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都是梦

北朝旧贴 | 北镇抚司 | 8/15/2020 | 共 5689 字 | 编辑本页

北镇抚司 于 2013-12-13 09:22:34 发表了:

最近花了近两个月时间,把《晚明》《伐清》《临高启明》三部明季穿越作品从头至尾看了两遍。三本书三种截然不同的表达方式,都让人欲罢不能。看书日久,盗版居多,于是便有了一发感慨,以敬作者的想法。先从《晚明》说起。认识《晚明》源于书荒,通过搜索引擎无意识得。书中包含的军事、抗清、明末等诸多元素都是我私下最喜欢的调调。《晚明》无论是在文字素养、历史考据、叙事节奏都值得称道,应该说它是部比较全面的好书。然而面面俱到恰恰也是它的弱点。历史考据的严谨,阿越的《新宋》早已先声夺人;历史视角的切入,灰熊猫《窃明》中 “袁崇焕叛国” 的惊世骇俗,在明末清初七十年的历史题材中恐已无出其右;而小说的布局,故事的趣味,从《回到明朝当王爷》到《锦衣夜行》,月关的长袖善舞尽管透着一股脂粉气却已是《步步生莲》。这种只能模仿无法超越的压力正是桎梏作品生命的恶症。四年前。我曾自不量力的鼓捣过一本小说,这部名外《晚明迷失录》的穿越本在 17K 只更新了两万余字。尽管存稿犹在,“绝不太监”的誓言也赫赫在目,但我早没了勇气。功力浅薄、笔力有限自不必说,高山仰止形成的压力最后造成的就是表达方向的迷失——考据历史?不够专业。编排科技?缺乏技术支持。弘扬普世?在当下的语境中只能瞻前顾后,捻手捻脚。这种面面俱到,缺乏特点的叙事方式最终导致连个故事都讲得语焉不详,除了放弃别无选择,这似乎也成了无数历史穿越网络写手的宿命,就连煊赫一时的《新宋》也隐隐透露出这种颓势。《晚明》在史实、科技、军事、故事等各个方面都能读到作者的用心与努力。它就像一个秀外慧中的少女,没有倾倒众生的容貌,也没有一鸣惊人的运气,在如过江之鲫的穿越众中蹒跚前行。让人怜惜,也令人心忧。——————————————————再说《伐清》。如果说阿越代表的是穿越众中的学院派,月关代表的是大众派,那么灰熊猫则是当之无愧的个性派。从《窃明》《虎狼》到《伐清》灰熊猫的每部作品都伴随着无数争论,“袁粉”“袁黑”的死掐,《虎狼》剧变的谩骂,这些都为灰熊猫本人以及他的作品赚够了眼球。男儿总有将军梦。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这段令我们扼腕的历史让我们与近代文明失之交臂,于是我们只能从滑铁卢、葛底士堡的笛音与鼓号中感叹近代军事的荣誉、纪律与协作。但灰熊猫首开明末穿越文中战场战术层面描写的先河。从金州、复州到洛阳、四川,“齐步走!”“向右刺!”随着这一声声响亮的口令声,几百年前的战场不再是一幅波澜壮阔的抽象画。战术动作、战场调度、地形运用被灰熊猫用他那有点生硬的文字细致的刻画,金枪入肉、铅弹呼啸的梦境变得丰满起来。如果说这种技术流的写作只是让作品得以丰满的血肉,那么从灰熊猫朴实文字中不时流露的朴素情感才是《窃明》《伐清》等作品的筋骨所在——陈忠在皇太极逼供时的不屈,白有才在亲人被杀时悲啸,蒋国柱在江边立碑时的无耻……灰熊猫作品的情感表达总是如报告文书一样的平铺直叙,却拳拳到肉。因为他传递的是一种最朴素的情感——保护善弱、鞭挞丑恶、“爱那些爱我们的人,恨那些恨我们的人”。毫无疑问,灰熊猫过于个性化的文字叙述方式和简单的历史人物脸谱化描写减少了作品受众,这种现象在《伐清》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如果一定用一个比喻来总结《伐清》,那它就像一个爱憎分明的刚猛大汉正在不管不顾的埋头向前,让人侧目,却难跟随。————————————————————最后是《临高启明》《临高启明》完全是个惊喜。以前我对成建制带着现代科技装备的团穿小说不屑一顾,下意识的认为团穿金手指开得太大。因此在讨论《临高启明》之前,有必要明确一个我生造的概念——“可信穿越”。什么是“可信穿越”为了解释清楚我生造的这个名词,我必须绕远点,从我们为什么要看穿越说起。过去有太多不甘,却无法回头,现实有太多无奈,却无法假设,于是便诞生了穿越这样一种无限悔棋似的精神意淫。然而这毕竟是种自慰似的意淫,次数太多、强度太大就会让人麻木。从 2000 年读酒徒的《明》开始,读得越多,就越觉得那些穿越主角的王八气太浓,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而且运气逆天,总能化腐朽为神奇。慢慢的从这种文字中获得的亢奋感就越来越弱,对穿越文的挑剔程度也越来越高。直到去年一个很偶然机会碰到了《临高启明》。像 500 废这种有组织、有计划、有准备的团穿在我的下意识里就是爽歪歪似的一波流碾压,没想到这群废物在五年之后居然还猬集在南海一隅,流寇未剿、鞑子未灭,在黄安德仰天大喊“元老院,你的雨露什么时候才能遍及天下”时,这群废物整天还在挖空心思的改良人种……然而就是这样一本小说却深深的吸引了我——首先,《临高启明》颠覆了我的穿越观。看完前三十章后,它就彻底灭绝了我所有单穿的幻想,让我完全放弃了写完《晚明迷失录》的念头。让我重新意识到自己不过一个成长于精细化分工社会,习惯于购买解决一切问题,在后伟人时代生活了三十年的普通小市民,若离开当下的社会现实不是光明万里的重新开始,而是连活下去都会成问题的死亡之路。其次,《临高启明》让我这种半吊子文科党人有机会比较系统的看到了一个还原近代工业的大概过程,虽然在专业人士眼里《临高启明》的工业化进程仍是漏洞百出,但我却在作者屡屡被人诟病的说明书似的解说下完成了一次科学启蒙——机器不是那么容易造出来的。也让我这种心高气傲、眼高手低的文科党人完成了一次精神反思——在我们躲在屏幕背后豪情万丈的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假扮公知、愤青时,是那些在机房里穿梭忙碌的技术员为我们接通了网络,是那些在流水线旁的打工妹为我们升级了设备,是那些在街头吃灰的协警为我们维护了交通。我们总把思想家、政治家喻为民族脊梁、民族良心,殊不知那一群群常常被人忽略的蓝领工人、技术员、底层公职人员、军人才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基石。在这本书里我找到了躲在防护镜后搓药捻子的林深河,看到了在车架加班磨镜片的林汉隆,也记住了要让自己身带大粪味的农技员万里辉。这是对那些帝王将相传奇的一种扬弃,这种普通人物的视角使人温暖,让人感动……最后,《临高启明》是本颓废的书、是本缺乏“正能量”的书。在 500 废打包来到旧世界时,他们绝不是为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在元老院里,油滑的天使长、官僚的马千卒、世故的萧子山、冷血的萧白郎、懦弱的刘三、处心积虑的钱水廷、偏执的杜女王、装神弄鬼的张道长,他们的理想都很难说有多么的伟光正。更为可恨的是他们掌握着堪比天顶星等级的技术装备却还恬不知耻的搞窝里斗、搞女仆革命,坐视同袍易子而食,还费劲心思的在难民堆里为妹子分等级。凡此种种让那些看惯了手掌乾坤、改造神州,救万民于水火的的屌丝们总会觉得憋了一口气。可事实往往是残酷的。——在信仰缺失,人人趋利的时代里挣扎生活了这么多年,被一道道有形的无形的枷锁桎梏了这么年,一朝脱离藩篱,一跃成为规则的制定者,成为社会顶端俯视众生的决策者,又有几个人能压抑私欲克己为人?人生在世求衣食,有了食来又想衣。长袍短褂做几套,回头又嫌房屋低。高楼大厦盖几座,房中又缺美貌妻。红粉佳人做陪伴,出门没有骏马骑。出门骑上高头马,有钱无官被人欺。七品黄堂做知县,小官又被大官欺。当朝一品为宰相,不如南面登了基。南面登基坐天下,又想跟仙人下盘棋。和王琪老祖把棋下,又想跟玉帝攀亲戚。人的欲望总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我们在羁绊丛生的现实里都难以把持自己,又怎能奢望在天高海阔的空间中做道德完人。吹牛为我们描绘或者说为我们收纳了一些不讨喜的人物,这些人物可恨、可憎、同时也可信、可叹。柯山有水长流去,猫熊有胆醉卧溪。吹牛奇葩花一朵,落花流水总相宜。后记缺乏正能量不代表没有正能量——《临高启明》的正能量之一《临高启明》在小说艺术上比不上《晚明》,在小说的思想表达上也比不上《窃明》与《虎狼》。《临高启明》就是个极其规范的穿越文,它无关宏旨,它不标新立异,也不发人深省。它是 500 废的一个玩具,或者说是一票迷恋穿越文的屌丝们的一个玩具,吹牛(们)用一种只做玩具,做好玩具的精神构建了这篇文字。让所历史穿越迷们遗憾的是,无论是《晚明》、《窃明》还是其他穿越神作,终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奇幻类小说。这种篡改历史的写作定位注定了它们难以成为传世名著,更难以成为精神食粮。而不苛求小说艺术性、思想性的《临高启明》却生逢其时,它为穿越而穿越,在穿越文中以技术流为特征创立了一个前无古人的范本。《临高启明》的正能量之二《临高启明》的元老院是奇葩众多的地方,500 个人不同的诉求、不同的利益、不同的视角、不同的态度,搓揉在一起后就是无休止的争吵、谩骂甚至敌视。但为了生存下去他们相忍、妥协,最后守望相助、筚路蓝缕,开山为路、填海为田,终于在一个陌生的世界扎下根来。《临高启明》的元老院也可以看成当下社会的一个缩影——五毛、美分、公知、愤青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诉求,相互之间总是恶语不断。但不管是谁,不管是那种诉求,归根结底无外乎是人的发展、家的传承、国的强大。为了这些梦想我们也要学会隐忍相让、学会包容妥协,守望相助才能梦想成真。 以这文字致敬所有的作者。


躺着中枪小白兔 于 2013-12-13 09:35:37 发表了:

嗯,500 狒狒确实是感觉上最真实的一次穿越了。

PS,五毛、美分、公知、愤青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诉求,相互之间总是恶语不断。但不管是谁,不管是那种诉求,归根结底无外乎是人的发展、家的传承、国的强大。不同意这句,不觉得美分公知和自干五所希望的强大的国家是同一个国家。


tangjun 于 2013-12-13 13:11:24 发表了:

坐视同袍易子而食,费劲心思的在难民堆里为妹子分等级,为了多收集人口不惜资助孔有德延长战争时间,第一次的时候觉得理所当然,回头重看的时候就有点不舒服了,看来我还没有完全去中二化,不是合格的元老


isdily 于 2013-12-13 13:18:18 发表了:

楼上在书里连娃都有了……


我是大鲨鱼 于 2013-12-14 01:30:18 发表了:

晚明这书笔力不均。浅薄无理的地方比比皆是,但偶尔又突然写出一些非常好的章节来。

旅顺围城战本身就很无厘头,皇太极领着建奴全师置坚固堡垒金州于不顾,轻兵冒进旅顺,然后又无师自通打起了一战水平的堑壕战。

但在这一片凌乱的情节里,突然写出一段建奴汉军张忠旗和他的包衣黄善之间的战地恩仇,这一段简直神作。如果完全是原创没有借鉴的话,光这一段文学矛盾的设计和铺陈,这是奔着茅盾文学奖去的水平了。


thelinli 于 2013-12-14 10:53:50 发表了:

我一直觉得符不二一家是临高里最大的正能量


逍遥清风 于 2013-12-14 14:02:45 发表了:

在元老院里,油滑的天使长、官僚的马千卒、世故的萧子山、冷血的萧白郎、懦弱的刘三、处心积虑的钱水廷、偏执的杜女王、装神弄鬼的张道长,他们的理想都很难说有多么的伟光正。更为可恨的是他们掌握着堪比天顶星等级的技术装备却还恬不知耻的搞窝里斗、搞女仆革命,坐视同袍易子而食,还费劲心思的在难民堆里为妹子分等级。

==为楼主的总结赞一个!多样化的人性才是社会的本来面目,所有的社会小说忽略这一点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liujunchao1985 于 2013-12-14 17:14:33 发表了:

我觉得临高启明里面有太多的键盘穿越者,才会搞得那么恶趣味。


eumenes 于 2013-12-14 17:40:17 发表了:

liujunchao1985 发表于 2013-12-14 17:14

我觉得临高启明里面有太多的键盘穿越者,才会搞得那么恶趣味。

内斗是必然的,恶趣味也是必然的,人的本性么。

只不过要真有一帮人被置于如此陌生充满敌意的环境,外部压力下一方面内部矛盾会被掩盖,一方面对外会更激烈更血腥。

临高太少血味了。


小鬼头 于 2013-12-15 08:27:06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3-12-14 17:40

内斗是必然的,恶趣味也是必然的,人的本性么。

只不过要真有一帮人被置于如此陌生充满敌意的环境,外 ...

临高死不起人啊本来就 500 废,因公已经死了几个了,女仆革命这种规模够了。


eumenes 于 2013-12-15 10:12:14 发表了:

小鬼头 发表于 2013-12-15 08:27

临高死不起人啊本来就 500 废,因公已经死了几个了,女仆革命这种规模够了。

我是说对外太温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承受了巨大生存压力的集团。


tr19821201 于 2013-12-15 10:28:3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tr19821201 于 2013-12-15 10:30 编辑

thelinli 发表于 2013-12-14 10:53

我一直觉得符不二一家是临高里最大的正能量

真心相信元老院的雨露能泽及天下的黄德安也不错

不知道 500 废的圣徒什么时候出现......


liyang_1949 于 2013-12-15 13:29:37 发表了:

我是大鲨鱼 发表于 2013-12-14 01:30

晚明这书笔力不均。浅薄无理的地方比比皆是,但偶尔又突然写出一些非常好的章节来。

旅顺围城战本身就很 ...

有这方面的感觉,所以我猜测作者也许不是第一次写书,或者本身就是个文字工作者。笔力是有的,但是对军事战争情节与设计的把握还欠些火候。不过网文的性质决定了不可能雇上些助手弄个团队写完再第二次第三次修改精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老瓦 于 2013-12-15 16:47:16 发表了:

临高都多少天没更了............


isdily 于 2013-12-15 17:37:37 发表了:

吹牛者说了,这周在外培训,更新不正常——完全就没更么。


de9000 于 2013-12-18 20:35:19 发表了:

eumenes 发表于 2013-12-15 10:12

我是说对外太温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承受了巨大生存压力的集团。

巨大生存压力主要还是物资缺乏,直接外来军事威胁并不高,没必要太多血腥


Polonaise 于 2013-12-18 21:28:24 发表了:

楼主文笔不错


xxhv 于 2013-12-19 07:34:52 发表了:

要清楚地看到,这写的是一场革命。

如何组织,逐步粉碎对手;如何控制资源,用宗教引导思想;如何创造经济体系,进而制定游戏规则;

影子政府的创建,政权模式的争议... ...最后必然是夺取政权。

历史总是在螺旋式的上升,古今中外发生的事总是雷同。

不满意的人要创造一个新的秩序,仅此而已。

但是对现在就没有任何意义吗?

细想想是挺可怕的。


灭成平西六零幺 于 2013-12-21 11:02:18 发表了:

躺着中枪小白兔 发表于 2013-12-13 09:35

嗯,500 狒狒确实是感觉上最真实的一次穿越了。

PS,五毛、美分、公知、愤青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诉求,相互之 ...

当美分没有主子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和自干五走道一起了


嘎嘎嘎 于 2014-7-7 12:38:13 发表了:

好文当顶


紫樱花灬沫兮 于 2014-7-7 13:59:29 发表了:

我觉得临高的正能量不是大开无产光辉指或者喊口号出来的,是通过无数人(包括元老和归化民)的辛勤劳动和战斗得来的,或许我讨厌咋咋呼呼的游老虎和爱装逼的魏爱文,女仆革命时添乱的孙立和说话呛死人的萧白朗,但是我在看到他们奋勇拼杀和辛勤工作时依然对他们有着崇高的敬意,或许这就是我们普通人吧,有缺点不假,但是我们依然勤勉的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liutom2 于 2014-7-7 14:12:46 发表了:

500 狒狒的脚步是不可阻挡的,唯一阻挡狒狒们的其实是他们的良心。


奥秘牙 于 2014-7-7 22:40:46 发表了:

500 狒狒还有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