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危局的板子不能只打引公公吧?为什么此次大本营的反应如此迟钝?

北朝旧贴 | 孤独的骆驼 | 8/15/2020 | 共 10558 字 | 编辑本页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4 21:23:19 发表了:

就算引公公的摊子没有铺这么大,杭州站的人力本就是明显不足的。而引公公所谓的独走,也并不是偷偷摸摸自己去 XJB 搞啊......没有后方连续不断的支持,没有蚕种、没有会技术的元老,引公公想独走也要他有那个本事!

假如引公公的所作所为像坛子里的很多人所说的明显不靠谱,为什么如此长的时间,后方没有什么反应和行动。要觉得不靠谱,断掉后援,引公公啥花样不也玩不了么?要觉得有搞头,那早就应该加派人力,不管是统筹分权的,还是安保的。为啥到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坐看引公公玩蛋么?

在广州紫明楼之后,再玩这么一遭,是不是把临高 500 想得也太废了?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6-4 21:27:28 发表了:

应该是临高总部压根就没意识到风险性吧···············广州完蛋了就意味着临高也有被进攻的危险,但是浙江完蛋了却不干临高的安危多大事情


knifers 于 2014-6-4 22:00:43 发表了:

引公公搞这些大手笔并不一定非要元老院的通过。

首先引公公在江南建据点是被元老院允许的。然后招流民也是早就定下的计划。

但另一方面,引公公身为一名元老,同时也是一名驻外地方长官,向后方某个部门要求调拨非管制物资,这也是符合规章的,并非一定要通过执委会和元老院。至于要求调一名元老来支援自己的建设,只要该元老及该元老所在部门同意,那就可以了。

所以对于这事,元老院会做的应对只有两个:接到引公公的求援后前去接应,杭州据点被毁掉后报复并重建。


isdily 于 2014-6-4 22:40:58 发表了:

拿广州站跟杭州站比不合适。

广州站在刚得知总督打他主意的时候就写到按原定撤退计划进行疏散,这说明打一开始广州站或者 500 废就做好广州站被毁的最坏打算。而广州站在商业拓展上,则尽可能不跟传统行业有冲突。

反观杭州站,这次郝元搞出来的米骚动是很大的事情,书中除了写赵引弓大惊之外,压根没有任何预案的样子,要知道米骚动对驻外站的影响可大可小,严重的可能会把情报站毁掉的。而杭州站在商业选择上搞蚕丝养殖就算了,后来连小额放贷都搞——高利贷是一般人能搞的么?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5 01:37:3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4 22:40

拿广州站跟杭州站比不合适。

广州站在刚得知总督打他主意的时候就写到按原定撤退计划进行疏散,这说明打 ...

就算是作死,引公公也不是偷偷摸摸,而是敲锣打鼓在作死啊......大本营没有反应实在说不过去......


被注销 于 2014-6-5 03:27:29 发表了:

脑洞一下,杭州与广州同为江南富庶之地,这个郝先生是元老院派去的,没准就是殖贸部长的提议。目的是为髡贼复仇制造借口,清洗当地土顽,以此垄断生丝贸易,并为复制广州模式之先声。


de9000 于 2014-6-5 09:22:20 发表了:

元老院又不是其他穿越小说中自带光环的主角,怎么可能面面俱到。从前文来看,老赵实际准备了三重保险,一个是广东官府购买的士子身份;二是搭上耶稣会这条线;三是结好了东林党和当地缙绅。按照当时当地环境来说,老赵实际上已经成了当地土皇帝。这种情况下,谁能预测到会出这样的大事呢


isdily 于 2014-6-5 20:31:31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5 09:22

元老院又不是其他穿越小说中自带光环的主角,怎么可能面面俱到。从前文来看,老赵实际准备了三重保险,一个 ...

算不上土皇帝,没这么强大。


isdily 于 2014-6-5 20:32:20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5 01:37

就算是作死,引公公也不是偷偷摸摸,而是敲锣打鼓在作死啊......大本营没有反应实在说不过去......

大本营的反应确实奇怪,济州岛可是一周没过就一大堆人痛骂了。


isdily 于 2014-6-5 20:33:10 发表了:

被注销 发表于 2014-6-5 03:27

脑洞一下,杭州与广州同为江南富庶之地,这个郝先生是元老院派去的,没准就是殖贸部长的提议。目的是为髡贼 ...

清洗土顽,没有强力的军事力量介入是不可能做到的。而这个阶段为了杭州站做这个事实在没必要。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5 20:47:2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5 20:48 编辑

de9000 发表于 2014-6-5 09:22

元老院又不是其他穿越小说中自带光环的主角,怎么可能面面俱到。从前文来看,老赵实际准备了三重保险,一个 ...

大本营当然不能面面俱到,但是引公公在杭州的所作所为,第一,时间跨度长;第二,声势很大,动员的部门、力量多;第三,自身的危机如此明显。怎么可能后方没有一点反应?

说到底,独走多是投机行为,一锤子买卖,讲究一个短平快。而引公公又搞农业、又搞工业,大费周章、千头万绪,说实在的,就算没有危机,都靠他一个人,迟早要累吐血......

这不叫独走,这叫赶鸭子上架......


de9000 于 2014-6-5 21:05:11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5 20:47

大本营当然不能面面俱到,但是引公公在杭州的所作所为,第一,时间跨度长;第二,声势很大,动员的部门、 ...

危机怎么明显了?

赵发现危机是因为市面出现了揭帖和打社有了行动,这些都尚未直接针对凤凰山庄,就是老赵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千里之外的元老院如何会觉得杭州突然危机重重了


璇瑢子 于 2014-6-5 21:31:44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4 20:22

元老院又不是其他穿越小说中自带光环的主角,怎么可能面面俱到。从前文来看,老赵实际准备了三重保险,一个 ...

士子在江南根本不值钱,

耶稣会自顾不暇

而且徐光启差不多要死了,影响力很值得怀疑

复社啥时候认可引公公是自己人了?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5 21:40:4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5 21:05

危机怎么明显了?

赵发现危机是因为市面出现了揭帖和打社有了行动,这些都尚未直接针对凤凰山庄,就是老 ...

在杭州搞蚕种和丝厂,上可能会引起地方豪强的贪欲,下因为小民破产而导致的社会问题,而直面这些的,居然就引公公一个光杆司令,这么浅显的问题,大本营会没有人想到?


de9000 于 2014-6-5 21:41:58 发表了:

璇瑢子 发表于 2014-6-5 21:31

士子在江南根本不值钱,

耶稣会自顾不暇

而且徐光启差不多要死了,影响力很值得怀疑

江南虽然士子多,但也没到不值钱的地步啊,功名在身到哪都高人一头。除穿越者有几个知道徐光启要死了?


de9000 于 2014-6-5 21:43:18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5 21:40

在杭州搞蚕种和丝厂,上可能会引起地方豪强的贪欲,下因为小民破产而导致的社会问题,而直面这些的,居然 ...

前面就说了,请看老赵的身份,想动他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5 21:45:05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5 21:43

前面就说了,请看老赵的身份,想动他的人也得掂量掂量

紫明楼有过一回了,大本营记吃不记打?


爆击新科赵小姐 于 2014-6-5 22:06:06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5 20:31

算不上土皇帝,没这么强大。

最大的危险性在于:引公认为自己已经是土皇帝,很强大。要成了这样,杭州站药丸


isdily 于 2014-6-5 22:18:49 发表了:

璇瑢子 发表于 2014-6-5 21:31

士子在江南根本不值钱,

耶稣会自顾不暇

而且徐光启差不多要死了,影响力很值得怀疑

复社撑死认为赵引弓是自己的外围……


isdily 于 2014-6-5 22:19:20 发表了:

爆击新科赵小姐 发表于 2014-6-5 22:06

最大的危险性在于:引公认为自己已经是土皇帝,很强大。要成了这样,杭州站药丸

确实如此,赵引弓高估自己了。


冰璃 于 2014-6-5 22:20:38 发表了:

广州站当初可是很老实地走高层社交路线,纯粹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广东官僚想升官发财捏这个看起来很软的柿子。

引公公在杭州这纯粹是不嫌事大,把原来一个贸易情报站变成自己的小行在,连米骚动都出来了。


冰璃 于 2014-6-5 22:31:20 发表了:

不过确实这个节奏很诡异,引公公在杭州想搞个小行在。

结果要器材物资,大本营提供。要人员,大本营派遣。要资金,大本营调拨。

要啥给啥,不需要打报告不需要审批不需要做项目分析论证。一张嘴就行了。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5 22:35:07 发表了:

冰璃 发表于 2014-6-5 22:31

不过确实这个节奏很诡异,引公公在杭州想搞个小行在。

结果要器材物资,大本营提供。要人员,大本营派遣。 ...

对亚,最诡异的就在这里,引公公根本没有独走的条件和力量。真要当土皇帝,搞什么现代农业和工厂啊......


爆击新科赵小姐 于 2014-6-5 22:39:57 发表了:

冰璃 发表于 2014-6-5 22:31

不过确实这个节奏很诡异,引公公在杭州想搞个小行在。

结果要器材物资,大本营提供。要人员,大本营派遣。 ...

那就是元老院里有人跟引公公的想法一样:我髡贼在杭州黑道白道都有人,已经是土皇帝,所以可以投入这么多资本了。这样的话药丸得多卖点儿


liutom2 于 2014-6-6 01:02:46 发表了:

最大的问题在于,引公公作为杭州站负责人,发现有不安定因素,杭州站可能受到攻击,没有立即向后方报告,这个事如果后面揪起来就够引公公喝一壶的了。


de9000 于 2014-6-6 08:01:04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5 21:45

紫明楼有过一回了,大本营记吃不记打?

大本营就这点人,获取江南利益又是现实的,难道为一点困难就不派人去了?


de9000 于 2014-6-6 08:02:43 发表了:

冰璃 发表于 2014-6-5 22:20

广州站当初可是很老实地走高层社交路线,纯粹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广东官僚想升官发财捏这个看起来很软 ...

米骚动又不是老赵整出来的,天灾人祸,老赵哪条都不够格,老赵在蚕丝收购里吃到的肉最多最多只能算中号,大号还轮不到他吃


de9000 于 2014-6-6 08:04:32 发表了:

liutom2 发表于 2014-6-6 01:02

最大的问题在于,引公公作为杭州站负责人,发现有不安定因素,杭州站可能受到攻击,没有立即向后方报告,这 ...

现在的发现都是间接的不安定因素,一个外派大员稍有动静就向总部求救,要是换成你是老赵会有啥感觉


eumenes 于 2014-6-6 08:51:20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08:01

大本营就这点人,获取江南利益又是现实的,难道为一点困难就不派人去了?

归根结底,这问题是对杭州站到底什么定位完全没搞清楚。

你到底是搞情报还是做生意。

即便做生意,以髡人海盗的身份,跑到官府鼻子底下投资这么大购置不动产甚至建工厂——这真是当自己是土皇帝没人敢惹了。


liutom2 于 2014-6-6 08:54:24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6 08:51

归根结底,这问题是对杭州站到底什么定位完全没搞清楚。

你到底是搞情报还是做生意。

所以最终很可能得像我前一阵说的,必须保持在长江口的武力存在才行

这一章的名字叫”战争“嘛,那就不要怕战争,反正狒狒们就是来干这事的。


de9000 于 2014-6-6 09:02:40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6 08:51

归根结底,这问题是对杭州站到底什么定位完全没搞清楚。

你到底是搞情报还是做生意。

情报 、做生意又不矛盾,当年蒙古人不就是这么做的


hykg 于 2014-6-6 09:43:06 发表了:

光搞情报解决不了流民的问题。归根到底是想搜罗流民,这样动静怎么也小不了。赵引弓还是尽量搞有财一起发,其实还是挺谨慎的,现在的敌人可以说是一开始就盯上了他,不像是他招来的。


isdily 于 2014-6-6 20:48:04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08:01

大本营就这点人,获取江南利益又是现实的,难道为一点困难就不派人去了?

获取江南利益用不着向赵引弓这么玩。直接玩转口贸易就是了,干嘛玩种地?


isdily 于 2014-6-6 20:49:09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09:02

情报 、做生意又不矛盾,当年蒙古人不就是这么做的

当前 500 废哪有蒙古人当年的声势?


de9000 于 2014-6-6 20:50:56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0:48

获取江南利益用不着向赵引弓这么玩。直接玩转口贸易就是了,干嘛玩种地?

有了第一步,自然就有第二步,老赵也是一步步扎下根来的


isdily 于 2014-6-6 20:54:06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20:50

有了第一步,自然就有第二步,老赵也是一步步扎下根来的

要第二步干嘛?在红区象赵引弓这么做就是作死的节奏。


isdily 于 2014-6-6 20:55:07 发表了:

500 废要扎根江南,绝不是赵引弓这种所谓的扎根,而是执行大陆攻略,吞并江南。


de9000 于 2014-6-6 20:59:47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0:54

要第二步干嘛?在红区象赵引弓这么做就是作死的节奏。

你别忘记老赵前期可是一帆风顺,换你在那位上难道不想更进一步?何况再进一步也是上面同意和支持的


isdily 于 2014-6-6 22:28:08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20:59

你别忘记老赵前期可是一帆风顺,换你在那位上难道不想更进一步?何况再进一步也是上面同意和支持的

这就是典型下克上。

这不是赵引弓想干嘛就是啥,而是 500 废组成的元老院有必要不是拉住缰绳,防止这帮外派的家伙撒了欢跑得没边。


de9000 于 2014-6-6 22:31:08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2:28

这就是典型下克上。

这不是赵引弓想干嘛就是啥,而是 500 废组成的元老院有必要不是拉住缰绳,防止这帮 ...

这哪是下克上,这是进取心,任何一个企业都需要有主动力的员工


isdily 于 2014-6-6 22:34:0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isdily 于 2014-6-6 22:36 编辑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22:31

这哪是下克上,这是进取心,任何一个企业都需要有主动力的员工

对企业战略有危害的员工通常建议是给笔遣散费打发出去。

要不就是找个位置养起来,不让他做事。

主动性不都是好事,特别在没有有效引导的情况下。例如崇祯就是典型,积极主动的把事情搞的更糟。


de9000 于 2014-6-6 22:45:25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2:34

对企业战略有危害的员工通常建议是给笔遣散费打发出去。

要不就是找个位置养起来,不让他做事。

问题是要没赦元这事,谁会跳出来说赵的事业对穿越大业有害?


isdily 于 2014-6-6 22:49:17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6 22:45

问题是要没赦元这事,谁会跳出来说赵的事业对穿越大业有害?

郝元不过是第一个跳出来的而已,在敌占区开店,前后出现过糖业风云和广州站被毁的前车之鉴,在军事力量更薄弱的杭州站风头搞的这么大,这种超级肥羊没人打主意那得猪脚光环开多大?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7 01:22:3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2:49

郝元不过是第一个跳出来的而已,在敌占区开店,前后出现过糖业风云和广州站被毁的前车之鉴,在军事力量更 ...

所以,大本营在有充足信息和时间,可以随时很简单的支持或制止引公公的情况下,坚决打酱油,是要坐看引公公被爆菊么?

所谓的独走,最少需要两个条件,第一,隔绝上下,哪怕是暂时的,独走者才能为所欲为;第二,抢时间,独走者必须在后方反应之前造成既成事实,才能保证独走的成功。

可引公公真是两条都不具备啊......他的养殖和工厂,对后方都是极其依赖的,怎么隔绝上下?而建设时间以数月乃至年记,怎么抢时间?


isdily 于 2014-6-7 01:33:54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7 01:22

所以,大本营在有充足信息和时间,可以随时很简单的支持或制止引公公的情况下,坚决打酱油,是要坐看引公 ...

这次的章节剧情极其诡异,虽然常驻元老不多,但是前后也来了几拨人,加上山海两路的路子,总不至于连赵引弓干啥都不知道,不知道往后怎么圆剧情了。


de9000 于 2014-6-7 08:02:32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6 22:49

郝元不过是第一个跳出来的而已,在敌占区开店,前后出现过糖业风云和广州站被毁的前车之鉴,在军事力量更 ...

再次请注意老赵的士子身份和搭的关系网。

所以这回的敌人不是官府,而是受到冲击的小生产者和地方士绅。


isdily 于 2014-6-7 08:58:54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7 08:02

再次请注意老赵的士子身份和搭的关系网。

所以这回的敌人不是官府,而是受到冲击的小生产者和地方士绅 ...

说的好像雷州站受冲击、广州站被毁是 500 废主动对付官府带来的后果似的。


de9000 于 2014-6-7 09:31: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de9000 于 2014-6-7 10:05 编辑

isdily 发表于 2014-6-7 08:58

说的好像雷州站受冲击、广州站被毁是 500 废主动对付官府带来的后果似的。

雷州斗的是当地行会及土豪,广州站被毁的元凶是官府,现在杭州就该是小农和小手工业者及豪绅来对抗大生产了


isdily 于 2014-6-7 10:06:16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7 09:31

雷州斗的是当地豪绅,广州站被毁的元凶是官府,现在杭州就该是小农和小手工业者来对抗大生产了

那你这句“所以这回的敌人不是官府”啥意思?很明显雷州的敌人根本就不是官府。

而广州站也没主动打算去惹官府,不过官府看着肥羊不爽要下刀而已。


de9000 于 2014-6-7 10:18:4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7 10:06

那你这句“所以这回的敌人不是官府”啥意思?很明显雷州的敌人根本就不是官府。

而广州站也没主动打算 ...

反正就是各阶层都打一遍的节奏


eumenes 于 2014-6-7 10:36:37 发表了:

hykg 发表于 2014-6-6 09:43

光搞情报解决不了流民的问题。归根到底是想搜罗流民,这样动静怎么也小不了。赵引弓还是尽量搞有财一起发, ...

赵真的把工作重心放在招揽流民上,就该营造个大善人形象,而不是得意忘形的导演资本主义蚕吃人。


eumenes 于 2014-6-7 10:41:4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7 01:33

这次的章节剧情极其诡异,虽然常驻元老不多,但是前后也来了几拨人,加上山海两路的路子,总不至于连赵引 ...

我觉得赵引弓由于其野心和表现欲已经被元老院的急进派默认为引爆大陆攻略的最佳人选。


hykg 于 2014-6-7 11:48: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hykg 于 2014-6-7 11:50 编辑

eumenes 发表于 2014-6-7 10:36 赵真的把工作重心放在招揽流民上,就该营造个大善人形象,而不是得意忘形的导演资本主义蚕吃人。

毫无目的的善人会更诡异。赵编织关系网,带士绅一起发财,私下再搞点小动作感觉要可信的多。


rottenweed 于 2014-6-7 12:10:02 发表了:

总觉得这是元老院的另一只手在搞压力测试?


isdily 于 2014-6-7 19:27:4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7 10:41

我觉得赵引弓由于其野心和表现欲已经被元老院的急进派默认为引爆大陆攻略的最佳人选。

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赵引弓没准成为某些人的马前卒了,赵以为自己才能出众,实际是被人当枪使了。


isdily 于 2014-6-7 19:31:03 发表了:

hykg 发表于 2014-6-7 11:48

毫无目的的善人会更诡异。赵编织关系网,带士绅一起发财,私下再搞点小动作感觉要可信的多。

我觉得这个倒是可以光明正大学当年郑芝龙的做法,抛出马尔萨斯论啥的,就说把人送台湾去开荒,减少浙江人多地少的问题;出去的人种了粮食返销江南换取江南棉布丝绸等,而赵引弓有了台湾也有了对日贸易中转站,这种说法也是合理的。

虽然大家知道这样台湾那个据点多半就成赵引弓的地盘了。


仓鼠渣 于 2014-6-7 20:28:1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6-7 10:36

赵真的把工作重心放在招揽流民上,就该营造个大善人形象,而不是得意忘形的导演资本主义蚕吃人。

理论上说只有知府一个人知道蚕吃人的导演是赵引弓吧

好圆怎么知道的?知府告诉他的?


CT_BYD 于 2014-6-7 22:52:43 发表了:

瞧瞧,最新的章节,赵都开始要求出动特遣队了。这算什么,标准的下指挥上?

元老院到底知不知道杭州的事?元老院对杭州的事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就看作者怎么编了。反正我是准备不再出钱,只看盗版了


isdily 于 2014-6-7 22:54:39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6-7 20:28

理论上说只有知府一个人知道蚕吃人的导演是赵引弓吧

好圆怎么知道的?知府告诉他的?

这种事没法保密的。


de9000 于 2014-6-8 10:36:3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7 22:54

这种事没法保密的。

难道知府会宣扬这是老赵出的主意?蚕丝风波,老赵是占了些便宜,可得便宜的大头肯定不是他


isdily 于 2014-6-9 20:57:55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8 10:36

难道知府会宣扬这是老赵出的主意?蚕丝风波,老赵是占了些便宜,可得便宜的大头肯定不是他

问题在于这事谁会为赵引弓保密?大家不需要刻意宣扬,只要不把这当秘密保守就是。


de9000 于 2014-6-9 21:04:0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0:57

问题在于这事谁会为赵引弓保密?大家不需要刻意宣扬,只要不把这当秘密保守就是。

无凭无据,老赵自可向下面人解释纯属污蔑。

难不成还有人会去拉知府当证人不成


isdily 于 2014-6-9 21:06:45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04

无凭无据,老赵自可向下面人解释纯属污蔑。

难不成还有人会去拉知府当证人不成

这东西需要凭据么?

别说是实打实的东西,就是谣言都能让人一身骚呢。


de9000 于 2014-6-9 21:09:3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06

这东西需要凭据么?

别说是实打实的东西,就是谣言都能让人一身骚呢。

人家能散谣,你就不能散谣?

前面就说了,老赵得利不是最大的,要是长点心,安排些人也出去传下谣,把水搅混很难吗〈〉?


isdily 于 2014-6-9 21:12:10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09

人家能散谣,你就不能散谣?

前面就说了,老赵得利不是最大的,要是长点心,安排些人也出去传下谣,把 ...

散遥,赵引弓有这能力么?更不要说这本来就是事实,你怎么洗白?要洗地的话,有刺刀做依靠么?


de9000 于 2014-6-9 21:19:2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12

散遥,赵引弓有这能力么?更不要说这本来就是事实,你怎么洗白?要洗地的话,有刺刀做依靠么?

这需要什么能力,找几个三姑六婆,编几个顺口溜,人家怎么散老赵的谣,你就照做就行。

至于所谓事实,正像前面所说,难不成还把知府找来作证?洗不了地,把地全泼黑就结了


isdily 于 2014-6-9 21:23:12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19

这需要什么能力,找几个三姑六婆,编几个顺口溜,人家怎么散老赵的谣,你就照做就行。

至于所谓事实, ...

基本的常识。

辟谣成本高于造谣,而且这还不是造谣。

老实说我真不明白赵引弓脑洞大去折腾蚕农干嘛?


de9000 于 2014-6-9 21:24:28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23

基本的常识。

辟谣成本高于造谣,而且这还不是造谣。

你知道不是造谣是开了上帝视角,真实生活中有人开吗?

何况如我所说,老赵又不是得利最大的,辟啥谣,直接把水搅混就可以了


isdily 于 2014-6-9 21:28:06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24

你知道不是造谣是开了上帝视角,真实生活中有人开吗?

何况如我所说,老赵又不是得利最大的,辟啥谣, ...

得利最大的,普通人敢惹么?就是一般的江南豪强都不敢惹,赵引弓这种根基浅薄的最好了,一捏一个准。

再说了,赵引弓出主意的事,在豪强中能瞒得了谁?


de9000 于 2014-6-9 21:31:2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28

得利最大的,普通人敢惹么?就是一般的江南豪强都不敢惹,赵引弓这种根基浅薄的最好了,一捏一个准。

...

把水搅混,就是惹人家了吗?


isdily 于 2014-6-9 21:34:14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31

把水搅混,就是惹人家了吗?

赵引弓惹谁不管,反正他作死习惯了。

对于有志于敲人一笔甚至要把人家产全夺走的土豪来说,赵引弓这种根基浅薄的是最好对付的,——至少明面如此。就算赵引弓把水搅得再混,一般土豪对当地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还是了解的,不会因为赵引弓搅个浑水人家就没了脑子。


de9000 于 2014-6-9 21:37:06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34

赵引弓惹谁不管,反正他作死习惯了。

对于有志于敲人一笔甚至要把人家产全夺走的土豪来说,赵引弓这种根 ...

把水搅混了,起码能给自己内部加点分


isdily 于 2014-6-9 21:39:31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37

把水搅混了,起码能给自己内部加点分

杭州站毁了,先考虑怎么在质询会上过关吧,还加分呢?负分的吧?


de9000 于 2014-6-9 21:49:17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39

杭州站毁了,先考虑怎么在质询会上过关吧,还加分呢?负分的吧?

毁了又如何,丢几台离开元老院技术支持就是废物的机器,和一堆要吃饭的难民,还有啥?相反,我们的敌人却暴露出来,外派人员得到了教训受到了培养,重头来过又有何难?不用几年,这片天下还是我们的!


isdily 于 2014-6-9 21:53:03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49

毁了又如何,丢几台离开元老院技术支持就是废物的机器,和一堆要吃饭的难民,还有啥?相反,我们的敌人却 ...

500 废在江南的敌人满坑满谷好不好,赵引弓这个阶段的任务重心是为 500 废提供情报或者在大明身上吸更多的血。问题是赵引弓都在干些啥莫名其妙的事?

赵引弓浪费 500 废至少一年的投入,这个帐怎么算?


de9000 于 2014-6-9 21:55:4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53

500 废在江南的敌人满坑满谷好不好,赵引弓这个阶段的任务重心是为 500 废提供情报或者在大明身上吸更多的血 ...

满坑满谷可你不知道是谁就等于零。像这回一个有势力有执行力的跳出来,对元老院绝对是幸事!敌人的模式,敌人的力量从此就清清楚楚啦


isdily 于 2014-6-9 21:57:33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6-9 21:55

满坑满谷可你不知道是谁就等于零。像这回一个有势力有执行力的跳出来,对元老院绝对是幸事!敌人的模式, ...

一个?满清下江南反抗者不少,更不好说 500 废这种挖人根基的家伙了。

打下江南,如果按 1%比例算,3000 万以上的江南人,估计有 30 万以上要镇压或者送劳改营。


isdily 于 2014-6-9 21:58:33 发表了:

至于什么行为模式,我说 500 废跟江南土豪劣绅玩这手干嘛。直接排队枪毙,哪这么多废话。


liutom2 于 2014-6-9 22:40:5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57

一个?满清下江南反抗者不少,更不好说 500 废这种挖人根基的家伙了。

打下江南,如果按 1%比例算,3000 ...

临高治下至少 5%的人口去过劳改营,他们可是把行政罚款都用劳改营替代了。


孤独的骆驼 于 2014-6-9 22:49:2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6-9 21:53

500 废在江南的敌人满坑满谷好不好,赵引弓这个阶段的任务重心是为 500 废提供情报或者在大明身上吸更多的血 ...

引公公这一年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元老院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不仅是正大光明,甚至是敲锣打鼓在搞。既然杭州站的工作不是这个,引公公的行为出格没了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去制止?不仅不制止,还给予的大量支援,要知道,没有后方的支援,引公公的养蚕和工厂都只能喝西北风去......

现在出了事,就都是引公公的错了,这搞笑不搞笑?


守夜人 于 2014-6-10 00:00:4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守夜人 于 2014-6-10 00:26 编辑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9 22:49

引公公这一年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元老院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不仅是正大光明,甚至是敲锣打鼓在搞。既然杭 ...

问题不在这吧,之前雷州和广州刚有点风头,负责人就立即上报询问下一步行动,而且中间一直在通气,所以都换来了临高总部的足够支持,雷州甚至直接出动舰队解决问题。赵公公明知道自己被算计这么久了,他在干吗呢?这种情况早该知会临高定夺了吧,要早点说还来得及派人什么的……雷州的商战情报工作就是由后派去的湛天雄和北纬负责的,文同和常师德虽然没少趁机推妹子但很清楚自己的权限和长处在哪。连神棍道长都知道大事要通气,赵公公这就是完全无组织性的表现,他应该是有电台的

说赵引弓独走不是说他干了这些事,而是情况如此剧烈变化他居然想自己解决,特侦队不是他赵引弓的手下,他只能说明情况申请,派不派人则是元老院说了算。杭州站成败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杭州站是元老院的杭州站,不是赵公公的杭州站。其实如果赵公公不是个人表现欲过强,他把摊子铺大的同时就该申请人手支持了。如果真说教训,以后凡是情报点要升级成外派站的,坚决不能由单人指挥必须配齐基础的行政班子,商业情报武力各个分组都必须由专人指挥。其他外派点也不是没有过失误,但是个人的失误都能被集体组织成功弥补,赵公公就自己加小鱼两三只,失误根本是在所难免的


瘫痪 于 2014-6-10 07:55:58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瘫痪 于 2014-6-10 08:51 编辑

赵引弓发展丝业是早就打报告,做计划了的,但是当时条件不成熟,先发展的印刷业,教案/赈灾之后,保护网进一步成型,小规模试水丝业,放贷款都没问题,那个本地的高利贷不是一开始就缩了么。被人盯上,还有郝某这个妖孽可以看成是倒霉,别忘了盯上赵引弓的可不是郝某,赵引弓的山庄产业,普通人可能看着眼热,但是在背后黑手眼里未必值得大动干戈,赵引弓是有钱,可是不动产不多,大乱之后才能得多少利?这个动机才是最值得琢磨的。

买粮有点欠考虑,而且似乎是独走,这是赵引弓的失误。错误是漕运,这个才是大问题。以赵引弓台面上的实力往里掺合本来就是很大风险,真惹了漕帮反扑,别说赵引弓了,姓沈的都扛不住,赵引弓出出主意就算了,拿元老院的合资企业承运,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敢往里掺和,没有元老院派出武力和情报支持,这是找死,如果是元老院或是殖民部批准的,那就是元老院的责任了。更重要的是,现在跳出来支持漕粮海运,对元老院的意义何在?

虽然两件事起因不同,但是赵引弓的杭州站面临巨大风险,需要更多支援是明摆着的,看吹牛怎么处理了。其实目前杭州居面未必多危险,郝某是借着粮价上涨,煽动的还是养蚕人。赵引弓完全可以用革命的谣言对抗反革命的谣言,毕竟赈灾善后局和丝行之间价格的巨大利差是被丝行吞了,只要把善后局的指导价放出去就可以了,而且丝行和养蚕人才是直接的对抗,提前把矛盾引爆,指向丝行才是正路。另外就是用群众对抗群众,难民营里上万人都是死的?连饭碗都要被砸了都不知道哼一声?总想着抓幕后黑手忽视眼前的危机是太自大了。


璇瑢子 于 2014-6-10 10:45:27 发表了:

话说临高不会还以为杭州歌舞升平吧。。。。

等出了事一两个月才知道什么的。。。


南海 于 2014-6-10 11:02:49 发表了:

其实最大的问题是,雷州站事件之后,大本营一惯态度是不再单独外派元老,并且军政分离。

杭州站就一个元老,不合制度。


isdily 于 2014-6-10 20:09:59 发表了:

孤独的骆驼 发表于 2014-6-9 22:49

引公公这一年所有的行为,都是在元老院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不仅是正大光明,甚至是敲锣打鼓在搞。既然杭 ...

赵引弓当然有错,元老院同样有人要背责任,不能因为元老院也要背责任了,于是乎赵引弓就可以免责了。

而且作为前方一线元老,他的基本判断很大程度左右元老院的下注,责任绝对不能小而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