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公公这剿丝厂是直线作死的节奏啊。。

北朝旧贴 | knifers | 8/15/2020 | 共 19191 字 | 编辑本页

knifers 于 2014-4-26 20:59:24 发表了:

记得学历史时就有这么一小段,清末一低级官员办了个机械面粉厂,生意很好,然后上司眼红要来夺,这官员不给。结果就被上司革掉功名下狱了。。

引公公这根基浅,功名小,没什么强力高层后台(如果有的话出于潜规则官场内肯定会互相知晓的)。却显得很有钱的样子,而且现在还把剿丝厂这一显然很来钱的玩意就设在江南。更总要的是,引公公的作为显得自己就是这财富的主人。这么一来在土著看来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底牌露在外面了。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有贪心而高位之人前来夺产业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对面的作法恐怕就是直接将引公公抓去,强迫引公公将家业交给自己。至于交出家业后对方是会把引公公放走还是灭口就取决于引公公的运气是差还是更差了。。


陆李仙 于 2014-4-26 21:09:34 发表了:

赵弓引是对外出口,又不是倾销江南市场。怕什么,反正是出口的东西,卖给欧洲人,日本人,那么不好??你怕什么?


陆李仙 于 2014-4-26 21:12:11 发表了:

在军队的刺刀之下,什么都是浮云。


天青地白 于 2014-4-26 21:18:32 发表了:

陆李仙 发表于 2014-4-26 21:12

在军队的刺刀之下,什么都是浮云。

刺刀远在高雄。


Avo17000 于 2014-4-26 21:38:50 发表了:

所以公公必然当场跪舔,第二天天不亮对方就全家死光光了……


冰璃 于 2014-4-26 21:50:4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冰璃 于 2014-4-27 13:48 编辑

隐形独走嘛,看起来元老外派工作培训班的课这些人就没认真听。

看着雷州广州的局面蒸蒸日上,是个外派元老都想着当个土皇帝,最少也是教父。

只不过雷州广州或者还能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现在杭州已经进化到主动玩多收了三五斗和包身工的戏码了。

现在这些人的思维无非就是可劲闹腾,事情成了算我的,玩脱了大不了召唤特侦队救命。


punishment 于 2014-4-26 22:02:40 发表了:

缫 sao1


eumenes 于 2014-4-26 22:09:00 发表了:

我真搞不明白髡人在大明敌占区搞工业投资是什么精神?

是不是元老院的资本已经多到可以烧来玩玩了?


仓鼠渣 于 2014-4-26 22:43:2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4-26 22:09 我真搞不明白髡人在大明敌占区搞工业投资是什么精神?

是不是元老院的资本已经多到可以烧来玩玩了?

对上层和平演变对下层制造破产。


eumenes 于 2014-4-26 22:57:2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eumenes 于 2014-4-26 22:59 编辑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6 22:43

对上层和平演变对下层制造破产。

大明是公开的敌国……,赵引弓是在敌占区从事地下工作,不是外商到中国投资办厂。

把宝贵的工业投资巴巴的送到敌人嘴边只要几个衙役就能造成重大破坏的地方是什么目的?

当年洋人在华置办产业,可是在把大清暴揍一顿签订不平等条约以后才敢干,而且是在自己驻军的租借。


小鬼头 于 2014-4-26 22:57:34 发表了:

没那么恐怖,老赵的来源考的是对外贸易,不光是日本这个吞丝兽,还有被一官坑的饥渴难耐的荷兰人,光靠一个丝厂没用。况且,髡贼来过杭州,留下过恐怖传说。而老赵大家公认和髡贼有关系。


winter_z 于 2014-4-26 23:05:06 发表了:

缫丝厂的话,要就直接上全机械的,为啥呢

因为,这种东西明国没有仿制和维护运行能力

当然,让明国内部大量扩散简易缫丝机械,也可起到扰乱明国之目的,但元老院将无法得到直接的资金流入。


仓鼠渣 于 2014-4-26 23:07:17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4-26 22:57

大明是公开的敌国……,赵引弓是在敌占区从事地下工作,不是外商到中国投资办厂。

把宝贵的工业投资巴 ...

放心,赵引弓是打着和髡贼有勾结的明国人身份去的。

以大萌朝的特性,要会对赵引弓下手的话李洛由高举之类早挂了。从海天号进杭州湾时大明官儿居然派赵引弓去和谈看,只要髡贼不灭,赵引弓的地位就绝对不会动摇。


eumenes 于 2014-4-26 23:18:10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6 23:07

放心,赵引弓是打着和髡贼有勾结的明国人身份去的。

以大萌朝的特性,要会对赵引弓下手的话李洛由高举 ...

这笑话一点不可笑。

李高二人在广东——官府上下都被髡人打怕了,又多少和髡人有牵连的地方。

赵在浙江。

浙江的官收拾赵引弓需要报备广东不成?


仓鼠渣 于 2014-4-26 23:24:11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4-26 23:18

这笑话一点不可笑。

李高二人在广东——官府上下都被髡人打怕了,又多少和髡人有牵连的地方。

后金还没到过广东呢

李洛由这个汉奸商人却是锦衣卫宴请的宾客,这叫什么事情?


suinbuaa 于 2014-4-27 02:04:32 发表了:

陆李仙 发表于 2014-4-26 21:09

赵弓引是对外出口,又不是倾销江南市场。怕什么,反正是出口的东西,卖给欧洲人,日本人,那么不好??你怕 ...

有贪心的人谋夺引公公的产业是因为来钱,和出口日本不倾销江南有啥关系。。。


suinbuaa 于 2014-4-27 02:05:32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4-26 22:09

我真搞不明白髡人在大明敌占区搞工业投资是什么精神?

是不是元老院的资本已经多到可以烧来玩玩了?

这个应该就是外派元老的独走吧,元老院也不管管,契卡何在?


isdily 于 2014-4-27 02:29:01 发表了:

如果没记错,历史书上说的是天津的武举人的事,机器磨面厂……


isdily 于 2014-4-27 02:35:58 发表了:

陆李仙 发表于 2014-4-26 21:09

赵弓引是对外出口,又不是倾销江南市场。怕什么,反正是出口的东西,卖给欧洲人,日本人,那么不好??你怕 ...

对外出口不需要折腾出这么多破事出来。

对外贸易方面,船只可以选临高大波航运,生丝无论江南还是两广都大大的有,而且日本当年购入生丝完全是啥都要,甚至隔年陈货都收,这种情况下拼命提高蚕丝生产数量和质量毫无必要。

直接采购不光省人力,日后 500 废攻上广东全面开片的时候,也不用担心杭州站的坛坛罐罐了——几个销售部不算啥,比起现在轮山头算的生产基地,固定资产小多了。


isdily 于 2014-4-27 02:49:02 发表了:

冰璃 发表于 2014-4-26 21:50

隐形独走嘛,看起来元老外派工作培训班的课这些人就没认真听。

看着广州雷州的局面,是个外派元老都想着折 ...

雷州站可没这么不小心,这是对雷州站赤裸裸的污蔑呢。

雷州站当初是先走了吕师爷路子,让雷州知府和徐闻知县默许雷州站买蔗田,搭建机械化榨糖厂。直到被糖业公会阴了一把,用低价挤兑糖农跑到雷州站卖糖才闹大的。而雷州站跟临高就隔了个琼州海峡,一般帆船从临高跑到徐闻才一个上午,而杭州站最近的武装力量在台南或者济州岛,两者支援力量差距太远了。

而且雷州近代化榨糖厂的新式榨塘法主要影响煮糖和烧火师傅的收入,问题是这类人不到 100 个,而杭州站的缫丝直接可以影响上万人了,两者影响面不是一个等级的。

糖业风云最后阶段是临高军事经济手段一起上,广州站通过女眷路线大量吸储带来大量现银,临高出大量打手,哦不,是军人,最后雷州糖业软硬兼施承诺能为糖业公会兜底当接盘侠,才免于被官府折腾。杭州站真没看出有啥软硬手段能在江南玩出花来。

再谈到个人,除了腐泉子宗教据点特殊外,其他几个据点那个不是分别派驻了行政军事元老甚至还有特工出身的元老的?杭州站赵引弓现在是行政军事一体抓,他有这个能力么?光看他打算组织个打手团加上少量农兵进行护卫就觉得真心不靠谱,这还不如赵引弓出卖色相跟江南士绅联姻来的安全呢,起码联姻后没准能进入关系网,好歹有个当地的地头蛇照应。

当然我觉得写到这份上,要保证赵引弓安全,不如公开让海军北上在江南沿海表演一次对刘香主力海盗船队的屠杀,甚至还可以“误炸”宁波等沿海城市的城墙,然后宣布罩着赵引弓,这可能才能保证赵引弓的安全。


isdily 于 2014-4-27 02:50:35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6 22:43

对上层和平演变对下层制造破产。

要做到这点首先要保证自身安全,杭州站真心不安全。


isdily 于 2014-4-27 02:56:45 发表了:

小鬼头 发表于 2014-4-26 22:57

没那么恐怖,老赵的来源考的是对外贸易,不光是日本这个吞丝兽,还有被一官坑的饥渴难耐的荷兰人,光靠一个 ...

这个设定一点不靠谱。对外贸易不需要自己在江南搭建桑田,改造蚕种,建设缫丝厂。直接采购了成品生丝卖西洋人和日本人就是了,没必要自己插手生产。

即便要插手生产,那么既然设定 500 废的蚕种比江南的都优良,有更先进的催青技术,还有效率更高的缫丝厂,那么为啥要设立在危险重重的江南,而不是广东甚至海南呢?其实设置在台南(高雄)也是不错的,实在看不出设立在江南有什么好?

最后一点倒是没说错,杭州站当前不如公开打出我就是临高开在这分店算了,去年 500 废刚把郑芝龙一晚就捏死了,胆子肥的尽管来试试,虽然我觉得不长眼的仍然很多。


isdily 于 2014-4-27 02:58:42 发表了:

winter_z 发表于 2014-4-26 23:05

缫丝厂的话,要就直接上全机械的,为啥呢

因为,这种东西明国没有仿制和维护运行能力

其实半机械也罢全机械化也罢,我觉得对杭州站没太大区别——我不信赵引弓能自己维护这些设备,要设备有故障,还不是要从临高千里调人去修理?

既然没有维护能力,还不如放在海南或者广州,起码维护方便很多。


isdily 于 2014-4-27 03:01:10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6 23:07

放心,赵引弓是打着和髡贼有勾结的明国人身份去的。

以大萌朝的特性,要会对赵引弓下手的话李洛由高举 ...

高举有北京宫里杨公公的名帖,李洛由情况不明,但是是广东大药商,典型地头蛇一个,赵引弓那什么跟这两位比?

赵引弓一开始倒是极力撇清跟髡贼的关系——当然当下他直接宣布自己就是 500 废派来的倒是不错,起码安全系数能提高很多。


仓鼠渣 于 2014-4-27 09:15:15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03:01

高举有北京宫里杨公公的名帖,李洛由情况不明,但是是广东大药商,典型地头蛇一个,赵引弓那什么跟这两位 ...

赵引弓有耶稣会相关的官员士绅罩着。官员还需要他帮忙救灾。那边复社也和他多少有交情。还有几十家缙绅大佬通过他的招商局攒钱。更要死的是髡贼不仅势大而且越来越大,连郑芝龙都灭了,而能和髡贼交涉的只有赵引弓一人——大明的官儿可不觉得台湾济州岛的髡贼舰队会来的太慢。

相比之下李洛由有多少底牌呀?谁都知道他有钱,谁都知道他和后金有勾结,怎么没人给他扣个汉奸的帽子谋夺他的财产,相反他却能堂堂正正的赴锦衣卫的家宴,更别说高举了,只要赵引弓想要,杨公公的名帖不就是冷凝云磕几个头花笔银子就能弄到的说~~~


安定团结鸟克兰 于 2014-4-27 09:35:32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4-26 22:09

我真搞不明白髡人在大明敌占区搞工业投资是什么精神?

是不是元老院的资本已经多到可以烧来玩玩了?

以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洗脑了,松了敌我斗争这根弦呗。

澳宋国和我大天朝考核模式比较相似,你要不占山头,出成绩,以后那就是妥妥的后座酱油元老混吃等死了。

所以外派的元老哪怕在北京都惦记着搞大项目把太监的钱都圈走呢,更何况在杭州相对宽松的环境。就好比现在地方上到处都要上项目,还要上大项目,没有大项目就先吹着一样。

况且现在办个丝厂没用到多少资本。


仓鼠渣 于 2014-4-27 09:59:30 发表了: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4-4-27 09:35

以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洗脑了,松了敌我斗争这根弦呗。

澳宋国和我大天朝考核模式比较相似,你要 ...

这是真话

自广州站之后每一个外派元老想的都是怎么出成绩

吕洋这种伪装团练都在打仗之余想着怎么弄人口。


isdily 于 2014-4-27 10:38:19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09:15

赵引弓有耶稣会相关的官员士绅罩着。官员还需要他帮忙救灾。那边复社也和他多少有交情。还有几十家缙绅大 ...

赵引弓算什么有耶稣会官员罩着啊?救灾方面,多他一个不多,再说了,大灾已经结束,现在是处理善后。

复社跟他没有过硬的交清,招商局刚起步,而且这个东西根本不能算强力纽带。

只有跟 500 废的关系才是真正过硬的条件,而这个条件目前看如果髡贼不到江南地面来一次大的,大家估计没啥直观感受。


isdily 于 2014-4-27 10:41:25 发表了: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4-4-27 09:35

以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洗脑了,松了敌我斗争这根弦呗。

澳宋国和我大天朝考核模式比较相似,你要 ...

杭州站绝不是宽松的环境,而是貌似宽松而已。

杭州站根本就是进攻广州前的广州站翻版,甚至还不如,广州站当初可是有特侦队帮着干湿活的,而镖局这条线则让他们能迅速逃离广州,而当前的杭州站没有特侦队不说,镖局等能不能为他搭建多条撤离路线都难说。


璇瑢子 于 2014-4-27 10:45:26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6 21:38

赵引弓算什么有耶稣会官员罩着啊?救灾方面,多他一个不多,再说了,大灾已经结束,现在是处理善后。

...

说不定吹牛就是再为来一次大的做铺垫呢。。。。。


isdily 于 2014-4-27 10:51:41 发表了:

璇瑢子 发表于 2014-4-27 10:45

说不定吹牛就是再为来一次大的做铺垫呢。。。。。

我觉得现在要圆上来只能让赵引弓公开宣布自己是为 500 废服务的,用髡贼的后台吓唬江南人。如同当年刘香郑芝龙等人在主要城市中设立的半公开的办公场所。


仓鼠渣 于 2014-4-27 10:52:2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0:38

赵引弓算什么有耶稣会官员罩着啊?救灾方面,多他一个不多,再说了,大灾已经结束,现在是处理善后。

...

耶稣会真知道赵引弓是髡贼,他们传教还靠着髡贼呢。

从古至今大灾之后如何善后才是重头,从民变到瘟疫都是灾后会发生的。

复社的几个大佬都是完璧书坊的常客,关系不硬也绝对不浅。

已经有几十家缙绅大佬给招商局入了股,还指望钱生钱呢。

最关键的是髡贼战船直接来过杭州湾,当地高层对二十个髡贼把一千多官兵和乡勇打得落花流水的事情还是心知肚明的。

而和赵引弓相比,李洛由有什么?


isdily 于 2014-4-27 11:15:34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10:52

耶稣会真知道赵引弓是髡贼,他们传教还靠着髡贼呢。

从古至今大灾之后如何善后才是重头,从民变到瘟疫都 ...

李洛由可以算是广东地头蛇,赵引弓算江南地头蛇么?不是地头蛇就得是过江猛龙,赵引弓什么时候展示过这点?

1631 年海天号北上进入钱塘江那会是折腾出骚动,但是之后到 1633 年 3 月,并无设定第二次在江南出现,要让江南商人印象深点必须再来一次狠的。

耶稣会在江南势力有限,差点自己都保不住,指望他们?

而 1632 年浙北大旱和苏中苏北大水灾先后在当年 11 月和当年 7 月底结束,民变什么的要发生早发生了,也不会拖到现在,历史记载这段时间并无大规模民变。至于疫病,《中国灾难通史。明代卷》并没有提及。


安定团结鸟克兰 于 2014-4-27 11:18:4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1:15

李洛由可以算是广东地头蛇,赵引弓算江南地头蛇么?不是地头蛇就得是过江猛龙,赵引弓什么时候展示过这点 ...

现在元老院的炮舰闲着也是闲着,再次袭扰杭州完全可以。特侦队上岸就跟演习似的。

立春级第二艘应该下水了吧?

另外新战舰应该要定型投产了吧?

要知道造舰可是 G 点啊


isdily 于 2014-4-27 11:24:14 发表了: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4-4-27 11:18

现在元老院的炮舰闲着也是闲着,再次袭扰杭州完全可以。特侦队上岸就跟演习似的。

立春级第二艘应该下水 ...

其实可以设定为失去郑芝龙的打击后,刘香这厮无所顾忌,从福建到江浙,到处上岸打劫,然后江南水师出剿强奸不成反被日,结果在赵引弓牵线下,髡贼水师在江南洋面上跟刘香一战而定,宁波城外海面彻夜燃烧,把天空都映红了。


仓鼠渣 于 2014-4-27 12:27:3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1:15

李洛由可以算是广东地头蛇,赵引弓算江南地头蛇么?不是地头蛇就得是过江猛龙,赵引弓什么时候展示过这点 ...

地头蛇有啥用~李洛由从送人参到造大炮哪个不是到处打点。这方面赵引弓丝毫不差。

江南商人对郑芝龙总有印象吧,结果髡贼说灭就灭。

耶稣会在这边可还是有几家缙绅信徒的哟,而且徐阁老是没几天了,孙元化可没下台,还成功平叛,在这个军队忠诚问题严重的时代孙的前景可不会小

元老知道历史,大明官儿可不知道的说,他们只知道赵引弓在振灾安民上真的很有一套。

呜咪,明末就是如此奇葩的社会,政府连一群汉奸商人都控制不了硬是养肥了后金导致了自己的灭国。为何赵引弓把自己表现为官府缙绅眼中的“能人”却会遭毒手?论后台轮本事他哪样不如李洛由和高举啦。


仓鼠渣 于 2014-4-27 12:28:49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1:24

其实可以设定为失去郑芝龙的打击后,刘香这厮无所顾忌,从福建到江浙,到处上岸打劫,然后江南水师出剿强 ...

这个点子大好!

建议吹牛大跟进。

反正刘香是一定要消灭的。


仓鼠渣 于 2014-4-27 12:30:13 发表了: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4-4-27 11:18

现在元老院的炮舰闲着也是闲着,再次袭扰杭州完全可以。特侦队上岸就跟演习似的。

立春级第二艘应该下水 ...

黑尔好像说过,黑船已经快 10 艘了。说的是立春吧。


安定团结鸟克兰 于 2014-4-27 12:45:26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12:30

黑尔好像说过,黑船已经快 10 艘了。说的是立春吧。

没有那么多,明确的立春级只有一艘,之前说是要出第二艘。

剩下的都是更小的炮艇。

不知道下一级旗舰什么时候出来


安定团结鸟克兰 于 2014-4-27 12:47:0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1:24

其实可以设定为失去郑芝龙的打击后,刘香这厮无所顾忌,从福建到江浙,到处上岸打劫,然后江南水师出剿强 ...

赞成~ 不能让大萌朝消停


冰璃 于 2014-4-27 13:43:54 发表了:

wangsaozong 发表于 2014-4-27 12:59

广州雷州都是被别人折腾上门的好吧

尤其雷州的文元老,糖业战争的时候书中可是明说他性子偏弱,对与糖 ...

我的意思是,看老文小郭这些人在雷州广州呼风唤雨,其他外派元老们只怕都动起了独走的心思。

不过他们从来没想过雷州广州的局面如何来之不易,只是觉得做土皇帝或者教父很爽罢了。

雷州广州或者还能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现在杭州已经进化到主动玩多收了三五斗和包身工的戏码了。

现在这些人的思维无非就是可劲闹腾,事情成了算我的,玩脱了大不了召唤特侦队救命。


isdily 于 2014-4-27 13:53:26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12:27

地头蛇有啥用~李洛由从送人参到造大炮哪个不是到处打点。这方面赵引弓丝毫不差。

江南商人对郑芝龙总有 ...

大明收拾灾民也有一套——就是杀,虽然我们知道最后被农民杀了,但是这当下可远说不上离开赵老爷就没招了。

要知道这个阶段崇祯爷是立足于剿而不是抚(主张抚的杨总督早在崇祯 3 年也就是 1630 年就给革职拿问了)。


isdily 于 2014-4-27 13:56:58 发表了: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4-4-27 12:45

没有那么多,明确的立春级只有一艘,之前说是要出第二艘。

剩下的都是更小的炮艇。

下一级大型军舰需求不大,估计比较难产;

而且 901 级军舰在当年也是一流主力战舰了,而 901 的数量并不少。收拾刘香的关键是找到他老巢,或者有内线,知道这帮人准备去打哪个城市,然后再后发制人,来个偷袭作战。

刘香历史上在 1632 年多次袭扰浙江台州等地,后来是因为郑芝龙北上协助浙江打击才把刘香赶走的,这个时空郑芝龙早死了,刘香会不会得寸进尺进攻宁波等城市非常难说。


安定团结鸟克兰 于 2014-4-27 14:05:4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3:56

下一级大型军舰需求不大,估计比较难产;

而且 901 级军舰在当年也是一流主力战舰了,而 901 的数量并不少 ...

一千多吨的军舰适航性不好,要三五千吨的军舰才能保障元老舰长的安全和基本舒适度啊


isdily 于 2014-4-27 14:26: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isdily 于 2014-4-27 14:30 编辑

安定团结鸟克兰 发表于 2014-4-27 12:47

赞成~ 不能让大萌朝消停

忽然想到一个恶搞的钓鱼方案:

1、不知从什么开始,流传着这么一个消息,东亚海域有“霸者之证”相传每拿到一个就能学到一些秘籍,比如造铁船,火炮射程翻倍等等,其中一个在临高,被髡贼挖到了,第二个在宁波或者杭州,收集 7 个就能制霸七海;

2、有好事者问赵引弓是否真有此事,赵引弓正气凛然:子不语怪力乱神。

3、有人宣称赵引弓家有些熟悉的人见不到了,更有人说这些人被送到一个种满茶花的岛上,好像叫啥曼陀罗岛上,都被种了茶花,嗯,该岛主是个恶僧,法号虚竹;也有人说是送去古拉格群岛去了,被皇城司把玩着呢,皇城司大档头叫李元芳……


仓鼠渣 于 2014-4-27 15:30:08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3:53

大明收拾灾民也有一套——就是杀,虽然我们知道最后被农民杀了,但是这当下可远说不上离开赵老爷就没招了 ...

大明官儿不见得知道大明很快会完,但农民起义越来越多是知道的,能治愈就别截肢的道理相信他们不会不明白的说。


仓鼠渣 于 2014-4-27 15:31:32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4:26

忽然想到一个恶搞的钓鱼方案:

1、不知从什么开始,流传着这么一个消息,东亚海域有“霸者之证”相传 ...

这里梗好多……


酱油党默示 于 2014-4-27 15:33:43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4-4-26 22:09

我真搞不明白髡人在大明敌占区搞工业投资是什么精神?

是不是元老院的资本已经多到可以烧来玩玩了?

引公公自己想要圈地,把元老院的资本不当回事呗


isdily 于 2014-4-27 16:32:42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15:30

大明官儿不见得知道大明很快会完,但农民起义越来越多是知道的,能治愈就别截肢的道理相信他们不会不明白 ...

他们真没明白。

有空可以去看下顾城的明末农民战争史:崇祯二年底奉诏抽调大批精锐开赴京畿勤王,又使他(杨鹤,时任陕西三边总督)深感兵力不足,穷于应付。在这种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杨鹤提出了招抚为主、追剿为辅的方针。崇祯四年正月,他在疏中指出,“盗贼”之起,“总因饥荒之极,民不聊生。”采用剿的办法需要调集大军,“行粮犒赏,所费不赀”,结果仍然是“诛不胜诛”,“屡剿而屡不定”。采取招抚的办法要想真正取得效果,也必需由政府拨款帮助农民度过难关。他说:“盖解而散,散而复聚,犹弗散也。必实实赈济,使之糊口有资,而后谓之真解散。解散之后尚须安插,必实实给与牛种,使之归农复业,而后谓之真安插。如是则贼有生之乐,无死之心,自必帖然就抚。抚局既定,剿局亦终。臣所谓欲行剿抚之实著,必有剿抚之实费者此也。”他还指出,如果只是“空言”招抚,不解决农民的生活问题,那就是“徒以抚愚贼,是即以贼自愚,此不终日之计也”。最后,杨鹤认为剿和抚都要花费大笔金钱,效果却不一样;“况费之于剿,金银一去不还,且斩首太多,上干和气。费之于抚,金钱去而民在,活一人即得一人性命,盗息民安,利莫大焉。”⑶

然后崇祯是怎么做的?**崇祯四年正月的一次廷对当中,朱由检就明确指示陕西参政刘嘉遇说:“寇亦我赤子,宜抚之。”刘嘉遇连忙答应道:“今正用抚。”⑷ 同月,朱由检在内外臣工的再三呼吁下,勉强拿出帑金十万两,派御史吴甡赍往陕西放赈 ⑸,“招抚流盗”。为此发布诏书说:

“陕西屡报饥荒,小民失业,甚至迫而从贼,自罹锋刃。谁非赤子,颠连若斯,谊切痌瘝,可胜悯恻。今特发十万金,命御史前去,酌被灾之处,次第赈给。仍晓谕愚民,即已被胁从,误入贼党,若肯归正,即为良民,嘉与维新,一体收恤。”⑹**

关于起义农民“旋抚旋叛”的原因,本来是非常简单的。农民们的起义是由于天灾、人祸,衣食无着,与其坐而待毙不如铤而走险。明廷虽然宣布了招抚政策,并没有解决农民们迫在眉睫的生活问题。史料记载,吴甡赍来的赈银十万两,加上藩王以下捐助的五万两和粮食二万石,“所救不及十一”⑼,无异于杯水车薪。崇祯四年七月,李继贞的疏中说得很明白:“前赈臣携十万金往,度一金一人,止可活十万人,而斗米七钱,亦止可活五十日耳。皇上宜敕赈臣回奏,前十万金果足乎?不则当早沛恩膏,虽内帑不宜惜也。”⑽李继贞在这里给朱由检算了一笔账,指出朝廷发放的赈金远不足以解决农民的生活和安置问题。所以,他劝告皇帝要从大处着眼,不要顾惜内帑。这种话对于好货成癖的朱由检,是很难入耳的。饥民饥军既然无以为生,要他们放下武器就只能是一种幻想。这一点,杨鹤本人又何尝不清楚。他在崇祯四年七月的奏疏中说:“诸贼穷饿之极,无处生活,兵至则稽首归降,兵去则抢掠如故。此必然之势。”⑾他费尽心机,勉强维持着对神一魁部的抚局。可是,从山西返回的点灯子、上天猴、浑天猴等部起义军,却在五月间一举攻破金锁关(在今陕西铜川市境),杀死都司王廉。七月二十九日,又有西路起义军中的李老豺、独行狼部攻占中部县(今陕西黄陵县)⑿。真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杨鹤的抚局成了一个不堪收拾的烂摊子。

朱由检原来以为只要颁发一纸赦书,略加赈济,就可以把起义农民遣散归里,依旧充当纳粮当差的“良民”。受抚者的“旋抚旋叛”,使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于是,**他不顾自己曾经亲笔写下“杨鹤相机招安,允协朕意”的批示 ⒁,一变而为主剿。四年五月,他在谈到李应期等诛杀受抚首领王左挂时,公然声称:‘贼势猖獗,招抚为非,杀之良是。“⒂ 接着便把责任一古脑儿推到陕西三边总督杨鹤身上。这年九月,朱由检下令说:

“杨鹤总制全陕,何等事权。乃听流寇披猖,不行扑灭,涂炭生灵,大负委任。著革了职,锦衣卫差的当官旗,扭解来京究问。员缺推堪任的来用。练国事姑著降三级,戴罪剿贼自赎,如仍玩纵,定行重治不宥。”⒃**

杨鹤的被罢官,标志着明廷在策略上,由以抚为主向以剿为主的转变。在明末官僚士绅的著述中,常有杨鹤主抚遗祸天下的说法。他们认为,“流寇”初起的时候力量并不大,只要调集官军一鼓而歼之,就可以把农民起义扼杀在摇篮之中。只是由于杨鹤一意主抚,才使农民起义得以发展起来,以至于不可收拾。因此,在主剿派的心目中,杨鹤成了众矢之的,被视为罪魁祸首。这种看法并不符合历史事实。因为:一、杨鹤并不是单纯主抚的,在任职期间他也曾多次组织官军对起义农民进行攻剿。只是由于精锐部队被调去京畿勤王,在力不从心的情况下,才更多地采用招抚的办法。二、在明廷这个反动营垒中,杨鹤是比较能够正视现实的。他看到单纯军事追剿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主张通过招抚安插的办法,使起义农民解散归农,本来是从反动统治阶级的长远利益着想,并不是出于对农民的同情。然而,杨鹤的主张毕竟以他自己的被撤职、下狱、遣戍而宣告失败。失败的根本原因,不是由于农民的觉悟已经提高到不同明王朝妥协的程度,而是由于朱由检之流的鄙吝和短视。崇祯二年七月,户部左侍郎李成名眼见催征饷银实在难以足额,建议以九分为率,朱由检却仍坚持按十分通解 ⒆。三年九月,巡按御史李应期要求豁免陕西一省的欠赋,朱由检拖到这年年底,才勉强答应免去崇祯元年和二年积欠在民的税额,当年的欠税仍不准免 ⒇。四年二月,户部无钱发兵饷,向皇帝乞讨内帑,朱由检也一口拒绝(21)。特别是在崇祯三年十二月初一日,他又发布了全国增派辽饷的诏令:“向缘东事倥傯,履亩增赋,豁寝无日,久轸朕怀。乃迩来边患靡宁,军兴益急,户部谘奏再三,请于每亩除见加九厘外,仍再征银三厘,前后共银一分二厘。惟北直保、河六府向议免征,今量行每亩加征六厘。前项俱作辽饷,事平即行停止。朕因廷议既协,权宜允从。凡我百姓,各有同仇之志,能无好义之思?……”(22)

同月,户部管理新饷的右侍郎周士朴报告说,加派和杂项两种赋税,经过多次催促,各地仍然没有解运到部。要求严诘各省巡抚和巡按御史,限部文到达三天之内,开列拖欠官员职名具奏。朱由检立即同意由“户部勒限各抚按查拖欠根因,一一指名纠参,以凭惩处;如过限不参,一体重治。”(23)

(崇祯八年)正月十三日,张凤翼具题建议从“铁骑营量调三千,于天津调二千。敕下该抚各选能将统领星驰赴豫。”十四日,朱由检批示要兵部“将各处兵马通行打算”,该增的增,该调的调,然后“责成督抚大举会剿,刻期尽灭,以图底定。”正月十九日,张凤翼同户部尚书侯恂会商之后,提出了一个调兵六万四千,筹饷银七十八万两的通盘计划。二十日,朱由检批示中提出“铁骑三千是否足用”?命兵部再次会议。同一天,张凤翼建议再调铁骑营二千、天津兵三千、四川白杆罗网坝兵三千,总兵力增加为七万二千名,饷银再加十五万两,合计九十三万两。二十三日,朱由检批准了这个计划,下令“限六个月扫荡廓清。”(28)


isdily 于 2014-4-27 16:40:21 发表了:

联系到陕北爆发民变的背景,对于明末明政府的整体智商,咱只能呵呵:崇祯二年,明廷下令裁减驿站经费,作为驿站马夫的李自成又身受其害,被迫离开了驿站。次年,陕西灾荒更趋严重,隔河的山西省又以“防寇”为名,禁止把粮食卖往陕西。陕北的米价涨到六钱银子才能买到一斗米。饥民们大批流亡外地,参加起义的不少。“米脂人从贼者十之七,邑几空。”

PS:山西估计是怕被陕西买粮者把自己粮价抬高,结果选择了以邻为壑的政策,后果大家都看到了,明末丰年一石粮食大约是 3~4 钱,正常是 6~8 钱,而陕北爆发农民起义前已经是一斗 6 钱,等于说粮食价格涨了 10 倍,活不下来的农民自然只能选择最后一条路。


isdily 于 2014-4-27 16:48:42 发表了:

50 楼的资料说明了:

1、崇祯舍不得他的内帑,在崇祯 4 年(1630 年)1 月同意时任陕西三边总督杨鹤的招抚为主的政策后,仅仅提供了 10 万两白银去招抚,而这点钱加上藩王和其他官绅地主一块给的 5 万两白银和 2 万石粮食,仅仅能做到让招抚的农民军活 50 多天,所以农民军很快就重新反了。

2、崇祯在一月份同意招抚政策,到 5 月就反悔,后来到 9 月就把杨鹤抓起来了,招抚政策改成以杀为主;

3、到崇祯 8 年(1635 年),眼看农民军势大,这时候决定让国库(不是内帑)拿出 93 万两白银,招募 7 万 2 千人去收拾农民军。

从以上脉络看,当下的崇祯 6 年(1633 年),崇祯要知道江南民变,估计第一时间就是让当地绞杀,而不是招抚,赵引弓引导流民的政策在当地来看,可有可无。


仓鼠渣 于 2014-4-27 20:09:1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16:48

50 楼的资料说明了:

1、崇祯舍不得他的内帑,在崇祯 4 年(1630 年)1 月同意时任陕西三边总督杨鹤的招抚为主 ...

你妹~明朝不亡就没天理的说。

那当地官员呢?出民变之后会挨上头批不?


isdily 于 2014-4-27 20:23:40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20:09

你妹~明朝不亡就没天理的说。

那当地官员呢?出民变之后会挨上头批不?

民变方面能压制在萌芽,一般没事,闹大了盖不住另说。

我只知道这个阶段崇祯主要是立足于剿,虽然有部分是招抚了,但是招抚的农民军相当部分招抚不久就下黑手杀了,根本是坑你没商量,后来很多农民军要死磕到底压根是没办法,鬼才知道这次招抚的哥们到底是真招抚还是招完就给你背后一刀。

崇祯这个时代就是劣币淘汰优币的时代,脑子清醒的官员士绅不是没有,但是都给逆向淘汰了,崇祯本身就是个垃圾皇帝,没担待,政策也没有延续性,一听说哪里有可能捞钱立马两眼放光,有官员提醒他江南地区水利失修,要给点钱维修一下,他不肯,结果就是旱灾来了,江南地区也是大面积的流民。


东门吹雨 于 2014-4-27 20:30:56 发表了:

让引公公吃个瘪也好。给所有外派元老敲个警钟。

当然,吃瘪只限于把厂子顶给外人,甚至整个山庄都没抢去,剧情也是合理的。

引公公只要跪下痛哭流涕请士绅老爷们放马他一条小命便是。


zhaozhanghua 于 2014-4-27 20:47:16 发表了:

东门吹雨 发表于 2014-4-27 20:30 让引公公吃个瘪也好。给所有外派元老敲个警钟。

当然,吃瘪只限于把厂子顶给外人,甚至整个山庄都没抢去, ...

别介,我还想看赵老爷被扒裤子挨板子呢,然后他的本家赵二爷,也就是我来凤凰山庄主持事务。


isdily 于 2014-4-27 20:53:5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isdily 于 2014-4-27 20:55 编辑

其实当前也就是赵引弓有这个大风险。

短期内宗教路线的腐泉子应该没危险,腐泉子的主要靠当地士绅支持,各种对手都是邪教性质的,官府巴不得腐泉子跟他们两败俱伤。

而屺姆岛方向,只要不傻乎乎跟着孙元化向崇祯表忠心,去关宁送死或者去河南接受其他人领导剿灭农民军(自己独立成军且不听命令倒是可以考虑出去干一票,虽然风险也很高就是了)。

对满清的贸易团队只要不是酒后跟满清贵族说要扫灭他们,估计也没事;

济州岛只要把登州兵变的家伙们都送走,估计风险也不大了。

台南地区无论对高山族还是对西班牙人和荷兰人作战,正常来说都不至于有事,一把手别傻乎乎去荷兰人城堡里谈判,应该就不会被荷兰人绑票了。

雷州和广州站短期内估计也不会干啥出格事,倒是可能在短期内新建一个韶关站,这个新建站的路线就要摸准方向了。

还有一个风险点是平秋盛的日本站,如果乱插手岛原之乱,特别是不知死活去支持天草那帮狂教徒,那么很可能事后会被幕府驱逐甚至整个站的人都杀了。


isdily 于 2014-4-27 20:59:17 发表了:

zhaozhanghua 发表于 2014-4-27 20:47

别介,我还想看赵老爷被扒裤子挨板子呢,然后他的本家赵二爷,也就是我来凤凰山庄主持事务。

我擦,差评。


Avo17000 于 2014-4-27 22:32:2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0:53 其实当前也就是赵引弓有这个大风险。

短期内宗教路线的腐泉子应该没危险,腐泉子的主要靠当地士绅支持, ...

re 吹牛的着实可以考虑这个路线。引公公压榨蚕农过狠激起民变,萌朝部分强力人士决定将其抛出作为替罪羊,顺便谋夺财产。引公公收到风声提早转移元老同事及部分归化民骨干。此时某有力人士声称可帮公公脱困,公公未及多想便上门议事,谁知被扣府中,只待交出全部财产便会被套麻袋丢河里。然后呢,镖师们大打出手解救公公,山庄被围数月直至舰队到来。事后执委会只好大抓独走问题……


isdily 于 2014-4-27 22:42:16 发表了:

Avo17000 发表于 2014-4-27 22:32

re 吹牛的着实可以考虑这个路线。引公公压榨蚕农过狠激起民变,萌朝部分强力人士决定将其抛出作为替罪羊 ...

按这个思路写也有个圆回来的的问题——髡贼外派人员好欺负,那么会多大影响到后续的布局,从这点看不可能说不报复一下江南?但如果髡贼上岸好好扁江南官府和商人一顿,那么事情应该闹多大要卡好线,如果不是很大,那么既能警告江南商人,又不至于大明开征髡饷,这是最好的结局,如果玩大发了,崇祯一怒之下下令开征髡饷,责令进攻海南,这乐子就大了,等于全盘打乱 500 废发展战略了。


仓鼠渣 于 2014-4-27 22:44:19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0:23

民变方面能压制在萌芽,一般没事,闹大了盖不住另说。

我只知道这个阶段崇祯主要是立足于剿,虽然有部 ...

那只能希望当地官员还存着不要出民变好不给自己的政治履历抹黑的心了

大明的亡人祸妥妥的,天灾?更靠北的后金难道不受小冰川影响吗!


isdily 于 2014-4-27 22:53:33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22:44

那只能希望当地官员还存着不要出民变好不给自己的政治履历抹黑的心了

大明的亡人祸妥妥的,天灾?更靠 ...

后金也就是满清直接南下开抢,大明能抢谁?

至于民变履历这方面,1633 年很多省都有民变了,只要不是闹得不可开交,本地无法镇压那就没事了,相对而言也就是两广的民变少一点……

福建熊文灿当初招抚了郑芝龙后,郑芝龙可照样去烧泉州的月港来着,海上到处收保护费去。

可以说其实髡贼大部分时间表现是很老实的。


isdily 于 2014-4-27 23:00:03 发表了:

李自成在 164 年拿下洛阳,把福王和诸多勋贵官绅家的粮食开仓后,周边来了很多农民领粮食,而李自成拿到这些粮食后,貌似直接拉起十几万部队,而后去 3 打开封,最后一次打开封,在黄河大堤决坝前大约围了 4 个月,但是没听说他的部队去吃人啥的,那么可以说默认他拿到河南大部分地盘后,通过拷掠士绅就拿到了能养活他数万骑兵和十来万步兵加上百万的家属。

明末其实不是没粮食,只不过粮食持有者很多不肯开仓赈济罢了。江南士绅其实在这个时期还是展开了一定的赈济的,跟北方比还好一些,河南其实相对最惨,一个省好像分封了 7 个王爷,各个都抢了很多土地,农民真跪了。而且崇祯 2,3,4,6 年貌似河南都遭灾,等农民军杀进河南,立即一大堆人加入。


isdily 于 2014-4-27 23:06:35 发表了:

忘了是福王在洛阳还是周王在开封发生的事了。

李自成打来了,王爷忍着肉疼拿了几万两银子出来,然后手下官吏先把银子贪了大半,剩下的才分给守城士卒……


仓鼠渣 于 2014-4-27 23:27:41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2:53 后金也就是满清直接南下开抢,大明能抢谁?

至于民变履历这方面,1633 年很多省都有民变了,只要不是闹 ...

没本事抢人至少也别被比自己还弱的抢吧,可大明连这个都做不到。

镇压民变又是一笔开销…当然要赈济灾民开销更大那宁可搞民变再镇压。


isdily 于 2014-4-27 23:39:22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23:27

没本事抢人至少也别被比自己还弱的抢吧,可大明连这个都做不到。

镇压民变又是一笔开销…当然要赈济灾民 ...

不见得,崇祯如果早先就按杨鹤的请求,多拨点钱,也不至于陕北民变这么严重。早先农民军人数不多,招抚费用不算高的,而且你也看到后面这厮批准了一个招募 7 万 2 万人,耗银 90 多万两白银剿灭农民军的计划了。

崇祯一方面好大喜功,坚持搞政治正确,一次又一次在宁远以北修筑城池,比如反复修锦州及大凌河等城池,然后再给满清强拆,光这个费用就海了去了。如果肯听从意见把防线收缩回宁远,费用就能省很多了,辽东的筑垒政策太失败了。

如果不是一次次加练饷等,也不至于把更多农民逼到李自成等人那边去。

而且他还疑心病太重,关键时刻都不肯放权,其实 1633 年之前早有人提出让洪承畴主持 5 省军务,统一调度剿灭农民军的官军部队,但是崇祯担心别人权力大,死活不放,这才是农民军得以从陕北转战山西再奔入河南的直接军事原因。


isdily 于 2014-4-27 23:43:05 发表了:

1633 年大明全国性大灾其实已经结束,只有部分省份还有大灾而已,但是对农民军没能有效指挥是其 11 月底成功趁着黄河封冻突出重围的关键,农民军这次成功的突围,让大明河南彻底糜烂,性质很严重的,从这之后围剿费用立马暴涨。

而官军因为沿途补给不力,官军是一路自己抢过去的,造成的灾难其实比农民军打的多,当时老百姓宁可是农民军过境也不希望碰上官军过来,所谓的匪梳官箅。


璇瑢子 于 2014-4-28 01:16:3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6 22:15

李洛由可以算是广东地头蛇,赵引弓算江南地头蛇么?不是地头蛇就得是过江猛龙,赵引弓什么时候展示过这点 ...

话说江南的灾荒有没有可能是地方官编(或者夸大的)的糊弄上面的。。。。


isdily 于 2014-4-28 01:18:09 发表了:

璇瑢子 发表于 2014-4-28 01:16

话说江南的灾荒有没有可能是地方官编(或者夸大的)的糊弄上面的。。。。

夸大估计可能有,不过浙北 1632 年那种长时间不下雨的灾应该是真的,浙北离苏南又不远,蒙人不容易啊。


punishment 于 2014-4-28 06:12:02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09:42

按这个思路写也有个圆回来的的问题——髡贼外派人员好欺负,那么会多大影响到后续的布局,从这点看不可能 ...

按原定计划占领广东以后也有这个征髡饷的问题吧。


沙赫特 于 2014-4-28 07:01:33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0:53

其实当前也就是赵引弓有这个大风险。

短期内宗教路线的腐泉子应该没危险,腐泉子的主要靠当地士绅支持, ...

天草还很早呢,还有 4 年多的时间呢。话说这么好的打击幕府的机会,似乎不利用有点可惜,岛原半岛的地形是在太有利了


isdily 于 2014-4-28 12:50:44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4-4-28 06:12

按原定计划占领广东以后也有这个征髡饷的问题吧。

髡饷问题不是核心问题,核心问题在于是按元老院的计划发起对大明的攻略还是 500 废被杭州站拖下水,被迫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入大陆攻略的问题。

实际上就是大陆攻略的主动权问题。


isdily 于 2014-4-28 12:52:40 发表了:

沙赫特 发表于 2014-4-28 07:01

天草还很早呢,还有 4 年多的时间呢。话说这么好的打击幕府的机会,似乎不利用有点可惜,岛原半岛的地形是 ...

打击幕府没啥好处,坏处倒是一大堆,坚决反对。

岛原之战,幕府半年时间动员起来超过 10 万的部队,临高打算填多少人进去对抗?有这兵力投放到广东或者江南都好啊。


沙赫特 于 2014-4-28 13:05:16 发表了:

日本相对大明确实是又穷又硬。还是吃大明的肥肉来的好。


x18999 于 2014-4-29 11:48:20 发表了:

有人这么不开眼,陆战队占领杭州四十八小时就够了,对外打刘香的旗号,反正都是海贼嘛,杀个知府什么的无所谓啊,只要当地士绅不敢翻天,上面的人来杭州就刺杀一个,OK 啦


isdily 于 2014-5-4 13:08:40 发表了:

x18999 发表于 2014-4-29 11:48

有人这么不开眼,陆战队占领杭州四十八小时就够了,对外打刘香的旗号,反正都是海贼嘛,杀个知府什么的无所 ...

打着刘香旗号完全多余,看到整齐的军装珵亮的马靴闪光的刺刀谁都知道是髡贼。


punishment 于 2014-5-5 00:29:2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3:50

髡饷问题不是核心问题,核心问题在于是按元老院的计划发起对大明的攻略还是 500 废被杭州站拖下水,被迫在 ...

我理解这个主动权问题。我想问的是与大明公开贸易断绝以后进出口怎么办的问题。

附近其它势力且不说没有一家能吃下轻工业部的产能,在 17 世纪条件下还有一个封闭市场的问题。若是英国人自然可以搞炮舰政策,可是髡贼和大明开战以后全部兵力拿来填大陆战场还不够。


isdily 于 2014-5-5 00:37:36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4-5-5 00:29

我理解这个主动权问题。我想问的是与大明公开贸易断绝以后进出口怎么办的问题。

附近其它势力且不说没有 ...

如果跟大明全面开战,部分轻工部的产能必然是过剩的,比如玻璃制品,临高造望远镜炮队镜耗用玻璃有限,这个产业过剩是必然的。

不过很多轻工部不用太担心,比如棉纺和羊纺,将会大量送给前线作战将士用,罐头等也是如此。

一旦跟大明开战,跟大明的进出口只能委托第三方,比如西洋人,自己下场做生意是不可能了的,另外部分产能就得改成满足内需,比如攻占广东后,很多产能就改成造内河船只,提高伏波军在广东战役机动能力。如果同期执行没收大官僚大地主土地给元老院,然后跟当地百姓进行土地调整以便元老院的土地连片,那么后续吴南海的农场就会大量需求包括农具在内各种生产物资。


punishment 于 2014-5-5 00:55:5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5-4 11:37

如果跟大明全面开战,部分轻工部的产能必然是过剩的,比如玻璃制品,临高造望远镜炮队镜耗用玻璃有限,这 ...

我觉得这个估计是有问题的。我的估计是原先建立的出口导向型产业大多数会过剩,不是少部分过剩。军队参与作战行动补给品消耗的确会比平时多,但是也就是多个三五倍,上十倍是很难想象的事。临高轻工业原先是借用大陆已有分销渠道向整个大陆销售,出货量与军人数量的比例不但要乘兵民比例还要乘一个大陆市场对临高本土市场的倍数。再说轻工业还有耐用消费品例如钢针杯子之类。我不看好军队消耗能顶上。

不过反正这部分出口主要目的是获得贵金属通货和初级产品,例如矿石农产品之类,开战后打的主要是富庶地区,靠战利品和打土豪挖窖藏银子能在短时间内顶上贵金属的缺口。矿石农产品要看恢复生产的速度和组织开矿的速度。从这个角度来看,进了大陆搞土改还是很有必要的,一来能挖浮财,二来把农民拴到穿越国战车上,三来可以以土改为契机打破原有生产模式,把农村生产抓在手里。


isdily 于 2014-5-5 13:22:50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4-5-5 00:55

我觉得这个估计是有问题的。我的估计是原先建立的出口导向型产业大多数会过剩,不是少部分过剩。军队参与 ...

临高出口导向的产业中,产量比较大的白糖钢铁和食盐,基本上能自己消化或者改运到西方去(食盐可以用在占领区,而且在辽东满清能分销很多)。

钢针之类很容易转产,就是暂停也没啥大不了的,如果占领了广东,那么光是土改后需求的农具等生产资料对钢铁就是很大的一块,一把锄头耗用的钢铁造上千把针不奇怪吧?

土改肯定是要进行的,顶多中小地主不管,大地主的地临高没这么多钱赎买,虽然万历时代广东上报的纳税土地才 700 多万亩,大量田地被隐匿了,但是就算只有 350 万亩属于大地主的,一亩地按 5 两银子价格买,那么就得要 1750 万两白银,临高根本负担不起,直接以敌产没收是必然的。


深潜者 于 2014-5-5 13:33:0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3:39

不见得,崇祯如果早先就按杨鹤的请求,多拨点钱,也不至于陕北民变这么严重。早先农民军人数不多,招抚费 ...

貌似有说法是:修堡可以贪很多钱,被强拆后就能抹平账目,还能继续重复此过程。


沙赫特 于 2014-5-5 13:48:10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5-5 13:22

临高出口导向的产业中,产量比较大的白糖钢铁和食盐,基本上能自己消化或者改运到西方去(食盐可以用在占 ...

广东估计得算了,统一全国了,赶紧去南非挖金子吧。一年 100 吨很轻松的,100 吨黄金折合 4000 万两白银,两三年一挖赎买土地的钱就有了。直接没收这种方式,破坏性也是比较大的,能少用就少用。tg 那是太穷没办法,才不得不玩没收。狒狒未来控制了南非金矿,怎么玩都有余地。


isdily 于 2014-5-5 15:21:23 发表了:

沙赫特 发表于 2014-5-5 13:48

广东估计得算了,统一全国了,赶紧去南非挖金子吧。一年 100 吨很轻松的,100 吨黄金折合 4000 万两白银,两三 ...

500 废没统一全国就得先面对这个问题,不光是两广,江南也是。

假设 500 废二五实施大陆攻略,那么为了安置更多的流民,手头就得有足够的粮食,最简单的做法不是去“劝”大官僚和大地主,而是把他们清洗了,全部抄家。

就如同李自成他们拷掠一样,干掉这些人也是为后续临工全面接管政权做准备,既然临高要搞政权下基层,至少下到乡,那么肯定要清洗这些人,否则啥事都做不成。

收拾大地主大官僚不光是为了土地,也是为了新的政体开路,没得选择。


isdily 于 2014-5-5 15:29:53 发表了:

深潜者 发表于 2014-5-5 13:33

貌似有说法是:修堡可以贪很多钱,被强拆后就能抹平账目,还能继续重复此过程。

还真有这个可能。


沙赫特 于 2014-5-5 16:03:07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5-5 15:21

500 废没统一全国就得先面对这个问题,不光是两广,江南也是。

假设 500 废二五实施大陆攻略,那么为了安 ...

一般来说,大地主靠清洗更有效,否则地方行政会被牵制,这是敌对阶层,不消灭掉确实不行。中小地主一般靠赎买更好,否则打击面太大了,社会代价就比较大了。


isdily 于 2014-5-5 16:33:50 发表了:

沙赫特 发表于 2014-5-5 16:03

一般来说,大地主靠清洗更有效,否则地方行政会被牵制,这是敌对阶层,不消灭掉确实不行。中小地主一般靠 ...

中小地主是有选择处理的,佃地主也就是自己种田那种是扶持的,对于那种放租子的地主如果是中小地主估计是通过政策改造,可能不至于直接吃下,当然如果来了灾害元老院趁机收购另说。

大地主和大官绅那是必须清除的,也只有这些人手里才会囤积大量的米麦等粮食,同时土地多也便于临高侵占。


punishment 于 2014-5-5 20:22:4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5-5 02:21

500 废没统一全国就得先面对这个问题,不光是两广,江南也是。

假设 500 废二五实施大陆攻略,那么为了安 ...

我赞同这个观点。因为能筑坞自守的地主基本上生产上都是租佃地主,社会上都是宗族势力头目,文化上都跟旧儒家官僚缙绅体系有联系,或者根本就是读书人阶层的一员。三种身份都是临高打击的对象。

搞翻这个阶级才能谈得上进入现代社会,无非是个早搞晚搞的问题,不如趁他们手里的钱粮土地人口还有用的时候动手。


punishment 于 2014-5-5 20:24:30 发表了:

沙赫特 发表于 2014-5-5 03:03

一般来说,大地主靠清洗更有效,否则地方行政会被牵制,这是敌对阶层,不消灭掉确实不行。中小地主一般靠 ...

在临高的政策就是扶持经营性地主,打击租佃地主吧。延续这个政策,打得狠一点就得了。


isdily 于 2014-5-5 20:33:3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isdily 于 2014-5-5 20:36 编辑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4-5-5 20:22

我赞同这个观点。因为能筑坞自守的地主基本上生产上都是租佃地主,社会上都是宗族势力头目,文化上都跟旧 ...

是的,特别是那些大地主们,一般跟官和吏勾连很深,这些人不光欺压农民,甚至由于有些赋税也是他们代收,中小地主也受他们盘剥的,尤其是万历前期张居正改革为一条鞭法后,中小地主交粮税同样要先换成白银,由于一般情况下这些中小地主手头白银有限,往往只能拿去大地主和官绅们开的粮店里卖米换钱,新米上市的时候这可就给他们狠狠的压低米价刮一笔了。

还有,这类大地主手头没有血债的极少,临高要收拾他们大把苦主可以动员出来指认。


isdily 于 2014-5-5 20:41:21 发表了:

punishment 发表于 2014-5-5 20:24

在临高的政策就是扶持经营性地主,打击租佃地主吧。延续这个政策,打得狠一点就得了。

扶持经营性地主,也就是所谓的佃地主其实对临高来说也很容易。临高除了通过天地会提供种子肥料甚至是耕牛等,还可以提供小额贷款,这些地主抗风险能力比一般的农民强多了,而临高发放小额贷款完全可以用临高自己的纸币发放,而纸币虽然跟贵金属挂钩,不过考虑到兑现率问题,一两银子能发好几两银子纸面价值的纸币,临高能很好的利用自己的信用进行扩张。

被 500 废从生产资料到贷款上都控制的经营性地主等于就站上了临高战车,后续要收拾其他租佃地主这帮人估计也会上来助拳的。


沙赫特 于 2014-5-5 21:25:46 发表了:

官宦地主阶层是必须要消灭的敌对阶层。这个毫无问题。现在在海南就算了,上了大陆从广东就要开始干起了。这点是不能犹豫的。哪怕为此不批明皮都要干。


冰璃 于 2014-5-5 21:27:06 发表了:

赵引弓花样作死现在终于被人盯上了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06:34 发表了:

破靴党的手法只是试探性,明末士绅的手法很多的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19:23 发表了:

多半是先让引公买个缙绅的尊号,然后缉拿海运和关口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20:17 发表了:

接下来抓住雇工的罪犯,田地的争端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22:20 发表了:

这种情况才是开始,会有僧人道人上门服务劝说,捐赠家产地业,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23:24 发表了:

然后是正式的官府劝捐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25:37 发表了:

不服从,所属仓库就会突然间被抢劫,但是目前为止还不会直接伤害引公


下水道里的鳄鱼 于 2014-5-5 23:27:09 发表了:

如果是缙绅直接对抗,只谋财,多半还有送路费呢


东门吹雨 于 2014-5-5 23:42:28 发表了:

完全同意 isdily 的意见。

士绅阶层是必须被消灭的。这不只是土地问题,还有元老院的是否能掌握基层。

这很重要。

在海南岛上对地方阶层较为温和是有着现实原因的。

刚上岸那一会儿急需打开局面。不得以只好对地方较为客气。

那些已经表示顺服的地方,因为已经许诺,并且他们也没有犯事,所以维持现状。

上了大陆,地主士绅的势力要比海南岛强得多,土皇帝可不是白叫的。

这些人必须死。


isdily 于 2014-5-6 00:13:39 发表了:

临高攻上广东也别指望能搞明皮澳心了,不现实,而且为了临高能放开手脚大干特干,肯定也不认大明这个旗子。


isdily 于 2014-5-6 00:24:41 发表了:

http://wenku.baidu.com/view/3c0269a869dc5022abea0015.html

这个是建国初期对粤北土地的统计,地主和富农大约 8%的人口,占了 64%以上的地,明末广东地区大地主占地设定成 40%估计没问题。

建国初期广东不含海南岛大约有 3700 万亩上下,明末因为红薯刚引进没多久,那么我们就算把耕地来个 5 折,也有 1800 多万亩,加上海南 380 万亩左右,应该有近 2200 万亩地

而梁方仲《中国历代户口、田地、田赋统计》中列出的崇祯朝对广东的收税耕地评估约为 700 多万亩,可见明末不纳税的耕地可能有 1500 万亩以上,上交给崇祯的定额是 99~108 万石的样子,上交的粮食显然太少了,临高为了后续接纳更多的人口,必然也得把大地主们收拾了。


小鬼头 于 2014-5-6 11:59:06 发表了:

最近的一章来看,引公公要找人灭人满门了。


冰璃 于 2014-5-6 12:21:50 发表了:

求念力同志画赵公公落入大萌土豪劣绅手中惨遭凌辱调教啊不对是严刑拷打坚贞不屈最终为大髡朝解放事业牺牲了灵魂和肉体啊不对是生命的同人本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5-6 12:29:19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03:01

高举有北京宫里杨公公的名帖,李洛由情况不明,但是是广东大药商,典型地头蛇一个,赵引弓那什么跟这两位 ...

李洛由的后台是广东布政使——李缝节

引公公的后台主要是天主教儒生、徐光启以及复社


心慈手软谢列平 于 2014-5-6 12:30:00 发表了:

仓鼠渣 发表于 2014-4-27 09:15

赵引弓有耶稣会相关的官员士绅罩着。官员还需要他帮忙救灾。那边复社也和他多少有交情。还有几十家缙绅大 ...

李洛由的背后是广东布政使李缝节


就是个瓜 于 2014-5-7 11:40:46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4-27 23:06

忘了是福王在洛阳还是周王在开封发生的事了。

李自成打来了,王爷忍着肉疼拿了几万两银子出来,然后手下 ...

我记得是晋王在太原,拿出的钱直接被当官的漂没了一多半。福王貌似是打死不拿一分钱,还搬出金椅子说就这点钱来赖账,周王记得蛮大方,杀贼一人 50 两,伤贼一人 30 两,以此才熬过前两次开封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