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制成建制圆老政变?

北朝旧贴 | 小穷 | 8/15/2020 | 共 3290 字 | 编辑本页

小穷 于 2014-9-8 02:49:0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小穷 于 2014-9-8 02:53 编辑

“人人平等,但是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更平等”,圆老至高无上的权利意味着体制内的土著对圆老毫无办法。

比方说现在执委会大院看门人都是土著了吧?假设有 30 名圆老强行冲进执委会,看门人如何处理?

如果一部分圆老发生政变,强力部门的土著可能在圆老领导下镇压政变么?(求婚的先例)

是的,我的意思是说,在目前情况下海军圆老被稀释了,特勤队圆老大多在外干黑活,但是陆军中的圆老还在临高。

假设青年军官俱乐部二十至三十名圆老发动政变,不管是人数上还是素质上在临高都占据绝对的优势,执委该如何反制?

如果发动政变的圆老只手持木棒之类的非致命性武器闯入执委会,执委,持相反政见圆老和酱油圆老有何应对手段?

码工-青年军官俱乐部-工业口部分死党,纠集起几十人毫无问题吧。

再加上早慢熊和码工关系不错。。。


netmousexhxh 于 2014-9-8 03:19:59 发表了:

某个倒霉蛋可以谈谈务农的感想


南海 于 2014-9-8 08:49:47 发表了:

三十个元老刚好能凑出一个大会议案。

元老只是不准杀,但是可以驾走啊。

如果元老开枪杀警卫,那就堆死人墙,给大楼里的元老留出撤退时间,然后调大部队围住。

如果元老失心疯了,就是杀人玩,我觉得需要十位以上元老现场做见证,做好证据保全,可以调动军队镇压,但依旧以俘虏元老为首要选择。

等结束了开元老大会演示过程


小穷 于 2014-9-8 10:59:04 发表了:

netmousexhxh 发表于 2014-9-8 03:19

某个倒霉蛋可以谈谈务农的感想

呵呵, 那次是文攻马守突然袭击。如果留给码工足够的策划时间就不一样了。现在形式变了,煤铁基本可以自给,粮食从越南泰国都能进口,银子直接从两广福建抢。

假设陆军在默许下暴走推动两广攻略,暴走中的受益方

码工,不用说了

陆军大大扩充,青年军官三级跳军衔追上海军, 其他陆军军官乐得旁观。

工业口,两广攻略可以掠夺大量人口,工业口吃饱。圆老们可以脱离一线,有了无限人力让规划民们折腾去吧。

农业口,同上

酱油圆老, 打到两广去,一人一个县长做做,发十个女学生偶不十个大姑娘。

文总/依法治国派的制衡力量

特侦队 4 个队,一个听领导的,香蕉随大流,还剩下俩,找机会支到山东就是了。

秘密警察,早慢熊可是和码工很熟

海军。。   一半以上在外面,等生米煮成熟饭难道他们还能炮打博铺? 文总是靠航海知识维持对海军影响力的,又没有多深厚人脉。

再说从长远看海军并没有吃亏

数来数去最后倒霉的只有文总,财金口和法学口而已,同志们去天地会发挥余热吧。


adol 于 2014-9-8 11:03:32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9-8 08:49

三十个元老刚好能凑出一个大会议案。

元老只是不准杀,但是可以驾走啊。

突然想到,如果某元老看某个政权机构不顺眼,为了报复社会,持枪杀了很多关键性的土著工作人员,造成整个机关瘫痪,这种影响恶劣的事怎么算?如果该元老身家富裕,不在乎赔钱的话,岂不是想杀多少杀多少?另外,就算该元老没钱,一次性已经杀了一二百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这时咋处理。


tgwtgw 于 2014-9-8 11:05:22 发表了:

能搞到这么多元老玩政变

说明这些元老的团体在现行元老院体制下能争取到的利益有限

而且元老院又缺乏对实权元老的制衡手段

最后不是元老院制度改革

就是临高政权罗马帝国化

当然现在这帮婆娘搞串联是绝对搞不到这地步的

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就是元老院实行雅典式民主


adol 于 2014-9-8 11:19:27 发表了:

其实,元老院应该不会斗争尖锐到这种地步,如果斗到了这种程度,其实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对政变发动者也是弊大于利,而当权派们为了防止出现破罐子破摔的元老群体,也会在很多事情上很有分寸,不会过分压制某一派别。总体来说肯定是斗而不破的。像第二次穿代会时马甲说的那样,大家再无帽子,本来也都已经是元老院的议员,完全可以在元老院内部进行议会斗争,没必要搞游行示威街头政治,更没必要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而在每一个元老的技能对穿越集团都不可或缺的形势下,即使少数派通过政变上了台,又怎么继续推动穿越大业的继续进行?人家其他元老们不用表面反对,给你出工不出力,岂不就得不偿失。


knifers 于 2014-9-8 13:16:37 发表了:

adol 发表于 2014-9-8 11:03

突然想到,如果某元老看某个政权机构不顺眼,为了报复社会,持枪杀了很多关键性的土著工作人员,造成整个 ...

这不就属于叛变了么。。即便不被处决,恐怕也是会被革除元老的行政权然后终身监禁吧。。既然都愿意放弃原时空来主动穿越了,难道愿望就只是这么爽一把然后再次失去一切么。。


小白之友 于 2014-9-8 17:37:18 发表了:

LZ 说得这是叛变。其他元老怎么会坐视不管呢?特别是陆海军,除非也卷入了,否则第一反应肯定是回来清君侧


OS0 于 2014-9-9 09:37:08 发表了:

圆老至高无上?部份而已

“把这份文件送交行动处,”他看了下手表,“我命令:一小时后对示范农庄南门外的文澜江整治工程段的土著人员进行突击检查。形迹可疑,未携带身份证或者不在劳工名册上的人员全部扣留。”

听到警哨声他怔了一下,几分钟之后就发觉自己被一群“黑乌鸦”包围了起来。

“什么事?”

“突击检查。首长!”为首的指导员敬了个礼,“请你出示证件。”

看门人例子,拦不拦得了得看双方人数

万里辉抬脚就进了政治处办公室。还没等站定,就听到有人在喊了:

“哪个分队的,怎么不签名登记报告就自己进来了?还有没有纪律性!”

说话的是个半大孩子。穿着件陆军制服,一脸严肃的望着他,手势很坚决的要请他出去。

“什么?!”万里辉差点把鼻子都气歪了——老子在农场里堆肥,在乡下冒着遭遇土匪的危险捞河泥、在田地里插秧,你们一个个在办公室里养尊处优,还闹起特权阶层的那套了。

“哎,哎,这位是首长——”魏爱文虽然不认识万里辉,但是知道此人是穿越众,眼看他面色不善,赶紧过来打圆场。

“首长也不行,政治部办公室非召请莫入,求见必须登记……”这小孩子倒是很有骨气,根本不把万里辉放在眼里。

政变的话,几十名圆老的往来多办会被政治保卫总局知晓

作为内保的头头之一午木对绝大部分元老都很熟悉读过他们的档案。赵曼熊当了第一副局长之后,命令不要再专门收集每个元老的动向。改为只接受各部门内的十人团成员提交本部门的报告。由于十人团的汇报原则是事无大小都应该汇报所以很多元老的事迹也就跟着一起汇报过来了。


小穷 于 2014-9-10 01:10:08 发表了:

OS0 发表于 2014-9-9 09:37

圆老至高无上?部份而已

你举的例子很好

1。 圆老服从指令时怎么都好说。 圆老要是执意不服从指令呢?

2。几十名圆老的往来多办会被政治保卫总局知晓, 但是,政治保卫总局的总头子是谁?早慢熊

码工如果想鱼死网破的话,很难说政治保卫总局会不会跟着站队

“可乐?你没和人赌这个吧?”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有惨痛的教训在前,谁还敢赌可乐?坐坐,喝茶?”马千瞩起身给他去倒水——作为干部的一个好处就是办公室里能有个热水瓶,虽然那铝壳热水瓶的岁数大约和马千瞩差不多大,上面还用红油漆涂了丰城轮三个字。

来人三十出头,四十不到,身宽体胖,行动看起来迟缓,实则动作灵活,相貌毫不出奇,属于一面之交是绝不会记得的人物(早慢熊)。

“你可是我这里的稀客,D 日之后就没见你来过。”

来人不动声色:“你是执委,我老来找你做什么,要避嫌。”

“拉倒吧,老实说:你这么避嫌有什么企图?”

"

邬德正啃着螃蟹,发现面前多了双脚,抬头一看,一个白白的胖子站在跟前,左手一个空饭盒,右手一个特大号不锈钢汤匙,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烤架上的螃蟹。

“好香啊!!!!!”见他抬头,胖子冒出一句话。

“怎么?来点吗?”虽然不知来者何人,但是同为穿越者,就是兄弟。

“好啊好啊!!!”胖子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把饭盒伸过来。

给胖子打上半个螃蟹,胖子接过饭盒,也不说话,埋头苦干起来。

“你也来凑热闹?”马千瞩似乎是认识来人,“诸彩老可是很不识抬举啊。”

胖子嘿嘿的笑了笑,舔了下嘴唇:“督公,你都说蹊跷了,还拿这个罩我,太见外了吧。”

“不过这次的确缴了不少诸彩老的东西,所以说有点蹊跷。”

“老一套。方怡和小郡主拿了吴三桂的刀剑去闯宫。”

“我也是这么想的。”马千瞩从包里抽出一份审讯记录,“这些俘虏,多数都是临时找来的,不是积年老匪。诸彩老吃过亏,多少知道我们的底细,他真要来打,绝不会搞这些菜鸟炮灰来。”

“海盗又不是官军,没习惯往刀枪上刻字号的。”胖子说。

“有人想挑拨离间。”邬德说。

“没错。”胖子继续啃着螃蟹,“谁想挑拨穿越集团和诸彩老的关系?刘香和郑一官都有可能,诸彩老和穿越集团大打出手,他们是受益者。”

“那会是谁?”马千瞩似乎很迷信这个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