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最新这章,吹牛者已经把赵引弓刻画成宋钦宗了。

北朝旧贴 | isdily | 8/15/2020 | 共 3590 字 | 编辑本页

isdily 于 2014-6-13 00:30:02 发表了:

根据前期设定,我们可以看到:

第一百八十四节 小恩小义

“小恩小义?莫非你有大恩大义于人?”西华冷笑道,一指窗外,“外面的数万难民,哪个不是仰赵老爷的恩义才能苟活于世,这许多孩子原本都是冻饿而死的,如今在这里衣食不愁,还有书念,莫非是你的恩义?”

最新这章     第一百八十八节 未言胜,先言败

眼下在山庄里工作的奴仆就有二千多号人,光人事档案就能堆满一间屋子。

而杭州是什么地方?好歹是大明经济前三的省份的首府吧?石翁再牛叉难不成能拉出数万人,披着重甲扛着火炮跟赵引弓对轰?

虽然大明也控制武器等,虽然大户们家里都违规弄来了一些武器和护具,问题是你守庄护院就当没看见,你拉出来摆出一副攻城的架势,大家好意思装作没看见?这可不是农村争水的械斗,是一方明火执仗去打某个大户的庄园。今天是赵引弓,那明天呢?所以跟邪教不同,石翁就算后台硬也不至于搞出这种架势。能不能拉出数千人都是问题。

这种情况下赵引弓慌什么?

相比腐泉子那更是满眼泪。

第七十七节 发动群众

数万难民是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张应宸不管有多少 21 世纪的“法术”,在这为了生存而来的难民大潮前是十分脆弱的。面对已经被狂热和饥饿蒙蔽了头脑的群氓,自己必须有足够的手段将他们拦截住,让他们安定下来。

机关枪是最好的手段。但是叶孟言小队只有二挺轻机枪――太少了。只有用壕沟来阻挡他们了。

为此他动员了整个难民营里的二万多难民,又专门派人到大店庄去,请庄家帮忙――他还要动员大店庄和邻近各村寨的百姓,另外再商借大量的农具、土筐和扁担。

人好说――道长答应用粮食当工资,农具更不用说。本来是农闲,再者外流户和灭绝户都留下了许多没能带走的农具。给二万多百姓用足够了。

……

张应宸回到难民营。当即派人传话,要难民中带队参加过挖水渠、河道工程的百姓来见他。

挖壕沟本质上和疏浚河道、挖掘水渠没什么两样,用不着多少高深的工程技术――在中国。冬季修筑水利是农民在农闲时候经常要做得一件事,青壮年劳动力几乎个个都做过。

张应宸见过了打头的一百多个人,向他们说明了目前的紧迫情况和自己的打算。并且许诺,凡是参加挖掘壕沟的难民。另按土方数拨给额外的救济口粮。

难民们都把他当作救苦救难的神仙,现在既然“神仙”这么说了。又有额外的粮食供应,自然无不应从――难民们也怕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安定生活被人破坏。当下纷纷表示愿意马上动手开始干。

张应宸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大致的轮廓,又给出了具体的尺寸。

“北面的沟渠不要全部挖断,”张应宸指点着黑板,“留出十道过沟的土路,路的宽度只能容许一个人勉强通过。”

“真人要放难民们进来吗?”其中一个人问道。

“都是上天的子民,他们也是迫不得已。只是他们现在信奉的是邪魔外道,只要能归于正道,还是要救他们的……”张应宸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面孔。

除了十条过沟的土路之外,在土堤上另用土堆积起若干个瞭望台来。这是他为叶孟言小队的射手准备的。

张应宸当即以这一百多个人为核心,另外挑选了两千名青壮劳动力,组成二十队,每百人一队,每队设队长一名,监工四名。队长腰插纸旗,往来监督,他们是挖沟的主力。每一队负责一个工程段,各段落同时开工。

但是,两千人远远不够用,因此另外动员了难民营里的大约二万名难民,宣布不论男女老幼,只要能挖运土方一筐,就可得一块救济饼干或者土豆五个――这个条件对大店庄周边所有村落的百姓也一样。

———————————————————————————————————————————————————————————————————————

相对来说赵引弓条件比道长还好,道长只能让难民挖坑造瓮锅,你赵引弓手头这么多黄金白银,去杭州城里买上上千根竹子,带回慈善堂让难民每天削 20 根竹签不行?

先插上竹签,然后也挖坑,我不信郝元能飞过来,更不信他手下都能配置钢板鞋。如果是拿门板凑合,那行,大家给他们扔石灰,看不熏死你们。

就这优势赵引弓倒一味想着怎么转进了,从这点看,这是宋钦宗转世的吧?


不要以为你赢了 于 2014-6-13 05:25:01 发表了:

正当赵引弓等人惴惴不安之时,他一直期盼的来自高雄基地的特侦分队终于乘坐起威栈的一艘内河小货船抵达山庄。虽然来得不过区区十人,却让惶恐不安的赵引弓如久旱逢甘霖一般。

“可把你们盼来了。”看到穿着不大合身袍子别别扭扭走进内客厅的钱水协,赵引弓差点要哭着扑入他宽厚的怀抱,“我是望眼欲穿啊!”说着竟然哽咽着几乎要哭出来了。

其实他和钱水协属于没什么交集的人,论交情只是见过面的点头之交。但是赵弓弓长期孤悬敌后,最近又亚历山大”惶惶不可终日,看到另一个元老出现,真如见了亲人一般。

“赵皇上您就别肉麻了……”钱水协虽然在米国久了,沾染了不少蛮夷之气,但是对一个大男人的投怀送抱还是消受不起。赶紧将他轻轻推开,“你放心,弟兄们给你来站台了,有哪个不开眼的,就让他全家变成非人!”

=================================

时师道春秋高,天下称为“老种”。钦宗闻其至,喜甚,开安上门,命尚书右丞李纲迎劳。时已议和,入见,帝问曰:“今日之事,卿意如何?”对曰:“女真不知兵,岂有孤军深入人境而能善其归乎?”帝曰:“业已讲好矣。”对曰“臣以军旅之事事陛下,余非所敢知也。”拜检校少傅、同知枢密院、京畿两河宣抚使,诸道兵悉隶焉。以平仲为都统制。师道时被病,命毋拜,许肩舆入朝。金使王汭在廷颉颃,望见师道,拜跪稍如礼。帝顾笑曰:“彼为卿故也。”


萨里夫 于 2014-6-13 08:26:13 发表了:

这还真有点像。


liuludehao 于 2014-6-13 10:27:30 发表了:

何止是宋钦宗,回过头来,一开始,吹牛描述的赵老板,顺风顺水,杭州站搞的明面上是繁花似锦,搞的坛子里面都纷纷议论这摊子太大,不符合地下工作的原则要求。现在看来明明就是明褒暗贬,强调的就是杭州站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伏笔呀。


璇瑢子 于 2014-6-13 11:14:31 发表了:

别实在 cos 崇祯。。。。。。


冰璃 于 2014-6-13 12:35:27 发表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就是引公公在杭州工作的总结。

自己的贴身丫鬟三言两语都会被个外来户拐跑叛变,那么多奴仆都寻不出几个堪用的。就这小受样,还敢和人玩权谋玩黑社会?

光顾着把自己的小行在搞得花团锦簇,几千仆佣几万难民,没见做什么像样的基层工作,就是做了比较现代化一点的档案而已。

到了事情来了的时候,比 P 姬还撑不住场面。

P 姬在广州站危如累卵的时候,处事也是撑得住场面,当初结交的手帕交和公子哥,总还有几个顶用的。还能跑去高舜钦的爱妾苏爱那里探听消息。P 姬比引公公能打一百倍啊一百倍。


美髯公 于 2014-6-13 13:33:24 发表了:

看看腐道长在危机时候怎么的处理的,再说宋钦宗人家真姓赵,公公真是五百废里的废。所以引公必须去相公堂子走一遭


liuludehao 于 2014-6-13 13:40:01 发表了:

所以,本来我对文里面的赵老板还不觉得很弱,到昨天一看到几千工人,火就上来了,上千号精壮汉子,憋屈成这样,真要应花蕊夫人那诗歌里面写的?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6-13 15:03:54 发表了:

冰璃 发表于 2014-6-13 12:35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就是引公公在杭州工作的总结。

自己的贴身丫鬟三言两语都会被个外来户拐跑叛变,那么多 ...

P 姬人家好歹还能迷男人,引公公会啥?贡献菊花都不一定有人要吧


isdily 于 2014-6-14 10:40:16 发表了:

璇瑢子 发表于 2014-6-13 11:14

别实在 cos 崇祯。。。。。。

这个有难度,目前赵氏山庄还没开设蚕房,莫非去南京城里买几个自阉的,把种类凑齐活?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6-14 17:28:42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14 10:40

这个有难度,目前赵氏山庄还没开设蚕房,莫非去南京城里买几个自阉的,把种类凑齐活?

正有此意


獭兔 于 2014-6-14 19:29:18 发表了:

我现在已经对赵公公的下场不抱啥指望了,只要他不连累别人垫背就是阿弥陀佛了。搞不好还会向他祖宗一样被人挖走脑壳当法器呢。


isdily 于 2014-6-14 21:29:39 发表了:

赵引弓被刻画成这个样子,真悲惨。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6-14 21:37:59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14 21:29

赵引弓被刻画成这个样子,真悲惨。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huihen 于 2014-6-15 03:46:22 发表了:

这回我说赵引弓是丑角,还有人不信不?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16 00:44:44 发表了:

冰璃 发表于 2014-6-13 12:35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就是引公公在杭州工作的总结。

自己的贴身丫鬟三言两语都会被个外来户拐跑叛变,那么多 ...

我觉得吹牛的引公公的刻画也有些问题,前后有些不连贯,不够自然。整个杭州情节读下来,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缺人,不是一般的缺人,而是到了哪怕引公公真想过小行在的瘾,但如此多的工作,如此繁琐的事物,也会让他的独霸生活变成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折磨的地步。


isdily 于 2014-6-16 01:06:43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16 00:44

我觉得吹牛的引公公的刻画也有些问题,前后有些不连贯,不够自然。整个杭州情节读下来,给人最大的感觉-- ...

确实有这个感觉,杭州站挺莫名其妙的。


月影松寒 于 2014-6-16 17:38:26 发表了:

确实,引公公身边一个可以参谋的都没有,而过来的基本都是技术口的元老,打个酱油就走了


守夜人 于 2014-6-17 02:06:34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16 00:44

我觉得吹牛的引公公的刻画也有些问题,前后有些不连贯,不够自然。整个杭州情节读下来,给人最大的感觉-- ...

让赵公公不去申请人员支持,功劳都想自己占了,那责任也全背了吧……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6-17 05:54:32 发表了:

守夜人 发表于 2014-6-17 02:06

让赵公公不去申请人员支持,功劳都想自己占了,那责任也全背了吧……

自己玩脱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