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贴吧:致元老院:本位面黑尔能造出的武器装备之论证报告(警惕)!!

北朝旧贴 | 如水般飞舞 | 8/15/2020 | 共 22014 字 | 编辑本页

如水般飞舞 于 2013-9-7 22:56:38 发表了:

作者:左武卫将军

在单穿的条件下,最大的软肋就是工业基础或者工业体系;

在有好的设计指导、高明的工匠条件下许多近代的武器其实是能够实现的,但是也仅仅是能够实现,仅此而已;

毕竟近代尤其是 19 世纪的武器正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单兵火器先后经历了前装燧发滑膛枪、前装击发滑膛枪、前装击发线膛枪、后装击针单发步枪(纸壳弹)、栓动步枪、连珠枪等等。

那个时期的好多武器在制造上并没有太复杂的结构;就技术条件来讲,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是话又说回来,即便是有超前的思路没有相应的工业基础,也只能是空中楼阁;做个御用火枪和做千百万支列装部队的制式武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要只是在技术上实现,这个完全不难,但要想量产,这个量就涉及到大规模的工业化;有人说滑膛枪时代不也是上千万只的步枪在服役,怎么没看到工业化?

这个是人们普遍存在的认识误区,燧发枪时代也是有工业化的,只不过是手工业工业化时代,依靠大量的人力和机械辅助当然也能实现火枪的量产;但是,我们应该能够注意到一点:燧发枪时代的枪管口径和枪弹游隙根本不统一,枪支坏了不能使用相同的备件只能原厂返修或者找工匠打磨修配;这就是手工业时代的弊端,有限的解决了量的问题,但是质量一致性的问题却解决不了;质量的问题涉及到加工精度,而精度的提高(包括机床、零部件、产品)尤其是在量产时人类经历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将加工精度由 1mm 提高到 0.1mm,这中间有众多难以解决的问题诸如材料、加工、装配、测量以及工具和专业人才培养(教育普及)等等;

燧发枪时代仅仅是解决了量的问题,但大规模量产质量一致、均一性较高、精度较高的线膛枪则必须经由机械化为主力的工业化机器来实现!人力为主的手工业加工诚然能制作出精美的艺术品,但是手工业加工有其不确定性,精度的一致性得不到根本的保证;但是机械化则能实现这一点,前提是机械化的加工精度要能达到手工业单件生产的精度,而一旦机械化加工的精度能够达到这一点(19 世纪中期),就能海量的生产精度相当质量一致性的工业品,这远不是人力手工业所能抗衡的;

临高废物们装备的米尼枪可以说是代表了一个工业化的时代,一个精度的时代;脱离了这个工业化前提,要想实现大规模高精度量产一致性的武器就是痴人说梦!

下面我们说说黑尔天才发明家(姑且套入这个称呼角色吧)在明末那个有限的手工业基础条件下所能实现的武器:

1、燧发滑膛枪。滑膛枪的枪管和枪机是主要的难点,枪管的制造以古代经典的经验完全能够手工量产,还是前面说的,质量肯定参差不齐,但是滑膛枪时代完全够用了;至于枪机部分,可能精巧一点,但是捅破了这层膜,也没什么神秘的,17 世纪的带保险扣的狗锁式火枪升级到制动楔轮式完美枪击结构也不存在技术难度,只是设计上更加简单、巧妙而已;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枪机“主板”和“驱动”V 型板簧、制动楔轮、火镰盖等零件的热处理技术可能不到位,导致性能比不上原始位面历史上的性能服役年限,但是在 17 世纪结构简单、适于单兵列装的“自生火铳”已经属于是划时代的武器了;

2、击发药。底火、火帽包括一切需要发火的东西都用到击发药,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甚至改变了武器的发展历程,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据查到的历史资料,17 世纪晚期就有法国人发明过雷酸金系列的发火药,18 世纪也有氯酸盐类的发火药,但是由于原料提纯、混合配比不当、制作工艺不成熟以及人们固有的观念等原因没有普及开来;

黑尔是个现代军火专家,相信不会不知道发火药的重要性。而且制作原料和工艺也不复杂,难的是如何进行原料的提纯和工业化量产(靠,又是工业化!),这个要想在明末实现的话,需要制取纯净的硫酸和沉降硫、硝酸、盐酸、紫铜、水银、高纯度酒精等提纯原料,还有众多的设备(反应釜、导管、计量设备、烘干、残酸分离设备)以及检测仪器也需要解决,此外还有专业的操作人员需要培养;当然以上说的是工业化量产时的条件,如果黑尔想在有限的条件下仅仅是制造出来能否实现呢,譬如说几公斤这样的量?

兄弟的意见是可以;但是质量不敢保证;

我们提到了雷汞需要的原料纯度较高,那么先看看需要的主要耗材硝酸;

3、硝酸。古代是没有氨的催化氧化直接制取纯净高浓度硝酸的,而制取所谓的硝酸是用硫酸硝石共热来实现的,而硫酸的来源是绿矾油,绿矾油来自原始的硫铁矿石,含有众多重金属离子和非金属离子的干扰,所以提到硝酸不得不先说硫酸;

用绿矾制硫酸比较靠谱的方法是干馏(就是真空煅烧),得出来的是 SO3、SO2、O2、Fe2O3 等,当然,绿矾本身也有很多种杂质,这要看绿矾哪开采的,不讨论。要制浓硫酸就得分离出 SO3 气体,再用浓硫酸和水配合慢慢溶解吸收 SO3。

但是要注意一点,绿矾可不是纯硫酸亚铁,还含有许多金属单质和金属氧化物杂质。

再者,别以为稀硫酸蒸发就得浓硫酸,硫酸浓度越大沸点越大,到最后还会与水成为共沸物,与酒精溶水一个道理。 在经过所谓的干馏过程后,得到的绿矾油是由水、硫酸、悬浮物、胶体、溶解物构成的混合体。其成分至少有如下:水、硫酸、钙离子、镁离子、钾离子、还有一些硫酸盐,当然,氧气、二氧化碳必不可少。大家都知道,硫酸盐中只有硫酸钡、硫酸镁不溶于水,其余的,如硫酸铜、硫酸钾、硫酸钙等等,都会进入最后的绿矾水中。

这个绿矾油,不能称之为浓硫酸,从绿矾油到浓硫酸,还有一段漫长艰辛的路要走。

如果吹牛给黑尔开的金手指足够合理并且不那么离谱的话,前提是黑尔得辛苦的提前钻研硫酸制法这一知识;(得嘞您呐,黑尔又变成化工专家了!)如果硫磺、硝石都不缺的话,也可以直接考虑上铅室法。

硫磺和硝石在古代条件下能够达到的提纯极限(当然比不上现代分析纯级别的沉降硫和硝酸钾晶体)也可以尽量的避免干扰离子的影响,外置式的燃烧炉使硫磺硝石共燃进入装满有瓷珠的铅室,用水喷淋也可以得到相对纯净的 65%浓度硫酸,如果加上盖-吕萨克的吸硝塔和格洛弗的脱硝塔,生产的浓度会进一步提高达到 76%,起码 19 世纪后期好多的工厂就是这样工业化生产的;(如果一个军火专家的黑尔还是化工行业的翘楚,那貌似金手指确实大了、、、)

单穿条件下要想实现浓度和纯度还算满意的硫酸量产,兄弟觉得只有这一种方法了;当然也可以类似于八路的土法“缸塔法”来制造(本质上也是铅室法的变种),但不要忘了八路军是建立在 20 世纪前期二次工业革命后即电力的广泛应用这个大工业的知识背景下,这些都不是古代人或者不是化工专科出身的人能比的,而且有当时众多的留学归国的专业人士做理论指导和知识储备,就是这样还是有好多的同志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没别的原因,当时的工业条件跟不上,设备极度缺乏;

以上仅是硫酸,接下来说硝酸,有了浓度相对较高的硫酸和相对纯净的硝石,就可得到浓硝酸了么?非也!

好多小说随口一说什么浓硫酸硝石共热就是浓硝酸,如果你要是信的话就是扯淡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这样的方法得到的硝酸充其量也即是稀硝酸,可能还有些许杂质;有人又说了,蒸馏啊,不就浓度高了嘛!

这个,兄弟只能说呵呵了;

其实硝酸与水混合,在硝酸浓度为 68.4%时形成共沸混合物(称共沸酸),而且硝酸是易挥发性酸(蒸馏?呵呵、、、),故浓硝酸不能由稀硝酸简单蒸馏制得。

即便是氨氧化法制硝酸所得到的硝酸浓度也仅为 50%,要制得更浓的硝酸,可用浓硫酸(或硝酸镁)作为吸水剂,利用蒸馏、分室冷凝的方法将硝酸浓缩至 97%左右。

当然以上仅是生产原理,涉及到的专业化生产设备和检测设备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到硝酸厂看看,反正兄弟看完就绝望了;

此外还有水银、紫铜、盐酸、设备、检测系统这些亟需解决,不知道黑尔同志怎么完成;还有即便是火帽也不是说有了雷汞就万事大吉了,纯的雷汞很容易和铜形成更敏感雷酸铜,所以还要有氯酸钾、硫化锑、阿拉伯虫胶、工业 200 目以上级别玻璃粉,还要有相应的生产工艺才能制造成功;

至于炮弹用的引爆药和传爆药那个就更复杂了,此处不提、、、

黑尔所能实现的雷汞也有可能,但是需要时间和人命为前提,这东西的制作工艺即便是有黑尔这个军火专家也不是一两个月就能轻松搞定的;即便是搞出来质量也不会很稳定,这是肯定的;

但对于郑家来讲绝对是神物:自发火台!!打破了澳洲人武器神秘的面纱、、、

3、膛线。膛线是身管武器提高精度的最佳解决途径,当然滑膛身管武器也可以用尾翼稳定方式:比如迫击炮滑膛固定式尾翼榴弹、比如 125 坦克炮的尾翼张开式稳定榴弹,但是从费效比来讲,肯定是投射物的加工越简单越好,因为炮弹量产都是以千甚至万为基本单位的;所以线膛炮管尽管比滑膛炮管难于加工但是炮弹的加工简便性使其为军队选择,再说线膛炮的精准度也确实比滑膛炮高;尤其是长身管滑膛炮高速榴弹的张开式尾翼加工要求的误差极小,否则严重影响射击精度(您要不考虑精度迫击炮用的尾翼都可以),这在现代机床加工基础上可能不存在精度困难,但在古代,呵呵、、、

早在 17 世纪后期,欧洲就已经出现了规模化的膛线武器,尤其是线膛枪,北欧德意志、卢森堡地区、意大利佛罗伦萨地区、以及英国都有线膛武器的比赛,甚至俄国和英国还出现了线膛炮,但都是实验性质的,这点不再赘述,有兴趣的可以去查资料;

膛线的加工其实本质上并不困难,无论是早期的蚀刻法、爱荷华膛线导轨式、还是 1863 式北美等比例膛线拉机,亦或者穿孔冲头挤压膛线法,其根本目的都是一样:在身管内壁刻画凹凸螺旋线!

就膛线本身加工来讲,技术上并不难实现,有北美农村家庭自制膛线枪管可见一斑;难的是大量的高标准生产,还是前面说的,手工业批量生产的枪管均一性很差,而且当时的检测工具也做不到 0.1mm 级别的检测精度。而要想使工厂批量冲压生产(开个金手指,上冲压吧,子弹批量生产本身精度好歹高点)的弹丸都合乎枪管口径,那枪管的口径误差都需要非常的小,这在手工业滑膛枪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如要要想廉价批量生产高度均一性的枪管,除了机床(而且是精度相当高的机床)还想不到别的;话又说回来了,这还是需要工业化水平相当高(我擦!又是工业化基础、、、),我们知道机床精度的提高不是一蹴而就的,是经历了一代代的设计装配、更新、,这背后是金属材料、冶金、加工、装配、测量技术、还有数学理论计算等等众多学科的交叉应用后的结果,工业化走不得一点捷径,只能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来;

如果没有这些众多学科以及教育普及的优势,那要想实现量产线膛枪就是痴人说梦;

即便是明末在有国家力量统一、有计划指导的前提下起码也得需要 50 年按部就班的发展才能实现米尼枪列装这一水准;当然这是说军队列装制式装备级别的,手工做个单人的米尼步枪什么的还是无压力的,只不过做出的量很可怜而已,首先手工生产不同的枪管口径不一致,弹丸不能通用,只能专枪专用,限制了其大量装备,充其量也就弄个来复枪团啥的,不过已经很有威力了;

线膛炮也是如此,黑尔的技术指导完全能够实现前装线膛炮,但是其可靠性远不如临高,为什么这么说:首先材料,临高有了现代高炉,能实现铸铁和平炉钢的自产、量产;质量可以保证,尤其是铸炮用的铸造生铁,也就是优质灰口铁,这需要极高的冶炼温度、高焦炭的消耗、以及高硅矿石的科学配比,这些临高有大图书馆做后盾和专业人士的指导、专业化的检测设备,因此可以说实现钢铁的质量控制也不为过,这个是金属材料冶金方面的战略优势,恰恰也是工业发展所需要的最基础性的优势,而且也是古代环境下最难实现的优势;

其次制造加工,临高的 12 磅拿破仑炮等铸造型炮采用的罗德曼内膜水冷技术和先进的机床镗削内孔,就这两点就已经领先明代两百多年了;(兄弟不相信黑尔这次还能变成冶金工程师和机械制造工程师,如果能,那就是妖孽了、、、)

机床不说了,罗德曼内膜水冷技术可是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将期间的数据和理论模型摸索清楚,那还是在 19 世纪后期专业人士的努力结果,(临高有大图书馆和冶金专业人士,照抄数据就成)黑尔这个人如果能在三年内解决这个难题足够他拿诺贝尔奖了;

但是这能不能说黑尔就一定造不出线膛炮呢?不一定;其实吹牛这么写也是有其深刻考量的,我们都知道技术上能达到的不一定工业上能量产就是这个道理;

黑尔没有材料方面和制造加工方面的优势,膛线的问题他作为一个军火专家肯定能解决;那么他指导下制造的火炮原型就出来了:铸铁前装线膛炮!

兄弟站在黑尔的角度能够实现的就是这一武器了,无怪乎黑尔自信满满说能制造那种威力强大的火炮;

但是可以肯定黑尔制造的铸铁前装线膛炮材料差,只能增加炮管厚度提高寿命或者以军火专家的角度来改良:类似于克虏伯钢套箍炮的方法用熟铁环将铸铁铸造的炮身进行预紧(应该不会用熟铁套筒,那个要求的大型设备太多了,还是熟铁箍容易实现),这样能够最大限度减重,也是黑尔作为一个军火专家耳熟能详的办法;(兄弟认为罗德曼铸炮法这古老的方法先不说丫能否想到,就是丫这孙子能想到也耗不起那收集科研数据的时间)

4、炮弹。

关于炮弹,兰度的马尼拉谍影同人里提到过,也是类似于米国内战时期的铜质扩张弹底锥形炮弹嵌入膛线,早期的前装线膛炮炮弹其实除了这种架构还有炮弹本身加工弹齿啮合宽浅圆角膛线的,原理都是嵌入膛线旋转只是形制不同而已;

临高的炮弹可以做成空心开花弹甚至还有实验性质的碰炸引信;黑尔估计也就能搞个实心弹,充其量弄个延时信管发火不稳定的高爆弹,弹头时间信管的爆破弹穿甲能力对付木船甚至薄装甲船威力也不会差到哪去,问题在于穿甲的一瞬间信管损毁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很不靠谱;(最早的半穿甲弹--穿甲爆破弹弹底引信没有 19 世纪晚期的加工能力就别想搞了)不过如果我是黑尔即便是有打死也不会卖给郑家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新式大炮和炮弹也够临高喝一壶的,历史上即便到了 1880 年代对付铁甲战舰还是用实心穿甲弹这不落伍,在明代就是逆天的存在了;

实心锥形弹对付木质帆船穿甲能力虽强但是破碎效应的毁伤能力还不及实心球形弹,但是对上临高的装甲船可是恰如其分,临高的机帆船虽不是全钢甲,但是面对尖头穿甲弹防护力还是很脆弱的,尤其是被打中蒸汽机之类的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所以说前装线膛炮和实心锥形穿甲弹对临高的危险还是很大的;

如果是巡逻艇级别甚至 901 级别的碰上这种炮和炮弹无论是实心弹和不靠谱的空心开花弹都只有挨宰的份、、、

5、火箭。火箭技术其实是比较高级的技术,在明末那个时代最难决绝的是固体发动机和战斗部(导航设备就别想了);无论是简单一些的康格里夫斯火箭还是黑尔式自旋火箭,这都需要大量的实验论证;总的来讲还是前者简单一些;

但是不可忽视的问题是,即便是黑火药为动力的固体发动机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喷气装置的黑火药要求是整体式药柱,而且密度一致,有一定的几何形状来求得燃速稳定,而且推进火药的配方也和经典的配方不同,这个需要时间的摸索;

另外,类似于哈马斯系列的硝糖火箭(还有氧化铁粉)虽然在压装上简单了些,但是 KNDX 在制取的过程中都有严格的时间、温度限制,黑尔除非有高标准的测量仪器;

而且 KNDX 两种原料都是吸湿性较强的,根本不便于存储;但是黑尔作为国际军火商人不会不知道哈马斯火箭弹和莱阳钢管,因此兄弟猜想相关的实验黑尔应该会弄一些纯品蔗糖和硝酸钾搞搞的;

康氏火箭弹采用 3 公尺长尾杆式稳定,对于推进部分在行进过程中的变量影响不大,所以黑尔容易实现的应该是这种;

对于黑尔自旋火箭,这个要求的加工精度和装配精度就比较高了,首先要进行严格的理论计算得出最优化的形状,其次还是火药的配比和压实工艺问题,最后是喷口和弧形导流片,尤其是导流片和喷口装置要求的加工极为严格,一旦误差过大就会导致有效的喷气矢量分布不均发生偏转,而且对于火药推进剂的质量也非常高;

对于自旋火箭,飞行稳定的方式就是旋转,而且自旋火箭一般的长径比不大,因此在飞行过程推进剂燃烧导致质量逐渐减少重心偏转问题历来是最难解决的问题,如果没有大量的理论计算和实验数据论证模型,相信黑尔如果够聪明肯定不会选择这种高端的火箭弹;

6、炸药。

接上节火箭弹---另外,战斗部,黑火药时代的爆炸威力和猛炸药时代相比差了数倍,即便是深河领导开发的高密度黑火药也只有不足 TNT 四成的威力,现代工艺制成的爆破型细粒黑火药也最多三成半左右 TNT 的威力;但是黑火药如果量足够大的话譬如说 3 公斤这样,其威力还是相当可观的,由 1853 年毛子和土耳其在锡诺普海战中的表现可见一斑:土耳其的战舰被炸的分崩离析,连船板都被炸飞到了海滩上;(毛子的 68 磅开花弹内装爆破型细粒黑火药也就 6 磅左右);

但是火箭弹战斗部可以装炸药的类型比较广泛,无论是黑火药、硝酸铵、还是 TNT、苦味酸、RDX 之类的不太敏感的猛炸药,还是硝化甘油(达纳炸药及变种)、硝化棉、铝酸钾等这样敏感的炸药都能在火箭弹中装填,因为火箭弹是逐渐加速的,其发射时的 G 力非常之低,降低了对炸药的要求;

反过来讲,炮弹装药就严格苛刻的多,历史上出现的除了最早期的黑火药之外,先后出现了苦味酸(包括其铵盐)、TNT(混合炸药)、硝酸铵(混合炸药)等等,没听过用硝化甘油类炸药做加农炮炮弹装药的(抗战时期含 3.5%硝化甘油的周氏炸药据说曾用于迫击炮,但那是低初速炮弹)黑尔要想实现炸药的生产,首先要搞定原料的来源。炸药的原料首先要自然界简单易得,其次是生产工艺简单,再次是易于使用,泛用性要较好;

黑火药先不说,毕竟黑火药只要改变配比和粒度就能做不同的发射药和爆破药;但是炸药就难一些,在黑尔的角度看来,能够实现的除了硝基炸药就是氯酸盐炸药;

先说前者,硝基炸药必然要用到硝酸,而且是浓度较高的纯品,而硝酸的产量在明末那个时代是与硫酸挂钩的(如果黑尔能实现硫酸化工业上的突破),硫酸的铅室法生产需要纯品硫磺和硝石,因此元老院的情报处应该密切注意西班牙、郑家关于硫磺和硝石的贸易;

至于铝酸钾炸药,除非是黑尔解决了电解食盐水的生产工艺,但是这个也很难,先不说怎么解决电力的问题,光那一整套实验设备甚至工业设备就搞不定、还有电解液的配置工艺、专业人员的操作问题等等;这些还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电量!电解一顿氯酸钾即便是现代高标准的工厂也需要 5000 度的电量,而 1970 年代我国需要的是 7600 度电,现代大工业不存在电力供应的瓶颈,但要是放到古代,呵呵、、、

再说,假如黑尔有了铅室法生产硫酸,他最明智的选择就是用化学方法制取氯酸钾,原料需要硫酸、纯净食盐晶体和相关的专业设备;当然还需要建立碱化学工业基础(汗,化工基础也得搞啊、、、)

上述分析,可以看出,仅从原料来源看,制造硝化甘油的原料确实比较广泛,可以从动植物的油脂进行酸碱处理,但是难点是提纯,如果黑尔化学知识比较扎实,还是可以解决的;但是不能不提到一点,硝化甘油的制取太危险了,尤其是没有现代检测设备的明末,而且是原料不是那么纯净的情况下;

苦味酸这个大杀器,需要解决煤化工,这个更难。即便是用木榴油提纯那个工艺和成本也能让人发疯;而 TNT、RDX 之类的都与煤化工有关,黑尔只能泪奔了、、、

硝酸铵,临高有合成氨工业配套设施,最廉价的硝酸铵炸药临高不存在问题,氨的制取可以说无限量,只要有水和空气就成!但是在古代氨只能采用干馏植物或者煤化工副产品中得到(擦!又是煤化工基础啊、、、),此种炸药黑尔也得放弃!

所以说,黑尔如果敢于冒险的话肯定是出硝化甘油这种危险的大杀器,用硅藻土或者木粉吸收做成达纳炸药,装在火箭弹或者单兵手榴弹、地雷里面,即便如此火箭弹如果配上硝化甘油炸药在明代也是神器级别的武器了,尤其是对临高的威胁极度之大!

望元老院慎之!

7、引信。

早期的引信就是个锥形木质空心管,里面装满压制而成的硬质、燃速稳定的火药,这种引信 18 世纪后期就有了,直到 1853 年锡诺普海战还在用,哦,还有 1860--1865 年间的米国内战时期也在用,所以黑尔能搞出的估计也就这种了;

波曼金属延时引信黑尔如果能搞到成品的话(很有可能,战场上的空心球形炮弹不可能爆炸率百分百),估计也能山寨出来,就是性能远比不上临高出品的;

至于碰炸引信,临高都没有彻底解决也只是搞出了试验品未工业化量产列装,黑尔更不可能了;

综上,针对黑尔指导下可能出现的武器:燧发滑膛枪、击发火帽(纯雷汞,极度危险)、限量版米尼枪弹(专枪专用无法工业化量产)、熟铁箍套前装线膛炮和铜质扩张弹底锥形炮弹(实心弹和升级版的弹头信管爆破弹),以及火箭和新式危险炸药,临高应该加强对西班牙势力、郑家势力的情报侦察力度,前些日子的水银事件已经给情报处的同志们提了个醒,现在应该针对西、郑两家势力的贸易产品尤其是硝石、硫磺、煤炭、铅矿、蔗糖、锡矿、铜矿以及大陆的手工匠人严加注意;

其次,不管黑尔能够指导手工业人员制造出怎样的新式武器,防患于未然,临高的武器升级势在必行;再说深河兄关于武器升级的提案一直到现在也没着落,那帮只知道玩女人的废物官僚们估计都忘了这茬了,反正理由就是成本!

一提到这个兄弟就来气,什么 TM 成本,军队装备是要考虑成本,但是也不能极度压缩成本,军队是暴力机关,但同时也是国之利器!没有军队的庇佑,那帮孙子能在这个位面心安理得的享受现代社会所不能拥有的女人和地位?!所以兄弟认为为军队投入是理所当然的,军人们都是拿命在保证元老院的利益,相反还要被某些元老卡着脖子找理由借口不给武器升级,这是什么道理?

兄弟认为军队的装备应该升级了,霍尔改单兵线膛步枪和 90 公厘克虏伯野战钢炮以及迫击炮应该讲订单下放到工厂量产列装陆军部队;海军应该研制 155mm 克虏伯后装线膛炮(历史上没有这个口径,为了满足哈德派和现代 155 口径派的恶趣味综合设计)并装备 105mm、130mm 后装线膛炮;

至于新式的铁甲战舰兄弟认为虽然没有必要,但是现在应该列入设计日程,尽早进行模型水池实验和建立全数据模型,一旦有必要就开工生产;

考虑到这个时代的对手,建议设计中的铁甲舰排量以 3500 吨为上限,武器以 155mm 克虏伯主炮四门、130mm 克虏伯副炮 8 门为主要打击火力,另外建议加装几门 90mm 多用途炮架(海/陆)的陆军行营炮和哈其开斯机关炮为辅助打击火力;


dengjianyyy 于 2013-9-7 23:29:56 发表了:

临高的化工技术还不如黑尔的,至少黑尔还是用铅室法制硫酸,你去看看酸与碱那几章,临高能制硫酸?


以一敌七 于 2013-9-8 12:48:27 发表了:

这些还只是技术上的要求,黑尔要是真去搞这些,没被炸死七八十次算他运气好。

还有其他的呢,人员训练、获取信任、地理矿产气象历史知识、保证自己不死于疾病等等等等。


兰度 于 2013-9-8 13:09:53 发表了:

说实话吧,我认为黑尔的试制产品中最有可能被大量山寨的也就是康格里夫火箭了。


自由落体 于 2013-9-8 13:12:14 发表了:

dengjianyyy 发表于 2013-9-7 23:29

临高的化工技术还不如黑尔的,至少黑尔还是用铅室法制硫酸,你去看看酸与碱那几章,临高能制硫酸?

现在的时间点如果还不能制硫酸那就是口胡了。

没有大量的高纯度硫酸,雪白的纸哪里来的?

马袅工业区里的钢铁厂投产了吧?年产量以 w 吨记的。


JC 荆蛮后人 于 2013-9-8 14:02:02 发表了:

黑尔一个肉身穿越的,压根没那么多时间精力来搞那么多东西,太多基础要开发了


dengjianyyy 于 2013-9-8 15:14:08 发表了:

自由落体 发表于 2013-9-8 13:12

现在的时间点如果还不能制硫酸那就是口胡了。

没有大量的高纯度硫酸,雪白的纸哪里来的?

马袅工业区里 ...

钢厂是用硫酸的,并不产硫酸。只有高炉尾气和炼焦气可以产硫酸。但是要经过降温,除尘,稀酸洗,捕雾,浓酸洗,二氧化硫氧化,浓酸吸收,除杂等等步骤,比沸腾炉造气麻烦的多。临高连接触法催化剂都没有,还是老老实实的上铅室法吧。至于尾气,临高能利用尾气能做些肥料或者硫酸钙之类的就很不错了,我觉得直排才符合现有的技术水平。临高纸是用氯气漂白的吧?也可以用亚硫酸盐,没硫酸什么事。

硝化没有楼主说的那么麻烦,硝酸盐溶解度随温度变化较大,精制并不难。硝酸盐溶在浓硫酸里就是浓硝酸和浓硫酸的混合液,硝化棉完全可以用这种溶液来硝化。

本时空明朝就有硝石胆矾制取硝酸(和王水)的详细记载(徐光启的《造强水法》,向红毛番学的),清乾隆时期曾利用硝酸制浸制铜版画。

兰度关于制雷银的描述还是有合理性的,实际上清朝丁守存就制过雷酸银,并记录在《自来火铳造法》中----不过稀硝酸进行了脱水处理。


清源 于 2013-9-10 07:49:38 发表了:

dengjianyyy 发表于 2013-9-8 15:14

钢厂是用硫酸的,并不产硫酸。只有高炉尾气和炼焦气可以产硫酸。但是要经过降温,除尘,稀酸洗,捕雾,浓 ...

但是对三酸两碱的需求已经非常紧迫了,等不及煤炭的大批到货了。从另一个时空带来的成品即将用完,用皂矾之类的原料干馏出来的少量硫酸又实在太少简直连塞牙缝都没法形容。要硫酸、烧碱的地方越来越多,闹得季思退只好退而求其次,决定乘媒炭供应没有稳定之前先上马两套简易的化工设备好在这两种工艺的原料都不需要用媒,设备要求也容易些。

一套是土法电解食盐的制烧碱,另一套则是硫铁矿接触法制硫酸。这都属于应该淘汰的落后工艺,浪费大,污染严重。好在建设要求水平极低,不计后果的野蛮生产也能凑合。将来联合化工厂投产之后这座小厂也可以作为补充。

而且考察船队从万宁运回了差不多整整炖硫铁矿。做出硫酸来足够用上好一眸子了。

季思退制造的这个接触法硫酸厂,设在工业区最边缘的下风处,离居住区和农地很远。全套设计图纸和施工工艺是从大图书馆里找来的。其简陋和无视安全的恐怖程度让季思退倒吸一口凉气只知道这世界上有土法做硫酸的,没料到能土法到这么恐怖的地方。难怪当年的八路军军工战士的牙都会被酸弄坏了。

整体的建造并不困难,甚至可以说是简单。酸塔是用大号的上釉的陶瓷水缸制造的。书上的说明是用陶瓷缸。穿越者现在已经能够批量的制造这东西。因为它的用途广泛又耐腐蚀,订货极多。萧白郎从无数次的失败中已经总结出了足够的经验,造水缸不仅熟练而且效率很高

他采用的了机械化的脱模法来制造缸胚,烧制水平也让当地的工人甘拜下风穿越者拥有工忧凹及计和燃烧控制年段。只要搞清楚生产中各阶段的温度知优配精确的掌握烧窑温度升降。这种量化的能力远比工人用眼睛看、皮肤温度感的个人感受来得准确。

不过季思退并不打算订做水缸。水缸是无可奈何的代用品。既然要代用。干脆代用的技术含量更高些。何必多此一举把水缸的底还要敲掉,缸与缸的接口处还要找东西密封,防止酸雾泄露鉴于他手里根本没什么特别好用的耐酸密封材料,土法密封是肯定会有泄露的他还想下半辈子继续用自己的牙齿吃饭。所以他要萧白郎做的是一个完整的陶瓷的反应缸,直径,高 3 钙米。这差点没让萧白郎抓狂这难度也太高了。超大件陶瓷用品是很难烧制的。

萧白郎带着人折腾了好几天之后最后拿出了一个折衷产品,整个反应缸是由二部分构成的,不过为了加强密封性,连接的部分做了套管处理。密封效果还算不错。再用点耐酸料密封大改也能凑合了。

接着他又从治金部门订做了一批铸铁管道。燃烧硫铁矿的块矿炉用耐火砖砌,里面有四个燃烧炉,每个炉床有躬平方米。炉条和炉门都用铸铁制造,以求容易密封不泄露。炉上方用耐火材料砌成一个旋风式除尘器。为了整个,炉子的燃烧和除尘的需要,季思退搞来了一台 2 马力的小鼓风机,这点电量在博铺工业区是不成问题的。

硫铁矿首先在的矿石粉碎机上粉碎成细颗粒,然后再放入块矿炉子里培烧。出来的炉气经过耐火砖砌的旋风除尘器之后进入第一转化器。第一转化器里的气体经过铸铁管冷却之后送入第二转化器继续反应。

第一转化器和第二转化器原来的方案是用水缸,季思退决定改用铁皮的油桶制造。转化器和除尘器都需要保温。季思退没现成的保温材料可用。就在这三个物件外围用砖砌出外框,然后在周围的空隙里填满草木灰。这两个转化器内各放铁触媒,用来催化。

转化器出来之后气体经过铸铁管道冷却之后用手摇汞送入吸收塔淋酸,再经过冷却回收就是成品酸了。浓度哟%。

酸塔就是萧白郎的三段组合式陶瓷缸。萧白郎的公差掌握的不错,起吊之后很容易的就组装就像了。酸塔内都用破碎的瓦缸片叠加起来填充。外用的密封材料用的是水玻璃混合瓷器粉做的一为此砸碎了许多瓷器。再把它们碾成粉末。好在要密封的的方只有一处,多堆一些也就走了。这种材料有个特点是遇酸之后会硬化,强度增加。还算比较好用的耐酸密封材料。

临高这里沿海风力较大,每年还会有一二次的台风,整个酸塔的外面再用砖砌的柱子进行了四面固定。

核心设备搞定之后,其他水冷和回收装置就很容易搞定了。大部分的输送管路采用的是陶瓷管,有的则用铸铁管,唯独阀门上季思退没有因陋就简。而是用的真正的化学工业专用阀门。每一处密封他亲自检查。检查无误之后,季思退命令准备点火生产。

季思退从劳工中选拔了几个小心谨慎的人来冉操作工。先上了三天安全生产课。不过最初几天的生产,季思退决定只带着穿越者自己动手。土著操作工在一旁观看学习他可不放心这些放下锄头没几天的农民,万一闹出重大伤亡事故来,化学烧伤的惨状会给以后的工人以极大的阴影。

为了这一跨时代的工业进展,季思退领着一群化学爱好者们并手下的劳工忙活了整整一天。收集了大量的干柴,还从计委拨到了许多煤。从船上卸下来的万宁硫铁矿品质相当好,经过化验,平均含硫量在 5 0以上。这些矿石首先被送到选矿厂经过选矿,再粉碎成小块。装卸工人们用人力吊杆把成筐的矿石搬上轨道上的一长列平板车。然后二个工人爬上前面的柴油牵引车。司机注意着几百米一处高高的塔楼,当红旗变成黄旗的时候,一个工人发动了柴油机。绿旗一起来,整列列车就运动起来,缓缓的向往硫酸厂方向开去。

在季思退组织人力修建硫酸厂的同时。由临高建筑总公司主持建造的轨道运输也很快延伸到了这里。现在。在百仞和博铺两个工业区内的各家工厂、仓库和码头之间已经各自完成了轨道连接一辆辆平板货车在柴油动力的牵引车的带动下,满载着各种原材料和成品奔走着,不时发出闷声闷气的喇叭声。

最后一列硫铁矿砂运到之后,季思退身后已经堆起了几座小山。柴火、煤、硫铁矿还有许多石灰。

他叫土著工人在块矿炉的四个炉膛的出灰口点上柴火燃烧,开始暖炉过程。整个过程差不多要延续好小时,所以季思退由抽出时间去了次萧白郎那里这次他订做的是硫酸罐。

“罐子是做出来了。”萧白郎冲着空地上一排罐子指了下,这些罐子都挂着豆绿色的釉,两侧有耳,形状类似小号的酒坛,只是罐身很直。

“按你的要求,每个万公升容量,还加了螺纹,外加螺丝纹的盖子。真是稀罕!”萧白郎砸着嘴,“陶罐子用螺纹盖子的。”

“这可是装浓硫酸的罐子,不封紧不行。”

这些装浓硫酸专用的陶罐子可以用螺纹盖旋紧一一实际上单这样是无法保证密封的,按照传统的办法是用石棉绳沾上水玻璃在罐口绕一圈再用盖子旋紧的,不过穿越者手里不要说石棉绳,连水玻璃都不多。水玻璃以后还能制造,石棉不通过贸易怕是搞不来了。

好在自然界给有另外一样天然的耐腐蚀的材料:生漆。

第一百二十六节酸和碱

漆树割取的生漆几平不怕任何腐蚀。不管是水、强敌、飞碱临高不产漆树但是广东有很多。工能委进口了一些,徐营捷调了一大水缸,调制的浓稠相宜之后再把草绳泡在里面,代替石棉绳和水玻璃。不过他也付出了代价虽说做了全身防护,手上还是被“漆咬”了。手指都肿了起来,不得不连着休息了几天。

季思退随便抽了只罐子,试了试螺纹盖子:“这罐子不错,要保持长期生产,以后硫酸。还有硝酸、盐酸”化学品的需求量很大的。”季思退说,“我还有个单子。是化工用的设备,你赶快组织人做出来吧。”

“还要做?”萧白郎叫苦连天,“我都三四天没睡过好觉了。陶瓷厂连力工才十几个人。这活也太多了!”他拿过单子,上面开列着三十多个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水缸,还有一些其他陶瓷器。

“做这么水缸!你要做咸菜?”

“到是和盐有些关系”季思退说,“都是工程上要用的,你赶快吧。”

“那你给点加班费啊。我这里的陶瓷匠人最近可都是没日没夜的忙

“加班费你找都德要,我哪来的流通券。”季思退对土著的福利不感兴趣,“他们在福建烧窑不也是没日没夜的,窑主会给他们加班费?”

“你这资本家也太黑心了,”

季思退打断了他的牢骚:“这我可是急用的,拜托你就赶紧吧。”

罐子运回来之后。季思退在硫酸厂的旁边搭了个草棚子,睡了一会。到晚上,口个小时满了之后,他关照人把柴火全都用铁拜扒出,马上组织人在炉内装入一层和矿石差不多大校的碎石,然后在四个炉膛内装入木柴点火。

看到火势已大。季思退关照工人加入上好的鸿基无烟蝶,火弈顿时猛烈起来,整个硫酸厂火光冲天。

“好了,除了看炉子添火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去休息。到后天早晨再来开工!”

季思退眼见这会自己还不用费事,又赶到下一个工的烧碱车间。

合成氨兼联合制碱工厂只能出品纯碱。工业上用途广泛的烧碱相对来说制取要容易些,原料也简单食盐电解。不但可以得到烧碱,还能出品许多有用的副产品,包括另外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盐酸。省却了再安装专门盐酸生产线,这就是化学联合制造法的好处。

就是轻工业部也一直盯着烧碱的问题这关系到轻工业部的两大拳头产品:白纸和肥皂。季思退这次就干脆一起搞定了。

“一羊也赶,两羊也轰,我就能者多劳吧。”季思退想着往烧碱车间走。正好有列往烧碱厂送建筑材料的列车通过。他赶紧小跑几步就扒了上去,一屁股坐在一堆芦席上。

“谁啊!不要命扒火车了!”前面牵引车上有个头戴安全帽的人吼道。

“你也算是火车?”

“不是火车是什么。”说着话这火车已经到了烧碱车间的工地了,这里正在施工。

季思退从车上下来,见戴安全帽的人原来是冰风一看来这烧碱厂车间必然是钢架结构了。

果然这烧碱车间是够简陋的,不过比起目前还裸露在露天的硫酸车间来,它好歹还有个遮盖电解车间牵涉到电的问题。不能暴露在风雨中。

整个建筑是砖柱、木梁的框架结构,除了少数关键部位设有围墙外,其他地方全部是敞开式的,利于通风。宝贵易损的变压器拥有单独的变电间,有玻璃窗户便于观察。

整个厂房的总面积大约五百平方米。地面用砖块铺砌。常凯申正带着凌天和几个土著学徒安装一台变压器:把博铺发电站送出的交流电转换成直流电,这样才能用来电解。

十个电解槽已经安装就像。季思退原本考虑过采购现成的,但是重量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最后只采购准备了核心部件是在另一个时空采购的。槽体则是本地制造。用钢筋编织成型,再用水泥黄沙浇注成型的方形槽,每个槽旧米宽,鳃米宽,插米高。槽内砌上瓷砖以免被腐蚀。在槽内距离槽底0,米的地方平着镶嵌一张铁丝网。每个槽子还配有木质盖子,上面涂有木焦油沥青防腐蚀。

沉重的钢筋水泥的电解槽被一块硬木板托着,架空在两堵砖砌的底部支架上,作为一种绝缘措施。

季思退检查了下每个槽的质量,有没有蜘联和瓷砖砌得不牢的情现发架中间坏铺设了涂刷有”。心沥青的油毡作为额外的绝缘措施。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4 口安培的电流,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能安全吗?”季思退看着这一副因陋就简的模样。实在觉得不安心。

“大致上安全,不能说绝对。”凌天说。“用电还是要靠自己心。注意穿戴劳保用品,搞好安全教育。”

“压力好沉重。”季思退已经预见到了化工厂未来怕是不会太平,“土法上马害死人。

他又转了一圈,屋子外面的用水缸组合起来的氯气吸收塔已经搭了起来,电解时产生的氯气通过这个塔里的消石灰产生反应。就得到了漂白粉。是廉价有效,可以广泛使用的消毒药品。

从烧碱车间回来。又休息了一阵,热炉工作总算快结束了。这时候凡是和化工牵扯得到些关系的人都来了。

“我们要连续二三天不睡觉了。”季思退说着,叫人从棚子里拖出几个箱子。“这些是防护服。先发给大家,别弄丢了!现在一个面具,一副眼镜都没地方找去!”

化工上用的各种劳保用品,季思退带的很多这东西一时半会没地方补充去。易损件他带了差不多够用十年的份。

大家都穿上了全套的防护服。戴上劳保眼镜和化工用的其罩。然后在季思退的指挥下开工了。

季思退先把烟白的堵板关闭。然后把转化器的抽板抽开。打开鼓风机。他不断的用温度计测量着各个。入口的温度计。当第一转化器的入口温度达到锁的时候,季思退关照人打开转化器的顶盖,装入石英砂和触媒。接着把顶盖盖好。涂抹上防酸泥水玻璃有了纯碱工业就不是稀罕物了,瓷器粉就更不是,所以季思退一点没有节约的意思,毫不吝惜的把两个顶盖都封紧。

徐营捷见他封好了顶盖,带着人开始往炉子里添加碎矿石。每个炉力公斤。然后把炉门关闭。同时在吸收塔里添加从计委仓库领来的呕的浓硫酸作为引子开始酸循环。

季思退测试了下第一转化器出口的二氧化硫的浓度,此时已经接近刃。他知道硫酸制取已经基本成功了。吸收塔开始酸循环之后,每十秒就有旧升的酸在淋洒。塔温已经上升到的了,他关照人开启水冷。

这样每一小时就给一个炉加矿,四个炉循环加料出渣,土法硫酸厂就这样运转起来了。只要维持稳定的加料加火。这样规模的车间每年可以运转碧 5 天。生产吧的浓硫酸

季思退和其他人来不及欢呼这一伟大的时刻,而是忙着边边干活边给土著工人讲解生产要点一现场观摩比单纯的上课讲授要直观些,适应土著工人的文化水平。

当然一旦运转,除非检修或者其他要紧的事情就不会再停炉了毕竟热炉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和大量的燃料,经济上很不划,算。

不过季思退手里总共也就炖硫铁矿,全速生产的话运转不了一个。月就消耗完了。硫铁矿什么时候再运来就得看造船的速度有多快了不过到这个时候煤焦化上的硫酸应该已经量产了。这里的硫酸生产就不会太重要了。季思退已经在考虑了,如果煤化厂硫酸够用,那么可以用这里的设备将硫铁矿制造硫酸按作为肥料。

第一批哟%的浓硫酸制出来了。它们被小心的装到订做的罐子里,密封好。然后盖子外面再用熟石膏泥封闭。上面又盖上一只陶土烧的覆盆用来防雨。

“这法子管用不管用?”徐营捷看惯了现代工业包装,现在乍一看和黄酒一个模样的瓦罐子,觉得不可思议,有种很不可靠的感觉。

“硫酸可是已经生产了二百年了。放心好了,过去都是这么包装的。”季思退说。

罐子上贴上“呕浓硫酸”、生产日期、生产地点的标签之后。被小心的装进木器工厂特制的木箱里。一个或者两个一箱。箱子里用草绳缠绕罐子作为减震缓冲用。然后被装上列车。运到化工危险品仓库

硫酸初战告捷之后,季思退带着土著工人们边生产边教学了十几天,直到土著工人基本掌握了生产工艺和流程,以及把安全生产规范全部背下来为止。(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七节酸和碱

…吹仓生产是季思退最头疼工厂出事故不比般的址止:人伤亡不算,设备还会受损。化学品泄露的可怕后果更是难易预料。这些前农民对危险品的散漫态度实在让他吃不消进行了好几次安全生产教育,把几个不按照规定穿戴防护服的家伙痛斥了一顿

几个件霉蛋垂头丧气的站着被他痛骂了整整半小时。就临高的气候状况来说,全身防护的站在炉子边操作的确是种折磨。玻璃纤维的裤套、橡胶围裙、长臂手套和高简靴,都是不透气的玩意,就算不在炉子边操作几分钟下来也大汗淋漓了。

“你们想变成他这样吗?!”季思退拿出一本医学图册一是他从大图书里搞来的,里面的照片全部是化学烧伤的患者照片。

但是照片的效果实在走过于恐怖。以至于收到了反效果。好几个土著工人都来哀求他,说不想干这活了。把个季思退闹得为之气结。

一番安抚、许愿和暗示不干就送劳改队去尝尝传说中的符有地的鞭子的恐吓之后好不容易把硫酸车间的人心安抚好了,生产也正常了。季思退这才抽出身来,又赶到了烧碱车间。车间外,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水缸,还有大量的盐。冰风正领着人安装设备。

“盐、自来水和水缸都有了。乘现在工程还没完,我们先来配饱和食盐水。”志愿带着学生来帮忙的白雨说。他虽然当了教师。也还是化学爱好者。

“这盐不行。”徐营接摇摇头,“粗盐!杂质太多了。”

电解食盐做烧碱,在原理上非常简单,直接电解饱和食盐水,分解弄氢氯书钠也就是所谓的烧碱来,同时还能分解出氯气和氢气。但是盐场村送来的盐是未经过精制的粗盐,里面不仅有钠盐,还有钾盐、锁盐、硫酸盐等各式各样的杂质。杂质在生产会影响分解效率,而且会损坏宝贵的电极。

所以在电解之前,必须把粗盐首先经过处理精制,去除杂质,使之成为纯净的氯化钠饱和溶液之后才能投入生产。现代时空有分工高度发达的工业体系。烧碱工业完全可以购买到经过精制的氯化钠成品。这儿,则一切都得自己动手。工业越是落后原始,自我配套的东西就越多。

季思退先把送来的盐做了一次分析,盐场村的盐质量很高,对电解影响最大的硫酸盐成分含量极少。这对他来说是利好消息:除去硫酸盐是工业做法是用氯化钡一这东西他可没有,而且氯化钡是剧毒化学品,就算能合成他也不想搞。至于钙盐、锁盐的含量也不高,是非常理想的工业用盐。

他叫人把成筐的粗盐倒在沉淀槽里,加上水到饱和状态之后,负责精制电解液的白雨把领来纯碱和烧碱,依照测试出来的盐水成分,按比例的添加进去,以使其中的钙盐和镂盐与其发生化学反应后生成氯化钙和氢氧化镁沉淀出来。上面的澄清液就是用来电解的饱和氯化钠溶液了。因为添加过烧碱和纯碱,所以还要用少量的稀盐酸进行中和处理。

生产中电解食盐是持续的过程,必须源源不断的向电解槽内补充饱和氯个拗溶液。所以盐水的精制在整个电解过程中是不停的进行的。

采用一缸一缸制取的间歇式精制法操作简单,设备简单,但是劳动强度太大,消耗人力太多。一般在工业上是采用连续精制的办法。季思退虽然搞得是土法,还是决定尽可能的使生产自动化程度高一些。

季思退根据自身的条件有自来水供应决定在正式生产的时候,化盐阶段使用连续操作。水从专门的化盐槽的底部流入,通过槽内的盐层,从槽商上部出口溢出。盐则间断的由人力往里加,以保持一定的盐层。化出的盐水即为饱和盐水。从化盐槽引入沉淀槽再进行中和处理。

为了减轻劳动强度,盐水槽的位置做成阶梯型状,一个比一个高,这样可以利用位差和虹吸原理进行盐水的输送。

由低到高就是化盐槽一沉淀槽中和槽。最后从中和槽内流出的饱和氯化钠溶液再送入加热槽内。

这套系统较之工业上使用的简单,而且不需要什么机械辅助。少量人力就够用了。

“做烧碱居然还要放烧碱!”带着学生负责处理盐水的白雨说。

徐营捷说:“这是两码事。你做得是精制盐水,和烧碱制造还八竿子打不着呢

白雨说:“幸亏我们还带了许多化工产品,要不然没它们做“引子”岂不是开不了工了?”

“这倒不至于。”季思退边注意着槽里的反应情况边说,“很伤电极就走了。单搞物理精制氯化钠也不是不行。但是要很大的投入,得从直接改造盐场村的盐业设备开始。”

“盐场村的盐业设备已经改了不少了吧

“王工搞的改造工程主要针对提高产量的,他搞的风车提卤淋晒,缩短卤水的浓缩时间。”季思退因为业务关系,去过盐场村好几次。

“说到精制。没有锅炉是肯定不行。”季思退接着说,“计委本来就说要在博铺的搞个精盐厂的,我们这个烧碱车间一投产,这工程就穿上马不可了。”

“化学工业的建设高潮啊!”徐营捷感慨的说。

“也该轮到化学工业了。想想看:农药、化肥、炸药、医药。这四大法宝一出。还不制霸全球啊!”白雨兴致勃勃。

“这还远着呢。别想一口吃成胖子。”季思退说,“化工上需要配套的设施和设备还多着。生产中的实际问题得慢慢解决。就说硫酸厂的第一批做出来的硫酸吧。杂质含量就很高,这在某些化学生产中是很危险。但是要提高纯度又得满足很多条件。”

他比喻着。“这就好比一块拼图。做出三酸两碱之后,我们也只是刚刚把拼图的四个角找出来,看到了希望,但是要真正拼出完整的图案,还得花很长的时间

徐营捷评论道:“这就好像有人要用皂化法做出来的甘油去配硝酸甘油。理论是没错,实际上会送命。”

整个的盐水的反应沉淀过程要持续邵卜时。季思退又自己带人去石灰窑。

这里已经准备好了生石灰。根据工艺手册上的数据,他测算了下刀小时连续生产会产生多少氯气,需要多少消石灰才能吸收。秤了足量的生石灰,再慢慢的向上面喷水,使其慢慢的消化。消化结束之后,让工人把消石灰过筛,然后装在筐子里运到烧碱车间去。

季思退让徐营捷测量了下消石灰的含水率,大概有 3,这个比率稍嫌高了,便让人把消石灰在棚子里堆着存放几天,消石灰里多少还有一些生石灰,让水分继续消化石灰,这样几天之后水分就会下降到合适的,鬼以下。

一切就绪之后。第二天盐水精制槽内已经沉积了大量的白色沉淀物,提取了上面的澄清液化验结果表面,已经符合电解的要求了。白雨用用虹吸管原理。把澄清后的氯化钠饱和溶液抽到加热槽,季思退在加热槽下面架起柴火把盐水加热到 7 0。加热是为了去除其中的二氧化碳。

沉淀槽内的白色沉淀物被收集起来,其中的主要成分是氯化钙和氢氧化镁。两者都是有用的化学品,不能轻易的丢弃。特别是氯化钙,药厂可以用来制造氯化钙注射液和片剂,治疗各种低钙引起的疾病。在工业上能作为常用的干燥剂,建筑业的防冻剂,充当制冷设备的制冷液,给废纸脱墨”,最后还能用来点豆腐。

季思退利用二者在水中的溶解度不同来将它们分开氯化钙很容易溶解,氢氧化镁则不溶于水。加入水,使我化钙溶解后倒出另行处理。不溶解的部分就是氢氧化钦了。氢氧化镶虽然没有这么多才多艺,但是作为一种碱盐,可以代替烧碱和石灰作为含酸废水的中和剂;用作油品添加剂。起到防腐和脱硫作用;用于保温材料、充当建筑阻燃剂。它还是极好的脱硫利,季思退的硫酸车间的排烟道里正需要这个,能够有效的净化制酸过程中的污染气体。

加热过后的氯化钠容易抽入电解槽注满。季思退拉着下电闸,整个电解过程就自动开始了。他穿了一套防电劳保服,还穿了防电的胶底鞋,用测电笔对电解槽四周和车间地面进行了测量没有出现漏电的情况。

出口出开始淌出电解液来。颜色是澄清的,没有流出可怕的黑色液体来。他默默的等了五分钟,以计算电解液的流量是否正常,最后,他又测量了槽内温度和电压一切正常。温度和电压是否正常,决定了槽内的电解效率。

“出来的就是烧碱溶液了吧。”白雨问。(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八节酸和碱

岔营捷说!“不宗今是六我们叫电解液,甲面的烧碱如公。到旧,而且有很多杂质。需要再分离处理。”

“注意看。氯气!”季思退拍了下徐营捷的肩膀。

“什么,什么。”白雨想凑上去看。

小心,别乱动。”徐营捷有些激动,他想得可不是氯气可以消毒,净化环境。用来做盐酸之类的事情,再是“毒气”

氯气虽然普通却是现代战争史上第一种投入实战的毒气,一战时候可谓战果卓著。亡魂无数。而且氯气这东西制取容易,在本时空堪称超级大杀器。不管你是满洲白甲兵、关宁铁骑、御家人还是克伦威尔铁甲军,遇到了就只有一个“死”

现在穿越者的工业还不能制造气体压力容器来,储存氯气是件不可能的事。但是徐营捷知道武器研究组的变态很多,说不定能搞尖什么妖蛾子来。

这种黄绿色的气体在玻璃管内升起,在场的穿越众都屏住了呼吸。这时候,另一个玻璃管中安装的一个小风叶扇也忽然开始运转,这表明另一种无色的电解产物也出来了氢气。

“大家要注意了。”季思退开始对工人们做安全教育:“这种黄色的气,叫氯气。它是有毒的”

看着季思退向一群似懂非懂的土著工人们解释什么叫氯气,什么叫氢气,如何预防中毒和爆炸,白雨心想以后我可不上这化工厂来太危险了。

制取出来的氢气被输送到这套设备里唯一的一个现代装置里:盐酸反应器。将氢气通入反应器燃烧,然后再通入幕气,生成氯化氢气体。冷却后再被水吸收成为盐酸。

这个。反应非常危险。氢气中的氯气含量过高会直接爆炸,解决的方法是在反应过程中严格控制氯气的进入量,使得有毒的氯气被过量的氢气所包围,让氯气的到充分反应,防止了对空气的污染和可能的混合爆炸。

因为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季思退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土法设备,而是直接采购了现代时空的设备带来。

制盐酸只能消耗一部分氯气,余下的通入一旁的型反应塔,反应塔里已经分层装满了干燥过的消石灰。氯气被消石灰吸收,生成了次氯酸钙它有个大家更为熟悉的名字:漂白粉。

作为最常见有效的消毒剂,漂白粉的量产成功意味着穿越集团在防病防疲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对于人群极度密集的文澜河两岸的穿越集团基地有着重要意义。当军队发起远征的时候,也母须担心沿途饮用水的卫生问题了。

消石灰吸收氯气是难易完全吸收的,在废弃中或多或少的会带走部分氯气,为了更好的利用氯气,同时改善空气环境,一般还耍采取最后一道废气吸收的工序。

从吸收塔派出来的废气用管子接到吸收回,缸内是消石灰配制的石灰乳。废气中的氯经过石灰乳的吸收,生成氯酸钙和氯化钙。

石灰乳吸收氯气饱和之后,抽到浓缩锅内,加热之后再冷却,即将氯酸钙结晶出来。氯酸钙可以作为除草剂使用。提取过氯酸钙的液体,再进行加热浓缩。就能得到氯化钙。基本做到了氯气的零排放。

至于电解时不断流出的电解液,此时其中已经含有大概旧的烧碱。不过其中含我化钠的成分更高,这样的烧碱液是不能使用的,得经过浓缩处理。

季思退用来浓缩的设备就是一口大锅子,用柴火引燃煤炭直接加热浓缩。浓烈的气味让在场所有没有戴劳保眼镜的人都逃了出去。

“这么敞开口熬是不是污染太厉害了。”白雨说。

“是啊,可是我们不是没有蒸发锅吗?这还费煤呢!”季思退因为戴着化工防护口罩。大声的说道,“等以后机械厂能给我们配套了就

熬煮了好一会之后。碱液下面,锅底有结晶体析出来了,越积越

“白雨,快拿勺子舀出来!注意别把碱液也带出来。”

白雨赶紧把特制的木头勺子拿过来,站在锅边把锅底的结晶刮出来。

“注意安全。”季思退很紧张的注视着他。这口锅子是从当时从芶家庄拨罗来的烧猪食用的,口径很大。一个不注意栽下去就完蛋

白雨小心的把结晶取出来,锅子上面弥漫着的蒸汽,即使戴着防护口罩也觉得刺鼻。

“这是盐吧?”他问。

“对,是真正的精盐!”

取出来的精盐送到晒盐板上,用稀碱液洗涤几次,再用饱和精盐水冲洗过,余下的就是雪白的结晶体。这种盐的氯化钠纯度高达咕以上。可以用来配置医药上输液用的生理盐水。

析出过盐的电解液继续加热浓缩,直到碱液的浓度达到刃左右就成为可以化工用。产品。当然也可以继续浓缩干躁成固体,但是这样做实在太过耗煤,对穿越看来说不合算。

硫酸、盐酸、烧碱的成功制造,给了工能委很大的信心,王洛宾、展无涯等等一干人。只要有空都跑这两个简陋的车间来看看,瞧瞧这土法上马的设备。

这两套装置虽然简陋。带来的效益却是无可估量,根据季思退的测算,在保证原料和能源供应的条件下,接触法硫酸车间按三班制配备工人!铭,年开工时间玛天,日产呕的浓硫酸,吨,必要时候可增加到口吨每天;食盐电解车间按三班制配备工人出人。年开工驱天计算,可年产烧碱好 5 吨,漂白粉口吨,氯酸钙炖,氯化钙 6 吨。精盐(巧纯度氯化钠)众吨,盐酸王炖。

产量按现代标准微不足道,但是对于前不久分配任何化学品都要一毫升一克计算的计委来说。这两个车间的投产等于是发了一笔横财。

连时袅仁也来了。看到季思退给他准备的告高纯度氯化钠,时袅仁乐得嘴都合不化叩纹可解决大难题!输液、注射用生理技水有着落了六服嫌口份更不用说是卫生部期盼的好东西了。至于粗制氯化钙,经过制药厂精制之后做成氯化钙注射液,可以治疗血钙降低引起的手足搐掇症以及肠绞痛、输尿管绞痛等、芋麻疹、渗出性水肿、瘙痒性皮肤病。

用于治疗维生素缺乏性佝偻病、软骨病、孕妇及哺乳期妇女钙盐补充。大幅度的提高本时空人民的身体素质。

有了足够的盐酸,使得医药厂的计划,中的葡萄糖制造也能够提上建设日程了。时袅仁马上和吴南海联系,要他赶快拿出淀粉原料,大家合计下,立马办个葡萄糖车间。

至于吴南海。对忽然得到了他根本就没指望过的除草剂喜出望外,马上要求把相关的产量全部拨给他使用。还关切的询问,什么时候能给他出硫酸按。他好配合杂交水稻放个超级产量卫星出来。

连轻工业部的人也来询问能给他们多少烧碱和硫酸的配额,有了这两样东西,他们就能提供洁白的纸张了,至于肥皂,更不在话下。不过做肥皂这件事情,化工部和轻工部是要合作办理的,原应是化工部要通过做肥皂这个流程来获取甘油。

这就好像滚雪球。一旦突破一个)技术瓶颈之后。许多原本被卡住的生产领域就忽然都动了起来,能够生产的产品一下就增加了许多种,产能规模也扩大了。

军事部门反应也很迅速,当天席亚洲就打来电话。要求化工部郑重考虑下氯气作为一种武器的军事价值和使用方法。


清源 于 2013-9-10 07:50:18 发表了:

很快在南渡江畔竖立起了一座长着铁胳膊不断喷吐着白汽的钢铁怪物,河边的抽水站用蒸汽机的动力抽取着河水向整个洗煤厂供应着大量的水。它身后建起了一座三层高楼,上面装着长长的木槽――这就是洗煤厂。原煤用蒸汽机驱动的绞盘提升到三楼的煤仓中去,再从三楼通过经过筛选、水洗、跳汰一道道工序……最后在底部排出的就是精煤了。煤矸石和劣质煤在中途就在溜槽里排出来了。洗煤的黑水排入废水池沉淀之后再排入南渡河――沉淀池里可以回收到大量的末煤。这种末煤含水量很大,晾干要花很长的时间。王洛宾就用它的高含水量的特点在这里搞了个煤球车间,用蒸汽机带动煤球机制造蜂窝煤。

从甲子煤矿定期运来的暗色褐煤虽然限于运力到货还偏少,但是终于解决了广东买煤供应的不稳定性。化工部的季退思终于可以放心的启用其建好之后一直没有正式运转的煤焦化成套设备,开足马力进行连续生产了。

煤焦化成套设备的正式投产,给化学工业带来的发展是跨越式的。最简单的一个变化就是土法硫酸车间停工了,污染严重,硫酸质量忽上忽下的土法硫酸被工业化制造的硫酸取代了。而其他副产品汽油、柴油、沥青、苯酚、甲苯、粗苯、各种溶剂油、润滑油和石蜡也逐一开始产出。特别是润滑油和石蜡,对机械工业来说简直就是福音――椰子油下脚料这东西的润滑性能毕竟是有限的。而石蜡除了工业用之外,还给了轻工业部一个制造全新的民用产品的机会――现代蜡烛。以石蜡为主要原料制造的蜡烛,不仅在成本上低于传统的油脂蜡烛,而且在亮度上也不是旧式蜡烛可以相比的,经过处理的棉纱蜡烛芯还能随蜡烛燃烧逐渐烧掉,不会结出蜡烛花影响燃烧发出黑烟和臭味。至于汽油和柴油,虽然产量极其有限,但是也给燃料储备逐渐枯竭的内燃机带来了点希望――至少一部分车辆不会沦为顶着煤气包的古怪模样了。


dengjianyyy 于 2013-9-10 11:16:59 发表了:

硫铁矿首先在的矿石粉碎机上粉碎成细颗粒,然后再放入块矿炉子里培烧。出来的炉气经过耐火砖砌的旋风除尘器之后进入第一转化器。第一转化器里的气体经过铸铁管冷却之后送入第二转化器继续反应。

第一转化器和第二转化器原来的方案是用水缸,季思退决定改用铁皮的油桶制造。转化器和除尘器都需要保温。季思退没现成的保温材料可用。就在这三个物件外围用砖砌出外框,然后在周围的空隙里填满草木灰。这两个转化器内各放铁触媒,用来催化。

沸腾炉出来的气体一般通过湿法除尘,只靠旋风分离器不能达到要求的除尘效果,炉气先旋风分离器除尘,降温,淋洗除尘脱水,除雾,升温,进入转化器,转化器内催化剂是五氧化二钒而不是铁触媒。

烟气焦炉气之类的生产硫酸只是二氧化硫的来源不一样而已,本质还是二氧化硫制硫酸,前面的处理更复杂,后面都是一样的。


左武卫将军 于 2013-9-18 14:00:59 发表了:

JC 荆蛮后人 发表于 2013-9-8 14:02

黑尔一个肉身穿越的,压根没那么多时间精力来搞那么多东西,太多基础要开发了

不是量产的话,不惜血本为了造而造还是能搞出来的;

但是也是艺术品和卫星级别的,量产就算了;

武器不能量产有个屁用、、、、

-------------------

另,兄弟的帖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惶恐、、、、


左武卫将军 于 2013-9-18 14:02:32 发表了:

JC 荆蛮后人 发表于 2013-9-8 14:02

黑尔一个肉身穿越的,压根没那么多时间精力来搞那么多东西,太多基础要开发了

临高吧里兄弟还写了篇黑尔援助郑家的同人,要是郑家突然有了几门线膛炮不知道临高 500 废会不会被打耳光、、、

哈哈