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那些土豪为啥不直接去举报赵皇上意图谋反?

北朝旧贴 | 清源 | 8/15/2020 | 共 7131 字 | 编辑本页

清源 于 2014-6-5 10:10:13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清源 于 2014-6-5 10:20 编辑

私藏兵器有吧?阴蓄死士有吧?私设大宋祠堂有吧?勾结佛朗机人妖言惑众有吧?再搞个私占凤凰山龙脉的莫须有

直接一个谋逆帽子扣上去,那些十字神棍怕是也罩不住吧

PS:要是赵皇上以身殉大宋,然后元老院特侦队秘密绑架郝元,准备剖腹剜心祭奠赵皇上的时候,郝元霸气一吼:“劳资是灰熊猫,窃明是我写的,劳资是特意穿越回来灭你们这群猫狗的!”,这 NM 就是神作了好不好


eumenes 于 2014-6-5 10:15:16 发表了:

赵引弓就差把“我是髡人”写在脑门上了。

随便哪个当官的只要想抓都能抓他,赵的那些后台根本没有利益纽带足够牢靠到能保他的。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0:15:26 发表了:

私藏兵器和阴蓄死士他们都没证据吧

大宋祠堂他们见到过??


清源 于 2014-6-5 10:17:53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0:15

私藏兵器和阴蓄死士他们都没证据吧

大宋祠堂他们见到过??

赵皇上当时可是暗示过自己是大宋后裔的,先找个地痞豁出去出首,然后一围一搜,不就什么都有了,再不济给赵皇上埋点金刀龙袍进去也不是不可能啊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0:23:06 发表了:

清源 发表于 2014-6-5 10:17

赵皇上当时可是暗示过自己是大宋后裔的,先找个地痞豁出去出首,然后一围一搜,不就什么都有了,再不济 ...

埋金刀龙袍有点不靠谱先不说你找人造这个东西就有点冒险

凤凰山庄警备森严 地方又大

你很难把东西运进去


eumenes 于 2014-6-5 11:09:46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0:23

埋金刀龙袍有点不靠谱先不说你找人造这个东西就有点冒险

凤凰山庄警备森严 地方又大

你很难把东西运进 ...

赵引弓通髡一条足够了。

髡人明面上是海匪,广东官府正经围剿过得。


实话实说萨哈夫 于 2014-6-5 11:45:2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09

赵引弓通髡一条足够了。

髡人明面上是海匪,广东官府正经围剿过得。

有广东剿髡的先例在前,还有人这么起劲去剿吗?


eumenes 于 2014-6-5 11:49:2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5 11:51 编辑

实话实说萨哈夫 发表于 2014-6-5 11:45

有广东剿髡的先例在前,还有人这么起劲去剿吗?

广东直面髡人大军,赵引弓孤身一人在杭州……。浙江的官僚不需要剿髡——髡人在浙江又没啥武装力量——他们只要拿下赵引弓而已。

何况广东剿髡的实际情况可是被髡人和广东官场联手糊弄得面目全非,你觉得浙江的官僚是相信髡人连海南任何一个县都拿不下还是已经成了南霸天在广东横着走?


清源 于 2014-6-5 11:54:02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49

广东直面髡人大军,赵引弓孤身一人在杭州……。浙江的官僚不需要剿髡——髡人在浙江又没啥武装力量——他 ...

反正我是感觉吹牛应该写一个元老正面死亡的情节了,这个有单干倾向,自己标榜赵宋后裔的皇上对于维护内部稳定团结和土著民心归属方面是个毒瘤,直接扔给大明剐了得了


eumenes 于 2014-6-5 11:58:39 发表了:

清源 发表于 2014-6-5 11:54

反正我是感觉吹牛应该写一个元老正面死亡的情节了,这个有单干倾向,自己标榜赵宋后裔的皇上对于维护内部 ...

临高最荒唐的描写,是往往把在明国活动的髡人当作改开初期到大陆投资的外商一般——高调的一塌糊涂,天天把土包子唬得一愣一愣的。

你是战争时期在敌占区活动好哇!

你这简直是抗战时期地下党跑到鬼子控制的县城里耀武扬威,就差额头上写着“老子是八路”。


zhaozhanghua 于 2014-6-5 12:08:4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58 临高最荒唐的描写,是往往把在明国活动的髡人当作改开初期到大陆投资的外商一般——高调的一塌糊涂,天天 ...

一群屌丝穿越嘛,自我感觉太过良好是很容易出现的情况。


zephyros_D 于 2014-6-5 13:59:55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58

临高最荒唐的描写,是往往把在明国活动的髡人当作改开初期到大陆投资的外商一般——高调的一塌糊涂,天天 ...

他是赵向阳嘛。。。


冰璃 于 2014-6-5 14:46:48 发表了:

赵公公不进相公堂子不能平民愤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4:53:0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09

赵引弓通髡一条足够了。

髡人明面上是海匪,广东官府正经围剿过得。

髡人又不是没去过杭州

官员们还是拜托引公公去会谈,送了一票礼物才把人请走的

难道现在要明目张胆剿髡?


eumenes 于 2014-6-5 15:14:57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4:53

髡人又不是没去过杭州

官员们还是拜托引公公去会谈,送了一票礼物才把人请走的

难道现在要明目张胆剿髡 ...

剿什么髡哪,赵引弓一个人有什么好剿的,几个衙役就拿下了。

当年倭寇闹腾最利害的时候,地方官也还没胆子小到对落单的倭寇不敢下手的地步。


獭兔 于 2014-6-5 15:15:45 发表了:

北方的鞑子和京城那帮当官的就够崇祯头疼了,举报杭州有什么大宋后裔估计这家伙忙不过来。本地的乡绅官僚发动起来足够干掉姓赵的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5:28:0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5:14

剿什么髡哪,赵引弓一个人有什么好剿的,几个衙役就拿下了。

当年倭寇闹腾最利害的时候,地方官也还没 ...

问题是在官场看来

澳洲人攻打广州就是查抄广州站引起的

他们既然认为引公公和澳洲人勾结

难道会不认为引公公的产业有澳洲人做后台?

毕竟当初果冻主也是自称明朝人的


eumenes 于 2014-6-5 15:33:4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5 15:42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5:28

问题是在官场看来

澳洲人攻打广州就是查抄广州站引起的

他们既然认为引公公和澳洲人勾结

在官场看来,广州剿髡最坏也就虎头蛇尾无功而返,髡人屁浪花也没掀起来——这不海南岛上所有的县城都稳坐钓鱼台,连髡人老巢旁边的临高县都太太平平。

既然髡人如此不济,拿下赵引弓个大肥羊大家打打牙祭有何不可?

广州官场知道髡人把官军杀得片甲不留,髡军冲进珠江口烧杀掳掠如入无人之境,人杭州的官知道个屁。就算有矛盾的传言说髡人如何凶悍,可无论广东海南髡人连任何一座县城都奈何不得总不是假的吧?那样的话杭州的官拿下赵引弓有任何需要担心的地方吗?

拿下赵肥羊发财是自己,髡人就是报复顶多在乡下烧杀一番与自己何干哪?

况且官场的事情从来是报喜不报忧,住在广东的髡人屁都没抓到,紫明楼也没抄出多少钱财,如此丢人现眼又不是个大事,广东的官场只怕根本不会提查抄紫明楼这档事,广东官场不提,浙江的官哪来那么大本事打听到这么多细节,顶多在一大堆自相矛盾难以分辨的传言中有那么一说信不信随你。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5:40:1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5:33

在官场看来,广州剿髡最坏也就虎头蛇尾无功而返,髡人屁浪花也没掀起来——这不海南岛上所有的县城都稳坐 ...

这话说的

山东 的孙元化都知道广州官军大败

杭州民团出去也打过一次

如果他们认为髡贼战力不值一提

当初干嘛赔钱送礼送神啊


eumenes 于 2014-6-5 15:48:0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5 15:54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5:40

这话说的

山东 的孙元化都知道广州官军大败

杭州民团出去也打过一次

孙元化这就是反向金手指。

明末根本不存在消息传播那么快的可能——而且更不可能这么明确说打败了——广东官场可是和髡人联合起来和稀泥,哪个大能火眼金睛几千里之外的迷雾一眼看破啊!顶多是各色各样自相矛盾的谣言。

而杭州民团其实很好解释:官僚们只要没好处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髡人海盗船来,让缙绅出点血送走自然少一事。

但如果自己有好处,官们还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冲上来啊。

吃赵肥羊那是吃在自己嘴里,髡人来了难道能奈何得了杭州城里的官们——髡人可是连临高县都打不下的?髡人海盗在城外烧杀抢掠有何干系,崇祯难道会怪罪他们不成?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6:20: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6:21 编辑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5:48

孙元化这就是反向金手指。

明末根本不存在消息传播那么快的可能——而且更不可能这么明确说打败了—— ...

既然前面写了孙元化这种远在山东的人都知道了

后面也没法写杭州官员不知道啊。。。。。。。。。而且虽然引公公生意领域跨度很广

可是明面上的资财在江南其实不值一提

不论是蚕桑还是海运 贸易

都只是开头而已

猪还没养肥

杀什么杀


de9000 于 2014-6-5 16:32:35 发表了:

清源 发表于 2014-6-5 11:54

反正我是感觉吹牛应该写一个元老正面死亡的情节了,这个有单干倾向,自己标榜赵宋后裔的皇上对于维护内部 ...

我还是觉得进相公堂子更有利于后面情节发展


eumenes 于 2014-6-5 16:48: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5 16:52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6:20

既然前面写了孙元化这种远在山东的人都知道了

后面也没法写杭州官员不知道啊。。。。。。。。。而且虽然 ...

赵引弓作对日贸易,这点他还在杭州大张旗鼓宣传过。

有本钱有路子做这生意的人……,钱会少么?

而且现在拿下他,既能吃肥自己又能平民怨背黑锅,这么理想公私两便的替罪羊上哪找?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7:13:5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6:48

赵引弓作对日贸易,这点他还在杭州大张旗鼓宣传过。

有本钱有路子做这生意的人……,钱会少么?

本钱官员们也知道是招商局大佬入了股

路子么    有路子做海贸的如刘香郑芝龙杭州官员敢惹?

这样的话 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就是这个黑手一不怕各路给招商局背书的官员

二不怕海上好汉

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搞不好又是个田皇亲级别的


eumenes 于 2014-6-5 17:21:5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5 17:23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7:13

本钱官员们也知道是招商局大佬入了股

路子么    有路子做海贸的如刘香郑芝龙杭州官员敢惹?

这样的话 只 ...

是刘香郑芝龙根本不敢惹官。

明廷在东南还没到不敢剿杀海盗的份上。

剿不了动招安脑筋是另一码事。

招安前郑芝龙在大陆上的产业都是转了几道弯洗白了,谁那么胆大跑到无亲无故的杭州明目张胆的暗示老子是海盗同党?

海上的好汉只有在海上才是好汉,哪怕郑芝龙也不敢牛逼得跑到杭州城里称好汉。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7:24:5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7:26 编辑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7:21

是刘香郑芝龙根本不敢惹官。

明廷在东南还没到不敢剿杀海盗的份上。

这话说的

刘香郑芝龙之流攻陆烧城又不是没干过至于说转弯洗白

引公公果冻主同样是洗的白白的

但是广州官府查抄的时候根本不管你是不是白的


eumenes 于 2014-6-5 17:26:1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5 17:27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7:24

这话说的

刘香郑芝龙之流攻陆烧城又不是没干过

拉倒吧,这两位一生攻下过哪个县城啊?

赵引弓郭逸就差直接挂髡人牌子了,四邻和平常交往的人哪个不知道这两人是真髡哪?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5 17:29:0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7:26

拉倒吧,这两位一生攻下过哪个县城啊?

赵引弓郭逸就差直接挂髡人牌子了,四邻和平常交往的人哪个不知 ...

人家又不久占

抢掠火烧而已


de9000 于 2014-6-5 17:30:4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7:26

拉倒吧,这两位一生攻下过哪个县城啊?

赵引弓郭逸就差直接挂髡人牌子了,四邻和平常交往的人哪个不知 ...

除了一个吴芝香和耶稣会几个高层,其他人还真不敢确定。毕竟杭州这块见过真髡人的也少得可怜。老赵再怎么也有士子身份,谁要给他加通匪之罪都得想一想


小鬼头 于 2014-6-5 18:37:48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49

广东直面髡人大军,赵引弓孤身一人在杭州……。浙江的官僚不需要剿髡——髡人在浙江又没啥武装力量——他 ...

怎么感觉是要逼死公公然后二鸦的节奏???


knifers 于 2014-6-5 19:06:10 发表了:

举报别人谋反是件很严重的事情,谋反罪的牵涉很广罪名很大,搞不好举报者自己都会被拉进去。

所以顶多通匪罪就够了。反正就算髡贼杀进来,死的也不过是 P 民和丘八们,关官老爷们啥事。。


isdily 于 2014-6-5 22:21:37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5 17:29

人家又不久占

抢掠火烧而已

不久占总比髡贼连占都没占强——至少在江南士绅眼里应该能得出这个结论,髡贼还不如刘香和郑芝龙。


neoss 于 2014-6-6 08:34:4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49

广东直面髡人大军,赵引弓孤身一人在杭州……。浙江的官僚不需要剿髡——髡人在浙江又没啥武装力量——他 ...

之后就是他们要无止境地承受元老院的怒火,今天被天诛一个明天被弄死一群的节奏。。。


eumenes 于 2014-6-6 08:37:23 发表了:

neoss 发表于 2014-6-6 08:34

之后就是他们要无止境地承受元老院的怒火,今天被天诛一个明天被弄死一群的节奏。。。

人家哪知道这帮盘踞临高好几年,连临高县城都搞不下来的海盗有多大能耐。

别人判断髡人又不是开了上帝视角一目了然,那可是隔着战争迷雾模模糊糊的映像。


neoss 于 2014-6-6 08:40:5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6 08:37

人家哪知道这帮盘踞临高好几年,连临高县城都搞不下来的海盗有多大能耐。

别人判断髡人又不是开了上帝 ...

所以说他们想当然地拿下了赵的结果就是必然要承受元老院的无尽怒火,之后,又一个畏髡如虎的地方诞生了。。。


eumenes 于 2014-6-6 08:45:47 发表了:

neoss 发表于 2014-6-6 08:40

所以说他们想当然地拿下了赵的结果就是必然要承受元老院的无尽怒火,之后,又一个畏髡如虎的地方诞生了。 ...

就和鸦片战争一样。

先是自信满满,被狠揍一顿以后又是极度的畏惧。

这个事件要是能把始终对大陆攻略畏缩回避的元老院硬拖上去未尝不是件好事。


neoss 于 2014-6-6 08:52:1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6 08:45

就和鸦片战争一样。

先是自信满满,被狠揍一顿以后又是极度的畏惧。

恩,毕竟元老院是本时空唯一一个可以无限制搞单向全透明行动的势力,而且丝毫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要说开篇一年大明还有机会,现在确实是半点机会也没有了,往大了说,就算大明倾全国之兵,也根本无法撼动澳宋一丝一毫(就是贸易会受影响,之后髡人盛怒,继续变本加厉)。

不过吹牛最近的笔法虽然挺耐看的,但是这段觉得真的太长了。。。毕竟大家更想看马尼拉风云,大广州攻略这些,不过如果在没有重大牺牲的情况下在杭州這块打开局面就最好了。

不过说起来,赵这个地方这么远,本应是重点看顾来的,怎么感觉元老院除了技术支持外都掉线了似得,还是现在只是还没描写。希望是后者吧。


liutom2 于 2014-6-6 09:02:1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5 11:58

临高最荒唐的描写,是往往把在明国活动的髡人当作改开初期到大陆投资的外商一般——高调的一塌糊涂,天天 ...

还真不是,土八路可没能力把县城给拆了,狒狒们连拆府城都是小菜一碟。

不过狒狒们的行事可真是不能称为低调,但凡对髡贼有点了解的人都能把髡贼从普通人里揪出来。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6 10:10:1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5 22:21

不久占总比髡贼连占都没占强——至少在江南士绅眼里应该能得出这个结论,髡贼还不如刘香和郑芝龙。

可是郑芝龙已经被髡贼废了。。。。。。。。


以一敌七 于 2014-6-6 17:25:57 发表了:

照清末教士案例,死个赵公公,换来大局面,甚好甚好!


lvtom 于 2014-6-6 18:08:36 发表了:

懂了,引公公这是要牺牲我一人,幸福元老院。通过独走,逼着元老院大陆扩张,下克上。


isdily 于 2014-6-6 20:42:37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6 10:10

可是郑芝龙已经被髡贼废了。。。。。。。。

江南士绅完全可以认为髡贼就海里横而已,陆地就是软脚虾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6 20:57:0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0:42

江南士绅完全可以认为髡贼就海里横而已,陆地就是软脚虾

杭州是沿海城市啊髡贼船是进过钱塘江的。。。。


isdily 于 2014-6-6 22:26:21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6 20:57

杭州是沿海城市啊髡贼船是进过钱塘江的。。。。

那次又没攻城。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7 09:41:2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2:26

那次又没攻城。

但至少是一个信号

表明杭州并非内陆,髡贼触角可以触及


isdily 于 2014-6-7 10:07:20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7 09:41

但至少是一个信号

表明杭州并非内陆,髡贼触角可以触及

攻不下人未必怕你。

再说了,那次之后也没设定在一年时间内有第二次类似海天号的大船顺着河流到杭州城附近,时间长了谁还当是一回事?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7 10:21:1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7 10:07

攻不下人未必怕你。

再说了,那次之后也没设定在一年时间内有第二次类似海天号的大船顺着河流到杭州城 ...

那是引公公给力啊把人给送走了

这种关系 啧啧啧

比孔明骂死王朗还厉害


eumenes 于 2014-6-7 10:24:27 发表了: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7 09:41

但至少是一个信号

表明杭州并非内陆,髡贼触角可以触及

当年倭寇闹得最凶的时候,也没见官们害怕一个落单的倭寇。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7 10:26:38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7 10:24

当年倭寇闹得最凶的时候,也没见官们害怕一个落单的倭寇。

一来倭寇闹得凶,但并不像髡贼这样枪炮犀利二来嘉靖朝时期的国力也不是崇祯朝能比的啊


eumenes 于 2014-6-7 10:31: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6-7 10:37 编辑

心慈手软谢列平 发表于 2014-6-7 10:26

一来倭寇闹得凶,但并不像髡贼这样枪炮犀利二来嘉靖朝时期的国力也不是崇祯朝能比的啊

枪炮犀利到连任何一座县城都奈何不了的髡人有何可惧啊?

什么国力不国力,江南的统治秩序又没混乱,官僚的职责利益乃至潜规则有哪点变化啊?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6-7 10:48:5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7 10:31

枪炮犀利到连任何一座县城都奈何不了的髡人有何可惧啊?

什么国力不国力,江南的统治秩序有没混乱,官 ...

好吧好吧我们俩说了那么多条

乃们就是想看引公公进相公堂子嘛

不如我先说个思路

这天晚上,奉华正在后门上照看――现在凤凰山庄的人手已经大为减少,她不得不自己来照看后门,等候交通员的信息。李瑶儿已经先撤了。 交通员是化妆成站街的小相公,他从不进门。奉华知道这个相公每天晚上都会经过这里,但是有没有信息要传送却要看他的内裤颜色。白色就没有消息,若是红色的,她就要去调笑几句,顺便把秘信带回来交给赵皇上。

相公刚刚过去。奉华正要关了门睡觉,忽然一个黑影从墙根掩了过来。奉华是经过培训得,当即往门后跳了一步,用暗号叫了一声。

“菊花直径有多大!”

暗号即是识别来人的信号,也是提醒守在门后和后院里的保卫人员注意有人逼近。

来人却并不回应暗号,直直的闯到门上来了。也不管门即将要关上,直接把脚伸了进来。

“莫关门!”来人急急得叫道。

“是谁?”奉华问道。

“我是――吴――”来人赶紧将脸上的眼纱摘了下来。

“是您?!”奉华差点叫了出来――这不是吴芝香么?她赶紧打暗号让保卫人员不要出动。

这位吴芝香是完璧书坊的常客。经常来赵皇上这里吃喝玩乐,而且还曾经和赵皇上躲在厕所大半天里不知做什么。不过自从半个月前他去过凤凰山庄后就没再来了。

“您这是怎么了?”奉华惊魂未定:这位官宦人家的子弟,还是个秀才,深更半夜的穿着这么一身衣服偷偷摸摸的来访做什么?

“引弓兄在么?”他连气也不喘一口就问道。

“还没睡。”奉华马上意识到此人深夜秘密来访必有重要的消息相告,马上又道,“我这就叫他起来。”

“不用了!”吴芝香却出人意料的说道,“你速速告,杭州官府明日要出牌票捕拿引弓兄。请你家公子速速回避了。”

奉华原以为这吴秀才不过是个贪财好色的纨绔子弟,没想到危急关头竟有如此的侠义心肠。不由心头一热,敛衽福了一福:

“多谢吴公子高义。”

“你不必谢了。还是让你家公子赶紧回临高去。一进了大牢,就是神仙也得脱层皮”吴芝香说着把眼纱戴上迅速转身隐身到黑暗中去了。

“多谢吴兄,”赵皇上此时已披衣起身,只见他罗湖袍没扣扣子,隐约露出里面绑着的黑色皮带。

“引弓兄还没睡下?”

“这几日兄台不在,弟一直睡不踏实。”引公公摸着黑眼圈,“多谢今日吴兄冒死相告,只是我元老院财务制度十分严格,弟也没有多余银两宝物来报答吴兄——弟知道你们大明示没有发票的”

“见外话就不要说了”

“只是虽无银两,但弟细细思来,不知肉偿可否”赵引弓眼神一荡,秋波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