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10 10:06

女仆的法律定义很清楚啊,就是个小妾而已。元老只要有钱有能力,可以想纳多少妾就纳多少,完全不用考虑女 ...

哈哈,这事很正常,元老们现在都分散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


de9000 于 2014-9-10 10:47:07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4-9-9 19:13

说得对,临高是 17 世纪啊,这个时代明国的大户人家,别说小妾,通房丫头,一些没名没分的女仆都不少,同人 ...

你想的太理智,而有危机感的女人就一定会那么理智吗?

三从四德的教育搞了上千年,可翻翻各种书籍,女人出的娃落子还少了?


lmx1982 于 2014-9-10 11:23:48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9-10 10:44

天天和元老们在一起,几年了还没有一点现代思想那才是怪事吧。何况女人八婆也是天性,大家还是集中居住 ...

你说的那是宫斗,和现代女权思想是两码事。

争风吃醋很正常,那都是进了门以后各种阴谋手段,哪有元老刚看上某个女的,原来的秘书就带人过去一顿乱打的。打完了不还是得娶进门?你打一顿人家就怕你了?元老会坐视你用武力对付自己的新欢?

如果原来的秘书有什么背景势力,让元老敢怒不敢言也就算了,可是一个生死都掌握在元老手里的女仆,这么做就真的是作死了。


de9000 于 2014-9-10 11:26:46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10 11:23

你说的那是宫斗,和现代女权思想是两码事。

争风吃醋很正常,那都是进了门以后各种阴谋手段,哪有元老刚 ...

在社会上,人要认清自己定位很难的。

宫斗就是对自己本身地位的争取,要再加上现代思想,那就更有趣了,不然起点女频怎么那么好卖啊。

儒林外史里都有小妾争大妇的情节尼


lmx1982 于 2014-9-10 11:27:53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9-10 10:45

哈哈,这事很正常,元老们现在都分散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

在女仆上徇私舞弊这种事,代价太大了,学校领导会拿自己前途看玩笑么?开这个玩笑有什么好处?

而且这种事连学校里的女仆全都知道了,以后分配出去,你能指望这些女仆们守口如瓶?将来 100%会曝光的。学校领导们疯了才会拿自己前途做人情。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9-10 11:29:37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9 18:10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 ...

元老很确定的是一夫一妻制

参见外派元老在外娶妻 这个妻子的法律地位在临高也是承认的    不能再另娶了

其他都只是妾和通房


lmx1982 于 2014-9-10 11:31:48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9-10 11:29

元老很确定的是一夫一妻制

参见外派元老在外娶妻 这个妻子的法律地位在临高也是承认的    不能再另娶了

...

你说的那是一夫一妻多妾制。。。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8 18:24:0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27 04:25 编辑 9 月 27 日续了一个同人,在 45 楼,是根据吹牛新更的一章接着续写的,看吹牛大大和各位觉得我这个思路怎么样?----------------------------------------------我是分割线-------------------------------------------------------------------------------------------------刚才在其他贴里对女仆事件的发展提供了自己的一点建议,吹牛也在贴吧说了,这个事件是个开放式的结局,目前情节发展无定论,那我就来拍砖引玉,我觉得还是女仆之间争宠比较合理,情节可以如下:某元老原来的女仆等级不高,各方面素质很一般,但是陪着元老渡过了最初比较艰难的那段时间,随着新的高等级女仆的涌入,某元老开始准备扩大自己的后宫,物色新的目标,然后看上林小雅了,而林小雅也迫不及待的想马上上位,于是就在还未被元老认领的情况下,就先睡到某元老床上了,至于怎么认识,怎么进的百仞城,这都是很好写的情节。

不巧时间一长,这事被原来的女仆发现了,而原女仆这时正好已经怀孕了(怀孕期的女人都比较敏感,何况这会影响到自己孩子以后的前程),于是情急之下,又觉得有肚子里的小元老护体,仗着原配生活秘书的地位,带着大妇教训小妾的心理,约了几个相熟的元老女仆(其他元老女仆也面临着同样的威胁,感同身受),想先给林小雅上上眼药,不过没想到林小雅也是个倔强的人,当仁不让,于是双方起了争执,最终失手杀了人。(我觉得还是不要搞成蓄意杀人的比较好,这样不太符合实际情况,也不好控制情节)

至于怎么处理嘛,我投了终身监禁,一是杀人未必要判死刑;二是假定是非蓄意杀人;三是牵扯到的元老女仆太多,处理起来牵扯太重;四是元老最早的女仆们都是陪着元老渡过了早期艰苦时期的伴侣,元老会念旧,元老院必须考虑元老个人的感受;五是这本身就是众元老想搞人种博物馆带来的副作用,恐怕以后会继续发生类似的事情,一开始就把事情判死了,就没回旋余地了。    你说要是以后文总的女仆搞出这样的事了,文总又顾念旧情,有了这个判例,你要把法务庭的诸君难为死吗??!这个事件的真实情况可以这样来设计情节, 至于各方面势力想借由这个事件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更外延的情节。   吹牛君可以把这个核心情节定下来,一层一层的外延出去,这样方便情节发展,避免前后矛盾。

对于小说里的 500 废来说,真相确实不重要,不过对于创作者来说,真相还是比较重要的。另,我文笔不好,大家见谅,有兴趣的话,可以帮我把同人的文字润润色。至于这次会处于风暴眼中的元老,我干脆就把角色认领了吧,估计也没人有兴趣跟我争这个不讨好的角色。————————————————我是角色设定的分割线——————————————————————————————————姓名:杨欣武,重庆人,穿越时年龄 27,目前年龄 32,穿越前从事过的工作:教师、银行会计柜员、银行会计管理、公司信贷客户经理。穿越的原因一是享受重建一个新世界的伟大过程;二是因为穿越前,贪图客户给的回扣,经办了一笔金额上亿的钢贸贷款,结果客户挪用了资金,最终造成资金链断裂,贷款逾期,甚至还面临法律责任,事业前途尽毁,干脆穿了吧。

由于比较宅,且认为元老院的未来在于培养大量层干部,以实现对旧的封建社会的改造。所以没有进入军事系统,又拒绝了德隆银行的任命,组织部考虑到我有三流高等职业学校任教的经历,所以被发配到芳草地,从事教师这一很有“前途”的事业,每天除了教学任务,就是跟李主任、袁主任一起打望女学生。也因为任教经历,跟女仆学校的学生,比较方便见面,结果认识了林小雅,顿时被这个比较符合现代人审美标准的女仆学员吸引了,林小雅是个很聪明的女生,梦想当上“元老夫人”,也就顺水推舟,很快滚了床单。

至于原配女仆,是当年直接分配的女仆,广东难民,等级不高,相貌欠佳,不过胸比较大,于是取了个很恶俗的名字:“杨继红”。她满足了杨元老当年无法释放的精力,尽心尽力的照顾了杨元老,目前处于怀孕状态。 杨元老是个很念旧情的人,她原本就很感念这个“糟糠之妻”陪他度过的早先比较艰苦的时期,觉得以后不管找多少女人都不能动摇她的“大妇”地位,再高都只能是“平妻”,而且还积极的相应了杜雯等人提出的妇女权益方面的提案,认为应该立法确定原配生活秘书们的法律地位,把她们的法律地位提高到配偶的高度……(好吧,程元老,看看有没有能让你利用到的地方)————————————————我是同人的分割线————————————————————————————————————杨欣武这两天心里总被焦虑、恐惧、悲伤的情绪不断折腾着,这种情绪从李富贵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告诉他林小雅的死讯时就开始了。作为李富贵和袁子光的亲密“基友”,他们两个是除了女仆学校的土著管理员之外,唯二知道他跟林小雅亲密关系的人,至少他自己认为只有这两个人知道。杨元老毕业于一所二流地方工商大学的金融学专业,毕业后先在一所不入流的高等职业学校教了几天书,然后考研不成,就应聘到了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工作,经历了从柜员到会计主管的工作历程,后来跳槽到了一家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搞起了公司信贷业务,事业逐渐走上正轨,有了门当户对的女朋友,也在讨论未来的婚嫁问题了。可只有杨元老自己知道,他内心里一直对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不甚满意,但又找不到改变人生轨迹的途径,只有在 SC 上的架空区,跟着一帮人 YY,某一天看到关于群穿的帖子后,他开始也当成了生存游戏之类的,不过看着这帮人煞有介事的宣传,他也禁不住产生了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请了年假去广东,准备围观一下脑残,结果当文总把虫洞展示出来后,杨元老当场死机了,反应过来后,先是吓得跟一些意志不坚定者打了退堂鼓,但在回程的飞机上,虫洞打开后的情景,一直挥之不去,他发现潜意识里一直期盼的新世界、新人生逐渐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不过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杨元老摇摆了,一下飞机,他就收到一个噩耗,之前贪图客户给的高额回扣,他操作了一笔金额上亿的钢贸贷款,结果客户挪用了资金去湖北神农架搞一个劳什子旅游地产项目,资金链断裂,贷款逾期了,他甚至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事业前途尽毁,这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杨元老赶紧买了收益人为父母的高额保险,写了一封离别信,准备群穿之前发出去,然后就收拾停当,又一飞机飞到广东去投文总和马公了。杨元老虽然对军事比较感兴趣,但只限于爱好者水平,既不精通也没兴趣在军事系统发展;虽然是个“工业党”,支持马督公,却又是个废材文科生,工业口根本没他插足之地;在民政系统,刚开始时又没他的对口专业,于是当了很长时间的“基本劳动力”、“闲散元老”,临高成立德隆银行时,明朗看到他有银行的会计管理工作经验,原本准备任命他去负责德隆的核算工作,杨元老死活不干,让明朗很没面子。结果当时芳草地因为张智翔的严格管理,逼走了一批贪图安逸,又想泡女学生的元老教师,正好闹“教师荒”,组织处就以他有学校任教的经验,一直调令,把他塞到了芳草地,这次杨元老却欣然上任了。杨元老认为元老院肩负着给这个世界带来新秩序的历史使命,而要改变这个世界,500 废一是要做到尽可能的扩大工业化的规模;二是要提供足够的能够管理这个工业社会的基层管理人员,并建立从中选拔出高层管理者的制度。扩大工业规模是理工科元老们的工作,至于他能做的就是尽快的调教……哦,不……培养出能够胜任的大量基层人才。现在第一个工作似乎比较顺利,但第二个工作,一些元老根本没看到其重要性,那些动不动就要大陆攻略,要占城略地的人,就没有想一想,占据了大陆的广阔领土,我们交给谁去管理? 能支撑大炮和米尼步枪说话的,是将来从芳草地走出去的一个个年轻人率领的地方接收工作组!!!    目前的局势,决定了必须要有人投入到默默无闻的培育人才的工作上!到芳草地去,正中杨元老下怀!杨元老很快适应了芳草地的工作节奏,元老教师里,杨欣武跟李富贵、袁子光成为了“基友”,跟袁子光是同病相怜,都是犯了事跑路来临高的,跟李富贵则是理念比较相同。三个人时常组成临时性的“学生精神文明建设恳谈小组”,与学生进行面对面的思想交流,保证广大学生沿着建设元老院统领下的伟大国家的总路线而奋勇前进!只是张智翔校长多次在元老教务工作会上对三人小组提出了批评,认为他们过多的关注了女学生的思想动态……虽然三人不是没起过打猫心肠,不过他们还是有底线和节操的,一般的元老打女学生的主意,无所谓,他们这么干,就有监守自盗之嫌了,为了避免成为风暴眼的中心,三人只有咽下口水,继续矜矜业业的做着女学生的思想工作。

但女仆就不一样了……(未完待继)


没钱别买棉花糖 于 2014-9-8 21:54:54 发表了:

杨继红是什么梗?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8 22:10:32 发表了:

想法很有意思,LZ 应该坚持写下去,没准就被吹牛的收了。。。

不过如果真是女仆杀人,那肯定要严惩,此风不可长,不然以后元老家属的安全可就真的没保障了。。。司法严苛虽然不近人情,但是却是社会安定的重要保证。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8 22:22:03 发表了:

没钱别买棉花糖 发表于 2014-9-8 21:54 杨继红是什么梗?

大史记,杨继红波波娃,兄弟 85 后?


没钱别买棉花糖 于 2014-9-8 23:22:07 发表了: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8 22:22

大史记,杨继红波波娃,兄弟 85 后?

90 后。。。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9 00:01:5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9 00:15 编辑

作为最终会提供给元老的女仆,大家在获得女仆的机会上至少是貌似平等的,就看谁更能走途径了。虽然女仆学校实行严格的管理,外界很少能接触到,但那只限于土著居民。女仆学校的校长董薇薇,兼着社会工作部的工作,平时基本只负责教授女仆学员健身课,确定大政方针,原本日常管理由一名男元老负责,但随着土著管理人员的成熟,为了把珍贵的元老人力用在刀刃上,那位男元老调离了女仆学校,据说那位元老助理离职时,带着依依惜别的深情,与女仆学员们一一道别。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其他元老,有人还要在元老院议会弹劾当年签发这个任命的人,差点让涵养一向很好的萧子山掀了桌子。

这件事情之后,加上原来的女仆已经让众元老有点腻歪了,从江浙、山东到来的大陆新的优质女仆进入女仆学校,心猿意马的元老们就开始借着各种理由,经常视察女仆学校的工作了。元老们卵足了劲,避免在物色女仆方面输在了起跑线上,往往一些条件很好的女仆,还没正式完成学业前,就给元老相中了,久而久之,连女仆学员也心领神会,一有元老视察,立马倾尽全力表现自己,期望能跟某个元老王八对上绿豆。甚至逐渐形成了女仆学校内部的传统,很多女仆还总结出了一套吸引元老的技巧,新的女仆一进来就会在卧谈会上被言传身教。甚至发展到最后,一些未结业的女仆,就提前跟元老滚床单了,以期先把名分定下来。办公厅倒是收到过一些人投诉这个现象,主要是没机会经常跟女仆亲善的外派元老,但是考虑到目前女仆学校学员的绝对数量已经较大,不存在外派元老选不到满意人选的问题,为了两头不得罪,办公厅采用的是向外派元老发女仆资料,以及举办回来述职的外派元老跟女仆学员联谊会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但几乎没人去关注还有一个群体会被这些还未上位的女仆深深的得罪——原配生活秘书们。

杨欣武也有自己的生活秘书,那是当年张信从广东弄来的第一批女仆,杨元老随便抽了个号,结果抽中个 C 级。第一眼看到女仆的脸和身高时,让他非常失望,再一眼看到女仆的胸部,肾上腺素立马就开始分泌了,那对在 17 世纪前半叶的中国南方极少见的豪乳,让许久没碰过女人的杨元老当场举枪致敬!尼玛,这么好个豪乳妹子,怎么才评个 C 级,萧厅长你是看走眼了吧,让我捡个便宜! 至于相貌嘛,对饥渴久了的宅男来说,那根本不叫事,反正当时临高的晚上都限电,关了灯不都一样,只剩听觉和触觉了……为了向旧时空的某部著名恶搞短片致敬,他给女仆取了名字叫“杨继红”。

继红跟大多数女仆一样,都是苦出身,在完全处于一种生存本能的驱使下活了十几年,但仍然无法逃脱天灾人祸的侵袭,他跟着自己的父母、哥哥和妹妹一路逃难,在达到广州之前,母亲病逝,妹妹走失,父亲和哥哥为了凑点活命钱,只有把她卖给了人牙,最后又稀里糊涂的被广州站收容了(她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托了她的豪乳的福,孙可成掌柜知道澳洲人喜欢胸大的姑娘)。到了临高,她发现生活居然还有另外一种方式,一种她原来想都无法想象的方式,在女仆学校不但衣食无忧虑,而且还教他们识字,各种生活技能(其实就是家政培训),虽然她不知道那些健美课有什么作用,但培训她的董元老告诉她们只有健美课成绩好,才容易被首长们选中后,她和姐妹们立刻认真的学了起来。最后和很多姐妹一样,她也如愿的正式成为了元老的生活秘书。与杨元老的生活很和谐,原先在女仆印象中的首长们,都跟大明的缙绅老爷们一样,家规极严,也不好相与,自己只有永远低眉顺眼的份,但继红发现杨元老脾气很好,也没那么多规矩,虽然首长很享受她的伺候,但也会对她嘘寒问暖,没事的时候也还给她补充一下文化知识,跟她唠唠嗑。只是杨元老每每在跟她亲热,老喜欢让她穿上一些奇怪的衣服,摆出一些奇怪的姿势,让她很不好意思,以为首长有什么怪癖。但当她听到其他女仆姐妹们也遇到同样的情况时,立刻就明白了,大概这就是澳洲的床笫风俗吧,既然跟了首长,也就只有好好的随俗了,再说了这样跟首长做多了,还觉得挺刺激的……

安逸的生活、和蔼的首长(老爷),自己以后还会给他生个一儿半女,也会成为元老,继红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前世积了大德,能让她今世在临高享受这种生活!实际上,这不光是继红一个人的感受,她很多同期的首批女仆姐妹都有觉得恍若隔世,在成为女仆后的一段时间里,她们非常满足,认为这种生活肯定会平静的继续下去,即便是首长以后再找其他女人又怎么样?我们是原配,是正妻,进了这个家门,除了首长,还得听我们的!

但这种微妙的心理平衡,不久以后就被打破了。

按照女仆学校的要求,女仆们至少都拿到了丙种文凭,而她们的伴侣是元老,很多人还直接协助元老工作。拿到文凭代表他们已经具备了继续学习的能力,与元老朝夕相处,接触这个时空最先进的执政团体的各种讯息,让女仆们的知识水平、社会见闻、情趣修养、分析能力都逐步得到提高,当她们脱离了原来那种只知道生存的状态,开始以自己的眼光来认识这个世界时,我们的女仆们,特别是那些比较聪慧的人,立刻发现了她们的地位并不稳固!她们发现在元老院的社会体系里,她们在法律意义上只是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而并不是元老的妻子!甚至连妾都不是!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他们,比如契卡的裔凡就直接把原来的女仆踢到办公室去了,当他的女仆哭哭啼啼的向同期的女仆姐妹们控诉那个“狐狸精”的时候,这种恐慌立刻像瘟疫一样传染开来。而当勋素济、吴南海等元老和土著女子举办盛大的婚礼时,这种恐慌更是被提升到了一种新的高度:原来元老也是可以娶妻的!如果首长们取了老婆,那我是什么?一个新的女仆都可以让我滚蛋,那首长有了老婆,我会怎么样?而对于那些已经怀孕或生了孩子的女仆来说,这还触及到一个更让他们无法释怀的话题:我的孩子是什么?我的孩子会怎样?(未完待继)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9 00:03:25 发表了:

没钱别买棉花糖 发表于 2014-9-8 23:22

90 后。。。

果然,这个梗一般 70 后和 80 后比较了解,   你可以去网上搜搜《大史记——分家在十月》


hjjdark 于 2014-9-9 15:12:32 发表了: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8 22:22

大史记,杨继红波波娃,兄弟 85 后?

杨继红,大波波,还有一个娃。


雷牙 于 2014-9-9 16:07:32 发表了:

6 楼写的很好,把女仆心理分析的很好


南海 于 2014-9-9 17:30:21 发表了:

我觉得不让新女仆进门是不可能的,女仆们唯一可作的其实只是排序。在大妇不确定的情况下,谁来做事实上的大妇?即谁来做家里管理女仆的女仆,哪怕只是代管的。袁大头家据说就是曾经是上海青倌人的二姨太管家,为了管教家庭还把曾经是朝鲜公主的四姨太打瘸了


番茄鸡蛋 于 2014-9-9 17:43:03 发表了:

6 楼写的真好。


番茄鸡蛋 于 2014-9-9 17:45:47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9-9 17:30

我觉得不让新女仆进门是不可能的,女仆们唯一可作的其实只是排序。在大妇不确定的情况下,谁来做事实上的大 ...

不是新女仆的问题,问题是对女仆们的地位没有临高的新体制里没有任何规定 --- 连旧体制里的“妾”、“通房丫头”都算不上。


lmx1982 于 2014-9-9 18:04:03 发表了:

番茄鸡蛋 发表于 2014-9-9 17:45

不是新女仆的问题,问题是对女仆们的地位没有临高的新体制里没有任何规定 --- 连旧体制里的“妾”、“通 ...

我也觉得这种情节说不通啊,女仆去教训元老的新欢,教训了有什么用?这又不是自由恋爱,只要元老看上了,新欢们就算不愿意也得过去伺候。教训新欢什么的完全没意义啊。

再者,元老们肯定不会只满足一个女人的,就算教训了这个新欢,元老还是要找别的女人的。

总之,楼主设想的教训新欢什么的只可能在自由恋爱的前提下才会发生,可是元老们显然不会吃这一套的。


lmx1982 于 2014-9-9 18:10:35 发表了: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来了大妇她们还是一样的,用不着担心被抛弃吧?除非娶了个女元老,还得是乌云花那种。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9 19:13:58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9 18:10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 ...

说得对,临高是 17 世纪啊,这个时代明国的大户人家,别说小妾,通房丫头,一些没名没分的女仆都不少,同人里这个元老的第一个女仆纠结于没个名分的问题,说句实在的,真为了能有个名分保证地位讨好元老,估计她主动帮着把那个林什么送元老的床的可能性远大于她去搞谋杀,一个通情达理的大妇角色,远比排除异己的狠毒妇人角色,更能在男人面前加分,再加上孩子作为保障,就算混不上原配,混个大姨太太也不难,而且表现得好,有管理能力的话,加上元老念旧和孩子做底气,没准还是个管家的姨太太,教训新欢到弄死人实在是没必要。。。。。


南海 于 2014-9-9 20:13:56 发表了:

番茄鸡蛋 发表于 2014-9-9 17:45

不是新女仆的问题,问题是对女仆们的地位没有临高的新体制里没有任何规定 --- 连旧体制里的“妾”、“通 ...

在 17 世纪女人木有地位不是正常情况么?

女仆也就是个通房丫鬟,但地位稍微高些,至少现在还没哪个元老把自己的女仆赏给某个忠心可靠的干部嘛。

生了孩子一样可以送的,按当时规则,孩子们只有一个母亲,就是正房夫人


小白之友 于 2014-9-9 20:45:25 发表了:

要从法理上说,临高的生活秘书的确是没有配偶身份的,不管是正妻、小妾还是别得什么。

她们实际上是属于办公厅的奴隶,分配给元老作为“生活服务”用。

这个生活服务含糊其辞,包罗万象,不具备任何确认民事关系的作用。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29:2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41 编辑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4-9-9 19:13

说得对,临高是 17 世纪啊,这个时代明国的大户人家,别说小妾,通房丫头,一些没名没分的女仆都不少,同人 ...

是的,如果是在原时空的 17 世纪,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请各位注意,当 500 废带着工业文明来到这个时空后,历史发展脉络就跟旧时空不一样了。500 废要建立工业化社会,会从根本上改变小说里那个时空的历史进程,最终会建立一个与工业社会相匹配的新的世界秩序。随之而来的也就必须建立与工业化社会相匹配的普世精神文明,而首先接受这些工业社会精神文明的人,也就必然是 500 废一手一脚调教出来的归化民,包括女仆们!

在近代工业社会的发展历史上,每一次工业革命,都极大的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在女性权利方面,就是大大的提升了她们的社会地位。虽然目前元老院的统治还局限在海南一隅,暂时不能对世界大势进行根本性的影响,但这是迟早的事情,元老院目前在海南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这个未来的新世界做准备,其实目前的元老院直接统治区域里,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小而全的工业社会雏形,大量接受了教育和培训的归化民、开明土著、女仆们,是这个工业社会的新生代,他们这个群体应该已经诞生出了一种暂时看来还比较粗糙的工业社会意识。单就女仆来讲,按照之前的规定,至少要拿到丙种文凭,也就是认识 500 以上常用字,实际上在元老的调教下,大多数人都拿到了更高的文凭,这在小说和同人里都有体现,而她们作为元老的生活和工作伴侣,接触的是这个时空里最先进的工业文明,她们的知识水平、见识、思考分析能力都在逐步得到提高,绝对不是那些在封建家庭里的通房大丫鬟所能比!

而元老院为了能改造基层社会,建立与工业化相匹配的社会治理结构,一向很注意未雨绸缪的构建先进的上层建筑,体现在法律上,就明确权利与义务。而生活秘书这种模糊化的社会定位,也就意味着在权利与义务上的模糊不清,这就给了任意侵害她们权利的机会。或许大家会说,女仆不就是元老个人的私有财产吗?需要什么权利?   那我打个比方,如果某个元老把另外一个元老的女仆强暴了呢?(他可以借口说我不知道这是元老的女仆)如果按照元老院的法律,这个元老只是对另一个元老的财产造成了损害,就像他故意打破了对方的玻璃窗一样,那么按照法律只要赔偿一些金钱就够了…………   (别给我说什么元老们有大把女人可选,不会鬼畜到这种程度,法律就是用来维护最低限度的道德的,法律威慑的往往都是那些小概率事件,当大街上天天都在砍人的时候,也就不需要法律了)

女仆们可能搞不懂元老院复杂的法律体系,也不理解权利与义务关系的深刻内涵,但她们作为这个时空里“最先进的女性”(除开女元老),作为了解元老院日常运作的人,她们能够看出自己的身份定位在元老院的体系下是很尴尬和微妙的,而侵害她们权利的情况已经发生了(裔凡同志抛弃女仆类似的事,在现实当中肯定不止一例了,而元老跟其他土著女子结婚,那更是另一种更大的隐患),而维护自己的权利是人的本能。既然她们是元老院的女人,那么她们就只能采取符合元老院统治下的工业社会价值标准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争取法律地位!

并且在获得这个地位之前,尽量屏蔽那些可能阻止自己获得这个地位的因素。

在我之后的情节设定中,我有这样的规划,请大家共同探讨:

第一,女仆,特别是初代目的女仆,除了女元老外,她们是目前最了解元老院的女人(废话,自己的男人就是元老),同样的遭难经历、同学经历、又同为元老的女人,她们应该会自然的形成了一个小群体,而对目前自己身份地位的困惑,已经在平时的相互交流中上升成了集体意志,会尽可能的采取枕边风这种最有效,也最隐蔽,最无公害的方式来争取自己的正式地位,比如请求元老给办公厅提提建议,在元老院议会上发个提案什么的。而大多数元老与女仆朝夕相处+肉体关系+诞下后代,肯定已经产生了很深的感情,况且大多数元老们都是在旧时空了接受了人权观念的宅男们,他们想建人种博物馆不假,但肯定做不到像封建士绅老爷那样把枕边人当玩物和商品,他们对从法律角度,对自己伴侣给予有尊严的地位和权利,应该是很支持的。比如同人里这位,就支持女王的相关提案。——请注意,虽然方式很粗陋,也很前现代,但初代女仆们确实是在为自己争取法律地位了,这是他们跟封建社会妇女最不一样的对方!

第二,初代女仆们在未拿到正式法律地位时,对新出现的威胁——新女仆和土著妻子,要采取截然不同的方式应对,土著妻子是法律意义上的配偶,何况数量尚只有个别,这个只有消极应对了,等自己有了身份那一天再说。而对于跟自己同样没有正式地位的新女仆,初代女仆们作为一个相对更强势的群体,形成了一套既定的策略,在元老没有正式选中她之前,让对方对自己屈服,承认自己强势地位,以后有了正式身份,才好名正言顺的坐上“大妇”的位子。在我的情节设定中,这种初代女仆集体威吓新女仆的桥段,应该是一件上演了有一段时间了,只不过这次一边太焦躁,一边太倔强,玩脱了,失手杀了人(请注意是失手,不是蓄意) ——从这一点来说,一方面她们还是女人,性别差异决定了她们会采用这种比较情绪化的手段;另一方面,在元老院空前强势,她们对元老有强烈依附性的前提下,她们作为“新女性”的角色是很初级、很不彻底、很不完全的,再加上旧时代带给她们的封建思想遗存依然强烈,所以他们这种宫斗式的争宠,依然是维护自己利益的重要方式之一,这很符合临高目前这些“新女性”在工业化雏形期的角色,历史已经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新的天空,她们看到了透出光亮,但身体还未走出那个旧舍。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46:56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9-9 17:30

我觉得不让新女仆进门是不可能的,女仆们唯一可作的其实只是排序。在大妇不确定的情况下,谁来做事实上的大 ...

农业人民委员同志这建议好, 我修改了一下, 初代女仆只是去集体恫吓新女仆,希望取得强势地位,而不是要逼退她们。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9-10 00:50:04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9 18:10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 ...

请参看我的长回复, 500 废是去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化社会,而不是回去当封建士绅老爷, 我们可以搞人种博物馆,但元老的女人不能没有法律定位、社会定位。


lmx1982 于 2014-9-10 10:06:05 发表了: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10 00:50

请参看我的长回复, 500 废是去建设一个新的工业化社会,而不是回去当封建士绅老爷, 我们可以搞人种博物 ...

女仆的法律定义很清楚啊,就是个小妾而已。元老只要有钱有能力,可以想纳多少妾就纳多少,完全不用考虑女仆的意见。

事实上没有你说的所谓原配生活秘书这种定位吧?

还有你同人里把女仆学校的管理写的也太混乱了吧,女仆学校不是军事化管理么?学校怎么可能允许学员随便出校?

真要有人凭关系可以看上哪个女仆就能弄到手那摇号还有什么意义,假设当年分女仆摇号的时候有人作弊被曝光,元老院里绝对是要闹翻天的。这可是高压线,多少双眼睛都盯着呢,传出去女仆学校的领导绝对一撸到底永世不得翻身了。


lmx1982 于 2014-9-10 10:12:4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lmx1982 于 2014-9-10 10:37 编辑

沉默的狙击手 发表于 2014-9-10 00:29

是的,如果是在原时空的 17 世纪,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请各位注意,当 500 废带着工业文明来到这个 ...

正文里看不出女仆们有什么现代女性的意识,女仆们见到元老哪个不是诚惶诚恐但凭主人发落的样子。怎么会突然一个个都有了女权意识。

说白了都是一群古代的村姑,到女仆学校学了点生活技能认了几个字而已,女仆学校可不会教她们人生意义生活理想心灵鸡汤这些,反之倒是天天灌输服从元老,元老多伟大,元老是恩人这些东西。

至于说接触元老和临高社会就能产生现代女性意识,我觉得没有什么关系。

接触元老多了,恐怕更多产生的是崇拜和畏惧心理。

而且无论是元老还是土著社会,都觉得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这样的环境如何能产生现代女性意识?

总不能说女仆看到临高的钢铁厂和大铁船,就产生了女权意识吧?

绝大部分元老也没什么兴趣和意愿来培育一个临时床伴这种意识,培育床上功夫倒挺愿意的。

女权意识是要有独立经济能力为基础的,一帮寄人篱下的女仆,是消费不起这么奢侈的东西的。


de9000 于 2014-9-10 10:44:14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10 10:12

正文里看不出女仆们有什么现代女性的意识,女仆们见到元老哪个不是诚惶诚恐但凭主人发落的样子。怎么会 ...

天天和元老们在一起,几年了还没有一点现代思想那才是怪事吧。何况女人八婆也是天性,大家还是集中居住,女仆们谁学到点新东西不会传播?

甭说现代女性,就是真正的明清时代,小妾、通房为争取大妇权利的事也是不绝于书,想想看饱暖思淫欲,当她们发现自己再也离不开现在生活时,她们会怎么样争取恩宠呢


de9000 于 2014-9-10 10:45:24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10 10:06

女仆的法律定义很清楚啊,就是个小妾而已。元老只要有钱有能力,可以想纳多少妾就纳多少,完全不用考虑女 ...

哈哈,这事很正常,元老们现在都分散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


de9000 于 2014-9-10 10:47:07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4-9-9 19:13

说得对,临高是 17 世纪啊,这个时代明国的大户人家,别说小妾,通房丫头,一些没名没分的女仆都不少,同人 ...

你想的太理智,而有危机感的女人就一定会那么理智吗?

三从四德的教育搞了上千年,可翻翻各种书籍,女人出的娃落子还少了?


lmx1982 于 2014-9-10 11:23:48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9-10 10:44

天天和元老们在一起,几年了还没有一点现代思想那才是怪事吧。何况女人八婆也是天性,大家还是集中居住 ...

你说的那是宫斗,和现代女权思想是两码事。

争风吃醋很正常,那都是进了门以后各种阴谋手段,哪有元老刚看上某个女的,原来的秘书就带人过去一顿乱打的。打完了不还是得娶进门?你打一顿人家就怕你了?元老会坐视你用武力对付自己的新欢?

如果原来的秘书有什么背景势力,让元老敢怒不敢言也就算了,可是一个生死都掌握在元老手里的女仆,这么做就真的是作死了。


de9000 于 2014-9-10 11:26:46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10 11:23

你说的那是宫斗,和现代女权思想是两码事。

争风吃醋很正常,那都是进了门以后各种阴谋手段,哪有元老刚 ...

在社会上,人要认清自己定位很难的。

宫斗就是对自己本身地位的争取,要再加上现代思想,那就更有趣了,不然起点女频怎么那么好卖啊。

儒林外史里都有小妾争大妇的情节尼


lmx1982 于 2014-9-10 11:27:53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9-10 10:45

哈哈,这事很正常,元老们现在都分散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

在女仆上徇私舞弊这种事,代价太大了,学校领导会拿自己前途看玩笑么?开这个玩笑有什么好处?

而且这种事连学校里的女仆全都知道了,以后分配出去,你能指望这些女仆们守口如瓶?将来 100%会曝光的。学校领导们疯了才会拿自己前途做人情。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9-10 11:29:37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9-9 18:10

是为什么楼主说元老有了新欢可以随便抛弃她们?

元老院又不是一夫一妻制,本来生活秘书就是通房丫头的身份 ...

元老很确定的是一夫一妻制

参见外派元老在外娶妻 这个妻子的法律地位在临高也是承认的    不能再另娶了

其他都只是妾和通房


lmx1982 于 2014-9-10 11:31:48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9-10 11:29

元老很确定的是一夫一妻制

参见外派元老在外娶妻 这个妻子的法律地位在临高也是承认的    不能再另娶了

...

你说的那是一夫一妻多妾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