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尔师徒反工业化不奇怪,因为一部分日本人眼中所谓的毛主义就是“环保农村社会”

北朝旧贴 | 波尔布特 | 8/15/2020 | 共 1685 字 | 编辑本页

波尔布特 于 2014-6-18 21:44:23 发表了:

记得日本的右翼动画片《渣和无用改革》第二集中,提到毛主义的理想就是建设绿色环保的农村社会,貌似剧中还有左翼的日本人为此叫好,然后被日本右翼批驳——类似于现在“自干五”为代表的中国现实主义者批判“环保小清新”。

其实毛的理想是实现中国的工业化,所谓的“绿色环保、农业社会”显然是日本人的误读,但偏偏不仅是日本人误读,德国人也误读了。现代德国的中老年绿党,在 60-70 年代年少时都是西德“红卫兵”,以阅读毛语录为荣。

还有香港拍的《紫雨风暴》,里面红色高棉的口号是“建设尽善尽美的农业社会”,而红色高棉一向被很多港灿、WW、外国人视为毛的“模范学生”。

估计是当年的“上山下乡”运动让很多外国人与港台华人误会了。真是阴差阳错,虽然当年知青下乡干了很多农活,但他们的主要任务可是搞农村基建,以农村的工业化为目标,80 年代的中国“乡镇企业”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日本第一代赤军已经有很多人把毛主义误读为“环保农业社会”,第二代赤军的误读程度可想而知。而第二代赤军的徒弟郝元偏偏生活在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原始积累阶段”,最后将“社会主义”的道路歪向反大机器生产、反工业化的卢德主义、“封建社会主义”也就不奇怪了。

下面是《渣和无用改革》第二集的地址,请从第 3 分钟开始看,本人的 ID 也出场了。

\$&url=http://www.aipai.com/c20/PD8pJSIhJCZqJWQvKw/playerOut.swf\$&http://www.aipai.com/c20/PD8pJSIhJCZqJWQvKw/playerOut.swf\$&/url\$&

备注:1、卢德主义出现于工业革命初期,那时候的工人对于大机器生产的出现认识不足,盲目地认为是大机器的出现使自己丧失了就业,于是憎恨大机器,开始破坏这些新出现的机器设备,以换取就业。工业革命初期产生的卢德主义,它没有认清历史的合理性和历史进步的方向,它不是去摧毁吃人的资本主义制度,而是去砸毁机器。它是被压迫和被剥夺的工人阶级一种自发的反抗,而不是一种自觉的、真正有组织的、能够持续和最终取胜的斗争。卢德主义既是对资本主义的抗议,但是同时这种反抗又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因此是没有任何出路和注定了要失败的。它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真正的社会主义运动产生以前的“前史”。卢德主义正好表明当时真正的社会主义还没有产生。2、封建社会主义 打着“社会主义”招牌,代表没落的封建贵族利益的社会思潮,19 世纪 30、40 年代流行于法英等国。1848 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一书中根据这种思潮所代表的阶级利益冠以这个名称。并对其进行了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在 1830 年法国七月革命和 1832 年英国的选举法改革中,法英两国的封建贵族再度被资产阶级击败,已无力同资产阶级再进行争夺统治权力的斗争,于是转而以“同情工人”的面目出现,给自己的理论涂上“社会主义”色彩,站在封建贵族立场上,留恋没落的封建制度,抨击和诅咒资本主义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6-18 21:47:59 发表了:

我也是敌视环保小清新的··························不过我更喜欢的是人体这个肉做的机器而非钢铁的机器


獭兔 于 2014-6-18 21:52:05 发表了:

让中国变成超级农业和手工业国家白皮和精神白皮日本鬼子垄断工业还真符合这些傲慢的家伙的思维回路。


de9000 于 2014-6-18 21:55:29 发表了:

日本第一代赤军已经有很多人把毛主义误读为“环保农业社会”,第二代赤军的误读程度可想而知。

\\\____

黑尔穿越时,互联网都流行多少年了


不要以为你赢了 于 2014-6-18 22:03:18 发表了:

所以需要楼主你这位“好学生”去给他们做科学普及 →_→


波尔布特 于 2014-6-18 22:08:37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18 21:55

日本第一代赤军已经有很多人把毛主义误读为“环保农业社会”,第二代赤军的误读程度可想而知。

\\\____

黑 ...

这跟互联网无关,跟时代无关,跟国际“代沟”有关,每天坐在电脑前的白皮,有很多人都以为现在的中国人脑袋后留有辫子。《渣和无用改革》可是几年前的动画,跟黑尔穿越差不多的时间。


ice327 于 2014-6-19 09:35:57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18 21:55

日本第一代赤军已经有很多人把毛主义误读为“环保农业社会”,第二代赤军的误读程度可想而知。

\\\____

黑 ...

从相互交流的角度来说,互联网的效率还有点低,何况互联网本身也是很大程度上受传统媒体的资金操纵的。

最简单的例子,两岸互联网交流程度算比较高的了吧,但现在还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年轻人以为 WW 是什么道德圣地人间净土终极乌托邦,他们不是不上网,而是控制网络的传统门户网站刻意掩盖关于 WW 的负面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