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王吹牛者,下一个杀谁

北朝旧贴 | Scat | 8/15/2020 | 共 5614 字 | 编辑本页

Scat 于 2013-11-27 23:26:20 发表了:

现在郑芝龙挂了,孔有德挂了,吹牛者终于开始屠杀历史人物了,我们不禁要问,下一个杀谁?


阿瞒亲父曹香蕉 于 2013-11-28 00:37:05 发表了:

皇太极


Avo17000 于 2013-11-28 01:45:41 发表了:

这,打死个洪台基还值得说啊?比方说伏波军现在要灭后金了,先引后金全军出动,然后派几千兵包围后金那几万兵,再然后发射子弹和炮弹至包围圈里没有活人,完事。


CIRAS 于 2013-11-28 03:09:19 发表了:

什么时候杀洪台啊


飞翔的红烧肉 于 2013-11-28 08:15:18 发表了:

什么时候杀崇祯啊?


阿瞒亲父曹香蕉 于 2013-11-28 08:49:31 发表了:

不过,个人倒是希望朱由检和李自成都进“政协”,然后开会的时候安排两人坐一块,照相也是。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28 09:02:16 发表了:

我设想的同人是李自成和髡贼同时杀到北京,髡贼歼灭了大明的京师,然后直接让李自成投诚,队伍收编,李自成当然不干,然后在北京城外大战一场,李自成败走,崇祯看热闹,然后髡贼进京,明朝灭亡,但是别让崇祯死了,然后把吴三桂的老爹打一顿,让吴三桂引清兵入关,髡贼随后在山海关关门打狗


大猫眼 于 2013-11-28 11:08:28 发表了:

嗯,把皇太极、崇祯、李自成凑一桌打麻将,三缺一啊?还有谁有资格上桌?


tr19821201 于 2013-11-28 11:11:07 发表了:

张献忠?多尔衮?吴三桂?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28 11:15:35 发表了:

李自成够呛,以他的见识和行为习惯,多半对突然出现的髡贼不会买账,估计军没身死的可能性最大

俺倒是想过,崇祯和几个亲王、阁老在劳教所打斗地主,崇祯把饭票、澡票都输了


Brain1127 于 2013-11-28 13:36:1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Brain1127 于 2013-11-28 13:37 编辑

念力大的漫画里有。多尔衮和李自成是室友。。有个背影的那个是吴三桂


动如雷霆 于 2013-11-28 15:36:00 发表了:

很赞,加个崇祯刚好一间宿舍一起打麻将


lmx1982 于 2013-11-28 16:02:49 发表了:

闯王跑路的本事很大的,一辈子打了那么多大败仗人家毛都没掉一根


动如雷霆 于 2013-11-28 16:10:50 发表了:

瞎了一只眼,确实上面没毛


lmx1982 于 2013-11-28 16:16:40 发表了:

那是攻城时候伤的,不是跑路的时候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28 22:54:44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28 23:09 编辑

俺的灵感就来自这幅画,但后来一想《末代皇帝》里面溥仪的生活不能自理,估计崇祯会被这三位欺负得够呛,三天两头鼻青脸肿,不利于管教改造嘛

在改造学习班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的时候,内阁首辅大臣(是谁来着?)第一个站起来“我要揭发!皇。。。啊。。不。。崇祯,啊,不,朱由检,大便总是用很多纸然后堵了下水道,还抱怨纸太硬,他自己不去通厕所还让我们通,小便的时候老是忘记冲水,搞得臊气冲天,我听见他昨天吃饭的时候说这东西哪是人吃的,他居然把老百姓辛辛苦苦种的粮食说成不是人吃的”。崇祯气得站起来“你、你、你!放。。放。。。放肆。。。”,管教大力一拍桌子,大喝一声“9527!坐下!听见没有!朱由检!坐下,老实点!”,崇祯吓得一缩,呆住了,旁边的太子赶紧扯着他的袖子拉他坐下,然后学习班里鸦雀无声,犯人们面面相觑,管教缓了缓情绪,说“9938 揭发的情况,9527!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崇祯低头不语,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地面,管教冷哼了一声“沉默?沉默就算你承认,下课回去写 2000 字的检讨,好好反省一下你的所作所为,明天交上来”,然后换了一张笑脸说:“9938 改造表现不错,可以减刑加分”,首辅大臣嘿嘿谄笑,批评活动继续,又有几个人站起来发言。。。

第二天,崇祯去管教办公室交检讨,到了门口敲了敲门,然后有气无力的说“9527 前来报告”“进来”,崇祯挪步进去,发现管教坐在一边靠窗的位置,所长坐在正对门的桌子后面,交叉着胳膊望着他,面无表情,屋子里那个黑铁炉中的焦炭烧得正旺,上面架着一壶水,崇祯心里叹了口气,双手把检讨书递给管教,“这是我的检讨书,请管教检查”,管教接过来,“好,先坐下吧”,崇祯缓缓坐在房间正中的一个木椅子上,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膝盖上,他能够感觉得到所长冷峻的目光在仔细的审视他,“非礼勿视”他心里一个声音嘀咕道,管教开始翻看他的检讨书,越看脸越青,看到最后两页,腾地站起来,拿起检讨书甩向崇祯,“你写的这也叫检讨,颠倒黑白,狗屁不通!”,检讨书没能仍在崇祯的脸上,而是像雪花一样飞散开,“注意态度”所长用缓缓的但威严的声音对管教说,“先把你的检讨捡起来”崇祯缓缓的站起去拾起地上的纸张,动作像个木偶一样。。。


南海 于 2013-11-29 00:19:28 发表了:

………我觉得崇祯还是吊死算了


bmcc20033 于 2013-11-29 13:42:07 发表了:

死的都是有历史污点的,具体说就是降敌的。


liutom2 于 2013-11-29 18:26:21 发表了:

慢慢来,大萌朝还有一大堆名人可以杀呢,谁跟元老院做对就啥谁!!!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29 21:52:20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29 21:57 编辑

夜凉如水,快到四更天了,崇祯还没有睡着,他睡在通铺最里面靠墙的地方,那本来是太子的铺位,髡贼对什么都管得严,甚至是睡觉的地方都要编个号,太子偷偷的让给他,好让他有个靠身的地方。

是个孝顺的孩子。。。

这会儿身边传来太子轻微的磨牙声,对面铺位的两个内阁大臣的睡得像死猪一样,尤其是首辅的鼾声像是要断气的痨病鬼

真要断气就好了。。。

崇祯想起那天学习班下课后,首辅得意洋洋的样子,回到囚室后,两个大明的老进士眉飞色舞的回忆起当年京城哪一家书院的姐儿模样清秀嗓子甘美,全然不怕下次学习班被揭发不当言行,完全不把他和太子放在眼里

真要断气就好了。。。

或者,我现在去用枕头捂死他,我是也杀过人的人,可怜的皇后,就是我亲手用宝剑刺死的,可怜的阿九,她的手臂就是我亲手砍的,她现在在髡贼的手里不知道如何了,前两个月她还来探望过太子,送了两双厚袜子和鞋垫,却不愿意见我这个皇父

崇祯又想起今天交检讨书的情形,管教的跳脚怒喝,他其实并不害怕管教,但害怕那个让他试过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小黑屋,还有,那个所长。。。据说是个最早从了髡贼的,曾经是个家里破产一文不名的穷酸秀才,如今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但所长后来讲的话,每一句都把他裹在自己身上那层厚厚的叫尊严的皮扒得干干净净,把他自认的一身铮铮傲骨拆得稀里哗啦,让他这个大明的皇帝、九五之尊无处可藏。。。

我当过皇帝。。。我。。。我不是人

崇祯双手捏紧膝盖,骨节苍白,声音像刚刚吐了一升血

。。。。。,你能认识到自己曾经不是人。。。这很好。。。你以前坐龙庭的时候,不是在头上挂了一个“九思”的匾么,现在你要好好思考,如何从一个皇帝转变成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共和国的新公民!

所长的声音平静得像一洼深潭又炽烈得像一炉赤火

没有什么大明了,自己被俘后,髡贼发了告天下书,号称大明已亡,天数尽归澳宋,但南京的那些个宗室在一帮江南才子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官僚们帮衬下,又立了一个皇帝,却忘记了髡贼就在杭州等着他们,头一天宣布登机,第三天就被髡贼一网打尽,新皇帝新内阁大臣们统统被绞死,剩下几个活的,有身份有名气的被扔进了南京的管教所里面去“改造”,没身份没名气的统统去了琼州做苦役,至死方休。。。。

崇祯爬了了起来,手脚冰凉,他下了床,拿起了枕头,望向对面的睡铺,但并没有真的走过去给快断气的痨病鬼来一下,而是摸索着从枕头里面掏出一块碎玻璃,这是他值日打扫食堂的时候捡到的,他看见过被碎玻璃划伤手的人,于是就偷偷的藏了起来

今日唯一死而已。。。

他心底又开始冒起了气节,身上又披上了尊严、肉中又长出了傲骨

唯一死而已。。。

他蹒跚的站起来走向盥洗的地方,囚室没有隐私可言,只有厕位有个挡板,可以阻绝目光却阻绝不了气味。。。

生存的欲望开始纠缠着他

唯一死而已!

他内心高呼着,奋力甩开欲望的纠缠

踉踉跄跄的走到洗脸盆边,白瓷的洗脸盆,被擦拭得很干净,曾经宫里面也进过这样的瓷盆,内务府报 300 两银子一个,他心疼内帑,只让用了二十个,后来他有一次听到同监的人谈论起这种瓷盆,折银价五两一个。。。崇祯扶住盆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碎玻璃片,看了看,确认哪边是锋利,然后向自己的手背割去,一下两下三下。。。

血很温热也很腥气

天蒙蒙亮了,太子翻了个身,醒了过来

父亲不在。。。往常父亲总是最后一个起床,因为他的睡眠一直不好,经常要等到快天亮才能睡一会儿

太子起身下了床铺,准备去洗脸

这。。这、这、这、这是!?

父亲!父亲!?你怎么了!?父亲!

崇祯一身都是血颓然坐倒在洗脸盆旁边,眼睛瞪得溜圆,不知是死是活

来人啊!来人啊!

太子冲上前去抱住崇祯,大喊了起来

两个内阁死猪这会儿活了过来

怎么啦,大清早的?还没打铃呢就嚷嚷。。。。其中一个还在打哈欠

首辅大臣明显水平高一些,他立刻发现不对劲,赶紧蹿下床铺,踩到地上的鞋差点扭到脚,狼狈的奔到太子的旁边,一看这情形,脸都白了,跳起身来用力拍起囚室的铁门

来人啊!崇祯畏罪自杀啦!来人啊!崇祯自绝于人民啦!

看守很快就赶到,看了一眼,让太子和大臣把崇祯抬去医疗室,又叫来了值班医生,医生赶来后,探了探崇祯脖颈的脉搏,松了一口气,赶紧把崇祯的手包扎了起来,对看守说:要带他去医院缝针,然后回过头来对崇祯说:哼,自杀?没听话说过割腕自杀割手背的,这是在逗我们玩儿么?

崇祯很快就被带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太子和两个内阁大臣

几天后,劳教所的犯人开始疯传着一个新“挨第”(注一):慷慨赴死崇祯帝

------------------------------------------我是一口气说完的分割线--------------------------------------------------------------

旧时空西历 1678 年,故大明历崇祯 50 年,共和国历**年,冬,北京郊区的元老住宅区内的一座宅院里

哎呀,小猴精们,别再喂啦,我的鱼都被你们撑死啦

一个白发的老人坐在躺椅上,一边喝着铁观音茶一边抽着的石楠木烟斗,享受着午后的阳光,面带慈爱的微笑望着鱼池旁的孙儿们

父亲!

一个打扮端庄的中年女人走过来毕恭毕敬喊他

啊?欣儿啊,你怎么来了?

父亲,这是元旦团拜酒会的名单和座位安排,您看看?

看看!看看还有哪些老伙计老朋友还活着一块吃饭,啊,老炮还在,啊,大记者还在,啊,穷滚还在,满赛满赛,啊,道长还在,无量寿佛,啊,大香蕉还在,nice,啊,大德鲁伊还在,哟。。。那谁不在了。。。。咦?皇上还在,前阵子不是还说他中风了要完吗

被陆军总医院抢救回来了。。。时老院长亲自指挥的抢救

哦。。。还能来吃饭?呵呵

元老院元旦晚会,灯彩光华,莺歌燕舞,觥斛交错,人声鼎沸

总理你好!

太子看见总理朝自己这桌走过来,赶紧端起酒杯站起来

哦,新年啦!来看望一下大家啊,身体还好吧,家里都好吧

都好都好,谢谢总理的关心,父亲!父亲!总理来看我们了

老人家,身体还好吗?

父亲!父亲?总理问你话呐!

总理。。。。。?他是哪年的进士啊。。。。。。?啊~~?

哎哟!对不起,总理,我父亲今年又中了一次风,神思越来越不清楚了,讲错话您别见怪

啊~~,没事没事,呵呵,要注意好好调养身体啊,多保重,老人家!

太子紧张的目送着总理走开,望了望周围,看见政保局的人没有注意这边,松了一口气

父亲,别乱说话,诶?父亲,你在干吗呢?

崇祯正在往自己的口袋里面装饺子

我。。。我要带回去给我的儿子吃

我不就在你旁边吗?父亲?我就是你儿子啊

哼!他谁都忘了,就是还记得有你这个儿子

太子旁边一个衣着雍容华贵的妇人淡淡的说道,她的一只衣袖空空荡荡

注一:挨第,根据明人所著《髡人论》、《髡事指南》记载,“挨第”应该是澳宋元老们的名号,与明人的名号不同的是,据说元老的名号不是自尊,而往往带有戏谑的意思,至于为何有这种风气则暂无可考,据说元老院的个人秘密档案里面有专门记载,待解密


体育老师 于 2013-11-30 17:10:15 发表了:

有蛔虫感染?看守所工作失职啊


sbzsnowtiger 于 2013-11-30 18:53:16 发表了:

独臂公主的老公该是哪位?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1-30 18:58:03 发表了:

俺的设想是某个元老,特别是喜欢名妓的那几个


环球航行王景弘 于 2013-11-30 19:11:04 发表了:

猿承志?????


南海 于 2013-12-24 22:29:33 发表了:

能活到老年痴呆,这在 17 世纪得多大岁数了?或许都到十八世纪了


真红骑士 于 2013-12-24 22:39:15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3-11-29 21:52

{:7_202:}

夜凉如水,快到四更天了,崇祯还没有睡着,他睡在通铺最里面靠墙的地方,那本来是太子的铺位 ...

好评,用了


dengjianyyy 于 2013-12-25 13:55:43 发表了:

有本叫《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的书是写 TG 改造战俘战犯的,主角是邱行湘。写了很多人,包括傅仪。


以一敌七 于 2013-12-25 15:38:22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3-11-29 21:52

{:7_202:}

夜凉如水,快到四更天了,崇祯还没有睡着,他睡在通铺最里面靠墙的地方,那本来是太子的铺位 ...

好棒!不过当时的海南应该已经是绝对核心地区,不需要也没什么地方要苦役的服刑人员了吧。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2-25 16:32:18 发表了:

以一敌七 发表于 2013-12-25 15:38

好棒!不过当时的海南应该已经是绝对核心地区,不需要也没什么地方要苦役的服刑人员了吧。

即使到了毛时代,海南也不是好呆的地方,当年俺娘在海南的农场和湖南的小站之间做选择,她果断的选择去了湖南

而且临高不适合作为支柱性的工业基地,将来必然还是以内地为重,临高最后会变成一个革命圣地之类的地方


以一敌七 于 2013-12-25 16:42:06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3-12-25 16:32

即使到了毛时代,海南也不是好呆的地方,当年俺娘在海南的农场和湖南的小站之间做选择,她果断的选择去了 ...

没错啊,在没占到一块好地之前,肯定会把核心工业区放在海南,要是占了,那也是后面的事,整个海南肯定已经被开发管理得很充分了,总之,在你写的这个时间点,海南不会是服刑的地点说拉到菲律宾或者越南、日本去挖矿更合理一些。可为旁证的是,吹牛书中比较近的章节已经写到海南不需要多少奴隶,夸克运来的人已经向台南送了。


神探缉凶陈英士 于 2013-12-25 16:46:58 发表了:

悲天怜人瓦里斯 发表于 2013-11-29 21:52

{:7_202:}

夜凉如水,快到四更天了,崇祯还没有睡着,他睡在通铺最里面靠墙的地方,那本来是太子的铺位 ...

都到了干翻大明朝的时候了,张兴教才是劳教所所长?有点低了啊


悲天怜人瓦里斯 于 2013-12-25 16:59:28 发表了:

神探缉凶陈英士 发表于 2013-12-25 16:46

都到了干翻大明朝的时候了,张兴教才是劳教所所长?有点低了啊

我胡乱编的,没说是张兴教啊。。。。

但以张兴教的水平最多也就是个县市长或副省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