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篇有感,王润滋:《要有自己的艺术追求——〈卖蟹〉创作断想》(摘录)

北朝旧贴 | 东莞义士 | 8/15/2020 | 共 1003 字 | 编辑本页

东莞义士 于 2014-2-22 12:55:2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东莞义士 于 2014-2-22 13:23 编辑

新篇有感,想到了这篇文章

有人问:《卖蟹》的主题思想是什么呢?

我问他:你说的主题思想含义是什么呢?

他说:“譬如,你触及了当今社会上什么重大的政治问题?你歌颂了四化建设中哪些令人振奋的精神?你提示了人生路上……

我大声打断他的话:没有,我没有!我赞美了劳动的美!

他愕然了:那也算主题?

我说不出算不算。但这是我的一点追求。凡是我切身体验过、又实实在在感受到的东西,哪怕是一点点儿,也非常珍惜。因为它是我自己的。在别人都去追求“重大”“尖锐”的时候,我偷空追到了我的这一“点点儿”。

他摇摇头:太肤浅了!太肤浅了!……

我希望深些,再深些!但也未必要在“肤浅”前面加上一个“太”字。

看人作国画,颇受启示:只淡淡一抹,便是远处的山,便是高天的云,便是雾中的小屋……

作画的同志讲:这淡淡的一抹中藏得下很深的功夫。

我想,文学创作也该如此吧!浓有浓的风格,淡有淡的味道。有的题材应该浓墨重泼,有的题材应该轻描淡写。要紧的是知道何处该浓、何处该淡,浓如何浓,淡如何淡……

该是清汤白脑儿。不过,这要看蟹是否鲜,火候是否到……

又是麦子黄梢儿的时候了。

在海边,我又看见卖蟹的小姑娘了。好像长高了一点,不过还是那么爱笑,那么野。她说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捕蟹,明天要赶过早市。说着,她跳上船,一边摇橹一边唱起渔歌来……

渔歌远了,小船远了。听不见,也看不见了。只留下一片碧蓝碧蓝的大海。大海上涌动着一层层美丽洁白的浪花……


东莞义士 于 2014-2-22 13:18:33 发表了:

有人说临高文风情节混乱,我觉得那才是真实。

如果临高穿越是真实发生的,这个团队到明朝后为了更好地生存,团队中的每一个人必然会尽可能发挥自己的能力,显示自己的存在,实现各种成就。这种行为投射到现实,就是大家为了这部小说付出的一切,临高是集体创作,很多人为这部小说付出时间精力,才有了各种衍生,这些汇集在一起,使它有了今天成就。

现实世界有一群人为了这部小说走在一起,也许某个平行世界真的有一群人在为了一新社会在努力。

穿越的一个爽点是时代差异导致的戏剧冲突,但临高同时关注着冲突中的最低层。冲突并不是摧毁一切,临高在打破一个旧世界的同时,还在创造一个新世界。这个新世界不是靠枪炮,是靠解放出来的劳动者及迸发的生产力。


xuelindiao 于 2015-6-10 08:46:54 发表了:

东莞义士 发表于 2014-2-22 13:18

有人说临高文风情节混乱,我觉得那才是真实。

如果临高穿越是真实发生的,这个团队到明朝后为了更好地生存 ...

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