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中的澳宋帝国

北朝旧贴 | 荣誉的条顿骑士 | 8/15/2020 | 共 1692 字 | 编辑本页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2 18:37:12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4 13:57 编辑

我知道月球和火星上都有土地,早晚为帝国征服那里。

——司凯德(首任殖民部部长)

每个人都是社会里的一个零件。

--文德嗣

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从前我会认为这是哲学家的屁话。现在我深刻的理解了。一个人最难战胜的是影子,一只军队最难战胜的是像自己一样的军队。帝国最大的敌人是另一个帝国。熟悉的战略,熟悉的战术,熟悉的武器。如果幸运或者不幸的话还有熟悉的面孔。在瞄准镜中的可能就是在军校的同学。作战参谋几乎掉光了那地中海一样的头发。一个简单的夜袭也能变成:他知道我们要夜袭。我知道他知道我们要夜袭。他知道我知道知道我们要夜袭……这种元老口中的八奇领域,哲学中的猜疑链。

帝国骄傲的空艇,曾经出现就能让野蛮人逃回丛林中的强大武器。在飞机的燃烧弹中变为一团硕大的火球。殉爆的火光让夜晚变成了白天。突击队会遇到战壕中的地雷。坦克在反坦克炮下变为铁棺材。后方会突然遭到重机枪的曲线设计。冷枪冷炮更是不断落在我们周围。如果有地狱那么这里一定是地狱。昨天抽水机的电线被打断了。四个接线员被打伤在断点。听着他们的哀嚎让我痛苦不堪。在手雷的烟雾中我和王排长拖回了两个人。另外两个已经救不活了。

今天要睡在水漫过膝盖的防炮洞里。因为营部被燃烧弹炸成了烤箱。作为全营最高军衔的军官,也许明天就要带着兄弟们再次冲上前线了。我很想你,虽然我们没有结婚,连恋爱都不算。但是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再没机会了。如果我能回来我们约会吧,如果回不来那么我账户里的一点抚恤还有供应证就给你吧。

暗恋你的吕顺峰

(散播畏敌情绪,暂扣)

————战时书信集

通常一个元老子弟参军会使用一个化名。由他自己编造或者元老院指定。这种传统来自于帝国早期的战乱环境——既让他不受敌人的伤害也让他得到真正的锻炼。在得到名字的同时会有一份相对应的身份,从某种程度来讲是一个真实的身份。在五年的服役期中除元老院外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所以早期军中有个俚语:善待自己的战友,他有可能是个元老。来自于军中的格言:善待自己的战友,他有可能救你。

在元老子弟很少的上军事法庭时,元老院办公厅会派出若干法律顾问秘密的充当法官、书记员到陪审军官团某个人。给予指导意见,法官一般会采纳。很罕见的会出现判处极性的状况。这时这个伪装的身份就会在法律上死了。这名元老子弟也永久的失去了成为元老的资格,附带的政治生命也终结了。

在服役完五年,或者获得元老资格后。会公开自己的身份,并注销掉自己的假名。同袍一般会开一个热烈的庆祝会——最后由元老子弟买单。一个非正式的仪式是穿上旧时的军服然后跳入水中,将自己脱得只剩内衣再跳上岸。由战友们讲元老的徽章绶带,华服穿在他的身上。象征着自己的新生。

————《帝国通史》十七版 高等教育出版社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2 18:51:05 发表了:

写点二代三代元老的故事。


motazra 于 2013-10-12 19:14:04 发表了:

有味道,求把坑挖深点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2 19:17:08 发表了:

写后传无法出场呀。还是得写点同人。


motazra 于 2013-10-12 19:50:59 发表了:

作后世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研究作品也是能出场的


光的影子 于 2013-10-12 22:37:29 发表了:

K,兄台借鉴了谁谁谁的大作?这文字真好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2 23:14:54 发表了:

原创的。


Polonaise 于 2013-10-13 15:16:18 发表了:

这个对战场的描写颇有《西线无战事》的风范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3 21:26:22 发表了:

按照一战的堑壕战写的。


光的影子 于 2013-10-13 21:42:02 发表了:

荣誉的条顿骑士 发表于 2013-10-13 21:26

按照一战的堑壕战写的。

嗯哪,就是那种感觉,很喜欢

赞一个


真红骑士 于 2013-10-13 23:28:54 发表了:

最后一段大好


自由落体 于 2013-10-14 12:51:25 发表了:

真红骑士 发表于 2013-10-13 23:28

最后一段大好

如果是二三代的女元老参军,该照何例办?


逆风起飞 于 2013-10-14 13:24:15 发表了:

自由落体 发表于 2013-10-14 12:51

如果是二三代的女元老参军,该照何例办?

那她的同袍多半都是女的,还是可以照例办。就算不完全是女性,女元老穿比基尼泳衣上岸就是了,变通办法多得很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4 13:57:11 发表了:

本帖最后由 荣誉的条顿骑士 于 2013-10-14 13:58 编辑

逆风起飞 发表于 2013-10-14 13:24

那她的同袍多半都是女的,还是可以照例办。就算不完全是女性,女元老穿比基尼泳衣上岸就是了,变通办法多 ...

也不一定非得找一大片水,一个水缸也可以的。而且是非正式的仪式,就像军队中的洗勋章。本人不喝酒也可以不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