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从济州岛的成功和杭州的失败中取得的经验教训的发言

北朝旧贴 | G-6 | 8/15/2020 | 共 6226 字 | 编辑本页

G-6 于 2014-6-25 20:21:32 发表了:

同志们,在元老院的开拓历程中,济州岛无疑是一个成功的典型:时间快,花费少,收益大,后患小,已经走上了正循环的康庄大路;而杭州站则变成反面教材的楷模:元老赵某人耗费了天量的时间和人力、物力,结果基本任务一项也没有完成,如果不是一些偶然因素,杭州站已经是灭顶之灾了。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呢?关键就是思想路线的差别。思想路线是一切的根本,路线走错了,越是投入大,效果越是南辕北辙。济州岛之所以成功,就在于走了一条群众路线:灭官府、屠大户、解放奴婢,用公社把劳动者组织起来。这条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毁灭官府和大户,就不会有人出头来反对我们;解放和组织劳动人民,人民就感恩戴德,涌现出金三顺这样的女英雄和白马队这样模范单位。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中的一些人,忘记了群众,脱离了百姓,把希望寄托到官僚士绅统治阶级身上去了,这简直是愚不可及。他们终日与大户士绅迎来送往、打情骂俏,欣欣然飘飘然,仿佛自己也成为一名优雅高尚的大明绅士了,这就叫忘本,这就叫背叛!

难道我们没有前车之鉴么?当年紫明楼多红火?俨然南中国的大户流行风潮之灯塔,但是稍有风吹草动就露出了泥足巨人的本色。直到郭元老在炮舰和刺刀的支持下重返广州,紫明楼才算站住脚跟。

老百姓是一张白纸,是可以教化、可以塑造成澳宋子民的,在台湾、在海南、在济州岛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

然而,朱明的皇族、士绅要得我大宋的救赎,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他们只是惊奇或者畏惧于我们的奇技淫巧,骨子里还是把我们视作蛮夷,温和一点要归化我们,激进一点的要消灭我们。

所以,我们要放弃对朱明统治阶层的任何幻想,朱由检和袁从焕、孙承宗和吴三桂、王承恩和史可法,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区别,严格的说,这些人和马尼拉的西班牙总督、果阿的葡萄牙主教、江户的德川将军,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和他们,妥协与合作是暂时的、局部的、相对的,斗争与摧毁是永久的、全部的、绝对的,我们对他们,除了吉 哈 德还是吉 哈 德。

我看见有很多脑袋、戴着高高的乌纱帽的脑袋,圆溜溜的脑袋,在京师、在南直隶、在杭州,都成熟了,像西瓜一样的成熟了,朱明的土地,好像就是一块等待收获的瓜田。


angel8th 于 2014-6-25 20:50:01 发表了:

大陆的穷苦人望王师,如大旱望云霓、赤子望父母啊!


pwatx1 于 2014-6-25 20:58:28 发表了:

没错,赵公公最大的问题在于组织和发动群众,真的把手下这几千工人,几万流民组织和训练好了,再用先进理论洗一洗脑,那时候趁着灾年直接拉杆子横扫江南半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明朝在南边的军队也就剩下江南和湖广这一块的,以临高的海军实力,直接截断长江,长江以南的官军说是土鸡瓦狗都高看他们了。


不动如山孙元良 于 2014-6-25 21:25:15 发表了:

赵公公不会计划把这些人养起来另立中央吧

怀疑啊

要小心潜藏在党内的张国焘


isdily 于 2014-6-25 22:40:10 发表了:

赵引弓手头那几万人赶紧运临高和台南,攒在手里算什么事啊……


G-6 于 2014-6-25 22:47:4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25 22:40

赵引弓手头那几万人赶紧运临高和台南,攒在手里算什么事啊……

人家正飘飘然的沉浸在成为一名高尚优雅的大明上流社会精英绅士的快感之中,谈笑皆富贵,往来无白丁,多么惬意呀。


isdily 于 2014-6-25 23:01:53 发表了:

G-6 发表于 2014-6-25 22:47

人家正飘飘然的沉浸在成为一名高尚优雅的大明上流社会精英绅士的快感之中,谈笑皆富贵,往来无白丁,多么 ...

我之前也发过一个帖子,认为赵引弓是不务正业。

当前对临高来说,粮食,煤炭,人口是第一位的;

生丝不过是为了套取白银,进而用白银套取大明的各种资源,包括粮食煤炭和人口等的一个手段。

而赵引弓把手段当目的了,这个是最大的问题。就大明崇祯时代的生丝产量,临高直接收购就是了;跟糖业不同,糖直到近代都是奢侈品,长期供不应求,包括大明都要大量购入白糖的,临高大规模插手白糖生产无可厚非。而插手生丝这种很容易贸易就达到上限的东西算什么回事?


獭兔 于 2014-6-25 23:15:36 发表了:

济州岛哪里都是囚犯,狒狒来了等于农奴翻身做主人。杭州那边既得利益者太多了没可能像济州岛这么立竿见影。但是如果在杭州赵公公不一味向钱看多动点心眼在底层民众身上教化民众对于以后打开内地局面是大大的有利的,客观上两地不具备可比性,但是赵公公的公正路线明显走偏了。


lmx1982 于 2014-6-25 23:47:16 发表了:

獭兔 发表于 2014-6-25 23:15

济州岛哪里都是囚犯,狒狒来了等于农奴翻身做主人。杭州那边既得利益者太多了没可能像济州岛这么立竿见影。 ...

翻身囚犯不是还出了个嫖的猛么?

这根路线无关,是环境不一样。济州髡贼握着枪杆子,想杀想打谁一句话的事,敢闹事的都被吊秋千架了。自然诸事如意,顺风顺水。

杭州是枪杆子在人家手里,赵公公得整天防着人家对他想打想杀。


lbearx 于 2014-6-26 00:42:02 发表了:

人官府最忌的就是帮会教门妖言惑众,你居然要在官府眼皮底下组织发动群众,

要这么干引公公就真进相公堂子了

杭州站这个点要搞商业,跟官绅上层打交道是一定的,

出的问题也和当初广州站一样,打点好本地的关系,又引来了外来的窥伺,

这能说在明末的背景下,要当个没有牢靠背景的外来大商人是不可能的,想巧取豪夺的势力太多了,

最后也只有像当初广州一样,用枪杆子让他们明白。


swatsolo 于 2014-6-26 00:58:32 发表了:

赵公公还是回临高当一名有前途的农业员吧。


獭兔 于 2014-6-26 01:06:37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6-25 23:47

翻身囚犯不是还出了个嫖的猛么?

这根路线无关,是环境不一样。济州髡贼握着枪杆子,想杀想打谁一句话的 ...

朴德猛还真不是下定了决心要背叛,是这家伙没啥脑子不会站队。

杭州那边最二的是难民营成了养猪场,如果换了其他人来早就开始在难民里洗脑传道了。


eumenes 于 2014-6-26 08:10:4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26 15:33 编辑

济州岛成功不在于走群众路线还是上层路线,而是武装占领建立统治。

只有在髡人建立统治的地方才能放开手脚建设。

无论雷州广州杭州,髡人任何以和平方式在明国立足发展的计划最后都落到要动用武力来收拾的局面。


Scat 于 2014-6-26 15:52:28 发表了:

主要是没有展开大陆攻略之前,大陆上的布点分寸不好拿捏


冰璃 于 2014-6-26 17:09:2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25 23:01

我之前也发过一个帖子,认为赵引弓是不务正业。

当前对临高来说,粮食,煤炭,人口是第一位的;

说穿了杭州这种地方,要赚钱最多也就是当二道贩子赚点快钱。投入大量资源搞基础建设,那就会出现一个问题:该怎么保护它?在力量很难投送得到的敌占区搞工矿建设,越是能赚钱。越是规模大就越危险。这出闹剧实际上就是殖民贸易部借赵引弓的无知和好大喜功玩独走。反正玩脱了有赵引弓顶缸,进相公堂子的是赵引弓不是司凯德。可笑的是现在赵引弓还以为是有人眼红他要整他,要“不顾一切的阻止那些在元老院里坐而论道的嘴炮”。


de9000 于 2014-6-26 19:09:28 发表了:

我还替老赵说两句,人家老赵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穿越众又不是神仙,事事都能面面俱到,要是这样就被打击的话,那以后元老院岂不是又要变成“多做多错,不做不错”的局面了?有活力的团体总会有几只黑马,如果因为黑马出了错,就要把黑马否定到底的话,那么团体的活力又从哪来呢?


原子光谱 于 2014-6-26 19:26:17 发表了:

元老院不需要活力,元老院只要惯性就够了······


lmx1982 于 2014-6-26 20:09:02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26 19:09

我还替老赵说两句,人家老赵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穿越众又不是神仙,事事都能面面俱到,要是这样就被打击的 ...

关键是谁让他开工厂,插手生产环节了?如果是吹牛的独断也就算了,如果是同人转正,写的时候干嘛不发上来,如果当初发上来经过大家讨论修正,绝不会发生现在这种场面。


tgwtgw 于 2014-6-26 20:29:51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26 19:09

我还替老赵说两句,人家老赵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穿越众又不是神仙,事事都能面面俱到,要是这样就被打击的 ...

杭州站的本职任务不完成跑去不务正业的结纳士绅大办实业

要个个元老都学这位苦活累活不干只会刷声望刷政绩

临高直接改相公堂子算了


de9000 于 2014-6-26 20:50:53 发表了:

tgwtgw 发表于 2014-6-26 20:29

杭州站的本职任务不完成跑去不务正业的结纳士绅大办实业

要个个元老都学这位苦活累活不干只会刷声望刷政 ...

杭州站本职任务没完成吗?有主动力的员工对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不是坏事


isdily 于 2014-6-26 23:11:5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26 20:50

杭州站本职任务没完成吗?有主动力的员工对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不是坏事

崇祯辛辛苦苦把大明阳寿在短短 17 年内折腾完,这种主动性的教训还不够深刻么?


de9000 于 2014-6-26 23:21:36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26 23:11

崇祯辛辛苦苦把大明阳寿在短短 17 年内折腾完,这种主动性的教训还不够深刻么?

你举的是反面例子,但正面例子也不少。更何况现在我们处于事业开创性,倘若真把大家变成啥事都求圆滑的好好先生,那我们的事业还能前进多久


isdily 于 2014-6-26 23:39:1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26 23:21

你举的是反面例子,但正面例子也不少。更何况现在我们处于事业开创性,倘若真把大家变成啥事都求圆滑的好 ...

不要非此即彼好不好。

赵引弓这种行为是需要严厉打击的——相比之下广州站和雷州站都是值得推广的典型。


de9000 于 2014-6-27 00:02:2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26 23:39

不要非此即彼好不好。

赵引弓这种行为是需要严厉打击的——相比之下广州站和雷州站都是值得推广的典型 ...

老赵的行为都是后方批准的,怎么打击?这样一搞,以后前方人不寒心?


isdily 于 2014-6-27 00:05:52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27 00:02

老赵的行为都是后方批准的,怎么打击?这样一搞,以后前方人不寒心?

后方也得查,不能因为涉及多人就姑息——这是鼓励大家把元老院拖下水后想怎么干都行——完全是作死。


lbearx 于 2014-6-27 00:29:2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lbearx 于 2014-6-27 00:36 编辑

isdily 发表于 2014-6-26 23:39

不要非此即彼好不好。

赵引弓这种行为是需要严厉打击的——相比之下广州站和雷州站都是值得推广的典型 ...

呵呵,

区别在哪? 广州站和雷州站不是一样大搞产业,引来外人窥伺,最后要元老院擦屁股?

只不过这俩离得近,髡贼反应快,形势没这么悬罢了,

其实单就擦屁股的代价来讲,引公公这次几个人就摆平了,那俩都出动伏波军了.

要批引公公也就是他独走,但这点吹牛没明写。

其实说白了,无非是引公公这次反应迟钝,做法业余,实在有辱穿越者一贯英明神武的形象,

才有这么多不满


isdily 于 2014-6-27 00:37:07 发表了:

lbearx 发表于 2014-6-27 00:29

呵呵,

区别在哪? 广州站和雷州站不是一样大搞产业,引来外人窥伺,最后要元老院擦屁股?

区别是雷州站和广州站这两个派驻站给元老院提供了大量收入。

杭州站没有给元老院提供大量收入,雷州站在光 1628 年收入的白糖毛利估计超过 10 万两,这还是很多甘蔗田没有整合的结果;后来整合出来的粮店收益多少没提,但是应该不会少。广州站早先卖了很多镜子和国士无双/大唐公主,每年大约给临高提供上万人口,后来携伏波军进攻广州的声势,发行两次债券,估计发行量不少于 100 万两白银。相比之下杭州站站有提供这么多收入么?那么人口呢?也没有大量提供,那么好意思跟广州站和雷州站比么?

广州站和雷州站都是高投入高产出的例子,而杭州站光看建设一个山庄,外加建设缫丝厂和蚕桑基地看,投入不会小;而成绩呢?打退一次破靴党的进攻——这也能当政绩吹不成?


isdily 于 2014-6-27 00:45:20 发表了:

从时间上看,雷州站 1628 年入驻,不到半年利用 500 废力量确立在雷州半岛糖业领袖地位,同时积极插手粮食买卖。

广州站 1628 年入驻,迟至 1630 年第一次被摧毁,在此之前大肆贩卖从白纸钢针到大尺寸玻璃制品等物资,期间还为雷州站调拨头寸;在 1630 年底恢复广州站后,在 1631 年发行了两次债券,同时在 1632 年发动机行动期间大规模从广东等地收购粮食,有利的支持了发动机行动的运转。

——————————————————————————————————————————————————————————————————

杭州站自 1631 年入驻,至 1633 年 7 月,发动机行动期间向海南运送约 1.4 万难民,另有 2 万以上难民扣留在杭州附近的慈善堂中;1633 年初拿出 5 万两白银入股招商局已经是咬牙拿出来了,——咱先不说他这是空手套白狼;期间完成缫丝厂和部分桑田生产改造,就设定而言,未能对当地桑农和缫丝手工场产生较大冲击。最后战绩是破坏一次破靴党进攻。

顺带交好江南部分士绅(这点得承认杭州站结交的士绅在朝堂的能量应该比广州站和雷州站结交的更强)。

相比之下杭州站好意思跟雷州站和广州站比么?


lbearx 于 2014-6-27 00:45:5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27 00:37

区别是雷州站和广州站这两个派驻站给元老院提供了大量收入。

杭州站没有给元老院提供大量收入,雷州站 ...

引公公开丝厂不就是创收吗?

插手漕运和日本贸易不也是?

只是这块饼更大,要吃下去难度也更大也已。


isdily 于 2014-6-27 00:50:02 发表了:

lbearx 发表于 2014-6-27 00:45

引公公开丝厂不就是创收吗?

插手漕运和日本贸易不也是?

插手漕运收回投资遥遥无期。

日本贸易什么时候赚大钱了?跟沈家合资的对日贸易要给沈家很大的利润分成好不好,那才几条沙船啊?

赵引弓创收=赵引弓赚大钱?

文中哪个设定支持这个观点了?倒是连开办招商局拿出几万两白银都得想方子空手套白狼。

赵引弓花这么大力气建设丝厂和建设桑田就是脱裤子放屁的举动,江南地区蚕桑和生丝本来就多,直接采购卖日本就是了,干嘛要自己生产?费时费力最后还会被人冲击。


isdily 于 2014-6-27 00:54:00 发表了:

杭州站明知自己身后缺乏军事力量支撑,却插手江南生丝生产,从桑田种植到缫丝,还插手生丝生产中的放贷,真是作死一箩筐。

骂广州站和雷州站有 500 废强力军事支持正好说明杭州站的赵引弓定位有严重问题,既然无法让杭州站具备广州和雷州站的军事支撑强度,那么为什么硬要走作死的路线?

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符合杭州站发展的路子才是正道,一味学广州站和雷州站这是东施效颦。

没有军事强力支撑,杭州站就不该插手生丝的生产环节,直接走采购环节就是了,风险小多了。


lbearx 于 2014-6-27 00:54:54 发表了:

像杭州,广州站这类的,

只能在元老院有控制能力的地方才好开展,

在大明这类敌占区,最稳妥的是像万有和润世堂这类,

广布点,但每一处都不大,丢了也不会造成太大损失,

而且有土著站台,穿越者只是幕后,也没啥显摆技术和财力,不会太引人注目


冰璃 于 2014-6-27 00:57: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冰璃 于 2014-6-27 00:59 编辑

开丝厂建设桑田创造利润需要时间,而在此之前需要很多的前期投入。最开始的几年算投入产出比并不合算,不如直接收购生丝当二道贩子。

而这里是敌占区,赵引弓基本就差在脸上刻着“我是髡匪”了。搞这么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工厂,插手各种地雷阵,有没考虑过怎么保护这些事业?


lbearx 于 2014-6-27 01:16: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lbearx 于 2014-6-27 01:19 编辑

冰璃 发表于 2014-6-27 00:57

开丝厂建设桑田创造利润需要时间,而在此之前需要很多的前期投入。最开始的几年算投入产出比并不合算,不如 ...

说来说去,

我还是不认为,引公公只是因为开丝厂才惹祸上身,一个刚开的丝厂,有多少甜头?

正如 ls 说的,开丝厂建设桑田创造利润需要时间,草创阶段就下手有啥好的?

漕运应该才是重点。至于保护啥的,复社,教会,本地官绅,架不住来的是京城大佬和赤军余孽啊


netmousexhxh 于 2014-6-27 21:42:53 发表了:

恭喜大字报转正


liuludehao 于 2014-6-27 22:32:0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27 00:05

后方也得查,不能因为涉及多人就姑息——这是鼓励大家把元老院拖下水后想怎么干都行——完全是作死。

我突然怀疑农业部在老赵的经营里面牵扯恐怕比殖民部还深,另外一个元老是农业口的,而且以南海为代表的农业部在政治立场上和乡绅也是颇多暧昧的,甚至,那些管制器材估计也是农业口转过去的。我建议先查农业口。


liuludehao 于 2014-6-27 22:38:50 发表了:

其实,赵老板设工厂直接主要招男工,像席亚洲守煤矿的时候大力训练民兵将工人组织起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主要就是大家都信奉这一点。真组织起来,哪里用的着事到临头把西华一个三观都没树立的女孩子派去当间谍。真看到人家林佰光能把高家的孩子训练出来,他就想也搞一个?大家就是看到赵老板太多这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行径和事到临头无静气才气的。


云归无处 于 2014-6-27 22:52:51 发表了:

恭喜恭喜,楼主一炮轰上了临高日报啊


实话实说萨哈夫 于 2014-6-28 00:28:20 发表了:

楼主真是好撰稿人,居然被收录了~


沉默的狙击手 于 2014-6-28 00:32:20 发表了:

我擦,楼主的大字报转正了,老子以后也找准时机轰他娘几炮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30 09:27:01 发表了:

lmx1982 发表于 2014-6-25 23:47

翻身囚犯不是还出了个嫖的猛么?

这根路线无关,是环境不一样。济州髡贼握着枪杆子,想杀想打谁一句话的 ...

朴得猛没事,出事的是朴得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