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临高日报》在头版刊出《元老黄某沈阳见闻记》。

北朝旧贴 | tgwtgw | 8/15/2020 | 共 5691 字 | 编辑本页

tgwtgw 于 2014-3-24 17:44:34 发表了:

转自贴吧 作者战列熊猫

清晨东方路出鱼肚白的时候,工厂区的汽笛依次响起,尖锐的汽笛声划破恬静的亚热带海边空气,百刃城渐渐的醒来了。

《临高时报》的院子里,大堆大堆刚刚印号的报纸,散发着好闻的油墨香,这一天是临高新闻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天。

这一天,《临高时报》在头版刊出《东北商贸协议签署》,在二版刊出《元老黄某沈阳见闻记(上)》。

萧子山舒服的坐在大班椅上,他的心情很好,一边回味刚刚女仆的销魂早安咬,一边欣赏着秘书为他泡好的澄迈苦丁在他从紫明楼搞来的时大彬紫砂壶里寸寸舒展,一边还要盘算今天的工作安排,他的秘书在办公桌前打开报纸,说:”首长,我还是把文章标题给你念一念?“

”念吧,念吧。“

秘书用清脆的、不标准的粤省普通话念了起来:

”元老黄某沈阳见闻记“

”停,递给我看。“

萧子山接过报纸,看起来的时候,呼吸立即紧促了起来,秘书觉得比她为他早安咬时还紧促一些。

萧子山迅速给办公厅打了一个电话:“按照 E 预案,做好迎接元老骚动准备。”

电话那头的归化民干部迅速的将这个命令传达了下去,萧子山又想给执委会其他人打电话时,一个电话已经打进来了。

“是邬院长啊,对,对,我看到了这报道,看过了,我已经开始按那个突发事件预案执行了。”

“对,对,这事情肯定会闹大,真是麻烦,这个问题就不应该报到,这种群众心理的 G 点,怎么能轻易去弄的。”

邬德的电话刚挂,接线生又接进来一连串电话,半小时后萧子山放下电话机,心中却暗暗地闪过一个念头:“也许这次并非是坏事。”

从新闻报道上说,《元老黄某沈阳见闻记(上)》是一篇好文章。主编丁丁以优美的文字、细腻的描述描绘了元老黄某前往沈阳,与皇太极商议条约的过程和沿途所见所闻。

丁丁这样写道:

“黄某原以为皇太极会在帐殿内端坐,说不定还会突如其来的给他一个下马威。因而心中早就做了十二万分的准备,随时应变。实际也是做好了送命的准备。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当他刚刚走到离帐殿大约一丈远的时候,皇太极已经从帐殿内迎了出来,还没等黄某反应过来,已经和他行了抱见礼。

这个举动让原本充满戒备的黄某大吃一惊。幸好他多年在商场打滚,场面上的事情历练的不少,总算没有张皇失措。进入帐殿后,皇太极升座,黄某在启心郎的引导下觐见,行了三鞠躬礼。随后皇太极用满洲语说了两句话,随即那位赞礼的汉人官垩员传谕,给黄晔赐座。当下有人给他端来了一个比小凳子高不到哪里去得凳子来。这让身高足有一米八的黄某坐看着实有点憋屈。

不过,这会黄某对皇太极的感观已经大有改变,原本他视皇太极是野蛮人的首领,一个残酷无情打打杀杀的中年壮汉,但是刚才的一瞬间,却让他觉得有点莫名感动。他不由得提醒自己这是皇太极收揽人垩心之术,自己可不能存着属丝心态,上垩位者给点好脸好话就激动万分。”

丁丁还为鞠躬场景配了一副木刻画,他原以为:本文充分表现出了元老的堂堂仪态,现代军服与满清僵尸官服的能够让元老们身临其今,感受到穿越的魅力。

然而正是此文,他一出现就在元老中间引起一片轩然大波。最近没有找到什么发力点的单良,以及萧伯朗等黄汉团体,迅速反应过来。深入挖掘文中的每一个细节,并联系了北上元老搜集了许多实证,火力全开。将事件上升到“丧失元老尊严,辱没穿越者智商,跪舔土著酋长”的档次。

单良在许多场所都如此大声疾呼:“同志们,黄某的膝盖虽然没有跪下去,元老院的精神却已经跪下来!就在黄某为自己见到这个土著酋长、杀人犯、暴君而小激动的时候,我们元老院,从来在明朝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葡萄牙人甚至是旧时空统治者面前高昂的头,挺直的脊梁,都为此弯曲!“

面对冷静派关于“提升满清攻坚能力,拉住明朝仇恨,便于我方华南下一步行动”的解释。

萧伯朗一句犀利的评价点燃了群众粗痞们的热情:

“明朝就是一个女神,临高这个宅男想泡无能,想推无胆,只好卖枪给土匪,期望土匪强了女神后自己再去轮一遍。”

当天,内部 BBS,南海咖啡馆,飞云号,法学俱乐部,五道口……各个舆论场所都刮起了一场政治大风,令主持此次行动的商贸口始料未及。不过吴南海蛮高兴的,他的客流量上涨了五成多。

“民族的叛徒!”

“元老的败类!”

咖啡馆里,群众们一边大喝朗姆酒和软饮料,一边有节奏的喊着。所有饮料无限制供应,这是按照萧子山下达的执行预案的指示,按照那个女仆事变后做的预案,由办公厅特别调拨的。

有大棋党出来解围:”需要满清入关,破坏原有生产关系,杀掉士绅,瓦解宗族,我们未来解放者白纸好作画。“

考据派立即抽了回去:”一派胡言,据我们考证,清朝入关后,与士绅的结合度是百分之 xxx,比明朝上升了 xx 个百分点。“

“要冷静,要冷静,明朝都是土著,土著都是 NPC,怎么对待都没关系。我们五百家都是要千秋万代做人上人……”

“滚蛋,没有对这个民族最深沉的爱,鬼才来穿……”

”要早点登陆,席卷南中国。“

”做不到啊,没有那么多干部啊。我们不是单纯的打天下,我们是要改天换日啊。“

”你有一口吃个胖子吗?炮党还有一个军政训政宪政三步走,罗马的确不是一天建成的,那你要等到罗马的每一块大理石都准备好才开始建吗?“

“你个文科生,根本不懂工业。“

“对,我是不懂你们所谓的工业,你们口中的工业党,不过是以工业的名义掠夺你,以工业的名义屠杀你,以工业的名义,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罢了。”

”你不过是乌合之众!“

”你这是通向奴役之路!“

第二天,萧子山实在是静观不下去了,仅仅是外派元老们的各种表态电文就在他面前堆成了一座山。

有人表示:坚决与黄某划清关系。

有人表示:黄某行为符合元老院利益。

有人表示:黄某是个好同志,他连配给的鸡蛋都分一半给战士吃。

还有人表示:让出配给鸡蛋的并非是黄某。

但也有人喊出:“弹劾丧权辱国的执委会,重新举行选出人民的执委会”的口号。萧伯朗带领一群皇汉酱油众,来到执委会门前,用桌椅挡住门口,高呼:“退回货贸”,“文德嗣下台” 。

这一天,X 总正好在三亚视察,他淡淡的说了一段话:

黄某擅自以大澳国家名义与非法武装组织签订条约,等于是变相承认后金独立国家地位。

经过元老院审议了么?

就说这一条,擅自把商业行为上升到外交层面,是谁给了黄某作出这个远超出他权限的决策的胆子?

他凭什么代表大澳国家了?

这个大澳国家的名义是元老院审批了的么?

这是不是我们体制的问题?

这一条弹劾黄某还远远不够,我们要彻底揪出黄某背后的一小撮。


raketenfaust 于 2014-3-24 17:51:07 发表了:

好文,华夏社不堵在黄某下班路上来个天诛国贼么


笑看风云淡 于 2014-3-24 17:54:14 发表了:

兔吧小将名不虚传


rottenweed 于 2014-3-24 18:17:01 发表了:

黄某擅自以大澳国家名义与非法武装组织签订条约

这个是欲加之罪吧?后金算非法武装组织的话,明朝何尝不是?这个“非法”的“法”,是个什么玩意儿?

冷凝云那样跪着献上干股给老太监,算得上名副其实的“跪舔”了,这样也没人追责。怎么着对阉党有天生的崇拜不成?


zhaozhanghua 于 2014-3-24 19:13:51 发表了:

所以有人说这个文的作者是政治小清新,我也觉得 500 废里其实没几个人擅长玩政治。


netmousexhxh 于 2014-3-24 23:51:41 发表了:

zhaozhanghua 发表于 2014-3-24 19:13

所以有人说这个文的作者是政治小清新,我也觉得 500 废里其实没几个人擅长玩政治。

写这个的,怎么一大股子 4V 的即视感


live360 于 2014-3-25 00:12:16 发表了:

那啥,这个不就是我们这这几天讨论的内容加上 4v 的时事新闻拼的么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00:12:5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01:10 编辑

贴吧里贴出来我一看头像就知道是汉家天子使的文章了。说实在,我觉得还行,500 人里不闹一闹反而奇怪。当初我推演过打劫马尼拉船后的政治风波。但是这个文章起了头却不好推演结尾,准确的说是读者满意的结尾.

好些人当初口口声声认同说 500 众是反动大财团资本家,真写了自己还是不能接受。如果按书的情节来推演,真正是反动派的元老院压根就不会闹大。

现在为了骂这个对后金贸易的情节,伪造言论、人身攻击的把戏都用上了。我说的难听点,不是我的东西,靠造谣也要毁掉它,这个心态不健康。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00:46:53 发表了:

要回答楼主的文章还要回到文章里来:原文正文第二十一节 对外政策之争

由于在常委会上谁也不能说服谁,最终元老院通过了一个各方面大致可以接受的对外指导政策:“维持大陆均衡下的光荣孤立”。

这个政策的核心是“机会均等”、“不干涉”和“孤立”。其具体措施是:穿越集团将使用一切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使用一切手段在必要的时候扩大穿越集团的控制区;不放弃从双方获取好处的机会:与双方同时发展贸易关系,开发沿海贸易航线,刺激大宗货物流转;大规模的输出临高商品,输入原料和人口。暂时不干涉双方的战争进程,不采取会严重影响双方力量均衡的行动。

在这个指导政策里唯一要被消灭的势力是以郑芝龙为代表的海上群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不建立对中国沿海的制海权,企划院、商业部和海军计划的大规模沿海贸易就无从谈起。

由企划院提出的看似和稀泥的方案其实体现了执委会的官僚们的思路――“均衡”。

这才是文中元老院的主张,也是被大会所通过的”国策“。这些天到处出现的对后金贸易的辩解其实已经属于这节中砸烂重建派的论点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和后金的贸易是一开始就被认可的,根据这个指导精神,外贸部门一开始就寻求和后金的贸易渠道,和对”汉奸“李洛由的联系就是出于这个理由。很难想象,黄代表用的不是根据这一精神编写的专门对后金出口清单开始和皇太极的贸易谈判的。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01:02:59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01:17 编辑

现阶段穿越众的战略是尽可能快速的爬科技树,积蓄力量。在这个总体目标下,穿越集团即要有效的治理海南全境,还要向越南、台湾等沿海要点扩张,在中国沿海确立制海权。以穿越集团的力量来说是无法在多个战略方向展开,大陆政策就只能以均衡为主。让大明和满清谁也奈何不了谁,互相攻伐牵制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甚至根据这一战略指导思想,人为干预大陆局势也有了可能。就是当年南朝时期提过的千磅攻城炮销售计划。当然,目前文中并未提到元老院召开专门会议或指定专门决策,实施类似的干预计划。

至于”黄某擅自以大澳国家名义与非法武装组织签订条约,等于是变相承认后金独立国家地位。“我只好理解为元老们当了干部被归化民包围起来吹捧了几天,忘了自己还没真的推平大陆,失去了刚穿越时的警惕。刚穿越时对任何有武装有影响力的集团都认真对待,就算将来要消灭的集团也该捧的捧。当然,虽然黄元老再三小心,想商团的名义进入后金控制区,但没以个人名义和皇太极签订商贸协定不是就被抓住了小辫子?接下来有人响应皇太极翩翩起舞,把商团吹成使团然后一顶大帽子扣上来就简单了。

虽然书到这里并没有脱离一开始全书的基调,但这也符合文中 500 废的风气。一边情报局苦于没有办法直观的实地考察,情报全来自翻古书。另一边实际干活的人挨喷。


老瓦 于 2014-3-25 11:33:00 发表了:

老黄去找野猪皮签贸易协定难道不是元老院通过了的么 还专门研究过具体能卖哪些东西


小鬼头 于 2014-3-25 11:55:54 发表了:

天青地白 发表于 2014-3-25 00:12

贴吧里贴出来我一看头像就知道是汉家天子使的文章了。说实在,我觉得还行,500 人里不闹一闹反而奇怪 ...

当初打劫马尼拉船的讨论倒不是该不该打劫而是打劫完毕该不该躲台风扯呼还是留在原地等下一艘。还有就是行动该听特战队的还是海军舰长的。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12:18:27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天青地白 于 2014-3-25 12:23 编辑

小鬼头 发表于 2014-3-25 11:55

当初打劫马尼拉船的讨论倒不是该不该打劫而是打劫完毕该不该躲台风扯呼还是留在原地等下一艘。还有就是行 ...

我当时推演后续应该是,这件事必然闹起来,但是没人敢指责林传清,毕竟谁也不敢说元老不如艘船重要。火力会集中在周元老身上,但最后拿不出可以升级的罪名不了了之。之后的小说内容作者选择的结果和我的推演类似,看来我想的和作者差不多。

所以我又想如果有人在元老院掀起个倒黄运动,结果如何?黄元老如何反击?就打了点字。问题是讲道理容易,说服皇汉派不容易,就像楼上有人吐槽的,文中的皇汉派已经进入 4V 街头运动式的狂热情绪中了。


小鬼头 于 2014-3-25 12:23:26 发表了:

天青地白 发表于 2014-3-25 12:18

我当时推演后续应该是,这件事必然闹起来,但是没人敢指责林传清,毕竟谁也不敢说元老不如艘船 ...

同感,典型的官僚政治。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3-25 12:49:37 发表了:

兔小将大战皇汉即视感


raketenfaust 于 2014-3-25 12:52:27 发表了:

天青地白 发表于 2014-3-25 12:18

我当时推演后续应该是,这件事必然闹起来,但是没人敢指责林传清,毕竟谁也不敢说元老不如艘船 ...

这次的事重重戳在一些人的 G 点上,不是雷州事件或者台风事件可以比的

如果真为了安抚皇汉而让某个元老背莫须有的黑锅接受(哪怕只是义上的)处分,其他外派的元老会怎么想?兔死狐悲是一定的。

然后轻则开 500 废官僚主义化之先河,重则髡贼集团公开分裂。

当然以吹牛者的豆腐心最后大概又会不了了之


rottenweed 于 2014-3-25 14:22:43 发表了:

在元老院通过训斥黄骅的决议是不太可能的。

1.可以援引贝凯和越南的交易例子。

2.大不了李海平上甩棍双方对殴,皇汉派从来也就是一小撮。

3.对普世派么,救回来不少孩子可以用来塞一下嘴的。

4.冷凝云可是在老太监面前实实在在跪下去了的,还献了干股呢。


raketenfaust 于 2014-3-25 14:39:52 发表了:

rottenweed 发表于 2014-3-25 14:22

在元老院通过训斥黄骅的决议是不太可能的。

1.可以援引贝凯和越南的交易例子。

2.大不了李海平上甩棍双方 ...

所以我就说嘛,以这次捅皇汉 G 点之重,以及皇汉普遍的情绪化作风,别真堵在黄骅下班路上来个天诛国贼就好


zhaozhanghua 于 2014-3-25 15:11:01 发表了:

raketenfaust 发表于 2014-3-25 14:39 所以我就说嘛,以这次捅皇汉 G 点之重,以及皇汉普遍的情绪化作风,别真堵在黄骅下班路上来个天诛国贼就好

...

擦,皇汉还要打人!这恐怕只会把元老院里的中立派往对立面推,这政治水平真是捉鸡。


raketenfaust 于 2014-3-25 15:15:57 发表了:

zhaozhanghua 发表于 2014-3-25 15:11

擦,皇汉还要打人!这恐怕只会把元老院里的中立派往对立面推,这政治水平真是捉鸡。

皇汉的政治主张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情绪化的,但凡有点政治水平的人又怎么会去做皇汉


黑岛人 于 2014-3-25 17:28:23 发表了:

你们不会没看出最后几段是故意在恶搞吧

“揪出一小撮”,这是同人派最喜欢经常恶搞的文马萧几巨头互相对砍戏码啊,但从来都没有入过正传,甚至不算是比较靠谱,接近真相的野史,只能算是地摊野史,但是……

这个戏码最好玩啊,就象大家其实都喜欢看点地摊新闻


de9000 于 2014-3-26 11:23:37 发表了:

rottenweed 发表于 2014-3-24 18:17

这个是欲加之罪吧?后金算非法武装组织的话,明朝何尝不是?这个“非法”的“法”,是个什么玩意儿?

冷 ...

冷那事没上报纸啊……


被注销 于 2014-3-29 17:06:39 发表了:

这是一段恶搞文吧。


南海 于 2014-3-29 23:05:45 发表了:

再闹就全送到小白狼那里看锅炉

没收女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