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临高的两大政治山头兼谈这次的女仆坠楼案件

北朝旧贴 | adol | 8/15/2020 | 共 7576 字 | 编辑本页

adol 于 2014-9-7 17:51:06 发表了:

梳理一下两派政治山头,应该是文派和马派吧。原本第一次女仆革命以前,督公靠着对计划经济的深刻认识,在初期穿越集团力量薄弱时,通过掌握的计委权利,以及附属的对旧时空物资的事实控制,在临高政权内形成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力,一度主导陆军编训,控制百仞内外警备;而穿越发起人文总则有被架空的趋势。当时秋赋、丈田和人口普查相继完成,临高局势基本稳定。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督公的想法大概应该是穿越众继续勒紧裤腰带,大伙也别扯什么没用的政治,都做螺丝钉,全身心投入攀爬科技树。因此从 D 日到女仆革命,局面是马强文弱。

文总对此的应对还是很有政治家的敏锐性,首先抓住了三亚大区成立的机会,把穿越元老级人物(真·元老)、工农业万金油、没有专职岗位的亲密战友王工弄到了三亚大区当一把手,这个机会抓的准,顺势而为也颇有手腕,算是牛刀小试。

接下来女仆革命,不管文总是不是参与黑幕了,仅就事后的反应来看,不可谓不老练,又一次发挥了敏锐的特点,抓住了穿越众生活待遇和参政议政这两大诉求,还是顺势而为,在整个旧执委会的一场危机中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不仅督公放弃了对计委的直接控制,也从陆军去职了,独孤求婚被拿下,还斗而不破地敲打了督公如日中天的威望,提出了个人崇拜问题。(插一句,这个其实是督公路线的一个弱点,穿越众的“觉悟”还不如毛时代的中国人,督公一门心思勒紧裤腰带发展重工业,迟早会有这么一场)

试想如果督公不从陆军去职,马上来临的第二次反围剿胜利后,督公的威望肯定会上升到一个新的程度,到时候文总还有没有反击之力就不好说了。所以文总先是拉着执委会总辞,然后又就任女仆对策委员长,这就跳出了当时自己日益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临高的计划与发展”议题,以穿越众的福祉和权利为大帽子,把督公一直把持的“计划与发展”议题削弱,为穿越集团增加了女仆,或者推而广之,穿越众的政治体制建设这一议题,马甲及其集团也是顺着这一新出现的议题而上位的。

女仆革命权力重新分配之后,督公的影响力至少表面上从陆军消退了一些,但文总在海军的影响力却与日剧增,第二次反围剿之后,本来既定战略是控制全岛,不反攻广东,这已经是督公让步之后的 B 方案(第四卷 57 节)。但事实呢,最后珠江口流域作战根本就是按照 C 方案来的。

表面上的理由是大陆方面的封锁导致生铁等战略物资输入出了问题,不得不以战迫和,事实上,珠江口流域作战是陆军刚出尽了风头,海军不甘寂寞的必然结果。再阴谋一句,当时三亚大区已经投入了不少建设,大干快上未必不能提前一个月出铁矿,珠江口作战是 9 月开始的(第四卷 149 节),三亚大区的铁矿 10 月就开始开采,出运时间更比预期还要晚上一个月(第五卷 18 节)。莫非文总给王工暗示了什么……咳,太阴暗了,应该还不至于。

总之,文总通过支持乃至亲自参加此役,不仅增加了在海军中的威望,也让海军意识到执委会中需要有人为其说话,那么此前作为虫洞发现者,穿越发起者才获得如今地位的文总,在穿越后地位日益空心化之后,终于获得了一个强大的基本盘,手里有了枪杆子。文马分庭抗礼之势始成。直到目前,督公越发低调,文总意气风发,局面可说是文攻马受,写错了,守。

接下来,刚才说督公表面上影响力在陆军消退了,但实际上影响力还是很深的,陆军中重要的青年干部魏爱文和东门吹雨都和督公关系匪浅,还记得让东门吹雨决定调往总参谋部任专职参谋的神秘电话吗?现在东门俨然已经主持总参常务工作了。而魏爱文最早进入政工口,就有马总长的亲自提携啊。那么发动机行动、济州岛和台湾攻略,马尼拉截船,郑芝龙的败亡,海军可以说是风头正健,文总也亲自跑到济州岛上去视察了一趟,陆军难道一点想法也没有?

再说督公,上面提到的发动机等一系列行动本身确实让海军很强势,但是人口到了各地之后,就归了民政人民委员会的管辖范围。督公尽管在第一次女仆革命后放弃了计委,也没能直接管到工业和科技,但是最重要的收获大概就是控制了这个民政人民委员会,当然还有其属下的干部处,控制了这个,尽管在元老院里未必有很大帮助,但督公对整个政权的影响力绝对是非常大的。

然后,终于说到吹牛的这个新案子了,刑事案件本身就算闹得再大,又能怎样?无非某元老被罚款,可能受些鄙视而已。我看这个案子就算落实到某元老身上,也未必非要弄出什么不得了的丑闻,真是意外和误会反而更显局面复杂。所以关键还是引发的政治影响:能牵扯到归化民政治地位、生命财产地位的问题。

如果督公有意扳回一局,从女仆身上跌倒,就得在女仆身上爬起来。因为生活秘书制度,其实就是穿越众对归化民政治上压迫,经济上剥削,人身上控制的最集中体现。督公现在手握民政人民委员会,管着全体的归化民,一旦让元老院在这一事件上作出有利于保护归化民政治地位的决定,或者稍弱一点,至少保护人身安全和财产的决定,声望地位绝对是一个新台阶。而且穿越众中的政治气氛也未必一定坚决反对改善归化民的地位。毕竟大多数人都知道光凭自己在大明肯定成不了多大气候,最后还是要依靠广大归化民的劳动,如果事关归化民的整体政治态度,元老院一定会有所重视。

反观文总一贯的天使长论调,与此就有些格格不入了,还有第一次女仆革命期间文总对女仆的一些言论,当时大伙都欲火中烧 X 虫上脑听着很爽,但是分了秘书之后,一方面头脑有所冷静,另一方面朝夕相处+肉体关系恐怕态度上都有所变化,再回想文总的话怕是就不那么顺耳了。随着归化民的增多,很多穿越者也和不少归化民有了不错的关系,人都是具体的,在元老院里讨论归化民政治地位是个很抽象的问题,但是转念想到自己身边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穿越者们都受过现代人权理念的熏陶,很难不受影响。书中也有了不少铺垫,比如林汉隆给徒弟的父亲做老花镜,比如大图书馆的罗铎发现了芳草地的第一名戴嫣,比如钟博士的养女钟小英和克雷蒂亚,比如民政口和情报口都颇为赏识的徐闻秀才萧占风,比如冯宗泽亲自治疗金五顺,比如腐道长收留的一堆道童。因此这回督公胜算不小。当然腐道长似乎和督公不睦,大概少不得有心理斗争。

不过此事要把握好度,切不可让元老们感到自身有危机。上次独孤求婚就是因为打算使用土著警察对付穿越众而被元老们忌惮的,虽说归化民迟早会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和元老院的非万能性,进而要求人身财产安全,乃至政治地位。元老院也迟早会妥协。但是把这一必然结果控制为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使元老们及他们的家族能够积攒足够的优势,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又涉及到了未来穿越帝国的政治体制及其演变趋势,目前穿越政权规模尚小,主要技术和工业握在元老院手中,元老院贵族共和还能持续下去。但在未来两三代,启明星旗照耀全球的时候,元老们卯足了劲生,又能有多少后代?更别提还有继承元老席位和不继承元老席位子女之间的矛盾。工业社会越发展,分工就越细,元老及后代想永远垄断工业和技术是不可能的,垄断所有重要政权岗位也是不可能的。作为社会的主要力量,归化民精英们迟早要登上政治舞台,大部分元老对此也很清楚,并没有做千秋万代的梦,只是怀着“做一番事业”和“让家族显赫一段时间”的理想罢了。

那么政治体制及其演变的答案其实很简单,贵族院和平民院,或者上院和下院。历史的发展就有一个现成的例子,英国。直到 1999 年,世袭贵族才失去自动成为上院议员的权利,2009 年,英国终于成立最高法院,终止了上院作为司法终审机构的历史,算算从 14 世纪设立上院到现在,如果在穿越帝国里能有 6、700 年的世袭利益,元老们也该满足了。(当然这一进程实际也和工业化导致的社会进步有关,在临高恐怕没这么久)。

因此,穿越帝国必然一开始只有元老院,然后随着归化民集团的不断成长壮大,出现了政治诉求,初期可能伴随元老院的扩大:少量吸收部分元老的旁系后人以及归化民中的精英分子。接下来元老院让步出现下院,然后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上院和下院的权力此消彼长,最终消失。况且几代之后,真正纯正的穿越者血统(父母均为穿越者或纯血统后代),肯定不会有了,因为穿越众男女比例如此不平衡,男元老又不愿意找女元老,都想着女仆和人种博物馆。当社会高度发达,穿越者的后代们绝大多数也和归化民融为一体,再纠结血统和家族传承也没什么意思,上院下院斗争,剩下的无非只是利益之争而已。当然,最初的 522 名穿越者作为历史的创造者还是永远被人们记忆和崇敬的。

最后想说说临高启明的主线。临高剧情发展的比较缓慢,细节非常充实,我想这是绝大多数读者最喜欢本书的地方。但是要这么一直写下去,作者大概要累死,唯有集思广益。读临高启明,时不常出现的许多细节都有扑面而来的真实感。其实作者也借这些情节对中国 50 年代-90 年代的社会情景进行致敬,这一方面是我们读者觉得真实的原因——因为我们自己或者长辈以前就经历过这样的时代,另一方面也确有其合理性——新中国本来就是一个从非工业社会几十年间快速工业化的社会,和穿越政权有相当的相似性。因此,临高启明本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主线剧情所驱动的故事,而是一个由无数侧面无数片段所组成的时代剪影。

因为这个故事不是单个方向的,而是立体的。所以读者,即使不是作为穿越者原型的读者,也好像置身于那个时代里面,急切地盼望着历史的发展,努力地参与到历史进程中,左顾右盼地寻找甚至创作着历史的碎片。临高启明里有很多支线故事,比如戴嫣一家的故事,符不二一家的故事,陆橙一家的故事,沈开宝的故事,施十四的故事,朴德欢的故事,我非常喜欢这类土著视角的这些描写,甚至还胜于那些纯粹技术(还是 19 世纪以前的技术)的描写,无他,因为这些视角正是中国工业化进程中我们普通人的视角,十分亲切。沉入了临高启明的世界,并不是去看某个单独的故事,而是在看一段全方位的历史,立体而生动。

可以说,临高启明以“穿越”这一题材,对中国当代历史,准确说 49 年后壮烈的工业化进程进行了方方面面的解读。这其中工业化给社会带来的日新月异的变化,先行者们的激情,普通人生活的改变,路线和体制选择的迷茫,建设、奋斗、特权、享受、腐败,甚至巡视组,无一不是中国当代历史的倒影(而且还与时俱进)。书中对穿越集团的正面描写,正是对这一工业化进程的肯定,书中对穿越集团的一些自嘲,也是对这一工业化进程的反思。

那么说到底,临高启明的主线是什么呢?当然也就是工业化及其对社会的影响。穿越众们,只不过是线索人物。当然,塑造几个典型人物形象也很不错,49 年后的中国,也有很多典型人物形象啊。此外,小线索还有如上文说的文马的政治角力,计划和市场的路线斗争,地方和中央的矛盾,执委会和元老院的矛盾,工业口和财金口的矛盾,陆军和海军的矛盾,扩张和建设的矛盾,归化民和穿越者的矛盾,男人和女人的矛盾,等等等等。

但是我认为,临高启明的初衷既然是 500 众携带了一船的军火和工业设备,打算以先进的工业技术、先进的农业技术(严格说是工业反哺后的农业技术)、先进的军事技术(依托工业技术)、先进的社会组织理念(这些理念往往也依托工业技术,比方说通讯技术和计算技术)建立世界的新秩序,那么工业化过程及其对旧社会的冲击和影响,就始终是临高启明的核心。至于 500 众最后是不是真的建立了人种博物馆,采用了什么样的政体和宪法,领导人是谁,元老院有没有千秋万代,这并不重要。


marssss 于 2014-9-7 18:22:00 发表了:

新人爆照。

此小说评论还是不错滴。


深海巡游者 于 2014-9-7 20:51:16 发表了:

全篇貌似少了个东西。。。思想启蒙运动。。。临高里的归化民可没经历过大革命、WG 等等思想政治运动,脑袋里还是封建时代那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占据主导,等到归化民懂得这些知道要争取权力的时候,起码是几代人以后的事情了。

另外,督工没那么傻吧,为了女仆事件,就要迫使元老院让出权力,这等于是站到了元老院的对立面,有了元老院,他才是掌握实权的督工,拆元老院的台,那不就是拆他自己的台子。。。


南海 于 2014-9-7 22:35:38 发表了:

元老强奸个女仆还叫个事儿?女仆本来的作用就是这个,顶多就是有人进了便利店拿了瓶可乐没付钱就先开瓶了,然后不巧瓶子破了。

别怪我说的难听,安临高制度就是这么回事儿。

我觉得还是设计成元老女仆谋杀女仆学校女仆比较好。

某元老已经有一个女仆,但女仆怀孕的情况下,自己出钱又去女仆学校预定了一个,碰巧这个新女仆和元老女仆相识,在女仆学校时期私下关系很差,怀孕女仆担心新女仆进门后会对自己不利。就假借元老名义把女仆约出来,打算以实际大妇的名义教训一顿新女仆,以确定自己的地位。

结果在见面过程中发生纠纷,怀孕女仆失手把新女仆推下楼。

现在问题是,女仆已经犯过失杀人,但女仆肚子里有小元老。女仆该怎么判?


adol 于 2014-9-8 10:30:02 发表了:

深海巡游者 发表于 2014-9-7 20:51

全篇貌似少了个东西。。。思想启蒙运动。。。临高里的归化民可没经历过大革命、WG 等等思想政治运动,脑袋里 ...

嗯。。启蒙运动确实是个问题,书中也确实不止一次提到了很多人都一眼就能分辨出“真髨”和“假髨”。还有土著们“落后”的思想。

不过芳草地的孩子们长大之后,这个问题应该会在一定程度上发生变化,书中对黄平和戴嫣的描述就很有代表性。芳草地虽然在教育上很重视对元老院的忠诚,但毕竟不是君君臣臣那一套了,二代三代后,新出生的归化民见惯了工业社会,却没有见到元老院始创这一切的情景,“元老院无所不能”的忠诚教育效果就会下降。

另外现在文宣体制也站到了风口浪尖,元老院内部也颇有分歧。不放开还好,政保总局总能一定程度上控制归化民对元老院的想法。一旦文宣被放开,受到元老们及其子女有意无意的影响,激进言论出现却得不到及时制止,思想领域就会发生改变。

的确,督工肯定不会让元老院让出政治权力给归化民,大概也不会允许归化民搞什么思想启蒙。在督工眼里,就算是元老们也都是螺丝钉,更何况土著了。对督工来说,需要的其实是由无数听话的人组成的如臂使指的庞大机器,高效地完成工业化大业。

督工自己讲:“我们给 17 世纪带去了工业,一方面在工业化的过程中让亿万人过的更好,一方面也给他们带来了“活得像人”的可能。……大部分读者是工业时代 的人。有工业时代的人权意识,却对这个人权意识怎么来的毫无了解。……把故事摆在一个异世界的农业社会,本身就决定了这种追求在第一部里不可能写出来。即使到了第二部,临高众和后代也必然是这种理想的反对面。”

这个说法很有督工一贯的思想在里面,直接代入到小说里人物形象也很鲜明:人权意识都是随着工业化过程才逐渐出现的,没工业化之前,这些东西没必要提早安排。从这点来看,要让督工站到归化民的角度争取权利有点和人物形象不符。再说,元老们对归化民的政治忠诚性异常敏感,很多情节都体现了这一点,比如十人团,驻外站的政保干事,854 和 901 上宁用年轻学兵不用老海狗,等等。督工肯定不会碰这个高压线。看来,督工不太容易利用这个问题扳回一局啊。。。

不过元老院里的人权意识,也肯定是有一股思潮的。这次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方面的保证,其实是元老面前的归化民人身财产安全,归化民之间的早就解决了,所以,这个人身财产安全,实际上是一种“平等”的政治权利。只不过披上了人身财产安全的外衣,显得不那么敏感了。像我主贴说的那样,元老们和很多归化民朝夕相处,态度其实会慢慢软化,大家从工业化时代过来的,不仅受过人权意识熏陶,而且也知道再过百十年历史终究会那么发展,大概也没谁有兴趣一定站在潮流的反面。但是督工大概很难出面操作这种思潮,最多只能暗地里利用一把,似乎又对他自己没什么好处。。。对程永昕这倒是个上蹿下跳的好机会。

在我看来,适当放开对归化民思想的控制,逐步引导他们认识到自己的权利,其实也没什么不行。现在控制得太严,日后历史学家眼里,元老院的光辉就会有那么一丝阴影。如果缓慢引导归化民的思想启蒙,特别是芳草地的孩子们的思想启蒙,穿越政权的先进性会体现得更好。甚至稍微灌输一下“主人翁”精神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当年反围剿动员的时候就这么干过嘛。另外如果归化民思想不能及时解放,以后怎么在整个大明搞丈田搞普查搞清算土豪劣绅。500 众总不能在每个县派一个特派员。


adol 于 2014-9-8 10:50:52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9-7 22:35

元老强奸个女仆还叫个事儿?女仆本来的作用就是这个,顶多就是有人进了便利店拿了瓶可乐没付钱就先开瓶了, ...

元老强奸女仆的说法就是个笑话,要是那么论的话,元老们从大陆上弄到女孩子,关到一处设施用暴力强迫训练,再抽签分到每个人手里做这样那样的事。这个过程考虑过女仆自己的意见吗?要这么说的话,所有人都强奸了女仆。

这一事件如果是元老杀了女仆的话,按现行的共同纲领,应该算未经办公厅同意,私自挪用占用和损坏公家财产,罚款。

女仆杀了女仆的话,至少孩子出生之前肯定没事,现代社会杀人孕妇好像也让把孩子生完,胎儿无罪。现行体制下,女仆该怎么判应该是和所属元老的态度有关吧,而所属元老的态度很可能会受到元老院里舆论的影响。


TATOO 于 2014-9-8 11:58:33 发表了:

让狒狒们搞启蒙思想?先问问常猿老手中的鞭子同不同意。狒狒们开启了土著的眼界是被动带来的效果而不是狒狒们有多高的思想觉悟,大部分狒狒都是龌龊的不可降解大型垃圾。


Scat 于 2014-9-9 23:03:08 发表了:

文代表海洋扩张,马代表寡头工业化,虽然有一些具体争议,其实并不存在严格的路线斗争。


璇瑢子 于 2014-9-10 10:11:50 发表了:

我想知道造船厂是哪边的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9-10 11:45:16 发表了:

Scat 发表于 2014-9-9 23:03

文代表海洋扩张,马代表寡头工业化,虽然有一些具体争议,其实并不存在严格的路线斗争。

是啊

我觉得文马在路线上其实是一路人

寄信女王潘潘程脑残这些才是异类


adol 于 2014-9-10 14:06:33 发表了:

文马并不是你死我活那种尖锐斗争,始终应该算是斗而不破,这从文马二人都挺自觉不插手特侦队和政保局就能体现一二。对于陆军和海军,也是以尽量弥合为主,都知道不能真搞到像二战时候日本陆海军那样。如果是两个聪明人,这其实是必然结果。而且他俩有很多地方也很一致,比方说女仆革命后执委会体制和内容都大体不变。这次派中央巡视组敲打地方主义,恐怕文马也一致得紧,虽说督工估计会更积极一些。甚至对待法学俱乐部和财金口,大概文马态度也没什么差别。争议应该一方面是谁掌舵的问题,另一方面是扩张和建设优先级的问题,还有一些政治体制方面的问题,比如督工屡次被否的那个 24 级工资制。

此外,两个政治人物之间的角力并非一定是他们个人之间有什么恩怨,更多是他们的基本盘之间的一些矛盾导致的。各自不仅代表自己,甚至很难代表自己,而更多是代表一股或者多股政治力量的诉求,比如文总大概和海军以及殖民贸易部走的近,督工应该和企划院、工业口比较近。

造船厂。。。估计和海军还是近一些。这年头客户都是大爷啊。(但是如果督工计划经济搞得很彻底,造船厂也许就会倒向工业口也未可知啊)

至于其他人,应该算是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各个政治分野上。如果真站队的话,除了少数能中立之外,多数估计还是有一定的倾向,比方说法学俱乐部大概就会站到文总那边,杜女王肯定是督工这边了,虽然她认为督工变修了。至于程某女,只是个愚蠢的野心家,很难讲有什么坚定的政治方向,和姬信女王还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