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临高500废和日本侵略者的共同之处..

北朝旧贴 | gk2000 | 8/15/2020 | 共 8009 字 | 编辑本页

gk2000 于 2014-1-2 00:14:16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gk2000 于 2014-1-2 00:49 编辑

临高 500 废和日本侵略者当年的相似之处..

1,临高 500 废地处极小之地而欲以征服我大萌朝浩浩疆土,日本当年亦打算如此

2,临高 500 废相较于大萌朝拥有极为先进的火力,完善的军事体质,健壮而坚韧刻苦的士兵,以及一个工业化国家所拥有的巨大潜能,而日本当年亦复如此。工业和组织上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3,临高 500 废欲先征服天下,先需疯狂采集资源,为此不惜四处煽风点火,炮轰广州,剿灭郑芝龙,南下巡洋,山东作乱,发动机计划等等阴谋阳攻齐上无一不为了掳掠人口和粮食和矿物资源,而日本人昔日也为了侵吞满洲的煤和煞费苦心,搞出一大堆的暗杀,掳掠,和“事变”。

4,临高 500 废为了攻略大陆有所谓的大义:拯救全天下的民众于水火。日本人亦有大义:既然你们不行,不如我来带领你们组成大东亚共荣圈,从白种人手中拯救你们把!

5,临高 500 废的基建做的非常好也且扎实,日本人当年也在东北打下了极好的工业基础。

6,临高 500 废实际上和名义上都高土著一等,而日本人当年也高中国人一等。从种族上实行:“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

7,转一段李宗仁回忆录“日本即以侵华为国策,田中义一认为征服中国为征服世界的阶梯。但是日本究系岛国,民族眼光短视,胸襟狭隘,政治、军事领袖皆有志大才疏之弊,徒有成吉思汗的野心,而无成吉思汗的才能和魄力。因而它们侵华的方式,是蚕食不是鲸吞。既以作了侵略者,又没有勇气承认对华战事为“侵略”,却硬说是“事变”。”  “至于日本军队的长处,那也的确说不尽的。日本陆军训练之精,和战斗力之强,可说举世罕有其匹。用兵行阵时,上至将官,下至士卒,俱按战术战斗原则作战,一丝不乱,令敌人不易有隙可乘。日本高级将领之中虽缺乏出色的战略家,但是在基本原则上,绝少发生重大错误。日本将官,一般都身材矮小,其貌不扬,但其做事皆能脚踏实地,一丝不苟,令人生敬生畏。这些都是日本军人的长处。

不过,如果一个国家大政方针的出发点已错,则小瑜不足以掩大瑕。何况“兵凶战危”,古有名训,不得已始一用之。日本凭了一点武士道精神,动辄以穷兵黩武相尚,终于玩火自焚,岂不是理所当然吗?!!”

好吧其实我是在在吐槽节奏太慢啦!!简直是用一队航母甩 3 个枪兵的节奏!看看隔壁柯山梦的晚明......


gk2000 于 2014-1-2 00:20:05 发表了:

我们讲政治制度,有一些确实是制度,有一些则只能叫做事件或法术。制度指政而言,法术只是些事情或手段;不好说是政治。大抵制度是出之于公的,在公的用心下形成的一些度量分寸是制度。而法术则出之于私,因此没有一定恰好的节限。所谓方法与权术,二者之间,当然又不能仔细分。而且一个制度之成立,也当然有许多复杂关系,总不免夹带有当时一些私意的。要说建立一制度,而绝对地大公无私,不仅古代历史未之有,就是将来的历史,要说一个国家建立某项制度,而绝无人事关系,绝无私心夹杂,恐怕这希望也还远。不过公私之间该有分量的轻重。现在再说中国历代政治制度究竟是出于公的多呢?还是出于私的多?究竟法术的意义重呢?还是制度的意义重?论汉代,西汉可说是制度,东汉则多半出于光武的私心。论唐代,确实可说在建立制度,而宋代则有许多只算是一种法术。明代,有许多只能说它是一些事,不能说它是一些制。尤其是澳宋,可说全没有制度。它所有的制度,都是根据着旧时空,而在旧时空的制度里,再加上他们许多的私心。这种私心,可说是一种“部族政权”的私心。一切有“元老院部族”的私心处罚,所以全只有法术,更不见制度。

上面说到澳宋政治,和中国传统政治不同,因它背后有一批特别拥护领袖的,这便是领袖的同部族,就是元老。照理领袖是一国元首,他该获到全国民众之拥护,不该在全国民众里另有一批专门拥护此政权的。这样的政权,便是私政权,基础便不稳固。澳宋代政权,始终要袒护元老与元老苗裔,须元老与元老苗裔在后拥护,才能控制牢固,这便是这一政权之私心。在这种私心下,他就需要一种法术。所以我们说,澳宋政治,制度的意义少,而法术的意义多。


gk2000 于 2014-1-2 00:28:49 发表了:

在中国历史上,文总也算是一个好领袖,至于马督便太专制了。我们现在看他的公告,就可以看出澳宋是如何般统治中国的。在当时,全国各地地方官僚一切活动他都知道,大概全国各地,都有他私派的特务人员的。因此许多人的私生活,连家人父子亲戚的琐碎事,都瞒不过他。一切密告,他都详细批。他虽精明,同时又独裁,但他有他的精力,他有他的聪明,中外事,无论大小,旁人还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从前做皇帝,外面送给皇帝的公事,先送到六部,皇帝拿出来的公事,六部也一定得先看。因为政治该公开,而六部尚书是全国的行政首长呀。这在明代还是如此的。那时大官的任用还有廷推,小官的任用则只经过吏部。事关教育,则一定要经礼部的。不能说元老院私下决定了,不再给土著政府行政长官预闻就可办。这绝不能说是一种制度,也不能说它是习惯法,只该说它是法术。为什么?因为这是纯粹出之于私心的。而私心则绝不能形成出制度。

由这一点看来,澳宋比明代更独裁。明代还是在制度之下由皇帝来当宰相。宰相废了,而宰相的职权则由皇帝兼。只是宰相做错了,须负责。皇帝做错了,可以不负责。除此一分别以外,明代制度还是和过去大体相似的。澳宋就更超越了这限度。我们曾讲过,唐宋诸代的诏敕,宰相一定要盖章,没有宰相的章,就不成为诏书。为什么皇帝下诏书一定要宰相盖章呢?这就是一种制度了。为什么元老院的公告和决断不能先和土著商量,而要直接送出呢?这就是一种法术了。这里的分别很简单,换句话说:一个是公的,有理由的,一个是私的,没有理由的。澳宋那种私心的政治,又怎样能做得下去呢?这就因为元老院背后有全部元老和元老苗裔撑腰。一个元老要独裁,他背后定要有一部分人强力支持他,他才能真独裁。任何一个独裁者,都有拥护他独裁的一个特定的集团。我们此刻说元老独裁,我们也要看是哪个力量在帮助他独裁,拥护他独裁。中国历史从秦以后,历代皇帝的背后就没有这样一个固定的力量。贵族吧,军人吧,资产阶级把,都没有。若说皇帝利用读书人,读书人在拥护皇帝,可是读书人拥护皇帝比较是公的。因为读书人不是皇帝的私势力。而且读书人也不是一个固定的集团。中国历史上只有元和澳宋,皇帝和领袖后面有整批蒙古人和元老帮忙。其他各代,大体说,是全国的读书人——有全国民众中间受过教育经过考试的人来帮政府忙,这不能说是不公道。有人认为这便是“封建社会”了,这真是胡说。读书人不就是封建。反过来说,皇帝或政府,存心培植读书人,也并不是私心。并不如元与澳宋两代,存心扶护蒙古人和元老苗裔。这种政治当然是私心的。因为其是私心的,所以一切表现都不成为制度,而只是法术。


gk2000 于 2014-1-2 00:47:28 发表了:

当时主张革命的是孙中海,主张变法的是康无为。康无为的理论,也不能说他全不对。他说一个国家只要能立宪元老院的有无是无关紧要的,我们不必定要革命废元老院,我们尽可一意推行宪法,让元老苗裔仍做领袖也要得。但康无为只知道元老领袖无害于立宪,却不知道元老领袖的后面是一个部族政权在撑腰。部族政权是决不容有所谓立宪的。孙中海先生主张革命,一定要推翻元老院,康无为的变法就变成了保元老,似乎又像非要元老院不可了。康无为实在没有看清楚,他以为只小文主席听他话,变法就变得成,这是他的大错误。这个错误也就是错误在他没懂得政治上的所谓主权的观念。他不懂得当时的中国政治,元老院部族主权的政治。掌握主权的元老,哪里是像他所谓封建专制呢?他误认为中国传统政治只是封建专制,故而以为只元老领袖听我话,便可由元老专制一变而为元老立宪。后来康梁失败了,梁终超曾慨然说:两千年中国历史只是没有正式的革命。他这句话也不错。但他不知道在中国传统政治下,实不需要革命。而在他们当时,则真非革命不可啊。不革命,便无法推元老院的部族政权。梁终超也如康无为,误把中国秦汉以来的传统政治看成为封建专制,封建专制只是一种政治制度,所以只要变法,改革此制度即够。他不晓得在他当时,这一制度之后面,还有一个力量在拥护,在支持。并非领袖一人就可以专制,元老领袖背后有他们的部族—元老苗裔在拥护这元老领袖,才始能专制。现小文主席既跳不出元老院的这一圈,如何能改革这制度?若要把元老部族这集团打破了,就非革命不可。说到政府背后拥有的一个力量,这便是今天红炮党所讲的立场和背景。至于中国历史上的传统政权,无论汉、唐、宋、明,却并无私权力,私立场,私背景,它的立场背景便是全国人民,便是全社会。所以遇到政治腐败,只要换一批人,把制度腐败了的略略修改,就仍可继续下。于是中国历史上便只有造反,而更无革命了。任何一朝代,既没有一种私的力量在支撑,它腐败了,天下便乱。而实无一个阻碍我们拨乱返治的真力量。现在则有此一个力量在阻碍我们非把此力量打倒不可。这个非打倒不可的情势,就逼成了革命。所以唐、宋兴起不能称为是革命,只是人事变动,最多只能称为是变法。可是澳宋末年,就非革命不可了。他这两百多年的政权,和汉唐宋明不同。套用天顶星人的话头,可以说当时一切主权元老院。打倒元老苗裔,就是打倒这政治上的一种特权。我们不能说汉代的一切主权在刘家,唐代的一切主权在李家。中国传统政治,自汉以来,很少这种特权之存在。这我在上面讲述汉唐政治制度时,已详细分析证明过。现在则政权落到一个特殊集团的手里,这便是元老部族。若我们把政治主权和政治制度分开说,就形成了两派主张,一派是康无为,他主张要变法,不要革命,他是看了制度没有看主权。另一派是章小炎,他主张只需革命,不需变法,他是看了主权没有看制度。在这两派中间,孙中海先生认为是非革命不可的,而革命之后还得要变法。变法的最要点,则是把元老传袭彻底废除了,根本不要一元老院。他参照中西古今的制度,想来创建一个新制度。当然康无为、章小炎不脱是单纯的书生之见,孙中海先生是一个大政治家,他有书生的修养,对政治和社会也有深刻的观察,他认识中国,也认识天顶星社会,所以他的革命理论也不同。

以元老院是推翻了,不过连我们中国的全部历史文化也同样推翻了。这因当时人误认为澳宋的政治制度便完全是秦始皇以来的中国旧传统。又误认为此种制度可以一言蔽之曰领袖的专制。于是因对澳宋政权之不满意,而影响到对全部历史传统文化不满意。但若全部传统文化被推翻,一般人对其国家以往传统之一种共尊共信之心也没有了。一个国家的政治,到底还脱离不了权。而政治权之稳固,一定要依赖于一种为社会大众所共同遵守,共同信仰的精神上的权。那个权推翻了,别个权一时树立不起来,一切政治也就不能再建设。所以孙中海先生主张革命之后先要有一个心理建设,这是看来很正确的。譬如我们讲考试制度,这当然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一个传统极悠久的制度,而且此制度之背后,有其最大的一种精神在支撑。但孙中海先生重新提出这一制度来,就不免要遇到许多困难和挫折。因为澳宋代以后,考试制度在中国人精神上的共尊共信的信念也早已打破了。我们今天要重建考试制度,已经不是单讲制度的问题,而还得要从心理上先从头建设起。换言之,要施行此制度,即先要对此制度有信心。即如在澳宋两百几十年,哪一天中考,哪一天高考,从来也没有变更过一天。这就因全国人对此制度,有一个共尊共信心,所以几百年来连一天的日期也都不摇动。这不是制度本身的力量,也不是政治上其他力量所压迫,而是社会上有一种共尊共信的心理力量在支持。当知一切政治,一切制度都如此。现在我们则对于政治上的一切制度,好像拿一种试验的态度来应付,而对此制度并没有进入共尊共信之境,空凭一个理论来且试一下,这问题就大了。甚至其他国家一两个月的新东西,或是几个人的新理论,我们也高兴拿来随便试,随便用。试问哪里有无历史因袭的政治,无传统沿革的制度,而可以真个建立得起来的?我们硬说中国历史要不得,中国社会须彻底地改造,把政治制度和革命推翻的口号混淆在一起。我们并不根据历史事实,而空嚷要打倒。其实这问题已转了身,已不是某种政治与制度该打倒,某种社会与经济该改造,而是全部文化该废弃了。可见思想理论,讲这一部分的,都会牵涉到别一部分。未经多方面考虑,未经长时期证验,是无法就下定论的。


isdily 于 2014-1-2 00:50:33 发表了:

这种类比差不多一年来一次,烦不烦啊。


猫失前爪 于 2014-1-2 03:08:33 发表了:

南朝的时候就看过好几次了,因此念力大大的漫画还特意把临高军队画成鬼子形象·········


barbarrossa 于 2014-1-2 08:10:36 发表了:

烦不烦,就一句话,鬼子能提供冥国国民远高于冥国的生活水平吗?


gk2000 于 2014-1-2 09:32:36 发表了:

好吧 我其实是去年才入的坑....


陆李仙 于 2014-1-2 13:13:03 发表了:

元老还没有建立国家,尚未打出造反的旗号,你就这么批判,没有发展的眼光呀。


陆李仙 于 2014-1-2 13:16:00 发表了:

还有元老正在实行义务教育,义务教育为培养统治阶层作为基础。在当时的大明,元老不可能获得读书人阶层的支持,那么只能自己培养。一步步完善。不要以为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可以充当法官,或者警察局局长。没有几十年的培养。你所谓的统治阶级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gk2000 于 2014-1-2 15:07:57 发表了:

陆李仙 发表于 2014-1-2 13:16

还有元老正在实行义务教育,义务教育为培养统治阶层作为基础。在当时的大明,元老不可能获得读书人阶层的支 ...

我这是借用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分析” 吐槽而已 认真你就输了


沙赫特 于 2014-1-2 15:09:34 发表了:

大东亚圣战半载半载半半载


TSHT2011 于 2014-1-2 16:08:04 发表了:

嫌慢去看其他爽文吧。


陆李仙 于 2014-1-2 21:48:16 发表了:

楼主呀楼主,所谓认真你就输了。你真的输了。你不知道吗。凡事最怕认真两个字。所谓认真你就输了就说,人一旦认真起来,敌人就得认怂。楼主你认怂了吗。


彩虹羽蛇 于 2014-1-2 22:13:51 发表了:

时差啊时差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当年临高连载不久各种指责纷至沓来其中不乏 LZ 这种,时至今日 LZ 你的这宗已经不新鲜了,无法凸显您的良知和责任感啊


gk2000 于 2014-1-3 00:26:32 发表了:

彩虹羽蛇 发表于 2014-1-2 22:13

时差啊时差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当年临高连载不久各种指责纷至沓来其中不乏 LZ 这种,时至今日 LZ 你的这宗已经 ...

哪里是指责 我也就是搞个笑而已 若要说较真 主要可能是看到了私下款通孔有德延长登州之乱那里想起来,和日本人在东北玩命搞阴谋有点相似,就跑来吐个槽,其实我是纯粹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搞搞阴谋什么的完全不反对,不过单纯只是为了搞阴谋而搞阴谋,而没法获得可观的收益,那就有点显得多余和小家子气。本来临高开篇几章节就点出玩阴谋不是咱的长项,而是以力硬破。所以我也就是希望临高今后至少有点点大帝国的霸气和战略啊!


传福音者 于 2014-1-3 00:44:54 发表了:

gk2000 发表于 2014-1-3 00:26

哪里是指责 我也就是搞个笑而已 若要说较真 主要可能是看到了私下款通孔有德延长登州之乱那里想起来,和 ...

好象这楼里除了你本人,没人觉得你在搞笑


hiddenzone 于 2014-1-3 17:01:19 发表了:

传福音者 发表于 2014-1-3 00:44 好象这楼里除了你本人,没人觉得你在搞笑

我也觉得在搞笑……


amlsb 于 2014-1-4 14:58:47 发表了:

无耻就是无耻嘛 扯这么多


陆李仙 于 2014-1-4 16:54:10 发表了:

楼主能够再无耻一点吗?


爱国爱党穆斯林 于 2014-1-5 11:27:05 发表了:

楼主是用他自己的智商来搞笑?


de9000 于 2014-1-5 12:15:59 发表了:

爱国爱党穆斯林 发表于 2014-1-5 11:27

楼主是用他自己的智商来搞笑?

不问别的,就问下你的签名图是啥意思,没看懂。按在手机上的是猫爪吗


爱国爱党穆斯林 于 2014-1-5 13:38:02 发表了:

de9000 发表于 2014-1-5 12:15

不问别的,就问下你的签名图是啥意思,没看懂。按在手机上的是猫爪吗

其实我是随便用的...


郭文子爵 于 2014-1-5 13:48:06 发表了:

只说一句,如果日本当年不搞屠杀并且能让中国人民收入提高一倍以上,不用入侵,中华儿女就自动喜迎王师了!


逍遥清风 于 2014-1-5 15:57:49 发表了:

郭文子爵 发表于 2014-1-5 13:48

只说一句,如果日本当年不搞屠杀并且能让中国人民收入提高一倍以上,不用入侵,中华儿女就自动喜迎王师了! ...

鬼子自己都不够吃的,让你收入提高一倍,鬼子只有投海了,还迎什么王师,鬼魂吧。


xxhv 于 2014-1-6 07:24:50 发表了:

gk2000 发表于 2014-1-2 09:32

好吧 我其实是去年才入的坑....

我也是新人,前年


barbarrossa 于 2014-1-6 17:13:45 发表了:

逍遥清风 发表于 2014-1-5 15:57

鬼子自己都不够吃的,让你收入提高一倍,鬼子只有投海了,还迎什么王师,鬼魂吧。

鬼子不够吃,500 废的资源可有的是,缺的只是人


gov 于 2014-1-8 22:55:45 发表了:

郭文子爵 发表于 2014-1-5 13:48

只说一句,如果日本当年不搞屠杀并且能让中国人民收入提高一倍以上,不用入侵,中华儿女就自动喜迎王师了! ...

我记得有人几年前算过吧,如果日本全民发疯,在中国占领区大搞建设,不出几年,日本本土的生活水平就会降低到甲午之前了。

然后就是回乡探亲的军人看到家里的贫苦,星星之火被点燃,大和号一声炮响,革命的水兵冲进了樱田门


南宫浩 于 2014-1-13 06:56:45 发表了:

gov 发表于 2014-1-8 22:55

我记得有人几年前算过吧,如果日本全民发疯,在中国占领区大搞建设,不出几年,日本本土的生活水平就会降 ...

所以这就是日本当年的局限性了~~~

毫无战略眼光,凭着一介小国就敢把战线拉那么长,还去故意招惹惹不起的对手好像他们都从来没有计算过自己的国力一样,整个一二愣子。

要是稳扎稳打,只占领东北甚至只在中国使劲的话,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临高比日本侵略者强多了,至少临高 500 废懂得稳扎稳打、充分消化。


isdily 于 2014-1-13 18:56:28 发表了:

我记得南朝那会有过讨论,日本 37 年侵华是因为东北的红利吃光了,再不动手抢华北就等着国内大萧条吧。


挂戟虬髯 于 2014-1-13 21:22:04 发表了:

左传有云,君子以所成,必以所败。工业化会成就 500 废,也终将毁灭 500 废。工业化的极致就是物质、能量、信息的极限流通,就是智力的更平等竞争。自己引入了趋势,却又为了一己私利对抗趋势,说得重点,500 废如此行事,害人害己,大跳蚤而已。


barbarrossa 于 2014-1-14 09:14:44 发表了:

挂戟虬髯 发表于 2014-1-13 21:22

左传有云,君子以所成,必以所败。工业化会成就 500 废,也终将毁灭 500 废。工业化的极致就是物质、能量、信息 ...

英国的贵族财团到现在已经有 300 年,日本的差不多 200 年,美国的财团也有 200 年,在可预见的将来也看不到完蛋的迹象,500 废保 300 年荣华富贵毫无问题。


挂戟虬髯 于 2014-1-14 20:06:19 发表了:

barbarrossa 发表于 2014-1-14 09:14

英国的贵族财团到现在已经有 300 年,日本的差不多 200 年,美国的财团也有 200 年,在可预见的将来也看不到完 ...

难说。500 废物会加速工业进程,社会变化烈度更大些。除非 500 废物不希望更好的生活,或者还指望自己的后代被人日。

况且,中国的人文氛围也不同。春秋时就有盗拓,之后有陈吴黄李。海南鹿肥,挨宰;大野猛龙,潜伏。

一句话,用绑架民族和历史趋势的方法作恶多端来满足自己私欲终非正道。500 废物,可杀。


barbarrossa 于 2014-1-14 20:19:47 发表了:

挂戟虬髯 发表于 2014-1-14 20:06

难说。500 废物会加速工业进程,社会变化烈度更大些。除非 500 废物不希望更好的生活,或者还指望自己的后代 ...

再怎么加速,爬到现在位面的科技树至少也要 100 年的时间。政治发展路线都有现成的,建立上下两院,公民权,普选权,等 500 废都老死了,他们的后代早就退到幕后,前台是标准的民主代议政治,干得不好,换个内阁/议会/人大常委会就行。

至于造反,有饭吃有活路有几个会去造反的?哪怕经济危机,西方国家有几个人会造反?


barbarrossa 于 2014-1-14 20:21:54 发表了:

isdily 发表于 2014-1-13 18:56

我记得南朝那会有过讨论,日本 37 年侵华是因为东北的红利吃光了,再不动手抢华北就等着国内大萧条吧。

不是东北红利吃光了,是当年校官吃了独走的好处升将官了,你让现在的校官怎么办?


挂戟虬髯 于 2014-1-14 21:03:42 发表了:

barbarrossa 发表于 2014-1-14 20:19

再怎么加速,爬到现在位面的科技树至少也要 100 年的时间。政治发展路线都有现成的,建立上下两院,公民权 ...

这也算是有道理。英语贵族的智慧是现成的,拿来就可以用。看起来似可以玩个几百。

世界最有趣的就是两点,一个是那些注定好的,一个是那些没法窥测的。注定的是,500 废物会极大促进生产力爆炸,不论他愿不愿意或怎么努力遏制。没法窥测的是,500 废物的事业怎么毁灭的。所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我们的时代都处在变革的前夜了,何况他们对应的那个时代。至于 500 废有没有英语贵族的能力和运气还是两说。再多说他们的坏话了,看看晚明更新了没有。


云归无处 于 2014-1-17 00:05:13 发表了:

500 废的第一代子女估计还能把持政权,第二代开始就得放权老老实实当吃红利的股东了吧……毕竟作为穿越者的最大优势“知识”很难在两代人后还把持着巨大的代差

不过只要能吃饱,天朝人民可从来没有没事干闹翻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