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而来的脑洞,片断。

北朝旧贴 | 东门吹雨 | 8/15/2020 | 共 14447 字 | 编辑本页

东门吹雨 于 2014-7-17 22:17:0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东门吹雨 于 2014-8-7 23:04 编辑 片断 1

一阵山风吹过,草帽上的蓝色丝带向一边极速抖动,她连忙用手按住即将随风而起的草帽,白色的连衣裙裙摆如波浪般飘动着。

山丘下的远方,两只军队正在相互接近。靠近山丘的深蓝色的队伍不时到喷出一股白雾,如同怪兽在喘息。每一次喘息,对面那支穿着五颜六色,旗帜色彩纷杂的队伍都会倒下一串人。

不一会儿,炮兵阵地便被白烟所笼罩,然而隆隆的炮声和发射的火光,使火炮们好似一头恐怖的怪物,正躲藏于去中猛烈咆哮。

步兵的线列也在烟雾中半遮边掩,从山丘上看去,好像云河把步兵们割裂了。

刚刚吹过山丘的清风抵达了战场。蓝色军阵上的白烟如幕布缓缓拉开,整支军队猛地跃然眼前。昂首驻立着的官兵队列严整、寂静无声。阳光在刺刀上不断反射,形成一片耀眼的闪烁。

烟雾被风催动,向着对面席卷而去,白色的带子横扫而过,引发了小小的混乱。这支旗号众多的军队,犹如穿着臃肿服饰的肥胖者,艰难的向前挪动着。

她拢了拢稍乱的长发,不再关注平原上的战场,转身走向摆投整齐的简易桌椅。

桌上放着几个大号冰桶,白色的冰块中,露出汽水的瓶颈,还隐约可见藏下于冰下的水果。

桌旁,东门吹雨坐在一张面向战场的椅子上,胳膊搭在扶手上,右手随意的垂下,左手半握拳顶着脸颊,又眼目视前方,似乎是在观察战况,又或者是在深思着什么。

侧后方,女仆合手而立,等候召换。

前边不远处,另一名元老正用一具架好的大型望远镜观赏前方的战斗,他的女仆手里捧着托盘,上面放着饮料以供随时取用。

凉鞋踩踏草地的声响引起了注意,东门转头看了看,“咲夜。”

女仆闻声向前一步。

“在哪里放一杯汽水。”批指着桌子对面的一处说。

女仆立即照办。

她看着那杯汽水,刚从瓶中倒出的饮料,液体内部无数的小气泡向表面冒起。看起来清凉解暑,令人想马上一饮而尽。

军队前进的步鼓声远远似来,各连队的旗帜随风飘扬。深蓝色的战线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前碾压。

一阵强风忽然袭来。桌布和衣裙一起激烈地上下波动起来。上升气流及时作用,裙体飘然而起。她急忙用双手按住,头上的草帽却照顾不及,终于乘风而起,翻滚着、旋转着飞向远方,飞向战场。

“平君。”东叫了一声。

正在观赏战斗的人转过身。“什么?”

东门缓缓地转过头,用近乎一字一顿的语速说:“你相信有胜利女神吗?”

平元老头上冒出问号。

“就在刚才,”东门继续说,“胜利女神向我掀起了裙摆。”

爆响的枪声连绵传来。

这一天,江户城以东伏尸遍野,血流成河。德川幕府竭尽所能组织起的最后的大军一战尽没。至日落时,海湾里漂满尸体,海水都被染红。数十年后,爆发大战的地方依然白骨累理想,在附近的海岸,白骨几乎布满了海滩。

片断 2.1

方德近来有些心神不安,几乎无法集中精神。那个身影,总是从思维里冒出来。刚开始他认为这只是被髡贼的魅惑之术所迷,只要坚定心志,苦读圣贤书即可驱逐。然而书摆在面前,眼里浮现的却是那个髡贼女子。什么圣人教诲,名家大道,通通被挤到一边,再也提不上来了。

方德又回到了遇到髡贼女子的地方。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时:

大世界附近的闹市街里,几个老者从眼前走过后,那个身影闯入眼帘。方德觉得视野为之一亮。那是一个约十六七岁的姑娘,脸上戴着一副扁圆型的黑框眼镜,挂着满意与新奇,打量着街景。乌黑顺直的披肩长发,没有梳什么复杂的发式,只是很简单的梳理整齐,从肩头垂下。洁白如雪的衬衫上,红色的领绳在领口扎成一个好看的花结;黑白格相见、裙摆只到膝上的短裙,小腿上的黑色及膝长袜,和一双黑色皮鞋,使得仅仅露出少许的大腿极为醒目。左手打着阳伞,右手提着褐色提包。早晨的阳光照在提包的金属扣具上,闪闪发亮。她正款款走来,迈动步子时,格子裙轻轻摆动,方德心脏疯跳、目不转睛。交错而过的一瞬,她微微偏了下头,向他投来一撇。

方德被这景象紧紧握住了。狂跳的心脏骤然一停。

无与伦比的美好事物——这就是他唯一想到的。

姑娘走过后,方德的心立即就乱七八糟了,一方面觉得好看,真心好看,另一方面觉的那身打扮是败坏伦理,有伤风化。

就在他胡思乱想,发自内心的想要结识的冲动与道德的约束激烈交战时,她又原路折返回来,从他身旁走过。看到哪打着阳伞的背影,方德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傻乎乎地目送她远去。

是的,第二次只是背影,但一样是那么好看,那么美妙。

简直就是从画儿中走出来的人。

回忆是虚幻极为短暂,热闹的街市又重回眼前。

方德又陷入了痛苦之中。悔恨、懊恼、自责一股脑的涌上来。一个声音大声质问:为什么不上前结识,真是胆小如鼠,无用之极。

方德指天发誓,再一次,只要再一次相遇,他一定主动上前与其结识。什么礼义廉耻、士林声誉,全都不在乎了。

他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哪怕被当众一个耳光拒绝,也在所不惜——他一定要试试。

当天,他在相遇的地方等了很久,一直到天黑,那个女生也没再出现,第二天,第三天,她再也没来过了。

留给他的,只有一段短暂的记忆。他不断地回忆起那次机遇。这一幕深 深 烙印在脑海里,不断的回忆起来。每次回忆,都是美好与痛苦的重复。有时又在梦中出现,梦里,他们终于相识了。然而醒来后的现实却让他痛心疾首。无数次的周而复始,方德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找来了广州城里有名的画师,想通过口述绘出那髡女的画像。然而画师却对髡女的服饰一窍不通,画出来的东西与记忆里大相径庭。方德只好退而求其次,画头像,这次画出的人,美是美,也确实有些像,可总觉得还是不太对。画像里的人,缺少一种特殊的气质……嗯……没有髡贼那种独有的心高气傲感。

方德的情况愈发严重了,她变得茶饭无心,夜不能寐。每天都在同一个地方傻等。身体开始消瘦下去,这可急坏了他家里人。

大夫看过后却表示无能为力。

“方少爷此症非药石可医。”

“到底何症?”方老爷急忙问。

“此乃相思病。”大夫撸着胡须慢慢说,“解铃还需系铃人。方老爷还是想办法找到方少爷心上人的好。”

方家立即行动起来。上至 80 高龄的方老太太,下至方德才 5 岁的侄子,即使方德的几个妻妾不情不愿,也加入其中,逼问方德到底看上了那家的姑娘。

无位止的轮番轰炸下,方德终于抵挡不住,说出实情。这下,方家全家都傻眼了。

方老爷哀叹家门不幸,儿子竟然看上德行放浪的髡女;方老太太更是捶胸顿足,哭天抢地,大骂髡女都是阴毒的狐狸精,把她好孙子的魂儿都给钩走了。

方老太太骂完不算,第二天又找了和尚道士来作法,要破了髡女的“魅惑勾魂之术”。银子花了不少,效果当然没有。方老太太不甘心,还曾要去大世界门口做法讨公道,吓得方老爷脸都蓝了。还好那些和尚道士提前一步跑得精光,不然方家灭门之祸已然临头。

方家小心得打听了一番,得知方德当天所见,是临高“芳草地学校”的女学生,是来广州毕业旅行的。

这些人穿着打扮和芳草地的其他学生截然不同,服饰做工更加精细,款式也更进一步,大气高端上档次。据说都是从澳州来的,个个家里都是澳洲朝廷的官宦贵胄。平进都住在芳草地学校,普通人一般根本接触不到,就连髡贼的元老们,都对其爱护有加。

方德知道这些后更加绝望。那样的女子,岂会理睬他?

在思念的痛苦中,他的身体一天天瘦弱下去。

片断 2.2

方德的好友来看他了。他依然是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友人见了不禁感到惋惜,方德昔日也算是分流倜傥、玉树临风般的人物,如今却为个髡女颓废如此,真是令人唏嘘。

“登升,这次来,是想带你去散散心。整天这样下去怎行?学业都荒废了啊。”

“荒废又如何?这广东以是髡贼的天下,他们不开科举。四书五经,诗词歌赋,统统以成无用之术。”

友人被噎了一下,随即换了话题。“今天不谈这个。我带你去处好地方。”

“不去。”方德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登升,信我一回,保证让你高兴。”

“不去。”

“你都还没听去哪儿,别急着说不去啊。”

“能有什么地方好去的?这广州城里城外,我们哪里没去过?就是髡贼的‘大世界’,我也去过多次了。”

“登升,地方虽然是那老地方,但人和事却未必一样,这人和事变了,意境自然也就变了。”

方德沉默了一会,问:“去哪儿?”

“丽春院。”

“林有德,你是在消遣我吗?”方德瞪着眼睛说,“丽春院里不过一群庸脂俗粉罢了,能有何意境?”

“登升先别急嘛。我还没说完。这次可是与髡贼女生有关。”

方德一听,马上来了精神,随即又用怀疑而的目光打量了一番林有德,“你不会又搞个小姐穿上髡贼女生的衣服吧?”

“不会,不会。那些贱婢就是穿了也不像。”

“那到底是什么?”

“登升可还记得,与我相熟的金少爷?”

“记得。纨绔子弟一个。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还喜好海外稀奇玩物。”

“这次就是金少爷做东,据说,有髡贼女生作陪……”

方德一下子蹦了起来。“怎么回事。这髡贼女生怎么他 丽春院 这种 烟花巷柳之地扯上了关系?”

林有德摊了摊手,“这我哪儿知道?要想知道怎么回事,去了才能弄清楚嘛。”

方德立即行动起来,换了身衣服就和林有德赶往 丽春院。

金公子的包间里,已经来了两人,都是方德认识的。金公子本人却还没到。寒暄问好过后,大家各自坐下。丽春院的妈妈一脸谄笑着领来几个姐儿,林有德随便挑了个,方德则是摆了摆手。

妈妈是知道方德以前闹出过的事儿的,不也再多说什么,带着人退了出去。

主角还没到,大家也不能干坐着枯等。于是很自然的先喝起了花酒。各自搂着个女人,谈论着或新鲜、或过时的八卦轶事,时不时做上一两句上不得台面的歪诗,期间杂加着妓女软腻腻的赞美和轻笑,一副场色犬马的景象。

方德愈发感到无趣,随便吃着小菜,就在他渐渐又变得萎靡不振时,金公子总算是到了。

妈妈一路奉承着将金公子引进了包间,房里的人纷纷起身相迎。

包括方德在内,都想见识一下“作陪的髡贼女学生”,然而大失所望的是,依在金公子身边的,是丽春院的彩蝶。

大家都是体面人,不好直接问髡贼女学生的事儿。东拉西扯了半天,酒菜都换过一次,却还没进正题。

已经暗示了好几次的黄公子终于按捺不住了,“金兄,据说今日你请到了髡贼的女学生,不知其何时才到?”

金公子听了后得意的笑了几声,又喝了口酒,才慢悠悠的说:“黄老弟。我知你心痒难耐。不过,可惜啊。”

“可惜什么?难道不来了吗?”黄公子急忙追问。

“可惜大家误会了。”金公子有意顿了顿,接着说,“在下何德何能?怎能请得到那髡贼的女学生。”

听到这话,大家都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方德则是喜优参半。

王公子哼了声,摇着扇子说:“可惜,可惜。本少爷原本还想好好斥责这女学生一番。年轻女子,竟然穿的那般暴露,真是不知廉耻,还在大街上嬉笑玩闹,简真比贩夫走卒家的女儿还要放纵。要让本少爷见到,一定要用圣人大道将其折服,好好教诲,让她明白什么是三从四德,让其知我天朝妇德。如能幡然悔悟,遵行天朝女教妇学。是成窈窕淑女,也非不可能。”

王公子说得正气凌然,好似面前已有一位髡贼女学生已拜倒在其脚下,悉心听其教导。

大家却对王公子的话不以为然。

“让髡贼女学生知晓华夏礼仪,好由夷入夏。梓杰你这想法是好。只是……髡贼平日说话行事如同丘八一般粗俗,连带地那些女学生也一个样。听到到时候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区区一个小女子,有甚可怕。”王公子表现的无所畏惧。

“梓杰,你有所不知。”金公子倒了杯酒说,“那些髡贼女学生看起来个个白白嫩嫩,身形匀称,即使算不上大家闺秀,也称得上小家碧玉。可实际上,她们个个如军将般有把子力气,髡贼还教了她们格斗之技,真要冲突起来,不好说啊……”

“荒唐,堂堂七尺男儿,还斗不过一个小女子?”

“梓杰,可曾知道张世维?”

“略有耳闻,是个喜欢沾花惹草的登徒浪子。”

“髡贼女学生进广州时,张世维在岳来客栈看中一女。之后一路跟随搭讪,纠缠不休。不想惹恼了那女学生,以拳击面,打的张世维血流满面,听说把鼻骨都打折了……”

“啊呀呀,身为女子,还是入了学的知书达理之人,竟然当街打人,真是有辱斯文。”

“真是,真是,简直是刁蛮泼妇。”黄公子也一同附和着。“张世维虽然举止轻佻,但也不至于当场殴打嘛。”

方德听了却觉得挺好,行事野蛮泼辣,总比好过让那张纪维纠缠。

“其实,这事还有个后续。”一直在当听众的林有德突然说。

“哦。还有何后续?”黄公子对此很感兴趣。

“据说,张纪维被一拳打倒后,出言侮辱,然后……”林有德停了下来,似乎有不忍之事难以启齿。这可急坏了大家。

“你倒是快说啊。”

“有德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

林有德妆模作样的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那女学生听了张世维的话后火冒三丈,对着他下身一顿猛踹……”

众人听到这里无不抽了一口冷气。在一旁陪坐的姐儿也发出了低声的惊呼。

“据当是在声的人说,每一脚下去,都能听到‘啪叽’、‘啪叽’的声响。张世维当场就昏死过去了。”

尽管天气炎热,几位公子却都不约而同的觉得下身凉飕飕的。

“髡贼肆意妄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他人。官府难道就不管了吗?城里的大人们不知道拿了髡贼多少好处。”王公子义愤填膺地说。

“哎呀。梓杰,你忘了,这广州城,以然是髡贼治下了,哪里还有诸位大人什么事。”金公子摇着着做无奈状。

王梓杰一时哑口无言,想了想,又说:“就算已是髡贼治下,这当街伤人,髡贼的衙门也不能不问啊。”

“问了。可髡贼元老们视这些女学生为掌上明珠,自是多加偏袒,何况张世维出言调戏在先。最后似乎是给判了个‘流氓罪’,好像是送临高砸石头了……”

“髡贼竟然如此颠倒是非黑白,如此行事,必然不得民心,占据广州的日子长久不了的。”

“髡贼长不长久我不知道,只是这髡贼女学生,恐怕这辈子是没机会见到了。”黄公子一脸落寞地说。

“这髡贼女学生如此凶悍野蛮,我看不见也好。”王梓杰听过故事后立即换了态度。

片断 2.3

金公子“啪”的一声和上纸扇,笑了笑说:“其实,想见髡贼女学生也不是不可能。”

“哦?金兄有何妙招?”黄公子又燃起了希望。

“妙招不敢。其实是髡贼们的办法。诸位可知,髡贼有秘法,可将影象留在一种光滑的纸片上。”

“这个我知道。”林有德点着头说,“杭州那边曾留传来一些用秘法制成的画册。那日髡贼学生在广州,就有女学生操纵机关合留像,髡贼将其称之为‘照像’。”

“在坐可曾有人阅览过那髡贼的画册?”

“可惜,未曾得见。”

大家都表示没看过。

“哼,我听说那画册尽是些房中秘术,髡贼弄这个淫邪事物倒是拿手的很。”王公子对画册嗤之以鼻。

金公子没理会,继续说:“在下有幸,收得一些髡贼女学生的物件……”

“可是画册?”黄公子急切地问。

“黄老弟莫急。”

金公子说完起身开门,让房外等候多时的仆人进来。进来的仆人手上,端着一个硕大在木盒,这让大家很是好奇。然后盒子的主人却先让丽春院的伙计收来拾桌子。

撤掉酒菜,换上清茶。收拾完毕,才让仆人小心地把盒子放在桌上。

打发走下人,金公子这才打开盒盖。上好的绸缎衬底上,卧着个褐色的皮包。方德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他所见的女学生拿的那种。

皮包的提手上,用小细绳拴着一个布制的人偶,仔细看,是个戴眼镜的髡贼将校的模样。

看到人偶,王梓杰皱起了眉头。“啧。虽是女子,学的也是髡学,但也算是断文识字的文人了,竟然有个丘八做饰品,连文贵武贱都不知晓,果然是海外蛮夷。”

皮包的金属扣具做的很是精妙,金公子把扣具两边的突起捏下,扁平的金属条刚好可从铁环里退出,放手后,两边的突起物自动弹起。集牢靠与方便为一体,让大家很是研究了一会儿。

等大家玩够了扣具,金公子才郑重其事的从里面拿出一本外表黑色,封皮质地坚硬的大书。

“这就是髡贼的画册吧。”黄公子急着确认。

“不错。”金公子说着把书放在桌上。其他人的脑袋立即凑了上来。作陪的姐儿只能被挤到外围或对面。

“芳草地学校初中部。”王公子念出了封面的上红字。“怎么是俗体字?!真是没文化。”

大家再次无视他的发言。金公子翻开了封皮。

“啊……”屋里的人不禁发出来惊叹。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人物像,画里的人栩栩如生,犹如近在眼前。

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半身像,映入了眼帘。少女长发及肩,端庄秀丽,清澈明亮的双眸直视着前方。她穿着髡贼女学生们的那种白细布制的服装,深色大翻领上点缀着白色的线条,同样深色的领巾系束在胸前。

“好,好,真好。这髡贼的画册果然名不虚传。”黄公子贪婪地看着画,发出赞叹。

林有德把目光向下稍移,发现有一行小字,顺嘴念了出来:“林哀,芳草地初中部 163X 届 31 班,学号???。获芳草地舞台剧最佳女主角奖(163X 年)。专业:文化宣传。特长:摄影。学生自理职务:班长。这林哀相必就是这林册的主人了。”

“看来此女还是髡贼学校里的佼佼者。”王公子用稍稍欣赏的口吻说。“可惜。这‘舞台剧’的奖励,未免不合身份,身为读书人,怎么碰种事物呢。”

王公子此话出口,几位公子不觉得什么,作陪的姐儿们,脸上不免有些许尴尬。

书页翻动。

还是这位少女,却是换了一身衣赏,看款式与上一页相同,却是藏蓝的,领巾也换为红色。画像里,她侧立而站,偏着头望过来,两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少女特有的表涩靓丽,似初绽的蓓蕾呈现于眼前。

又翻过一页。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画片上,林哀面带微笑,在阶梯上层侧身回望。左脚上,右脚下,身子稍稍前倾着。朱唇皓齿,嫭以姱只。

还是那身藏蓝的衣裳,领巾却又换成了白色。长袜和短裙之间,裸露着膝盖和少许的腿部,让几位公子条件反射地想要压低视线,以一观裙下美妙,结果王公子和黄公子的脑袋撞到了一起。弄的两人十分尴尬。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林有德情不自禁的吟出了诗句,“《长恨歌》中的杨玉环,只怕就是如此了吧。”

其他人点着头赞同。至于那几个姐儿,此时都是面目黯淡。她们自知,和画片里的少女的差距,是天差地别的。两相一比,如同星辰与日月争辉。相形见拙之下,连大气都不敢出。

画册翻动,这一张,林哀曲膝坐在张矮凳上,一模一样的皮包放在身边。身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下面的小字写着:芳草地初中部。放课后等待友人中。某元老拍摄。

又一张半身像。画中的林哀眉目含笑,神情愉悦。好似遇到欢喜之事,展露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黄少爷看着她,嘴中喃喃:“真是一个美人。如能一亲芳泽,死而无憾。”

接着几张,大家则为学校里的书籍而震惊。

“一所学校竟然有如此多的藏书,髡贼果然富甲天下。”王梓杰对藏书量由衷佩服。

之后两张,林哀却是换了一身东瀛服饰,长发束起,手持团扇。大家疑惑,看了小子,才知是在芳草校园活动里出演地舞台剧《丰臣公主》时摄下的影像。

前一张正立而对,后一张侧身蹲蹲伏。她服饰华美,态度端重。画片左边明亮而背景偏暗,光与影的映照下,妩媚动人,令人陶醉。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两张里,林哀换上东瀛服饰,倒也显得高贵典雅,扮演公主,却是挺像。”王公子这样评价。

林哀的冬装像里,双排扣的呢子大衣引发了大家的兴趣,这种挺拔的冬装前所未见。而赤着脚在水池边的却因为天足而引发了一番批评。

接下来一张游装的画片,引得屋里一阵惊呼。她 r 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桶,笑盈盈地看过来。上身的黑色小背心短小得露出了锁骨和肚脐,下身穿得更小,贴身的小亵裤仅仅遮挡住胯部。

“简直是不知廉耻,败坏妇德!”王公子怒声斥责。

林有德赶紧看了下画片下的小字,“163X 年 X 月,游泳池开放前打扫。”

“这髡贼果然是海上而来,即使是上了岸,也不忘泳水。”方德瞄着画说。

“寡廉鲜耻。女子游水而已,何必穿成这样。”王公子继续责骂,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林哀圆润的腿部。

因为没人附合,屋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啪嗒,啪塔”的水滴声就突显出来了。

方德转头一看,吓了一跳。“啊!黄公子,你流鼻血了。”

“啊!黄公子……,彩蝶,把大补丹拿来。”金公子急忙说。“快,喂黄公子吃药!”

“不用!”黄公子左右伸出双臂阻止。“本公子顶得住。”说着,从衣袋里摸出一个扁平的布包。从里面抽出一张洁白无暇、散着淡香的软纸。一撕两半,卷成条,一左一右塞进鼻孔。

“大家不用担心,只是天气火热罢了。大家不要失了雅性。”黄公子说着抬手示意继续。

即然黄公子说没关系,那大家也乐于继续赏阅。

画册一张张翻过。几位公子发表着对其中景象的看法和评价。

…………

“这女学生似乎颇为好学,连小息时也不忘翻看手札。只可惜是女儿身,又是读的是髡贼的书。要是身为大明男儿,如此勤学不辍之人,状元这事不敢海口,中个进士定是不成问题的。”

…………

“这便是那传说中的‘小火车’吧?里面似乎可以坐很多人,还有圆环可供拉扶。髡贼虽富甲天下,却还有勤俭节约的一面,每一样物件都是物尽其用。”

“髡贼真有驱神使鬼之术,这大车无牛无马,只冒黑烟便可自行,真是奇妙。”

“这铁车如此高大,竟能将这多人装进去,不知得用多少精铁才制成。那‘大火车’不知又是何等巨硕?”

“咦。看这,铁车似乎是在地上的两要铁轨上方可行驶。看这张,1,2,3,有 3 对,这样的铁车髡贼竟有三架!”

…………

“啊,这这,这是铁船啊!这样的巨舶,却能拖上岸来。真是不可思议!”

…………

“咦,这张,好大的雪。临高不过离广州不远,天候能有如此大差别?”

“登升,你看这处。这是济州。”林有德指着小字说,“这种大雪在下也只在书中读过,这白茫茫的景象,可比书中文字来得更直观。”

“竟然拿着民夫杂役的物件玩闹,真是不成体统!”

…………

“这牌楼似的物件是什么?……啊,竟然是到了东瀛!”

“这些学生,年纪轻轻就以随着髡贼的海船游历四方。这人文地理上的见识,我等却是又输了一成。”

…………

“又是小火车站,可是,这注解里的‘省电模式’却是何意?”

…………

“这张里的外衣,应该与那日进城时的里衣是成套的。这两轮车也是极为有趣。一人便着骑行,省了车马的繁琐。”

“之前便有一张两轮车,看来髡贼很是中意这种小车。”

…………

“这将校面相斯文,不像是舞刀弄枪的武夫莽汉,莫非是充文从武的澳州士子?”王梓杰对一张林哀与髡贼将校的合影说着自己的看法。

“梓杰说的不错。”金公子说,“本公子也觉得,此人不像是行伍出身。如果不是下面写了注释,只怕还以为是被迫进了髡营的大明某饱学之士。”

“与东门元老的毕业留影……”林有德读了出来。“咦,这个东门。似乎就是评价林哀在小火车站是‘省电模式’的人。此人,好像在哪里听过……”

“看此人肩上挂饰图案,似乎是髡贼军中的大官。这林哀小小年纪已与此人交好。若是她出仕,必然一帆风顺,前程远大。”

“东门……东门……”林有德若有思所的叨念着。“我想起来了。”

大家一起看向林有德。

“诸位可知道福建的郑之龙。”

“知道,一海上巨渠。后来受得朝廷的招安,还封了将军。后来被髡贼一朝灭之。”

“不错。可是,这一战灭郑的计策,可知是谁谋划的吗?”

不等大家开口,林有德就接着说:“不错。就是这个东门。”他用扇子指着画中那个戴着眼镜的人。“计略极为狠辣,不但一朝击杀了郑之龙,连同其老家安平也连根铲除。军民被杀、掠者无算。据说其人又进言毁城灭村,焚未尽之民房,凡石亭栏,皆毁之;大不能毁者,便以火药炸裂之。至是,安平县城尽为瓦砾矣。金、夏一带更是一片赤地,几成鬼域……”

“真是人不可貌相。”方德感叹。“看起来像是个儒雅之人,不想心肠如此歹毒。”

“不知此人在髡贼营中所任何职?”王梓杰打听起来。

“只知道在伪枢密院。官至何位,却是不知。”林有德摇摇头。

“若是能除去此人,对朝廷光复粤、琼,必是一大奥援。”王梓介用扇子拍着手说。

结束了对髡贼元老的讨论后。新的一页却是让方德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又是一张合像。而合像的另一人,却正是令他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女学生。看此像,似乎林哀与其关系亲密。然而其他几位公子却是没什么太大感触。很快就翻过了页。

“好多人。如此宽大的影像真是世见罕见。……芳草地初中部 163X 届全员。应该是这林哀的同窗。”

…………

“咦……31 班全员。”翻过人数众多的一页后,却是一个个头像,头像下还附着姓名。

方德立即就意识到,这是重要的线索。林哀与意中人是同窗好友,理应也能在这里找到。他急切得查看每一个女生的头像,有时候却又觉得看得不仔细,重新看一遍。

方德找到了。她的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灵动的双眸里闪耀着智慧与学识,白净的脸上展现着她的自信与骄傲。赶紧看了下姓名——张童雨。

这时,王梓杰突然笑了起来,刷地打开扇子,说:“诸位,我知道。”

“知道什么?”

“这怕谓髡贼学校,并非如我们的书院一般,是聚徒讲授、研究学问的场所。而是养瘦马之地。”

“啊?!”众人对这观点大为惊讶。

“诸位都知道。但凡髡贼商货,都有精美图册以供买家浏览。而这本名为‘芳草地初中部’的图册,便是髡贼瘦马的目录了。不然,哪里有将书院每个学子全都用密法做了画像的道理。

“众人皆知,髡贼极为好色。过去曾有耳闻,多有良家女子被收买回去,做了那些元老们的填房丫鬟。而这图册中的人,便是髡贼精心调习出来,以供那些元老们选之中意者为妾的。杨州瘦马,是教其歌舞、琴棋、书画,我看髡贼也是本同末离、大同小异,无非加了入髡学在内。大家可还记得,前面有两张画片,是这林哀在校内演戏之像。

“那定然是所援歌舞之中的一项。髡贼海外蛮夷,戏曲自然与我中土不同。是所以这画册中的少女,穿着如此暴露。至于那‘游泳池’,不过是供髡贼元老与选中的女子水中云雨,交欢媾和之用。我看应该叫‘鸳鸯池’才对。”

“啧啧,这髡贼真是荒淫无度,糜烂至极。”黄公子嘴上这样说着,语气不但没有半点责备之意,反而带着不甘。”

王梓杰翻动画册到林哀与张童雨的合像一页。“据本公子所知,扬州瘦马。一等资质的女孩,将被教授弹琴吹箫,吟诗写字,画画围棋,以及百般淫巧 技艺,二等资质的女孩,也能识些字、弹点曲。这林哀必是一等无疑,而这位,便是二等了。所学虽有不同,但万变不理其宗,终究是供髡贼行淫享乐之用。”

“啊。原来如此。”黄公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即然是商品,不知是否会像其他货品一般发售……”

“黄老弟。这一等货色,是不用想了。你看这画册中的林哀。定已被这东门元老卖下。髡贼个个如色中饿鬼,尚未养成便急切采纳。一等女子,必然早就瓜分一空了。这二等的,或许还有一些希望。”

“只可惜差了些。”黄公子看着张童雨说。

“哎。黄老弟此言诧异。虽说这相貌是差了些。但却学过髡学。试想,在胯下婉转承欢时,让其背诵髡学诗词,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啊……”

“好,好。好啊!”黄公子一脸淫笑着。

“够了!”方德终于忍不住了。爆吼一声跳了起来。横眉怒目着瞪着王梓杰。

“满口污言秽语,坏人清白。”方德狠狠的指着他,“嘴上礼义廉耻、仁义道德,内里却全是男盗女娼的龌龊下流念想。髡贼固然是不知圣人正道的海外蛮夷。你却也不过是个,卑鄙无耻、毁谤中伤的道貌岸然之徒,真正的斯文败类!”

方德怒发冲冠,激动之下,冲上去对着王梓杰脸上就是一拳。事出突然,大家都没反应过来。结果就是王梓杰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惨叫着跃倒在地,一旁的妓女尖叫着躲到房间边缘。

方德一把扑向桌上的相册,合起后抱着就就跑。毫不理会周围的劝阻呼喊,一路向家狂奔。


深潜者 于 2014-7-17 22:22:42 发表了:

关原合战时双方总兵力十几万,战死三千。幕府军 Vs 伏波军时应该会更少吧?


liutom2 于 2014-7-17 23:05:42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4-7-17 22:22

关原合战时双方总兵力十几万,战死三千。幕府军 Vs 伏波军时应该会更少吧?

元老院 5000 火枪兵轻而易举就打死个 2-3 万人


白色蚂蚁 于 2014-7-17 23:14:03 发表了:

加油,支持你!

要不要合围日军,一层一层的把日本人打死? 冷山里的剧情。。。虽然是坑杀,但是一层一层的射杀日军还是很耐看


liutom2 于 2014-7-17 23:37:09 发表了:

白色蚂蚁 发表于 2014-7-17 23:14

加油,支持你!

要不要合围日军,一层一层的把日本人打死? 冷山里的剧情。。。虽然是坑杀,但是一层 ...

早跑了,真来十几万,枪声一响估计起码跑掉一大半


hawkklins 于 2014-7-18 11:01:30 发表了:

果然你还是对日本下手了。。。


深潜者 于 2014-7-18 12:14:15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4-7-17 23:05

元老院 5000 火枪兵轻而易举就打死个 2-3 万人

除非伏波军阴险的在一两百米才开火。否则的话,一波千米外的榴霰弹齐射就足以崩溃德川大军


liutom2 于 2014-7-19 11:54:07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4-7-18 12:14

除非伏波军阴险的在一两百米才开火。否则的话,一波千米外的榴霰弹齐射就足以崩溃德川大军

十几万人呢,米尼至少可以打 800 米,齐射就行了,每分钟 1.5 万发子弹,比霰弹厉害多了


原子光谱 于 2014-7-19 20:18:38 发表了:

芳草地的修学旅行竟然到了广州······


7swords 于 2014-7-20 00:06:08 发表了:

原子光谱 发表于 2014-7-19 20:18

芳草地的修学旅行竟然到了广州······

没有方世玉了...


警视厅一课 于 2014-7-26 11:49:53 发表了:

我大 31 班终于出场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7-26 15:25:30 发表了:

尸体还是赶快清理掉好,堆在那里就是瘟疫发生器·································我可没心情慢慢清理·······················


东门吹雨 于 2014-7-26 15:32:00 发表了:

紫樱花灬沫兮 发表于 2014-7-26 15:25 尸体还是赶快清理掉好,堆在那里就是瘟疫发生器···························· ...

眼光很毒啊,竟然看出自己也在场。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7-26 15:35:48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4-7-26 15:32

眼光很毒啊,竟然看出自己也在场。

以前对尸体数量还没概念················自从在垃圾山上跟同志们一起翻找过尸块以后我就对一具以上的尸体有了本能的厌恶·······················


东门吹雨 于 2014-7-26 16:14:33 发表了:

紫樱花灬沫兮 发表于 2014-7-26 15:35 以前对尸体数量还没概念················自从在垃圾山上跟同志们一起翻找过尸块以后我就 ...

那你还向企划院申请 2000 条装尸袋干啥。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7-26 16:15:38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4-7-26 16:14

那你还向企划院申请 2000 条装尸袋干啥。

准备在我卧室里挂上 2000 个骷髅························


东门吹雨 于 2014-7-26 16:39:19 发表了:

紫樱花灬沫兮 发表于 2014-7-26 16:15 准备在我卧室里挂上 2000 个骷髅························

关东平原上现在有上万具尸体,请随意挑选。如果你有耐心等上 1~2 天,还可以收集到江户城里德川家显贵要员的遗体。


liutom2 于 2014-7-26 22:28:04 发表了:

紫樱花灬沫兮 发表于 2014-7-26 16:15

准备在我卧室里挂上 2000 个骷髅························

都打算拿锅煮?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7-26 22:36:08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4-7-26 22:28

都打算拿锅煮?

加点稀盐酸效果更好


liutom2 于 2014-7-27 00:03:18 发表了:

紫樱花灬沫兮 发表于 2014-7-26 22:36

加点稀盐酸效果更好

这味道


Scat 于 2014-7-27 14:23:22 发表了:

按照岛原之乱荷兰人通信里的说法“幕府海运来 7 万士兵”,那直接按孔有德模式处理就可以了


棱堡防线 于 2014-7-27 22:42:32 发表了:

山下列兵火枪弹幕不停的收割生命     山上贵族坐在遮阳伞下喝饮料观赏屠杀    女仆侍立在旁    蓝天中飘过的白云不时遮挡住阳光    在绿草地上投射出一片墨影    真是如诗般的画面


东门吹雨 于 2014-8-7 23:13:38 发表了:

方德的故事完成。


godofhistory 于 2014-8-9 21:27:48 发表了:

写得很有意思,多谢 LZ 啦


火星人士 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了:

post_deleted


xyzcls 于 2014-8-11 19:07:14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4-8-11 18:05

东门元老快把相册交出来!!!

另,就这么完了?意犹未尽啊

天诛国贼大青蛙,你个阉货要相册也没用啊


CIRAS 于 2014-8-11 19:22:22 发表了:

脑洞不是很大,写的不错


东门吹雨 于 2014-8-11 20:50:10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4-8-11 18:05

东门元老快把相册交出来!!!

另,就这么完了?意犹未尽啊

方德的故事到这里就完了。

相册嘛…………

其实包里有两本,你要看哪本?

另:这怎么贴图啊?高级模式的附件也不行啊


东门吹雨 于 2014-8-11 20:59:18 发表了:

预览:

003.jpg(780.13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1 20:58 上传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金山险马 于 2014-8-13 10:55:14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4-7-27 00:03

这味道

啥,你还不满意...? 那加一些葱姜八角桂皮香叶?


291383274 于 2014-8-13 11:48:10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4-8-12 16:22

必须严厉查处,查不出来就广州十日,东莞三屠,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那时候的东莞实在没什么可屠的```


警视厅一课 于 2014-8-16 09:19:37 发表了:

预览,解密部分图片

QQ 截图 1.jpg(49.77 KB, 下载次数: 2)

2014-8-16 09:10 上传

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半身像,映入了眼帘。少女长发及肩,端庄秀丽,清澈明亮的双眸直视着前方。她穿着髡贼女学生们的那种白细布制的服装,深色大翻领上点缀着白色的线条,同样深色的领巾系束在胸前。

QQ 截图 2.jpg(41.71 KB, 下载次数: 2)

2014-8-16 09:11 上传

还是这位少女,却是换了一身衣赏,看款式与上一页相同,却是藏蓝的,领巾也换为红色。画像里,她侧立而站,偏着头望过来,两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少女特有的表涩靓丽,似初绽的蓓蕾呈现于眼前。

QQ 截图 3.jpg(57.74 KB, 下载次数: 2)

2014-8-16 09:14 上传

“一所学校竟然有如此多的藏书,髡贼果然富甲天下。”王梓杰对藏书量由衷佩服。

QQ 截图 4.jpg(34.56 KB, 下载次数: 2)

2014-8-16 09:15 上传

林哀的冬装像里,双排扣的呢子大衣引发了大家的兴趣,这种挺拔的冬装前所未见。

QQ 截图 5.jpg(42.91 KB, 下载次数: 2)

2014-8-16 09:16 上传

接下来一张游装的画片,引得屋里一阵惊呼。她 r 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手里提着一个蓝色的桶,笑盈盈地看过来。上身的黑色小背心短小得露出了锁骨和肚脐,下身穿得更小,贴身的小亵裤仅仅遮挡住胯部。

“简直是不知廉耻,败坏妇德!”王公子怒声斥责。

QQ 截图 6.jpg(23.67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19 上传

QQ 图片 7.jpg(60.73 KB, 下载次数: 2)

2014-8-16 09:19 上传

咦,这张,好大的雪。临高不过离广州不远,天候能有如此大差别?


警视厅一课 于 2014-8-16 09:30:34 发表了:

QQ 截图 1.jpg(31.9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22 上传

“这女学生似乎颇为好学,连小息时也不忘翻看手札。只可惜是女儿身,又是读的是髡贼的书。要是身为大明男儿,如此勤学不辍之人,状元这事不敢海口,中个进士定是不成问题的。”

QQ 截图 2.jpg(41.27 KB, 下载次数: 3)

2014-8-16 09:23 上传

“这便是那传说中的‘小火车’吧?里面似乎可以坐很多人,还有圆环可供拉扶。髡贼虽富甲天下,却还有勤俭节约的一面,每一样物件都是物尽其用。”

QQ 截图 3.jpg(63.7 KB, 下载次数: 3)

2014-8-16 09:25 上传

“竟然拿着民夫杂役的物件玩闹,真是不成体统!”

QQ 截图 4.jpg(174.05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27 上传

“啊,这这,这是铁船啊!这样的巨舶,却能拖上岸来。真是不可思议!”

QQ 截图 5.jpg(50.85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28 上传

“这牌楼似的物件是什么?……啊,竟然是到了东瀛!”

“这些学生,年纪轻轻就以随着髡贼的海船游历四方。这人文地理上的见识,我等却是又输了一成。”

QQ 截图 6.jpg(49.43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30 上传

“又是小火车站,可是,这注解里的‘省电模式’却是何意?”


警视厅一课 于 2014-8-16 09:35:06 发表了:

QQ 截图 7.jpg(40.44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32 上传

而赤着脚在水池边的却因为天足而引发了一番批评。

107.jpg(767.49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6 09:33 上传

105.jpg(843.62 KB, 下载次数: 3)

2014-8-16 09:34 上传

传说中另外一本相册的内容


ljjtc520 于 2014-8-16 22:53:36 发表了:

求相册啊。


警视厅一课 于 2014-8-16 23:00:36 发表了:

ljjtc520 发表于 2014-8-16 22:53

求相册啊。

上面不就是部分吗?


ljjtc520 于 2014-8-16 23:01:54 发表了:

警视厅一课 发表于 2014-8-16 23:00

上面不就是部分吗?

再来一些啊,虽然下载不值当,但是在帖子里看看还是挺不错的,毕竟妹子养眼么。


警视厅一课 于 2014-8-16 23:35:20 发表了:

ljjtc520 发表于 2014-8-16 23:01

再来一些啊,虽然下载不值当,但是在帖子里看看还是挺不错的,毕竟妹子养眼么。

吹牛还没写到那里,到时候会解密的


SNOOPY007S 于 2014-8-18 19:58:52 发表了:

那个,画册里还有两个没体现,衣食住行里的食和住,我记得写真里也有吧。这些应该更能给她们震撼。


东门吹雨 于 2014-8-18 21:21:15 发表了:

SNOOPY007S 发表于 2014-8-18 19:58

那个,画册里还有两个没体现,衣食住行里的食和住,我记得写真里也有吧。这些应该更能给她们震撼。

这一本是芳草地学校初中部的毕业纪念相册,自然是以学校为主。

还有一本个人相册,内容就丰富了。


东门吹雨 于 2014-8-18 23:52:27 发表了:

009.jpg(125.54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8 23:51 上传

芳草地学校 163X 年校庆,初中部节目《丰臣公主》舞台剧剧照 1,摄影:丁丁 163X 年 X 月

010.jpg(134.26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8 23:51 上传

芳草地学校 163X 年校庆,初中部节目《丰臣公主》舞台剧剧照 2,摄影:丁丁 163X 年 X 月

017.jpg(115.86 KB, 下载次数: 0)

2014-8-18 23:52 上传

芳草地车站。 拍摄:丁丁 163X 年


7swords 于 2014-8-19 16:14:32 发表了:

291383274 发表于 2014-8-13 11:48

那时候的东莞实在没什么可屠的```

换成佛山好了,佛山三屠!


myarance 于 2014-8-20 22:57:20 发表了:

写出了很多人潜意识里喜闻乐见的某些东西,非常好!这才是大 SC 特色


291383274 于 2014-8-22 11:42:48 发表了:

7swords 发表于 2014-8-19 16:14

换成佛山好了,佛山三屠!

然后黄飞鸿提前出场?


7swords 于 2014-8-22 12:20:07 发表了:

291383274 发表于 2014-8-22 11:42

然后黄飞鸿提前出场?

可以有洪熙官啊方世玉啊什么的嘛

方德不是已经有了么?哈哈


yanyu126 于 2014-11-8 21:19:30 发表了:

其实第二篇完全可以转正啊,不过估计这位方公子性命堪忧


原子光谱 于 2014-11-12 01:10:52 发表了:

《丰臣公主》讲的是什么?有必要作为经典剧目传承下去······

PS:几百年后,元老的后人们发现,他们的审美风格竟然和初代元老是一样的···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11-12 01:19:44 发表了:

原子光谱 发表于 2014-11-12 01:10

《丰臣公主》讲的是什么?有必要作为经典剧目传承下去······

PS:几百年后,元老的后人们发现,他 ...

伪娘爱好者表示晚上要来十万个嫂夫人挨个 BIU


SG3525 于 2014-11-12 23:32:34 发表了:

求更新~


水银骑士 于 2015-1-4 16:02:58 发表了:

求下部


高超音速鱼雷艇 于 2015-1-8 20:06:02 发表了:

催更求下部


高超音速鱼雷艇 于 2015-1-10 19:21:47 发表了:

在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