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想写去巴达维亚,谁给贴点资料参考一下

北朝旧贴 | zhaozhanghua | 8/15/2020 | 共 5461 字 | 编辑本页

zhaozhanghua 于 2014-6-7 21:46:21 发表了:

RT

我好像记得有元老去了吧,现在大概会是个什么状态?

荷兰人的海上运力还有可使用的空间吗?

咱们和荷兰人的主要贸易是什么?


xuzhilin 于 2014-6-7 21:52:20 发表了:

1450-1680 的东南亚贸易那书网上有没有?


zhaozhanghua 于 2014-6-7 22:25:50 发表了:

xuzhilin 发表于 2014-6-7 21:52

1450-1680 的东南亚贸易那书网上有没有?

有啥史料推荐吗?


liutom2 于 2014-6-7 22:28:05 发表了:

我觉得没有资料最好别说写,写东西,最好是先有资料,这样写出来的是临高启明的同人,否则就是 1629 的同人了。


zhaozhanghua 于 2014-6-7 22:36:42 发表了:

资料我是收集了的,就是有些本位面的变化我没法把握,荷兰人和我们有那些业务往来,新的增长点在哪里,我们在巴达维亚的据点的建设情况之类的东西。


isdily 于 2014-6-7 22:42:01 发表了:

楼主能倒一些资料出来么,感觉上荷兰人的运力应该是有,但是具体到东亚和东南亚,严重不足。

我记得 30 年战争时期的荷兰人大约有 2 万条船在全世界跑,但是东南亚和东亚应该不足,要不然不至于进攻澳门或者攻打郑芝龙的料罗湾海战都只出动十来艘船了。


isdily 于 2014-6-7 22:48:48 发表了:

说起来,荷兰人的船也就是数量多,载重吨啥的,真不好说,记得英荷海战,荷兰貌似才 100 多艘船拉出去开片,最大的船 1300 来吨吧,大部分是 200 吨上下的货色。

而 500 废如果能保持一年下水 28~48 艘 H800,就算不计算 1630 级及后续各型,901 级各型,只要能为 H800 配齐水手,那么等于一年就能增加 22400~38400 吨的载重吨,有个几年下来,跟荷兰人比肩载重吨不成问题。

荷兰人作为海上马车夫,能弄来的东西不少,至少临高需要的印度棉布啥的,英国呢绒、良种马匹,中东奴隶市场的大洋马等,都是需要的。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8 11:03:38 发表了:

去个商务代表叫薛若望的

贸易很杂 粮食木材香料啥的

卖的丝糖玻璃器书籍纸张瓷器


yanyu126 于 2014-6-8 17:00:14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8 11:03

去个商务代表叫薛若望的

贸易很杂 粮食木材香料啥的

卖的丝糖玻璃器书籍纸张瓷器

薛若望好像就出场了一次,然后就没信了。还有童贯等人,杭州和武汉也不远,但也不来露个脸。

不知道这次引公公会不会把童元老领出来。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8 19:18:42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4-6-8 17:00

薛若望好像就出场了一次,然后就没信了。还有童贯等人,杭州和武汉也不远,但也不来露个脸。

不知道这次 ...

估计引不出来

话说飘香去武汉干嘛去的?

做生意搞情报?还是也要负责捞人口?


yanyu126 于 2014-6-8 21:30:43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8 19:18 估计引不出来

话说飘香去武汉干嘛去的?

做生意搞情报?还是也要负责捞人口?

飘香是谁?没什么印象啊


zhaozhanghua 于 2014-6-8 22:17:40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4-6-8 21:30

飘香是谁?没什么印象啊

嫖相啊


punishment 于 2014-6-9 06:14:2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punishment 于 2014-6-8 17:18 编辑

范·德兰特隆知道要从香料上获取足够的利润是很困难的了。为此他不得不考虑向临高出口什么样的商品。如果无法找到合适的商品,公司就不得不考虑分给临高的白银配额数量。在和大明的贸易中,东印度公司输出的主要商品其安就是白银。公司从日本、波斯和欧洲运来的白银如同泻入黑洞一般的消失在与大明的贸易中。东印度公司一直希望扭转这一局面。从现在的局面来看,澳洲人比起什么不需要的大明要需求旺盛的多,仅仅从这本指定货物目录来看东印度公司就可以运销多种商品。大宗货物里的木材和稻米都是从东印度可以有效获得的物资。稻米在东印度群岛尽管没有很大的出口潜力,但是在公司在暹罗拥有贸易口岸,当地的稻米十分充裕,完全可以开辟逞罗一临高的稻米贸易路线。从澳洲人开列的清单来看,他们需要大量的金属产品。不过这点荷兰人无能为力。在东亚,除了铜是日本的大宗出口商品之外,其他金属制品主要出口商都是大明。但是眼下要直接从日本进口铜很难。荷兰——日本的贸易最近其实是处于中断的状态下。看来有必要提请巴达维亚的评议会,能否尽快打通获得日丰铜的渠道。澳洲人还指定他们运来多种颜色的优质呢绒、粗细麻布和皮革。不仅有本地区热销的鹿皮,他们对牛皮、羊皮等粗货也颇有兴趣。这些物品除了呢绒和麻布需要从欧洲启运之外,皮革可以从波斯的巴士拉起运,波斯有足够的皮革供应。至于从临高的进口产品。范德兰特隆已经做出了决定,首先是玻璃制品。临高产的玻璃制品包括镜子款式多,质量好,价格也较之于千里迢迢运来的欧洲货便宜。在东印度群岛、整个东南亚地区和波斯都有销路,可以充当运住各地的贸易商品。其次是临高的白糖。从英国人运到东印度的临高白糖的质量来说,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高级货。不仅远胜东南亚当地的各种糖货,甚至比一贯高质量著称的大明的福建、广东糖还要好,运住波斯和欧洲能卖高价。然后就是临高转销的大明产品。范德兰特隆和司凯德在转销这个领域内一拍即合。既然郑芝龙也好,刘香也好,与在大员的荷兰人的贸易部存在价格过高的问题,那么临高的澳洲人大可取而代之。司凯德表示,他们可以“敞开供应”各种丝绸制品和生丝,以及荷兰人感兴趣的所有大明商品。范·德兰特隆感到好奇,因为除了有权定期进入广州的葡萄牙人之外,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商人敢于夸下如此的海口。如果不依靠中国商人的自己的船只运输出港来进行贸易,欧洲人是很难获得足够的中国商品的。要知道迄今为止,荷兰人费尽力气在中国沿海所做得一切努力尚且无法达成这个目的。

经过农业人民委员会属下生物部门的研宄,认为可以通过荷兰人引进几种马。

一是日本的南部马。这是日本本土产的“再来马”系统里的小系种,产于本州北部,成年马肩高可到 150cm 左右,比起平均肩高 120-130cm 蒙古马要高大健壮的多,用来做骑乘马或者牵引马都可以胜任。这种马曾经在二次鸦片战争中为联军所购买使用,成为联军炮兵和辎重部队的用马。当时联军在东南亚和日本购买了几千匹马用来补充部队,对南部马的评价最高。这是是离临高最近,又能够一次性提供较多马匹的马种。

另外一种是印度的马瓦里马,这种马匹据说是亚历山大军队使用的战马杂交的后裔,据说有土库曼马和阿拉伯马的血统。在印度演化出一种能在干旱贫瘠地形很好生存的马种,在印度次大陆上作为军队和贵族的骑乘用马使用广泛。最大的优点是这种马能在印度次大陆背广泛的使用,显然在适应海南岛的气候方面要比其他马种来得有优势。

“我还是提议把香港列入转口港。”洪水尹再次提出他的设想。荷兰人需要的大量大明商品,目前主要是通过漳州湾贸易进行,也是说,货物主要从福建启运,这条贸易通道目前被郑芝龙控制。并非荷兰人不愿意到广东来贸易,广东的贸易主要被葡萄言人所垄断。

其实就供货的便捷性来说,广东作为出口产品的供货地较之于福建要更好。

卖给荷兰人的大陆商品,包括生丝丝绸、杂货、药垩材等等。其实都在香港站直接与荷兰交易,减少一道中途转运储存的环节,这样可以解放出大陆与临高之间原本用于装载与荷兰贸易的大陆商品的运输力。而荷兰人竭力推销的香料,也可以在香港贸易,由香港站购买下直接本地出售或者交给广州站出售,赚取差价、通过与荷兰人的贸易,如同旧时空一样便香港成为一个转口港,扩大香港作为贸易港口在大陆的影响力,为帝国控制华商去巴达维亚贸易航线进行造势。

“另外,我们还可以利用荷兰人的空舱位。我们目前是指定一半的货运量。假定荷兰人的船只一半运了稻米,一半运了香料。他们的船只在临高卸下稻米之后,还要再去香港卸下香料。那一半已经卸空的舱位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将我们需要转运到香港和广州的货物交给荷兰船只去承运。

这个提议让司凯德很是动心,要知道现在殖民和贸易部最头大的事情就是运力不足的问题。现在不但能够节约运力,还能利用荷兰人的运力,洪水尹的建议是够吸引人的了。

司凯德连连点头:“嗯。这个思路很不错的。”

“实际上,三亚反倒不怎着开放,”洪水尹说道:“除了奴隶之外,荷兰人去的大部分商品在本地都是没法消化的,得由我们自己运回临高或者香港,而三亚这边荷兰人的货物也主要靠临高速去,等于平白多一番手脚。”

司凯德被他的话打动了。把三亚建设成一个国际贸易港是元老院规划,现在国际商人来了又否决掉似乎不太妥当。他想了想,决定反正三亚的规划是“长期性"的,现在把精力放在香港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香港到现在还在建设中,真要开放了你们那里行不行。”

“荷兰人的金融运作规模在 17 世纪是非常频繁的,我们在巴达维亚布置一个熟悉金融的人或许还能发现一些机会。”司凯德听说有人愿意去很是乐意,“另外,我们和荷兰人之间的进出口贸易也可以引入一些现代国际贸易制度。或者干脆就在巴达维亚开设一家银行……”司凯德越说越起劲。

“这事再议,再议。”江山说,“先让老薛在巴达维亚待下去才算是。”

于是最终决定的驻巴达维亚领事就是薛若望了,这让这位一直埋头于账本和数字的元老大喜过望。

所以驻巴达维亚的就是一个宅男和他的女仆。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9 09:55:57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4-6-8 21:30

飘香是谁?没什么印象啊

嫖相


yanyu126 于 2014-6-9 13:08: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yanyu126 于 2014-6-9 13:13 编辑

zhaozhanghua 发表于 2014-6-8 22:17

嫖相啊

好吧,我承认我是新来的,没听说过这位嫖相的大名,求真相。

好吧,我查到了,原来就是经略幽燕我童贯同志啊,不过嫖相这个诨名出自何典何故?


eumenes 于 2014-6-9 13:14:32 发表了:

楼主可以去搜两本书《热带猎奇——东印度航海记》和《东印度航海记》。

前者是两个人记录的合集,一个是 1680 年代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军医,一个是 1650 年代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雇佣兵。

后者是十七世纪早期荷兰东印度公司船长的记录。


eumenes 于 2014-6-9 13:15:49 发表了:

跟荷兰人做生意,中国主要的出口商品他们都要。

瓷器、丝绸、白糖等等。


Brain1127 于 2014-6-9 14:06:16 发表了:

基本上就是中国最大路的出口货。

而且由于 500 废的参与,荷兰人的入超估计更大。提前 200 多年出现的红茶,原来作为进口商品的玻璃及镜子现在也变成出口品了。

对应的进口贸易品呢?

现实位面应该主要是香料、白银之类的。

临高位面因为 500 废,可能会多很多。。比如呢绒、麻布。还有比如东南亚各岛上的矮黑人奴隶输入。。

PS:除了委托种植的橡胶以外,能否考虑委托去种植油棕和奎宁?

或者如果不放心的话,跟荷兰人提出租赁土地的要求。让荷兰人圈个小岛,我们直接在小岛上开种植园。未来要和荷兰人开片,这些小岛就是跳板。


eumenes 于 2014-6-9 14:19:20 发表了:

Brain1127 发表于 2014-6-9 14:06

基本上就是中国最大路的出口货。

而且由于 500 废的参与,荷兰人的入超估计更大。提前 200 多年出现的红茶,原 ...

种植金鸡纳的话没必要到爪哇。

台湾在日据时代就是重要的金鸡纳霜种植出口地。


兰度 于 2014-6-9 14:20:05 发表了:

Brain1127 发表于 2014-6-9 14:06

基本上就是中国最大路的出口货。

而且由于 500 废的参与,荷兰人的入超估计更大。提前 200 多年出现的红茶,原 ...

荷兰人能用来弥补入超的可以是荷印的大米和东南亚的锡。


梁谦 于 2014-6-9 15:03:21 发表了:

yanyu126 发表于 2014-6-9 13:08 好吧,我承认我是新来的,没听说过这位嫖相的大名,求真相。

好吧,我查到了,原来就是经略幽燕我童贯 ...

sc 时期的 id 荒野大嫖客


mazz 于 2014-6-9 21:27:08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9 14:19 种植金鸡纳的话没必要到爪哇。

台湾在日据时代就是重要的金鸡纳霜种植出口地。

种金鸡纳不如种黄花蒿,青蒿素及其合成盐抗疟效果似乎比奎宁更好


星之所在 于 2014-6-9 22:07:13 发表了:

mazz 发表于 2014-6-9 21:27

种金鸡纳不如种黄花蒿,青蒿素及其合成盐抗疟效果似乎比奎宁更好

500 废根本就没有能力提取


isdily 于 2014-6-9 22:15:28 发表了:

黄花嵩的提取工艺有本朝 60 年代的工艺就能搞定,不过产量上不敢说有多少,毕竟涉及萃取工艺,而 500 废的化工厂产能明显不足。


punishment 于 2014-6-10 04:58:41 发表了:

mazz 发表于 2014-6-9 08:27

种金鸡纳不如种黄花蒿,青蒿素及其合成盐抗疟效果似乎比奎宁更好

那是因为抗疟原理不同,而疟原虫对奎宁和氯喹已经产生抗药性了


eumenes 于 2014-6-10 08:21:01 发表了:

mazz 发表于 2014-6-9 21:27

种金鸡纳不如种黄花蒿,青蒿素及其合成盐抗疟效果似乎比奎宁更好

髡人要再过二十年具备提炼青蒿素的化工能力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玩意对工业基础的要求和奎宁完全两码事。

而且就是具备这个能力,也不是什么地方的黄花蒿都适宜提炼青蒿素,目前我国提炼青蒿素的黄花蒿主要是产自四川重庆的。


eumenes 于 2014-6-10 08:33:22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2:15

黄花嵩的提取工艺有本朝 60 年代的工艺就能搞定,不过产量上不敢说有多少,毕竟涉及萃取工艺,而 500 废的化工 ...

本朝六十年代化工水平是髡人拍马也赶不上的吧?

别的不说,本朝六十年代无烟火药、TNT、DDT 可都搞定了啊。

髡人如今可是对合成氨都一筹莫展。


Brain1127 于 2014-6-10 10:42:23 发表了:

合成氨有煤焦化系统,缺原料不能产能全开。

但是问题是,没法复制。

实验室完成一点问题没有。比照买来的煤焦化+合成氨设备,产能砍一半,规模放大 1 倍,在 5 年内不知道能不能搞定啊。


isdily 于 2014-6-10 20:23:4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10 08:33

本朝六十年代化工水平是髡人拍马也赶不上的吧?

别的不说,本朝六十年代无烟火药、TNT、DDT 可都搞定了 ...

能满足实验室制作就不错了,500 废化工规模太小了。能给 500 废元老家庭提供保障就烧高香了。


小穷 于 2014-6-12 01:36:58 发表了:

mazz 发表于 2014-6-9 21:27

种金鸡纳不如种黄花蒿,青蒿素及其合成盐抗疟效果似乎比奎宁更好

1 没耐药奎宁就很好了。

还可以用 200 年。


mazz 于 2014-6-12 23:26:5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mazz 于 2014-6-12 23:29 编辑

eumenes 发表于 2014-6-10 08:21 髡人要再过二十年具备提炼青蒿素的化工能力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玩意对工业基础的要求和奎宁完全两码事 ...

黄花蒿直接洗净生吃,或者简单青贮一下有抗疟效果么?

如果今天的黄花蒿都产于四川重庆,为什么青蒿素成药很多却是广药集团出的呢?


eumenes 于 2014-6-13 08:37:50 发表了:

mazz 发表于 2014-6-12 23:26

黄花蒿直接洗净生吃,或者简单青贮一下有抗疟效果么?

如果今天的黄花蒿都产于四川重庆,为什么青蒿 ...

黄花蒿必须以化工手段提纯否则无用。

相比之下直接割一块金鸡纳树皮吃了都能有效的奎宁起点低得多。

我在网上看过篇文章,说青蒿素在黄花蒿里的含量跟气温降水土质都有关系,对提纯来说四川重庆出产的最为理想。


mazz 于 2014-6-13 17:00:11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13 08:37 黄花蒿必须以化工手段提纯否则无用。

相比之下直接割一块金鸡纳树皮吃了都能有效的奎宁起点低得多。

那吹牛最近的正文里,杭州丝厂那些工人还拿青蒿茶解暑,岂不很容易产生抗药性?


eumenes 于 2014-6-13 17:06:46 发表了:

mazz 发表于 2014-6-13 17:00

那吹牛最近的正文里,杭州丝厂那些工人还拿青蒿茶解暑,岂不很容易产生抗药性?

青蒿茶根本没用,何来抗药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