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有点用】【不能笑不能笑不能笑】百度出了文言文翻译

北朝旧贴 | 真红骑士 | 8/15/2020 | 共 3185 字 | 编辑本页

真红骑士 于 2014-2-28 15:20:26 发表了:

http://fanyi.baidu.com/#zh/wyw/


lordvv 于 2014-2-28 15:55:16 发表了:

这玩意最大的用途是什么?方便小学生学文言?


zealangel 于 2014-3-1 09:39:55 发表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功能对在网上写穿越文的还是有些用的。还有就是对看古文的用来对照也很不错啊。比如下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翻译:关关鸣叫的水鸟,在那河中沙洲上,善良美丽的姑娘,好男儿的好配偶


萨里夫 于 2014-3-1 10:09:15 发表了:

QQ 截图 20140301100835.png(4.99 KB, 下载次数: 0)

2014-3-1 10:08 上传


灭成平西六零幺 于 2014-3-1 10:37:00 发表了:

一个神识,共产道者神识,以欧洲游。以谓其幽致神之剿,故欧洲之势,授皇与沙皇、梅特涅与基佐、法国之狂使与德国的警察,皆合从矣。


东莞义士 于 2014-3-1 19:50:38 发表了:

圣日耳曼共和国终保民官,终身执政官,首公民,民之师与拯救者,斯巴达克斯之嘉者,伏尔坎之徒,学圣人马克西姆,异端之镇者,震主弥涅耳瓦及胜神之赐者,缪斯神之福者。高卢丽西亚之拯救者与友,斯拉夫邦之首也,印朵利亚斯坦之戒者,安南之保护人。诗人之像吟游,信墨丘利宠儿之甲。

大之人。

奥古斯都·莫泽冬里克·凯撒 !


东莞义士 于 2014-3-1 19:52:48 发表了:

一切迫,见侮,被害者导人。

将我等向那荆棘之徒跣之道

将血腥之仁、愚之睿履以下

我等手牵手向那荆棘之道

去灭地狱,去灭天堂,去灭世界,去灭其身

吾之约于道中歌,歌终不息之步与斗,歌终临之老与死

至于茔实棘道,至于花葬坟茔

至于稚子辈亦可跣足于道,自顾自地歌传之棘,无名之茔、此风中之芳


东莞义士 于 2014-3-1 19:59:03 发表了:

一神识,一红色之幽居回费伦大陆,费伦之势,神棍与法师、英雄与土棍、上界与下界,为除其幽灵而神圣同盟结矣----然此唯而徒然:

莫泽冬里克,死魔法域之主,女妖后之爱人,卫之帅百万赤,用铁锤、巨镰将旧序碎,造出一新之主物质界,法塔被焚,神殿为坏,学徒者以专政铁拳下瑟栗,祭者则下圈与室。

红帅之力比肩 AO,然其辞入星界,并将己之道散于全托瑞尔晶壁,欲入主物质界之外物见,虽笼城亦难使之如愿!!!!

日月逾迈,朱之帅亦不脱死,终有一日,元帅对无信者之墙

“仆王,解小儿!!!!”。”

千仞高墙以战吼中灭,信之基为巨力抽去,万魂重归主物质界之物环,神魔如流星般陨......

将身为俶又拒绝,故其还在主物质界之金王,

“万物皆有期,莫泽冬里克亦不免!!!!”。”

元帅言贻,阖目而死,肉身渐朽,亡骨犹存,赤者女妖后盘旋于王座上,守护之爱人逝

其身虽死,常存其骸,徒奉之信之力然于帅丧上,昼夜不息,亘古长明,虽星界亦见其光,是为星炬

俶又非绝

即死而非死

这便是莫泽冬里克以费伦大陆之首千年........


大和抚子阿拉蕾 于 2014-3-3 10:01:44 发表了:

余与白求恩友只有一面。后之与吾来过多信。而以急,只还一封信,未知其得无有。其死,吾乃痛者。今众志之,见其精神感人之深。我等众人须学之无自私自利之心之精神。从此发,即可变为大有利民之人。一人能有大小,但有此神,是一高之人,一纯之人,一有道之人,一失下趣味之人,一有益于民之人。


大和抚子阿拉蕾 于 2014-3-3 10:04:45 发表了:

我等皆是自五湖四海,以一同之革命目标,行至一之矣。我等当与天下多人行此一条路。我等今日已领导着有九千一百万口之地,然犹不足,又更大些,才得全种之义。吾辈之志以难之际,须见效,须见明,须增吾辈之气。中国人在难,吾辈有责任救之,我等须努力。须奋则有死,死人之事为常也。然吾之思至利,思至多人隐,我等为民而死,得其所也。然,我等当尽而减其不必者死。吾辈之干部须念每个士,一切革命队伍之人皆须相忧,互相护,互相助。

好像孙大炮的语气啊....


大和抚子阿拉蕾 于 2014-3-3 10:20:18 发表了:

佛祖听言,呵呵笑道:“公即乃一猴子成精,焉敢欺心,须夺玉皇上帝尊?他自幼修,苦历千七百五十劫。每劫其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公为,其多少岁数,方能享此道无极?汝是初世为人的畜生,如何出此大言!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折其君之寿算!早须归依,慎勿妄言!但恐遭了毒手,命俄而休,惜乎子之面目!”大圣道:“他虽年劫修,亦不宜久占先。常言道,皇帝更为,明年至家。只教他出,将宫与予,即而已矣;若还不听,定须搅攘,永不清!”。”佛道:“公非生化之法,复有何能,敢占天胜?”。”大圣道:“吾之术多矣!余有七十二般变化,万劫不老长生。会驾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如何坐得天位?”佛道:“吾与汝打个赌赛:汝若有本事,一筋斗打吾其右掌,为君胜,更不用兵苦战争锋刃,就请玉帝到西方居,以天宫令汝;若不打掌,汝又下界为妖,再修几劫,却来争讼。”。”

贾母因笑道:“外客未见,即脱了衣裳,又不见汝妹!“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妹,便料是林姑母之女,忙来作揖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与众殊:二曲似蹙非蹙ズ烟眉,双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 ь 之愁烦,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玉省,因笑道:“其妹余尝见之。”。”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子何见之?“宝玉笑道:“虽未见之,然吾观面善,心中虽是旧相识,今但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贾母笑道:“尤佳,佳,若如此,更相平也。”。”宝玉便近黛玉身边坐,又细视一番,因问之曰:“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但上一年学,些须识数个字。”。”宝玉又言:“妹妹尊名是那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字.宝玉又问.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予送妹子一妙字,莫若之颦颦'二字极妙。”。”探春便问何出.玉道:“《古今通考》曰:西有石名黛之,可代画眉之墨. '况其林妹妹眉尖若蹙,取此两字,岂不两妙!“探春笑道:“只恐又是汝之撰。”。”宝玉笑道:“除《四书》外,作者甚多,偏只吾乃撰不成?“又问黛玉:“亦有玉非?“众人不解其语,黛玉便度而以其有玉,故问吾亦无有,以答之曰:“余无彼.想那玉为一件罕物,岂人或。”。”宝玉听了,郡发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即掷去狠命,骂曰:“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犹谓之灵不灵乎'之'!余亦无此劳什子矣

且说郑屠开着两间门面,两副肉案,悬三五片猪肉。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看那十个刀手肉。鲁达至前,声:“郑屠!”。”郑屠看时,维鲁提辖,慌忙出柜身来唱喏道:“提辖乎。”。”便令副掇条凳来,“提辖坐”。鲁达坐道:“奉经略相公钧旨,须十斤精肉,切为臊子,不见半点肥者以上。”。”郑屠道:“使,汝速择之,切十斤去。”。”鲁提辖道:“不要那等腌?厮辈发,公自与吾切。”。”郑屠道:“说得,。小人自切便矣。”自去肉案上,拣下十斤精肉,细切为臊子。那店小二以帕包了头,正以郑屠家报说金老之事,而见鲁提辖坐于案侧肉,不敢泷来,只得远远的立住,在檐下望。这郑屠整者自切了半个时,以荷叶包了道:“路提辖,教人送往。”。”鲁达道:“送何?且住!又须十斤,皆为肥者,不见些精者于其上,亦须切为臊子。”郑屠道:“却才精之,恐府里须裹馄饨,肥者臊子何?”。”鲁达睁目曰:“相公钧旨,分洒家,谁敢问之?”。”郑屠道:“乃合用者,小切便矣。”。”又选了十斤实膘的肥,亦为之切臊子细细,以荷叶以包矣。整弄了一早,而得饭罢时。那店小二焉敢来,然欲买者主顾,亦不合来。郑屠道:“其人与提辖取之,送将府里去。”。”鲁达道:“更须十斤寸金无骨,亦须细剁为臊子,勿见肉以上。”。”郑屠笑曰:“则不特来消遣余!”。”」鲁达,起身来,持其两包在手中臊子,开目视郑屠道:“洒家特须消遣子!”。”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不似下久之肉雨。郑屠大怒,二忿气自足下直至顶门心。那一把无明业火焰腾腾之按纳不住,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刀剔,托跳将下。鲁提辖早拔步当衢上。众邻并十个火家,其敢前来劝?两路之人皆立止,与其店小二亦惊之呆矣。

收工


欢乐原始人 于 2014-3-3 13:38:38 发表了:

革命.jpg(60.1 KB, 下载次数: 0)

2014-3-3 13:38 上传

肚子牛逼.jpg(34.74 KB, 下载次数: 0)

2014-3-3 13:33 上传

主义之精共产.jpg(51.95 KB, 下载次数: 0)

2014-3-3 13:35 上传


qarc 于 2014-3-3 16:07:57 发表了:

太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