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专利拍卖

北朝旧贴 | 南海 | 8/15/2020 | 共 8621 字 | 编辑本页

南海 于 2014-4-15 13:37:55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南海 于 2014-4-15 13:43 编辑 初春的傍晚依旧凉风丝丝,符不二坐在芳草地学校的大门口外的茶摊上,双手捂了捂衣领,喝了一口热茶,观察着学校门口出入的学生,他在等待符一银和符一金。自从清丈田亩之后,符不二深刻认识到了跟着澳洲人混的好处,而符喜在毕业后被学校安排分配进了天地会之后,符不二又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送进了芳草地学校。与之前纯粹送符喜上学只是希望给家里多一份会手艺的劳动力只是让符喜参加扫盲班不同,这次送自己的儿子进芳草地上学读的是正式学制预科,符不二更多的是存着让自己儿子将来某一天从龙走上仕途的心思。第二次反围剿后髡匪彻底坐稳了海南岛的地盘,坊间也开始流传加入澳洲人将来好做官的说法,符喜毕业后被直接安排进了农业部,成了万里煌万首长的下属,更让符不二坚定了这样的心思,将自己的儿子一银送去读书,而在符不二发现下乡视察的万首长对自家一金似乎特别关照的时候,符不二敏锐的意识到了机会又将一金也送进芳草地学校。与之前符喜免费读书不同,这次 2 个孩子进学校读书是需要自费的,为此符不二的老婆又是大闹一顿,认为自家有那么多地人口已经不够了还要送儿子去读书,白白浪费了一个劳动力。女孩子将来迟早要嫁人,学文化还不是便宜了符富。为此符不二气的又是胖揍了一顿自己的老婆,只呼女人头发长见识短。。。。等自家女儿从芳草地毕业,那就是干部了,岂是一个大头兵配得上的,甚至如果运气好,被首长看上那前途更是不可限量。。。。。。这次来县城本是参加了农业部主办的说明会,符不二的老婆硬让他带上一些家中的咸鸭蛋送来给两个孩子,为此符不二很是鄙夷,学校每个月收了他 16 元流通券的食宿费,每月末孩子们回来都能明显看到胖了不少,怎么可能会吃不好。但下午的说明会,他听的云里雾里,想不明白其中的奥秘,于是决定还是来找自己的 2 个孩子,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些意见。虽然两个孩子入学只有 2 年,事实也证明 2 个孩子并不是读书的好材料,学习成绩只是一般中游水平,完成丙类文凭后,一银和一金依据他们之前的志愿,调入农业技术专科班,学习专业农业技术。但对符不二来说,自家的孩子已经是半个读书人了,应该能为自己解惑,而且符一金和首长有接触,或许能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内幕。芳草地所有课程排的相当紧,晚上也都安排了晚自习,刚刚符不二在学校门口备案,被告知,下午课程和晚上课程之间有 2 个小时的晚饭和自由活动时间,已经通知了孩子,等他们下课后就会过来,但晚自习 7 点之前一定要将孩子们送回。看着下午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符不二就在学校门口的茶摊找了个位置,等待着自己的孩子。符不二一边喝着茶,一边不时的转头看看学校大门。心中不停的思考着刚刚在南海茶社听到的消息,不时又拿手摸摸胸口,在确认胸口的银两和票证都在后,符不二放下心来,闷头喝着茶叶.符不二的胸口内衣口袋内,放着一张一万元流通券的汇票,以及 60 两现银。这次他是带着极大的勇气来到县城的。大约一个月前,符不二从来村里负责农技推广的归化民农技员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农业部的首长打算将一部分农药的制作技术作价出售开工厂,所有的技术都是已经在首长名下各个企业内制作或推广的产品,现在需要扩大产能,其中就有曾经在他们家地里大量使用的那种驱虫的农药。凡已经加入天地会的,任何有闲置资金的会员,都可以参与竞拍购买,和首长们合资开工厂。这让符不二动了心思。在获得天地会技术,又意外代理了大量农田之后,符不二做到了家中几代人都梦寐以求的大地主。原本是想朝着这样的道路继续走下去,但在澳洲人一系列的动作和针对中小地主的税收政策推出之后,虽然不懂其背后的原理,但符不二的小农思维还是在这些政策中嗅出了一些味道,就是澳洲人似乎更愿意兼并土地,这让他有些不安。相反来说,澳洲人对经商反而更有兴趣,各种扶持政策也是层出不穷。在继续了解了报名要求之后,符不二带着全家历年积累全部 60 两现银和大约一万元流通券来到了南海茶社门口。农技员通知说说明会的地点在什么庭茶社,如果找不到地点就在南海茶社门口的茶社街街牌坊哪里等,会有专人接待。符不二站在南海茶社门口踌躇了半天也不太确认是不是这里,只好辗转回到牌坊那里等待,好在茶社街牌坊下已经站着两个天地会干事,事先都已经了解报名会员的信息,专门负责在门口接待,在看见符不二后就将其热情的引进了莲藕庭茶社。这间莲藕庭茶社是在原来南海茶社边的一块空地上新建的一栋古典风格小楼,隶属于南海茶社集团股份公司名下,房子门口的招牌上写着:莲藕庭茶社。这与南海茶社只对元老会员开放采用会员制封闭经营的茶馆不同,这间茶社一家对外营业的茶社,任何人都可进入消费。进了莲藕庭茶社。是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堂,大堂内摆放着十几张八仙桌,穿着短褂的茶博士正在忙碌的给已入座的客人们沏茶,和大门正对着的堂屋里,修起了一个半人高的戏台。平时这里有戏曲艺人在这里表演,而今天,戏台正中,放着 2 面移动黑板,另一侧则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用蓝布遮盖,桌子上放着一把锤子。符不二被带领进大堂,安排做在了靠后的一张桌子上,已经落座的 3 人符不二也认识,正是刘家寨的村长刘友仁和他的族侄刘光表,还有一位则是新人,乃是吴县令的管家,吴县令虽然已经高升去了雷州,但县令的公子还留在临高,而且县令这几年治理临高有方,也得了不少好处在临高也置办了一些产业,所以就将管家留下来继续管理。符不二与同桌的几位稍微寒暄之后,开始打量起茶馆内的其他人,环顾一周,符不二发现附近的桌子上坐的也大多是一些熟人,即有县里的几位和澳洲人走的比较接近的比如张有福,也有和澳洲人素有嫌隙的黄守统,粪霸李孝朋等。只是黄员外边上坐着一位却是不太熟悉,但看他与黄老爷很是熟落,估计可能是黄老爷的亲戚。此外亦有多位陌生面孔。但看他们的打扮可知,大多也是商贾管家一类的人物。当符不二观察周围时,大厅内响起掌声,原来是澳洲首长来了,这次来的澳洲首长还有不少,他们一起站在戏台上,一时间小小的戏台显得稍微拥挤。除了负责农业的南海首长和天地会总舵主叶首长外,其他的符不二一个也不认识。今天来的首长包括农业,轻工,金融,司法,和工商方面的首长。简单的开场介绍之后,照例是首长讲话,当然都是重要谈话,不过符不二一句都没听懂,然后一名叫苍淑的女首长开始负责今天的说明会,其他首长则相继离开。今天的说明会全称是“首届大宋知识产权专利许可经营与地区专营权拍卖大会说明会”名字非常的长和拗口。主要目的是拍卖几项已经在天地会,红花会等企业内部推行或发售的各种成熟产品的专利技术许可。包括已经全面推广使用的土农药桐尿香加工技术,蛋鸡养殖户们普遍接受的用蚯蚓制作的营养饲料加工技术,已经在大卖的果味汽水和红茶菌的本地罐装技术。要求是购买者必须先行缴纳一笔押金,不同技术押金不同,比如汽水灌装技术押金是五千流通券,蚯蚓饲料加工技术押金是五万流通券,押金多者可参与低押金技术的拍卖,反之则不可以。一旦拍卖成功,购买者所缴纳的押金是作为购买者买到技术后必须成立的公司的启动资金直接转为注册资本,直接进入企业筹备阶段。而未中拍者则退回押金。押金不作为拍卖资金使用,竞拍金额另行筹备。拍卖采取打包出售模式,每一件拍品内包括三到四样东西,一份 全套产品专用设备的清单,中拍者将获得全套产品的生产设备,和为期一年的传授操作培训合同,以及至少一名技术工人派驻指导的合同。一份六年期临高县产品专营权证书,中拍者成立公司生产的产品享有在临高本地的独家专营权,其他同类产品不得在本地销售。但国营第一农药厂的同类产品不在限制范围内。一份长期订单,相关部门和企业承诺在最初 4 年每年都从中拍者公司购买固定数量的合格产品。而产品制作技术则不在拍卖名单内,而是以入股方式授予。中拍者成立的公司必须将其中 10-20%股权作为专利技术股给予大宋专利技术与专营权管理局。除了以上的合同之外,中拍者必须承诺在有限期限内完成工厂建设和人员招募,并在规定时期内投产。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完成第一批订单生产,如果超过期限还做不到投产,又或者生产的产品无法达标,则相关部门有权收回专营权和订单合同。专营权行使期限内, 公司股权结构不得随意变动,如确须要变动必须向工商局申请许可。大宋相关部门享有优先收购权。以上是拍卖技术的大致条款,此外另有一些细节条款,戏台上的苍淑女首长又开始一一的具体讲解。比如水果汽水和红茶菌的灌装技术产品包,买下这个产品的人,并不是获得水果汽水或红茶菌的具体调制配方,而是会定期获得这些种饮料的浓缩汁,他们将得到将浓缩汁的冲兑技术,通过加水冲兑出饮料,然后获得在本地的独家经营权利。当然,国营工厂的同类产品也不在限制之列。以上诸如种种各种条款,符不二坐在那里听的迷迷糊糊的,很多澳洲新话他本来就听的吃力,而期间各种专业名词更让符不二摸不着头脑,所以借着下午休会的时候,符不二来到芳草地学校,等待着自己的 2 个孩子,想着孩子们或许能给他解释一些这些新话的意思。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符一金和符一银从学校出来,看着比上个月回家又精神了不少的姐弟俩,符不二放心了不少,本着一贯的节约,符不二带着姐弟二人就近找了一间小饭馆,点了几个小菜,喝着番薯粥,开始问起了问题。但姐弟两的水平明显不够,也不懂得这里的道道,对各种金融词汇更是一窍不通,符不二最后只得放弃,转而开始问起万首长最近是否经常来看一金。一金回答万首长也有一个多月没来学校授课了,倒了符喜姐上周刚刚来看过他们姐弟两个。说道这里,符一金突然记起,符喜姐姐曾经说听首长提起过这个什么专利拍卖的事情。说,如果哪个土财主能抓住这个机会买下一个半个的技术开工厂,那以后真是躺着赚钱了。听到这个符不二立刻精神了,既然首长这样说了,那这个什么技术拍卖会就真的是个机会了,他要想办法买上一个技术了。可一想到自己带来的钱在缴纳押金之后已经所剩无几,又开始后悔出来的时候应该带上田契的。符不二在小店盘算的时候,刘友仁带着族侄刘光表正在勋素济元老家做客,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勋元老的公寓,一番客套之后再送上家中女眷为将要新生的孩子准备的各种礼物。在和元老共进晚餐之后,刘友仁刘光表来到了勋元老的书房闲谈。2 个小时之后,刘友仁回到了东门市上天地会准备的客房休息,而刘光表却连夜赶回了刘家寨。第二天一早,茶客们又重新聚集到莲藕庭茶社,符不二也早早的来到,不过他早来是因为听说莲藕庭里提供早餐,即便在东门市的旅馆内已经吃过一份免费提供的早饭,听说莲藕庭免费提供早点后他依旧又点了一份特制早点。与符不二吃着双份早饭不同,茶馆里的其他人却各有心事,此时又有一伙人来到茶馆,是德隆银行和天地会的干部。他们一进来就开门见山的推销起德隆最新的抵押贷款业务,现场如果有需要贷款的人,可以用土地或田产为抵押,现场办理抵押贷款,即便没有带田契的,只要是天地会的客户,天地会可以做担保,先行拿到贷款,后续补上田契。当然没有田契的贷款额度会受到影响。符不二看着德隆的人如果卖力的推广着贷款,心想田产可是大家的命根子,怎么可能会拿出来抵押呀。刚想对着旁边坐着的刘友仁这样说,就听见刘老爷举手对着德隆的干部说道:我要贷款,不知这田产抵押可贷款多少?一听刘友仁发问,德隆的干部马上进前来问道:敢问刘老爷是否带着田契?可要抵押多少亩?刘友仁答道:我侄子光表已经回去取田契了,稍后就会到,我要抵押 800 亩,全部都包给天地会种的。一听是大客户,德隆的干部马上将刘友仁请到茶馆厢房包间内详谈去了。茶馆里的其他人一看到刘友仁一下子就要抵押八百亩,那是吃惊不小,但更吃惊的是紧随之后黄守统黄老爷竟然也询问起贷款事宜,然后也进了另外一间包厢详谈去了。之后又陆续有多人询问贷款被请进包厢。。符不二看着进包厢谈贷款的众人心中震惊异常,难道这个什么技术要花那么多钱?那我还要不要买了?转念又想起万首长那句话,符不二一狠心,也招来一个德隆干部。 进了包厢,符不二先是将自己带来的五十两白银折算成 1 万流通券,又询问起无田契的贷款来,得知只要是包给天地会种的田,在天地会名下有种植记录田产都可以先抵押后补田契,但贷款额度只相当于田产价值的一半,如果是有田契,则可以贷款八成。贷款期限可分 2 年,三年和五年。时间越久利率越低。听到这里符不二又犹豫了,是否真的值得抵押,等会如果没中拍,即便马上还钱也要算一天的利息,如果工厂不能投产,这几代人积累的田产就会马上失去了。患得患失中,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剪短的开场议事之后,昨天负责说明会的苍淑女首长充当拍卖师,第一轮拍卖的是水果汽水的罐装技术与临高本地市场 6 年专营权拍卖,押金五千流通券,起拍价也是五千,每轮投标加价五百。 第一个举手的是全福菜行的掌柜林里,自从林安全与对外情报部门的合作前往大陆开设分号,林安全就将临高的产业委托原来的佃户林里负责管理,这林里本身也是福佬,过去和林安全一样是个挑担的小贩,当初林安全和澳洲人做买卖成功之后,很有些敢冒险的小贩们步他的后尘为澳洲人收购蔬菜猪羊。不过林里赚了点小钱之后就买了二十几亩稻田又佃了林安全的地,当起了地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林里又动起心思重新做生意,于是就在林安全这做了一个掌柜,专门负责打理林安全在临高的产业。紧随其后的举手的,却是粪霸 李孝朋,他并没有幕后消息,但澳洲人的果味汽水却是喝过的,想到此物一旦投产必然是能赚大钱的。之后陆续又有几人加入投标,标的价格一路走高,从五千流通券一直涨到三万流通券。当价格走到三万六千关口的时候,就只剩下 李孝朋和林里在继续投标了。这次投标是林里第一次代表东家出面办事,又事先经人提点,所以对这个标的是志在必得的,即便价格已经超过预计的多倍依旧不紧不慢的跟着,而另一边李孝朋却开始迟疑了,汽水能赚钱不假,但一下子要先花 3 万多买设备,而且本次投标,他也只是怀着给澳洲人纳投名状目的,如此大的投入已经不是他能说了算的,需要回去请示父亲,但现在情况明显又不允许。迟疑之间,果味汽水灌装技术以 3 万八千流通券的价格被林里拍下。   在一片鼓掌身中,林里起身向周围一一做恭谢过,然后被请到厢房正式签署协议。经接着就开始了下一轮拍卖,不知道是第一轮拍卖高中标价引起的连锁反应还是来参与竞标的各人都得到了不同的提点,后续的拍卖中标价格一轮比一轮高,直到中午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标的,中标额度已经突破了十万。而上午进行的投票大多都是轻工部门放出来的一些普通技术而已。   符不二绝望的坐在茶桌旁,去掉五千的押金,符不二现在只带了一万五千元流通券,按这个趋势,这点钱在下午的竞拍中怕是连最初的一轮投标都支撑不过去。如果现在放弃,那么就当是来县城见了一次市面,吃了 2 顿免费早饭,也不算亏损。但如果现在就这么走了,那这赚钱的机会就白白溜走了,关键时刻,那句如果拿到一个技术开厂,那真是躺着赚钱的话再次激励了符不二,一直以来听澳洲人的话就有好处的思想起了作用,符不二一咬牙,去了德隆所在的厢房,将家中的田产全部抵押了出去,换来了一张 30 万流通券的汇票。下午的拍卖开始后,果然如之前所余料的,下午第一个拍品是鸡蛋规模化孵化技术,押金是所有拍品中最高的十万流通券,技术股占比也是最高的 25%,一旦拍中中标者需要将企业 1/4 的股权送与澳洲人,作为技术股。但也是唯一一个专营权在整个海南境内的拍品,中拍者一旦中拍,必须在两年内在 2 个地方建立起至少 2 座孵化场。起拍价 10 万流通券,一次举牌加价两千。拍卖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阶段,刘友仁刘老爷第一拍就报价四十万流通券,彻底打消大多数竞争者也想参与的想法。但一位来自琼州的海姓商人跟进了价格,举牌 40 万五千。然后双方就开始了漫长的相互涨价的阶段,直到刘老爷以决定性的 60 万六千元的拍价,才最终拿到了拍品。六十万流通券是个什么概念,符不二已经无法想象了,他只看到刘友仁在中标后是被刘光表扶着走出拍卖厅的。    之后是蚯蚓饲料加工技术的拍卖,有了之前的高价震撼,这次的拍卖显得就要温和的多,最终黄守统黄老爷以 2 次报价,40 万的价格拿到了临高县的专营权。或许是最有实力的 2 位买家已经买到拍品而退场,又或许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符不二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土农药的技术。为此他付出了 20 万流通券的代价,基本上家里所有的地都抵押了,符不二也是在懵懵懂懂中离开了拍卖厅,当符不二拿到技术出让合同时,脑子里都是一片糊涂的。晚上,南海茶馆三楼农业部内专属包厢内。农业,金融,轻工业的元老们聚集在一起,庆祝今天的拍卖活动取得圆满成功。本次拍卖总共卖出去了十个低端民用技术,组建了 10 家不同规模的民营企业,不算企业的初始资金,又而外获得了总共 280 万流通券的资金。金融部门的同志非常高兴,这次拍卖中的 200 万资金来自德隆贷款,因为付款方是澳洲政府内部部门,所以这 200 万只是走个帐的形式,根本不用拿出真金白银,但下个月起收的利息可就是真金白银了。天地会也很高兴,因为通过这次拍卖,天地会又掌握了一批原本在地主手下的田产,今天的拍卖会价格都是金融部门用金融软件在电脑上演算过的,基本上所有商家前 2 年的利润都被提前预支在了拍卖价中了。所以今天拍卖成功的所有地主们,当贷款到期后,他们要么将工厂卖掉安心做地主,要么就只能将土地彻底卖掉安心当资本家,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而不管他们最后如何选择,对澳宋政府来说都不是亏本买卖。而为达成这个目的,所有部门的人通过不同渠道向各类民间人士透漏各种内幕消息的工作提前一个月就在开始了。福全南北货行的掌柜这次之所以如此笃定,除了收到了林安全的书信命令之外,半月前农业部的路甲与他在商务酒楼的一次工作会餐上的谈话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吴南海今天很高兴,虽然不喝酒,但还是拿着掺了饮料的朗姆酒酒杯,在包房内和各个部门的代表继续商定着后续工作。今天的拍卖会是借着农业部自主筹资扩大产能的名义拿到执委会批文的。但吴南海的目的并不止于此,后续的一些动作才是他的主要目的,而今天晚上的元老招待会才是事件的开始。   通过之前几个月和金融,大图书馆等部门的串联,吴南海已经让元老院常务委员会分别通过过了《元老专属知识产权的使用原则与办法》议案。基本确认了所有穿越众从旧时空携带来的所有知识的产权归属归全体穿越众共同所有,任何企业或个人以及组织【包括政府】,在使用这些产权的时候,都必须备案,并支付专利使用费用,国企在使用时理论上也必须支付专利使用费。   通过和大图书馆内元老的合作,已经提交通过了《元老专属知识产权民用化使用原则与办法》,简单说就是遵照代差原则,在国有企业已经使用的技术为前提,上延一代的产品,经过大图书馆的评估后,可以向民间有条件开放技术,即民间机构可以用支付专利费或专利入股方式获得元老专属技术。


南海 于 2014-4-15 13:40:04 发表了:

后续还有一段是关于这个故事的结尾,主要内容是针对这个政策的说明和对反对人员的对策。因为还不知道元老们的反应,所以部分就不放上来了【实际我也没写】。请各位元老看过同人后发言,我根据发言情况在决定具体情节。谁支持,谁反对?


跟但丁混的 于 2014-4-15 13:51:14 发表了:

代差一代又点少了

两代应该差不多


鹰从天降 于 2014-4-15 16:58:34 发表了:

汽水灌装在当时算高科技了吧,土著能搞踮吗


laureate 于 2014-4-15 18:47:35 发表了:

短视,这第一批铁杆澳宋的支持者,一定要让他们获利才行。


南海 于 2014-4-15 19:05:02 发表了:

鹰从天降 发表于 2014-4-15 16:58

汽水灌装在当时算高科技了吧,土著能搞踮吗

加糖兑水,给瓶子加软木塞,OK 了。

可口可乐最初开始卖的时候是木有气的,而且是药店服务员现场调。


南海 于 2014-4-15 19:09:18 发表了:

laureate 发表于 2014-4-15 18:47

短视,这第一批铁杆澳宋的支持者,一定要让他们获利才行。

没办法,我要堵住元老院内左派的嘴,不然一顶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压下来,我可顶不住。

至于利益,他们已经占到先机了。

这些技术每个县都卖一次的,他们只要把地彻底卖给天地会,就有资本参加第二次拍卖,就可以扩大再生产了。

但前提是,这个议案被元老院大会通过,或者顶住元老院的质询。


鹰从天降 于 2014-4-15 19:37:18 发表了:

南海 发表于 2014-4-15 19:05

加糖兑水,给瓶子加软木塞,OK 了。

可口可乐最初开始卖的时候是木有气的,而且是药店服务员现场调。

那不成没气的糖水了?

以前生产的可都是“嘶嘶作响的汽水”

这样没气的汽水如何和以前的正宗汽水竞争?

另外我记得生产的好像是弹珠汽水,这个要涉及到玻璃工业了吧

刚想起既然生产过汽水,那肯定有二氧化碳气瓶配套,说明已经有了压力容器,岂非可以上喷火器了?


marssss 于 2014-4-15 19:49:35 发表了:

感觉这个做法问题还非常多,带了不少空想的性质。个人觉得要发展私营工业必须从手把手的扶持开始,先树立样板,同时培养土著工业化生产的意识,信用意识,商业营销意识,近现代管理意识,科技意识,然后慢慢扩大民族资本家的范围,这之后才可能开展这种技术拍卖会。


laureate 于 2014-4-15 20:41:45 发表了:

顶楼上,这个拍卖主要目的是灌输专利思想和诱导地主投资工业,这两项都需要很细致的扶持。另一方面,必须要让第一批参与者获利。更何况这第一批参与的,还是澳宋最铁杆的支持者。如果元老院只能看见眼前的一点土地,那就该灭亡了。

更进一步说,对元老院来说,土地本质上就是元老院的,没必要这么连蒙带骗的。

反而是吧更多地主引导参与到轻工业生产中,同时元老院把握住关乎经济命脉的重工业,这才是最重要的。


bingbing305 于 2014-4-15 21:25:4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ingbing305 于 2014-4-15 21:33 编辑

浓缩液,罐装线,苏打水,冷库,玻璃瓶回收,清洗,复装。 汽水厂说是利润不错,但没百来人的管理流程,玩不了的。十来个人就能搞起来的制冰厂,倒是可以外包。冰霜糖浆小吃也可以搞出连锁店。娱乐类的有线澳洲说唱盒子也可以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